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93 婚禮(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93 婚禮(終)字體大小: A+
     

    邢雲這幾人還沒有下車,看着那些蜂擁而至的人嚇了一跳。

    聚光燈不停的閃爍着,猶豫了一下,邢雲還是打開車門。

    “新娘子出來了,新娘子出來了”看着慢慢打開的車門,那些記者沸騰了。

    可是。

    一瞬間。

    激動的笑意凝結在臉上,看着那陌生的男子,根本就不是他們所希望的。

    “你們全部在這裏幹什麼,新娘在上面”邢雲指着空中的直升飛機說道。

    順着他的手看過去,天空之中果然有着一架直升飛機。

    “這的多土豪啊,用直升飛機迎親。”

    “墨家二公子對於這自己夫人看來很用心啊。”

    “看來墨家二公子很愛他夫人啊。”

    人羣裏都有着竊竊私語,看着天上的直升飛機,眼裏嫉妒的有,羨慕死有,驚訝的也有。

    墨御看着下面聚集在一起的人羣,提出自己旁邊的一個箱子。

    拿出小蜜蜂:“感謝大家來參加我的婚禮,大家辛苦了。”

    說完把自己手裏的盒子打開,抓着裏面的東西往下拋灑。

    “那是什麼,怎麼覺得有些眼熟。”邢雲好奇那在天空中飛舞的東西。

    “傻缺,那不就是紅包,這個你都看不出來。”南宮錦看着人眼裏全是嫌棄。

    “臥槽,這麼土豪,我們也去搶一個,圖一個手氣吧?”

    “你確定你進得去”南宮錦看着那圍着水泄不通的地方,反問道。

    邢雲嘴角抽了抽,點點頭,“確實進不去。”

    這一幕被那些記者狗仔不停的瘋拍,這也算爲了老婆一擲千金了。

    看着那行天空中不停飄下來的紅包,那些人更加沸騰。

    “這孩子,花樣很挺多的,真沒看出來”鍾夫人看着墨御的所作所爲,忍不住稱讚道。

    看不出平時那麼沉默的一個人,還會這樣浪漫,這些可能女孩子都想不到。

    “那孩子對於他老婆總是格外的用心,有時候就是我們這些做母親的看着都覺得嫉妒”元秋晴看着那場面,眼睛都笑得眯起來了。

    “真是太有心了”容夫人也不得不感嘆,這些小孩子想法真是越來越新奇了。

    可是接下來卻讓那些人更加不解了。

    “這二公子到底想幹什麼,站在飛機的門口,很危險的。”

    “就是啊,那樣的高度幾百米啊,往下看可能腳都是軟的。”

    “這想幹什麼啊?”

    所有人看着上面的一幕都非常不理解。

    墨御把唯一和自己固定在一起,唯一沒做過這些,眼裏有着好奇。

    “我都已經踩點計算過了,我們從這裏下去會在那邊的草地降落,老婆,怕不怕。”

    墨御擁着唯一,兩個人緊緊的抱在一起。

    “這是降落傘?”唯一有些好奇,這墨御簡直比自己還會玩。

    “對的,老婆,怕的話就抱緊老公”墨御也不知道唯一會不會適應。

    “不怕,不怕”有你在身邊呢?去哪裏都不怕。

    “那好,準備了,我們要下去了。”墨御大聲說道。

    “好,一起下去”唯一還沒有玩過這麼刺激的。

    “三,二,一,跳”墨御的話說完,擁着人一起跳下去了。

    “啊”唯一感覺自己不停的往下掉,連忙緊緊的抱着墨御的身子。

    “啊,這是幹什麼,爲什麼會這樣。”

    “爲什麼這樣想不開啊。”

    “這二公子是怎麼啦。”

    看着這一幕,場面有些混亂了,這特麼從飛機上跳下來,是有多想不開啊。

    任由下面的人沸騰,墨御的降落傘已經打開,下降的速度開始緩慢起來。

    唯一感覺自己就像漂浮在半空中一樣,身體非常輕盈。

    因爲婚紗的裙襬很長,風吹氣的時候,是往後面飛揚的。

    再者這些墨御之前也考慮到了,婚紗還有那種貼身的內層。

    墨御倒是不擔心唯一會走光。

    墨御看着那閉着眼睛睫毛不停顫抖的人,胸口不停的顫動。

    “老婆,你確定不想看一下下面是怎麼樣的風景”墨御湊近唯一的耳朵邊輕聲說道。

    唯一連忙避開,耳朵不爭氣的紅了個徹底,慢慢的睜開眼睛。

    看着近在咫尺的人,鬆了一口氣,把眼神放在下面,看着下面人潮洶涌的人。

    嘴角勾起笑意,“我們什麼時候降落。”

    風吹起唯一的婚紗,吹起她頭上的白紗,一切就好像在夢中,有些不現實。

    “好美啊?”顧悠悠看着那緩緩降落的人,就像仙女下凡一般。

    這墨御怎麼就那麼會懂得浪漫啊,簡直就是太有情調了。

    “對呀,還沒有看見這樣別出心裁是婚禮,墨叔叔太有心了”白薔薇眼裏全是羨慕。

    “唉,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林初夏看着天空中的一切,非常羨慕。

    這樣的婚禮可以說是第一次,因爲A市還沒有誰這樣大膽。

    “這傻小子,可真是夠嚇人的,剛剛嚇得我”元秋晴總算鬆了一口氣。

    剛剛差一點嚇得魂都沒有了。

    “現在的年輕人真會玩”鍾夫人臉上刷笑意始終沒停止過。

    墨御的身手她經常聽自家老頭子說過,怎麼可能會這樣幹傻事,很明顯的,肯定有後手。

    “對呀,剛剛真是嚇人”容夫人也覺得所有太冒險了。

    “不過你家這個兒子對他那個夫人倒是不錯的”齊瑤看着那個把自己妻子護在懷裏小心翼翼的人說道。

    “對呀,有些人就是緣分,我之前一直就是忙碌兩個人的婚事,哪裏知道還沒來得及張羅,這事情就有下落了。”

    從來都沒見過自己沉默寡言的兒子這樣溫柔寵溺的一面。

    “我們過去吧?也許儀式就快要開始了”齊瑤說道,她對於這位墨家少夫人是真的很有興趣。

    “走吧,走吧”元秋晴帶着人朝着前面的位置走去。

    墨御果然計算的沒錯,還真的就降落在了草地上,在降落的瞬間,無數的閃光燈聚集在她們身上。

    唯一被晃得睜不開眼睛,墨御走上前遮住那些燈光。

    “大家少安毋躁,現在馬上就要舉行儀式,我希望大家配合一點。”時間也真的就差不多了。

    墨御看着前方百米之處的禮堂,嘴角有着幸福的掉一。

    “老婆,我在哪裏等你”墨御說完看了司帝雲一眼。

    司帝雲因爲剛纔的事情臉色有些不太好看。

    可是爲了自己妹妹,深吸幾口氣壓制自己心底的憤怒。

    可是卻有人比他更快一步。

    “小一一,我送你過去好麼?”沈嚴走到唯一的面前,雖然知道自己沒資格,可是他還是想要試試看有沒有這個機會。

    把沈唯一親自交到墨御手中,親眼看着她走上幸福。

    唯一有些錯顎,擡起頭看着沈嚴,眼裏神色莫名。

    “小一一,讓爸爸送你好不好,爸爸想看見你幸福。”沈嚴眼裏有着請求。

    “你憑什麼”司帝雲就有些不服氣了。

    “因爲在別人眼裏,我纔是唯一的父親,我纔是那個最有資格的人,而你,只會讓別人在背後說她,因爲你的身份並沒有得到大家的認可。”

    沈嚴看着那個男子,那個有着一身怒氣的男子。

    這個孩子也有蘇穎的血,只不過也有那個人的血脈,因爲在那個人身邊的原因,脾氣倒是很像那個人。

    所以沈嚴自然沒什麼好的語氣。

    “你…………”司帝雲即使有些生氣,可是也不得不承認他說的這是對的。

    現在要是讓別人知道唯一不是沈嚴的孩子,現在媒體記者這麼多,明天不知道會被別人傳成什麼樣子。

    “小一一,讓爸爸最後爲你做一件事情”沈嚴把眼光放在唯一身上,希望得到她的允許。

    唯一看了沈嚴和司帝雲一眼,朝着司帝雲微微一笑,把手交給沈嚴,“好。”

    聽見唯一的聲音,沈嚴很高興,牽着唯一纖細的雙手,眼裏有些動容。

    司帝雲看着是唯一自己的選擇也不會勉強,這裏始終還是人多,拿出自己的墨鏡帶上。

    “小一一,我尊重你的選擇”無論是誰牽着她走向婚姻的殿堂,他都只是希望看見那個人幸福。

    “謝謝”唯一看着這個算是自己親人的人,眼角有些溼潤。

    “好了,我們該去準備了”沈嚴牽着唯一的手指,朝着另外一邊走去。

    禮堂這邊,已經很多人迫不及待的等着開場了。

    邢雲一行人也打算去找一個好位置。

    “怎麼啦?”南宮錦看着自己身邊的人輕聲問道。

    每一次看見南宮錦那副溫柔寵溺的樣子,邢雲都是恨不得自戳雙目的。

    簡直就是瞎狗眼啊?

    錦笑用手指比了一下,南宮錦立刻會意。

    “這裏人多,你想要去廁所也不方便,要不我跟着你去。”

    錦笑搖了搖頭,示意南宮錦先進去。

    “真的不用哥哥跟着你”南宮錦還是有些不放心。

    錦笑點頭,轉過身子朝着一邊走去。

    直到目送人不見了,邢雲搭上南宮錦的脖子。

    “嘖嘖嘖,你小子看不出來也是一個情癡啊?”這話明顯有取笑的成分。

    “放手,先管好自己吧?”南宮錦拍開他的手指朝着裏面進去。

    “嘿嘿,這是不是害羞了”邢雲看着自己身邊的墨子芩問道。

    “算是”墨子芩隨口回答,他現在根本沒時間顧及她。

    因爲他正在和自家小女朋友聊天呢?

    “一個二個的都不省心”邢雲看着墨子芩那個樣子,有些唾棄。

    不過眼光也在四處尋找自家袁寄語,他也是有家屬的人。

    這邊,錦笑走到無人的角落,看了四周一眼。

    拿起自己身上的槍支,瞄準一個地方。

    “哎呦,我們十一這是幹什麼,別擦槍走火啊,小心一點”暗處走出來一個蒙着面具的男子。

    男子幽深的雙眸裏面全是陰冷,看着錦笑有些玩味。

    繼而收斂表情,出手和錦笑打起來,錦笑看着那上來找打的人自然不會手下留情。

    出手間盡是狠厲,擊的男人節節敗退。

    “呵呵呵,這麼久沒見,我們十一拳腳功夫越來越好了,是不是因爲有男人滋潤的原因。”

    男子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度血液,看着錦笑眼裏全是戲謔。

    錦笑看着眼前的人,眼裏全是殺意。

    “怎麼?想要殺了我,我告訴你,殺了我南宮錦這輩子都不要想好過,不信你可以試試。”男子放聲大笑。

    這個怪物以前還不覺得,現在稍微有一點人氣了,還是很好控制的。

    錦笑眼神閃了閃,對於南宮錦的事情她是真的很關心或者說不允許出一點差錯。

    即使這個人武力值不如自己,可是好歹也見得多了,這些人手段骯髒的多了去了。

    “十一,你真的還要放任自己這樣執迷不悟麼”錦笑把眼光放在另外一道身影上。

    “零,你管她做什麼,人家自取滅亡,我們攔不住的。”

    男子看着自己身邊白衣飄飄的女子,聲音沒有之前的冷淡。

    “小五,別再刺激十一了”被喚作零的女子也是戴着面具,根本看不清面容。

    “十一,上面交代了,你只需要殺了沈唯一,你和南宮錦的事情大家都可以不管。”零看着那個面無表情的女孩子沉聲說道。

    錦笑眼神閃爍,以前想要擊殺沈唯一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可是現在有些複雜了,沈唯一可是南宮錦好兄弟的老婆。

    就是錦笑在單純也知道,一旦這樣做了,後果很嚴重。

    可是還是不這麼做,受苦的還是南宮錦,這得人早就盯上南宮錦了。

    想到這裏眼色暗沉,手指緊緊的捏起,爲了南宮錦,沈唯一必須死,必須死。

    “十一,你考慮清楚,是南宮錦還是沈唯一”零看着錦笑,把南宮錦幾個字咬的特別重。

    錦笑擡起頭,朝着兩個人點點頭,隨即轉身離去。

    零看着她的動作,嘴角勾起,問世間情爲何物,這樣冷血的人也知道讓步。

    以前根本沒人敢這樣和十一說話,因爲敢威脅或者挑釁她的已經死了。

    現在突然之間這樣容易控制,還得多加感謝南宮錦呢?

    “零,你說,她會不會真的殺了沈唯一”小五還是有些不放心,現在的變數有些多。

    “會的,她會乖巧的把沈唯一殺了,女人,向來都是最自私的”零的聲音有些飄渺,也有一些嘲諷。

    走到今天這個位置,也算看盡人間生死了。

    什麼情情愛愛的,根本就不屬於他們這些生活在黑暗裏的人。

    她們這些人註定一輩子孤獨終老,沒人可愛。

    “零”男子嘴脣動了動,最終沒說什麼。

    因爲沒借口否認啊,零說的,確實是實話。

    他們這些人,手上沾滿了鮮血,是沒有任何資格的。

    他剛剛那樣刺激錦笑,誰又敢說裏面沒有嫉妒的成分。

    憑什麼同樣都是生活在這最陰暗的一面,錦笑可以這樣被人寵愛着。

    而他們卻只能像一個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

    所以,他不服氣。

    “可是錦笑就沒有想過,她只要殺了沈唯一,也不可能會和南宮錦在一起麼?”

    “因爲墨御不會放過她的,天涯海角也會追殺他,一個南宮錦在墨御心中可是分量還沒有那麼大。”

    “呵呵呵,真是好玩,好久沒有這樣盡興了”男子的聲音裏面詭異的笑意,看着錦笑離去的方向臉上全是興趣。

    婚禮現場。

    “先生們,朋友們,歡迎來到墨御先生和沈唯一小姐的結婚現場。”主婚人說完便是一陣熱烈的掌聲。

    “在這個充滿愛意和幸福的日子裏,請給予我們新人最熱烈的掌聲,有請我們墨御先生。”

    “對於墨御先生大家應該不陌生,可謂是我們A市女人的夢中情人了…………。”

    主婚人說完全場的燈光就熄滅了,走廊的另一頭,燈光就只照射在一個人身上。

    墨御把衣服換了,換成了自己的軍裝,讓那本就高大挺拔的身姿更多了一份威嚴,墨御一步一步的走向舞臺的中央。

    周圍那些年輕的女孩子看着這樣有着成熟魅力的男人,眼裏無一不是花癡的,恨不得把墨御的衣服盯出一個洞。

    “太帥了,果然,好男人都在部隊啊。”

    “我以後也要找一個軍人,這身材簡直就是太棒啦。”

    “你看那身材,絕對有八塊腹肌,倒三角啊,想想就會有流鼻血的衝動。”

    每一個地方,都不缺乏花癡和色女。

    邢雲聽着周圍那些人嘴裏大膽的言辭,嘴角抽了抽,現在的女孩子都怎麼啦?

    墨御走到主婚人身邊,等着他的小嬌妻接下來出場。

    “我們新郎都已經出現了,看着他那個焦急的眼神,我們還是不耽擱了,有請新娘出場吧。”

    主婚人看着墨御原本還想要打趣一下的,可是看着墨御那個眼巴巴的神色,都不好意思耽擱了。

    “新娘大家應該也不陌生,那就是沈氏集團的千金沈唯一小姐,據說我們這位新娘子長得那可是傾國傾城啊。”

    主婚人看着墨御,笑道。

    “快把新娘請出來,我們要看新娘子。”

    “對的,快點,快點”一提起唯一人們頓時沸騰了。

    剛剛唯一在外面停留的時間太短了,並且身邊一直都有人保駕護航,這些人怎麼可能靠近一睹芳容。

    現在自然着急了,想要看看新娘子的廬山真面目。

    “這些孩子真是猴急”元秋晴輕笑。

    “可不就是,我也想看看,能讓墨御這般對待的人到底什麼樣子的”齊瑤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別急,慢慢來”鍾夫人倒是非常淡定。

    隨着婚禮進行曲的響起。

    另外一面的門緩緩地打開,映入人們眼簾的就是那一身白紗,手捧鮮花的人。

    長長的婚紗裙襬是由墨家最小的孩子墨炎和另外一個小姑娘牽着的。

    唯一的右手挽着沈嚴的左手。

    “嘖嘖嘖,這件婚紗簡直就是太奢侈,好大的手筆了,這墨公子簡直就是太浪漫了。”

    “我要是記得沒錯,這件婚紗應該是出自法國巴黎時裝秀的首席設計師的手筆。”

    旁邊的一位小姐看着唯一身上穿的衣服眼裏有着羨慕,這樣的衣服簡直就是價值千金。

    “嘶”聽到這裏,那些女孩子倒抽一口冷氣,顯然對於那位設計出還是有些熟悉的。

    那位基本上一年也不會設計一件衣服,可是這個今年出自哪位設計師手筆的作品在上個季度已經展覽出。

    可是沈唯一身上所穿的卻不是那一件,那麼就是哪位親自重新設計的。

    那得多大的面子才能讓那位花心思爲一個人設計。

    想到這裏,全部人的眼光都投注在臺上那個男人身上,應該是墨御的意思吧。

    洛思琪看着那件婚紗還有穿着婚紗的人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

    這一切原本都是屬於她的,爲什麼,爲什麼這個人給自己奪走了。

    沈唯一,沈唯一,洛思琪牙齒咬在一起,眼裏全是怨恨,我不會放過你的,絕對不會。

    對於身邊的那些眼光,唯一沒注意,她的眼光只在墨御和沈嚴身上徘徊。

    “別緊張”身邊的人感受到挽着自己手臂有些緊,足以看得出來有些緊張。

    “這麼多人,我還是有些不適應”唯一小聲說道。

    “紅毯的另外一頭就是幸福的彼岸,小一一,爸爸希望你幸福,儘管語言有些蒼白無力。”

    沈嚴看着自己已經長大的女兒,眼裏有着欣慰。

    蘇穎,是我對不起你,折磨了大家這麼多年,一直沒看清楚。

    “謝謝”唯一看着身邊的人微笑,有些東西不存在了,也釋然了,自然覺得無所謂了。

    墨御看着那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來的人,整個人渾身所散發出來的都是高興。

    盼了這麼多年,終於把人娶到手了,現在還是覺得有些不真實。

    唯一吸了吸鼻子,也覺得有些不現實,就好象做夢一樣。

    回憶和這個老男人相處的日日夜夜和點點滴滴。

    眼眶都有一些溼潤了。

    “哭什麼,傻東西,現在可是大喜的日子。”墨御看着人,溫柔的說道。

    視線轉移到唯一身邊那個人的身上,對於沈嚴以前不喜歡現在沒感覺的。

    “墨公子,小一一是一個沒有安全感的人,今天我就把她交給你了。”沈嚴看着墨御鄭重的說道。

    “我從小一直沒盡到一個作爲父親的義務,有今天這樣的結果也是無可厚非,小一一一直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孩子,別看她這樣堅強,她很怕黑,晚上睡覺都會抱着東西。也會怕打雷和閃電。”

    “做任何好事也不會宣揚,即使別人誤會也不會去解釋,她很要強,你要包容她。”

    “她有時候有些小任性,會做一些別人看起來非常不理解的事情,可是墨先生要相信,她一切只是因爲在乎。”

    “她很笨,有時候不懂得怎麼樣獲取別人的關愛,總是做一些適得其反的事情。你要理解她。”

    “她還小,不懂事情,哪裏做錯了,你好好和她說。”

    沈嚴想起小時候那個喜歡抱着他撒嬌的小不點,現在終於嫁人了,眼眶有些微紅。

    唯一眼裏也開始蓄滿水霧,那時候不是不在乎沈嚴,那時候對於沈嚴是有感情的。

    不過是在往後的日子將那份親情一點一點掐滅罷了。

    現在聽着沈嚴說的這些點點滴滴,證明不是真的對自己一點都不在乎。

    “其實小時候她不開心就喜歡吃甜點…………”沈嚴看着墨御,交代了一大堆。

    聽到最後唯一的眼淚啪嗒啪嗒不停的往下掉。

    “傻丫頭,今天結婚呢,別哭,要笑,笑給所有人看。”沈嚴看着唯一,眼眶也有些溼潤。

    “嗚嗚嗚…………”唯一哽咽出聲。

    墨御把人抱在懷裏,輕輕的在她背後拍拍,動作很溫柔。

    全場的人聽着這番話,都有些感觸。

    沒有不愛自己孩子的父母,可憐天下父母心。

    “以後受委屈了,就回家,爸爸在家等着你,我們的家裏”沈嚴拉着唯一的手拍拍。

    唯一張開自己的雙手抱住了沈嚴“謝謝,謝謝,嗚嗚嗚………。”

    “傻孩子,要幸福,一定要幸福”沈嚴攬着人,聲音也有些哽咽。

    “我會幸福的,會幸福的”唯一退出沈嚴的懷抱。

    “墨先生,我把我的女兒交給你了,好好對待她”沈嚴把唯一的手指交給墨御。

    “我會的”墨御朝着人點頭。

    “別哭了,像一個小花貓似的”唯一依舊還是你心軟。

    “我………我………”一時間還不知道什麼回答。

    “來,牽着手,我們一起走”墨御牽着人,朝着舞臺中央走去。

    隨着兩個人的步伐,周圍屏幕展開,那裏面都是兩個人那相處之中點點滴滴的照片。

    有拍婚紗照的,在家做飯的,唯一偶爾撒嬌賣萌的,也還有一些單獨的個人照片。

    單獨照片最多的就是唯一了。

    看着那些照片,唯一就知道是從哪裏來的,一定是那幾個人提供的。

    沒錯,很多照片都是林初夏幾人提供的。

    “我現在才發現在手機相術這樣好”林初夏看着那些照片有些得意。

    “我的也不錯”顧悠悠也跟着說道。

    “其實主要還是小一一長得好,你要知道,顏值纔是最重要的”白薔薇意見顯然和兩個人不一樣。

    “你不說話沒人拿你當啞巴”林初夏眼神涼颼颼的看了她一眼。

    “我只是刷一下自己的存在感”白薔薇有些無辜。

    “別鬧了,留着點力氣,晚上鬧洞房”顧悠悠提醒。

    “這纔是重點”林初夏立刻閉嘴。

    “我也覺得”白薔薇也不再說話,專心致志地看着上面。

    兩個人走到主持人身邊,那些屏幕最終定格在一張照片上。

    唯一看着那張照片,那是她十六歲的樣子。

    墨御拿過話筒,看着照片開口道:“這是我和我夫人第一次見面。”

    人們看着照片上的兩人,一個青澀,另外一個沉穩。

    十六歲的沈唯一和二十六歲的墨御,一個穿着軍裝嚴肅冷酷,一個穿着旗袍儘管有些青澀卻也淡雅出塵。

    “這兩個人原來認識的這樣早啊。”

    “難道墨家二公子一直沒娶妻子就是爲了等這一位長大麼?”

    “好浪漫的感覺,一眼萬年啊?”

    衆人的眼裏有着好奇和八卦。

    “五年前,十六歲的沈唯一和二十六歲的墨御的相識,那是一場軍訓,那個時候,我還是她的教官,她也許記不得了,可是我卻永遠不會忘記……………。”

    唯一一直低着頭聽着墨御這類似告白的話,她從來都不知道,原來大家認識的這樣早。

    “那時候我就在想,要是以後我能娶到她,一定會給予畢生的寵溺,讓她無憂無慮。”

    “可是我是軍人,我也很遺憾,沒有時間陪在她身邊,她怕黑,我不能陪在她身邊,寂寞,我依舊不能陪在他身邊……………。”

    “所有情侶都會在一起做的事情,我也不能陪着她,所以,我很對不起她。”

    “所以,我會利用自己所有的時間,給她加倍的寵愛,給她加倍的呵護,讓她知道,其實她老公很愛她。”

    墨御看着唯一一字一句的說着,話聲剛落,便是一片掌聲。

    “說的好,說的好。”

    低下那些女孩子看着這樣深情的男人,羨慕的同時也是祝福。

    “所以,老婆,我不在的時候千萬不要哭,等我回來,我會給你擦眼淚”墨御握着人的手,鄭重地說道。

    “嗯”唯一現在都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只能點頭。

    “聽了我們新郎的一番話,有沒有覺得少女心爆發。”主婚人看着眼前這一對,有些戲謔。

    “有那麼一個人始終如一的對待自己,寵自己,愛自己,那是很多人都夢寐以求的事情。”

    “我們新娘無疑是非常幸福的,接下來,我們將進行婚禮誓詞。”

    主婚人站到兩個人中間的位置,看着兩個恩愛的人,也有些感觸。

    “墨御先生,請問你願意娶這個女人嗎?愛她、忠誠於她,無論她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你願意嗎?”

    墨御看了唯一一眼,嘴脣輕啓:“我願意。”

    主婚人看着唯一這邊。

    “沈唯一小姐,請問你願意嫁給這個男人嗎?愛他、忠誠於他,無論他貧困、患病或者殘疾,直至死亡,你願意麼?

    唯一吸了吸鼻子,答道:“我願意。”?。

    主婚人臉上全是笑意。

    “請問墨御先生,沈唯一小姐,你們願意從今以後她(他)成爲你的妻子(丈夫),從今天開始相互擁有、相互扶持,無論是好是壞、富裕或貧窮、疾病還是健康都彼此相愛、珍惜,直至死亡麼”。

    墨御和唯一對視了一眼,眼裏有着笑意。

    同時說道:“?我願意沈唯一(墨御)成爲我的妻子(丈夫),從今天開始相互擁有、相互扶持,無論是好是壞、富裕或貧窮、疾病還是健康都彼此相愛、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將我們分開。”

    “接下來,請新人交換戒指。”主婚人大聲說道。

    墨御單膝跪下,拿過一邊的人遞上來的戒指,一隻手牽着唯一的左手,朝着無名指,套了下去。

    隨即低下頭顱,在戒指上親了一口,說不出的憐愛。

    有些人不識貨,可是有的人卻非常精明的。

    “璀璨之星”有人驚呼出聲。

    聽見這道聲音,所有人再一次把眼光放在唯一手上的藍鑽上。

    眼裏的光芒非常炙熱,這顆鑽石可以說是價值連城了。

    這墨御對於沈唯一真的是太用心了,所有在場的女子無一不是羨慕的,有這麼一個老公,此生足矣。

    墨御站起來,唯一拿過戒指,牽起墨御的手指,也給他戴上。

    完畢之後,又是一陣熱烈的掌聲。

    “接下來就是大家所期待的了,我們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主婚人的話纔剛剛說完,下面開始沸騰了。

    所有人就以邢云爲首,邢雲開始吹口哨。

    “親一個,親一個,快點,親一個。”

    下面的人也都開始起鬨。

    “快點親一個啊,墨公子。”

    “親一個,親一個。”

    “我們可等着呢?親一個啊。”

    聽着下面是歡呼聲,唯一低下頭有些羞澀,因爲還沒有在人前這樣親熱過。

    墨御看着那害羞的人兒,心裏更加憐愛。

    墨御伸出雙手揭開唯一的面紗,捧着人的臉頰。

    緩慢的底下頭顱,在唯一的嘴角親了一口,雖然很喜歡和唯一親熱,可是還是沒有當衆表演的愛好。

    迅速的親完,退了回來。

    “好,好,好,老大威猛,威猛。”

    “墨御,這樣敷衍可不行了,晚上我們會還回來的。”

    “就是,能不能走心一點。”

    聽着那些埋怨,墨御笑笑。

    “接下來就是我們新娘拋捧花了,就是不知道誰是下一個幸運的人。”主婚人聲音裏都是笑意了。

    牽着唯一走上前,而下面的齊瑤看着那面容眼睛猛地睜大,甚至打翻了手裏的茶杯。

    和她有一樣反應的還有冷冽,兩個人情緒有些激動。

    “母親,先看看再說,現在不便”冷千凰連忙連忙拉住自家情緒激動的母親。

    看着臺上的人,讓自己母親情緒如此激動的肯定不是墨御,那麼就是他身邊的另外一個人。

    那就是沈唯一。

    冷千凰眯起眼睛,打量着唯一。

    齊遙的身子有些輕微的顫抖,看着唯一的眼神很複雜。

    “小一一,我要捧花,把花給我啊”林初夏站起來,朝着唯一招手。

    “我也要,小一一,快給我”顧悠悠也跟着嚷嚷。

    “我也要,給我”白薔薇也想要。

    “快拋啊,我們等着。”

    “新娘子,快點拋了。”

    唯一的捧花想要的自然很多,一羣人都等着。

    唯一轉過身子,背對着那些人,看着自己手上的捧花,往後拋去。

    “哇噢,是我的。”

    “我要,我要。”

    “你別搶,這是我的。”

    那些年孩子全部都在爭奪,可是出乎意料的,捧花卻落在了最安靜的袁寄語手裏。

    “啊”袁寄語有些驚詫。

    “爲什麼是你,我的捧花”林初夏欲哭無淚。

    “你這狗屎運”顧悠悠臉上也很無奈。

    “羨慕嫉妒恨”白薔薇也很遺憾。

    臺上的唯一看着接到捧花的人,“下一個幸福的就是你,袁寄語加油。”

    袁寄語害羞的低下頭。

    流程走完了,墨御纔開口。

    “感謝大家來參加我和我夫人的婚禮,在這裏,給大家說一聲感謝,現在離酒宴開席還有一些時間,大家可以先去外面坐一下。”

    墨御看着下面的人,客氣的說道。

    “我先帶夫人去換一身衣服,失陪了”墨御說完帶着唯一朝着一邊走去。

    倒是很體貼的給唯一托起婚紗。

    那些賓客很識趣的去外面入座,反正離開席的時間也不晚了。

    墨御和唯一走向另外一邊,沒有人了,唯一才鬆了一口氣。

    “老公,陪我去換衣服,我好累啊,這身婚紗太重了,穿的我頹廢”沒人了,唯一可以埋怨了。

    “可以的,穿那身唐裝吧,我叫人給你重新畫一個適合的妝容。”

    墨御也捨不得唯一受累啊。

    “快去把人給我找來,我在那邊的房間等你”這裏唯一來過的,後面就是專門準備休息換衣服的。

    “好”墨御把唯一送到房間之後轉身去找化妝師了。

    唯一走進房間,拿出自己那身大紅色的唐裝,開始換衣服了。

    “咯吱”門有些輕微的響動,可是唯一現在根本沒集中注意力,所以沒聽見。

    手裏拿着明晃晃的匕首,走路沒有一點聲音,緩慢的朝着唯一現在所在的房間而去。

    唯一換好衣服,摘下頭上的王冠,看着現在這一身比較輕鬆的。

    轉過身子,去打開房間的門。

    在唯一打開房門的瞬間,感受到那撲面而來的殺意,連忙往門後躲。

    唯一心裏一驚,看着那鋒利的匕首,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在這裏行兇。

    看了看房間,唯一拿過一邊的的簪子,女子用力推開房門。

    唯一看着那臉上帶着紅色彼岸花的面具的人。

    “你是什麼人,敢在墨家的地盤上行兇,夠膽啊?”

    唯一看着人,今天的防守不應該如此鬆懈,可是爲什麼這樣嚴密了人還是可以進來了。

    女子沒有說話,看着唯一那張臉,眼裏閃過一絲疑惑,可是隨即被殺意取代,這個人必須死。

    唯一看着人不說話,也有些焦急了。

    握緊手裏的簪子,這個人,即使從那渾身所散發出來的殺氣來看,也不是之前那些小嘍羅可以相比的。

    ------題外話------

    接下來我們唯一要和她家墨爸爸去度蜜月了,你說,要不要讓夏夏送什麼情趣內衣之類的,咳咳咳,我可單純了。

    小祖宗:作者你個兒砸,爺36D的大胸口還需要情趣內衣(傲嬌臉……)

    墨爸爸一臉狗腿:老婆長得好看,說什麼都是對的。

    作者君:……勞資不伺候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