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91 婚禮(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91 婚禮(中)字體大小: A+
     

    婚車在中間的位置,前後都有各種名貴的車子保駕護航。

    “這是幹什麼,怎麼這樣大的排場。”

    “是啊,你看看那些車,嘖嘖嘖,這輩子可能都沒有見的這樣全面。”

    “你們怎麼不說上面的直升飛機,那纔是最酷炫的好不好。”

    “唉,你們不知道麼,今天是那個墨家二公子結婚的日子。”

    “難怪這樣大的手筆,原來是墨家。”

    周圍的市民看着路上的車子,都開始竊竊私語。

    因爲很少有誰家結婚搞得這樣大的排場,也由此可以得知,墨家這位未來的兒媳婦是非常受寵愛的。

    “我怎麼感覺今天墨御會非常苦逼!”

    今天邢雲開的是蘭博基尼,畢竟自己兄弟結婚,不能開的太寒酸。

    “那可不,就是那一羣小姑娘可能都對付不下來”墨子芩眼裏也有着看好戲的神色。

    “你們這樣幸災樂禍真的好嘛?”南宮錦懷裏抱着人,看着自己這幾位兄弟,開口道。

    “話說,你家這位感覺一上車就一直再睡,還有就是,爲什麼這麼熱的天氣還要帶着口罩,不是多此一舉麼。”

    邢雲看着後面的兩個人,特別是那個從上車子開始就一直沒聲音的女孩子。

    現在這樣安靜的女孩子真的不多了。

    安靜的近乎讓人詭異。

    “我們又不是外人,說句話沒事吧?”對於南宮錦懷裏的人,邢雲是滿滿的好奇。

    可是說到這裏南宮錦的臉色就有一些不好了,輕輕的拍着自己懷裏的人,讓她入睡。

    “她不會說話”南宮錦說完女孩子的身子有些僵硬。

    “不會說話是什麼意思”邢雲沒在意,還以爲是不想說話。

    墨子芩看着南宮錦懷裏的人有些若有所思。

    “就是不會說話”南宮錦語氣都有一些冷了。

    “噢,我錯了”邢雲連忙住口,看着南宮錦懷裏的人有些尷尬。

    南宮錦所說的不會說話和他所理解的不會說話似乎是兩個概念。

    “她是不是嗓子有問題,我可以給她看看”坐在一邊的墨傲寒冷然的開口。

    “不用,她的嗓子恢復不了的”因爲被那些人給她毀了。

    想起這裏,南宮錦身體忍不住開始釋放殺氣,那時候的錦笑纔多大,那些人何其忍心。

    感受到身邊人情緒的波動,錦笑緩慢的睜開眼睛。

    坐在南宮錦旁邊的墨傲寒看着那雙眼睛一時間回不過神來。

    那是一雙什麼樣的眼睛,裏面什麼都沒有,荒蕪的一片。

    甚至沒有絕望,沒有失望,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

    錦笑睜開眼睛,伸出自己的手輕輕的撫上南宮錦的臉龐。

    南宮錦一把抓住人的手指,按在自己的臉頰上。

    “笑笑乖,哥哥不生氣,累麼,累就休息一下。”南宮錦這寵溺的態度倒是把身邊的幾個人嚇着了。

    “噗,這世界是不是玄幻了,你南宮錦也有這個時候?”

    邢雲嚇得手一抖,車子立刻打滑,還好反應的迅速立刻穩住了。

    “這是誰家的姑娘”墨子芩看着錦笑。

    總覺得這半張臉怎麼看怎麼眼熟,就是記不得自己在哪裏看過。

    可是看着那女孩子的眼睛,墨子芩還是有些驚詫的。

    什麼樣的環境才能養出這樣無慾無求的人,這或者說根本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傀儡。

    看來南宮錦一眼,這人怎麼會喜歡這樣的。

    錦笑靠在南宮錦的胸口,手指緊緊的抓住他的衣袖,就好象怕被丟棄一樣。

    想着接下來的任務,錦笑第一次有了猶豫的衝動。

    可是想到那個口裏的條件,錦笑眼色暗沉,只有殺了那個人,她們纔會放過南宮錦。

    那麼,那個人就得死。

    “錦笑,一會兒我帶你去見小一一,你一定會喜歡小一一的!”

    南宮錦看着自己懷裏乖巧的人,臉上有着柔和的笑意。

    “話說,墨御那個慫貨爲什麼不和我們一輛車,有必要這樣害怕麼?”邢雲又開始嘀咕了。

    “他這是兩手準備,現在開始在另外一邊部署呢?這邊攻不進去,那邊就用搶的”墨子芩想起就覺得好笑,還有墨御覺得爲難棘手的事情。

    “不就是一羣小姑娘麼,至於麼?”邢雲不以爲意。

    “反正我們今天可都有幫襯着人,什麼事情還是小心的好!”

    對於邢雲的漫不經心,墨子芩覺得事情可能沒有那麼簡單。

    “一羣大男人,沒什麼好怕的”當然邢雲這個沒結過婚的人自然不知道那些人有多麼難纏。

    至少這一次給他留下了特別深刻的映像。

    接親的車子往前往後數千米,又遇幾個紅綠燈,難免耽擱了一些時間。

    “怎麼還不來啊”墨柳手上拿着一把槍,一把玩具水槍。

    “我們這樣真的好嘛?”顧悠悠和林初夏看着自己手裏的玩具槍,有些猶豫。

    “沒事啊,我還找了很多人呢?先給那幾人一些見面禮”墨柳笑得沒心沒肺的。

    “這些都是什麼顏料啊,看起來有些噁心”林初夏是有些興奮。

    可是看着自己手裏的東西,還是有些猶豫的。

    “好東西啊”墨柳笑得花枝亂顫的。

    這些東西不會傷害到人,只不過被打倒會有些噁心罷了。

    “男人婆,那是你哥哥麼,我怎麼感覺那是你的仇人?”

    鄭少鴻看着墨柳那個躍躍欲試的模樣,忍不住膽顫。

    “不過五關斬六將,怎麼可能就這樣輕易把我們小一一娶走,對不對,司先生”墨柳看着司帝雲。

    “我的人借給你”這是司帝雲最樂意見到的。

    “那就多謝司先生了”那些人一看就是身手不凡的,對付墨御手下那些特種兵雖然還差一點。

    但是也夠他們受得了。

    “走吧,兄弟們,先去大門哪裏給人家一個見面禮,要不然就顯得我們太沒有規矩了”墨柳帶着一羣人浩浩蕩蕩的去伏擊了。

    房間裏就只剩下唯一和司帝雲兩個人。

    “老大,我們到了”田雲和墨御的路虎車比邢雲那幾人的快。

    一到目的地,一大羣身着軍裝的人立刻下車,整齊的排在一起。

    “哎呦,這麼正式啊。”邢雲打趣的聲音傳來。

    “田雲,你這傢伙,很久不見了,越來越壯實了!”

    當初邢雲和田雲也是一起參軍的,只不過最後田雲留在特種部隊裏。

    而邢雲,去了A市的刑警大隊,兩個人也算老戰友,很久沒見面了。

    “你這精神越來越好了,也不知道是不是A市的水土太養人”田雲黝黑的臉上也全是爽朗的笑意。

    “那是,春風得意啊”邢雲也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

    “我們進去接新娘子吧”邢雲看着這算是比較安靜的地方,催促着人。

    “這安靜的有些詭異啊”司帝雲在的話不可能啊,不可能這樣安靜啊。

    “給我鬧,把那些人鬧的受不了爲止”墨御還是沒有貿然的進去。

    田雲看着墨御點點頭,轉過頭,吹了一聲口哨。

    那些訓練有素的立刻會意。

    “嫂子,隊長說,請你嫁給她。”

    “隊長說,他會愛你一生一世。”

    “隊長說,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嫂子,隊長說,求你高擡貴手,放過他吧?”

    “嫂子,你就開門吧,讓我們進去啊,我們隊長可稀罕你了。”

    “嫂子,隊長說他愛你,就像老鼠愛大米。”

    可是這些都沒反應,墨御拿過自己一邊的小蜜蜂,爲了媳婦,臉面算什麼。

    “沈唯一,我愛你,請你嫁給我,我墨御來娶你了,娶你回家當祖宗供着。”

    “嫁給我你什麼都可以不用做,因爲我什麼都會做,我會把你當女兒一樣寵着。”

    “你說一我不會說二,你說的都是對的,一切以你爲標準,我打不還手,罵不還手。”

    房間裏。

    “撲哧”唯一沒忍住笑出來,坐在牀上,笑得身子都顫抖了。

    “墨御這個無賴,別以爲這樣就可以進來,做夢”司帝雲朝着自己的身後打了一個手勢,冷笑出聲。

    敢就這樣拐走我的妹妹,勞資不整死你。

    “臥槽,你們會不會說話”墨柳忍不住了,從暗處走出來,看着那些根本不敢進來的人。

    “你們還是不是男人,有本事就進來把人搶走,不然就是孬種”也許在軍中長大的原因。

    墨柳的性格倒是比較直率的。

    “就是,有本事就過來啊,一直在哪裏喊,沒意思”林初夏也從跟着走出來。

    抱着雙臂看着人。

    “今天你們敢進這個院子,就算過了我這關,要不然,這媳婦也別娶了,回家打光棍吧?”

    墨柳可不會因爲對方是她哥哥就會客氣,在部隊裏墨御可從來都不會手下留情的。

    現在有機會了,大家有怨抱怨,有仇報仇,現在心裏這口氣簡直就是順暢。

    特別是看着自家哥哥那個漆黑的臉色,簡直就是有一種翻身農奴把歌唱的感覺。

    太酸爽了,簡直就是太酸爽了。

    “你想幹什麼,墨柳,你自己好好想清楚,現在這個時候爲難我,你回到特種部隊日子絕對不會好過。”

    墨御幾句話,讓墨柳臉上的笑意沒有了。

    “怕什麼,現在先把之前的收回來,以後再說,要不然以後沒機會了”林初夏生怕墨柳動搖趕緊說道。

    “田雲”墨御沉聲喊道。

    田雲自然知道是什麼意思,走上前看着自家愛人。

    林初夏看着人眼前一亮,可是還是不打算就這樣放棄。

    “夏夏過來”田雲溫柔的說道。

    “小云雲,雖然我很想你,可是現在不是沉迷男色的時候,等你們隊長把這些關卡都走完了,我們就可以團聚了。”

    想要她就這樣放棄這個機會,怎麼可能。

    “是男人就勇往直前”墨柳給身邊的人打了一個手勢,暗處的人看見這個手勢。

    慢慢的朝着外面那些人逼近。

    “說吧,墨柳,你有什麼要求”墨御看着自家妹妹,看來威脅是沒有什麼用處了。

    “這樣吧,大家在軍中也經常切磋功夫,今天你們派出一個人,打贏了我們就算過關什麼樣。”

    墨柳看着自己的哥哥開始講條件。

    “這樣簡單”墨御有些不相信。

    “就是這樣簡單,我們一向說話算話”墨柳點點頭。

    “你們誰願意上去迎戰”墨御看着自身後的士兵。

    “我願意。”

    “我願意。”

    “我也願意。”

    一個比一個積極,看在墨柳眼裏,卻忍不住發笑。

    一會兒有你們好受的。

    墨御想了一下,還是田雲去吧。

    “墨柳,承讓了”在部隊裏,墨柳的身手絕對在田雲之下。

    墨柳看着人笑得有些詭異,舉起手,輕輕的拍了一下。

    “啪啪啪”隨着巴掌聲的想起,房門打開,從裏面出來一個人。

    “和你戰鬥的可不是我,是這位”墨柳看着人笑嘻嘻的。

    “這是?”墨御詢問道。

    “聽說是F國跆拳道總冠軍,也不知道實力如何”聽着她風輕雲淡的一句話,這邊的人無語的抽了抽嘴角。

    “看你大展身手了,副教官”平時不是很牛逼麼,現在讓你試試被打的感覺。

    “那就開始吧”田雲根本不怕。

    “開始”隨着墨柳聲音的落下,兩個開始動手。

    墨柳看得津津有味,還別說,這田雲還是有兩下子的。

    現在至少和那個跆拳道總冠軍打的不分上下。

    “你家男人身手真是太棒了”墨柳看着自己身邊的林初夏誇讚道。

    “那是,你以爲”林初夏有些小得意。

    看着兩人你一拳我一拳的相互打來打去的,還都是高手之間過招,墨柳覺得太有意思了。

    而墨御眉頭皺了起來。

    “這幾個小傢伙到底在玩什麼,這樣不怕把自己老公玩完麼”墨子芩看着林初夏再看看已經掛彩的田雲。

    林初夏看得興致勃勃,可沒有任何心疼的痕跡。

    “這樣下去,我們就輸了,第一關都過不了”邢雲看着那情勢,也忍不住開口。

    “不一定,現在田雲是還在處於弱勢,可是剛剛那個人爲了擊敗田雲用了不少力氣,現在不過就是硬撐着,在給田雲一點時間,田雲絕對可以擊敗對方。”

    “不錯,不錯,田教官的身手越來越讓我佩服了”墨柳拍手叫好。

    看着兩個人的身手,最後的結果也不難預料,最終還是田雲贏了。

    可是看着那鼻青臉腫的模樣,簡直有些不忍直視。

    墨柳努力的壓制笑意纔沒有笑出來。

    “老大,這太坑了”田雲走到墨御身邊,欲哭無淚。

    “沒事,光榮的”墨御看着那張臉,最終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我們可以進去了麼?”墨御看着自己妹妹。

    “可以啊!”墨柳很乾脆的答道,然後轉身走向裏面了,只是嘴角確實忍不住勾起。

    “走吧,我們進去”邢雲首先進去了。

    “我什麼覺得不會這樣單純呢?”墨柳不會是這樣輕而易舉就讓他們過的人。

    “走不走啊,快點”邢雲走到門口看着那些磨磨嘰嘰的人。

    看着邢雲走到門口都沒事,一些人也放心了,也都跟着陸陸續續走進去。

    最後就剩下這幾個人,墨子芩走上前,看了看周圍。

    “也許是我們太多心了”看着自己弟弟說道。

    “也許是我多心了”墨御搖搖頭也跟着走進去,可是總覺得哪裏不對。

    耳朵聽着周圍那些很細微的聲音,心裏警惕心一起,大叫道:“快躲起來。”

    他就是知道墨柳那個性子,怎麼看就不可能會這樣罷了。

    “射擊,兄弟們,給我狠狠的射擊”墨柳手裏抱着玩具槍,往哪些人身上噴灑。

    那些顏色噁心的液體把那些人身上弄得髒兮兮的。

    “墨柳,你這個小妮子,你快住手”邢雲抱着自己的頭,希望不被沾染上那些噁心的液體。

    可是,事情怎麼可能就會如他所想的發展,墨柳專門對着他,往他臉上噴灑。

    “啊,墨柳,我不會放過你的”邢雲大叫。

    墨柳看着那些手足無措的人,似乎找不到躲避的地方。

    四處看看,似乎沒看見自家二哥的身影。

    南宮錦一直維護着自己懷裏的人,不讓她沾染到一點點。

    然後自己全身都是。

    “一隊,上去把人給我控制住”墨御立刻發號施令。

    那些士兵也迅速的做出反應,朝着那些射擊地點開始出手。

    即使對方的射擊很猛,可是墨御不愧就是那種從槍林彈雨裏走出來的。

    躲避的速度非常快,並且很快就到墨柳身邊,將人控制住。

    “還不住手”墨御看着自家妹妹沉聲說道。

    “這只是在考驗大家的靈敏性,要知道,我們也想看看在嫂子萬一受到什麼傷害的時候,你能不能第一時間做出反應。”

    墨柳的理由很是冠冕堂皇,讓墨御找不到發作的。

    “全部把人給我控制住,不準亂動”墨御看着自己的士兵從對方手裏奪來的玩具槍。

    “這個鬼注意是誰出的”墨御看着自己帶來的人全部基本上都被襲擊了。

    衣服上全是那黃色和紅色的染料有些無語。

    “嫂子啊,嫂子說了,今天大婚,圖一個高興,我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墨柳看着墨御笑眯眯的。

    只是眼底有些可惜,因爲墨御身上並沒有被射中。

    放開墨柳,捧着自己手裏的玫瑰花“走,我們繼續接你們嫂子去。”

    聽着墨御的聲音,那些人跟着前進,墨柳看着那些人身上滑稽的樣子,實在是忍不住大笑起來。

    纔剛剛走進裏面,林初夏就在那裏等着了。

    “墨叔叔,你們來了,你們這是怎麼啦,這纔過去幾分鐘,你們就這樣了,嘻嘻嘻。”

    “其實我這人也算良心好的,大喜的日子,我肯定不會爲難你。”

    可是話是這樣說,那眼睛都要笑得眯起來是怎麼回事。

    “你要知道,我們小一一從小沒吃什麼苦,嬌生慣養的,我們也希望她的另一半能把她保護的好好的,嘻嘻嘻嘻。”

    “所以呢?”墨御反問。

    “這考驗體格的時間到了,來一個仰臥起坐和俯臥撐怎麼樣?”

    林初夏搬來一個凳子,拿起一把花生米,看着人笑得非常純良。

    “就這樣簡單”墨御覺得這幾個人可不是那種與人爲善的人。

    “大喜的日子,誰會和墨柳那個野蠻女一樣,採取暴力啊。”

    “不多,我要求也不高,來一個和諧一點的數字怎麼樣。”

    林初夏伸出一隻手。

    “十個?”

    “一百?”

    “一千?”

    幾個人的詢問聲音響起,林初夏搖頭,看着幾人:“是一萬,俯臥撐一萬,仰臥起坐一萬。”

    “這根本不可能,你是不是想要廢了老大”田雲看着自己愛人,他一直就知道這傢伙喜歡亂來。

    “我不勉強人的,一萬,長長久久麼,難道墨叔叔也覺得我太苛刻了,這一萬你就受不了了。”

    “受不了就請回去吧,我們不送,咯吱,咯吱”林初夏一邊嗑着瓜子,一邊看着那些人臉上難看的神色。

    墨柳看着林初夏伸出手點贊,這簡直就是太狠了。

    這一萬做下來,晚上哪裏還有什麼力氣洞房花燭夜啊。

    墨御臉上沒什麼情緒?“是不是不管怎麼樣,只要我做滿一萬就讓我過去。”

    “當然,我這個人說話算話,你得讓我看看你有沒有保護我們小一一的本事,這樣我們才能把她放心交給你?”

    “墨叔叔,這是做還是不做啊”林初夏完全就是有恃無恐。

    “做,記得你說的話”墨御說完轉過身子。

    “稍息,立正,俯臥撐,仰臥起坐各一萬,分着來。”

    “噗”林初夏剛剛喝進口的果汁成功的噴了出來。

    “墨叔叔難道不想表達一下自己對於我們小一一的愛意。”

    這特麼簡直就是犯規,居然找別人給他做。

    “你說的,不管怎麼樣,只需要做滿一萬”墨御看着人直接把原話給了林初夏。

    “那就開始吧?”反正後面有的是好戲等着你們。

    “開始”墨御一聲令下,那些士兵便開始行動起來。

    唯一所處的房間裏,這裏早就安裝了攝像頭,所以下面的情況看的一清二楚。

    “這老男人真是聰明,簡直就是太機智了”唯一笑得樂不可支。

    “投機取巧都是不好的行爲”司帝雲臉上揚起笑意。

    “就是,這簡直就是太犯規了”顧悠悠看着也覺得這過關有些輕鬆。

    “你們不要太狠了”這婚禮還沒有開始,新郎可不能就這樣倒下,會惹人笑話的。

    “小一一這是心疼了”顧悠悠看着人似笑非笑的。

    “哪裏啊!你知道的,我最寵你們了”就是在心疼那又怎麼樣,現在還不是沒辦法。

    只能看着大家一起折騰了。

    “三百五十七。”

    “三百五十八。”

    “三百五十九……六百零一。”

    林初夏在凳子上喝着果汁嗑着瓜子看這些人表演,還別說,這些人的體制真的特別好。

    看着那汗珠不能往下掉,卻仍然咬牙堅持的人不得不說一句很贊。

    “墨叔叔真是太忍心了,這些都是你的士兵了,你確定不和他們一起同甘共苦。”

    林初夏的話纔剛剛說完,那些還在做着俯臥撐的人立刻給自己老大說話。

    “不用了,我們可以的,老大還等着今天的洞房花燭夜呢?”

    “對的,這點小事難不倒我們。”

    “大小姐,你就別爲難我們隊長了,這娶一個老婆多不容易啊。”

    “對呀對呀,娶一個老婆多不容易啊,你就高擡貴手放過我們隊長吧。”

    “我們隊長是真的很喜歡嫂子啊,你這樣就有些不近人情了。”

    “你就別爲難我們隊長了,我們隊長還等着把人接回去呢?”

    林初夏看着那些一邊運動一邊爲墨御說話的人好笑的挑眉。

    “墨叔叔,你是知道的,其實我這人很好說話的,只是同樣的,你也應該知道,我要是這樣輕易的放過你,接下來爲難的就是我了。”

    墨御看着那一臉無辜的人,瞪了田雲一眼。

    “夏夏,別鬧了,你看兄弟們都撐不住了,你就鬆口吧!”田雲看着自家女朋友開始爲自己的戰友說情。

    林初夏看着那鼻青臉腫的人看了墨柳一眼,這貨即使是公報私仇也不能下這樣的手吧?

    之前多英俊的一個人,現在看着只覺得滑稽。

    墨柳聳了聳肩膀,表示自己的無辜,下手的又不是她,她怎麼手下留情。

    即使有心也無力啊?

    “夏夏,你就放過大家麼,我們都是隊長親自訓練出來的,隊長可以說是比我們強大幾百倍,你這樣的試探難道還不滿足麼?”

    “夏夏,你就放我們過關吧,我們隊長會一輩子都對小嫂子好的。”

    “夏夏……”。

    “停”林初夏實在是受不了了,看着那嘰嘰喳喳說過沒完的人。

    林初夏把眼神放在墨御身上,“我覺得墨叔叔似乎不需要小云雲你的求情啊,他完全就是無所畏懼。”

    林初夏站起來放下手裏的瓜子,看着那些還在執行命令的人。

    “墨叔叔,我不爲難你,你現在立刻來九十九個俯臥撐,我就讓你過去。”

    “我也不會再刁難你怎麼樣,否則,我不會鬆口,我們大家將會繼續。”

    沒看見墨御親自行動林初夏這心裏就覺得有些遺憾。

    “當真”墨御看着人。

    “一言既出”林初夏承諾。

    “好”墨御把自己手裏的花遞給旁邊的邢雲,伏下身子就開始做俯臥撐了。

    “這是怎麼啦,爲什麼老男人會親自行動”唯一一直關注監視器裏的一切。

    這林初夏到底說了什麼,讓人這樣聽話。

    “林初夏那腦袋瓜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想法多的是”顧悠悠嘴角牽起笑意。

    “你們呀,得瑟”就沒有想過自己結婚的時候自家老公的處境麼?

    墨御是第一個結婚的,以後有的是你們受的。

    唯一繼續把眼神放在監視器上,關注裏面的人。

    “墨叔叔就是講信用,我也非常爽快的,大傢伙都停下來吧?”林初夏這一聲並沒有讓那些人停下。

    因爲那些人根本不會聽林初夏的命令,老大都還沒發話,他們沒有那個膽子。

    “大家都休息,我們還有下一關呢?”墨御一出口,那些人動作非常迅速,全部都躺在地上了。

    現在就只有墨御一個人在地上。

    這些對於墨御而言簡直就是輕而易舉,不過一會兒功夫,便完成了。

    大氣都不喘一下的,站起來看着林初夏,等着她讓行。

    “墨叔叔,你知道我最初看見你和小一一在一起是什麼想法麼?”林初夏看着人問道。

    “也許,我配不上小祖宗,你爲她覺得不平”墨御一猜就知道。

    因爲一開始這一位說話確實有些陰陽怪氣的。

    “墨叔叔就是聰明人,對的,一開始就這樣想的,因爲她還小,她還有更多好的抉擇。”

    “你是有很好的家世,可是,並不是每個人都需要哪些東西的。”

    “可是後來我發現,也許墨叔叔真的是那個最適合我們小一一的人。”

    “墨叔叔,最感動我們的從來都不是你的家世,而是你那無言的呵護和小一一臉上越來越多的幸福笑意。”

    “所以,墨叔叔,祝福你和小一一,我希望你和小一一越來越幸福,小一一之前吃了很多苦,希望你好好善待她。”

    林初夏看着墨御,這是一個來自朋友最後的請求。

    “好的,不會讓你失望的,有些事情說再多都沒有用,我會用行動證明,她的選擇沒有錯。”

    看着這些人對於自己老婆的關心,墨御也有一些動容。

    “好,我們看着”林初夏吸了吸鼻子,就這樣把自己的朋友交代了。

    “好”墨御對於外人矯情的話是真的說不了。

    “好了,別在這樣感傷了,你的好朋友嫁人了,你應該高興,爲她高興”田雲摟着自己女朋友,拍了拍林初夏的背部,安慰人。

    “我沒傷心,我只是是高興,高興”林初夏看着從自己面前走過去的墨御,眼角有些溼潤。

    自己的好朋友一定會幸福的,這個人一定會這樣一直寵着她那個朋友的。

    墨御,你可知道,其實沈唯一值得你這樣絕世無雙的寵愛。

    “別傷心了,每個人都會有屬於自己的人生,捨不得也該看着!”

    田雲看着這平時女漢子形象十足的人情緒這樣低沉,心裏也有些不是滋味。

    “小云雲,我心疼小一一,心疼小一一,之前我總怕她活得不快樂,我們大家一直都陪在她身邊。”

    “可是現在她的身邊已經有了其他人,感覺真的非常不習慣,就好象自己心愛的東西被搶走一樣,心裏很不舒服。”

    林初夏依靠在自家男人懷裏,哽咽的說着。

    這幾人裏最維護唯一的就是這一位了。

    “沈唯一有你這樣的朋友,是她的榮幸”遇見一個全心全意對自己好的真的不容易。

    現在才發現,就是平時在強硬的女人,也有那不爲人知的另外一面,她的心軟也許只是對特定的人。

    墨御急匆匆地走上樓梯,上面就是唯一的房間了,可是看着那出現在樓梯口的人,墨御瞬間又開始頭疼了。

    “墨叔叔看見我有這樣怕麼,我這人其實很和善的?”

    白薔薇看着下面的人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

    這句話剛剛已經聽見了,可是和善什麼的,真的不適合現在的場景。

    “這裏離婚房其實很近了,聲音裏面基本上都聽得到,墨叔叔,證明你對我們小一一真愛的時候到了。”

    白薔薇倒也不着急,看着下面的人手裏拿着一杯牛奶,生活很悠閒。

    其實唯一這幾個朋友還是有很多相似之處的。

    “說吧,你想幹什麼。”墨御直接認命了。

    今天不把這些姑奶奶這口氣順了,自己的好日子肯定還在後面。

    “當然是說出你對我們小一一的愛意,但是流行歌曲真的太無語了。”

    “我母親是那個苗族的,對於苗族歌曲這一塊也很熟悉,不如墨叔叔自己或者找人來和我們對唱一下山歌怎麼樣?”

    “撲哧。”

    “噗。”

    很多人聽到這裏就忍不住噴了,臉色憋得通紅,想笑卻又不敢笑。

    虧的這些人想的出來,還沒有見過婚禮這樣別出心裁的。

    “這我不會啊?”墨御對於軍歌倒是蠻熟悉的。

    對於那什麼少數民族的歌曲是真的一竅不通啊。

    “那我可不管,我可是孕婦,你們最好小心一點,不要投機取巧”白薔薇搖搖頭,那些都不是她改管的。

    她現在就是特別想聽人家唱山歌。

    “哈哈哈哈哈,唱山歌,笑屎我了,簡直就是太有趣了”邢雲實在憋不住了。

    “你在繼續笑試試看”墨御臉上有些不好看。

    這件事就是太爲難他了,他真的不會啊。

    “隊長,我們這裏小劉不是少數民族的麼,讓他試一試”田雲指着自己的一個隊友說道。

    墨御順着田雲所指的方向看過去,看見那個並不是很起眼的人。

    “劉明,出列”墨御說道。

    “是,隊長。”那個叫做劉明的人連忙走出來。

    “你是不是少數名族的?”這些事情墨御並不知道,因爲這些人的資料都不在他手裏。

    “報告隊長,是的”小劉中氣十足的回到道。

    “會不會唱山歌”現在這纔是重點。

    “會”男子看着周圍那些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有些害羞。

    “現在正是需要你的時候,快去,給我好好幹”墨御這下就有一些激動了。

    “是,隊長。”

    這一次白薔薇請的人帶上比較喜歡強勢,兩個人唱的不分上下。

    最重要的就是那個小劉實在是太容易臉紅了,被人家小姑娘撩的不要不要噠。

    始終還是墨御親自訓練出來的,還是有幾分實力的,最後依舊還是墨御這邊贏了。

    “墨叔叔,看來那句話說的沒錯,好男人都上交給國家了,不錯,不錯,可是我們還是很想聽墨叔叔一展歌喉,要不然在這大喜的日子裏,還是會覺得有些遺憾的。”

    “一直就聽小一一說,墨叔叔唱歌非常棒,不知道今天有沒有這個運氣,讓墨叔叔當衆高歌一曲。”

    “想要聽什麼,我完全可以”只要不是那所謂的山歌。

    “墨叔叔放心,我不是那種喜歡爲難人的人”白薔薇看着墨御那有些難看的臉色笑嘻嘻的說道。

    “墨叔叔,我說的你絕對會唱,都是老歌了,墨叔叔要是謙虛就不好了。”

    “什麼歌曲。”墨御現在是迫切的想要看見自己老婆。

    才一會兒時間沒見,他就已經非常想念了。

    比起這些人,自己的小祖宗簡直就是太可愛了,這些人一個個表面看起來都非常善良。

    可是,鬼主意特別多啊?

    “我們小一一一直都非常惦記那首征服,可是她臉皮薄啊,一直都沒好意思開口。”

    “趁着今天這個好日子,我們可不要讓新娘子有什麼遺憾纔好,想必墨叔叔你也是理解的。”

    在這裏唱,完全可以讓房間裏面的人聽見的。

    “征服,我不會”聽起來就不是什麼好名字。

    “沒事,我們現學現用,我馬上給你搜索歌曲,唱到我滿意了,我就讓步。”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