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7 任飛揚的出其不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7 任飛揚的出其不意字體大小: A+
     

    “不,我纔是那個是幸運的人,很幸運墨御遇見的不是其他人,而是那個叫沈唯一的傻姑娘。”

    墨御低頭親了一口唯一的頭髮,動作間滿是疼愛。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唯一忍不住反駁。

    “我是全家也包括你,老婆,有點覺悟好麼?”一隻手彈了彈她的額頭。

    “書讀得少,沒什麼覺悟!”唯一翻了一會白眼。

    “能在大一就把接下來的課程全部學完,那可能是一個書讀得少的人該有的作風啊?”唯一的在校情況墨御還是知道的。

    當初知道的時候還是有些驚訝啊?這樣接受力超強的人其實不多的。

    一個人就這樣靠自己把大學整個課程全部啃下來,那也是一道偉大的工程了。

    “看來你知道的還挺多的,確實那是那樣,當初讀書的時候真是太閒了。要是知道現在的情況,肯定會多讀兩本書,也不會這樣被動,知識這個東西,等你真正想要用到的時候,就覺得非常難得了。”

    唯一舀了一口西瓜,說的有些感嘆,確實都是那樣的,沒有壓力基本上也沒什麼動力。

    “現在知道自己的學識跟不上了是不是?”墨御好笑。

    在他看來,目前應該沒什麼能難倒這個小祖宗的,因爲她太能鬧騰了,折騰的方法太多了。

    “也不是跟不上,就是覺得學校裏面所學的和自己日常生活中所需要的有着很大的出入?”

    書本上可不會告訴你什麼是人心和社會,只會說什麼機遇。

    “我覺得你適應的非常好?”

    “那是當然,想要別人不吃了我,我就得把他控制住?又不是傻?”

    有時候還挺欣賞那些人臉上各種變化的神色的。

    特別是恨你很的要死,又根本無可奈何的神色,說實話,那瞬間,她整個人都爽了。

    “對了,墨御,沈無雙哪裏怎麼樣了?我這心裏不知道爲什麼總感覺不踏實?”

    唯一看着遙遠的天際,突然想起那個糟心的問題。

    “估計被那些人救走了,接下來你小心一點?沈無雙那種人報復心太強大?”墨御皺起眉頭。

    之前他吩咐自己的手下去把最新發現的銀蛇的窩點給端了,可是根本沒看見沈無雙。

    讓人繼續追查,現在也沒什麼線索,隱藏的這樣好,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我自己會注意的,難道我還會怕她不成,一個喪家之犬而已,就這樣一輩子苟且偷生過一輩子那也很好。”

    “下一次再出現在我面前,不可能還會這樣輕而易舉就逃脫,什麼事情都要付出代價的。”

    “她沈無雙這些年欠我的不少,就看她會不會有那個覺悟了。”

    唯一冷嗤,估摸着那個腦子進水的也不會就這樣輕易地放棄想要自己死的想法。

    因爲自己也一樣,沒有打算放過沈無雙,段映紅已經死了。

    沈無雙雖然罪不致死,可是那種人牢裏還是最適合她的。

    “隨時注意,以防那些人出招?”自己在身邊可以照看着,保證唯一的萬無一失。

    可是自己要是不在身邊,即使有這通天的本事,那也是鞭長莫及的。

    “安了,經過這兩次之後,我絕對不會再讓自己處於危險的邊緣?”瀕臨死亡的感覺唯一不想在嘗試一次。

    “有什麼事情自己做不到的,也可以找老公!別一個獨自承擔?”有時候就怕這個小祖宗倔強的性格,怎麼都不可能認輸。

    “那是當然,嫁給你就是爲了折騰你的,有事情不麻煩你難道還要我一個人自己攬着,是不是傻?”

    跟自己的老公客氣啥啊?唯一就沒有哪方面的覺悟。

    自己不折騰,難道留着別人來折騰啊?那得多和自己過不去。

    “等我們老了,是不是也可以這樣悠閒了,你不用出任務,我也可以不用上班了,就我們兩個人。”

    “每天接孩子上下學,我看電視,你看報紙,一家人和和樂樂的,現在想起來都覺得是一副很美麗的藍圖?”

    看着碧藍的天空,唯一眯起眼睛,說着自己所希望的。

    墨御在玩弄唯一的秀髮,“會的,會有那一天,會有哪一直陪在你身邊不即不離的那一天,一直守着你?”

    那也是他一直盼望的,一直守着自己的妻子?

    “說話算話!”唯一看着旁邊的人。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墨御的手指流連在唯一白皙的臉頰上。

    “你們墨家男人套路都挺深的的,你就算了,整個人一個不開竅的,你那個哥哥可就有意思了?”

    想起顧悠悠的事情,唯一這八卦心思這麼都忍不住了。

    “他怎麼啦?”墨子芩應該不會幹什麼出格的事情吧,因爲他一直都屬於哪比較冷淡的。

    做事情很有理智和分寸,也不會落下什麼把柄給別人說閒話。

    唯一這一句套路深說就讓墨御有些好奇了。

    “嘿嘿嘿,比你還厲害,之前我也以爲那個清冷的一個人,應還什麼樣的女孩子在配得上?現在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

    只能都沒有想到墨子芩那樣一個矜貴優雅的的會和顧悠悠那樣不靠譜的二貨走到一起。

    這樣的組合太有強烈的刺激性了,唯一感覺自己有時候簡直就是反應不過來。

    “你覺得什麼樣的女人才適合大哥?”墨子芩有女朋友那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唯一不提這個事情墨御都要忘記了,曾經他大哥也是談過戀愛的。

    不過那時候墨御怎麼都不覺得墨子芩那樣是談戀愛的。

    談戀愛的人看起來不應該都是甜甜蜜蜜的麼,就算不像自己和小祖宗這種如膠似漆的。

    可是也不可能愛到相敬如賓吧?這也是爲什麼最後元秋晴不喜歡那個人,兩個人最終分手的原因。

    可怕的是元秋晴這些年一直都還在耿耿於懷,一直都不敢在給墨子芩相什麼親。

    然後自己一休假,鋪天蓋地的都是相親的信息。

    有時候墨御都懷疑,墨子芩是不是故意的,故意一副不解釋很委屈的樣子。

    讓元秋晴這個心理有愧疚的人捨不得折騰他。

    不得不說,這真是是一個挺腹黑的哦,自己的家人都不放過。

    “他適合什麼樣的女人可不是我說了算,我只知道現在他和我家那個小姐妹打的很火熱啊?”

    墨子芩那樣的人唯一覺得自己看不透,也看不出那樣淡然的一個人會喜歡什麼樣的人。

    現在看看,果然,原來夫妻都是互補的。

    “你是說你那個朋友?”這讓墨御想起來了,結婚當日一直跟着墨子芩的那個小姑娘。

    年齡看着和小祖宗也差不多,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墨御臉色還是有些扭曲。

    因爲墨子芩是自己哥哥,年齡方面簡直就是硬傷。

    “你那個朋友能接受?”現在是不是小姑娘都很喜歡大叔啊?

    “你覺得呢?你覺得我能不能接受?”唯一直直的看着的反問。

    “咳咳咳”墨御開始咳嗽起來,倒也不再說話。

    這小祖宗簡直就是再將他的軍啊?

    “不說了,不說了,休息一下,我們一會兒去水下宮殿?”墨御還是趕緊轉移話題。

    要不然一會又要開始沒完沒了了。

    “哼?”還不承認自己老是不是?不過這句話唯一沒有選擇說出口。

    有時候證明老不老的,不一定是口頭上的,還有在牀上。

    那時候這個老男人一定會的惡趣味。

    A市。

    教室裏,看着黑板上老師一直就是學學畫畫的,百無聊賴的開始走神。

    白薔薇自從那次之後就改變了很多,上課也不再開小差什麼的,一直很努力把之前的課程補起來。

    現在爲自己負責,還來得及。

    袁寄語一直就是乖學生,學霸級別的人物沒道理上課還會走神。

    林初夏那裏更是直接,拿着一本書遮住自己開始呼呼大睡,仔細看那口水都快流到書本上了。

    教室裏也是玩的玩,化妝的化妝,反正沒一個人把老師放在眼裏。

    “同學們,請稍等一下?”就在衆人各自打理自己事情的時候,聲音響起。

    很多人朝着門口看過去,在看見對方的瞬間,全班的的臉色都變了。

    趕緊快速的收起自己的東西,那些昏昏欲睡的人也都是強自打起精神。

    “林初夏,你特麼想死是不是?”顧悠悠一巴掌就給自己身邊的林初夏打上去。

    開玩笑,對面的人可是校長啊,老師的話可以適當無視。

    可是校長的,在是什麼廢話,你也當成是金口玉言,別忘記,你的畢業證還在人家的手裏。

    “怎麼啦,怎麼啦?”林初夏驚醒,在看着外面的人時,連忙低下頭,減少注意力。

    “看來大家都很愉快啊?今天來是想要告訴你們,你們計算機的老師開始休假了。”校長看着下面一羣人,臉上沒什麼表情。

    想着校長口裏的人,這些人沒什麼太大的感觸,那個懷着孕脾氣非常暴躁的人。

    即使沒有到產期,也不會想來這裏了,因爲每一次生氣的都是她們。

    爲了孩子能安全的活到出生,不來是很明智的選擇。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以後這門課程是不是就可以不用上了。

    想到這裏,一時間那些學生臉上全是喜悅。

    林初夏看着這一幕嘴角也是忍不住勾起,可是卻不是喜悅,而是好笑。

    這些二狗子該不會以爲這校長就會放任她們無法無天了吧?

    那簡直就是太單純了,這校長既然來了,肯定後面的都準備好了。

    所以,別太期望他是什麼慈悲爲懷的救世主。

    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爲了大家能完成學業順利畢業,我給你們安排了一個新老師?”

    果然,林初夏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樣,簡直就是太瞭解這校長的尿性了。

    “啊,還以爲不上課了。”

    “可以選擇不要新老師麼?”

    “我們這一科非常狗帶的,校長,就不能放過我們麼?”

    一些人已經在下面開始竊竊私語了,校長在上面依舊無動於衷。

    “新老師是什麼人啊?”

    “長得怎麼樣?”

    “是不是帥哥?”

    果然也有一些腦回路和一般人不一樣的,就比如那些花癡。

    “下面,我來介紹一下,小任,進來吧?”校長轉過頭看着門外,臉上突然溫和了下來。

    這讓林初夏很好奇到底是誰會讓校長這樣和顏悅色的,這校長一般都是不苟言笑的。

    可是走進來的人成功的讓林初夏臉上的表情龜裂了。

    “臥槽,爲什麼是你,居然這樣陰魂不散的,你……”林初夏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校長冷冷的注視着。

    接下來也不敢放肆了,低下頭降低存在感。

    顧悠悠眼裏都是笑意,白薔薇眼裏則是有些壓抑。

    看待來人,班裏那些女的沸騰了。

    “啊啊啊,帥哥啊,是帥哥。”

    “帥哥,你叫什麼名字,家裏有幾個人,結婚沒有,看看我怎麼樣?”

    “帥哥,你就是新來的計算機老師麼?”

    那些女的看着臺上的任飛揚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了。

    今天的任飛揚臉上退去了那一身的紈絝,笑得一派斯文儒雅。

    “特喵的,這就是一個斯文敗類,你看看他那個得瑟的樣子,好想一巴掌打上去?”

    林初夏摩拳擦掌的,真的很有那股衝動,特別是看着某人臉上那快要閃瞎人的笑意。

    “別衝動,你敢上去給這位新老師難看,你看看校長會不會放過你?”看着蠢蠢欲動的某人,顧悠悠提醒道。

    “話說,這招近水樓臺先得月玩的不錯啊?”顧悠悠現在還是有些欣賞某人了。

    不過看着自己旁邊坐着無動於衷的人,搖搖頭,追妻路漫漫啊,兩個人還有的修煉。

    白薔薇被任尹所造成的那些傷口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忘卻的。

    這些都需要任飛揚一點一滴的慢慢的抹去,換上屬於自己的色彩。

    “大家好,我叫任飛揚,大家可以叫我任老師?”任飛揚雖然眼光一直都在看着大家的。

    可是林初夏怎麼都覺得那是放在白薔薇身上的。

    “連聲音都這樣好聽。”

    “對呀,長得帥氣,聲音好聽,人又溫柔。”

    “就是不知道有家室沒有?”

    一些人看着任飛揚眼裏都快要泛着亮光了。

    校長看着下面的人,“看來大家還是很喜歡我們飛揚的,接下來就由他教導你們,你們要是還和之前一個狀態,給任老師找麻煩,我們可以好好談談?”

    看着校長對於這位的維護,林初夏撇了撇嘴巴,又不是你兒子,需要這樣麼?

    “飛揚,接下來她們就多需要你費心了,有什麼不滿足或者需要的,也可以找我,我盡力辦到?”

    下面的人看着校長這樣和藹的態度,都在猜測任飛揚的來歷。

    一個普通的人校長是不可能陪着臉跟着笑的。

    “謝謝校長,麻煩了,我會盡量多和大家溝通的。”任飛揚笑笑。

    “那既然這樣,我就先走了,接下來就是你的課程,你可以先適應一下?”校長詢問道?

    “好的,麻煩了?”任飛揚依舊很客氣。

    下面的林初夏看得咬牙切齒,這個僞君子,簡直就是無孔不入,這樣也可以。

    “恩,那好,我哪裏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我就先去了?”

    “好的。”

    任飛揚目送着人的離開,直到看不見身影。

    那些人看見校長走了,也都開始沸騰起來。

    “任老師,你今年多少歲了,看起來很年輕啊?”

    “任老師,你是學什麼專業的,年紀輕輕的都當老師了,好有才華啊?”

    “任老師,有沒有什麼女朋友之類的啊?”

    任飛揚看着下面那些沸騰的女生。

    臉上不負之前的溫柔笑意,反而有些冷。

    “這還裝的很像一回事,那些女的也真是很悲慘?”

    林初夏忍不住冷笑,這任飛揚絕對屬於那種比任尹那個腦殘還要厲害的存在。

    並且,任飛揚這種經常混跡那些聲色場合非常圓滑的人怎麼可能溫和。

    特喵的,你們把自己眼睛睜大啊,QWQ。

    “你們可以喊我任老師,我已經有女朋友了。”說到這裏任飛揚眼神在白薔薇的身上停留了幾秒鐘。

    白薔薇原本在打算寫字的手指有些輕微的顫抖,也很快就恢復自然。

    但至使始終都不敢擡頭看講臺上的人。

    任飛揚看着某人的動作,這心裏的火氣怎麼都忍不住。

    不過還是努力壓制了,沒事,大家來日方長,走着瞧。

    “啊,有女朋友了?”

    “爲什麼啊?任老師女朋友幹什麼的!”

    “果然,帥哥都是別人家裏的。”

    臺下的人臉上全是失望,眼裏有着遺憾和可惜。

    “我就是爲了她而來的,我想要她給我一個機會,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任飛揚這個態度倒是讓那些小女生對於他印象更好了。

    這麼帥,還這樣溫柔,關鍵還這樣癡情的男人簡直就是很少了。

    “任老師喜歡的那個人是誰啊,是我們學校的老師麼?”

    “對呀,是哪一位老師,我們給你開始出謀劃策。”

    “任老師,你快透露一點啊,我們很好奇。”

    只能說,大家好奇都是太單純了。

    林初夏和顧悠悠聽着這這些話臉上有些扭曲,看着一邊默不作聲的白薔薇。

    把自己升騰起來的笑意壓制下去,這特麼就尷尬了。

    你們最親愛的任老師最喜歡的人就在你們眼皮子底下啊?

    “這個暫時保密,她可能也不希望我說?”

    任飛揚看着白薔薇那流露出來的一絲不易發現的緊張,覺得還是不能捉弄人家了。

    “啊。”那些女同學則是有些失望了。

    “沒事的,大家也會有知道的一天呢?”任飛揚覺得他很快就會攻克白薔薇的防線的。

    到時候兩個人就可以肆無忌憚的行走在陽光下了。

    “現在開始,大家上課吧,之前你們上在哪裏去了。”任飛揚開始翻書。

    “你們上課狀態我不勉強,就是我不希望誰把我的這一科掛了。”

    林初夏和顧悠悠看着講臺上裝的有模有樣的人翻了一個白眼。

    袁寄語沒說話,只是眼神一直就在白薔薇和任飛揚的身上徘徊。

    白薔薇被任飛揚那時不時投過來的目光看的暴躁。

    自己手裏的筆,一直畫着重點,也不管任飛揚那個抽風的貨。

    如果可以白薔薇很想抽出自己的書,給他打過去,這人就是不知道什麼是收斂是不是。

    “同學,你畫錯了,這裏纔是重點。”

    任飛揚停留在白薔薇身邊,彎下身子握着白薔薇的手指。

    白薔薇看着人,眼裏有着憤怒。

    “你特麼找死是不是?”這是第一次白薔薇在任飛揚面前爆粗口。

    任飛揚看着白薔薇那生動的表情不怒反笑了。

    這樣纔對嘛,一句話都不說,兩個人就這樣一直平靜無波的相處,是真的很尷尬。

    那根本就不是任飛揚想要的,他想要的就是這個人不在那麼拘謹,也不再放不開。

    “重點在這裏?”任飛揚緊緊的握着人的手指,開始畫重點。

    “你想死是不是?”白薔薇壓死聲音,這個人簡直就是太可恨了。

    “不想,我死了你和孩子怎麼辦,我還要活着好好照顧你們呢?”任飛揚也只用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

    而在別人的眼中,任飛揚瞬間又上升了一個檔次。

    看着任飛揚親自給白薔薇畫重點,關鍵是臉上還有着很溫柔的笑意。

    這一幕讓很多人都開始羨慕起來,看着白薔薇的眼神簡直就是恨不得代替她。

    “你注意點,這是在學校裏?”白薔薇看着這肆無忌憚的人,也很無奈。

    這特麼就是一個無賴,請問,應該怎麼樣和無賴溝通。

    答案就是,再怎麼溝通也沒有用。

    “你聽話一點,我們的關係自然就沒人知道,要不然,我也不可能保證什麼?”任飛揚看着白薔薇這有些忌憚的態度,也開始得寸進尺起來。

    一邊的顧悠悠看的津津有味地,還別說,兩個人在一起還是很唯美的,前提是如果那個女的臉色在好一點的話。

    林初夏眼裏全是鄙視,這也算無形之中秀了一把恩愛了。

    你看那惱羞成怒的小表情,還有那溫柔似水的動作。

    臥槽,你們就不能注意一點麼,我們還有很多人在的,能不能考慮一下我們這些人的感受。

    “怎麼樣,是不是覺得還不錯,其實兩個人很般配的,我覺得你就放下心裏的成見吧?別每一次人家來,你就拿臉色給人家看。”

    顧悠悠拐了一下林初夏的胳膊,讓人看。

    林初夏冷哼一聲,不以爲意,還不是他們任家簡直就是太欺負人。

    “講實話,我特別不習慣這個任飛揚這個樣子,簡直就是瞎狗眼。”

    嘴巴賤的要死的一個人,突然之間變得這樣純良,是真的覺得很不習慣。

    “我說你們兩個是不是有些杞人憂天了。”

    旁邊的袁寄語停下來筆,看着自己這兩操心的朋友,大眼睛裏面全是無奈。

    “這叫未雨綢繆。”其實林初夏就是那種嘴巴特別硬的人其實也沒什麼壞心眼。

    “好了,別鬧了,我看人家任飛揚也是不錯的,你也別鬧什麼幺蛾子。”袁寄語還不知道林初夏這個攪屎棍。

    “小語,這幾天你都在忙,你什麼都不知道?”林初夏覺得自己冤枉啊。

    “少造作,我雖然忙,但是還是有眼睛的,看得出來誰是真心誰是假意。”袁寄語現在性格倒是變得越來越開朗了。

    因爲在墨傲寒的治療下,自己的妹妹不但越來越好,自己的工作也有一些起色。

    “忙什麼呢?很久沒見人了”顧悠悠記得現在袁寄雲都不需要自己這個姐姐。

    “最近有一個國際性的畫展,我老師推薦我去參加?”袁寄語說到這裏眼裏是掩飾不住的笑意和嚮往。

    她不喜歡金融,但是她喜歡畫畫,也很喜歡自己的作品展現在人前,那些人臉上驚喜的表情。

    “國際性?很厲害啊?這一次你只要能在裏面排得上名次,小語,你就出名了?”

    國際性的,一般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畫家,能在哪裏的畫展上拔的頭籌的,將來在這一塊的領域,前途一定不可估量。

    “是啊,這一次的機會非常難得,還是老師好不容易纔求到的,我自然要好好珍惜?”

    自己的成果被別人認同,那是一件特別令人高興的事情。

    “加油啊,小語,一定要成功,成功之後帶我裝逼帶我飛,這些我是沒天賦了,我喜歡管錢?”

    林初夏笑嘻嘻的,對於金錢她畢竟愛好。

    “大家一起加油,就快要畢業了,我們努力?”袁寄語很開心。

    “嗯,一起加油,希望我有一天也能像小一一那樣做一個白領?嘻嘻嘻”顧悠悠想起來唯一上班的時候的那個樣子,感覺很有氣勢啊?

    “只要努力,沒什麼達不到的。”老師這句話也不完全對,也要看上天會不會給你這個機會。

    “說的對,我們加油?”反正目標顧悠悠都已經訂好了,那就是朝着餐飲這一塊發展。

    林初夏沒說話,因爲真的沒什麼目標。

    至少目前爲止,真的找不到自己喜歡的。

    另外一邊,陰暗的房間裏,漆看不見一絲光亮。

    “準備的怎麼樣了?”黑暗裏紅色的衣服有一些鬼魅。

    “準備好了?”另外一個聲音有些沙啞,可是卻非常堅定。

    “準備好了那就去吧,那是我最後能爲你做得了”女人的聲音很平淡。

    “是,我一定會努力的,會努力讓那些人付出代價的。”滿是紗布的臉上看不出什麼,唯獨那雙眼睛裏面,全是怨恨。

    “期待你的表現!”仇恨纔是最可怕的,特別是那些不要命的女人,最可怕。

    “是”女子說完朝着外面走起。

    是非因果,總該有一個了斷了。

    唯一這邊。

    “這裏真的很舒服啊,啊,你看看,那是什麼魚啊,看起來很有意思啊?”

    唯一依偎在自家老公身上,看着隔子一層玻璃那些海洋裏面的水生物。

    這座宮殿很大,並且設施很完善,裏面這些通道也都是很有設計的特色的。

    唯一看着外面那些游來游去的魚,特別是海豚,簡直就是萌翻了。

    “那應該是水母。”墨御順着唯一的眼神看過去,給唯一解釋道。

    “有點像傘,還挺好玩的,那個是不是鯊魚?”看着另外一邊的游過來的的東西,唯一問道。

    在海洋裏,這也算是站在食物鏈頂端的了,因爲周圍的那些生物都開始躲避了。

    “對的?”墨御點頭。

    “嘖嘖嘖,你說建這座水下宮殿花費了多少資源啊?”

    “幾億吧?”在這樣的地方就決定了所用的材質一定是要好的,不然時間的遠去,很多安全事故就來了,並且隱患很大。

    “真土豪?”不過,他應該回本了。

    這裏的門票都是非常貴的,不過看着這裏面的東西,也值得了,就好象進入海底世界,把這些東西都看得非常明白了。

    其實海底是真的很漂亮,很多種類的魚也沒見過,還有哪些珊瑚。

    以後有機會,唯一一定要來,下一次,帶上自己的孩子來?一家人來遊玩。

    “你這個小丫頭一天就離不開錢?”唯一也不是那種見錢眼開的人,從很多地方就看得出來。

    就好象他給她的那張卡,墨御敢保證,唯一一分錢都沒有用過。

    可是說話基本上都喜歡和經濟掛鉤。

    “錢是最能給人安全感的東西,誰不喜歡啊?”唯一看着墨御反問。

    “確實是這樣!”有些人爲了錢什麼都可以出賣的。

    而有些人,無論怎麼樣,都會堅守自己的底線。

    “可不,有錢真的好辦事,我就希望我很有錢?”只要只有自己有錢有權,別人纔不會看輕你。

    相反沒錢沒權,誰也不會認識你這個人更何況尊敬你,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小財迷”墨御都不知道這人爲什麼那麼迫切的想要錢。

    “嘿嘿嘿”唯一不反駁,她也希望自己活得很好自己身邊的人活得很好。

    墨御也是以後才知道,她那個小老婆到底爲什麼喜歡錢。

    “嗯,老公,我想走的很遠,走自己想要的高度,那樣,任何人都不可能傷害得到我,我也希望自己無堅不摧,什麼都無所畏懼。”

    “會成功的,想要做什麼就勇敢去做,老公在身後呢?”無論唯一做什麼,墨御都是支持的,當然不包括是什麼殺人放火的事情。

    “好,你永遠在我的身後?”唯一緊緊的摟着墨御的腰。

    “我們繼續欣賞,別浪費着大好的時光”墨御牽着人朝着前面一直走。

    兩個人看着周圍的風景,時不時的想要交談一下。

    兩個人出去之後吃好東西纔打算回酒店的。

    還沒有走到酒店門口,看着那些把酒店圍的水泄不通的人,有些奇怪,這是怎麼啦。

    這些人身上的穿着,給唯一的感覺有些像電視劇裏面的騎士。

    墨御緊緊的拉着人,這些人身上並沒有什麼惡意,應該不是那些人派來的。

    “先生和小姐是什麼人,請趕快離開這裏!”一個領頭的男人走到唯一面前,看着唯一和墨御的去路。

    “我們是這裏的旅客,這裏面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唯一看着給自己講話的外國人問道。

    “我們來接我們王后殿下回宮,請無關人員別打擾?”男人臉上沒什麼表情,一板一眼的回答。

    “王后?”唯一仔細爵嚼了一遍,這裏面還有這樣大的人物

    “請你迴避”男人看着唯一再一次說道。

    “你們是什麼人,這裏屬於公共場所,你們是不是注意自己的行爲。”

    墨御平生最恨的就是別人對自己老婆咋咋呼呼的,自己聲音都捨不得加大一點,這些人憑什麼。

    “請你們快些離開,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男人看着墨御,重複着之前的話語。

    墨御一直以來也算經歷過無數生死了,還真的就沒被什麼人威脅過,這一次還是一些新鮮。

    “如果我不走呢”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當然希望好好表現。

    “算了,我們還是先出去散步,一會兒再來?”唯一牽着墨御打算走了,人家人這樣多,墨御即使能力在強大這不可能,以一敵十。

    沒有摸清楚狀況,自己還是小心一點。

    “老婆,我們今天就在這裏,我到要看看這些人到底想要幹什麼樣?”墨御看着這些人的那個態度,這口氣就有點咽不下去。

    “老公,我們不鬧了,走吧?”現在是來度蜜月的,唯一不知道墨御身上有任何傷口。

    “老婆,”想起這這些人之前對於自己老婆那囂張的態度,墨御就恨不得剮了他們。

    “老公,我們走吧,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其實唯一真是覺得沒什麼,可是墨御就覺得她其實是受委屈了。

    “老婆,這些人就得好好收拾?”墨御轉過頭看着那些人眼裏都是冷意。

    那個男人一面的木納,沒什麼表情的,眼神裏也沒多少焦距。

    看着墨御和唯一的一舉一動他都看在眼裏。

    “發生什麼事情了?”就在唯一還在勸說墨御的時候,酒店門口傳來一道聲音。

    唯一聽見這道聲音,眼睛一亮,這個聲音她知道是屬於雪莉的。

    現在的雪莉和平時是不一樣,全身上下都有着華麗的服飾,和平時的簡單樸素形成了正比。

    “雪莉?”唯一喊一聲。

    雪莉的聽見聲音,也連忙朝着唯一這邊走過來,看着唯一。

    “一一寶貝兒,可能接下來不能陪你一起玩耍了?”雪莉看着唯一,眼裏有着一絲遺憾。

    “沒事的,你這是要回家了?”看着雪莉這個樣子。

    唯一還是很好奇的,雪莉的穿着有些像西方國家裏面的王族。

    “是啊,該回去,也出來很久了,一一寶貝兒,有時間來我們F國玩好不好”雪莉牽着唯一的小手,是真的捨不得。

    她是真的很喜歡這個小姑娘,率真而不做作,這一次的分別,不知道下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了。

    “當然了,有時間我會和我老公去的?”唯一看着雪莉眼裏的期待也不好意思就這樣拒絕,說的比較婉轉一點。

    雪莉聽見唯一的回答,臉上揚起笑意,從自己的懷裏掏出一塊羊脂玉遞給唯一。

    “小一一,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我是真的很希望有那麼一天?”雪莉雙手遞上自己的羊脂玉,眼裏很真誠。

    可是唯一卻有些猶豫了,不知道該不該接受。

    這口頭上的答應和接受人家的信物不一樣。

    “小一一,請你務必答應我。”雪莉不放棄。

    唯一看了墨御一眼,這接受了這老男人會不會直接掐死自己,這可是把他未來寶貝疙瘩買了。

    “小一一,請你答應我?”雪莉眼裏全是期待。

    “沈小姐,請你答應吧,這是我夫人現在最大的心願了,你就給她一個希望吧?”

    路易斯看着沈唯一,也跟着請求,他知道,這一切都是爲了自己的孩子。

    “我,這個……”唯一也有一些無奈。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