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6 墨御的佔有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6 墨御的佔有慾字體大小: A+
     

    “今天穿的很漂亮啊。”雪莉開始打量着唯一今天的穿着,毫不猶豫的誇讚。

    “謝謝,你也穿的很漂亮?”唯一笑笑。

    “走吧,我很早就在這裏等着你了,這海邊早上的空氣是真的非常好。”雪莉深呼吸一口氣,心情非常好。

    “這是肯定的”看着那些三三兩兩聚集在一起晨練的人,唯一整個身心都是放鬆的。

    “現在也不早了,我們先去那裏摘一點水果,下午可以去看看這裏比較著名的水下宮殿。”

    這裏的景點,雪莉也看得差不多了,還有那座水下宮殿沒來得及去。

    “可以的,下午太陽本來就大,那座水下宮殿應該很涼爽纔對。”

    這裏的人是真的很有想法,那座水下宮殿不知道花費了多少財力和物力才建造而成的。

    “我覺得設計那個水下宮殿的人倒是很有想法。”那座水下宮殿只是聽說過,來這裏也是第一次。

    “有想法的人通常都知道商機在哪裏?”生意人就是那樣,無往不利的,只要有需求,就有市場不是麼?

    “小一一做生意的麼?說的這樣到位。”雪莉偏過頭看着自己身邊的小姑娘。

    “算是吧?”纔剛剛踏入社會,不能說是什麼生意人,只不過就是一個菜鳥而已。

    “那很厲害啊?”對於生意這一塊,雪莉是什麼都不懂得。

    對於她而言從小到大就是學習禮儀和各種人的相處之道。

    “什麼厲害不厲害的,我是求自己不餓死?”唯一搖搖頭,自己還真的沒有太大的要求。

    只要別人不與自己爲惡,那麼自己也不會趕盡殺絕。

    要是別人真的就那麼喜歡和自己過不去,唯一也不會屬於那種瑪麗蘇的。

    “你這樣的人餓不死?不是還有你那個疼你如生命的老公麼?”雪莉眼裏有着調侃。

    “撲哧,別打趣我,我臉皮薄”唯一吐了吐自己的舌頭。

    雪莉大笑起來,和唯一在一起真是很愉快。

    比起之前的農家樂,果園這裏還是比較近的。

    看着這果園,唯一覺得,很壯觀啊。

    “我這輩子都沒見過這樣多的水果!”這特麼簡直就是一望無際啊?

    “喜歡吃什麼?”墨御走上來,牽着唯一的手指。

    “梨子,草莓,還有桃子?”看着那掛在樹上的桃子,唯一真的很想去爬樹?

    “別想太多,想要什麼,我給你摘,爬樹什麼的簡直就是太危險了,掉下來怎麼辦。”

    聽到墨御這樣說,唯一也就停止了自己那些小心思。

    “小一一,你喜歡吃葡萄麼,我想先去那裏摘一點葡萄!”孕婦對於酸的東西是非常喜歡的。

    唯一順着他的目光看過去,看着那所謂的葡萄。

    頓時覺得自己口水有些不受控制的蔓延了。

    咂了咂嘴巴,朝着雪莉搖搖頭。

    那樣的葡萄吃一點,可能自己也吃不下其他東西了。

    看着根本就沒有成熟,這肯定酸得掉牙。

    看着唯一那張臉蛋皺在一起的模樣,雪莉笑笑。

    自己現在懷孕,喜歡的東西確實和原來大相徑庭,這不奇怪。

    可是看着那些酸的,雪莉就非常喜歡。

    “你去吧,我和我老公在這一邊看一下”自己不喜歡也不能妨礙其他人,唯一對着雪莉溫和的說道。

    “好的,那我們先過去了,一會兒門口見!”雪莉說完和路易斯一起走了。

    唯一和墨御朝着另外一邊走去。

    “話說,這果園摘種的面積真的有些龐大的。”唯一看着周圍,和墨御攀談着。

    “這裏也算世界比較龐大的旅遊景點之一,基本上都是應有盡有,所以很方便。”這就是爲什麼當初墨御選擇這裏的理由。

    “這裏的日子是真的很舒適啊?簡直就是世外桃源?”沒有什麼煩心的東西需要自己去琢磨。

    “喜歡我們就在附近買一棟房子,等A市的冬天,我們就來這裏居住,你看怎麼樣?”唯一喜歡,墨御屬於那種很大方的。

    “算了,偶爾來這裏休假就好,買房子還要請人在固定的時間去打掃,真的沒必要。”唯一搖搖頭,自己還沒奢侈到那個地步。

    “你丫,該用的時候就要毫不猶豫的用,老公賺的錢不就是給你用的,你還需要這樣節約?”墨御看自己小妻子,有些無奈。

    “你想多了,是沒遇見我喜歡的。”要不然自己也不什麼會是那種手下留情的。

    “話說,這裏面不會有什麼蛇吧?”這裏本來就是屬於海邊,現在天氣炎熱,這裏又這樣涼爽,看着周圍的果樹,唯一覺得自己有些慫。

    “沒事的,我在身邊呢?”墨御拍拍人,一些好笑。

    這裏一般都有專門的人看守,怎麼可能會出現那種東西。

    “那就好。”唯一頓時放心了,跟着墨御摘果子。

    看着墨御稍微伸手就可以夠到的桃子,唯一有些鬱悶了,自己踮起腳尖都沒有用。

    “呵呵呵,誰摘不是一樣的,你非要這樣?”看着唯一那有些鬱悶的臉色,墨御安慰道。

    “這身高就是硬傷啊?個子小,沒啥用?”唯一走到墨御的身邊,看着籃子裏面的水蜜桃。

    “不會啊,最萌身高差,可以解鎖更多的姿勢?”墨御俯身輕聲在唯一耳邊說到。

    “你家裏人知道你這樣無恥麼?”唯一幽幽的看了人一眼。

    這動不動就開車的墨御讓她有些不太習慣。

    “知道啊,我無恥不無恥,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墨御露出一口大白牙。

    唯一差一點沒忍住拿着自己手裏的桃子給他打過去。

    “能不能正經一點”就是喜歡拿她開玩笑。

    “不是說這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麼?我是實在迎合大衆的口味?”

    這句話因爲不知道在哪裏聽見的,頓時覺得有趣極了。

    當初都是唯一挑逗自己,現在自己也能把她撩的臉紅心跳的。

    果然夫妻之間的情趣還是需要慢慢摸索的。

    “滾蛋,我覺得你沒必要迎合誰的口味,我也纔是你的枕邊人。有沒有搞錯。”

    倒是是誰把她那個冷酷無情的老公教成這樣無恥腹黑的。

    ωwш ●Tтká n ●℃O

    可是唯一就沒有想過,有句話叫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有些人只是表面上的高冷,其實非常悶騷的。

    “對,我覺得其實你挺享受我這樣的啊?”墨御就是心眼壞,喜歡看唯一那羞的沒話說的樣子。

    “在說一句,回去你就睡沙發。”唯一一隻手指掐在墨御的勁腰上。

    墨御一瞬間立刻變了臉色,看着唯一的眼神裏面有些求饒的意味。

    “在特麼敢發騷看我怎麼收拾你。”唯一放手,看着人眼裏全是得意。

    別以爲她收拾不了人,只要有哪個心,這貨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老婆,手下留情?”墨御的鷹眸裏是掩飾不住的笑意。

    “快點,我還想要去摘草莓?”唯一催促人。

    “這裏應該差不多了,就是嘗一下味道,你比較喜歡草莓那我們就去吧?”墨御牽着人的手指,朝着草莓基地哪裏去。

    這些不屬於季節性的水果,基本上都是大棚種的。

    唯一拿着自己的小籃子,看着那些色澤鮮豔的草莓,眼睛都是亮的。

    在A市的時候,哪裏也有一片草莓基地,每一年到了夏季,幾個人都會相約去摘草莓的。

    其實也吃不了多少,就是大家在一起比較好玩。

    那幾個人平時基本上都要兼職,裏面最清閒的就是唯一了。

    所以那時候她總是到處闖禍,因爲一個人是真實很寂寞,就希望別人把眼光投注在自己身上。

    這也就爲什麼那時候進警察局就是家常便飯的原因了。

    沈嚴一開始還會給自己發脾氣,後面直接都不理自己。

    唯一蹲下來,伸出手指一顆一顆的開始摘。

    “又想到什麼了?不開心可以說出來,我們在度蜜月呢?把那些不好的情緒都拋之腦後?”

    墨御走到唯一的身邊,看着自己老婆瞬間低落的情緒,因爲不知道哪裏不如意了。

    “那時候我也很喜歡和林初夏她們在一起去摘草莓,因爲只有那時候纔會覺得,我不是一個人。”

    “那時候總是希望沈嚴回過頭看我一眼,因爲那是我的父親,儘管別人都不喜歡我,我也堅信,我的父親不會拋棄我的。”

    “可是,什麼都是我想太多了,什麼都是假的。”

    唯一的聲音很平淡,甚至沒有一點波動,墨御知道,那是唯一放下了。

    要不然在以前,肯定不是這個樣子的,一提起沈嚴,唯一都是非常尖銳的哪一種。

    就像傷口,還沒有結痂,你就在上面撒鹽,那無異於會讓傷口更加疼痛。

    自己疼痛了,肯定想要找辦法發泄啊?

    墨御安靜地聽着唯一訴說自己的曾經。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墨御一句話都沒說,就只有唯一一個人在哪裏絮絮叨叨的。

    “有沒有覺得我特別囉嗦,什麼事情一開始就糾結的沒完沒了的了。”唯一偏過頭看着墨御問道。

    自己這個脾氣是真的很雞肋啊,可是壓根就不可能改得了。

    “沒有啊,誰都有一些煩心的事情啊”墨御搖搖頭。

    他生活的一直都非常美好,所以也不曾體會過唯一那種小時候爲了吸引自己家人的注意力而刻意的所作所爲。

    但是,看着有時候人那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脆弱,墨御還是很心疼。

    “收拾好你自己那個眼神,我就這樣可憐,需要人同情?”唯一看着墨御有些好笑。

    “那不是同情,那是心疼,你就不能別誤解我?”墨御也伸出自己的手指,給唯一摘草莓。

    “是不是女的都很喜歡這些啊?”墨御一邊摘一邊和唯一說話。

    “算是吧,女人的心思你別猜,反正猜來猜去也不明白?”也不是就是說非常好吃,而是看着喜歡。

    “也對,女人心,海底針,難得猜?”就好像自家老媽一樣,有事沒事總想着折騰自家老爸。

    有時候就是他們這些爲人子的都看不下去,可是墨君卻是甘之如飴啊。

    所以夫妻之間這點事情,還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啊?那也是一種情趣。

    那時候墨御不理解,現在他理解了,即使夫妻之間有時候是會產生一些小摩擦,可是隻有一個人願意低頭。

    就好像自己母親和父親一樣,相親相愛一輩子,多少人都羨慕不已。

    “你想說我心機重,是不是,拐拐彎抹角的,還看不出來,是不是平時就已經對我不滿了?”

    唯一偏過頭,悠悠的看着人,他要是敢說是。

    一籃子草莓給他打過去,這種事情不是做不出來?

    “老婆,你想多了,我對於你的心思天地可鑑日月可表,哪裏敢對於你有半分怨言啊,你就是喜歡胡思亂想?”

    墨御看着唯一眼裏的威脅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說這些話真的是有些刺激人的小心肝啊,這不好好回答哪裏做錯了,會被批的。

    “你這副表情感覺就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是不是感覺心裏特別憋屈啊?”唯一眼裏的審視更加嚴重了。

    “老婆,你就放過我吧,我就不說了,多說多錯啊?我哪裏敢對老婆大人你有什麼意見,我一直都是以你馬首是瞻的。”

    墨御的表情爲非常狗腿,可是卻很好的娛樂到了唯一。

    “哼,那是自然,你要知道像我這樣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出得廳堂下的廚房,賢惠善良的女人,世界上是沒有幾個的。”

    唯一瞟了人一眼,又繼續開始摘自己的草莓。

    墨御聽到這裏臉色有些扭曲,這沉魚落雁他承認,出得廳堂他也承認,可是這賢惠。

    墨御仔細的打量了唯一一眼,簡直就是八杆子打不着一塊去。

    唯一是怎麼樣把自己和那些詞語聯繫在一起的。

    “不服氣?”

    “服氣。”

    “那不就得了,我美,我說了算?”

    “……。”墨御覺得自己錯了,就不應該和女的理論。

    等兩個人從果園裏出來的時候,雪莉還沒有出來。

    兩個人就一直在那裏等着。

    而雪莉這邊,原本很好的心情看着自己的手機臉色依舊陰沉了下來。

    把手機遞給路易斯,她簡直就是不想和那些人說一句話。

    路易斯拿着雪莉的手裏走到一邊,不是怕雪莉聽見他說了什麼。

    而是因爲怕對方的話語刺激到自己懷孕的妻子。

    雪莉就站在一邊,看自己籃子裏還沒有成熟的葡萄,眼神沒有任何焦距。

    直到最後路易斯再次把手機遞給自己眼前纔回過神。

    雪莉擡起眼睛看着路易斯眉宇間那顯而易見的憂愁,一顆心也是揪的緊緊的。

    “路易斯,明天我們就回去了,反正已經出來很久了,老王后可能也想我們了!”

    如果可以選擇,雪莉寧願一輩子都不回去,也不用面對那些人。

    那些令人噁心的人,看着覺得心裏壓抑。

    “雪莉……”路易斯還想雪莉在玩一段時間。

    因爲他看得出來,雪莉是真的很喜歡這裏的生活,因爲在這裏就只有她們兩個人,生活的無拘無束的。

    想做什麼都可以,而回去之後就不一樣了,什麼都在別人的管制範圍之內。

    “路易斯,你是未來的繼承人,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這幾天我已經任性夠了,該回去面對了,我到想看看,珍妮到底想要幹什麼?”

    雪莉阻止了路易斯接下來的話題,作爲一個國家的繼承者,真的沒有太多任性的時候。

    “可是……。”路易斯想要勸慰雪莉。

    “別可是了,我們今天不回去,明天他們就敢派人前來,既然這樣,還不如我們主動回去,把那些人搬到之後,纔有無憂無慮的生活。”

    “路易斯,我想擁有的的不是這短暫的安寧,我想要的是即使在我們自己國家我也能活得自由自在。”

    那些人不解決,雪莉知道,他們兩個人可能都不會好過的。

    珍妮那個人,心機還是太深沉了,現在又有老國王的寵愛,自己的母后哪裏真的很被動。

    雪莉有怎麼捨得,讓那個對待自己那麼好的婆婆孤軍奮戰呢?

    那也是她的母親,那個臉上總是有着溫柔笑意的女人。

    “謝謝你雪莉,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路易斯緊緊的握着人的手指保證道。

    雪莉露出笑意,她一定要努力給自己孩子一片安寧的天空。

    不被那些人爲難和左右。

    “走吧,一一寶貝兒肯定還在外面等着,其實很捨不得她的,和她在一起很有意思,天南地北的,什麼都可以說。”

    雪莉覺得,那應該就是朋友的感覺。

    “有時間邀請她去我們F國玩”路易斯擁着自家老婆緩緩的說道。

    “一言爲定,你把那些事情處理了,我就發邀請函,一定非常隆重的邀請?”

    因爲那是她爲數不多的朋友。

    “好的,老婆,你放心吧”對於沈唯一,路易斯只是覺得人很不錯,也很健談和善。

    同樣的,沒有什麼惡意,思想很單純的一個人。

    “嗯”雪莉眼裏一絲憂愁,話是這樣說,可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兩個人才有機會見面了。

    走到外面,看着唯一朝着自己招手,雪莉臉上全是笑意,腳步有些快。

    “你摘了什麼?”雪莉看着唯一籃子裏面的水果。

    “你喜歡麼,其實草莓不錯的?”唯一詢問着雪莉。

    “我喜歡這個?”雪莉把自己的籃子拿到唯一的面前。

    唯一連忙往後退,看着那籃子裏面沒成熟的葡萄,覺得自己牙巴很酸。

    “你喜歡我可以送你一點”看着唯一那滿臉的糾結,雪莉有些惡作劇。

    “別別別,這我可享受不了。”唯一連連擺手。

    看着就覺得很酸,別說吃了,估計吃下去自己一段時間之內咬不了任何東西。

    “呵呵呵,開玩笑的,你想吃我可還捨不得,這可是我兒子的口糧。”雪莉撫着自己的肚子。

    “走吧,我們回去放好水果之後來沙灘上享受陽光浴。”

    看着那些人頭頂遮陽傘,躺在搖椅上,手裏拿着果汁的樣子,就覺得真的很享受。

    “走吧,想法很不錯。”路易斯接過雪莉手裏的籃子,扶着人就往幾個人現在所居住的酒店走去。

    回到屬於自己的房間,唯一放好東西之後想要換一身比較涼快的游泳衣。

    可是看着那款式,墨御依舊不讓穿。

    唯一看着人那樣霸道,是真的很想要發脾氣了。

    “爲什麼不讓,在海灘上穿比基尼不是很正常?”唯一反問。

    “男的好多,老婆,你體諒一下老公的心情,真的很不舒服。”看着那些人投注在自己老婆身上的目光。

    墨御恨不得給他們挖了,都是些什麼人啊,就不能安心的回家看自己老婆麼?

    自家的老婆自家看,墨御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帶着那種覬覦的眼神看自己老婆。

    “現在不適合霸道總裁,大哥,你就放過我吧?”唯一簡直就是欲哭無淚。

    見過霸道的,沒見過這樣霸道的,簡直就是一點人權都沒有。

    “曾經你說過會寵我,愛我的,現在這段怎麼回事?”唯一揪着人前面衣服的領口使勁搖晃。

    “愛不是說的,而是做得,你難道不知道只要在牀上,我就尤其愛你麼,根本停不下來。”

    墨御表面上一本正常,可是,看着唯一那憋紅臉的樣子,眼裏有着細碎的笑意。

    墨御帶唯一來這裏最後悔的就是,這裏喜歡穿什麼比基尼。

    無論怎麼樣,墨御絕不可能答應讓唯一穿什麼比基尼的。

    唯一的身材,他一個人看就行了,別的男人,還是省省吧?

    墨御這強大的佔有慾給他奠定了以後註定和自家兒子搶奪地盤,互相傷害。

    “墨爸爸,你不覺得這樣對於我太殘忍了?”穿的還是及膝蓋的裙子,唯一快要憋成內傷了。

    “沒事的,老公在,沒有任何人敢笑話裏。”墨御故意曲解唯一的所想要表達的意思。

    “老男人,今天的一切你記着,總有一天你等着連本帶利的還。”

    唯一也不再和墨御僵持了,反正在怎麼樣,這個人的態度放在那裏了,就是不讓。

    “沒事的,我不怕?”墨御完全就是沒放在心上。

    在唯一心中,自己纔是最重要的,誰也不可能佔據自己第一的位置,所以墨御現在就是有恃無恐。

    等待那時候,看着佔據自家老婆懷抱的小包子。

    墨御恨不得沒生出來,簡直就是太可恨了。

    “走吧?”牽着人往外面走去。

    外面的雪莉因爲懷孕的原因穿的也不是太暴露。

    可是看着這種正是年輕可以展示自己的時候,那卻穿的比她還有保守的人。

    看着墨御面無表情的樣子和唯一有些苦逼的樣子,很不厚道的笑了。

    這個人簡直比自己老公還要強勢,原本以爲自己老公佔有慾什麼人,已經很強大了。

    現在看着唯一,雪莉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平衡了。

    果然還是那句話,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走吧?”雖然之前有些不樂意墨御的獨斷專行,可是換位思考也就肆然了。

    歸根究底,還不是因爲在乎自己,雖然表面看着很不高興,可是心底正在甜蜜着呢?

    “你老公,比我老公還誇張,這以後要是有了孩子,可能會更加熱鬧了。”雪莉笑笑。

    “孩子小,他還能和孩子一般見識麼?”唯一倒也不再意。

    可是有些事情往往總是出乎意料的。

    “不一定啊,小一一?”雪莉覺得到時候一定很有趣。

    看着自己身邊的人很羨慕,能這樣無憂無慮的被愛着,被自己喜歡的人保護着。

    被自己喜歡的人放在手掌心裏疼愛,誰說那不是幸福的。

    那簡直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了。

    一個女人最成功的不是她創造了多少財富,而是他老公有多愛她,有多寵她。

    “羨慕什麼,你這個馬上就是三口之家的人,應該是我羨慕纔對。”唯一看着雪莉的肚子,再看看墨御,眼裏有着失落。

    雪莉看着唯一,眼珠子一轉。

    “你就這麼喜歡孩子?”雪莉狀似不經意間問道。

    “那可不,當然很喜歡了,一個肉乎乎的糰子,想起來這心裏都是軟的。”唯一眼裏有着嚮往。

    “那爲什麼不去爭取生一個,你老公那麼忙,要是回去可能就顧不到你了,到時候機會更加渺茫了。”

    “懷着孩子確實很神奇的,想着自己的肚子裏面有着一個小生命,整顆心都是驚喜的。”

    雪莉開始誘拐人,開始慫恿唯一。

    “可是我一個人也無法啊?”唯一簡直就是想哭。

    “方法多得是,就看你怎麼想了?當初路易斯也是千方百計就是不讓我懷,可是我最終還不是懷上了。”

    因爲皇宮裏人多眼雜,路易斯非常擔心自己的安危,自然不敢讓自己懷孕。

    就怕被那些有心之人利用。

    “怎麼做的,快說”唯一把自己的聲音放低,悄悄的問着雪莉。

    “下一次,你這樣……”雪莉附在唯一的耳朵邊,小身後的說道。

    可是唯一越聽臉色越紅,連忙看着後面。

    看見墨御離自己還有一些距離,才稍稍放心。

    “還有這種操作,真的,雪莉,我什麼都不服就服你,太厲害了,真的,我感覺我簡直就是辣雞啊?”唯一看着雪莉這樣優雅的人。

    再想想剛剛人給自己說的那些,嘴角勾起笑意,有些猥瑣。

    “果然人不可貌相,雪莉,我小看你了,哈哈哈哈”唯一忍不住笑起來了。

    “你這樣我保證你水到渠成,你老公對你的態度擺在那裏呢?想要孩子還不是勾勾手指頭的事情?”

    一個男人對你沒慾望那可能難辦。

    可是對於一個對你有着強烈慾望的男人,很多事情簡直就是輕而易舉。

    “我老公平時反應就屬於那種特別靈敏的,你確定他不會將計就計把我吃的渣渣都不剩?”

    墨御在牀上的功夫讓唯一有些爲難了,那絕對會榨乾自己的僅剩不多的體力的。

    “一一寶貝兒,想要一些東西就得失去一些東西,有得有失嘛?”雪莉可不能就這樣讓人打退堂鼓。

    “說的很有道理,可是我還是很慫!”想着自己在牀上聲音都叫啞了墨御也不搭理自己的時候,是真的受不了。

    “別怕,爲了孩子,你老公工作這樣繁忙,你就不想給他生一個孩子,他現在似乎年齡也不小了,他是不着急,可是他家裏人也不着急麼?”

    聽到這裏,唯一皺起眉頭,確實是這樣,墨御都已經三十一歲了,又經常遊走在危險的邊緣。

    這沒有一個孩子自己可能還沒有什麼安全感。

    她就不信自己有了孩子,墨御執行任務的時候會不掂量掂量。

    再說,墨家爺爺每一次那欲言又止的樣子唯一也知道是因爲什麼,只不過每一次都被墨奶奶瞪回去了。

    那些人對自己那麼好,唯一又怎麼看見讓她們失望。

    “就這樣辦了,我會盡快着手去辦的。”蜜月寶寶,似乎真是很不錯。

    “小一一辦事情真是爽快?”這樣算來,自己的兒媳婦很快就有着落了。

    “走吧,我們先去海邊休息一下,看一下海景。”唯一拉着人,朝着自己的目的地去。

    現在游泳時人比較多,唯一看着那些身材超級棒的人,自己都覺得很有福氣了。

    還有一些人在沙灘上打排球,路易斯去給雪莉安好搖椅,還有遮陽傘,在給雪莉準備了一杯果汁。

    讓她躺在上面,自己也躺在她的身邊。

    唯一這邊,墨御打理好一切之後,直接就抱着自己的老婆躺在一起。

    唯一手裏抱着一個冰鎮西瓜,還有一個勺子。

    “知我者,墨御也”唯一拿起勺子就開始舀了一大口西瓜放進嘴裏,舒服的眼睛都眯起來。

    “好吃麼”墨御緊緊的自己的老婆,這一刻在自己懷裏的感覺簡直就是踏實。

    “還不錯,你試一口”唯一舀了一勺給墨御。

    唯一親自動手喂的東西,墨御自然是非常欣喜的。

    張開嘴巴就直接吃了下去,生怕唯一反悔似的。

    “你看看人家那些人,也都是老公親自陪着來的,哪有我這樣苦逼?”唯一示意墨御看着前方玩耍的那些人。

    墨御眼珠子都不動的,眼神一直就放在唯一的臉上。

    那些人又怎麼可能比得過自己懷裏的人,特別是有時候生氣的樣子,很生動。

    嘴裏吃的東西,臉頰兩邊鼓鼓的,就好象那小倉鼠一樣,很可愛,讓人覺得憐愛。

    墨御忍不住,直接一口親上去了。

    “人多,注意影響”唯一朝着周圍看看,見沒有一個人把眼光放在自己身上,才鬆了一口氣。

    “怕什麼,我是你老公,你是我老婆,我們開始合法的,別說沒看見,就是看見了,哪又怎麼樣,我們又不違法?”

    墨御說的冠冕堂皇,他不但想親,還想要在親一口。

    想完還真的就行動了,按着唯一親了幾口。

    “臥槽,你就不會知道低調兩個字怎麼寫是不是!”唯一手裏抱着西瓜空不出任何手來收拾墨御。

    “沒事的,沒人會注意我們”來這裏都是度假的情侶,現在玩的正嗨。

    有誰會去注意別人夫妻兩個的親密舉止。

    即使看見了,也會裝作無視的。

    “大白天的,即使沒人看見,我們也應該低調!”唯一聽見墨御的話倒也沒在糾結。

    “話說,那些女的身材真的不錯,你看那女的胸,起碼D罩杯,她應該也是和老公一起來的,不過,你看那圍在她身邊那虎視眈眈的幾個人。”

    “並且那是什麼梗,你看看,那個女的有意無意之間流露出來的動作,嘖嘖嘖,明目張膽的挑逗啊?”

    唯一看着那些行爲動作都特別大膽的人,眼裏全是興奮的光芒。

    而墨御就有一些無奈了,這小祖宗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也是女人啊!

    這樣色迷迷的盯着另外一個女的看,真的不怕人家有什麼想法麼?

    “你就不能安安靜靜的看着,非要去點評一番是不是?”墨御揉了揉唯一的頭髮,就不能乖巧一點。

    “可是那些女的身材真的很火爆,老公,你快看啊?”唯一覺得,難怪很多人喜歡來沙灘上豔遇。

    特麼的,什麼人都有好不好,看着那些人,唯一覺得自己真的辣雞了。

    就這樣肆無忌憚的抱起來就開始熱吻的,還有那手,那手……。

    正看得津津有味的唯一眼前突然一黑,轉過頭看着人。

    墨御的臉色有些漆黑,“老婆,你看那裏呢?”

    聽着墨御那咬牙切齒的聲音,唯一掩飾不住的笑意。

    “聲明一下,我是看女的,我對男的,很少有感興趣的!”

    早些年要是有這些興趣,指不定後來都沒有墨御什麼事情了?

    因爲唯一是屬於那種比較忠誠的人,一旦愛上一個人,那麼一輩子就是這個人。

    沈唯一的字典裏只有喪夫,沒有離婚。

    “女的也不行?老婆!”墨御捧着人的臉頰,唯一覺得這一分鐘有些煽情了。

    “老婆!”墨御再一次喊了一聲,希望得到唯一的回答。

    “你說,我聽着”唯一覺得自己無奈了,他們兩個人誰纔是年齡小的那個人啊!

    墨御這樣溫柔而又寵溺的樣子,簡直就是犯規啊!

    “老婆,只看我好不好,那些人哪裏有我好看?”

    說他佔有慾強也好,強勢也罷,反正無論男女,他都不希望唯一那眼光投注在哪些人身上。

    他很喜歡唯一專心致志地看着自己,眼裏全是自己影子的模樣。

    “老男人,你這是在撒嬌哦?”唯一忍不住喃喃開口。

    墨御湊過去,自己的臉頰磨蹭着唯一嫩滑的臉頰,享受的眯起了眼睛。

    “嗯!”墨御輕聲答應。

    “我很喜歡”唯一聲音裏有着很明顯的笑意。

    “那不看了?”墨御問道。

    “不看了,不看了,家裏有一個醋罈子,誰還敢向外發展啊?嘻嘻嘻”唯一在墨御的頸部蹭了蹭。

    “聽話,啵,獎勵你的。”趁機吃虧口豆腐,墨御也滿足了。

    “等你退伍了,我們就到處走一走,吃遍世界各地的美食?還有玩遍千山萬水,當然,前提是,我們的熊孩子有自理的能力?”

    墨御退伍起碼還有十多年,這樣算算,那時候自己的熊孩子確實可以照顧自己了。

    “對呀,委屈我老婆了。”還有十多年呢?多少個日日夜夜一個人的等待?

    “老婆,真的很抱歉,不能一直陪在你的身邊,還要你爲我擔驚受怕?”墨御吹着海風,看自己懷裏的人,有些感嘆。

    無論怎麼樣,都是自己委屈這個小祖宗了。

    “沒關係的,自從嫁給你之後,就有心理準備了?”軍戀從來都是不容易的。

    頂得住今天的誘惑,才能得到明天的幸福,這點時間,沈唯一還是等得起的。

    “我有時候都在想我上輩子是不是做了什麼拯救銀河的好事情,今生纔會遇見對我那麼好的你?”

    唯一靠在墨御的胸口,深吸幾口屬於這個老男人的味道。

    ------題外話------

    蜜月還有兩章就結束了,墨御會帶着唯一去意大利司家,AK正式進入A市的舞臺了,至於AK的幕後之人,咳咳咳,保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