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93 難道是雙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93 難道是雙生?字體大小: A+
     

    “我與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的,你們爲什麼一個一個都恨不得我死,說,誰派你來的。”

    唯一眼神緊緊的盯着人,以便對方有什麼動作好即使應對。

    女子依舊沒說一句話,拿着匕首朝着唯一走過去。

    走到離唯一三米遠的地方,氣勢就開始凌厲起來,動作矯捷的朝着唯一飛撲而去。

    唯一連忙讓開,看着那深陷在桌子裏三分的匕首。

    唯一有手指有一絲顫抖,這要是在自己身上,現在就是一個血窟窿。

    女子見沒有擊中,又開始發動攻擊。

    唯一拿着手裏尖銳的簪子和人打起來,可是這人很明顯的和之前那些人不在一個檔次。

    唯一幾次三番的差點中刀子。

    女子看着遲遲攻不下,眼裏有一絲陰霾。

    她知道,必須儘快殺了這個人,要不然一會兒那些人來了,她是不可能出的去的。

    唯一看着門的方向,再看了人一眼。

    看着人再次朝着自己撲過來,唯一便開始有意的把人往門那邊引。

    那樣還有一絲活命的機會,現在叫救命也沒有用,有可能反而會更加刺激這個人。

    她要是感受的生命被威脅,只會想方設法更快的擊殺自己。

    顯然女子是一個老手,很快就知道了唯一的想法,更加狠厲的對付人。

    唯一被女子一掌打在手臂上,手一麻,手裏的簪子掉落。

    見此,手裏的匕首便直接朝着唯一的脖子而去,唯一偏過頭,幾絲髮絲悠然的飄落。

    而帶着化妝師來的墨御看着周圍怎麼看都不對勁,這些地方應該安排了守衛,可是爲什麼一個人都沒有。

    想到這裏,連後面的人也顧不上,飛快的朝着唯一的方向而去。

    很可能有人故意引開守衛,目的就是擊殺唯一,墨御覺得自己的心臟劇烈的跳動起來。

    那些人簡直就是該死,神出鬼沒的。

    唯一看着那把匕首抵在自己脖子上的人,原本緊閉的眼睛慢慢睜開。

    不是唯一認慫,而是就算自己有着高超的武藝。

    可是和這些專門被人訓練出來的殺手比較,那也是差得遠的。

    人家實戰經驗那麼多,自己卻什麼都沒有。

    可是看着對方眼裏一閃而逝的掙扎,唯一有些疑惑。

    看着剛剛的架勢,這個人應該不會放過這個擊殺自己的機會。

    可是臨近這個時候,人卻開始掙扎了。

    “十一,殺了她”窗戶被打開,兩道身影從外面翻窗進來。

    唯一看着那兩道身影,身子繃得緊緊的。

    錦笑看着沈唯一,再看看對面兩個人。

    “十一,你殺了她,殺了她你就可以高枕無憂了,你就可以和你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了,難道你不希望對方平平安安的麼。”

    小五看着錦笑,開始誘惑。

    果不其然,一想起南宮錦會身陷囹圄,錦笑眼裏殺意頓時就流露出開了。

    “你別衝動,你千萬別聽她們的,你要是殺了我,你覺得你喜歡的那個人還會再喜歡你麼,誰也不喜歡一個渾身鮮血的人。”

    唯一的話說完,錦笑的眼裏閃過掙扎,身子也繃得緊緊的。

    唯一吐出一口氣,還有的救,這個人看來還不是瘋子。

    “姑娘,喜歡一個人,是不願意讓她收絲毫委屈的,你喜歡上的那個人要是知道你爲他雙手沾滿鮮血,那可能他心裏會更加痛苦。”

    錦笑聽到這裏眼裏閃過慌亂,她不希望南宮錦痛苦,一點也不希望。

    “十一,你還在磨蹭什麼,你是不是想要那個人死了你纔會狠下心”小五看着那優柔寡斷的人催促道。

    那些被引開的人一會兒發現不對勁肯定就回來了,要是回來了,對自己就非常不利了。

    “十一,殺了她”女子輕聲開口,可是卻和那個男的一樣,想要她的命。

    唯一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努力想着有什麼好的逃跑計劃。

    “十一,快動手,要不然我們花費這麼大的力氣來這裏就全部白費了。”

    男子看着一直遲遲不肯動手的人開始暴躁了。

    拿出自己的匕首走上前準備給唯一一個結果。

    可是卻被錦笑用眼神制止了,錦笑的眼神很明顯,敢過來她就敢殺。

    看着錦笑眼裏森寒的殺意,小五停住了腳步,這個怪物可不會和你講什麼情分的。

    “你真的想要那個人死是不是,快點動手”女子也有些焦急了,墨御一定會發現異常的。

    女子眼裏神色一沉,握着匕首的手一用力。

    唯一拿着手裏的王冠正想往女子的腹部刺去,卻被兩道聲音打破。

    “住手,錦笑。”

    “你幹什麼,你給我住手。”

    這是屬於南宮錦和墨御的,南宮錦是因爲錦笑出來的時間有些長,有些不放心纔跟過來了。

    哪裏知道來這邊便看見了墨御那焦急的樣子,這些南宮心裏有些急了。

    可千萬別在婚禮這時候出事啊。

    所以他就跟着來了,哪裏知道一來就看見這驚心動魄的一幕。

    南宮錦嚇的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沈唯一錦笑不能殺,那可能是有血緣關係的人啊。

    墨御則是驚恐了,那抵在唯一脖子上的匕首比抵在他胸口上還要讓他難受。

    緊接着便進來更多的特種兵,把幾人圍起來。

    司帝雲的那些保鏢也全都在。

    “不想死你就放開沈唯一,不然我不介意把你千刀萬剮的。”

    看着別人想要擊殺自己的妹妹,並且還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這讓司帝雲的心情什麼好的起來。

    “錦笑,快回來,到哥哥這裏來”南宮錦朝着錦笑伸出雙手。

    錦笑看着人的動作眼裏閃過亮光,微微鬆開挾持唯一的手指。

    “十一,不準過去,你過去了我們就沒有活命的機會了。”小五連忙提醒人。

    “笑笑,到哥哥這裏來,聽話,來,哥哥帶你回家”南宮錦看着錦笑態度一如既往的溫和。

    墨御看着錦笑,再看看墨御,直接就是咬碎一口白牙。

    看南宮錦那個樣子,對於那個殺手應該是非常喜歡的,可是那個殺手。

    墨御眯着眼睛,看着對方有些想要鬆手的痕跡,眼裏閃過了然。

    “我勸你們最好考慮清楚,你們敢動我老婆一根頭髮,我要你們死無全屍。”

    墨御看着人,渾身那嗜血的殺氣並不比這些精彩遊走在黑暗地帶的人弱。

    “不準過去,你過去我現在馬上殺了他”小五出聲威脅錦笑。

    他知道,十一一定會妥協的,因爲南宮錦對於她,一直都是不一樣的。

    果然,這個話一出口,錦笑就停止了腳步,看着南宮錦的眼裏有着淡淡的委屈。

    “錦笑,過來,哥哥不怪你的,我們錦笑只是不懂事情,我們錦笑是好孩子。”南宮錦繼續誘哄。

    “十一,你不聽話,是想要嘗試那是噬骨的疼痛麼?”小五看錦笑,出聲提醒。

    果然,錦笑聽到這裏整個身子都僵硬了。

    “聽話,不能放過沈唯一,不然就是我們死,你以爲墨御會放過你麼。不會的,他只會想方設法殺了你。”

    小五一邊說一邊朝着錦笑走過去。

    錦笑轉過身子,警告的看了人一眼,不准他靠近。

    “別擔心,好歹我們也是一條船上的,我怎麼可能到現在還要爲難你呢?”小五走到離錦笑不遠的地方,看着人。

    “笑笑,到哥哥這裏來,把沈唯一放了”南宮錦的聲音裏面全是焦急,這墨御發起瘋來可是不認人的。

    錦笑看着南宮錦眼裏的央求,覺得自己心口的地方有些不舒服,就像針扎一樣,有些尖銳的疼痛。

    “十一,別上當,你看看周圍那些人,你只要放過沈唯一,那些人就不會放過你的”零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

    那些人身上絕對會有武器裝備,一旦放過沈唯一,自己將會死無葬身之地。

    “笑笑,過來,和哥哥回家”南宮錦看着那掙扎的人難受極了。

    “十一,別放手,難道想死麼,這些人都是不可信的”零一直注意錦笑的神情。

    而小五則是慢慢的朝着人走過去,因爲現在錦笑的防備纔是最混亂的時候。

    “笑笑,別被她們蠱惑,過來,哥哥帶你回家,回我們兩個人的家,你難道不相信哥哥麼?”

    “哥哥帶你去學習畫畫,哥哥帶你去玩好不好,錦笑放下刀子,別傷害了小嫂子。”南宮錦就怕錦笑衝動啊。

    “你看看,他根本就不在乎你,根本就是想要除去你,這只是他一方面的說辭”零看着墨御那邊蠢蠢欲動的人有些焦急了。

    而小五在錦笑掙扎的時候也猛地撲上去。

    “不,笑笑,快躲開,快躲開。”南宮錦看着心都要跳出來了,聲嘶力竭的喊道。

    錦笑看着那個人,以最快的動作把沈唯一推出去。

    而在這一瞬間,墨御也撲過去,把唯一緊緊的摟在懷裏。

    在墨御身邊時那些人拿出自己是槍支,對着三人。

    小五看着周圍這些人,臉上全是嗜血的笑意。

    手上的匕首抵在錦笑脖子上。

    “給我上,把這幾個人抓住”唯一安全了,墨御自然沒什麼顧慮了。

    “南宮錦,你讓墨御動一下試試,看看我會不會讓十一腦袋搬家”小五說完便在錦笑的脖子上劃下一道血痕。

    “別動她,你們別動她”那血跡刺痛了南宮錦的眼睛,連忙開口說道。

    “墨御,你我多年兄弟,我知道今天對不起小嫂子,可是你不能動手,錦笑她只是不懂事,她沒有什麼惡意的,她也沒有傷害到小嫂子。”

    “小嫂子,你讓墨御別動手,那些人不會放過錦笑的”人在對方手裏,南宮錦自然着急了。

    “他們是一夥的,你覺得這樣的把戲騙得了我麼?”墨御看着南宮錦,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

    “一夥的,你看看你動一下我會不會要了她的命,這個怪物和我們可不是一夥的”小無看着墨御冷笑。

    “南宮錦,讓她們退後,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說完用的力道更加大,錦笑脖子上的血洶涌而出。

    這可讓南宮錦更加着急了,眼睛都紅了,更別說理智。

    “都這個樣子了,還敢威脅人,真是好膽量”司帝雲看着面前的一切。

    這些人他要是沒猜錯,應該就是那個派來的。

    可是,這墨御也夠糾結的,一直都不肯動手。

    “墨御,你這個廢物,爲什麼不把這些人殺了,還留着這些垃圾來礙眼睛”司帝雲眯起眼睛,拿出自己西裝裏的槍支。

    “說,你們想要怎麼死,敢在這裏動沈唯一,你們身後的人好大的算計,真以爲我不敢殺她是不是”司帝雲可不會顧及其他。

    誰敢動她妹妹,他敢送她上天。

    小五和零看着司帝雲,眼神有一絲慌亂,這個人可不是墨御,墨御可能會因爲南宮錦的手下留情。

    可是司帝雲不一樣,看着他眼底那澎湃的殺意就知道,這人不是好相與的。

    小五看了沈唯一那張臉一眼,再看看司帝雲,臉上再次揚起笑意,又開始有恃無恐起來。

    “南宮錦,你要不要告訴他們,我們錦笑是什麼樣子的”小五看着南宮錦笑得有些詭異。

    南宮錦聞言身子猛地一抖,看了沈唯一一眼,嘴脣蒼白。

    “我們十一可美了,容貌堪稱一絕,不知道多少人垂涎過這張絕色的臉蛋”小五把眼光放在衆人身上。

    “現在還活着,可以多說兩句,一會兒死了,就沒機會了”司帝雲對於他的話不置一詞。

    “你們就不想看看我們十一的容貌麼,南宮錦,每天晚上睡着和那張一模一樣的臉蛋,有沒有一種偷情的快感”小五哈哈大笑起來。

    “住口,你給我住口”南宮錦眼睛都已經血紅了,看着那個挾持錦笑的人恨不得殺了。

    “哈哈哈哈哈,南宮錦,你在怕什麼,你們不讓我好過,大家都別想好過”看着南宮錦那憤怒的樣子,小五覺得自己心情特別好。

    “有什麼遺言,快點說”司帝雲手指放在扳機上,準備扣動。

    “不準動手,不準”南宮錦看着司帝雲撲上去想要奪走他手裏的搶。

    墨御沒說話,他一直在想那句話,什麼叫一模一樣的臉蛋。

    墨御把眼光放在那個被挾持的人臉上,上面看不清楚,而哪露出來的半張臉,確實隱隱有些熟悉。

    想到這裏,眼睛眯起,看着自己身邊的唯一一眼,心裏也有了計較。

    “我勸你們不要擦腳走火,要不然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小五看着那扭打在一起的人。

    另外一隻手指不顧錦笑的掙扎,固執的將人臉上的面具取下來。

    “嘶”周圍的人看着那一張臉,眼睛睜大。

    而司帝雲和南宮錦也都停下了自己的動作,看着那一張臉,眼裏全是不可思議。

    “這是怎麼回事”司帝雲看着那和唯一基本上一模一樣的臉蛋。

    要說不一樣的,那可能就是眼神,唯一的眼神屬於那種靈動明媚的,而這一位屬於那種空洞孤寂的。

    兩個人之間最明顯的就是眼神。

    司帝雲放過手裏的搶,看着那個挾持錦笑的人。

    “你最好保證她沒事,否則我要你死無全屍。”

    司帝雲有些不明白了,當初蘇穎生的只是一個孩子,那麼這個又是誰。

    世界上不可能會有完全相同的人,更何況還是沒有血緣關係的情況下。

    唯一的可能就是,這個人和沈唯一,是雙生。

    “南宮錦,你給我解釋一下”墨御看着人,渾身散發着冷氣。

    難怪上一次把唯一認錯,卻原來是這一位。

    最令人生氣的就是,爲什麼不把這件事情說清楚,難道他會和他搶不成。

    南宮錦顫抖着嘴脣,不知道怎麼開口,他就是自私,自私的以爲錦笑有他一個人就夠了。

    卻完全忽略了這些人的感受,沈唯一,應該很需要親人的。

    “嘖嘖嘖,我們十一美不美,看夠了,現在是不是應該把我們放了,要不然,我這匕首可是不長眼睛的。”

    小五對於這些人的臉上的表情很滿意。

    “你可以走,但是先把人放了”司帝雲看着人說道。

    “你當我是傻子是不是,我放了她現在死的就是我,我不相信你。”

    這個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掏搶的,怎麼可能會這樣輕易的放過他。

    把眼神放在一邊安慰自己懷裏小嬌妻的墨御身上。

    “我要你給我們準備一輛車子,越快越好。”

    墨御考慮了一下,可是她懷裏的人卻非常焦急了,因爲她的眼神一直就沒離開錦笑的臉上。

    她有一種直覺,這個人和自己一定有什麼關係,不然不可能長得這樣像。

    唯一從小也沒什麼姐妹之類的,對於這個突然之間出現的人,並且和自己長得那麼像,肯定有幾分好感的。

    “墨御,叫你的人快去準備車子,別讓他們傷害錦笑”好吧,之前一直就聽南宮錦叫她錦笑。

    “可是……”墨御有些猶豫,這幾個人現在不想方設法除掉,以後可能會很麻煩。

    “老公,那也許是我親人呢?你就能眼睜睜看着她受傷”唯一看着墨御,語氣有些落寞。

    “好,我馬上去準備”墨御直接答應了,捨不得看這個小祖宗委屈的樣子。

    墨御打了一個手勢,立刻有人去準備了。

    唯一看着錦笑的眼神有些複雜,可是錦笑卻不曾看過她一眼,眼神一直都放在南宮錦身上。

    錦笑就好像那些小獸,固執的只認第一個和自己親近的人。

    小五匕首抵着錦笑的脖子一步一步往外面移動。

    這座露天花園倒是還有後門,前面賓客比較多,墨御自然不可能讓人往前面走。

    所以一羣人就跟着這幾個人一起朝着後門去,南宮錦幾次三番想上前。

    可是看着錦笑那脖子上潺潺流出來的血液和那個男人眼底的威脅便不敢了。

    “南宮錦,你可別在西輕舉妄動了,我的刀子可不長眼睛,要是一個不足於,這顆大動脈可就沒有了。”

    對於錦笑,小五根本不會有什麼舊情。

    對於他而言這就是一個沒感情的怪物,就只有南宮錦這個變態才稀罕的跟一個寶貝疙瘩似的。

    “你注意一點,別傷到她”這特麼不是在挖他的肉麼?

    小五看着門外停好的車子,“先上車,別管我。”

    小五催促着零,零看了他一眼,轉過身子朝着駕駛座而去。

    “好了,這下你可以放了錦笑了”南宮錦看着人就怕他臨時反悔。

    “人自然會放,十一,對不對,我怎麼捨得爲難你呢?”小五看着自己懷裏安靜的人輕聲說道。

    可是打開車門的瞬間,手一個用力,打算把錦笑殺了。

    錦笑抿脣用盡力氣一拳打在小五的腹部。

    掏出自己口袋裏的消音手槍,朝着人就是一槍。

    小五連忙避過,緊接着動作迅速的上車,瞬間以最快的速度疾馳而去。

    錦笑看着那遠去的人,看着那玻璃,並不是什麼防彈的。

    瞄準位置,眯起眼睛,扣動扳機,直接開槍,這個人簡直就是該死,竟然敢拿自己威脅南宮錦。

    更該死的就是還想要利用完了之後就將自己殺害。

    就憑這些,也可以把人殺了,周圍的人看着那面無表情的人扣動扳機,臉上全是肅殺。

    更讓人好奇的就是,即使那車子已經開出幾百米,在錦笑開槍的瞬間。

    那些經過訓練的人看得出來,已經穿透玻璃。

    “啊?”小五看着自己的右臂,悶哼一聲,看着後面的人,冷笑。

    “怪物就是怪物,可能那些人也不知道自己精心訓練出來的王牌殺手就這樣被人收復了。”

    “我挺期待那些人知道的時候臉上是何種表情”小五應另外一隻手沾了一點血液。

    放進自己的嘴裏,嘴角殘留着一點點血色的痕跡,嘴角勾起,倒是有些邪魅。

    “很多年沒嘗自己血液的味道了,還是一如既往的令人喜歡。”

    “零,你說那個怪物會不會逃脫那些人的魔掌啊,想必接下來又是一番好戲了。”

    旁邊的零看着坐在自己身邊的人,也不說話,這位心裏的仇恨她還是知道的。

    “先把自己的手臂包紮一下,後面還有一直在追擊的人”就是零也不得不承認錦笑的優秀。

    那個百步穿楊的本事基本上沒人可以和她相比較。

    “好”小五拿出匕首,開始取彈,儘管是在自己身上動刀子,可是卻一點都不在乎,依舊很平靜。

    這邊墨御和司帝雲倒是派了很多人去追擊。

    錦笑一直低着頭不敢看南宮錦,因爲她知道,她今天做錯事情了。

    手指緊緊的絞在一起,看着站在一邊不肯過來的人,心裏有些委屈。

    南宮錦看着那平安的人,也是這個時候纔有腦子思考。

    “笑笑,有沒有哪裏不舒服,告訴哥哥,哥哥帶你去看一下。”

    回過神連忙走到錦笑身邊,仔細的打量人,錦笑搖搖頭,表示自己沒受傷。

    可是看着那脖子上的傷痕,南宮錦眼色暗沉,那些人竟然敢傷害他祖宗,簡直就是不可饒恕。

    “南宮先生,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介紹一下”唯一走上前,看着那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說道。

    “我……”南宮錦看着唯一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樣說。

    看着唯一不善的眼神,錦笑走到南宮錦的前面,拿出自己的手槍,指着唯一。

    南宮錦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欺負人,眼前這個,她是有一些微弱的好感。

    可是那些好感還不足以讓她能夠這樣看着人這樣責問南宮錦。

    一切的事情都是她一個人的主意,這些人沒資格責怪南宮錦。

    墨御連忙把唯一拉到自己的懷裏,看着那冷漠無情的人,有沒有什麼血緣關係,一查就知道。

    只需要她一根頭髮去驗DNA,什麼事情都明瞭了。

    同樣生氣的還有司帝雲,自己纔剛剛認回來的妹妹嫁人了。

    要是這一位和他還有什麼關係,那麼也都被拐走了,他這口氣是真的咽不下去了。

    司帝雲走上前,錦笑同樣用着槍支指着他,不明白,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笑笑,放下槍支,有什麼話我們好好說”南宮錦拿過錦笑手裏的槍,以免她傷人。

    槍支被拿了,錦笑依舊站在南宮錦面前看着那幾人。

    “錦笑……”唯一看着錦笑,話一出口,接下來就不知道說什麼了。

    錦笑看着人,根本沒什麼表情。

    “錦笑是我在一次回家的過程中遇見的,她當初在做任務,那些人追殺她,我就把她帶回家了。”

    南宮錦沒說第一次的見面,總覺得說了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他確實預料的沒錯,他要是敢說出來,司帝雲想方設法都會弄死他。

    “後來危險解除之後,她就消失一段時間了,在後來……”南宮錦緊緊的抱着人,說的話一半真一半假。

    “所以那時候你就認爲我老婆是你家這位,一度的發酒瘋是不是。”

    說起這個墨御就來氣,最恨別人覬覦自己老婆。

    當時要不是看着他是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哥們的份上,直接讓他沒臉做人。

    “抱歉,認錯人了”南宮錦爲之前的事情抱歉。

    唯一看着錦笑,怎麼可能會不誤會,這張臉和自己簡直就是一模一樣,要是不熟悉的人,一定會認錯。

    “墨御,對不起,是我的自私,我一直怕失去笑笑,所以一直不敢告訴你們。”

    看着自己懷裏乖巧的女孩子,南宮錦眼裏全是憐愛。

    “你還知道你自私”司帝雲氣的直接一拳給南宮錦打過去。

    南宮錦沒反駁,這一拳他活該承受。

    可是意料之中是疼痛並沒有到來,錦笑伸出自己的手指,把人的手給控制住了。

    司帝雲對於錦笑自然不肯太用力,咬牙切齒的看了南宮錦一下,最終放開手指。

    “我其實很想知道,當初唯一的母親蘇穎只生了一個女兒啊,那麼她是怎麼回事?”墨御眼裏有些疑惑。

    “這件事情我會查的水落石出的”反正自己已經到了A市,藍夢盡是不可能逃得過的。

    和銀蛇那些人狼狽爲奸就算了,還敢把主要打到自己妹妹身上,簡直就是不可饒恕。

    “也好,最近這段時間你自己注意”那些人的目標一直就在這幾兄妹身上。

    “嗯”司帝雲冷冷地回答道。

    “前面賓客還等着的,你先帶小一一去化妝,我帶着錦笑去處理一下傷口,一會兒再回來。”

    司帝雲說完看了南宮錦一眼,南宮錦很識趣的跟上,現在處理錦笑的傷口才是最重要的。

    唯一臨走之前看了那個乖巧的窩在南宮錦懷裏的人眉頭皺起。

    “別想了,今天我們結婚呢?你應該高興啊,現在你不但有哥哥,還有可能會有一個姐姐或者妹妹。”

    只是沒想到會這樣有緣分,也很意外以這樣的方式見面。

    “老男人,我感覺有些不真實了,今天給我的衝擊還是有些大了”。

    唯一和墨御回到化妝室,化妝師已經在那裏等候,走上前,唯一坐下來。

    墨御站在一邊,現在他就想跟着這個小祖宗哪裏也不去,那樣也不擔心她會遇見危險。

    wωw ttκΛ n ℃o

    唯一現在穿的是唐裝,化妝師給她用的飾品都是復古的。

    唯一看着鏡子裏的人,大紅色的衣服,人原本就白皙的皮膚映襯得更加雪白了。

    臉頰兩邊的流蘇安靜的垂下,眼裏有着幾分羞澀,到有着那種大家閨秀的味道。

    墨御眼神放在唯一身上,拉都拉不下來。

    “咳咳咳”墨御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總覺得自己怎麼都看不夠一樣,卻聽到一道咳嗽聲。

    墨御回神,看着站在一邊的化妝師臉上那想笑卻又不敢笑的神情有些尷尬了。

    唯一站起來,走到墨御身邊,眨了一下眼睛,有些調皮。

    “好看麼,我看你剛纔直接就是看得目不暇接啊?”

    聽着自家老婆那戲謔的聲音,墨御一把摟着人,也不管有沒有人在場。

    就在唯一的嘴巴上重重的親了一口。

    唯一有些好笑:“化學品好吃麼。”

    意思就是自己嘴脣上的脣彩。

    墨御湊近唯一的耳朵,輕聲開口:“我老婆的東西,哪裏不好吃,哪裏我都是喜歡的。”

    說完手指還在唯一的腰上揉了一下。

    “臭流氓”唯一看着人嬌嗔道,這貨越來越沒有下限了。

    “你的節操了”和之前簡直就是判若兩人,把唯一撩的不要不要噠。

    “我要你就好了,要節操幹什麼”墨御反而恬不知恥的反問。

    “走吧,別在這裏和我調情,我們先去招待賓客,一會兒母親該等的急了”在待下去,墨御指不定更加蹬鼻子上臉。

    還是在外面人多比較安全,這個人也不會調侃自己。

    “倒也是,你這媳婦做的非常稱職”墨御牽着人的小手,朝着前面的宴席的地方走去。

    唯一看着周圍那些精心佈置的場景,嘴角露出笑意,這個人應該花費了很多時間。

    因爲總想着給自己最好的一切,可他就沒有想過,其實最好的已經在身邊了。

    看着在自己身邊的人,唯一手指緊緊的回握着人。

    走到前面,果不其然,已經開席了。

    看見新娘子和新郎,很多人又開始起鬨了。

    墨御和唯一先去墨爺爺哪裏敬酒,看着兩個人的到來,墨奶奶臉上全是笑意。

    “奶奶,不好意思,讓你們就久等了”唯一開口道歉。

    “傻孩子,今天這樣忙,忙不過來也是正常的。”墨奶奶很理解年輕人。

    “快來,沈丫頭,這是你洛爺爺,你是知道的,還有那位就是張爺爺,他旁邊的那位就是李爺爺……。”

    墨老爺子顯然也非常高興,一個一個的給唯一介紹。

    唯一看着人,甜甜的開口:“張爺爺好,洛爺爺好,李爺爺好……。”

    “小姑娘很討人喜歡,你好。”

    “別客氣,改天來陪爺爺下棋。”

    “墨御這孩子還是一個很有福氣的。”

    這些人對於唯一倒是很喜歡。

    “感謝爺爺們的到來,我和老婆敬你們一杯,做的不周到的地方,還請海涵。”

    對於自己老爺子這些戰友,墨御還是非常尊敬的。

    “來,祝我們墨御喜結良緣”一羣老傢伙笑嘻嘻的站起來,和夫妻倆幹了一杯。

    “別管我們,我們自在慣了,你們快去招待其他人吧。”

    “就是,我們這裏就這幾個老傢伙,你能想到我們就不錯了。”

    “我們都是自己人,快去招待客人。”

    “哈哈哈哈,都是自己人還這樣客氣,還不是怕冷落你們幾個老鬼,這才先過來,給你們打一下招呼是不是。”

    可能因爲家裏辦喜事的原因,墨老爺子今天特別興奮。

    就是平時一見面吹鬍子瞪眼的張老爺子,今天看着也特別順眼。

    “你看看他那個得意的樣子,我差點還以爲你都快要抱上孫子了。”

    張老爺子看着墨老爺子那一臉得瑟的樣子,整個人都不舒服了。

    “我說,老頭子,大喜的日子,你就不能讓我高興一會兒。”他和這個人簡直就是冤家。

    “說這些幹什麼,趕緊給墨御下命令,生孩子的事情勢在必行。”洛老爺子也跟着幫腔。

    “對對對,墨御,爺爺這把老骨頭了,還想過幾年含飴弄孫的日子,這些可都要指望你了。”

    墨老爺子轉過頭話是說給墨御聽的,可是眼神卻一直放在唯一身上。

    唯一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爺爺,這件事情慢慢來,着急也沒有用,反正媳婦都娶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對吧?”

    墨御看着羞紅着一張臉的唯一,趕緊給人解圍。

    “你這個老頭子,人家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想法,瞎摻和什麼。”

    墨奶奶雖然很喜歡重孫子,可是她更願意按着自己的孩子的想法走。

    “你這老婆子”墨老爺子看了自家老婆子一眼,倒是沒敢反駁。

    “好孩子,先去招待客人,這裏有爺爺奶奶呢?”墨奶奶拍了拍唯一的手,眼裏有着喜悅。

    終於等到這一天,等着看自己孫子結婚了。

    “奶奶,那我們先去媽媽那裏打一個招呼,一會兒再來看你”唯一握着墨奶奶的手指,很是乖巧。

    “好,先去打一個招呼,還有你們的那些朋友,別怠慢人家了”墨奶奶看着唯一這樣聽話,囑咐道。

    “好的,奶奶,我去媽媽爸爸哪裏打完招呼之後就去招待朋友”這些即使不說自己也會做的。

    只不過現在墨奶奶說出來了,唯一隻需要張口答應就好了。

    “好孩子,快去吧,沒事的,我們就是很久沒見這些老夥計了,回來敘敘舊,你這樣客氣我們就不好意思了。”李爺爺也是一個爽朗的。

    看着唯一這樣可人聽話的,心裏也很有好感。

    “對呀,有時間就來陪我們這些老頭子說說話,大家上一輩關係這樣好,你們下一輩可不能就這樣沒交情了。”

    洛老爺子倒是很重感情。

    “快去吧,我們吃好喝好的”張老爺子對於墨御這位小媳婦也很喜歡。

    “那麼,唯一就先去媽媽那裏打一下招呼,一會兒再回來。”唯一看着這幾位老人家這樣慈眉善目的,開口說道。

    “好好好”幾人連忙答道。

    ------題外話------

    下一章就是鬧洞房了,接下來就是度蜜月了,嘿嘿嘿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