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82 劫後餘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82 劫後餘生字體大小: A+
     

    唯一看着自己的周圍,腦子裏面快速的轉動,這前面到底是什麼地方。

    看着前方那指示牌,唯一心底猛地一沉,暗道:“不好。”

    用手指拍打了一下方向盤,看着自己周圍,唯一咬了咬牙齒,這些人分明就是設計好的。

    可恨自己居然還傻傻的上鉤,那些人就是計算好了之後纔來攔截自己的。

    現在這裏根本不敢跳車,並且看着後面一直跟隨的那些人,自己下車肯定是難逃一死。

    並且剎車壞了,接下來的許多情況就不是很好把握了。

    車子現在依舊快速的向前進,根本停不下來。

    唯一腦子快速的想着現在對自己有利的方法。

    車子很快便到了那個通往B市的雲鶴大橋上。

    唯一看着那大概百米之下翻滾的湖水,還有哪些堤壩,身子有一些顫抖。

    她不想死,她一點都不想死,她在那些痛苦的日子她都堅持過來了。

    她真的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唯一緊緊的咬着自己的脣瓣。

    看着自己後面那緊隨在一起的車子,唯一心裏升騰起一絲絕望。

    她沈唯一從未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可是爲什麼,這些人就是不放過自己。

    爲什麼就是不放過自己,血跡順着嘴角流下,眼裏空洞的一片,手上的青筋爆起。

    深吸幾口氣,思考着對策,她決不能就這樣死了,也不能就這樣放棄。

    她還等着穿上婚紗和墨御給自己戴上戒指的一天。

    她還等着自己走過紅地毯走向幸福的一天,就這樣輕言放棄,那之前痛不欲生卻堅持活下來是爲了什麼。

    想起蘇穎給自己說的,無論遇見什麼,無論有多麼痛苦和絕望都不能放棄。

    誰知道再堅持一下又是什麼光景,很多事情既然無法意料而自己又撞上了。

    唯一的選擇那就是迎難而上,不能放棄,那是對自己的不負責。

    可是接下來的局面由不得她多想,看着那橋的那頭朝着自己飛奔而來的車子,唯一瞳孔收縮。

    把車子看來勢應該不是路過的,那麼……就是……。

    身子不思想更快的做出反應,打開車門,跳下去。

    而在她跳下去的瞬間,自己的車子在離自己二十米處。

    “嘭”兩車相撞,頓時火光沖天。

    沈家

    看着這一幕,段映紅忍不住大笑,甚至還拍手叫好。

    “哈哈哈哈哈哈,沈唯一,你也有今天,你也有今天,你就是在驕傲和有才華哪又怎麼樣,還是擺脫不了這樣的命運”。

    “哈哈哈哈,以後都可以萬事大吉,沈唯一,你就是活該去死”。

    沈無雙在一邊整個身子都是顫抖的,看着那兩車相撞爆發出來的聲音,她的心就忍不住顫抖。

    再看看自己母親臉上的猙獰,沈無雙更加害怕。

    軍區大院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不可能會這樣”元秋晴看着電視裏面的一幕眼眶就開始紅了。

    小一一那個兒媳婦她是真的很喜歡啊,很貼心的一個孩子。

    可是現在看着那火光沖天的一幕,整顆心都涼了半截。

    想起自己那個平時冷酷沉默寡言的兒子,元秋晴這下也不知道怎麼處理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墨御是真的很愛那個人,眼裏的眷戀是騙不了人的。

    要是沈唯一子走了,元秋晴搖搖頭,自己這個兒子自己還是清楚的,墨家就是一家癡情種。

    沈唯一不在了,墨御這個人也就廢了,真的廢了,想到這裏,元秋晴有些絕望。

    到底是什麼人,這樣狠毒,連一個小孩子都不放過。

    秦家

    看着這一幕,秦家家主沒什麼感覺,整個人都是很平靜的。

    豪門之人對於這些事情早就見怪不怪了。

    “呦,這下有些人終於可以安心了,以後可以高枕無憂過日子了”。

    現在這副場景很明顯的就是那個人死了,那樣的爆炸聲,現在車子都成幾塊了,人可能直接死無全屍。

    想起這裏,女人身子有些顫抖,這簡直就是喪心病狂,連一個孩子都不放過。

    唐瀾至使始終都沒有說話,安靜的看着電視。

    容家

    “啊”容夫人看着那一幕忍不住驚叫。

    “爲什麼會這樣”容夫人看着那在燃燒的車子,眼裏全是遺憾,那個女孩子是真的很年輕啊?

    “老婆,未必,你看着吧,我覺得那小姑娘不是這樣命薄的人。”

    能在自己後媽的眼皮子底下活到現在,不可能就這樣死了。

    正所謂那句話,好人命不長,可是,禍害遺千年啊?

    現在飛機上直接就是大氣都不敢出,裏面溫度冷的這些人直接瑟瑟發抖。

    墨御盯着自己手機,不可能,不可能,自己老婆不可能就這樣死了,不肯就這樣死了。

    “快點啊?我來”墨御直接等不了了,推開駕駛飛機的人自己坐上去,拼了命的往前衝。

    而墨柳這裏,邢雲看着那些直播,整顆心也差不多涼了半截。

    唯一車子這個情況邢雲看得出來,那是被人動了手腳。

    要不然沈唯一怎麼可能就這樣撞上去,是因爲根本就剎不了車。

    而現在的雲鶴大橋上,唯一看着那還在繼續燃燒的車子,顫顫巍巍的站起來。

    “我們都以爲你死了”走在前面的是一個女孩子,女孩子穿着一身白衣服,臉上有着面具。

    “去把那些喜歡直播的傢伙給我弄走,弄不走也給我弄死”女子偏過頭對着自己的同伴說道。

    所以最後人們只看見一個女孩子走出來,在離車子不遠處,接下來什麼都沒有了。

    唯一站起來看着自己面前的人,那還有嘴角的微笑以及身上的殺氣。

    那是長時間遊走在生死邊緣在形成的,那些都是有鮮血鑄造的。

    唯一退後兩步,防備的看着人。

    女子看着唯一的面容有些驚訝,剛剛因爲唯一低着頭也沒有看清楚。

    現在唯一擡起頭,落日的餘輝灑在她的臉上,渡上了一層光輝。

    讓人看起來更加溫婉動人。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糾纏,我和你們並沒有交集”。

    唯一看着那個女人,不明白這些人爲什麼就是糾纏自己。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我們不過是拿錢辦事罷了”女子看着唯一,平淡的說道。

    “是誰”唯一定定的看着人。

    “你的心裏已經有了答案又何必問我們,我們的任務都是保密性的”女子根本沒打算回到唯一的問題。

    “還有什麼遺言麼,也許,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女子臉上帶着溫和的笑意。

    “呵呵呵呵”唯一卻是笑起來了。

    “世事無絕對,我很喜歡做事不計後果,特別是那些一心想要我死的人”唯一看着人。

    “那就拭目以待”女子說完開始發動攻擊。

    唯一也開始迴應,兩個人很快就扭打在一塊。

    “功夫不錯,只是缺乏實戰經驗”女子一腳踢在唯一的小腹上。

    現在這些疼痛唯一已經來不及顧及了。

    “是麼”唯一也開始攻擊人的要害,剛纔的那一腳也還回去了。

    女子退後兩步,看着唯一眼裏有着欣賞,是一個不錯的。

    “那就再接再厲吧”女子更加興奮了,是人都喜歡強者,女的也不列外。

    對於那些和自己勢均力敵的人都喜歡一較高下。

    原本平時唯一可能還打不過人,可是現在對於生命的執着,唯一的爆發力也很勇猛。

    所以說,一個人的潛力是非常重要的,爲了某一個目標,也許平時做不到的,現在對於你而言都是輕而易舉。

    女子一個過肩摔將唯一撂倒,唯一翻身而起朝着人的小腹就是一腳。

    女子越打眼裏的神色越暗沉,出手也更加狠厲,漸漸的,唯一也覺得有些吃力起來。

    兩個人都好不到哪裏去,女子退後兩步,看着唯一。

    “我這裏可沒有什麼公平公正可言”女子現在嘴角的笑意已經不能保持了。

    “給我上”轉過身子給身後那些人說道。

    那些人聽見之後就朝着唯一攻擊。

    唯一之前本來就沒有多少力氣了,現在面對這些強壯的男人,根本沒法對付。

    一會兒直接就已經無法面對了,趴在地上,唯一覺得自己渾身都痛。

    就是呼吸,呼吸胸口也是疼的,唯一看着那走到自己面前的高跟鞋。

    擡起頭,眼裏依舊很倔強不服輸。

    女子把唯一提起來,抵在大橋的欄杆上。

    “你看看下來,多高,你說你要是從這裏下去,會不會渾身碎骨”女子聲音裏面全是笑意。

    唯一看着人覺得這就是一個變態。

    不用轉過頭就知道自己後面是什麼樣子的。

    那座大橋起碼百米高,掉下去絕無生還的可能。

    唯一掙扎了一下,她不甘心就這樣死了。

    女子看着唯一眼底對於生命的渴望,臉上是毫不掩飾的譏諷。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你想要活下去,別人就得給你鋪路,你也只能踩着別人一步一步往上爬。

    “怎麼?看你都不怎麼害怕”女子把唯一的身子更加推出去一點。

    “嘖嘖嘖,我很喜歡看着別人死的時候那種絕望的眼神,爲什麼你就不能滿足一下我”。

    看見唯一這個樣子,沒有絲毫的害怕,女子感覺自己沒什麼成就感了。

    “你們不過就是一個垃圾,你這樣的人早晚都會死在別人手上,你看看你,就是一個瘋子”唯一看着人冷笑。

    這種人就是變態,看不得別人好,然而,自己其實才是最可憐的那一個。

    “你在說一句”女子聽見這裏情緒就有一些激動了。

    “怪不得別人總是想要你死,你這是自找的”女子輕蔑的看了唯一一眼。

    “不過就是一羣見不得光的老鼠而已,也好意思搬到檯面上了,簡直可笑”。

    唯一現在根本打不過別人,就只能選拖延爭取一下時間,希望那些人能更快的趕回來。

    “呵呵呵,你想要拖延時間是不是?可是我不是不會滿足你的”女子把唯一的身子再一次推出去一點。

    唯一的大半個身子都已經在橋的外面了,看着下面的情景,唯一深吸幾口氣。

    怕,她很怕,很怕這樣死無全屍的感覺。

    “現在感覺怎麼樣,是不是很舒服,我看你一點都不害怕,可是,我卻很享受這樣的感覺”。

    女子反手直接捏着唯一的脖子,眼裏有些嗜血。

    “看看,你這脖子多麼細嫩,多麼修長,可惜,我將在這裏將這份美麗埋葬”女子的手指漸漸的收緊。

    唯一覺得自己呼吸非常難受,臉頰都漲紅了。

    從來沒有一刻那麼深刻的體驗到死亡原來離自己那麼近。

    唯一的掙扎現在根本沒什麼用,女子很享受看着別人在自己手裏殞命的感覺。

    眼裏是越來越興奮,看着唯一的眼睛都是發亮的。

    “你……這個……死變態,不就是一個臭老鼠麼”唯一看着人儘管很難受,可是還是咬牙堅持。

    “死到臨頭還敢嘴硬,現在我就成全你”女子加大力道。

    唯一感覺自己有些眩暈了,眼前有些發黑,胸口非常疼。

    看着人也漸漸的模糊起來,嘴角卻有一絲苦笑,這樣的死法簡直就是太丟臉了。

    可是女子的手卻突然放開了唯一,唯一呼吸着新鮮的空氣,感覺整個世界都是美好的。

    看着女子拿出自己的攝像機,唯一看着覺得自己心裏預感更不好了。

    “對了,對方還要求拍一段視頻來欣賞”女子說完示意身後的人。

    “這可是大美人,你們要溫柔一點,不要傷到美人,不然我們就沒完的了”女子看着唯一的眼裏都是愉快的笑意。

    “哈哈哈哈哈”唯一看着人笑起來,那些人不明白這臨死的人爲什麼突然笑了。

    “笑什麼,是不是太過高興,死之前都讓你享受一回”女子看着唯一滿面的好奇。

    “你這個瘋子,變態,你就是一個噁心的女人,想要侮辱我,下輩子吧”唯一站起來。

    退後兩步,感受到身後欄杆的冰冷,唯一覺得更冷的的就是自己的心,從沒有這樣深刻的體驗這樣的絕望。

    唯一看着這些人,都是這些人賜予她的。

    “我不會讓別人左右我的,我的生命我做主,絕不會讓你們得逞的,想要我死不瞑目,哈哈哈哈哈哈”。

    “我不可能給你們機會的,我是很怕死,可是還有比死更重要的東西,如果兩者之間非要做一個選擇的話”。

    “那麼……”唯一用盡自己最後一絲力氣,翻出來欄杆。

    “我選擇乾乾淨淨的去死”聲音卻飄散在微風中。

    她不會做對不起那個人的事情,那個人很好,自己還是不好了,怎麼配得上那個人。

    “不,不”隨之而來的便是那驚天的吼叫和絕望。

    女子轉過頭看着墨御眼裏閃過一次驚慌。

    “走,快撤”女子朝着另外一邊飛快的跑去,這些人什麼實力她最清楚了。

    之前一直跟着唯一的那幾人,廢了多番功夫才把人牽絆住。

    問題是那些都是不重要的,這個纔是重頭戲啊。

    女子怎麼都沒有想到墨御會來的這樣快。

    “想去哪裏”墨柳從前面衝出來,攔着人。

    想跑,怎麼可能,跑了就是這些人承受墨御的怒火了。

    又不是傻子,墨柳肯定想方設法也要將人攔截住。

    剛纔要不是這些人故意找人給自己添亂,唯一可能都得到支援了。

    墨就看着自家哥哥,眼裏有些擔心,這裏跳下去,必死無疑。

    墨柳走上前,出手就開始和人打起來,她現在也需要發泄。

    “嗚”被人踹到肚子女子痛苦地低下頭,墨柳和唯一可不一樣。

    墨柳畢竟是經過專業的訓練的,對於人的弱點和哪裏最能讓人疼痛都是非常瞭解的。

    並且,她把力道把握的很準,只會讓人很痛,不會死。

    墨柳在女子還沒有起來的時候,一腳踩在她的胸口上,眼裏全是狠厲。

    “誰敢你的膽子,動我墨家人,誰給你的膽子”墨柳現在臉上全是冰霜,腳下卻絲毫不留情。

    “哈哈哈哈哈,墨家在厲害那又怎麼樣,有本事你把沈唯一找回來啊”女子臉上全是無所謂。

    反正現在自己也逃不出去。

    “滾”墨柳一腳直接把人踢出去撞在欄杆上,女子突出一口血。

    墨柳走上前,看着自家哥哥,再看看那深不見底而湍急的河流。

    夜幕慢慢黑了下來,原本平時應該很喧囂的地方此時安靜的可怕。

    墨柳看着自家那個平時都是沉穩淡定的哥哥,那個彷彿什麼都難不到他一樣的人。

    而現在,渾身隨散發出來的那種氣息,那麼彷徨,那麼絕望,那麼悲傷。

    墨柳咬了咬牙齒,眼眶有些紅,明明馬上就結婚了,明明馬上就可以那麼幸福了。

    爲什麼會發生這樣的意外,那些人很早就算計好了,包括路線,還有這些人的行動。

    一路上,之前還好,之後就是各種事故,連接不斷,趕來人都沒有了。

    “二哥,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在怎麼樣,墨柳也是一個女孩子,現在事情成了這個樣子,她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墨御眼神一直放在唯一跳下去的方向,沒有任何語言,他就知道他家小祖宗不是那種會任人宰割的人。

    做事情一直都很極端。

    可是爲什麼不等等,那怕是等一分鐘也好啊,那樣自己就可以來到她身邊救援她啊。

    “二哥,對不去,都是我的錯,我沒有照顧好嫂子,都是我的錯”。

    “是我放鬆了警惕,讓別人有機可乘,都是我的錯”。

    看着墨御還是不說話,墨柳更加自責了,聲音有些哽咽。

    都是自己的原因,自己要是肯留心一點,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墨御眼珠子動了動,“不是你的問題,是我,都是我”聲音干涉的厲害。

    “二哥,你別這樣”墨柳看着自家哥哥那微紅的眼眶,心疼的厲害。

    那個生死線上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二哥,那個強大的讓人找不到任何弱點的二哥,而現在,只剩下滿心的滄桑和絕望。

    “都怪我,都是我的問題,小祖宗現在這樣都是我一手造成的,那個傻丫頭一定是故意,故意埋怨我沒有時間陪她”。

    “二哥,你別這樣!不是的錯,這些問題誰也沒有預料得到”。

    “不,要是沒有我,她依舊還是那個任性囂張的沈家大小姐,昨晚她還和我說,想要一個孩子”。

    “她就是一個孩子,怎麼捨得讓她再繼續受苦,一個人我都陪不了她,要是有孩子,她會更加辛苦的”。

    “她說她想去普羅旺斯看薰衣草,她想去巴黎看時裝秀,去北海道看櫻花,還有,去看愛情海,因爲她說過幾年怕愛情海會消失了,她很想去看看。”

    “嗚嗚嗚,二哥,你別這樣,你別這樣”墨柳看着自己哥哥這個模樣,心真的很疼。

    “我沒事,我想去看看她”說完墨御走上前。

    “二哥,你冷靜,你冷靜,嫂子也不一定就是不在了,事實無絕對啊”墨柳連忙拉着人,就怕墨御想不開。

    “我不會想不開的,那些人挖我的心,我就要喝她們的血,不然也沒臉去見小祖宗”墨御現在怎麼都不知道。

    他覺得自己的心疼的厲害,就像有人活生生的撕開一般,疼的呼吸不過來。

    墨御走上前,高大的身子有些顫抖,這麼高,那個小祖宗那麼怕疼,會不會很委屈很想哭。

    她都不知道,每次看見她臉上有什麼委屈的樣子,他都想抱在懷裏好好疼寵。

    墨柳一直注意這自家哥哥,因爲還是怕她想不通,自己爺爺奶奶年齡也大了,承受不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

    墨御走上前,看着那下面的堤壩,還有那湍急的河流,以及這個橋的高度。

    現在墨御非常恨,爲什麼早的時候不把那些人一併解決,現在留下隱患,害了那個小祖宗。

    她還那麼年輕,這些人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那麼殘忍。

    那些人,他一個都不會發過,小祖宗,等老公把那些人全部解決完,老公就去陪你好不好。

    你那麼怕寂寞,老公又怎麼忍心丟下不一個人。

    現在的墨御,全身心的就是絕望,還有對於那些人的恨意。

    而橋的下面,唯一死死的拉住那個欄杆,怎麼都不鬆手,看着自己下面那百米的高度。

    唯一抓的更緊了。

    “救命啊,救我”剛纔被那個死女人掐着脖子,差不多斷氣,現在整個人都是暈乎乎的。

    可是看着自己現在的處境,唯一還是沒有打算放棄。

    現在她真的應該好好感謝那個修橋的人,設計的這麼周到。

    剛纔掉下來,看見這些欄杆,唯一伸出手指使勁的抓住,這才讓她不至於掉下去。

    然後聽着橋上的聲音,唯一知道那是墨御的,絕不承認聽見些話自己有些感動。

    可是在感動也特麼上去再說啊,這個位置真的不適合感動啊?

    “老男人,你特麼倒是想方法救我啊”唯一現在的聲音不知道什麼原因有些嘶啞。

    就是在上面獨自傷心的人都沒有聽見,倒是一邊的邢雲,看着那依舊沉溺在悲傷裏無法自拔的人。

    聽着那即使不明顯也有些微弱的求救聲,想了一下走上前。

    “救我啊”自己的手真的快要麻木了。

    特麼的,在這哭吹着大風滋味真的不怎麼樣。

    而邢雲走上前,並沒有像墨御那樣依舊不敢面對,所以就保持一些距離。

    走到欄杆處,低頭看着下面,看着那抱着欄杆不撒手的人眼裏有着驚喜,一時間說不出什麼話來。

    而唯一也看見了邢雲,特麼的,再不說話她都以爲這裏只有自己一個人了。

    “快救我啊”這裏很難受啊。

    “你……這……”邢雲一時間都不知道說什麼。

    也別怪他爲什麼會這樣驚訝,你覺得應該已經死了的人活生生的出現在你的面前。

    那種驚悚感還是很令人震驚的。

    “看什麼看,找人把老子救上去啊,墨御那個老男人呢?我剛剛聽見他的聲音了”。

    “現在還不來救我,是不是打算等我意外身亡,他好重新娶,你告訴他,做他的白日夢,勞資做鬼都不會放過他的”。

    看着唯一處於這樣的位置依舊還是這樣兇巴巴的模樣,嘴角無語的抽了抽。

    轉過頭,“你能不能先別傷心,你家禍害還沒有死。”

    聽見邢雲的話,墨御現在是不可能會相信的,而墨柳看着邢雲那不像開玩笑的神色。

    半信半疑的走上前,她哥哥現在根本不可能面對的。

    走到邢雲的身邊,看着下面那抱着欄杆不撒手的人破涕爲笑。

    “小嫂子”就是這一聲驚呼,讓墨御的眼神閃過亮光,大步走上前?。

    看着下面的人,臉上很激動:“快,快點,給我拿繩索來,快點。”

    那些人也有些反應不過來,這剛剛還一副悲傷到無法自拔的樣子爲什麼一瞬間就過去了,好像做夢一樣。

    不過這些人倒是很乖巧的從自己揹包裏拿出繩索遞給墨御。

    幾個人在上面拉住,墨御把另外一端栓在自己的腰腹上,開始慢慢的往下爬。

    手裏拽着另外一根繩子,朝着唯一的方向移動回去。

    唯一看見人很激動,甚至眼淚都忍不住了,她剛剛真的以爲再也見不到這個人了。

    墨御動作迅速的來到唯一身邊,看着人,一把抱在懷裏。

    “老公”唯一軟糯的喊了一聲,今天真的嚇死她了。

    每一次都和死亡插肩而過了。

    “老婆”墨御緊緊的把人抱在自己懷裏,沒有人知道她看見唯一那一刻,那種死灰復燃的感覺。

    那種立刻從地獄到天堂的感覺,整個世界又恢復色彩。

    “我沒事的,我不會這樣容易死的,我說了,我還要生包子”唯一聲音有些沉悶,也有一些絲絲的哽咽。

    面對死亡,不管是誰,可能都有一些恐懼,也包括沈唯一,她不想死,她真的不想死。

    “不,是我太無能了,總是讓你生活在危險之中,是老公的失誤”那些人是時候給他們致命的一擊了。

    免得總是時不時的冒出來,這對於唯一也是一個安全隱患問題,總的徹底解決。

    “不關你的事情,你別往心裏去,這一次也是我太失誤了,居然繞昏頭讓那些人得逞了,簡直就是太不應該了”。

    墨御的手指收攏,唯一越是這樣懂事,墨御心裏就越加自責。

    “對不起,對不起,讓你受苦了,對不起,讓你這樣擔心害怕”。

    輕柔的吻落在唯一的臉頰,帶着無限的憐愛和歉意。

    怎麼可能不害怕,這樣高的地方,墨御不知道那些人說了什麼

    讓唯一抱着必死的心態這樣孤注一擲。

    唯一眼眶有些溼潤,“嗚嗚嗚,我好害怕,好害怕”。

    第一次,唯一就這樣肆無忌憚的哭出來,眼淚順着眼角不停的往下流。

    墨御抱着人,無聲的安慰,這一次的驚嚇。

    雖然表面沒什麼,可是唯一的心底,可能也是害怕的。

    可是這個傻丫頭爲了不讓自己難過,第一時間並不是訴苦,而是安慰自己。

    他也怕自己這個做老公的有什麼想法。

    這樣善解人意的沈唯一,無疑是讓墨御心疼的。

    “老公在呢?不怕,那些人都會付出代價的,都會付出代價的”墨御眼裏是毫不掩飾的嗜血。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而沈唯一,就是墨御那根最不能觸碰到底線,。

    可是那些人卻不信邪,一而再再而三的來試探,真以爲墨御會一直這樣被動麼。

    很明顯的,那是不可能。

    “害怕就哭出來,哭出來就好了,老公給不保證,以後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了”墨御拍着人的背部,就如同哄小孩子一樣。

    “我疼,老男人,我渾身都疼”聽見墨御這話,唯一開始矯情起來。

    而墨御卻劍眉深深的蹙起,擡起頭看着那些還沒有任何行動的人。

    “把我們拉上去”口氣就像那寒冬一樣,冷的滲人。

    墨柳回過神,趕緊示意那些人把橋下的兩個人拉上來。

    看着自家哥哥那惡劣的語氣,今天大家都受到了驚嚇,她就不和他計較了。

    是誰下去第一時間就是急着秀恩愛的,你秀恩愛,我們也要有那個膽子敢打擾啊?

    墨柳表示自己真的很無辜,可是墨御現在對於自己這個妹妹完全不會在乎。

    他的注意力都在自己懷裏人身上,看着唯一眉頭皺起來的模樣。

    “老婆,忍一下,我馬上帶你去醫院,我們馬上去醫院”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對她做了什麼。

    上面的人三兩下就把兩個人拉上去了,而到了地面,唯一早就暈厥過去了。

    墨御試探了一下唯一的呼吸,才放心,“馬上去醫院,今天涉事的人一個也不要放過,等我我親自處理。”

    說完墨御把眼神放在哪個女的身上,那個女的被看得身子直接發顫。

    墨御這眼神,就像那急欲嗜血的狼一樣,而他們,接下來就是他的食物了。

    “敢在老虎頭上拔毛,簡直就是不想活了”。

    墨柳走上前,粗魯的把人提起來,這些人她一定會親自招待的。

    接下來的日子,配合的話大家都好過,不配合她會讓她嘗試什麼是人間地獄。

    世界上原本就沒有什麼絕對光明的地方,就是她們都不列外。

    邢雲趕緊開車送這條暴龍去醫院,一會兒發飆起來誰也制服不了。

    這一次唯一外傷沒什麼,可是內傷嚴重啊,醫生多番囑咐一定要靜養。

    墨御看着那打着點滴睡得安詳的人,擡起自己腳步走出去。

    走到外面,看了墨柳一眼,眼裏沒有任何溫度可言。

    “人關在那裏了,我現在過去看一下,還有,你在這裏寸步不離的看着你嫂子。”

    那些人,他會把他們加註在自己老婆身上的傷加倍還回去。

    墨柳看着那沒有一絲溫度的雙眸,打了一個激靈。

    “在邢雲那裏收押,現在應該在審問”。

    墨柳看着回答,這即使大熱天的這裏溫度感覺也暖和不起來。

    這墨御要是不釋放一下,憋在心裏也難受,不過,那些人也是活該。

    墨御聽到這裏邁着修長的雙腿就往外面走去,他滿腔的怒火一定要找人發泄。

    看着那一身軍裝,正義凜然的人,現在那渾身所散發的確實是嗜血。

    現在他不是作爲一個軍人,而是作爲一個丈夫在給自己受委屈的妻子討回公道。

    唯一這裏安全了,墨柳第一時間打電話給家裏人,今天這場事故最後的結果估計也沒什麼人知道。

    看着那走廊上來來往往巡視的士兵,墨柳拿出手機,撥打電話。

    “喂,我是墨柳”。

    可是電話那邊卻沒有什麼聲音,這讓墨柳皺起來眉頭。

    “喂,有人麼,有沒有聽見我說話,發生什麼事情了?”

    這到底怎麼啦,唯一這裏好了,墨家那邊到底又發生什麼事情了!

    “小……小一一哪裏怎麼樣了”最後還是元秋晴選開口。

    聲音有些嘶啞,鼻音很重還有一些哽咽,不難聽出剛剛一定就是哭過的。

    墨柳嘆了一口氣,“小嬸嬸放心吧,小一一這裏沒什麼事情,已經安全了。”

    “你別安慰我了,墨御哪裏怎麼樣了”沈唯一有什麼事情,最難受的可能就是墨御了。

    元秋晴也很傷心,這好不容易盼來的媳婦,還沒有好好培養感情,人就不在了。

    除卻對於唯一的感情,還有就是對於生命的惋惜。

    沈唯一是真的很年輕。

    想起來眼淚又開始忍不住了,聲音也更加哽咽了。

    “你告訴墨御,是我這個做媽媽的對不起他,沒有看好小一一”元秋晴還是有些自責的。

    當初就不應該心軟,讓唯一出去的。

    “小嬸嬸,我說小嫂子沒事就真的沒事,現在人在醫院裏呢?醫生說這只是之前神經過於緊張。”

    “現在放鬆下來,身子自然就是受不了了。”

    爲什麼都不相信沈唯一還活着呢?

    “什麼?墨柳,你別騙我們,那樣的爆炸,還是在那樣的位置,怎麼可能存活”。

    想起那場爆炸,元秋晴還是心有餘悸的。

    “真的沒事,現在人就在醫院,你不放心你就來看看”墨柳翻了一個白眼。

    她那個果斷的小嬸嬸什麼時候這樣疑神疑鬼的了,說沒事就沒事,這不是安慰好麼?

    “真的?”這下元秋晴激動了,臉上的悲傷一掃而光,笑意升騰起來。

    “真的,我非常確定以及肯定,人就在我身邊”墨柳看着病房,自己離唯一確實很近。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謝天謝地了,我趕緊去給祖先上一個香,這一定是祖先保佑的”。

    那樣危險的地方都能活下來,不得不說,那是一個奇蹟。

    “小嬸嬸,你們就不要擔心了,人很好的,我們很多人都在照看着”現在唯一可是國寶級的人物了。

    看着整個樓層都在巡視的官兵,場面搞的這樣濃重,不知道的還以爲是什麼大人物。

    也確實大人物,堂堂首長夫人,墨家少夫人,這個身份可以說是不低的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你在哪裏好好看着人,有什麼需要的儘管打電話,我們等你們回家。”

    元秋晴很不喜歡去醫院那種地方,特別還是關於自己人的。

    她很期待的就是那個從醫院裏安全的走回來的人,墨家永遠都歡迎她。

    ------題外話------

    借寶地一用:推薦《醫天下之嫡妃風華》

    (寵文上線,絕世卿妃智謀無雙與高冷王爺攜手發糖,1v1無虐!歡迎寶寶收藏!)

    纏綿在一起的兩個人瞬間吻的地老天荒。難捨難分。

    軒轅凌忍不住大手托起了她的臉蛋。蹭着她小巧可愛的脣瓣。一陣呼吸緊促。

    突然。某男臉色一黑。

    該死的!

    宮汐月看向某男一臉的黑色。瞬間明瞭。

    臉上兩團紅暈可人。

    “你。你要不解決一下…?”

    某男皺眉。咬牙邪笑“解決?王妃幫本王好好解決一下?”

    “凌。你可以找個侍女或者妓女什麼的。”

    “嗯?”

    “有種你再說一遍!”

    宮汐月慫了。乖乖的低頭“可是你能行嗎?”

    “本王不行?”軒轅凌咬牙切齒。

    “不不不。行。你行!”

    宮汐月顯然是不願意再多加討論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