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77 廢除沈無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77 廢除沈無雙字體大小: A+
     

    唯一回到公司之後之後殺到總裁辦公司。

    “沈小姐,你現在不能進去,總裁正在和人商議”。

    孫祕書把人攔住,現在沈無雙正在和沈嚴在裏面呢?

    並且唯一這個氣勢洶洶的樣子,一看就不是好事情。

    這些日子他也算看出來了,這沈唯一不但是一個有實力的,並且爲人處事方面真的很霸道。

    觸犯到什麼不能觸犯的,可能就是總裁的面子她都不一定會給。

    “我爲什麼不能進去,裏面現在忙什麼,有什麼是我不能知道的,公司機密?別搞笑了”。

    唯一看着人,臉色同樣不好看。

    “沈小姐,這……我只是以後祕書,什麼都不知道,沈小姐又何必爲難我”孫祕書看着唯一這樣,尷尬的說道。

    “我不爲難你,也請你別爲難我,我現在有事情,必須現在見到人,麻煩孫祕書讓一下好嗎,這樣方便大家”。

    唯一看着人,不止是沈嚴,沈嚴身邊的人也是一路貨色。

    “沈小姐,你……”孫祕書還是不想讓別人進去,唯一今天來是因爲什麼事情,孫祕書也算多年的商場老手了。

    仔細一想就明白這位一定就是來興師問罪的。

    “別說話,我今天是必須還進去的,還有,請你讓開”唯一抱着雙臂看着人,態度有些高傲。

    “沈小姐,你這是何必呢?有些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就好了,你就這樣大家都很爲難的”孫祕書看着唯一這樣誓不罷休的樣子有些頭疼。

    唯一看着人直接懶得說話,和這種人說話簡直就是浪費口舌。

    “今天的話我不想再重複第二遍,孫祕書,你也是老人了,我媽媽在的時候你就已經在公司了對吧”。

    “既然都是公司的老員工,也混跡了這麼多年,難道最基本的在其位謀其政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唯一白了人一眼。

    孫祕書聽到這裏老臉有些羞紅,可是卻不知道該反駁什麼?

    “公司不養閒人,也不知道誰給你的錯覺,讓你就這樣有恃無恐,是沈嚴還是沈無雙?”唯一看着人反問,態度有些咄咄逼人。

    “我都說了,方便我就是方便大家,別爲難我,我這心裏要是難過大家都會跟着遭殃的”。

    “孫祕書應該看得出來,我沈唯一併不是什麼怕事情的人,下次自己該做什麼,什麼是自己的職責”。

    “我希望孫祕書能想清楚,別活了這麼多年,連自己該做都不知道,那就別怪我不認人”。

    唯一說完不看對方那慘白的臉色,擡起腳大步的走進去。

    在公司久了,好的沒學會,倒是喜歡上倚老賣老了。

    既然那樣喜歡裝,爲什麼不回家種田,那樣的日子多清閒,也不用看她的臉色。

    聽見外面的聲音,沈無雙和沈嚴已經停止討論了,在公司敢這樣囂張的,除了沈唯一不做他選。

    沈無雙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沈唯一依舊還是這樣囂張。

    偏過頭看着沈嚴那難看的臉上,沈無雙把自己臉上的笑意收斂了。

    這兩個人關係不好是她最樂意見到的了,越不好她越高興。

    唯一打開辦公室的大門,看着坐在裏面的兩人走上前。

    “我還以爲是什麼重要的客戶,原來是你,什麼重要的事情需要這樣對我嚴加防守的”唯一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沈唯一,沒人教你什麼是禮貌麼,你這樣讓外人什麼看”。

    沈嚴對於自己董事長的權威被人這樣一而再在二三的踐踏也有一些不高興。

    看着唯一的臉色已經不能用漆黑來形容。

    “原來沈董事長還怕別人看笑話啊,既然怕了,爲什麼自己不收斂一點,給別人看笑話的機會”唯一的眼光卻是一直都在沈無雙臉上。

    仔細的打量人,繼續沉思。

    “你什麼態度?請你說話客氣一點,這裏是董事長辦公室”沈嚴拍了一下桌子。

    唯一根本沒放在眼裏,纔不會管他生氣不生氣。

    “把南郊那塊地皮給我說一下,身爲公司最大的董事和市場部的經理,董事長是不是處理很多方面的事情都不是太公平啊?”。

    對於屬於自己的權利唯一也會去爭取,不可能就這樣拱手讓人。

    “難道沈無雙這個人力資源部的總監比我更有說服力或者話語權,沈董事長千萬不要太過偏心,會讓人不舒服的”。

    “我要求從來都不高的,只是要求待遇一樣,沈董事長要是一直這樣下去,我覺得股東大會還是有必要在進行一次”唯一說到這裏直接就是威脅了。

    不讓她參與是吧,那就召集所有股東,把這個董事長的位置從新安排。

    真以爲自己收拾不了他們是不是。

    “還有沈無雙,你

    不是你的東西你就不知道心疼是不是,揮霍沈氏很好玩”唯一看着沈無雙,眼裏有着凌厲。

    “沈唯一,你到底想幹什麼,召集股東?你想幹什麼,是不是覺得公司這個時候還不夠亂”沈嚴直接給唯一吼過去。

    “我嫌棄它不夠亂?還是你們嫌棄自己現在的生活太安逸了,一點居安思危的想法都沒有了”唯一直視人,眼裏全是譏諷。

    “這一次的事情解釋不清楚,人力資源部這裏我要求換人”唯一把資料砸在沈嚴桌子上,等着人看完之後給她答覆。

    沈無雙看着那份資料臉色煞白,眼神就像要殺了唯一一樣。

    這件事情根本沒多少人知道,因爲當初沈嚴不喜歡唯一,直接就是把這件事情交給她來做。

    資料有什麼問題她都是非常清楚的,爲了節約成本,她確實採用了劣質材料。

    “不知道沈董事長還記得兩年前樓盤倒塌的事故麼,那也還是一個大公司對吧,現在似乎倒閉了”。

    “那場事故當時可是轟動了整個A市,簡直就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因爲那場事故里死了很多人”。

    “而造成那場事故的原因好像就是因爲建材不合格,採用劣質材料,我很好奇,爲什麼哪用鮮血買來的教訓你們就是視而不見,就是喜歡裝瞎”。

    “爲了一點點成本和利潤,連自己良心都不要了,值得麼”唯一好笑的看着兩個人那臉色急劇的各種變化。

    沈無雙聽着唯一這樣說,顯然對於這件事情也是有所耳聞的,身子有些微微的顫抖。

    沈嚴握着資料的手指也是顫抖的,一言不發地看着自己手裏的資料,可是不難看得出來。

    那渾身憤怒的氣息,唯一根本沒打算搭理。

    今天要不是心血來潮去看這些東西,可能到時候這些黑鍋又是自己來背。

    抱歉,這鍋太重,她拒絕也背不起。

    “沈無雙,我真的懷疑你的專業知識,這些東西,你確定你都去了解過,一失足成千古恨,但是請你不要連累我們”。

    唯一看着沈無雙現在這個樣子就是在落井下石。

    別問她爲什麼沒有同情心,同情心很多年就已經死了。

    “沈無雙”這是第一次自己的名字從沈嚴嘴裏吐出來,平時都是比較親切的。

    “我把事情交給你,你就是這樣辦事情的,你到底知道不知道這件事情的後果”沈嚴那資料直接砸在沈無雙的身上。

    臉上全是掩飾不住的憤怒,看着沈無雙的眼裏全是恨鐵不成鋼。

    “董事長,對不起,都是我的原因,因爲公司最近的支出實在是太大了,爲了節約成本,我纔不得不這樣做”。

    “對不起,董事長,這件事情我一定會深刻檢討的,對不起”沈無雙連忙承認自己的錯誤。

    這些年對於沈嚴,沈無雙還是有一些瞭解的。

    這件事情都已經擺在眼前了,一味的否認只會讓沈嚴更加生氣。

    而要是自己承認的話還有餘地,等着沈嚴氣消了。

    自己再去檢討錯誤和反省,這個人一定會再一次給她機會的。

    “別在這裏給我裝可憐,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打得什麼算盤,簡直就是想得美”。

    對於這個一直就想給自己使絆子的人唯一無論從哪裏都喜歡不起來。

    “沈氏現在斷然還窮不到這個樣子,你採用劣質材料去財務部報銷的居然是那些合格材料的費用?”

    “沈無雙,到現在我才發現,其實我就是小看你了,這樣能耐”唯一拿出幾張票據。

    “找一個合適的理由,告訴我這些錢都去哪裏了,嗯”唯一看着讓,想看看她到底還有多少藉口。

    “沈唯一,你到底什麼意思,你拿這些到底什麼意思”沈無雙看着人的眼裏全是猙獰,彷彿想要吃人一般。

    “我什麼意思,我現在還想問你,你到底什麼意思,挪用公司的財務,並且在上級領導沒有批准的條件下,那可是坐牢的”。

    這得多大的膽子,纔敢去做這樣的事情。

    “爸爸,你別聽沈唯一胡說,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那樣的”沈無雙看着沈嚴,想打親情牌。

    “不是這樣,難道我冤枉你了,你就是想挪用公司的財務,並且還在這樣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唯一忍不住嗤笑啊。

    這段映紅教育出來的都是一個什麼怪物啊,做錯事情還敢這樣理直氣壯,她想不服都不行。

    “爸爸,沈唯一就是喜歡誇大其詞,爸爸,我是有苦衷的”說完臉上全是委屈,眼裏開始升騰起水霧。

    “我現在不想聽你說話,你先回去吧,這裏的工作先交接一下”沈嚴看着人有些痛心。

    沒想到自己一心信任的人居然會在背後桶自己刀子。

    這樣的事情簡直就是無法忍受。

    沈無雙聽到這裏更加驚慌了,沈嚴這樣無疑就是想讓她走人啊。

    自己要是走了公司不就是沈唯一一個人了麼,那很多事情務必就是她接受。

    沈無雙覺得自己接受不了這樣的結果,“不行,爸爸,我求你在給我一次機會,我求你”。

    沈無雙走上前拉着沈嚴的袖子,平時什麼優雅的形象都不要了。

    眼淚啪嗒啪嗒掉,就像不要錢一樣。

    “犯了這樣的錯誤,誰給你的勇氣求饒啊”段映紅親自教育出來的奇葩就是不一樣。

    “你閉嘴,沈唯一,我到底哪裏的得罪你了,你要這樣針對我”沈無雙看着唯一,手指捏的緊緊的。

    “請你別牽扯什麼個人恩怨,我只是就事論事”唯一看着人,真的覺得這就是一個腦殘。

    “我希望董事長秉公處理,那樣就可以給大家一個交代,我還有事情就先走了”唯一說完直接轉過身子就走了。

    管他們怎麼鬧,反正自己的目的達到了,現在還是回去繼續做事情了。

    她可沒有那個時間在這裏看兩個人表演什麼父女情深的。

    那不但對於她而言就是一個諷刺,更多的是看着扎眼睛。

    回到市場部,龍采薇迎了上來。

    “總監,總裁哪裏怎麼說”龍采薇的臉上全是擔心。

    主要是平時唯一和沈嚴的關係也不是太好,唯一的脾氣也是屬於那種暴躁型的。

    就怕唯一生氣,會有些口不擇言,那樣可能不但達不到效果,並且還會適得其反。

    “這件事情性質不一樣,沈嚴會知道怎麼處理的”唯一接了一杯水坐了下來。

    “看總監的樣子,似乎很成功”龍采薇臉上有着隱隱的笑意。

    “你沒看見沈無雙那個臉色,我現在想起來依舊還是高興的”唯一還從來沒見過那人變化的這樣快。

    想到這裏,心裏頓時滿足了,果然自己就是惡趣味。

    喜歡看人家那個痛苦的表情,那樣,她就開心了。

    很奇怪的,唯一覺得那個人不應該這樣安靜了,沈無雙那個樣子不會屬於那種善罷甘休的人啊?

    一個下午都沒人,簡直就是不科學。

    可是下班之後看着那在大廳裏等着自己的人唯一也不準備搭理。

    “沈唯一”沈無雙對於唯一都是直呼其名的。

    “什麼事情”唯一看着沈無雙那比平時還要狼狽的樣子,走上前去看着人。

    把她堵在公司門口,這到底是想幹什麼。

    “什麼事情,你說什麼事情,沈唯一真沒看出來你還有那個心機,算計別人的本事你也不差麼”沈無雙看着人眼裏有着不屑。

    “我算計別人?只要自己做事情踏實可靠,我不覺得我有那個本事算計得到人,當然,除非那個人漏洞百出”。

    唯一看了沈無雙一眼,她也真的看得起自己,自己做錯事情卻到她的身上找理由。

    “沈唯一,你滿意了,現在我被辭退了,你滿意了”沈無雙看着人恨不得撕了她。

    “那不是你和沈嚴的問題麼?我都說了,只需要處理的讓大家滿足就好”唯一覺得自己很無辜,看着沈無雙那狠厲的表情絲毫不怕。

    “沈唯一,你這個賤人,你爲什麼要這樣害我,你不得好死”。

    沈無雙看着唯一那副樣子直接就是忍不住揚起手掌準備一巴掌給她打過去。

    唯一眼神猛地一沉,伸出手指準確的拉住那隻想打自己的手指。

    唯一眼裏全是冰霜,看得沈無雙直接發抖。

    “我警告你,別再我面前撒潑,我最恨人家這樣無理取鬧的”唯一說完使勁一個用力。

    “啊,好疼,沈唯一,你放手,你放手,你這個惡毒的女人,我是不會放過你的”沈無雙疼的臉色都扭曲了。

    唯一一個用力,讓沈無雙不得不退後兩步才穩住身子。

    “別以爲我是什麼軟柿子,任由你欺負,少給我沒事找事,簡直就是一個瘋女人”唯一說完轉過身子走了。

    和這種腦殘在一起多了,也怕拉低自己的智商水平,那就得不償失了。

    今天她還要去醫院哪裏一趟呢?沒時間和這個人在這裏磨磨嘰嘰的。

    沈無雙看着那遠去的人眼裏是滔天的恨意,可是,那又怎麼樣。

    用唯一的話來說就是,勞資最喜歡你看不慣我又幹不掉我的樣子。

    沈無雙這種人,她也看出來了,沒什麼大的出息,不堪大用。

    市一醫。

    最近邢雲和袁寄語兩個人的關係倒是越來越好了。

    “邢大哥,你快回去休息吧?我先帶小云回去休息,你昨天一晚上都在出任務也累了”。

    袁寄語看着那明明很疲憊卻一直堅持陪自己的人還是有些感動的。

    “我沒事,小云的檢查基本上都做完了,我們先帶她回房間”邢雲也怕袁寄語一個人太累。

    “姐姐你看,邢大哥多麼關心你啊?嘖嘖嘖”袁寄雲蒼白的臉上有些紅潤了。

    看着在自己旁邊的姐姐開口打趣道。

    她最想要的就是看見自己姐姐幸福的模樣。

    即使自己有一天不見了,姐姐也能一個人幸福的活在世界上。

    有一個愛她並且她也愛的人相互扶持到老,那樣的人生,纔是滿足的。

    “小孩子家家的,話怎麼那麼多”袁寄語看着自己妹妹嗔怪。

    看着旁邊的邢雲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呀,一天別聽她胡言亂語的,她可能都不知道自己說什麼”袁寄語屬於那種臉皮比較薄的。

    “小云說的也沒錯,我是很關心你啊”邢雲看着人英俊的臉上全是爽朗的笑意。

    “哈哈哈哈,邢大哥說話倒是很耿直”袁寄雲忍不住笑起來了。

    “你就沒有一個正經了”袁寄語羞的直接擡不起頭。

    “好了,小云,我們也別打趣了,你看看你姐姐,我們要是再說什麼,她可能直接向找一個洞鑽下去了”。

    邢雲看着那羞澀的人兒,也不再繼續逗弄。

    真不知道和沈唯一那個臉皮厚的不行的人在一起,袁寄語爲什麼會是這樣害羞的個性。

    依邢雲來看,沈唯一身邊的另外兩個叫什麼林初夏和顧悠悠的,也很喜歡搞事情。

    只不過,現在顧悠悠在墨子芩哪裏。

    其實邢雲怎麼都不可能想得到那個一直矜貴優雅的墨子芩會喜歡那種脫線的離譜的女孩子。

    並且,墨子芩好像比墨御還大,那這樣說來,年齡比人家大一倍。

    這樣的組合,很蛋疼,想起來就覺得,很有違和感。

    “邢大哥想什麼,臉色……”袁寄語也不知道邢雲那個臉色應該用什麼詞語來形容。

    就是覺得有一些……咳咳咳,就是猥瑣。

    “沒什麼,想起自己的某一個朋友,哦,對了,小云,過幾天哥哥那個朋友來給你上課好不好”。

    邢雲想起來上次給墨傲寒說的事情。

    最近這麼多時間哪傢伙應該把自己的事情處理好了。

    袁寄雲眼裏全是亮光,看着邢雲全是期待。

    能和別人一起上課或者讀書一直都是她的夢想。

    而現在這個夢想觸手可得,袁寄雲心裏的激動簡直就是沒辦法表達。

    只是緊緊的抓住自己姐姐的手,袁寄語拍了拍袁寄雲的手指。

    是她對不起她,因爲平時要兼職,還要讀書,自己工作的錢已經承擔不起給袁寄雲家教的費用。

    現在看着自己妹妹這個樣子,讓袁寄語有些心酸。

    她的妹妹一直都非常理解她,也從來不主動要什麼東西。

    對於袁寄雲的乖巧,袁寄語都是看在眼裏,卻也疼在心裏。

    “邢大哥,會不會太麻煩”儘管自己很喜歡,可是袁寄雲還是不想太過麻煩邢雲。

    他現在正在和自己姐姐處對象,總不可能什麼都沾別人便宜。

    她不想讓邢雲覺得自己是累贅,而和姐姐有什麼矛盾。

    “不會啊,那傢伙反正也沒有什麼大事情,一天閒得慌”對於墨傲寒,邢雲覺得就是那樣的。

    一般的醫院他不去,而太好的醫院他又嫌棄很麻煩,反正他也不差錢,一直就是這樣任性。

    “你可以隨便折騰,要是他有什麼不耐煩的,你就給你唯一姐姐訴苦,我保證他非常聽話”。

    墨傲寒那個脾氣墨家那幾個大家長不一定收拾得住。

    可是墨御就不一樣了,那個寵妻狂魔,你讓他小心肝難受了。

    他可能會讓你更痛苦,所以,墨傲寒對於自己那個二哥屬於那種言聽計從的。

    因爲出了什麼事情,墨御不會和他說話,直接上手。

    “那是唯一姐姐的小叔子是不是?”聽見這個姓,袁寄雲就聯想到了唯一那位老公。

    “對的,你那個唯一姐姐現在可是牛逼大發了,只要她受委屈,你看看墨傲寒會不會脫一層皮”。

    對於自己這樣坑自己好友,邢雲完全沒什麼不自在的。

    “邢大哥這樣,那個墨哥哥不會和你拼命麼”袁寄雲的聲音裏全是笑意。

    “不會,他不知道”知道了也不會,因爲墨傲寒打不過他。

    “呵呵,邢大哥最好玩了”袁寄雲覺得邢雲真是一個很有趣的人。

    “小丫頭,走吧”邢雲推着人,慢慢朝着屬於她的病房走去。

    而她們身後。

    “邢宇,你看看那個背影像不像邢雲,他身邊的那兩個人是誰啊?”

    馬悠蕙看着那和邢雲相似的背影,問着自己老公。

    “我也不知道,不過,看樣子,應該也不是什麼家世優秀的”看穿着就看得出來。

    一般那種家世比較好的,在穿着方面都是非常注意到。

    因爲任何場合都要保持自己的形象,不可能穿的這樣寒酸。

    “難怪媽媽最近給他安排任何相親他都不去,以前還會象徵性的去敷衍一下,現在直接都懶的敷衍了”。

    馬悠蕙嘴角勾起笑意,對於自己這小叔子沒什麼太大的感覺。

    在邢家,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因爲很可能一個不小心,你就自顧不暇了。

    哪裏還有什麼時間顧及別人,邢家那個老祖宗向來可不管你的。

    找到機會,還不是一樣照樣鞭策。

    當然,人都是勢力的,你要是家世比邢家還好,老祖宗自然會寵着你的。

    你要是沒有什麼家世,你就是做的再好,那也是無動於衷的。

    即使家裏對於邢雲這個老來子非常寵愛,可是對於他的婚事,也不會就是這樣隨便的。

    “邢雲也老大不小的了,你找機會給我打聽一下,這一位到底是什麼人,不行的,就只能終止”。

    邢家現在需要的是對於他們有幫助的,而不是需要他們幫助的。

    “是,老公”馬悠蕙直接答應,反正最後出面的又不是她。

    這樣她也不會得罪人,況且,邢雲也不會給自己面子的。

    兩個人就這樣看着邢雲的方向,不知道深思什麼。

    而唯一去把自己的東西交給化驗室之後,便去了袁寄雲的病房。

    彼時幾個人正在裏面有說有笑的,直到唯一進來,看着幾人。

    特別是看着邢雲,唯一秀眉微挑。

    “你們幾個還真的是喜歡鑽空子,更是無孔不入啊?”唯一走過來坐在一邊的陪牀上。

    對於這句話,也許袁家姐妹倆不理解,可是邢雲確實非常瞭解的。

    頓時眼角抽了抽,感情這種東西遇見了就是遇見了,難道還要找一個日子算一下。

    “嫂子就不要打趣我了,我這人不會說話”邢雲看着那一身女強人打扮的人訕訕的說道,有些無辜。

    “就是開一個玩笑,你這樣較真幹嘛”唯一好笑的看着人。

    “嫂子開的玩笑向來都是非常有分量的”他膽子小啊?

    “看不出你還是一個嘴巴利索的,難怪能把我們寄語追到手。”

    其實看着兩個人,唯一覺得還是很般配的,男的陽剛,女的溫柔卻很堅韌。

    就是……,唯一不知道想到什麼這心裏就不是很好了。

    元秋晴也算帶她把這些所謂的名門夫人見完了。

    那個邢家,特別是那個老祖宗,門楣觀念特別強,一向主張的都是門當戶對。

    而袁寄語的情況唯一也是瞭解的,和邢雲在一起,肯定會吃一些苦頭的。

    “你家那個老祖宗半截身子都快入黃土的人了,爲什麼還是這麼喜歡折騰”。

    唯一看着人,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噗,嫂子,你能不能注意用詞”那好歹是我媽啊。

    你這樣當着人家兒子的面這樣說,真的好麼?

    “我說的可是實話,邢雲,有時候還是的量力而行,你知道我的,我這個人沒什麼優點,唯一還算說得過去的就是護短”。

    唯一拿過一邊的橘子,直接剝起來,雙腿交叉在一起,不停的抖着。

    哪有什麼優雅的形象可言,即使有簡直也是分分鐘破滅。

    袁寄語在一邊沒說話,邢雲家裏始終就是一個大問題,並且還是她現在解決不了的。

    有些東西,即使有心也無能爲力,就比如家世。

    “嫂子,不管未來怎麼樣,我都想和寄語一起走,沒事的,我一定會竭盡全力,讓我家裏人接受小語的”。

    邢雲知道唯一隻是關心自己這個好友,也怕她受什麼委屈。

    “我只是難聽的話說在前面,沒什麼別的意思,你只是需要好好謹記,袁寄語的背後,始終還有一個沈唯一”。

    “沈唯一隻要在一天,有些人那個不善的心思最好收斂一點,我不針對任何人”。

    唯一吃了一口橘子,酸甜酸甜的,大眼睛都迷戀起來。

    可是明明很討喜的動作,現在卻沒有人去欣賞。

    “我喜歡努力的人,不喜歡半途而廢的人,別特麼當着我的面做一套,背後又給我玩陰的,我最恨那種人了”。

    現在唯一身上的氣勢越發滲人了,讓人看着都是有些膽顫的。

    “嫂子,你相信我,我一定不會辜負寄語的,現在也許你對於我還有懷疑,可是時間會證明一切的”。

    邢雲對於這件事情也不打算多說了,說的再多也不如實際行動。

    也許沈唯一最想看到的就是他對於袁寄語的態度。

    “我等着時間向我證明”唯一點點頭,也不再繼續追問了。

    “小一一,你來醫院做什麼,是不是哪裏不舒服”袁寄語看着現在一直都是很忙碌的人。

    基本上很少來醫院,現在來了,袁寄語反而有些擔心了。

    “想你們了,過來看看,寄雲,想不想唯一姐姐”唯一那眼光放在袁寄雲的身上。

    看着臉色越來越好的人這心裏也踏實了。

    “謝謝唯一姐姐,你每天那麼忙,得多注意休息啊”袁寄雲看着唯一,顯然很高興。

    “唯一姐姐,聽說你要結婚了,我能不能看看你的照片。”

    很想看看唯一穿上潔白的婚紗是什麼樣子的。

    “可以啊,正好前幾天我去拷貝了回來,來,我給你看看”看着袁寄雲眼裏的渴望,唯一理解的。

    自己這麼大的時候看着店裏櫥窗前那些模特身上穿的婚紗,不知道有多喜歡。

    唯一拿出自己的手機,翻出照片,把手機遞給袁寄雲。

    袁寄雲接過手機,開始認真的看了起來,眼裏更多的是羨慕。

    羨慕那樣穿着婚紗在大海或者桃林裏面接受陽光的沐浴。

    Wωω _тTk Λn _¢ ○

    那樣的溫暖,那樣的幸福。

    袁寄語也伸過頭去,和自己妹妹看起來,唯一百無聊賴的繼續吃東西。

    自己人,她從來都是不知道客氣是什麼的。

    而沈無雙這邊。

    出來公司之後便直接回御景園,把整件事情給段映紅說了。

    “砰”的一聲,段映紅一巴掌拍在茶几上,茶几上都的茶杯直接倒了,水撒了一地。

    “她沈唯一簡直就是欺人太甚,沈嚴哪裏怎麼說”。

    段映紅看着自己眼睛都哭腫了的女兒,眼裏全是心疼。

    “爸爸哪裏就是說,不能容許這樣的錯誤存在,潛意思就是說,我不適合那份工作”。

    “媽媽,我該怎麼辦,我要是被處置了,公司就是沈唯一一個人的,我什麼都沒有,我不甘心,不甘心”。

    盛滿水霧的眼裏全是狠毒和殺意,只要能弄死沈唯一,付出什麼代價她都是甘願的。

    “他沈嚴真的敢這麼做,他什麼意思,我爲他爲了這個家也算做了一些事情,他居然這樣無情”。

    段映紅的臉色比沈無雙還要嚇人。

    “既然他不仁,就不要怪我不義,別怕,雙雙,公司一定是你的,那些都是屬於你的,沈唯一那個小賤人一定奪不走”。

    段映紅的手指甲都掐進自己的手心裏,可是她卻什麼感覺都沒有。

    爲了她的女兒,她什麼都敢做,誰也不能欺負她的女兒。

    沈無雙看着段映紅這樣雖然有些害怕,可是心底卻也踏實了。

    “她想死我就成全她,我不信她每一次都有這樣好的運氣”。

    段映紅顯然已經有了好的對策。

    可是沈無雙終究還是涉世未深,殺人的心思她有,可是真的行動起來,她根本沒有那個膽子。

    “媽媽,就不能有其他什麼辦法,那樣要是不成功,沈唯一是不可能放過我們的”沈唯一的性格沈無雙太清楚了。

    絕對屬於那種有仇必報的,欠了她的都要還。

    “沒事,她沒有那個本事查到的”段映紅很自信。

    可是她卻沒有想過,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亦或者,她也只是別人手裏的一枚棋子。

    沒有什麼作用了,別人自然要拋棄,她就是沒認清楚自己的位置。

    或者說這些年的囂張任性和隨心所欲讓她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有些人的結局,也許因爲一個念想,而早就註定了。

    而唯一也不知道,段家母女會這樣狗急跳牆,也不知道有一場危險正在逼近。

    第二天,唯一上完班之後就去醫院拿了化驗報告單,看着上面的化驗結果。

    沈唯一臉上全是笑意,拿着單子,想起了段映紅,現在是時候去看一下那個死女人的戲了。

    唯一就不是那種安分的人,相反,對於自己不喜歡或者怨恨的人。

    她很願意也很樂意落井下石,段映紅那個人,她簡直恨不得她死。

    所以她心情很愉快的開着車子去了御景園。

    此時的段映紅在喝茶,沈無雙一直就在樓上沒下來。

    段映紅看見來人,眼裏閃過狠毒,這個人現在來肯定沒什麼好事情。

    “你來幹什麼,來炫耀,還是來看笑話落井下石的”段映紅放下自己的杯子,看着唯一。

    唯一悠閒的找一個地方坐下,打量着周圍。

    “這些年,你住在這裏心裏就沒有什麼愧疚麼”唯一看着人,很好奇。

    這房子當初也是她的家產之一,只不過後來她那個父親以監護人的身份給她更改了。

    可能現在也不是沈嚴和段映紅的,而是那個腦殘的。

    這些唯一已經不想再去計較了,因爲沒意思了。

    “很舒服啊,住的很安心,怎麼啦?”段映紅看着唯一有些得意。

    “段映紅我真的搞不懂你有什麼好得意的,一個小三上位而已,到底誰給你的膽子”。

    有些人雖然表面上什麼都沒說,可是背地裏誰都不喜歡她。

    這就是爲什麼這麼多年段映紅結交不到什麼朋友的原因。

    就是因爲人家瞧不起她這個小三的身份。

    шшш ▲тTk an ▲C〇

    “我有什麼好得意的,當初明明是我先遇見沈嚴的,憑什麼最後卻是橫插一腳的蘇穎得到沈嚴的人”。

    “你覺得,作爲女人,你會不會甘心自己這麼多年的心血白費,自然是不能”。

    說到這裏段映紅還是有些驕傲的,至少最後勝利的是她。

    無論自己使用了什麼辦法,只要達到目的,那就足夠了。

    至於其他人,又和她沒關係,她爲什麼要管那些人的死活?。

    這個世道,都已經自顧不暇了,還想去救濟別人,別搞笑了。

    “我母親當年一手提拔你,你這樣的人怎麼就好意思說出這樣忘恩負義的話。”

    當年要不是蘇穎的提拔,這個人怎麼會有現在的好生活,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題外話------

    不好意思哈,寶貝們,更新晚了,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