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4 那些年,聊過的姿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4 那些年,聊過的姿勢字體大小: A+
     

    “大哥,計算機幾級啊。”爲什麼這些她在網上查不到。

    “祕密,不過聽說這位AK的首席執行總裁是一位長得比女人還美的的男人,另外一位還有着同樣權利的是一位據說長得非常美麗的女人。”

    “所以說,AK這兩位頂端人物,還是很令人期待的。”任飛揚想起資料上的那些開始侃侃而談。

    “看來你對於這些美好的事物都非常瞭如指掌啊?”林初夏煞有其事的點點頭。

    “你可別誤會,我只是看過一點資料”任飛揚連忙解釋。

    就怕林初夏這個攪屎棍把這亂七八糟的想一下再去給白薔薇吐槽。

    “沒關係啊,美女麼,誰不愛,我都是非常喜歡的。”林初夏表示自己很理解。

    任飛揚眼角抽了抽,這都是些什麼奇葩。

    “不過你也別擔心,這樣強硬的手段有時候不是什麼好事情,至少有些人容不下它。”

    A市那幾家怎麼可能就這樣讓一個外來的人逼得節節敗退,肯定還有後招。

    “不傻麼,比你那個哥哥不知道強多少倍?”林初夏誇讚道,這點任飛揚平時看起來是很紈絝。

    可是分析事情眼見什麼的卻比任尹好得多。

    “我們不一樣”任飛揚從來都覺得自己和任尹不一樣,雖然兩個人是一個爹生的,可是流着不同媽的血。

    “確實不一樣,我看出來了”林初夏拿起自己手裏的奶茶,現在對於這個紈絝子纔有一些改觀了。

    “來,喝一點牛奶”任飛揚從自己的購物袋裏拿出一瓶紅棗牛奶遞給白薔薇。

    自從懷孕之後白薔薇的臉色一直都不太好,現在才稍稍紅潤一點。

    白薔薇悄無聲息的拿過牛奶一句話都沒說。

    任飛揚也不覺得尷尬,依舊自顧自的說着。

    “還有就是感覺這個AK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感覺有些針對墨家啊。”拿出一塊口香糖,放進嘴裏。

    “吃你的東西,給我閉嘴”白薔薇聽到這裏才忍不住開口。

    “好”任飛揚露出一口大白牙,傻兮兮的笑着。

    “你們先玩吧,我先走了。”顧悠悠站起來,往外面走去。

    “去哪裏啊?這樣着急”林初夏出聲喊着人。

    “去看看子芩啊,他已經加班很多天了”顧悠悠聲音越來越遠。

    可是幾個人還是聽見了,林初夏見怪不怪。

    就是白薔薇也沒什麼動作,就只有任飛揚看着白薔薇的背影。

    沈唯一這幾個朋友,以後一定是她最大的助力。

    任飛揚覺得,未來幾年之內,有些人會上來的。

    顧悠悠出去之後去祥雲館哪裏買了一點菜色,才匆匆的往着墨氏走去。

    現在顧悠悠來墨氏已經不需要什麼預約了,現在基本上全公司的人都知道,這個人是她們總裁的小女朋友。

    “顧小姐,是不是的找總裁啊”那個前臺小姐看見顧悠悠,熱情的打招呼。

    “對呀,現在忙着讀書,幾天沒來了。”

    也許是因爲同齡人,顧悠悠對於這位熱情的人還是很禮貌的。

    “是不是來給總裁送飯”前臺小姐看着顧悠悠的眼神有些曖昧。

    “咳咳咳,知道就好,我們低調,我先上去了,你們忙,就不打擾你們工作了”顧悠悠說完朝着一邊的總裁電梯走過去。

    前臺小姐看着那個算落荒而逃的人也笑得很愉悅。

    顧悠悠乘坐總裁專用電梯直接上了頂層,去到墨子芩的辦公室。

    “叩叩叩。”也怕墨子芩在忙,顧悠悠進去之前還是先敲門。

    墨子芩確實在忙,熬的黑眼圈都出來了。

    聽見敲門聲音還以爲是王助理,“有什麼事情,直接進來。”

    顧悠悠打開房門,先進去一個腦袋,看着那專心致志在電腦前忙活的人。

    特別是那個明顯的黑眼圈,顧悠悠頓時覺得心疼了,這墨子芩一直就是風度翩翩的,什麼時候這樣不顧及自己儀容了。

    墨子芩皺起眉頭,門開了爲什麼沒聲音。

    擡起頭看着進來的人,原本打算說出口的話題就這樣嚥下去了。

    墨子芩站起來,走到顧悠悠的身邊。

    “怎麼來了,今天下午沒課麼?”墨子芩看着人,真的非常高興。

    顧悠悠走過去,把買給墨子芩的飯菜放在桌子上。

    “這是……你的慰問麼?”墨子芩摟着人,聞着獨屬於顧悠悠身上的那淡淡的茉莉香味。

    抱着人臉頰埋在顧悠悠的肩膀上,隨着墨子芩那呼出來的熱氣。

    顧悠悠覺得自己的脖子特別癢,可是又不敢亂動。

    纖細的手指撫着墨子芩的頭髮,墨子芩的頭髮修理的很規整,摸着有些扎手。

    “是不是很累,累了就休息吧”這些年一直都是墨子芩在打理這些家業,一個人確實很累的。

    墨家的家業本來就大,墨子芩真的很厲害了,一個人處理的井井有條的。

    可是人們都只是看着那個人前光鮮亮麗高高在上的墨家大公子,卻不知道那個半夜累的已經找不到人傾述的男人。

    付出多少就會回報多少,有多少人知道站在頂端這種高處不勝寒和步步爲營的煎熬。

    “不累,我老婆陪着我呢?一點都不累”靠着顧悠悠這瘦弱的肩膀上,突然覺得整個世界都安寧了。

    沒有那些喧囂和煩惱了,也沒有哪堆積如山的文件需要處理。

    就只有兩個人,就只有墨子芩和顧悠悠。

    “傻,怎麼就一個人死扛着”這個人簡直就是太傻了。

    “都是一家人,沒什麼傻不傻的,我不做現在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勝任”墨子芩放開顧悠悠,恢復之前溫潤儒雅的形象。

    “看看我老婆給我帶什麼好吃的,最近確實飲食不規律,我老婆簡直就是太體貼了。”

    墨子芩打開顧悠悠帶來的那些保溫盒,嘴角始終帶着笑意。

    “誰是你老婆,說什麼話呢?”顧悠悠有些不好意思了,這個人能不能好好端着自己一派的君子形象。

    而不是現在這個無賴,簡直就是沒臉沒皮的。

    “你就是我老婆啊,我老婆顧悠悠啊,怎麼?你現在害羞了,來不及了。”

    墨子芩沒有絲毫害羞的,墨家教出來的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

    論是什麼樣的性格,都有一個特性,那就是臉皮厚。

    “你就不能矜持一點”顧悠悠看着自家大叔,覺得即可憐又可恨。

    “悠悠。”

    每當顧悠悠聽到自己的名字從墨子芩那溫柔而磁性的嘴裏脫口而出的時候,就感覺自己整個身子都是酥的。

    這大叔簡直就是太犯規了。

    “快吃飯”顧悠悠的臉頰有些紅,低下頭不好意思看人。

    “呵呵呵”墨子芩看着人羞澀的樣子忍不住悶笑。

    “笑什麼笑,快吃飯”顧悠悠擡起頭爆紅着一張臉有些惱羞成怒。

    “好好好,不說,不說”墨子芩開始吃顧悠悠給自己買的菜。

    兩個人相處的也有一些日子了,對於彼此的一些小細節自然非常清楚的。

    就比如,其實墨子芩不吃肉,喜歡清淡一點的。

    “我知道你對於肉食這一塊不太喜歡,可是還是需要補充一點,這個還是比較營養的,你最近本來就經常熬夜。”

    顧悠悠把自己面前的雞湯端給墨子芩。

    墨子芩這一次倒是沒拒絕,拿起勺子開始品嚐起來。

    “味道還不錯”墨子芩誇獎,顧悠悠還是很走心的。

    “你這身體自己也不注意,加班也是每日每夜的,那個AK真的有這麼厲害”墨子芩的能力顧悠悠還是知道的。

    能把他逼到這個境地的人並不多。

    “就是有些棘手,但是還是能應付”墨子芩放下碗,再吃一些菜。

    “AK到底什麼開頭啊,墨叔叔”顧悠悠看着墨子芩很擔心。

    “別擔心,不會有事的,這位AK的總裁據說很神祕,沒有任何人見過,但是一來便這樣大張旗鼓,還是有些高調了。”

    墨子芩摩擦着自己手上的碗,眼裏有着深沉。

    “聽說是位人妖。”顧悠悠對於把墨子芩逼得這樣辛苦的人,怎麼都不待見。

    可不就是人妖,因爲長得比女人還美,當時應該找那個任飛揚要照片的。

    任飛揚這樣說,一定就是看過人家照片的。

    “你怎麼知道?”墨子芩對於顧悠悠口中的人妖兩個字倒是覺得有些新鮮了。

    “我朋友說的,據說長得比女的還要美上幾分。”顧悠悠沒什麼隱瞞的。

    “你那朋友消息可真是靈通”因爲到目前爲止,被爲難的不是一兩家公司,而是很多。

    所以很多的人對於這位AK的首席執行總裁很好奇,很想看看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

    可是誰也沒有挖到什麼比較突出的祕密,因爲資料都是一致的。

    “那種紈絝子我都不知道他怎麼做到的,應該電腦方面很厲害”顧悠悠想起任飛揚止不住有些好笑。

    “墨夫人,你先生還在這裏,你就想着別的男人真的好嗎?”說完淬不及防的在顧悠悠的耳垂上咬了一口。

    “還能不能好好說話,那個人現在正在追我那個朋友呢?我和人家八杆子打不着一塊去。”

    再說任飛揚那樣壞壞小子的類型並不是自己喜歡的。

    自己更喜歡墨子芩這樣擁有成熟魅力的男人。

    因爲這樣的人給她的安全感才足夠。

    “你這幾個朋友桃花運倒是不錯”只不過桃花基本上都在在周圍。

    “唉,說起來也挺無奈的,你知道麼,追求我閨蜜那個男人是我閨蜜上一任男朋友同父異母的親弟弟,世界那麼大,果然就是無奇不有。”

    “不過依我看這個弟弟比那個哥哥有手段多了。”

    對於任飛揚,若不是任尹的原因,其實客觀感覺還是不錯的。

    “這樣以後會不會尷尬,你那個朋友怎麼想?”墨子芩倒不覺得很奇怪,處於這個位置這麼多年,什麼沒見過。

    “沒什麼想法,現在感覺就是心如死灰,不過那個男的倒是厲害,簡直就是死纏爛打。”

    顧悠悠還是覺得,兩個人走到最後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你呀,就別擔心那些呀,好好像弟妹學習。”

    唯一就是一個生活很規律的人,上班不想私事,私事不提上班。

    什麼事情都分得清清楚楚的,工作起來狂,玩起來也嗨。

    “對呀,你看見她發的朋友圈沒有,可有意思了,感覺墨御很有心啊?”顧悠悠眼裏還有一絲嚮往。

    墨子芩看見了,輕笑,拉着他的手指,“等我不忙了,就帶你去還不好。”

    顧悠悠點頭,她也很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對了,你讓弟妹注意一下,最近那些人很不安分,可能會把矛頭指向沈氏。”

    很多公司都已經陸續被收購,這手筆是真的大。

    “好的,我會提醒她注意的”顧悠悠點頭。

    “嗯,走吧,陪我一起去辦文件,我一個人真的很沒勁”要是有這個人在身邊比較有感覺。

    “我在你身邊,你確定你會安心工作”顧悠悠挑眉,不知道想到什麼有些好笑。

    “那可不,我現在你不在我的身邊,幹什麼都提不起興致,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墨子芩的手指輕輕的撓了撓顧悠悠的手心,有些挑逗的意味。

    “大叔,你就不能正經一點”顧悠悠害羞了,爲什麼這人就這樣喜歡逗弄自己。

    “好了好了,我們先去辦公”墨子芩心情很好的拉着人朝着辦公桌走去。

    ——

    “老公,我快要累成狗了”唯一彎着自己的身子,一臉的頹廢。

    墨御看着人那個比較幽默的姿勢,連忙去扶着人,就怕人跌倒。

    “老婆,你這樣不注意形象真的好麼?”墨御看着直接就掛在自己身上的人很無語。

    “我走不起了,不想走啊,我的腳都不是我自己的了”還好沒有裝逼的去穿什麼高跟鞋。

    不然現在唯一隻想光着腳,那樣會很丟人。

    “我剛剛說坐觀光車回去,你也可以和雪莉一起,可是你就是不,現在好了,知道苦頭了。”

    墨御把人摟在自己的懷裏,看着那潮紅的臉蛋也很心疼。

    “人家雪莉有身孕,需要更多的休息,而我不一樣,身強體壯的,去坐什麼車子。”

    “還有就是,我看着路邊那些葵花田,整個人都是盪漾的,現在想想,累一點也是值得的。”

    唯一想起那邊葵花海,臉上露出笑意。

    “真有那麼好看?”只是唯一自己喜歡,墨御感覺自己沒什麼感觸。

    “可美了,要不是因爲怕走回來時間會晚,我還想多玩一下,那樣的風景我們A市沒有啊?”

    唯一摟着人,抱得緊緊的,開始給墨御說着。

    “你呀,貪玩還不是自己受罪。”墨御蹲下來。

    “上來,我揹着你走。”墨御看了那走的快要虛脫的人直接無法。

    “老公,多麼深沉的愛”唯一可就高興了,直接衝到墨御的背上,緊緊的摟着他的脖子。

    “我什麼時候對你的愛不深沉,特別是在牀上的時候,深沉不深沉你難道不知道。”

    揹着人,慢悠悠的走在沙灘上,墨御倒是有了開玩笑的心思。

    “老男人,你整天腦子裏面就是黃色思想,我那麼純潔的一個人,你能不能不要帶壞我。”

    唯一拍打了一下墨御的背,有些惱羞成怒。

    就不能好好說話麼,非要拿牀上那點事情說話。

    “老婆,不管你承認不承認,我都是被你帶壞的,上一次誰說的什麼六九式,還有什麼騎乘式?”

    “老婆,我還有一些地方不瞭解,有時間我們好好溝通一下?”墨御偏過頭看着自己背上的人。

    “滾蛋,誰要和你討論那些啊?”說起來就來氣,不就是那天自己一個人在書房和林初夏開玩笑開到這裏。

    結果自己爲了證明自己真的很行,百般重複幾個姿勢,就被這貨聽見了。

    現在倒是拿來打趣自己了。

    “沒事的,即使你真的不會也不打緊,有時間我們一起研究?”

    墨御當然知道,當時唯一隻是逞能,可是就是忍不住打趣她。

    “滾蛋,一天就想着那些事情,年紀輕輕的,不怕自己身體被掏空麼,到時候就是腎寶都救不了你。”

    唯一看着人裸露在外的肌膚,恨得差不多一口咬上去。

    “你在懷疑老公的能力”墨御的手掌有些用力。

    “疼,放手,快點放手”這貨到底知道不知道什麼叫羞恥啊。

    “哼,下次再這樣懷疑你老公的能力,大可以牀上試試,老公一直等着機會大展雄風呢?”墨御說的意有所指。

    感受到揪着自己屁股的手掌鬆開了,唯一才鬆一口氣。

    這死男人也真是太計較了,不就是開一個玩笑。

    “我哪裏敢懷疑你的能力”唯一有些黑線,這沒懷疑之前就能把自己做暈過去。

    這懷疑了之後是不是會把自己做醒過來,算了,那麼痛的領悟,自己還是不要逞一時口舌之快。

    “累了就快點休息,別再撩拔我了”墨御拍拍人的屁股。

    “你確定是我撩拔你,而不是你現在有意無意總想着吃我的豆腐?”

    這種得了好處還買乖的是不是應該直接掐死。

    “你在我身邊,那就是最好的撩拔。”墨御偏過頭,用大腦袋蹭了一下唯一的小腦袋。

    “嗯哼,無異於與衆不同,怎奈何品味出衆,沒錯,我就是醬紫有魅力。”唯一很自戀的說道。

    “對對對,魅力無限啊。”墨御跟着附和。

    說到自己的優點,唯一就開始停不下來了,一直在何人說。

    兩個人倒是一路嘻嘻哈哈的走回酒店。

    晚飯唯一已經熱得不想吃了,抱着一個冰鎮西瓜,開始享受生活。

    自己吃一口,就開始喂墨御一口,唯一也難得沒看財經,開始看哪些偶像劇。

    “難怪都說八點檔的偶像劇很是催人淚下,現在看看,演的和真的一樣,簡直就是太有感覺了。”

    唯一看着電視,自己眼眶也有些紅,看來還是自己入戲太深。

    “淚點在哪裏?”墨御實在不清楚有什麼地方會覺得受不了想要哭的。

    “我玻璃心行不行”唯一抽出一張紙,擦了擦眼淚。

    “特喵的,以前還覺得挺傻缺的,現在覺得自己纔是最傻缺,最沒有藥救的那一個。”

    眨了兩下眼睛,倒也看不出是哭過得了。

    “別傷心了,沒什麼好哭的”墨御抱着人心裏很好笑。

    在什麼樣也只是一個孩子,一個會哭會鬧的孩子。

    “不準在心底笑我?”唯一看着墨御,這貨肯定在心底裏笑翻了。

    “沒笑啊?”墨御冷這一張面。

    只是眼底的笑意沒什麼說服力,讓唯一更加氣憤了。

    擡起自己的手指就去掐住墨御的脖子,墨御也被這一個動作壓倒在身後的沙發上。

    唯一騎在某人的小腹上,掐着人的脖子,臉上有些得瑟。

    “說,以後還敢笑我麼,快說”唯一根本就沒有用什麼力氣,因爲完全就是在和墨御開玩笑。

    可是這一直在墨御身上磨磨蹭蹭的,沒事也會搞出事情來。

    “別動了,別再亂動”今天唯一也走的很久了,墨御沒打算鬧她。

    可是這死丫頭就不能理解一個正處於血氣方剛的年齡的男人。

    並且還是一個經常和自己老婆不見面的男人。

    唯一現在正在氣頭上,肯定不會就這樣放手的,自然也沒有聽見墨御聲音裏面的壓抑。

    要不然也不會再繼續這樣在人的身上煽風點火了。

    “我不,我就不。”唯一看着人模樣高傲極了。

    “快下來”墨御牙齒緊緊的咬在一起,額頭上的青筋都有一些爆起了。

    可是唯一現在就屬於那種反應慢半拍的。

    “不下來,今天我們把問題說清楚”唯一掐着人的脖子臉上全是微笑。

    “真的不下來是不是”墨御努力壓制自己的渴望,可是這死丫頭怎麼都不領情。

    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氣了。

    “你想幹什麼”看着墨御的眼神,唯一似乎明白了什麼,臉上有些僵硬。

    墨御直起身子,把唯一壓在自己那不可描述的地方。

    唯一這下臉上直接僵硬了,這特麼都是鬧什麼啊,剛剛爲什麼還那樣作死。

    “老公,我們休息吧”唯一現在坐在那裏真的很尷尬啊。

    “老婆,長夜漫漫,無心睡眠,我們就來運動一下。”

    說完也不管唯一願意不願意,就開始脫唯一的衣服。

    “老公,我們商量一下,要不然還是改天再做吧,今天再累了,沒力氣。”唯一現在簡直就是欲哭無淚啊。

    “沒事,你躺着享受就好,我來動”墨御抱着人,朝着兩個人的牀邊走去。

    不再給唯一什麼機會,就像別人說的,這不作死就不會死。

    作死就要死的不能再死,這是這一晚唯一深刻體驗到的。

    墨御也身體力行得告訴他,自己有多飢渴。

    很深刻的理解那種做暈過去後做醒過的感覺。

    其實有時候一夜七次郎真的不算什麼,就怕那種一次特麼一兩個小時的,那就悲劇了。

    天要矇矇亮的時候,唯一悠悠轉醒,看着還在自己身上動作的人,真的很想一腳把踢一下去。

    “你醒了,老婆。”墨御看着人,眼裏很興奮。

    唯一是一根手指頭都不想動,“現在什麼時辰了。”

    聲音很嘶啞,上半夜的時候身上這貨一直在逼自己尖叫,最後的結果就是,嗓子都叫啞了。

    “五點半了?”墨御看自己身下無精打采的人,卻怎麼樣都停不下來。

    “老婆,在喊一句墨爸爸,在喊一句”墨御還在死不要臉的要求。

    “去你的”唯一氣憤了,這個人昨晚也是這樣說的,喊一句墨爸爸會放過自己。

    可是喊了無數次,墨御也只是口頭上的應付自己。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自己嗓音的原因,那句墨爸爸喊出來確實一些勾人。

    大晚上的他直接就是更加興奮了。

    “最後喊一句,我這是最後一次,在喊一次”墨御覺得和自己媳婦在牀上玩一些小情趣還是可以的。

    就比如她平時嘴裏的那句墨爸爸,平時自己倒是覺得沒什麼。

    可是昨晚在兩個人興致都比較高昂的情況下,唯一的那句墨爸爸,讓墨御興奮時停不下來。

    “你不說我就一直做。”這樣最好了,又有理由和自己老婆在一起滾牀單了。

    “墨御,你狠,你特麼就不怕以後上不了我的牀。”這丫的,簡直就是不知魘足啊。

    可憐自己的小蠻腰啊,現在感覺都不是自己的了。

    “老婆,你是喊呢還是不喊呢?”墨御捧着人的臉頰,聲音有些魅惑。

    唯一眨眨眼間,感受到某人之間突然更加猛烈的攻擊。

    “墨……墨……爸爸”現在這個節骨眼上,還是先向惡勢力低頭。

    “老婆,老婆,我最喜歡你了,最愛你了”墨御滿足了,也加快自己的動作,滿足之後匍匐在唯一的身上不動了。

    “你特麼事都辦完了,爲什麼還不出來。”

    唯一真的快要突破自己的底線了,這人爲什麼這樣喜歡刷她的三觀。

    “裏面舒服,不想出來”這是墨御做的最任性的一次了。

    並且在做完之後還不想出來的。

    “快點出來,不然我生氣了”反正唯一覺得自己不能接受。

    “你在不閉上眼睛睡覺,我們就繼續開始做。”墨御睜開眼睛看着唯一。

    “墨御,你這個沒有節操的老男人,你特麼別想有下次。做夢”唯一氣的掄起拳頭就開始揍人。

    “老婆,你確定要繼續動。”墨御不生氣,他一點都不生氣,因爲現在是他佔便宜。

    “出來,在不出來我生氣了?”唯一看着人很堅持。

    這特麼完全就是挑戰她的底線,最重要的就是這個老男人很喜歡得寸進尺,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

    “好好好,別生氣了,我出來,出來還不行麼?”墨御很遺憾沒能在裏面呆很久的時間。

    “動作麻溜一點,我困死了,想要睡覺。”唯一打了一個哈欠。

    墨御還是很識趣的把自己退出來了,之後就站起來去衛生間。

    別誤會,他只是去放水,放好之後就來把某個睡得迷迷糊糊的人抱起去給她把身體清理了。

    還抽了一個空把那些凌亂不堪的牀單換了。

    洗了一個澡,唯一覺得簡直就是太舒服了,沒有之前那個溼嗒嗒的粘膩感,現在很清爽。

    和墨御窩在一起,很快就進入夢鄉,由於墨御的不知魘足,這一覺唯一睡到了中午十二點。

    窗簾遮住了陽光,屋內黑漆漆的一片,唯一摸了摸自己的身旁,早就冰涼一片。

    雙手撐着牀坐起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纔算滿意。

    裸睡什麼的,真的不適合她,更何況還是和墨御裸睡,擦槍走火的可能性實在是太大了。

    “嘶”纔剛剛準備下牀,唯一連忙捂着自己的腰部。

    疼死他了,“這該死的老男人,特喵的,未來的日子你還是禁慾吧?”

    老公太囂張,小腰吃不消啊。

    可是唯一也不想想,欠下來的總是要還得。

    反正是分期付款還是一次性付清,都得看她自己了。

    捂着自己痠疼的腰肢,唯一去找衣服換上,在衛生間裏面洗漱好之後纔去客廳。

    纔剛剛打開房門,看着在客廳裏面正在談話的人。

    唯一現在最想要做的,無非就是找一個地洞鑽下來。

    “小一一,早上好。”雪莉轉過頭很熱情的給唯一打招呼。

    原本想悄無聲息關上門裝死的唯一臉上露出一個溫和卻有些僵硬的笑容。

    “雪莉,你們好早,吃東西了沒有?”唯一打起精神,咬着牙齒,裝作若無其事的走過去。

    總不可能在人家面前還是扶着自己的腰,傻子都知道你昨晚幹了什麼。

    順便腕了那個現在似乎心情很好的罪魁禍首一眼。

    “一一寶貝兒,現在不早了,午飯都吃過了,話說,你的聲音似乎聽起來有些滄桑啊。”

    聽着唯一那個嘶啞的聲音,雪莉還是找了一個比較委婉的詞語來形容。

    “咳咳咳,這不是昨晚沒睡好,再說海邊的溫差有點大,有些感冒了?”唯一連忙找了一個比較好的託辭。

    “海邊溫差確實變化非常大,唯一寶貝兒,要不去我哪裏拿一點藥過來,吃一點再好好休息,明天我們一起出去玩。”

    唯一這個樣子哪裏還是愉快的玩耍,走兩步都是痠疼的和不要不要噠。

    “對呀,今天休息,明天再去玩?”實在是提不起任何精力了。

    “在這裏也無聊,不如我們來打麻將嗎?”雪莉提議道。

    唯一坐在墨御的身邊,墨御伸出手指摟着唯一,讓她靠在自己身上。

    放在她腰部的大手開始有規律的給她按摩起來。

    唯一感覺,那溫熱的大掌似乎解除了自己那痠疼的感覺。

    一時間再也沒拒絕,拒絕之後難受的還不是自己,又不是傻。

    “你也會玩那個”唯一表示很好奇。

    “我當初學習過,但是玩的不是很好。”當年在華夏學習的。

    “那好吧,我們吃一點點東西,就玩牌吧?”雪莉應該很早就來等自己了。

    不可能拒絕人家的。

    “好啊,走吧,一起起吃東西。”即使之前吃了,可是孕婦餓得快,再說,也想和小一一一起吃飯。

    唯一爲了自己的走姿看起來更加正常,一直都是挽着墨御的,把重心放在這個老男人身上。

    找了一個可以臨近看海的地方,男人對於吃得一向沒什麼要求,可是女的就比較挑了。

    “一一寶貝兒,你喜歡吃什麼?”雪莉湊過來看着唯一。

    “我對於吃得倒是不挑剔,你喜歡什麼?”唯一也詢問人,雪莉雖然很平易近人。

    可是從平時的穿着談吐以及行爲舉止都看得出來,也屬於那種非富即貴的。

    “那我們試試他家的這個菲利牛排吧,聽說很不錯,我們嘗試一下。”雪莉也不知道唯一吃的習慣不。

    “可以啊?西餐也很不錯的。”唯一答應。

    偏過頭看着自家身邊的老公開口道:“老公,你吃的習慣不?”

    因爲自從兩個人在一起以來,就沒吃過什麼西餐,也不知道墨御是不是喜歡的。

    “我不挑剔的”對於自家小老婆這樣體貼的行文,墨御很受用,看着人臉上全是柔和的笑意。

    “那就這樣決定了,你們要幾分熟的。”

    “五分”夫妻倆異口同聲地回答。

    “那我們八分。”點完餐之後爲以後開始和雪莉交談起來。

    這讓兩個大男人就有些鬱悶了。

    直到吃的上桌子。

    “這醉蝦和清蒸魚都不錯,雪莉,你多吃一點。”唯一用公筷給雪莉夾了一塊魚肉。

    “謝謝,謝謝。”雪莉很喜歡唯一的親近,讓人很舒服。

    “老婆,我也很喜歡吃魚。”唯一纔剛剛爲雪莉夾完菜,墨御的聲音便幽幽的響起來,唯一眨了眨眼睛。

    “撲哧”雪莉紫色的雙眸裏盛滿笑意,這小一一的老公簡直就是一個醋罈子。

    不就是爲自己夾菜麼,還這樣斤斤計較的,不過還是很有愛的。

    唯一看着雪莉娜燦爛的笑容,有些尷尬,轉過頭使勁瞪了墨御兩眼。

    特喵的,爲了吃的是不是可以臉皮都不要了。

    可是還是拿起自己的筷子給墨御夾了一塊三黃雞。

    墨御對於魚肉不是很愛好,相反對於雞鴨之類的,倒是很情有獨鍾。

    看着自己碗裏色澤很好,讓人很有食慾的雞肉,墨御覺得自己圓滿了。

    拿起自己的筷子就開始吃起來。

    “這三黃雞其實不錯,路易斯先生可以試試。”

    唯一看着一邊始終一聲不響的人最終還是禮貌的問出口。

    “嗯”路易斯看着唯一,很冷淡的應了一聲。

    “你別往心裏去,他就是性格比較冷淡,其實很好相處的。”

    雪莉說這句話,唯一完全不信的,那個路易斯除了雪莉之外,基本上就沒給過誰好臉色。

    其實路易斯這樣的男人應該很有女人緣的,每一次幾個人一起出去,看着那些人眼神盯在他身上拔都拔不出來的模樣就知道。

    路易斯身上,用唯一的話來說就是,很有那個貴族的氣息,舉止什麼的有時候比她這個女的還要注意和優雅。

    就比如現在,那人切牛排和爵嚼的動作,都是令人非常欣賞的。

    特別是周圍那些投注在路易斯身上的目光,還有那眼底隱隱的仰慕,唯一看看自家這一位,很不厚道的笑了。

    招蜂引蝴是最無奈的,因爲打發起來是真的很尷尬。

    墨御也不是就沒人覬覦,而是那身上給人的感覺太過冷厲了。

    同樣都是男人,肯定是路易斯這樣看着淡然的人更受歡迎了。

    “你家路易斯,嘖嘖嘖,很受歡迎啊?”這話就是純碎打趣雪莉的。

    雪莉看都沒看周圍一眼,完全不在乎。

    “沒事的,我允許她們覬覦”在她們國家,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覬覦。

    可是到現在爲止,也沒有那一個把她取而代之。

    “你這態度,我很喜歡”簡直就是要有自信了。

    “有時候,喜歡了就好了,有些人就是喜歡刷存在感,看不見別人好。”

    說起這裏雪莉不知道想到什麼,整個人身上的氣質發生了翻天覆地是變化。

    唯一眼裏閃過一抹沉思,倒也沒說什麼。

    ------題外話------

    寶寶們,我打算做一個活動,感謝你們一直以來的支持,活動內容明天附上,一般都是留言獲取瀟湘幣的,嘻嘻嘻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