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92 婚禮(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92 婚禮(下)字體大小: A+
     

    “墨叔叔,你等着,我馬上搜索”白薔薇拿着自己的手機三兩下就把自己想要的歌曲找出來了。

    可是聽到前面還不覺得,聽到中間高潮的部分,墨御臉上有些漆黑。

    這要是單獨和小祖宗呆在一起,唱倒是沒什麼,可是現在人這麼多。

    這要是唱下來,這張老臉也不用要了。

    “這首歌曲不錯,很經典,很經典”邢雲這一路走來感覺自己肚子都笑疼了。

    小嫂子這些朋友實在是太有才了,一個比一個更厲害。

    “我也覺得不錯,這是我們千挑萬選才決定的,唱其他的感覺達不到效果,我們想要看看墨叔叔對於我們小一一的愛意。”

    白薔薇說的不在意,可是房間裏面的唯一牙齒卻緊緊的咬在一起了。

    這貨簡直就是太無恥了,明明自己想要整她老公,居然還說是自己的意思。

    自己什麼時候說過想要聽征服。

    而外面,白薔薇看着墨御那一副想發作卻又不敢的樣子,簡直就是大快人心。

    她們的小一一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娶走的,至少先把這些流程走了。

    “墨叔叔,這歌是唱還是不唱,我們大家還都等着呢!”白薔薇反問。

    “對呀,墨御,這歌是唱還是不唱啊,不然這媳婦可是有些難見到的”邢雲這個牆頭草開始起鬨。

    “對呀,二哥,就是這樣簡單的事情,這樣你就可以馬上見到嫂子了。”墨柳開始催促道。

    “二弟,你就唱吧,機不可失,要不然一會兒她們又想到什麼好玩的,可能一時半會兒還進不去了。”

    現在可沒人幫助墨御了,因爲他們都很想聽墨御唱歌。

    “墨叔叔,我也不爲難你,這樣吧,爲了節約時間,我們就只唱中間高潮的部分。”

    白薔薇提議道。

    “快點啊!墨御,你倒是快一點啊,人家都降低要求了,快點。”

    “就是,就是,一個大男人,磨磨嘰嘰的,快點。”

    “隊長,你就快點吧,我們大家都還在等着呢?”

    “隊長,快點吧,我們等不及了。”

    “隊長……。”

    聽着這些催促聲,墨御深吸兩口氣,喉嚨有些乾澀。

    “別說話,我唱,我唱。”

    爲了媳婦,丟臉算什麼,爲了軟玉溫香在懷,豁出去了。

    “開始吧”白薔薇看着人終於妥協,臉上露出笑意。

    “咳咳咳”墨御一張老臉憋得通紅。

    “?就這樣被你征服,切斷了所有退路,我的心情是堅固,我的決定是糊塗,就這樣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

    “啪啪啪”白薔薇忍住笑意,拍着掌聲,給予讚賞。

    “小一一說的果然沒錯,墨叔叔果然就是好歌喉,我也就不爲難你了。”

    “祝福你和小一一白頭偕老,永結同心。”白薔薇說完很爽快的讓開路。

    “謝謝,小一一會幸福的。”墨御看着白薔薇露出一個不明顯的笑意,然後朝着樓上走去。

    顧悠悠打開門出來,看着墨御笑嘻嘻的。

    “這裏還有一關呢?墨叔叔。”顧悠悠壞主意不在林初夏之下。

    “說吧,怎麼才能過”這些要都是男的,墨御一定會毫不猶豫的上去搶人。

    可惜這些都是女孩子,不能動手。

    “我怎麼可能會爲難墨叔叔呢?聽說軍中男兒大多豪邁不羈,酒量也很不錯,這不是來領教一下麼?”

    “來人,上酒,讓我們墨叔叔一展男人的風采。”

    顧悠悠的話說完,便有人擡着桌子上來,擺上酒杯,還有酒。

    墨御看着那一排排的高濃度的名酒,眼角抽了抽,這是多恨他。

    顧悠悠拿過打開的酒,往高腳杯裏倒了大半。

    顧悠悠雙手遞上:“這一杯,祝福我們小一一和墨叔叔早生貴子,百年好合。”

    看着顧悠悠手裏的酒和嘴裏的說辭,墨御伸出手指接了過來,一口飲下去。

    放下杯子,覺得自己嘴巴火辣辣的,酒墨御喝的不少,一喝就知道,這絕對加了料的。

    看見人喝完,顧悠悠再次倒了一杯:“這一杯祝福小一一和墨叔叔新婚大喜。”

    墨御接了過來,依舊一飲而盡。

    “第三杯,祝福小一一和墨叔叔以後萬事如意。”

    “第四杯……。”

    “第五杯……。”

    “……。”

    墨御第一次喝這麼多,感覺有些受不了了,接下來顧悠悠的酒都被他那些戰友給他分享了。

    即使這樣,幾輪下來,大家都有些頭暈了。

    一邊的墨柳看着顧悠悠,覺得這個簡直就是太狠了。

    這樣下來晚上還怎麼樣鬧洞房,那樣就沒意思了。

    趕緊給顧悠悠使眼色,可是顧悠悠根本沒看見。

    顧悠悠看着墨御那個樣子,點點頭。

    “墨叔叔是一個好男人,我這關算是最輕鬆的了”顧悠悠看着那眼睛已經有些迷離的人,笑得很開心。

    “那麼接下來就祝福墨叔叔和小一一白頭偕老了”說完顧悠悠讓開了身子。

    墨御想着裏面的人,頓時清醒了,剛剛不過就是裝一下,不然顧悠悠怎麼可能放過他。

    顧悠悠看着墨御那穩定的步伐,眼裏有着笑意。

    墨叔叔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隨便忽悠我們,是不對的。

    墨御高興的打開房門,原本臉上有着笑意的臉頰在看見那一個人都沒有的房間時立刻變了臉色。

    “人呢?”墨御回頭看着顧悠悠。

    “新娘子在哪裏,不是需要你這個新郎去探查麼?”顧悠悠臉上笑意無辜,看着人反問。

    “來人,給我找”墨御吩咐自己手底下的士兵。

    低頭看着自己身上的對講機,墨御眼裏閃過暗光。

    “什麼事情”這是之前佈置的。

    “隊長,有人想要帶着我們嫂子跑了,隊長”隨着對講機裏傳出來的聲音。

    墨御連忙走到窗子邊,看着那牽着自己老婆欲跑路的人。

    “攔住他,快點,想方設法給我攔住他”這個司帝雲簡直就是太犯規了。

    自己就不應該答應讓他來參加婚禮,居然想要拐走他老婆。

    司帝雲看着那還在房間裏的人,緊緊的牽着自己身邊的人,前面不遠處就是自己的飛機。

    墨御,是你自己沒有用,可就不要怪我啦。

    “司大哥,這樣會不會有些過分了”唯一總覺得這樣有些過分了。

    “沒事,男人嗎,得不到的永遠都是最好的,所以我們有時候還是考驗一下。”

    司帝雲說的義正言辭,讓唯一找不到反駁的。

    墨御手下的士兵速度極快的朝着司帝雲的方向去。

    可是卻有很多身穿深色西裝的人來阻攔了。

    墨御直接從窗臺上跳下去,朝着自己老婆的方向而去。

    那些特種兵早之前這些人不一定打得過,可是這一輪一輪折騰下來。

    這些人也被折騰的差不多了,現在對付司帝雲這些專門挑選過來保護他的保鏢就顯得有些吃力了。

    墨御身手矯健的朝着司帝雲哪裏急速而去,那些人根本攔不住他。

    看着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妻子,墨御眼裏閃過欣喜。

    司帝雲看着那撲上來的人,放開抓住唯一的手指,轉過身子朝着墨御發動攻擊。

    墨御看着那下手狠厲到絲毫不留情的人,眼色暗沉。

    “司帝雲,你發什麼瘋,現在想要臨時反悔,不可能也由不得你”墨御看着那攻擊越發兇猛的人,也不太好下手。

    “我沒有反悔,我就是單純的看你不順眼而已。”司帝雲不愧爲意大利黑手黨的教父,與墨御可以說是不相上下。

    被一腳踢在小腹上的墨御眉頭皺起,瞬間一個迴旋踢踢在司帝雲的大腿上。

    司帝雲依舊不在乎,朝着墨御繼續攻擊。

    “打不過我,今天我妹妹你就帶不走,這就看你的實力了,哼。”

    只要有機會,司帝雲都會想方設法給墨御穿小鞋。

    “是麼?”墨御表面依舊很平靜。

    “既然這樣,那我可得好好招待一下司先生了。”

    “啪啪啪”隨着他巴掌聲的響起,更多穿着迷彩服的人加入戰場。

    那些人以最快的速度把司帝雲攔住。

    “上,給我拖住他”墨御一聲令下,這些人便全部朝着司帝雲哪裏攻擊而去。

    “墨御,你敢這樣對我”司帝雲一聲怒吼。

    “我這也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得罪了”墨御的聲音裏全是笑意,這些人早之前安排的。

    他就知道司帝不會就這樣放手的。

    看着那個離自己不遠處的小嬌妻,墨御一步一步走過去。

    “老大,花”田雲連忙走上來,把花遞給墨御。

    墨御接過話,“你去指揮,好好招待司先生。”

    “是”田雲答道。

    墨御捧着玫瑰花,一步一步走到哪個心愛的人兒面前。

    唯一隔着白紗看着那朦朦朧朧的人,看着那人離自己越來越近,越看越近。

    不知道爲什麼唯一有些緊張,手指都不知道往哪裏放。

    墨御走到唯一面前,單膝下跪,仰着頭看着人,嘴角的笑意很明顯。

    “沈唯一,嫁給我”墨御捧着鮮花,等着唯一伸手來接。

    “嫁給他,嫁給他,嫁給他。”

    那些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全部走上來了,看着唯一,鼓勵道。

    “小一一,看在墨叔叔對你這樣好的份上,你就嫁了吧?”

    “對呀,遇見喜歡的就嫁了吧。”

    “小一一,快點答應啊,嫁給她。”

    “嫂子,你就答應吧,嫁給隊長。”

    “嫂子,隊長這樣的好男人不多了,你可要抓緊機會啊,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嫂子,你就答應吧。”

    看着周圍那些人,再看看跪在地上的墨御。

    唯一心裏有些酸澀,這一刻才真正感覺到,自己是真的要嫁人了。

    “墨叔叔,我們小一一嫁給你之後誰洗碗,誰洗衣服,誰做飯做菜,說做家務。”

    顧悠悠看着那跪在地上的男人,戲謔的問道。

    “我,所有的都是我做。”墨御連忙答應。

    “那你娶媳婦回去幹嘛”林初夏再次問道。

    “暖被窩。”

    “生孩子。”

    “做事情。”

    墨御沒回答,倒是他那些手下踊躍的回答。

    “自然是疼她寵她”墨御知道林初夏最想聽什麼答案。

    “以後發生矛盾了誰的錯”白薔薇也跟着問道。

    “一切都是老婆說了算,她說的都是對的。”墨御很識趣。

    “你自己犯了錯怎麼辦。”袁寄語一直陪在唯一身邊,這還是她目前爲止第一句話。

    “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墨御保證。

    聽到這裏,幾人覺得滿足了。

    “小一一,你就嫁了吧,我們這麼多人看着,以後他要是哪裏做得不對,有的是人鞭策他。”

    “對的,小一一,答應吧。”

    “嫁給他吧。”

    唯一看着那些人臉上祝福的笑意還有墨御那眼底的寵溺,吸了吸鼻子。

    彎下腰,接過墨御手裏的玫瑰花。

    “哇噢,要幸福,要幸福。”那些人立馬沸騰了。

    墨御站起來摟着自己的老婆,一把抱起來。

    朝着另外一邊走去,那些人不知道他幹什麼。

    可是還是有一些人知道的。

    “臥槽,墨御,你就這樣丟下我們走了是不是。”邢雲知道墨御的私人飛機一定就是停在這附近的。

    “把這裏的人全部給我帶回去,我在婚禮現場等你”墨御頭也不回的抱着唯一走了。

    直到身影不見,直到直升飛機的聲音響起。

    “墨御,你這個忘恩負義的,爲什麼不等等我,我們一起啊?”他也好想坐私人飛機啊。

    “走吧,我們在不去,一會兒可能又要錯過儀式了”墨子芩提醒道。

    萬一遇見堵車的情況,場面會更加糟糕。

    “走,我們快點趕回去,墨御太沒有人性了”邢雲牽着袁寄語,連忙朝着自己車子走去。

    其餘的人也全部跟上。

    在飛機上,墨御始終都沒揭開唯一的面紗,只是隔着面紗蜻蜓點水般在唯一的嘴角親了一口。

    感受到哪來自外界溫熱的觸感,唯一長長的睫毛不停的顫動,臉頰緋紅。

    “老男人,司帝雲是誰”唯一緊緊的拉着自己的婚紗裙襬。

    那會兒可能之前沒注意,可是如果仔細看的話也知道,那眉宇間和自己的相似之處。

    還有就是司帝雲從遇見自己開始就一直非常友善的態度。

    這世界上,不可能會有誰無條件對誰好,一切都還需要一個理由。

    就看那個理由夠不夠充分,能不能說服自己。

    “你心裏已經有數了,又何必再問,他今天就是特意爲你來得。”

    墨御倒也不隱瞞,唯一對於親人還是很渴望的。

    “是嘛,什麼時候知道的事情”唯一的聲音有些嘶啞。

    “前幾天,老婆,別想了,總歸還有人在乎你不是麼,司帝雲的態度你也看到了,他只是不敢開口,因爲他也怕你責怪他。”

    墨御拉着唯一纖細的手臂,蹲下來,直視唯一。

    “有沒有怪老公沒提前把這個消息告訴你。”

    原本打算等那個司帝雲親自給唯一開口的,可是他也真的是忍得住。

    唯一連忙搖搖頭“不怪,我們都不知道彼此,媽媽陪伴我很多年,對於他,卻缺席了很多年。”

    “傻丫頭,幹嘛這樣爲別人着想,有什麼委屈的都可以和老公說”墨御看着唯一,坐在她的身邊,把人抱在懷裏。

    他就知道這個小傢伙很聰明的,只要一發現一點蛛絲馬跡,很多事情都會猜測出來。

    “只是現在不知道該怎麼樣面對他,情緒很複雜”這前二十年就只有一個蘇穎,蘇穎死後也就只有自己一個人。

    現在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個哥哥,怎麼都覺得有些奇怪。

    “別太在意了,慢慢來,今天我們大喜的日子呢?”墨御拍拍人的後背,表示安慰。

    “好”那些事情慢慢來吧,反正不急於一時。

    墨御帶着唯一走到窗子邊,看着下面的風景。

    “感覺A市很小”唯一看着下面臉上露出笑意。

    “那是,老婆,人的一生太過短暫,不要拘禮於一些東西,一些時候,站的高了,就看的遠了,很多事情也都會就不一樣的看法了”墨御從後面抱着人,下巴搭在她的肩膀上。

    “嗯,會好的”唯一看着墨御,露出笑意。

    “對的,我老婆很厲害的”墨御蹭了蹭唯一的脖子。

    唯一抿脣微笑。

    婚禮現場。

    今天墨家倒是請了很多人,基本上在A市排得上名次的都被請來了。

    元秋晴和墨君分別招待不同的人。

    “墨夫人,恭喜啊,這二公子結婚了,也算了結你的一樁心事了,接下來,就等着抱孫子吧,小一一那孩子倒是一個很有福氣的。”

    容夫人看着元秋晴,滿眼都是笑意。

    “快來這裏坐,你怎麼來的這樣早。”元秋晴連忙拉着人在一邊坐下,給她帶來一杯茶。

    容夫人拿起茶杯,輕輕的吹了一口。

    “不錯,是我喜歡的大紅袍,在配上秋晴的手藝,簡直就是錦上添花。”

    “哪裏,你呀就是喜歡和我謙虛,要說茶藝這一塊,你纔是真正的能人,對了,容與呢?,怎麼不見人。”

    元秋晴四處看看,那人基本上出席這種宴會都是跟在自己家母親身邊的。

    現在突然之間不見了,元秋晴總覺得少了一下寫什麼。

    “唉,新事物總會取代舊事物,你看看,現在哪裏還有我什麼事情。”容夫人指着一邊的容與。

    話裏雖然有些類似埋怨,可是那臉上的笑意就沒有停止過。

    讓元秋晴有些好奇,就順着她的目光看過去。

    在看着那相互粘在一起的人時眼裏閃過了然。

    只是看着容與身邊那個女孩子,似乎沒見過啊。

    元秋晴對於上流社會這些名媛也算了如指掌了,當初爲了自家那兩個熊孩子可是操碎了不少心啊?

    但是以這一位的面容,不可能自己看過卻不記得。

    “這位是?”元秋晴看着容夫人眼裏有着詢問。

    “這是容與他爺爺故友的孩子,那姑娘也是可憐人,很小的時候就沒有父母,跟着自己師父長大的。”

    “但是很奇怪的,容與第一次見到這姑娘就非常粘她,甚至有時候可以連我這個母親都不搭理的。”

    這種事情容夫人自然是非常樂意見到的。

    因爲容與本就與常人不同,勉強娶一個妻子也不會有什麼好結局的。

    但是現在不同了,他遇見自己喜歡的人了,並且對方也不會嫌棄自己。

    對於這一點,容夫人非常滿意。

    彷彿感受到別人對於自己的注視,那個女子朝着元秋晴這邊看過來。

    在看到容夫人的時候露出一個很淺的笑意。

    隨即朝着兩個走過來,容與就像一個尾巴一樣,跟在人家的身後。

    “初見,這是墨夫人,快過來打招呼”容夫人給那個女孩子介紹道。

    “伯母好”那個被稱作初見的女孩子雖然表情沒什麼變化,可是態度卻非常端正。

    元秋晴看着在眼前的人,眼裏有着笑意,也是一個惹人喜歡的。

    這姑娘給人的感覺雖然很清冷,很疏離,可是卻不會讓人覺得討厭,相反,會覺得這種氣質就應該出現在她身上。

    女孩子穿的也很引人注目,那是復古的改良版漢服融合了現代的設計。

    如果說穿上旗袍的唯一很像那些明國時期大家族裏面培養出來的大家閨秀。

    那麼眼前這一位便像那古代江湖上神祕莫測的仕女。

    兩個人有着異曲同工之妙。

    “好孩子,叫什麼名字”元秋晴看着人態度非常和藹。

    “我叫若初見”女孩子看了元秋晴一眼,方纔開口回答。

    “好名字,好名字,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看來你很喜歡納蘭的詩詞。”

    元秋晴早些年也是風雅的人物,只不過處於墨家這樣的位置,有些東西算計的太多了,自己的喜好早就忘了。

    “很喜歡”若初見點頭說道。

    而她身後的容與則是從後面把人緊緊的抱在懷裏,防備的看着元秋晴。

    “初初,是我的,是我的”容與看着微笑的元秋晴一字一句的說道。

    元秋晴有些愣神,待到反應過來的時候,臉上的笑意更加大了。

    “哎呦,我們容公子這是情竇初開啊,這麼維護着人”元秋晴眼裏有着打趣。

    難得看見這個盛世的總裁對什麼東西這樣喜歡過。

    以前每一次聚會都是安靜的呆在自家母親身邊,無論你說什麼,他都不置一詞。

    根本就是把你當空氣,不會理睬,這也讓很多人不滿意。

    可是不滿意就不滿意,你能拿人家怎麼樣,人家有家世有背景有能力,還會怕你生氣。

    處於這樣的位置,多得是人想要勾搭巴結。

    “初初是我的,是我的”容與看着元秋晴重複着之前的話題。

    “呵呵呵,沒人和你搶”元秋晴看那固執的人,開口說道。

    “看來容夫人的喜事也不遠了,在這裏先恭喜你了。”

    元秋晴把眼光放在那個女孩子身上,心裏則是嘆了一口氣。

    被這樣的人喜歡上是幸福的也是不幸福的,就看當事人的選擇了。

    容與她是瞭解的,偏執到不近人情,這樣的人喜歡一個人,那個人喜歡他還好,要是不喜歡,兩個人最終的結果不過就是魚死網破。

    “唉,他我是不擔心了”容夫人覺得自己前半輩子一定過的太過於順風順水的。

    要不然爲什麼兩個兒子,沒一個讓她省心的。

    “容陵,療養的怎麼樣了”那個孩子也是很可憐的,真不知道容家這是怎麼啦?

    孩子都是不錯的,就是都會有一些別人所不能理解的災難。

    “好轉一些了”容夫人說到自己的小兒子,臉上有些落寞。

    她那個孩子也才五六歲啊,可是爲什麼會有抑鬱症,爲什麼?有時候她也想不通。

    “沒事的,容夫人,吉人自有天相,老天不會放過一個壞人,也不會加害一個好人的。”

    哪一個都是做了母親的,別說是容夫人,要是自己的孩子要是也有那種病,可能自己也承受不了。

    “謝謝墨夫人的寬慰”容夫人擠出一個笑意。

    “放心吧,大風大浪都過來了,沒什麼事情過不去”元秋晴端了一盤點心給容夫人。

    “對,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一點點事情就這樣杞人憂天,太不應該了”容夫人恢復之前的溫和笑意。?

    “都會好的。”元秋晴很喜歡這樣的說話,很放鬆。

    “找了半天,原來我們秋晴在這裏。”聽着這道聲音,兩個人同時看過去。

    看着人臉上揚起禮貌的笑意,“原來是言姐,快來坐這裏,剛剛說的有些盡興,都沒發現你的到來,怠慢的地方千萬別往心裏去。”

    元秋晴站起來,去迎接程言還有她身邊的洛思琪。

    洛思琪今天一身白色的魚尾羣,將她婀娜多姿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在場不少男子都把眼光放在她的身上。

    她的穿着對於男兒而言,確實是很有魅力的尤物。

    可是洛思琪很明顯的非常享受這樣被人矚目的感覺,那樣她纔會有成就感。

    “我們思琪今天簡直就是太漂亮了,簡直就是讓人移不開眼睛啊?”元秋晴誇獎道,這洛思琪對於穿着方面是真的很有研究啊。

    將女性的魅力發揮到極致,懂得利用自己的優勢。

    “謝謝伯母,伯母今天也很漂亮”洛思琪淺淺一笑,羞澀的回答道。

    “伯母就算了,你這是小丫頭真是越來越漂亮了,伯母可不會隨便夸人。”

    當然,那渾身的氣質和容貌都還差自家兒媳婦一點。

    洛思琪被元秋晴這樣誇獎心裏面自然非常高興,可是又不能表露出來。

    可是看那上揚的嘴角就知道,人現在心情很好。

    原本心情很好的人在看見若初見的容貌的時候突然消失了。

    女人都是有攀比心理的,現在看見這麼一個人比自己長得好,這心裏肯定不舒服。

    “伯母,這位是?”剛剛幾個人就在說話,元秋晴肯定是認識的。

    “這位是容公子的朋友”對於若初見,元秋晴只能這樣介紹,要不然就顯得有些突兀了。

    “初初是我老婆”容與看了洛思琪一眼,眼裏的神色讓洛思琪不禁感覺到害怕。

    容與那個幽深陰冷的神色讓洛思琪想到了那個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很有那種窒息的感覺。

    頓時嘴角的笑意維持不住了,臉色有些慘白。

    “與兒,不能這樣無禮”容夫人看了自家兒子一眼,話雖然這樣說,卻也只是象徵性的提醒一下。

    別以爲她剛剛沒看見那個洛思琪的態度,她容家的人可不是好欺負的。

    特別還是自己兒子中意的人。

    “你在拿你那雙眼珠子看我家初初試試,我不介意給你挖出來。”剛剛她看若初見的眼神讓他非常不舒服。

    “小與,我沒事的”女子開口,語氣一如人一樣,很是清冷。

    可是洛思琪看着人眼底依舊有着不明顯的不屑。

    容與的情況在這些上流社會的人基本上都知道,這也是爲什麼他這麼有錢還沒有人肯嫁的原因。

    那些沒腦子的就算了,有腦子的都不會選擇他。

    一個精神方面有着疾病的人,誰知道會不會什麼時候發瘋把自己殺了。

    要是和這樣的人在一起,那活得該是多累啊?

    所以看着現在和容與在一起的人她心裏是瞧不起的。

    這種人一般都是爲了錢。

    “一直就聽說洛小姐在名媛圈裏頗有地位,現在看看,這番氣度真的讓人折服,真是聞名不如見面,有些東西和自己想象的都不一樣。”

    若初見看着洛思琪,嘴裏的話雖然很委婉,可是仔細聽也知道,這並不是什麼恭維的話。

    “哪裏比得上小姐你,思琪自愧不如。”洛思琪當然知道若初見在諷刺自己,也反駁回去。

    “洛小姐謙虛了,初見應該向你好好學習纔是,不然在這樣的場合都不知道怎麼說話了。”

    “看得出來洛小姐還是比較爽朗的,說了什麼太過任性的話,大家都是理解的。”

    “畢竟大家都不一樣,也不會有人計較這些,自己就是那個樣子,看誰都覺得和自己一樣,眼光的問題,可以理解。”

    若初見看着洛思琪,口頭上的功夫並不比她差。

    她不喜歡這個人,很不喜歡,既然不喜歡,那就不能委屈自己。

    想到這裏若初見的眼裏閃過一絲暗沉。

    “呵呵,你們這些小東西還是這樣年輕氣盛。”還在僵持的兩人被這道聲音打破。

    元秋晴看向來人,眼裏一亮。

    “秦夫人,鍾夫人,快來坐。”元秋晴站起來給兩個人倒茶。

    這個鍾夫人可是墨御上司的老婆啊,並且長年不在A市。

    “秋晴沒必要使用客氣的,今天我們可是跟着來湊熱鬧的”唐瀾捂嘴輕笑。

    “是啊,秋晴,你墨家很多年沒辦喜事啊,這一次搞的很濃重啊。”看着周圍那些人,基本上都是權貴。

    也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來想,墨家這位兒媳婦很受寵愛。

    “主要還是我兒子,說要給他老婆一個風風光光的婚禮,他都親自要求了,我們這些長輩哪有不答應的道理。”

    元秋晴把功勞都推給墨御,她想讓這些人知道,她那個兒子對於那個兒媳婦有多麼重視。

    這以後做什麼也會有一個思量。

    “你這兒子平時看起來不苟言笑的,對於自己這位媳婦兒這樣體貼,就是不知道你這位兒媳是哪一家的,家裏還有什麼姐姐妹妹沒有。”

    鍾夫人並不知道唯一是沈家的,對於元秋晴這位媳婦也有些好奇了。

    “鍾夫人不知道麼?墨御這媳婦早之前應該很出名纔是。”程言最在一邊跟着附和。

    “哪家的小姐,快說來聽聽”鍾夫人更加好奇了,自家那個老頭子也說沈家。

    “你這B市的大忙人,不知道也很正常。”容夫人看着這難得一見的人。

    “生意都在哪裏,沒辦法”鍾夫人也很無奈啊?

    “快說,勾的我心裏難受”鍾夫人把眼光放在元秋晴身上,希望人直接給她說。

    “沈家那個小姑娘”對於自己兒媳婦的身份,元秋晴並不覺得見不得人。

    “沈家?那個沈家?”A市的沈家還是有幾個的,只是家世都一般。

    “蘇穎那個沈家?”容夫人提醒道。

    “哦,我記起來了,原來是蘇穎的女兒啊,那你兒子可真有福氣了,當初蘇穎多麼明亮耀眼,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人家只要往哪裏一站,那還有我們什麼事情。”鍾夫人對於蘇穎還是有印象的。

    聽着鍾夫人的說辭,大家都忍不住笑,唐瀾手指揪着自己的裙襬有些發白。

    卻依舊不動聲色看着幾人聊天。

    “都是有福氣的”元秋晴對於別人誇讚自己兒媳婦是非常受用的。

    “墨伯母,鍾伯母,容伯母”幾人原本還想繼續這個話題,卻被人打斷。

    “你這孩子,沒看見伯母們正在說話麼,你還這樣不禮貌。”唐瀾看着自家女人,嗔怪道。

    “這位是……”鍾夫人直直的朝着秦思柔看去。

    “伯母,我叫秦思柔”秦思柔大方的介紹自己。

    “原來是小思柔啊,你看伯母這記性,簡直就是太差了,小思柔別往心裏去。”

    鍾夫人知道這是唐瀾的女兒,可是一時間真的記不得名字了。

    “人家小時候你還抱過人家,你這記性十年如一日的令人着急。”聽見聲音,全部人看過去。

    看着那帶着自己一雙女兒款款而來的人。

    “齊瑤,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鍾夫人連忙迎上去,這兩位當初的關係就特別好。

    不是元秋晴這種對誰都客氣的那種好,而是兩個人私底下關係很親近。

    “難爲你這個大忙人還記得我”齊瑤走上前,看着這很多年不見面的人。

    唐瀾看着齊瑤,臉色有些不好看,身子有些輕微的顫抖,連忙深吸幾口氣,努力鎮靜。

    別人都說冷家夫人溫柔似水,只有她知道這個女人多麼狠毒。

    已經很多年沒見了,這一次回來,應該就是爲了沈唯一的事情。

    “冷……夫人”元秋晴走上前,眼裏有些驚訝,這個人按道理不應該出現在這裏纔是。

    “秋晴不記得我了”齊瑤看着那眼裏有着不確定的人淡笑。

    “不是,感覺你變化真大,我都快不認識了。”

    元秋晴看着眼前這位,當初她們這幾人作爲下一任繼承人的夫人,每個人都有着獨特的手段。

    而齊瑤,無疑是一把溫柔的刀,這一臉溫柔的笑意可是讓很多人曾經都痛苦不堪。

    當初的齊瑤也算鋒芒畢露,驕傲的不可一世,但是現在看看,歲月真的沉澱了很多東西。

    “哪裏,我這是越變越漂亮了”齊瑤看着幾人打趣道。

    “呵呵呵,確實越變越美麗”鍾夫人無語的笑笑。

    “你們一羣人在這裏聊什麼,新娘子來了沒有。”齊瑤想看看這沈唯一究竟是何方神聖。

    “應該快了”說曹操曹操就到,元秋晴的話纔剛剛說完,場面就開始熱鬧起來。

    “新娘子來了,快點過去看看。”

    “對對付,快去看看這位墨家少夫人。”

    “走,我們也去。”

    元秋晴看着那一羣擁擠在一起的人,搖了搖頭,這樣堵在一起,婚車也進不來啊。

    ------題外話------

    婚禮過後,我們就進入第二捲了,嘻嘻嘻

    推薦友友陶五妹的《心門之外》:

    她,110指揮調度中心警察,新婚之日陡遭突變,妹妹懷上了她那準新郎的孩子。一氣之下,離家出走。

    他,臺通驕子,溱湖岸邊,意氣風發的他意外邂逅失魂落魄的她。千年老樹終於開花,偏偏一見鍾情於她!

    情人節相聚,意外得知,他那半世紀之前隨國民黨大軍一起輾轉檯灣的爺爺竟然是她的親爺爺。

    總裁的入贅之夢遙遙無期,痛苦地面臨親人與情人的抉擇,一次又一次在道德與倫理間糾結、在親情與愛情中浮沉,也一次又一次徘徊在心門之外……

    文文正在2P,五妹在向各位親求點擊、求收藏、求評論的同時,也要求自己更新多、狗糧多、福利多。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