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89 婚前恐懼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89 婚前恐懼症字體大小: A+
     

    “那你別忘記了,我還是她老公呢?她的事情我不希望你插手,要是因爲你破壞了她原有的軌道,司帝雲,我是不可能放過你的。”

    墨御看着司帝雲態度也很強勢,小一一這樣的人就應該讓她成長,而不是把她翅膀給她斷了。

    司帝雲的出發點是爲唯一考慮不錯,唯一是他唯一的親人,他疼惜唯一墨御自然高興。

    可是這個人要是妄想破壞唯一原有的生活,那就別怪他不客氣。

    他只是希望看着那個小不點一步一步成長,一步一步變強。

    “你能拿我什麼樣?墨御,你少嚇唬我”司帝雲聽見墨御這話,眼裏有着沉思。

    “你這個老公貌似,還沒有經過我這個做哥哥的同意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啊?你這樣就顯得有些名不正言不順了。”

    只要能讓墨御不舒服,司帝雲有的是藉口。

    “我們已經領結婚證了,到時你這個平白無故冒出來的哥哥,小一一現在對於你可能還是十分陌生吧?”

    “比起我這個朝夕相處的老公,再看看你這個沒見過面的哥哥,孰輕孰重,很容易就見分曉的。”

    想和他搶在沈唯一心裏面的位置,簡直就是做夢。

    一個便宜廉價的哥哥憑什麼和他這個正版老公做比較?

    要是司帝雲知道他這番心理活動,指不定會搞死他。

    “你想說,你比我重要是不是,家人永遠是家人,你算什麼,一個局外人”司帝雲對於自己妹妹是當仁不讓的。

    “對於我和唯一而言,你就是外人”墨御看着司帝雲那氣的通紅的臉色,心裏面簡直就是舒服。

    “少和我得瑟,唯一的事情我短時間之內不會插手,但是你也別讓我失望,要是在讓她受到任何傷害,你就是給我下跪都沒有用。”

    “當然,你也可以認爲我是在嚇唬裏,司帝雲和意大利司家有沒有這個本事你應該知道的,我不希望大家魚死網破。”

    “平白無故讓那些人坐收漁人之利,想要看我的笑話,那就先把自己變成一個笑話。”

    司帝雲冷哼一聲,眼裏的有着和這個年齡不符合的陰狠。

    “還有就是,早點把那些渣渣解決掉,難道你就不覺得那些人活着有多麼多餘。”

    一提起那些人就生氣,回去一定要讓納西爾派人去給那些人鬆鬆骨頭。

    免得安逸日子的久了,就以爲天下太平自己可以爲所欲爲了。

    “我想知道這些後患是因爲誰”提起這個就生氣。

    當年要不是這些人阻攔,銀蛇那些人怎麼可能逃脫。

    “我怎麼知道你們那麼沒用”司帝雲臉上全是不屑。

    “所以呢?現在是自打臉頰”墨御臉上也有冷笑。

    當初在意大利的地盤上,就是在怎麼樣牛逼,也不可能大張旗鼓的行事

    那時候,因爲對於那些人的追擊,自己人所剩也無幾了,要不然也不會敗的那麼慘。

    “你………”司帝雲臉色有些難看,這就是傳說中的作繭自縛。

    要不是當初救了那些人,現在唯一怎麼可能一次又一次的遭受襲擊。

    想起這裏,司帝雲覺得自己不能淡定了。

    “這件事情我自然會給小一一一個交代”有些人總的付出血的教訓才能長記性,知道什麼能碰,什麼不能碰。

    墨御看着司帝雲那個動怒的模樣,心裏有些驚訝。

    其實從剛纔開始,這人對於唯一的維護都是非常明顯的。

    看來對於自己從小都不在自己身邊的陌生親人,即使沒見過面,那也是有血緣的羈絆。

    “還有,以後我不希望看見小一一有任何受傷的消息傳到我的耳朵裏,她要是傷了,別說那些傷害她的人,就是你們墨家,我也不會放過。”

    “別以爲自己是小一一的老公就肆無忌憚,我懲罰人的方法多得是,你最好一輩子都寵着她,把她供起來。”

    這也是變相的答應了墨御和唯一的婚事。

    “大舅哥,一定聽你的”墨御的眉眼立刻柔順了下來。

    “噗”司帝雲看着墨御,咖啡噴了出來,臉上全是扭曲。

    “大舅哥怎麼了”墨御明知故問。

    “滾”這貨就是故意噁心他,比自己大了不知道多少歲,好意思喊他大舅哥。

    墨御,你的臉皮呢?能不能不要這樣無恥。

    “還有,小一一婚禮我會出席,你給我安排一個合適的身份,我想看着我妹妹出嫁,我想看着她走向幸福。”

    司帝雲看着自己眼前的藍山咖啡,想起了自己的母親。

    那個時候冷夢舞也是喜歡手裏拿着一本書在端着一杯咖啡慢慢的品嚐。

    身邊總有那個眼含寵溺的男子。

    其實最能撼動他決定的並不是墨御那些話,而是前幾天司帝雲問的那些話。

    他想起了那時候沈唯一臉上的笑意,那些幸福騙不了人。

    那纔是司帝雲不再強求的原因。

    只要沈唯一喜歡,他願意退讓。

    “我會安排的,會讓你看見小一一幸福的”墨御看着人,這是一種承諾。

    司帝雲卻沒有再回答,而是一直看自己的咖啡杯發呆。

    這一次和沈嚴的談話,讓唯一很對多東西都放下了。

    “看你好像很輕鬆的樣子,說什麼了?”墨御開着車,看着自己身邊的人。

    那臉上的笑意,一直就沒有停止過。

    “只是突然想開了很多,以前一直放不下的東西,現在想想,都是自己太固執了。”

    唯一有些感嘆,原來自己之前真是太固執了,一直追求那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就像沈嚴的父愛。

    “想通了就好,沈嚴不愛你,有的是人愛你,也許你覺得親人就在某一個角落,也一直默默的愛着你。”

    司帝雲對於這個唯一的妹妹,是真的非常在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也許吧,也許在世界的某一個地方,真的有我的親人,他們很愛我,只是不知道我的存在”心裏有一絲希望也比什麼都沒有的好。

    “他們很愛小祖宗,我們小祖宗這樣優秀,值得那些人去愛”墨御現在沒有選擇把司帝雲的身份說出來。

    那些事情,還是司帝雲這個當事人說出來比較好。

    “說的我心花怒放的,心情倍兒棒”唯一嘻嘻嘻笑起來。

    墨御看着那笑顏如花的模樣,自己嘴角也勾起。

    “老婆,我們就要結婚了墨御一隻手拉着唯一的小手,感概的說道。

    盼望了這麼多年,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謝謝你,墨御”謝謝你給的寵愛,也謝謝你給我一個家。

    “我們是夫妻。”

    “嗯,我們是夫妻”唯一看着身邊人人,神采飛揚的。

    她沈唯一也終於結婚了,蘇美人,我會幸福的,一定會幸福的。

    ———

    冷家別墅,冷千凰起來都已經日上三竿了。

    扶着自己痠疼的腰肢,慢悠悠的站起來。

    “錦年”輕聲地喊了一句,可是沒有任何人答應。

    “錦年”冷千凰再一次喊了一聲,這貨昨晚可真是折騰死她了。

    到現在還敢感受到身體的顫慄,這蘇錦年在牀笫之間也是夠厲害的。

    要不是顧及自己肚子裏的孩子,冷千凰想,現在她可能起不來。

    “大小姐”冷千凰的聲音落下,蘇錦年的聲音就響起。

    “我餓了”作爲一個孕婦,是真的餓的很快。

    “大小姐,我們出去用餐”蘇錦年走上前把人抱在自己懷裏,先是朝着衛生間走去。

    現在冷千凰需要的是洗漱。

    把這些都處理完後,蘇錦年抱着人就這樣下去了。

    現在餐桌上就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冷雲凰,此時正一個人吃的津津有味。

    “你都不知道等一等姐姐,小沒良心的?”冷千凰窩在自家男人的胸口看自己妹妹。

    “姐姐,你的體諒一下我啊,今天難得週末,不但媽媽爸爸要回來,我還是想去看看初晏哥哥了。”

    說起這裏冷雲凰就有一些苦逼了,她恨不得時時刻刻膩在林初晏身邊。

    蘇錦年就這這個姿勢,把人抱在懷裏,也不放下了,端起小米粥,就開始喂。

    冷雲凰嘴角抽了抽,這裏還有一個大活人,秀恩愛什麼的,能不能低調一點。

    “爸爸媽媽是下午的航班,你可以抽時間去看看林初晏”冷千凰享受着這貼心的服務,眼睛都眯起了了。

    “姐姐你有什麼打算”她就是不相信冷千凰是那種閒的住的人。

    “我那個未婚夫的媽媽約我去秦家玩一下,我自然是賞臉的”冷千凰無所謂的說道。

    冷雲凰看了自家姐夫一眼:“姐,你就不怕姐夫吃醋。”

    “你們姐夫喜歡吃醬油”冷千凰白了她一眼,就不能別打擾她看好戲的心思。

    “錦年,你兒子說,很久沒出去活動了,想要去看熱鬧”冷千凰眼巴巴的看着人。

    冷千凰的眼睛本來就生的漂亮魅人,這樣直直的看着一個人的時候,有那種會沉迷的感覺。

    “只要大小姐喜歡,我願意陪同”對於冷千凰的要求,蘇錦年從來就沒有拒絕過。

    他捨不得拒絕這個人,捨不得看着人露出除了笑之外還有其餘的情緒。

    “吃完東西我們就走”冷千凰一直都知道,就只有這個人是在乎自己,爲了自己已經豁出自己的性命。

    蘇錦年點頭。

    這一次倒是唐瀾親自把人請過來的,陪同的還有秦思源。

    冷千凰一走進裏面,基本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在她身上了。

    一襲紅裙,妖嬈魅惑,幾乎讓男的離不開眼睛。

    特別是秦思源,這個一直遊走在花叢裏面的花花公子,看着冷千凰眼裏的目光很淫邪。

    看着這樣的眼神,蘇錦年眼底猛地一沉,走上前,遮住那些人打量冷千凰的眼光。

    對於秦思源那個目光,蘇錦年是恨不得給他挖出開。

    而秦思源看着那把自己遮住的人也有些生氣,不過就是一個下人而已,也敢這樣干涉主人家的事情。

    頓時看着蘇錦年的目光就有一些不善了。

    冷千凰慢悠悠的走上前,她可沒忘記現在自己是有身子的人了,做什麼事情都要小心。

    這個孩子,她盼望了很久。

    不過,三個月的身子,要是穿的寬鬆一點倒也看不出來。

    蘇錦年就是一直爲冷千凰保駕護航。

    而另外一邊的秦思柔看着蘇錦年那張俊美的臉眼裏全是花癡和勢在必得。

    這些當然逃不過冷千凰的感覺,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

    前世這個人對於蘇錦年就有一些不軌的心思,不過也許是因爲母親的遺傳也是一個瘋子。

    在得不到蘇錦年的迴應之後便去想方設法發禍害冷雲凰。

    讓前世的冷雲凰和林初晏即使相愛也不能相守。

    當然,那時候自己也是出了一份力的,那時候的自己簡直就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

    現在看着這些人眼裏的目光,怎麼看都不順眼,只是,現在還不是撕破臉的時候。

    “思柔看什麼,莫不是幾天沒見姐姐,姐姐變得更加讓人離不開眼睛了。”

    她當然知道秦思柔看的是自己身邊的蘇錦年,可是她就是故意的,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咳咳咳,當然,幾天沒見冷姐姐,風采更加迷人了,思柔都忍不住看呆了”秦思柔不敢擡頭看冷千凰。

    因爲冷千凰即使臉上有着如沐春風的笑意,那眼底的森寒卻讓人不由自主的感覺到那瀕臨滅絕的死亡感。

    “呵呵呵,這孩子,你千凰姐姐什麼時候風采不迷人了,你千凰姐姐可是萬分敬仰的女王大人。”

    冷千凰勾起一個笑意,看着唐瀾:“唐姨說的什麼話,秦思柔還小,在過一些日子,我們這些老人可能都要退出了。”

    “千凰太客氣客氣,你在娛樂圈舉足輕重的位置,沒有任何的人可以撼動,思柔哪裏有你那個出息?”

    唐瀾看着自己女兒,眼裏全是慈愛。

    “長江後浪推前浪,這些事情還真的不好說,能力這種東西無關乎年齡,主要還是教的好。”冷千凰說完看了秦思柔一眼。

    看着那個單純無辜的樣子,冷千凰人恨不得撕了那張讓自己噁心想吐的臉。

    不過,還是努力壓制自己內心情緒的波動。

    “對了,唐姨今天叫我過來有什麼事情麼?”能不能先把正事說了,再去關心其他的。

    “對的,還真是有正事,聽說你爸媽回來了”唐瀾看着冷千凰詢問道。

    “對的,媽媽說這些年東奔西走的也累了,想要回來休息一段時間”這不是什麼祕密,冷千凰說得很乾脆。

    “真羨慕你的母親,和你爸爸兩個人算是看遍了世界各國的風光,這樣的福氣,真是羨慕不來的。”

    唐瀾眼裏全是羨慕,那樣的生活她就只能嚮往了。

    “哪裏,唐姨和秦伯父這樣恩愛,那樣的好日子不就是早晚的事情,唐姨這樣未免有些杞人憂天了,秦伯父對於你可是有求必應。”

    冷千凰喝了一口果汁,輕聲說道。

    “哪有我們時間,家裏這兩個小的事情都還沒有處理完,放不下。”說到這裏唐瀾看了冷千凰一眼。

    人家面上什麼表情都沒有,只是安靜的喝着果汁。

    可是他身邊的蘇錦年就有一些緊張了,不知道冷千凰會怎麼樣回答。

    “千凰,你和思源年齡也不小了,工作也都基本穩定了,是不是可以考慮一下婚姻大事了,當然,伯母也沒有別的意思。”

    “伯母就是希望看見你們這些小輩的幸福都有着落了,那樣做什麼事情也都安心了。”

    現在很需要冷家的勢力,用冷家得勢力去對付沈唯一,那應該會很有意思。

    “對呀,我們都不小了。”秦思源看着冷千凰。

    怎麼覺得都看不夠,這冷千凰的容貌真的少有。

    那妖嬈的面容和魅惑的眼神,就像那些勾魂奪魄的妖精一般,讓人想要壓在身下狠狠蹂躪。

    “唐姨,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想要借用她的勢力,怎麼可能。

    “爲什麼呢?你家裏人也不是什麼拘禮的,在感情問題上也不會多加阻攔。”冷千凰這樁婚事是上一輩定下來的。

    要不然以冷千凰這樣的性子,怎麼都不可能會和秦思源有婚約。

    “唐姨,當初你家老爺子和我家老爺子說的是,以後這娃娃親是可以結,但是是建立在孩子們相互喜歡的基礎上。”

    “我看思源似乎並不是很喜歡我的樣子,那些頭版頭條比我這個混娛樂圈的人多,這樣的人,並非良人,無法託付終生。”

    想要她嫁給這個草包,做夢吧,上一輩子自己就是在糊塗最後也沒有鬆口答應嫁人。

    “千凰,你這是什麼意思,都這個關口上了,思源也有做的不對的地方,再說,男人那樣也是因爲沒定下來,定下來了很多東西都會改變的。”

    “都是有家室的人,他也會顧及一二,不會在外面亂來。”

    冷千凰低下頭翻了翻白眼,這秦思源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冷千凰自認爲還是瞭解的。

    狗改不了吃屎,玩的已經收不了心了。

    “唐姨,這些都不是問題,最大的問題就是,我瞧不起秦思源,他配不上我,我爲什麼要委屈自己。”

    一句話,讓房間裏頓時安靜了下來,只不過大家臉色都有些難看,除了當事人。

    “冷千凰,你什麼意思,瞧不起我,我在怎麼樣也比你身邊那個敗類強,你們時時刻刻形影不離的,可能早就暗通款曲了,還在這裏裝什麼。”

    一直就是高高在上的少爺,現在被人這樣當衆打臉,可能氣的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砰”可是他的話才說完,便被一個黑影撲來,接下來就被人打倒在地。

    “你再說一遍,誰允許你對大小姐這樣不尊敬的”蘇錦年一隻腳踩着自己腳下的人。

    秦思源疼的臉上扭曲的不成樣子。

    “難道我說錯了,我和她的婚禮一推再推,不就是和你這個見不得人的野男人勾搭上了。”

    秦思源看着蘇錦年的眼裏全是鄙視,可是這句話卻讓冷千凰噴出一口茶水。

    “錦年,回來”冷千凰絕對不會說自己覺得這做的簡直就是太給力了。

    唐瀾臉色有些難看,看着蘇錦年眼裏有些暗沉。

    蘇錦年再次用力踩了一腳之後轉過身子,“下次再敢這樣出口侮辱大小姐,代價不是你可以承受不起。”

    走到冷千凰的身邊,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所以說,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我和誰有什麼見不得人關係,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對不對唐姨。”

    “感情這種事情要的就是兩情相悅,我想唐姨是過來人,也知道強扭的瓜不甜,勉強在一起也是你死我活。”

    看着唐瀾那難看的臉色,冷千凰覺得自己被愉悅到了。

    “當然,只是覺得這兩年你和思源關係不錯,還以爲你們會有更進一步的發展,現在看看,可能還是沒有緣分。”

    唐瀾手指緊緊的抓着自己身邊椅子的扶手,努力壓制自己的怒氣。

    “謝謝唐姨體諒,我最喜歡唐姨這樣大方的人了”冷千凰笑得優雅。

    唐瀾,你也有吃癟的一天了,還真是稀奇。

    一個人不可能一輩子運氣都這樣好,也有你見鬼的時候。

    接下看就只有冷千凰一個人笑得很開心,其餘人基本上都在強顏歡笑。

    越是這樣冷千凰惡趣味越嚴重,繼續逗弄那些人。

    唯一這兩天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對勁了,緊張,非常緊張,緊張的都睡不着了。

    黑夜裏,唯一翻來覆去的就是睡不着,也把還在睡夢中的人吵醒了。

    墨御一把抱着人,把人朝着自己的懷裏按“睡覺,要不然明天會有黑眼圈,你就沒法見人了。”

    “睡不着”唯一擡起頭看着人有些鬱悶。

    爲什麼這個人一點都不擔心,還這樣怡然自得的。

    “不就是結一個婚,有什麼好緊張的”墨御索性也不睡覺了,反轉一下身子,讓唯一趴在自己身上。

    “我第一次結婚,真的非常緊張”她都不知道自己在緊張什麼。

    “我也是第一次結婚。”墨御也也強調。

    “………………”就不能哄一下她。

    “好了,我們來聊天,說說,在緊張什麼”墨御看着人那糾結的表情,簡直就是太有趣了。

    “不知道,什麼煩心的事情都來了,就比如婚後的生活啊,怎麼和那些人更好的相處啊,一大推亂七八糟的,什麼都在想,我覺得我腦袋要炸了。”

    唯一以前不覺得,總覺得自己可以應付的來的,現在看看,簡直就是瞎扯淡,一到關鍵時刻,總是掉鏈子。

    “有什麼好緊張的,安安心心的做一個漂亮的小公主不好麼,想一些有的沒的幹什麼,還沒有進入更年期就這樣囉嗦,以後不會不會會更加糟糕。”

    墨御伸出自己的大手揪了一下唯一挺翹的鼻子,動作非常寵溺。

    “反正我就是心煩,對了,我準備的那些伴娘禮物不知道那些人給我做好沒有,明天我帶人去試試。”

    “有打電話過來,不好意思,我忘記了,明天你帶你的朋友去試試或者直接拿給她們,那都是你提供的資料定製的。”

    婚禮當然要辦的濃重一點,一生只有一次,就連伴娘禮服,當初墨御也是找人訂做的。

    就是爲了更加的完美,而達到自己的要求。

    “我明天去取吧”自己提供的三圍應該沒有錯。

    “好,伴郎也是時候該去說一下了”想起自己那幾個朋友,也得把衣服拿給人家。

    “很完美”唯一看着人,想起兩天之後的婚禮,雖然有些緊張,可是還是掩飾不住的高興。

    “必須的”和唯一的婚禮,必須做到很完美。

    “嘻嘻嘻”唯一看着人傻笑。

    “傻東西。”墨御無奈地搖搖頭,雙手緊緊的抱着人,輕輕的拍着她的背部,哄她入睡。

    “我們結婚之後是不是應該打算要孩子了”唯一靠在人強健的胸口上,有些嚮往。

    “你自己都還只是一個孩子,別想那些,過幾年再說”墨御敲了一下唯一的額頭。

    “我已經成年了,那些應該沒問題吧,老公,要一個孩子吧?”唯一用腦袋拱了拱墨御的胸膛,有些撒嬌的意味。

    “撒嬌沒有用,這件事情等過兩年再說”看着自己胸前的大腦袋,墨御直接拒絕。

    什麼時候都可以,但是這件事情現在不可能的。

    現在唯一的年齡在他看來真是很小。

    “嗯,那我等”唯一的聲音有些鬱悶。

    “乖,這些事情只是時間晚一點,沒事的,我們快睡覺吧。”

    “你給我唱歌”唯一要求道,她現在是真的一點睡意都沒有。

    “好,想聽什麼”墨御看着乖巧的窩在自己懷裏的人眼裏全是溫柔。

    “老規矩,軍中綠花”唯一對於這首歌曲有着獨一無二的鐘愛。

    “好”墨御說完開口緩慢的唱起來。

    唯一閉上眼睛,嘴角勾起,聽着自己熟悉的聲音。

    漸漸的,漸漸的進入夢鄉。

    墨御的聲音就是最好的安眠藥,看着慢慢熟睡的人。

    墨御湊過頭去,親了一口,也閉上自己的眼睛。

    第二天唯一自己去取了伴娘禮服之後打電話給幾人。

    林初夏聽見唯一說的話,高興的差點就跳起來。

    唯一選擇一家奶茶吧等着幾人,墨御給她點好奶茶之後也去把自己的伴郎禮服給那幾人送過去。

    幾人經常聚會的地方就是在南宮錦是皇韻,這一次也是同樣的。

    幾個人沒打招呼就來了,此時南宮錦和錦笑還在皇韻頂層的辦公室的臥室睡覺。

    在那幾個人打開門的瞬間,南宮錦就知道了,因爲外面安插了監視器。

    看到墨子芩和墨御,南宮和有些慌亂,看着在自己懷裏一絲不掛的人。

    現在錦笑不可能出去,要不然一定會被墨御發現的。

    可是看着那幾個人準備走進自己這間臥室,南宮錦真的慌了。

    “不準進來,我還在休息”南宮錦出生說道。

    就是因爲這道聲音,讓原本熟睡的人開始轉醒。

    睫毛輕輕的顫抖了一下,緩慢的睜開眼睛,看着周圍,黑漆漆的一片,可是在這樣的環境裏,錦笑是最適應的。

    所有的一切她都看得清清楚楚,包括外面想要進來的人。

    錦笑擡起頭,看着南宮錦,眼裏有着詢問。

    這幾個人她只見過一個,她知道,那是南宮錦的朋友。

    “別怕,阿錦,我們不覬覦你的男色了”而外面的人顯然不以爲意。

    這間房間基本上就沒人知道,因爲這裏是南宮錦私人休息的地方。

    除了這幾個朋友,南宮錦對於這些人倒是沒隱瞞。

    而南宮錦有時候會在外面的辦公室,而很多時候,都是在裏面休息的。

    邢雲打算去啓動開關,打開房門。

    “邢雲,你敢打開門,我宰了你。”

    南宮錦是真的生氣了,之前有些瘋狂,錦笑的的衣服基本上都被自己撕碎了。

    現在她根本沒穿衣服,邢雲要是敢進來,他一定會宰了他。

    錦笑的一絲一毫都是屬於他的,任何人不能覬覦分毫。

    南宮錦把錦笑抱得緊緊的,用被子把人全部都遮起來了,不露出來分毫。

    南宮錦越這樣邢雲也好奇,還真的就不怕死的去打開機關。

    墨子芩和墨御表示對於這些沒興趣,安靜的坐在一邊,墨子芩拿出一瓶紅酒,打開之後兄弟兩人各自到了一杯。

    “邢雲,我一定會殺了你的”聽着南宮錦那氣急敗壞的聲音,墨子芩挑眉。

    “啊,我錯了”邢雲打開房門的瞬間,看着裏面的景象,還有南宮錦那想要殺人的模樣。

    退後幾步,吞了一口口水,連忙往後跑,南宮錦那會是真的想要殺了自己。

    剛剛那眼裏一閃而逝的殺意邢雲看得清清楚楚的。

    有必要這樣講真麼,不就是自己在這裏做壞事被發現了麼,有必要想要殺人滅口麼?

    南宮錦憤怒是因爲怕墨御發現什麼,可是房門打開的瞬間,看着那裏之後一個人。

    南宮錦心裏是鬆了一口氣的,因爲墨御沒在。

    接下來看着自己懷裏除了一顆黑色腦袋什麼也看不到的人,南宮錦還是不舒服。

    就好象自己的寶貝被什麼人覬覦了一樣,心裏非常不舒服,纔會那樣窮兇極惡的吼人的。

    邢雲走了之後房門也漸漸的關上,南宮錦從自己的被子裏出來。

    動作迅速的穿上衣服,打理好自己的一切。

    錦笑也坐了起來,現在她覺得自己變得很奇怪了,沒有南宮錦在身邊,她根本睡不着。

    被子只遮住錦笑的胸口以下,南宮錦看着那圓滑的肩膀上明顯的紅痕,覺得身體有些燥熱。

    平時他的需求本來就比較大,而現在更何況是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

    南宮錦一把撲上去,抱着人:“寶寶在休息一下好不好,我出去一會兒。”

    這一次南宮錦並不想帶人出去,因爲危險係數非常高。

    錦笑木納的點頭,乖乖的躺下。

    南宮錦看着那黑色牀單映襯着雪白的肌膚,實在是很有別樣的美感。

    特別是這個美人還一副求蹂躪的樣子,南宮錦覺得這些人爲什麼今天要來啊。

    “你在這裏等哥哥好不好,哥哥馬上就回來”南宮錦說完在錦笑的眉心印上一吻。

    錦笑依舊乖巧的點頭,南宮錦看着這樣聽話的人,心裏更多一份憐愛。

    “等着哥哥”南宮錦給人蓋好被子之後,確定不會露出一絲一毫後纔打開房門出去。

    出去房門的瞬間,晴空萬里變成了烏雲密佈,特別是看着邢雲的時候,簡直就是尤甚。

    “邢雲怎麼你了,以前進你房間,你也沒有反應這樣大啊?”

    墨子芩很奇怪,邢雲是不是看見了什麼不該看的。

    看着南宮錦身後那緊閉的房門,墨子芩一時間有些好奇。

    裏面到底是何方神聖,這裏可是從來都沒有女的進去過。

    能制服南宮錦這樣萬花叢中經過的人,不得不說,還是有些能力的。

    “是不是南宮你金屋藏嬌沒發現了,這樣生氣,不會裏面現在………”墨子芩看着南宮錦脖子後面那些不明顯的抓痕,眼裏全是曖昧。

    其實心裏是羨慕啊,他和他家小傢伙只是發展到親親抱抱的哪一步。

    一是因爲他很珍視顧悠悠,她畢竟年齡還小,二麼,那樣的事情需要的是氣氛,還有那種水到渠成的過程。

    所以兩個人之間最多的發展就是親親抱抱。

    “可不就是,我什麼都沒看見,他現在的樣子就好像要殺了我一樣”邢雲坐的離墨御很近,這樣這樣很有安全感。

    南宮錦一般很少在墨御面前動手的。

    “你還想看到什麼?”南宮錦看着人的眼裏全是冷意。

    “兄弟如衣服,女人如手足,這句話不是你以前說的麼”邢雲看着人這樣可能隨時爆發的情緒,有點穩不住。

    “那你知道下一句麼?誰動我衣服,我砍誰手足”南宮錦看着邢雲笑得有些猙獰。

    “你變態”邢雲看着這樣的南宮錦這心裏還是有些懼怕的。

    “以後這裏面誰都不準進去,否則,別怪我不念兄弟情誼,我現在已經說了。”

    這一次一次擔驚受怕的,南宮錦的神經繃得緊緊地。

    “不去就不去,你有必要這樣麼?”南宮錦現在變得真實越來越詭異了。

    “好了,南宮,邢雲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別再和他計較了,這一次大家都是無心的。”

    墨子芩看着南宮錦那難看的臉色,很明顯的,對這件事情有些耿耿於懷。

    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女人,讓南宮錦這樣珍視。

    不管其他,南宮錦現在這副模樣墨御是非常樂意見到的。

    一想起上一次南宮錦讓自己退讓,墨御這口氣什麼都咽不下去。

    現在看着人這樣在乎裏面的人,墨御是怎麼想怎麼高興。

    “找到喜歡的了?”墨御看着人,他還是想要確認一下。

    南宮錦作爲墨御多年的朋友,當然是知道。

    頓時看着人解釋道:“上一次的事情,墨御,我要給你說一聲對不起,是我看錯人了,也有些糊塗,你別往心裏去。”

    現在自己也找到了自己喜歡的人,怎麼可能不知道墨御那時心裏的感受。

    可能要不是因爲大家是兄弟,墨御肯定往死裏揍。

    換作是他,可能對方只能更慘,因爲他也不能忍受別人覬覦他家錦笑。

    “沒事,看清楚就好”墨御道是非常大方。

    “既然有喜歡的人了,我們大家都在這裏,爲什麼不帶出來給我們看看,我們又不會和你搶人。”

    “我們這些做兄弟的當然希望看着你幸福了,又不會和你過不去。”

    邢雲看着南宮錦,覺得從來沒見過這樣小氣的男人。

    “你想要看看?”南宮錦看着人,聲音非常輕柔,可是卻暗藏危險。

    邢雲連忙搖頭:“哪裏,就是好奇,我有我家老婆,看你家那個做什麼?”

    “南宮這樣緊張裏面的人,看來是很寶貝了,誰這樣有福氣,什麼時候做好準備就帶來給我們兄弟看看。”

    墨子芩看着南宮錦那一驚一乍的樣子,感覺很稀奇。

    ------題外話------

    推薦好友十二律正在pk文《縱橫商途:逆天女相師》【風水玄術】【男強女強】【異能爽文】【互寵1V1】【身心乾淨】

    她是誰?被害重生,交換正統玄術,天賜異能在身,眼見靈氣!

    堪輿風水,預知天機,改人命理,馭煞化劫,吉凶福禍,妙手回春……

    賭石撿漏發家,又以強勢姿態入主網絡、房地產、服裝業、娛樂公司……

    只是這——

    違反因果天道?放屁,拉出‘靈寵’遛一遛,什麼天譴不在話下。欺她辱她害她之人?找死,雖不放在眼底,也要百倍還之,虐虐更開心。

    只是誰能在她身側,伴她永生——

    某隻‘靈寵’大魔王悄無聲息摟住某女小蠻腰,強勢向天下宣佈,“她是我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