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8 冷雲凰的警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8 冷雲凰的警告字體大小: A+
     

    “什麼事情,你就這樣結結巴巴的。”墨御看着唯一現在這個樣子,有些不解。

    因爲唯一平時還是屬於那種比較爽朗的。

    一說到這裏,唯一直接都不敢直視墨御了。

    “老婆,應該沒什麼要緊的事情瞞着我吧?”墨御的聲音很低沉,是真的很低沉哪一種。

    可是這卻讓唯一覺得整個人都是顫抖的,看着墨御臉色有些不自然。

    “沒什麼,我怎麼可能有事情瞞着你?你想多了?”

    墨御仔細地看着人,見她眼裏沒有任何躲閃的才放心。

    “小一一!”雪莉很堅定。

    “雪莉,我先把醜話說在前面,以後要是不合適,任何人都不可以勉強,包括我們?”這是最基本的。

    唯一最不喜歡那種強取豪奪的感情了,更何況那種事情發生在自己女兒身上。

    無論如何自己都不可能接受的了。

    “一言爲定,我不會勉強的,我的孩子不會是那樣的人?”雪莉給唯一保證。

    “那好。”

    唯一偏過頭看着墨御笑嘻嘻的,墨御看着她這個樣子有些沒底。

    每一次唯一這個樣子,要麼就是撒嬌要麼就是有事情求她。

    可是不可能會是前者的,唯一不是那種喜歡在人眼前矯情的人。

    “老公,我們和雪莉結親怎麼樣?”唯一一句話,讓原本臉上還算好的人直接黑了。

    唯一沉默了一會兒,最終還是再一次開口。

    “老公,我想和雪莉結親,給我們未來的孩子結一個娃娃親。”

    “不可能?”墨御想都不想直接拒絕。

    “墨先生,我們是真的很喜歡小一一,因爲很想這份緣份可以持續下去?”雪莉看着墨御開口說道。

    “我女兒不可能會嫁。”這異國他鄉的,自己捨不得,所以,不可能。

    “老公,話不說的這樣絕對嘛?”唯一之前這件事情沒打算告訴墨御的,因爲只是口頭上的承諾。

    可是看着雪莉手裏的信物,唯一自然不敢隱瞞,這以後知道了墨御真的會掐死自己的。

    那可是他未來的小公主啊,自己這不是找死麼?

    “你別說話,我回去在收拾你?”墨御臉色有些陰沉。

    “路易斯先生,感謝你的好意,可是真的不行,我的女兒不打算外嫁。”

    在外面受什麼委屈了自己也看不見,也就不能給她做主,墨御怎麼可能捨得。

    那可是要他的命根子啊?

    “墨先生?”雪莉沒想到墨御拒絕的這樣乾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老公,女兒不行,不是還有兒子麼,雪莉肚子裏萬一是懷的女兒呢?對不對,你不要拒絕的這樣乾脆嘛?”

    唯一直接給人撒嬌了,墨御這樣陰沉着臉的樣子還是第一次啊?

    “兒子?”墨御看了唯一一眼。

    “如果是兒子,那就可以考慮?”反正兒子早晚都是別人的。

    “撲哧?”這對待簡直就是太大了。

    “那這塊羊脂玉我就收下了,算是兩家人的結親信物,我們有沒有什麼信物啊!”

    唯一覺得這樣繞了一大個圈子坑自己老公,自己心裏還是有些過意不去的。

    “結親還需要什麼信物,你看着辦,只是,兒子可以,女兒不行?”墨御在一次強調。

    “雪莉去做過什麼檢查沒有了,這一胎是兒子還是女兒啊?”唯一暗地裏朝着雪莉眨了一下眼睛。

    雪莉臉上揚起笑意,“之前就去醫院檢查了,醫生說是公主,這不是和小一一有緣麼,纔有了這樣的想法。”

    雪莉也很配合,自己不這樣說,墨御是不可能會答應的,剛剛的態度也擺在那裏了。

    緩兵之計,孩子們都長大以後,就不是墨御這個做爹的說了算的。

    “你看,人家都說是公主?”唯一看着墨御有些討好。

    “既然是公主,那就由你做主”現在墨御不覺得。

    等以後自家女兒被搶走之後,想起今天的種種,恨不得割了自己的舌頭。

    “那就好”唯一和雪莉眼裏有着心照不宣的笑容。

    唯一想了一下,從自己的包的底層拿出一個小盒子,那是她隨身攜帶的。

    “這算是信物了?”唯一直接把盒子遞給雪莉。

    雪莉接了過來,走上前和唯一抱了一下,“小一一,很感謝你,認識你很高興,記得來我們F國玩,到時候我做東。”

    “好,快回去吧,好好養孩子。”唯一朝着人調皮的眨眼睛。

    “好”雪莉放開唯一,路易斯上前扶着自家老婆。

    “再見了,小一一,墨先生”雪莉最後給兩個人打招呼。

    “再見了,雪莉,有機會來華夏?”唯一招手道別。

    “好的,有機會一定來。”雪莉說完和路易斯上了自家的私人飛機。

    兩個人上了飛機之後,周圍的人也迅速撤退。

    “再見小一一”飛機已經開始起飛,唯一看那在窗子邊給自己說再見的人連忙揮手。

    知道看不見飛機了,唯一纔剛下手指。

    “這件事情我們是不是需要好好說說?”聽着墨御那平靜的聲音,唯一吞了一下口水。

    “軍婚裏規定,不能家暴,否則,你會坐牢的。”唯一有些慫。

    “怕什麼?老婆,剛剛是不是打算就這樣把我忽悠過去,把我的女兒買了?”墨御緊緊的攬着人,悠悠地問道。

    “沒有的事情,怎麼可能,其實那樣的人麼,你要小看我了。”唯一連忙擺手。

    “老婆,我覺得沒有教訓你記不住我說的話,既然這樣我就好好讓你漲漲急性。”

    墨御抱着人就直接往兩個人的房間走去。

    “老公,我真的沒有那個意思,真的沒有啊,你別誤會我?”唯一看着人這個架勢連忙求饒。

    “這件事情我們在牀上好好說,我覺是在牀上你什麼事情都會記得非常清楚。”

    這麼好的機會,墨御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放過,這小祖宗就是全教訓。

    有時候不好好教訓可能自己都想上天。

    “老公,我錯了,我不應該隱瞞你的,我錯了”唯一直接認錯。

    “現在沒有用了,我拒絕你的道歉。”

    反正無論唯一怎麼說,墨御依舊堅定自己的立場,就是不爲所動,最後唯一也懶得說了,直接就接受折騰。

    不過這一次倒是出乎墨御的意料之外,他這個一直在情事上就比較含蓄的小妻子這一次格外的主動。

    原本心裏也好一些疑惑的,可是看着自己這樣熱情的小妻子,墨御什麼都不去想了,盡情的投入到這場情愛中。

    看着在自己身上不停動作的人,唯一的臉蛋潮紅,眼裏閃過一次得逞的笑意。

    就像雪莉說的,男人嘛,在牀上適當的勾引一下,還不是分不清東西南北。

    現在看着墨御這個樣子,唯一可算是信了那句話了。

    兩個人也不知道做了多久,反正這一次唯一把自己唯一的老本都賠給墨御了。

    唯一這樣的配合讓墨御更加不知魘足,更加折騰唯一。

    唯一也就隨他了。

    A市。

    一家豪華的咖啡廳之內,一對男女臨窗而坐。

    男的溫柔俊美,女的嬌小可人。

    “初晏哥哥,這家咖啡的味道怎麼樣?我爸爸一直就很喜歡這家咖啡,他特意推薦的。”

    南宮雪看着對面的男子,臉上有着恰到好處的嬌羞。

    讓男人很有那種想要保護的感覺。

    “挺不錯的!”林初晏喝了一口,給了一個很中肯的回答。

    “你喜歡麼,喜歡我們下次再來?”南宮雪眼神直愣愣的看着人。

    這一次並不是她想要邀請林初晏,她對於這個人確實還有一些心思。

    可是還有更重要的就是她想要看冷雲凰的笑話。

    南宮雪很清楚自己並不是冷雲凰的對手,可是有些人就不一樣了。

    對於南宮雪下一次的邀請,林初晏不置一詞,因爲他很少喜歡和女的出來這種地方。

    這一次南宮雪要不是說自己有什麼工作上的問題,關乎到公司的利益,林初晏纔來的。

    要是以前他可能並不會在乎,可是現在不同,公司現在還不能出任何差錯,因爲AK追的實在就是太緊了。

    要是放鬆警惕,可能下一個被收購和麪臨破產的就是他的林氏了。

    林初夏的一切都被南宮雪看在眼裏,這心裏更加不舒服了。

    只林初晏現在這個樣子一定就是那個小妖女教的。

    冷雲凰,我南宮雪得不到的東西,你也別想得到,別想得到。

    南宮雪眼裏快速的閃過一抹暗光,快的林初夏來不及捕捉。

    “下次再說,現在工作上有很多事情走不開。”林初晏也不能讓人家女孩子這樣沒有面子。

    “是麼,我聽說冷小姐和你關係特別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南宮雪狀似無意的問道。

    可是林初晏的臉色卻瞬間一變,雖然很快,可是南宮雪還是看見了。

    哼,果然就是爲了那個賤人,不知道那個小賤人哪裏好的。

    表面上一派天真,可是骨子裏卻是惡毒的很。

    只是在這人面前沒表現而已,冷雲凰,我一定要把你僞善的面目撕下來。

    讓林初晏看看,你究竟有多麼醜陋。

    “南宮小姐,你可能對於我們之間有一些誤會,我和冷小姐很清白,她還小,你別亂說話,那樣對於她的名聲不好。”

    聽着林初晏嘴裏那句句維護的話,南宮雪很生氣非常生氣,可是她不能發怒。

    努力深吸幾口氣,林初晏,既然你覺得你那個十八是良家女子,那我就讓你看看。

    真正的冷家小姐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林初晏對於冷雲凰越維護,南宮雪就越迫不及待的想要撕了她。

    “沒事,可能是我誤會了,只是覺得初晏哥哥和誰都保持一段距離,唯有冷雲凰,似乎對於你而言,那個人永遠都是特別的。”

    南宮雪皮笑肉不笑的,眼裏有着冷意。

    “十八是一個很好的姑娘,你這樣想她,她會很傷心的,她還一直給我說很想念你呢?”林初晏對於冷雲凰確實很好。

    有時候他都覺得好的有些過度了,可是看着那惹人憐愛的人兒,林初晏卻覺得,還可以更加疼愛一點兒。

    “是麼?她很想念我?”南宮雪臉上就如同吃了蒼蠅一般。

    那個小賤人居然還拿自己做文章。

    “對呀,十八還說有時間,約你一起喝咖啡,她說你最喜歡喝咖啡了。”

    林初晏臉上有着很明顯的笑意,那笑意刺激到了南宮雪。

    桌子底下的手緊緊的捏在一起,身子有些顫抖。

    “你怎麼啦,不舒服麼?”南宮雪的異樣林初晏還是發現了,禮貌的問道。

    “沒事了,就是覺得有些感動,我們這個圈子你是知道的,關係的並不多,很多人都只是表面上維護很好的關係而已。”

    “像十八那樣耿直的人簡直就是不多見了,我也很喜歡她。”

    天知道,說這句話有多噁心自己,可是有時候人就得噁心自己,不然什麼噁心別人呢?

    “可以多處處,十八就是現在讀書抽不開時間。”。

    可是還不是天天有時間就朝着你哪裏跑,她怎麼有時間來和我們這些人相處呢。

    “初晏哥哥……”南宮雪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自己的手機鈴聲打破了。

    “對不起,初晏哥哥,我接一個電話”南宮雪說完便開始小聲的接起電話。

    林初晏沒興趣去聽人家小姑娘家家的說什麼,眼神一直就放在窗外。

    直到南宮雪打完電話,兩個人才恢復正常交流。

    “初晏哥哥,等一會兒我一個朋友要來,你不會介意吧?”這走了自己就沒戲看了。

    今天她開始算好了很多東西的,就等着那些人一個接一個的上場了。

    “你有朋友,那我就先走了”反正事情也談的差不多了,沒必要在這裏耽擱了。

    “初晏哥哥,別急,一會兒我還有其餘的事情和你說,也是關於項目的,反正你想回去也沒什麼事情,不如就陪我們坐一會兒。”

    “我這個朋友和十八也是同學,兩個人一個班的。”南宮雪看着實在不行還是把冷雲凰說出來。

    “是嘛?可是這樣不方便吧?”林初晏還是覺得自己該走。

    十八的同學自己沒必要見,要見也是十八引薦吧?

    南宮雪這樣的行爲就有些不符合利禮儀了。

    “一會兒十八也會來的,今天兩個人相約在這裏的。”冷雲凰自然會來。

    凡是一旦涉及到林初晏的,那就是一個完全失去理智的。

    “十八麼?那我在這裏等她”聽到冷雲凰要來,林初晏也不着急走了。

    那個沒良心的丫頭,很多天都沒見面了,也不知道打一個電話。

    “當然,我還能騙你不成?”南宮雪心裏簡直就是快要氣炸了。

    冷雲凰那個小賤人憑什麼能夠得到林初晏如此寵愛,憑什麼?

    端着自己手裏的咖啡,只有南宮雪知道自己有多麼煎熬。

    “南宮姐姐?”兩個人氣氛有些沉默的時候,一道甜甜的聲音打破了僵局。

    南宮雪嘴角勾起笑意,好戲來了。

    這林初晏不就是喜歡這樣善良柔弱的麼,秦思柔很符合了。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這個人和冷雲凰有的一拼,兩個人都是家族裏備受寵愛的孩子。

    並且秦思柔恨冷雲凰很的要死,巴不得把人狠狠的踩在腳下。

    現在有機會了,秦思柔怎麼可能會就這樣放過。

    遺傳自己母親和父親的優點,秦思柔這張面也是非常美麗的。

    並且人看起來很容易害羞,然後會低下頭不敢擡頭。

    “這位是?”秦思柔看着另外一邊的林初晏,眼裏閃過一抹暗光。

    即使知道這個人也要裝作不認識,不然林初晏又不是傻的,很多東西仔細一想就能夠明白了。

    南宮雪看着一身公主裙打扮,看起來非常甜美可愛的女孩子,眼裏也有着三分笑意。

    既然兩個人合作,南宮雪自然是願意配合的。

    “思柔,他叫林初晏,可是你那個好姐妹冷雲凰的朋友”南宮雪笑着給秦思柔介紹。

    “原來你就是初晏哥哥啊?”秦思柔直接就坐在林初晏的身邊,伸出雙手緊緊的挽着林初晏的胳膊。

    林初晏眉頭皺起,想要讓她把自己的胳膊放下去。

    “初晏哥哥,我很早就聽雲凰說過你了,她說她的初晏哥哥很厲害,基本上什麼都懂?”

    秦思柔看着林初晏眼裏全是崇拜,被一個小姑娘用這樣崇拜的眼神看着。

    林初晏覺得自己渾身不自愛,身子往後移動,離這個小姑娘遠一點。

    雖然這個人和冷雲凰是朋友,可是就以林初晏看人的眼光來看,兩個人還完全不一樣的。

    冷雲凰雖然有些心思,可和眼前這個人不一樣。

    這個人眼裏有着的是無盡的貪婪,林初晏神好奇,身爲秦家的小姐,有什麼值得自己去廢心思的。

    “並沒有,你們還小,以後給你們一點時間,你們也會更加優秀的。”林初晏看着秦思柔,臉上依舊笑意溫和。

    秦思柔被看得五迷三道的,她這人沒什麼別的愛好,就是特別喜歡美男。

    別看她這樣清純,長在那樣的豪門世家,還有那麼一位哥哥,秦思柔有怎麼可能幹淨的起來。

    私生活也屬於特別糜爛的哪一種,只不過掩飾的好。

    “初晏哥哥好溫柔。”難怪冷雲凰那個自私的賤人會如此喜歡。

    看着林初晏那包裹在西裝下矯健的身材,秦思柔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角,看着林初晏眼神有些魅惑了。

    “十八在學校的成績越來越好禮,這肯定就是初晏哥哥的功勞。”秦思柔開始誇獎人。

    “十八原本就是一個特別聰明的孩子,屬於那種一點就通的。”林初晏一說起十八,臉上的笑容送人格外璀璨。

    “對呀,不知道有沒有那個機會也讓初晏哥哥教我一下。”

    “馬上就是大學裏了,我有點緊張?我怕學習跟不上,家裏人失望。”說到這裏秦思柔沮喪的低下頭,有些落寞。

    “你有時間可以和十八一起來?因爲我有時間會很忙,顧及不到你。”

    林初晏對於眼前這個小姑娘有些不喜歡的感覺。

    他怎麼感覺這個人今天就是爲了他而來的。

    可是自己身上什麼都沒有,沒什麼好圖的。

    “初晏哥哥,真的麼,簡直就是太感謝了。”秦思柔一把抓住林初晏的手指看着人笑的很甜美。

    “沒事的,你和十八也有一個伴。”十八不在,林初晏怕自己和這位說不下去。

    “初晏哥哥,你真好。”秦思柔純淨的眼裏有着仰慕。

    其實看不出這冷雲凰還是一個有眼光的,選擇的都是極品。

    可是在極品那就怎麼樣,馬上就是自己的了。

    “初晏哥哥,初晏哥哥……”一邊說一邊朝着林初晏靠過去。

    眼裏有着感謝,神態有些嬌憨。

    只想讓人把她抱在自己自己懷裏,好好嬌寵。

    儘管自己不承認,南宮雪也不得不承認這秦思柔不但臉蛋好。

    就是那所做的表情,動作都是非常到位。

    還有就是那眼底的神情,南宮雪都不得不點讚了。

    難怪可以和冷千凰鬥了這樣久,也不是一個沒有能力的。

    一個女人,能夠把自己的魅力發揮到的淋漓盡致,那就是成功的了。

    懂得利用自身優點的人,纔是聰明人。

    林初晏原本朝着一邊躲開,紳士風度是很重要,可是還不至於一直都在縱容這個莫名其妙的女孩子。

    林初晏覺得,還是自家十八好,不矯情不做作,什麼都是坦坦蕩蕩的。

    可是,還沒有等他躲開,有人就先不她快了一步。

    “秦思柔,我好像警告過你,別打林初晏的注意,你是不是把我的話當作耳邊風了。”

    聲音裏面全是陰沉,說完之後朝着那張狐媚子的臉蛋一巴掌就打下去。

    看着眼前這一幕,林初晏有些回不過神來,因爲沒看見冷雲凰這樣失控過。

    “十八,別打了?”林初晏看看這依舊還在氣頭上的人,溫柔的說道。

    “你現在還想爲她說話?”冷雲凰的聲音有些尖銳。

    誰也不能理解剛剛看着那個人離自己的初晏哥哥越來越近的時候自己是什麼心情。

    簡直就是想要殺人,這個女的簡直就是太膽大妄爲了,自己的人她也敢勾引。

    “十八?”林初晏站起來,眉頭皺起,看着和往日不一樣的人。

    “初晏哥哥,你是爲她說話。”冷雲凰低着頭,聲音很小,。

    是就在這麼一個小地方,幾個人聽的非常清楚。

    南宮雪嘴角勾起看好戲的弧度,冷雲凰,你不是一直自認爲很厲害麼,演技那麼好,現在這個樣子,倒是讓我高看了。

    同樣高興的還有秦思柔,想不到這個林初晏真的是她身上的逆鱗。

    “十八,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別往心裏去,初晏哥哥不是責怪你。”林初晏看着低着頭不說話的人,有些心疼了。

    冷雲凰一直都是屬於很活潑的哪一種,什麼時候都不會冷場。

    其實,林初晏完全就是想多了,冷雲凰一直都非常高冷,非常傲。

    看她基本上沒有任何一個朋友就知道,她這人不是很喜歡和別的打交道。

    要不是林初晏是她一直心甘情願放低自己的姿態去接近的人,也不會看見她這一面。

    冷雲凰看自己身邊的人,想起剛纔秦思柔的動作,眼裏陰霾一閃而逝。

    “初晏哥哥,對不起,是我的問題,我不該理你那麼近的?”秦思柔怎麼可能會讓冷雲凰好過。

    頓時楚楚可憐的道歉,可是那含着的淚卻不由自主的滑落,看起來很令人心疼。

    “啪!”冷雲凰伸出自己的手指就是一巴掌。

    她冷雲凰容不得別人在她面前放肆,這個女的簡直就是夠了。

    居然想要染指自己的初晏哥哥,簡直就是不可原諒。

    林初晏看着突入之間變得更加兇狠的冷雲凰有些回不過神來。

    “十八……”林初晏不知道說什麼?

    “就憑你也配打這個人的注意,秦思柔,是不是平時我給你什麼錯覺,讓你覺其實我很好欺負是不是?”

    冷雲凰看着那臉上全是柔弱之色的人,眼裏沒有絲毫同情。

    可是在林初晏目光下觸及不到的地方,秦思柔看着冷雲凰眼裏全是得意。

    平時不是很喜歡裝麼?現在怎麼裝不下去了。

    “還有你,別以爲你打的什麼心思我不知道。”冷雲凰走到南宮雪面前擡起她眼前的咖啡直接給她迎面潑了上去。

    南宮雪頓時尖叫起來,連忙捂着自己的臉,看着冷雲凰眼裏全是怨恨。

    咖啡的溫度並不是很燙,可是卻很噁心和粘人,冷雲凰這個樣子,分明就是不想自己出去見人。

    她知道冷雲凰會生氣,可是完全沒有想到她會是這樣的極端。

    “十八,你這是幹什麼?”林初晏連忙把人拉到自己的身邊。

    冷雲凰賭氣的退後一步,眼神執拗的看着人。

    “初晏哥哥一直都不知道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又何必再自欺欺人呢?我冷雲凰心思就是這樣惡毒,我就是容不下她們。”

    不知道爲什麼看着那雙溫柔的眼睛,冷雲凰就有一些想要哭泣的衝動。

    林初晏這個人從一開始她就是非常用心的,這些人卻想着打他的注意。

    冷雲凰又怎麼可能會手下留情,可以是其他,但是就是不能拿林初晏來做文章。

    “現在你們看見了,你們滿意了,我冷雲凰就是這樣心狠手辣,就是這樣心機,也不會像你們一樣,虛僞的令人噁心。”

    敢拿林初晏來威脅她,就要有承擔這些後果的本事。

    “十八,別說了?”林初晏出口說道。

    “初晏哥哥,你明明什麼都是知道的,你明明什麼都是知道的?”冷雲凰看着人,眼裏有着淚水。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林初晏別開臉,這一分鐘不敢直視冷雲凰的眼睛。

    “你都知道的,初晏哥哥,你爲什麼不肯承認,承認喜歡我又那麼難堪麼?你一直都在躲避我的問題,你從來都不曾正面回答我的問題。”

    “難道喜歡我真的讓你有那麼覺得難受,爲什麼,初晏哥哥,爲什麼?”

    冷雲凰眼淚啪嗒啪嗒一直不停的掉,這些東西一直都埋在冷雲凰心裏很久了。

    因爲林初晏一直對於她很溫柔,對待所有人都是禮貌紳士的。

    可是她不需要這些溫柔啊?

    她想要的是一個男人對於女人的愛情,而不是那種哥哥對待妹妹的。

    冷雲凰覺得林初晏對於她就是這種感覺,一直就是這樣。

    所以她越來越抓狂,直到今天,看到秦思柔才刺激到她。

    如果不是他身後唯一的位置,任何人都可以代替她冷雲凰的。

    可是,她冷雲凰是不可能就這樣放棄的。

    “十八,你還小,不明白什是愛情?”林初晏眼裏有着慌亂。

    一直就對於冷雲凰粘着自己不理解,即使後來又猜測,冷雲凰表現的很明顯,可是林初晏心裏都是排斥的。

    處於這個年齡,思想都還不成熟,很多事情變數很大,林初晏不敢貿然行動。

    “初晏哥哥,你總是這樣?總是這樣?我已經長大了,不是小孩子了?”冷雲凰冷笑,爲什麼會覺得她小不能承擔這段感情呢?

    一切都是林初晏多餘的藉口。

    冷雲凰一股腦的衝到林初晏的身邊,踮起腳尖,親上某人的嘴脣。

    兩脣相碰到瞬間,林初晏眼裏有着不可置信,冷雲凰則是得逞的笑意。

    伸出舌頭描摹了一下林初晏性感的脣線,林初晏的身子幾不可見的微顫。

    隨即一把推開冷雲凰,臉上有些通紅,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羞的。

    “十八?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麼?”林初晏看着眼裏有着狡黠的人心臟微微跳的一些快。

    深吸一口氣,平復自己內心的激動。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冷雲凰開始不由自主的大笑起來。

    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脣,味道不錯,果然,裝瘋賣傻是沒意思的。

    喜歡就必須去付出行動。

    “初晏哥哥,我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冷雲凰走上前,直直的看着林初晏,表達着自己的愛意。

    “你還小,不懂事?”林初晏現在根本就是不敢直視她。

    “我馬上就要成年了,初晏哥哥,不別拒絕我好不好,十八真的很喜歡你?”冷雲凰看着人似乎並不討厭自己。

    膽子更大的,慢慢的依偎在林初晏的懷裏。

    “那是不一樣的。”林初晏看着在自己懷裏又開始變得乖巧的人嘆了一口氣。

    “有什麼不一樣的,就好象姐姐和姐夫一樣,還有爸爸媽媽,爲什麼不一樣?”冷雲凰不可能讓林初晏在迴避的。

    “初晏哥哥,你難道不喜歡我?”冷雲凰又恢復了之前在林初晏面前的形象。

    林初晏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他對於現在的十八最沒有免疫力的。

    一雙眼睛裏面全是依賴和深情。

    “喜歡,我們十八很好?”是很好,好的自己配不上。

    “初晏哥哥也很好,十八最喜歡初晏哥哥了。”說完在林初晏的臉頰上偷親了一口,笑得很甜蜜。

    林初晏原本想說什麼,可是,看着人臉上那明媚的笑意,頓時什麼都說不出口了。

    一邊的南宮雪看着這一幕恨得牙癢癢的,這小賤人運氣還真的好。

    “初晏哥哥,我想吃甜筒,你去給我買好不好?”冷雲凰撒嬌,看着林初晏的眼裏全是央求。

    這樣的眼神林初晏又怎麼可能拒絕“附近不知道有沒有什麼甜品店買。”

    “初晏哥哥,那邊有,我看見了,你給我去買好不好,我就在自己乖乖等你。”

    “初晏哥哥,我腳疼,就不和你一起去了。”支走林初晏她一定要好好收拾這兩個攪屎棍。

    “腳疼怎麼不在家休息呢?”林初晏看着冷雲凰那撒嬌的動作,一顆心都快融化了。

    “在這裏坐着,初晏哥哥去給你買?”林初晏帶着冷雲凰在一邊坐下,自己則是出去給冷雲凰買吃的了。

    林初晏似乎忘記了,旁邊還有兩位呢?

    看着林初晏的背影,直到看不見爲止,冷雲凰嘴角勾起笑意站起來。

    朝着一邊的秦思柔走過去。

    秦思柔同樣也不會怕冷雲凰,兩個人同樣都是屬於豪門的。

    秦思柔也屬於那種從小被嬌寵的人,對於和自己處於一個位置的人,自然無所畏懼。

    “啪啪啪,精彩,真是精彩,想不到我們一中的冷大校花也有這樣卑微求愛的時候。”秦思柔看着冷雲凰眼裏全是嘲諷。

    一個蠢女人而已,自己有着那樣讓人羨慕的身世,要什麼樣的男人沒有,偏偏去倒貼。

    倒貼也就算了,關鍵是人家還不買賬。

    “只要能達到目的,過程我根本不在乎?”冷雲凰看着人,抱着自己的雙臂,臉上全是傲然。

    “你剛剛可不是這個樣子是,那可是可憐巴巴的,我這個局外人看着都快要心疼了。”

    “冷雲凰啊冷雲凰,你就是冷家的公主那就怎麼樣,依舊還是有人不買賬。”

    秦思柔看着冷雲凰的好戲,怎麼看怎麼滿意,簡直就是大快人心啊?

    “笑啊,繼續笑?”冷雲凰也不再和她磨蹭。

    走上前一把捏住秦思柔的脖子,眼裏全是陰冷。

    “誰允許你剛剛離他那麼近的。”冷雲凰眼裏沒有任何溫度,看着秦思柔就想看一個死人一樣。

    而周圍那些人,看着這戲劇化的一幕,都不敢出聲。

    說實話,這兩個人看起來都是那種富貴人家的孩子,但是兩個人手段都非常厲害啊?

    特別是現在捏着別人脖子的人,簡直就是太霸氣了。

    對於搶自己男人的女人就不應該客氣。

    “有本事你捏死我啊,你不敢的,下一次我依舊會再一次去找林初晏,那麼溫柔的人,不知道在牀上會不會很溫柔,你體驗過那種感覺沒有。”

    秦思柔壓根就不怕冷雲凰,因爲她知道冷雲凰不敢拿自己怎麼樣的。

    別忘記了,她身後還有一個秦家,做什麼事情之前還是需要掂量掂量。

    不然後面的事情大家都很爲難。

    “你以爲我怕秦家?笑話,你自己有幾斤幾兩你都不清楚麼?秦家那對老祖宗對於你可不怎麼待見吧?”

    冷雲凰看了人一眼,真把自己當一盤菜了,在她眼前蹦躂。

    “你母親什麼出身用不着我提醒你吧?我們可不一樣?”

    冷雲凰看着人一直在變的臉上,覺得自己心情突然好了。

    “你以爲你是誰,你還不是一個廢物,你的位置比我好的到哪裏去。”聽到人提起自己的母親,秦思柔憤怒了。

    當然,還有一絲難堪,自己的母親的身世曾一度讓這些人看不起。

    即使自己的秦家的小姐,很多人也都是看不起的。

    因爲自己這個秦家小姐和冷家小姐,不在一個層次。

    “我的位置很好啊,我沒有你那樣尷尬的位置?”冷雲凰知道秦思柔說什麼,不就是說自己沒有冷家的繼承權麼。

    那些東西,她根本不稀罕,那麼累贅的東西追求來幹什麼。

    ------題外話------

    其實大家發現沒有,從雲凰到我們唯一,冷家的孩子都有一些暗黑系,就是自己的東西別人不能碰哪怕就是一點,感覺雲凰,唯一,千凰還有錦笑,幾個人都有着屬於自己的偏執,哈哈哈哈哈哈,但是我覺得一個人在怎麼樣,可是內心深處始終還有一片淨土,嘻嘻嘻。

    蜜月結束了,讓我們一一去意大利看自己親生父親了,嘿嘿嘿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