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0 先把自己管好再說(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0 先把自己管好再說(二更)字體大小: A+
     

    唐瀾捏着自己的裙襬的手指都泛白了。

    “秦夫人你是不是不舒服,臉色似乎不太好?”唐瀾給齊瑤的感覺真的太像了。

    要不是一個妖嬈一個清純,容貌不一樣,齊瑤還真的就覺得是那個人了。

    同樣的氣息,她很不喜歡。

    齊瑤把眼光放在唐瀾身邊的人秦思柔是的身上,看着臉頰非常腫的人,心裏有些好笑。

    可是齊瑤還是憋住了,現在不是笑話人家的時候。

    “秦小姐的臉怎麼啦?是不是和什麼人動手了?”齊瑤看着人眼裏有着同情和憐愛。

    “和什麼人動手,這就要問冷夫人你的女兒了,冷夫人是不是覺得我秦家是什麼人都可以欺負的。”

    “上一次千凰的事情,孩子們沒有感情我就不勉強了,就是你看看你的女兒,把我的女兒打成什麼樣子了?今天你把人叫出來,什麼當面說清楚,到底是因爲什麼事情打我的女兒。”

    唐瀾看着自己女兒,眼裏全是心疼,還有對於冷家人的憎惡。

    “秦夫人這話說的未免就有些不太好聽了,秦家老祖宗和我們冷家老祖宗感情怎麼樣,不用我來說吧?”

    “你現沒把事情的前因後果搞清楚,就帶着你的女兒上門興師問罪,這就有些不符合常理了,我們也很無奈。”

    齊瑤端起自己眼前的茶杯,吹了一口,悠閒的喝了一口。

    “你讓你的女兒把事情的始末說出來,我的女兒我瞭解,不是那種喜歡無理取鬧的人。”

    齊瑤根本沒不把唐瀾放在眼裏,可能別人也許會忌憚她。

    畢竟也不是一個身世好的,能爬到今天的位置,誰敢說沒有一點能力。

    相反,比那些很多豪門世家培養出來的主母都要有手段。

    當然,有沒有手段都不是齊瑤在乎的,她最在乎的就是這個人會不會犯在她的手上。

    “你的女兒乖巧!我家思柔一直都很聽話,爲人也比較和善。”

    唐瀾對於任何人都可以和顏悅色,唯獨這個人,唐瀾恨不得她死,又怎麼可能給她好臉色。

    當年沒死真的是幸運,可是那又怎麼樣,在過一段時間,讓她們冷家直接破產。

    “那就讓你的女兒那事情的原委說出來,大家在來決斷不就好了?”

    齊瑤低着頭看這死磕茶杯,擺明沒把唐瀾看再看裏。

    “柔柔,給媽媽說說,爲什麼冷雲凰會對於你動手?”既然來了,唐瀾也不打算就這樣收手。

    “媽媽!”秦思柔看了自己媽媽一眼,再看看齊瑤那個似笑非笑的樣子一眼。

    一咬牙,把事情的原委顛倒是非的說了出來。

    齊瑤聽的簡直就是津津有味,比看電視劇還精彩,就差拍掌叫好了。

    想不通這秦家小姐平時看起來柔柔弱弱的,演戲起來這樣給力啊?

    可能要不是瞭解自己是女兒是什麼樣子的,都被她這聲淚俱下的樣子騙了。

    “現在你總的給我一個說法了?”唐瀾直直的看着齊瑤。

    “說法肯定有,但是不是我給你們,而是你們給我,你女兒什麼意思,我要是記得沒錯,上一次你也在我的旁邊吧,秦思柔也都在吧。”

    “沒看見我家十八把林初晏帶來見我,你女兒這番作爲,有些難以啓齒呀。”

    “秦夫人,有時候還是在先在自己身上多找原因,別一出事情就專門找別別人,這其餘的事情我不知道,可是林初晏的事情當時可是還有其餘幾位世家的夫人也看見了。”

    “你女兒現在這個樣子明顯想要橫刀奪愛,你還好意思找我要說法?呵呵呵,有意思?”

    齊瑤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早些年一張嘴巴說的別人可能都難擡頭做人。

    “我女兒沒那個意思,林初晏她還瞧不上,不過就是偶遇而已,你女兒就開始大動干戈。”

    唐瀾即使只是知道一些事情的內幕,也不可能照着齊瑤這個劇本演下去。

    “有些話我現在只說一次,我冷家是很多年不露面了,但是不代表我們沒脾氣,誰要是敢這樣沒事找事,別怪我不客氣。”

    “活到這個歲數,無非就是希望看見自己的女兒幸福,誰要是敢阻攔她們的幸福,我讓她整個家都不好的安寧。”

    齊瑤臉上依舊有着溫和的笑意,只是微冷。

    “還有,現在趁着孩子還小,有空的時候多教導一下,別盡學一些歪風邪氣,還喜歡沒事找事。”

    “李伯,送客?”

    齊瑤說完朝着樓上走去,看都不看這兩位一眼,那簡直就是浪費自己的心情。

    唐瀾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眼裏有着恨意。

    齊瑤,以前你給我的,現在你給我的,以後我都會全部還給你的。

    你給我等着,拉着自家的女兒,朝着外面走去。

    齊瑤走到外面,冷雲凰就走自己窩裏走出來,親熱的挽着自家老媽的胳膊,有些撒嬌。

    “媽咪威武,那個秦思柔也真是夠可以的,顛倒是非的能力,我很服氣。”

    既然還敢在自己家裏來告狀,簡直就是太有勇氣了。

    先不說自己根本沒做錯,就是自己錯了,齊瑤也不會當着外人給自己難看的。

    頂多就是私底下教訓兩句,不會讓自己在人前那麼沒有面子的。

    “你自己注意一點,那個人不是那麼好惹的,你打了人家的女兒,她不會就這樣算了?”齊瑤看着膩在自己身上撒嬌的女兒,提醒道。

    “我知道了,母親,沈唯一哪裏怎麼樣了,她是不是姑姑的女兒。”

    冷雲凰想起那個和自己有着血脈關係的人開口問道。

    “你爸爸還在查當年的事情,這件事情不急,但是無論怎麼樣,你都不可以爲難人家,雲兒,我希望你和小一一和睦相處。”那個孩子是真的很像當初的夢舞。

    二十來歲的夢舞也是這樣的,容顏絕世,談吐大方,又不失天真活潑,很惹人喜歡。

    這個人不管和冷夢舞有沒有什麼關係,可是對於齊瑤而言,都是特別的。

    “哎呦喂,瞧媽咪這態度,我是不是要失寵了。”冷雲凰笑嘻嘻地看着自家媽咪。

    沈唯一她當然不會給她難看,因爲兩個人沒有利益上的衝突,至於什麼感覺,冷雲凰只能說不討厭。

    因爲她真的很薄情,對於那些突然出現的家人。

    沒那麼多感情可言,讓人與人之間那深厚的感情,不是一朝一夕的,而是經過長年累月的積累而成的。

    “傻孩子,說什麼傻話,快去休息吧,我先去睡一下,最近精神有些不好。”

    這幾天一直失眠,即使睡着了也反覆重複着很多年前的畫面。

    “那母親快去休息吧,你這幾天確實精神看起來都不是很好,你還注意休息啊,媽咪,不然爸爸會心疼死。”

    冷雲凰看自家老媽,眼裏全是心疼。

    “好孩子,我去休息了。”齊瑤拍拍冷雲凰的手指,朝着自己的房間走去。

    冷雲凰看着自家媽咪的背影,有些心疼。

    而這個時候,旁邊的另外一道房門卻打來了。

    冷千凰穿着睡衣,臉蛋潮紅,氣息不穩,冷雲凰暗自翻了一個白眼,有些無語。

    看着冷千凰那脖頸間的痕跡不難看出兩個人剛剛在幹什麼。

    “媽咪這是怎麼啦?從沒有看見她這個樣子。”看着齊瑤房門的方向,冷千凰也有一些不解。

    “或許是因爲沈唯一吧?”冷雲凰搖搖頭。

    “也或許因爲小姑姑,聽說以前媽咪和小姑姑是最好的朋友呢?”冷千凰想起自己調查的資料。

    齊瑤能夠排除萬難嫁進冷家,誰敢說不是冷夢舞的推波助瀾。

    所以兩個人的關係是真的很好。

    “不說了,總有事情真相大白的時候”冷千凰揉了揉自己的額頭,有些煩躁。

    這件事情她並不知道,前世她死的非常早,根本就沒有冷夢舞這件事情。

    “嗯,走一步看一步”冷雲凰點頭,也朝着自己的房間走去。

    回到自己的房間的齊瑤,從自己的保險櫃裏拿出一個盒子。

    輸入密碼,盒子立刻打開,那是一摞照片。

    齊瑤手指有些微微的顫抖,拿起那些照片,時隔這麼多年,她依舊還是那麼恨。

    看着照片上和唯一一模一樣的臉蛋,唯一的不同之處就是臉頰兩邊的酒窩。

    冷夢舞給人的感覺到就是屬於那種很溫婉的人,那種世族的大家小姐。

    齊瑤拿起一張照片,那是在燈光閃耀的舞臺上,臉龐稚嫩的女孩子閉着眼睛嘴角勾起笑意正在沉醉在自己的時候琴聲中。

    “夢舞,夢舞,夢舞。”齊瑤眼裏全是淚水,沒人知道,今天的午齊瑤都是當初冷夢舞的功勞。

    沒有當初的冷夢舞,也就不存在現在的七瑤。

    “對不起,對不起。”齊瑤不知道說什麼,只是嘴裏一直在道歉。

    當初要不是自己心軟放過藍夢盡那個那個賤人,冷夢舞最後死亡結局怎麼可能會這樣。

    “怎麼就那麼忍心,不回來看看呢?還有這麼奪人等着你,你卻自己一個人走了。”齊瑤一張一張的翻着。

    這是她大學時候的照片了,都有一些泛黃了。

    看着其中有一張,那一張裏面的女孩子笑得非常甜蜜,幸福依偎在身邊的男子身上。

    男子臉蛋臉頰的輪廓也非常硬朗,可是唯一不符合的地方就是當露出笑意的時候,那隱隱露出來的酒窩。

    這是那時候的冷夢舞和司帝亦,千金大小姐和一個地痞流氓。

    可不就是地痞麼,那時候司帝亦並不是很受寵,家裏雖然是數一數二的黑手黨。

    可是因爲自己母親的原因,一直就不受家裏的人待見,也就造就了那個看起來就特麼想抽一頓的死流氓。

    別人眼裏的司帝亦就是大哥,齊瑤眼裏的司帝亦那就是一個死不要臉的無賴。

    要不然也不會在明知道和冷夢舞沒未來的情況下糾纏了幾年。

    但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人對於自己的好朋友是真的非常好。

    “夢舞,現在你可以和司帝亦無憂無慮的在一起了。”

    當初冷夢舞失蹤之後,那個男人一度活不下去的,最後還是被自己打醒的。

    因爲那時候都已經有司帝雲了,孩子還小,沒有了母親,在失去父親你讓他怎麼辦。

    後來,司帝亦活下來了,只不過活得生不如死。

    最後的結局,齊瑤一點地不意外,司帝亦根本就不想活。

    迷迷糊糊的,齊瑤眼睛慢慢模糊起來。

    她看到了。

    看到了一望無際的大海。

    ?看到那在海灘上名貴的高跟鞋,還有一隻綿延到海水裏的腳印。

    耳邊響起那句話,“我誰也不想對不起,誰也不想對不起。”

    這句話彷彿一個魔咒一般一直盤旋在齊瑤的腦袋裏。

    “遙遙,有些愛太過承重,我好累,我誰也不想對不起,那都是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遙遙,我想活得簡單一點……。”

    那些細碎的語言,隨着海風全部飄散了,尋覓不到任何蹤跡。

    ------題外話------

    感覺我越來越勤快了,哈哈哈哈哈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