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76 我的體力留給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76 我的體力留給你字體大小: A+
     

    白薔薇沒管身後的人,徑直的走進裏面,馬上就有人迎上來。

    “小姐,有什麼需要幫助的麼?”年輕的女孩子看着白薔薇禮貌的問道。

    “你好,上一次我已經打電話過來預約了,現在是過來看婚紗的樣式的”白薔薇看着人也露出微笑。

    “是嘛,請到這裏做一下,我先去核對一下,請問小姐叫什麼名字”。

    女孩子帶着白薔薇走到一邊客人專用的沙發前。

    給白薔薇和根本她進來的任飛揚到了一杯水。

    “先生,小姐請喝水”女孩子把水遞給他們。

    白薔薇接了過來,任飛揚接過來之後放在自己前面的茶几上。

    “我叫白薔薇,你們應該有記錄的,麻煩你看看”白薔薇給對方說了自己的名字。

    “好的,請稍等,我馬上就去核實”女孩子說完轉過身子朝着櫃檯的地方去。

    和哪裏的工作人員也不知道說什麼,反正白薔薇是沒聽見。

    “不是快要開學了,自己手上的工作還是交接一下,還有就是都要結婚的人了,你穿的也確實夠寒酸的,爺就沒有看過你這樣蠢的人”。

    之前還挺不錯,至少打扮看得過去,現在呢?整個人就是一個村姑。

    “我的事情你不想要插手,不管你的事情”白薔薇白了他一眼,這個二世祖是沒有事情來洗刷她是吧。

    “傻妞,你自己看看你,臉色蒼白,明顯的氣的不足,你知道男人最害怕什麼麼?就是面對你這樣不愛惜自己的人”。

    任飛揚敢說,任尹敢那樣任性都是白薔薇自己作的。

    她要是一開始態度強硬,沒把自己搞得這樣卑微,也許現在就是另外一番處境了。

    “你滾,我不需要你管,你就在這裏假好心”白薔薇看着人,越看越不順眼。

    氣的胸口不停的起伏,她都不知道爲什麼,對於這個人火氣這樣大。

    “你對我爲什麼這樣大的火氣,對於任尹就那樣小媳婦啊,差別待遇也不是這樣的,你這個傻妞果然就是活該”任飛揚看着白薔薇對於自己的態度一些不滿意了。

    論外貌,任尹比不過他,論才華,他自認也不比那個人,論情調,那個更是不如自己。

    “你在說一句,信不信我一杯子給你砸過去,別說話,我心煩”。

    白薔薇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情緒變化太大的,都有些控制不住了。

    “他多久沒回公司了”看着白薔薇這樣,任飛揚也有一些於心不忍。

    看着以前光彩照人的人現在變得這樣黯淡無光的,這心裏感覺就是落差太大了。

    “呵呵呵,多久沒回公司了,讓哦算算,哦,一個星期了,整整一個星期”。

    “電話各種打不通,即使打通了也是各種忙碌,我知道,公司現在纔剛剛起步,什麼都是他在忙,我幫不上什麼忙,這我沒話說”。

    “可是在怎麼樣,也不可能忙到一個電話都沒有吧”白薔薇喝了一口水,覺得自己簡直就是犯賤。

    任飛揚聽到這裏眉頭皺起,隨即不知道想到什麼,看着人還是沒有說出口。

    要是真的是那樣,任飛揚看着人,眼裏神色有些複雜。

    “傻妞,別再和自己過不去,實在累了,就放手吧,這麼多年,你別在和自己過不去了”任飛揚看着人,一本正常的說道。

    平時那個二世祖的模樣不見了,臉上全是嚴肅。

    “現在無論怎麼樣,都不可能會回頭了”無論怎麼樣,都得給自己一個交代,給自己這麼多年都的努力還有失去的青春一個交代。

    “傻妞,爺閱人無數,還沒有見過你這樣的人,蠢的差不多吃屎”任飛揚的嘴巴無疑是很毒的。

    “不管你的事情”白薔薇看着人再一次強調。

    這麼多年,什麼丟人的事情沒做過,也不差什麼了。

    任飛揚看着人搖頭,簡直就是冥頑不靈。

    “小姐,你看看這些款式,有喜歡的麼”女孩子拿着婚紗樣式的單子給白薔薇看。

    “先生,你也可以看看,這是新郎的”女孩子把屬於男士禮服的單子給任飛揚。

    白薔薇剛想開口想阻止,任飛揚就先一步接了過來。

    “謝謝,我們現在先看一下,要是有中意的,我們會進行試穿的”任飛揚也禮貌的給人說着。

    任飛揚和任尹雖然一個爹,可能因爲母親的緣故。

    任尹屬於那種大男孩,而任飛揚長得就有一些邪肆,看起來壞壞的哪一種。

    加上他平時的動作,嘴角那時常若有似無的壞笑以及身上那紈絝子弟的氣息,換一個角度,也有一些別樣的魅力。

    “那先生和小姐慢慢看”女孩子顯然認爲兩個人是情侶。

    不過她也不可能會想得到,因爲來這裏的除了馬上要結婚的,不可能還有其他人,就比如任飛揚這樣的路人。

    任飛揚臉皮很厚的坐到白薔薇身邊,而白薔薇正在很認真的看着上面的婚紗。

    任飛揚把自己的頭伸過去,看着白薔薇正在看的那一頁。

    “別怪爺打擊你,你還是適合抹胸的,因爲你……”接下來的話任飛揚自己也沒敢說出來。

    因爲白薔薇那眼神就像想要殺了他一樣。

    “你什麼意思,我爲什麼就不能穿V領或者露背裝”白薔薇看着人眼裏對於自己的懷疑,也有一些不服氣了。

    “問題你真的駕馭不了啊,你看看你這身材,是不是想的有點多了,女人,你能不能量力而爲”任飛揚看着白薔薇說着自己的觀點。

    “你的觀點我不採用”白薔薇自己覺得V領挺不錯的,因爲之前她走的就是性感路線。

    自己有沒有那個本事駕馭自己最清楚的。

    “要不一會兒你把這一件抹胸和那一件V領的一起試試,看看那件上身效果會更好”任飛揚直接給人折中,要不然這人又覺得自己看不起她了。

    “就這樣決定了”白薔薇也覺得可以。

    “那禮服呢?你覺得什麼款式比較好看”任飛揚說到這裏一些彆扭。

    不過,這些白薔薇都沒注意,伸過頭去,看着那些禮服的樣式。

    “我覺得黑色不錯”黑色一直就是她喜歡的顏色。

    “可是任尹喜歡白的”任飛揚還是不得不提醒她。

    白薔薇眼神閃了閃,終是沒說什麼。

    “要不,還是先去把你的婚紗試一試,這些東西可以晚一點在決定了”。

    任飛揚絕對屬於那種永遠不會冷場的,當然前提是他不討厭你的情況下。

    “我……”白薔薇感覺自己有些不太想去亦或者說是緊張。

    “女人,快點去,你這樣磨磨嘰嘰的鬧哪樣啊”任飛揚看着人這樣囉嗦有些不滿意了。

    站起來,拉着人朝着剛纔那個女服務員去。

    “小姐,我們已經選好了,麻煩給我們把婚紗拿過來,我們試一下”任飛揚指着白薔薇,示意那個女孩子。

    “好的,請稍等”那個女孩子看了白薔薇選擇的婚紗,去給人拿去了。

    把婚紗拿到之後,白薔薇就進去試穿了,可是等了很久,依舊沒人出來。

    “怎麼回事,爲什麼這麼久”這穿一件衣服至於麼,女孩子就是麻煩。

    “應很快了”任飛揚旁邊的人也很尷尬。

    因爲她也不知道里面怎麼回事啊?

    按道理現在已經出來了,可是一個人影也沒見到。

    “你個傻女人,能不能快一點,磨磨嘰嘰的,你到底在幹什麼”任飛揚這脾氣就是有些急躁。

    “你催什麼催,給我等着”白薔薇的聲音比他更生氣。

    穿着婚紗,慢慢的走出來,而任飛揚看着那穿着一身雪白,朝着自己走過來的人覺得有些回不過神。

    白薔薇不得不說其實眼光很好,也很瞭解自己,知道自己適合什麼。

    她所選擇的是魚尾款的,將她本就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示的更加淋漓盡致。

    V領的設計,將那份若隱若現的美感顯示的很好。

    任飛揚看着那張臉,在配上一身婚紗,真的非常美。

    白薔薇的容貌覺得屬於那種上等的,只不過平時打扮的也不是太高調,看不出什麼。

    要是稍微花一點心思就能夠發現,這人其實很有美感。

    任飛揚有些不明白,這麼一個活色生香的大美人站在任尹面前,他是怎麼做的視而不見的。

    任飛揚直直的看着人,走上前。

    白薔薇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一直不肯擡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很美”白薔薇真的很適合這身衣服。

    “謝謝”白薔薇手指緊緊的抓着這身衣服,見鬼的感覺自己有些緊張。

    “這一身衣服很適合你,沒想到你人那麼蠢,眼光卻那麼好”尷尬的氣氛還沒有維持兩分鐘,任飛揚就成功的化解了。

    “你滾”白薔薇看着人氣的咬牙切齒。

    “不走,爺看上你了,決定和你相親相愛”任飛揚看着人,他想看看白薔薇的態度。

    “相親相愛,滾去吃屎,別打擾我”白薔薇覺得任飛揚就是一個無賴,這些話她也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等着和爺相親相愛的女人多了去了,傻妞簡直就是太沒有眼光了”任飛揚聳肩。

    “別影響我的好心情,謝謝”白薔薇看着那自戀的人。

    轉過身子看着鏡子裏的自己,嘴角卻是一直勾起的。

    她也終於有一天穿上了婚紗,終於要嫁人了。

    任飛揚看着那傻笑的人眼裏全是沉思。

    最後白薔薇選擇的還是抹胸的,別問她爲什麼,因爲她腦子有坑。

    把這些東西都處理好了之後,白薔薇走出去。

    根本沒打算等任飛揚,這個死無賴,簡直就是無恥。

    “傻妞,等等我啊,那件衣服是真的不適合你”任飛揚覺得白薔薇穿的那那樣太性感了,還是抹胸比較適合她。

    “滾,別跟着我”白薔薇覺得和這個人在一起簡直就是和自己過不去。

    今天一整天她都在處於生氣中的,這個人簡直就是太有本事了。

    走到停車的地方,打開自己的車門,伸出頭來。

    “你特麼嘴這樣賤也不怕找不到媳婦,活該你單身”說完直接發動車子揚長而去。

    任飛揚看着那任性的人直接搖頭,可是不知道想到什麼,眉頭卻皺起。

    也轉過身子走到自己的車旁,點燃一支菸,眼裏全是沉思。

    隨機徒手掐滅自己手裏的煙,打開車門進去之後發動車子與白薔薇相反的方向而去。

    夜魅酒吧,不管其餘地方怎麼樣,這裏依舊那是那麼喧囂。

    任飛揚沒有回家,而是直接來了這裏,停好車子之後走進去。

    “任哥來了,這邊請”男服務員顯然是認識任飛揚的。

    任飛揚看都不看對方一眼,直接走進包廂裏。

    看着包廂裏面那些混雜的場面,沒有絲毫不自在。

    點燃一支菸,看着那些人做活塞運動,這些東西早就見怪不怪了。

    “任哥,你今天這麼這麼晚纔來”一個紅髮女子嬌滴滴的說道。

    “發情別找我,發騷也別找我,我不會侍候人”任飛揚直接都不看對方一眼,嘴裏的話更是絲毫都不留情。

    “哎呦,我們任哥依舊是君子坐懷不亂啊,不知道什麼樣的人能入的了你的眼”。

    這些人也都是很喜歡玩的,什麼都在玩,看着任飛揚這樣另類的,起先是很不服氣的,後來也就習慣了。

    “很簡單啊,我喜歡的不是這種一天喜歡發騷找人操的,我喜歡的是我願意操的”任飛揚覺得,這些人都不合他的胃口。

    至少看見這些人他沒有哪方面的衝動,實在提不起任何興趣。

    “你丫的,說話就不能文藝一點”這任飛揚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人長得人模人樣的。

    可是那嘴巴,就像吃了什麼炸藥一樣,別想聽見什麼好話。

    所以,任飛揚對於白薔薇說話,是真的很紳士了。

    “我文藝什麼,難道不是她們自己欠操,才找上你們這羣種馬”任飛揚嘴角冷笑。

    “好了,兄弟不說了,感覺你今天火氣有些大啊,是不是沒發泄,要不要給你找一個女的”一些人開始起鬨。

    “我有左右手指,我拿女人幹嘛”任飛揚直溜溜的看着人。

    “別說了,你們又不是不知道,這人就是嘴巴賤的厲害”任飛揚旁邊的一個男子說道。

    “說吧,今天遇上什麼事情了,這樣心裏不痛快的”男子拿出一瓶啤酒,遞給任飛揚。

    任飛揚接了過來,喝了一口,“對了,你們最近有沒有看見我大哥”。

    這些很多都是有些家世的,和任尹現在可能也有一些生意上的來往。

    “你說你那個大哥,你這樣關心他幹什麼,這可不是你的作風”。

    “對呀,他現在不是自己成立了一個公司麼,聽說還不錯”。

    “對呀,財富名利雙豐收啊,我家老爺子說那纔是男人,讓我跟着他學習”。

    “算了,咋們是沒有那個才華了,安心混吃等死吧?”。

    一個接着一個的說,可是就是沒有說到重點。

    “話說,他最近是不忙着陪美女啊,那個人,嘖嘖嘖,又回來了”那個人的聲音說起來就有一些猥瑣了。

    可是任飛揚卻直直的看着人,那個人被他看得毛骨悚然和莫名其妙。

    “你幹什麼,這樣看着我,嚇死我了,到底什麼事兒”男子看着任飛揚,嚥了一口口水。

    “他陪什麼人”白薔薇今晚說是幾天沒見人了,忙工作的事情。

    結果呢?現在陪着其他人。

    不知道爲什麼,任飛揚突然覺得白薔薇簡直就是太不值得了。

    “你認識的啊,許雙雙,當年人家還對你有好感呢?可是你都不在乎的”男子看着任飛揚的眼裏有着調侃。

    “她回來了”之前只是猜測,現在親耳聽見別人說出來,還是有些驚訝的。

    “對呀,這比以前變得更加漂亮了,真不愧是出過國的,現在更加有韻味了”男子等着看任飛揚的反應。

    “有韻味她依舊惡心”別說男人都喜歡什麼美人。

    任飛揚覺得自己看見的美女也不少。

    對於許雙雙那樣目的性太強和心計太重的人,他無論如何都是喜歡不起來的。

    還不如那個傻妞,至少人家沒有那麼多心思。

    “這麼多年,你就對人家真的沒什麼想法”。

    都是男人,這些人顯然不信的,這些人哪一個不想把許雙雙那樣的絕色美女壓在牀上狠狠幹的。

    “那是你們,我對那樣的女的無感”任飛揚暗自翻了一會白眼。

    “我們任哥這樣潔身自愛,以後你老婆一定感動死”男子拍了任飛揚的肩膀一下。

    “你這個王八羔子,滾你的”任飛揚一把把人推的裏自己更遠了,讓旁邊的那些人跟着哈哈大笑。

    任飛揚這心裏是真的很不舒服,特別是白天那個傻妞還去試婚紗。

    結果那個據說很忙的人卻特麼陪着其他女人。

    任飛揚想,那個人要是知道這些事情,會不會很傷心。

    而任尹確實在陪着美女,現在正在和許雙雙進行燭光晚餐呢?

    許雙雙看着周圍算是比較高檔的餐廳,眼裏閃過滿意,她最不喜歡和窮鬼在一起了。

    吃什麼都得想想他自己的兜裏有沒有錢。

    “雙雙,來,我敬你一杯”任尹看着高冷的許雙雙,越看越覺得有魅力。

    “謝謝”許雙雙拿起杯子和任尹碰了一下,微微一笑。

    “雙雙沒必要和我這樣客氣的,這樣就太見外了”對於許雙雙這樣高冷美人臉上的笑意,任尹還是很受用的。

    “有些東西還是的注意,畢竟,你是要結婚的人”許雙雙看着自己的杯子,眼裏詭異莫測。

    “雙雙,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我……”任尹這一分鐘也找不到好的推辭。

    “我理解的,畢竟那個人追了你這麼多年,在是鐵石心腸也感動了”許雙雙看着人,很淡然。

    “雙雙,我不是……”任尹卻急忙解釋。

    “別解釋了,任尹,我們已經分手很多年了,你有女朋友也很正常,當初就算我對不起你了”許雙雙的眼裏閃過一抹憂傷。

    任尹看着只覺得自己心裏鈍痛。

    “雙雙,你別這樣,大不了我不結婚了”話脫口而出,任尹可能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再說什麼。

    許雙雙嘴角牽起一絲笑意,很快便淹沒了。

    果然,男人都是經不起挑逗的,稍微對他示好,可能東西南北都不知道了。

    “任尹,沒必要這樣的,白薔薇那個人追逐你很多年了,你也是時候給人家一個交代了,我不會插足你們之間的,以後大家還是朋友”許雙雙看着人眼裏有着苦澀。

    那麼苦澀深深的刺痛了任尹的眼睛,“雙雙,你聽我說,我是真的喜歡你,這麼多年我從來沒忘記過你”。

    許雙雙看着任尹臉上的深情,心裏快速的轉了一下。

    “對不起,任尹,我這樣的人配不上你,你是知道我家境的,和你在一起只會拖累你,而白薔薇不同,她可是白家的大小姐”白薔薇的身世根本不是什麼祕密。

    所以許雙雙會知道也沒有什麼奇怪的。

    果然,提到白薔薇的身世,任尹眉頭就皺起了。

    許雙雙知道,任尹最恨什麼小三的孩子。

    對於他而言,任飛揚就是那個小三的孩子,就是因爲他的母親,自己的母親纔會死。

    所以,他是非常痛恨的。

    “別提這些,你家裏怎麼啦?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你儘管說”提起白薔薇的身世任尹就覺得有些不堪。

    “沒什麼,我的事情會自己處理,你也別管了,現在公司纔剛剛起步,你也好好注意休息,別累着自己”許雙雙看着人關心的說道。

    “你現在的工作有着落沒有”任尹問道。

    “沒有,現在想找一份自己喜歡適合自己的工作很難,目前還是沒有合適的”許雙雙嘆了一口氣。

    “現在金融不景氣,別灰心,不過,你要是願意,我一定重金聘請你這個才女來我們公司上班”要是這樣,任尹肯定非常願意的。

    “還是不了,那樣大家相處起來非常尷尬”想起哪裏有一個白薔薇,許雙雙拒絕了。

    可是任尹卻覺得自己的提議很好,繼續再接再厲。

    “雙雙要是沒打算還是考慮一下,畢竟我這裏工作沒那麼講究,時間由你定,位置你也可以選擇”。

    許雙雙聽到這裏,眼神微閃,倒是沒有一口氣直接拒絕。

    “好,我考慮考慮,那就先謝謝你了”許雙雙看着人,端着酒杯敬了他一杯。

    任尹看着人眼裏全是笑意,這樣的場面他以前夢想過很多次,只是一直沒機會。

    現在這樣,有些像做夢,終於可以這樣接近了。

    可是他終究沒有想到,世界上從來就沒有無緣無故的東西。

    想要得到一些東西,總的以失去一些東西爲代價的。

    ——

    唯一這邊,已經在墨御這裏呆了很多天了,再怎麼不捨得,也不得不回去了。

    工作上的事情要是不處理好,這結婚可能都是不安心的。

    這一次,依舊是墨御送她上車,現在天氣開始明朗起來,那些洪水也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我要走了”唯一看着人,有些捨不得。

    “嗯”墨御看着自己面前的人,表面沒什麼,可是心裏真的很捨不得她走。

    “我真的要走了”唯一也不知道說什麼。

    “在家裏好好的,注意休息,上班別太累,等着我回去,我們就結婚了”墨御伸出手指揉了揉唯一柔順的長髮。

    “那是當然,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你也是,狀態放的好一點,我等你回來”唯一說完鼓起勇氣踮起腳尖在墨御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還有,不許和任何女的勾三搭四,要是讓我知道,我一定會廢了你”唯一看着人反覆叮囑,這纔是最重要的。

    沒有挖不倒的牆,就只有不努力的人,那個女的看樣子就不是那種輕易死心的。

    墨御看了她這個咋咋呼呼的樣子,輕輕的點了一下她的鼻子。

    “傻丫頭,老公,有你就夠了,想什麼呢!”說完光天化日衆目睽睽之下在唯一的嘴角蜻蜓點水般親了一下。速度很快,唯一還來不及反應。

    “走吧,老公親自送你走”墨御攬着人,給她打開車門。

    唯一坐上去之後看着人依舊戀戀不捨得,這一次分別下一次可能就是兩個月之後了。

    “乖”墨御還是忍不住再次親了一口,給她關上車門。

    “記得好好保重自己,要是我回來發現你瘦了,我會懲罰你的”墨御把那兩個懲罰說的非常重。

    唯一這種平時污的不行的人瞬間秒懂,頓時臉頰就紅了起來。

    “你個老流氓,省一點體力吧”不知道爲什麼墨御就那麼喜歡那件事情,彷彿就不知道什麼是疲倦一般。

    能不能兩個人溫馨一下,說一些別的。

    “我的體力都是留給你的,放心吧,老婆”墨御卻故意曲解唯一的意思。

    “強詞奪理,不可理喻,好好照顧自己,我走了”唯一深深的看了人一眼,希望把人刻在自己心裏。

    “好,老婆,等我回家”墨御看着人扯出一抹笑容,退後兩步。

    車子發動了,唯一把頭伸出窗外,看着那給自己揮手的人,不知道爲什麼眼眶有些紅。

    “老公,我等你回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啊”唯一看着人大聲說道。

    “好,等我回來”墨御看着人也跟着大聲說道。

    唯一看着哪離自己越來越遠的人,直到看不見,才縮回自己的頭。

    墨御也是,直到看不見車子的任何影子了,卻依舊站在那裏看着剛纔唯一離去的方向。

    身後的某一個地方,林妙看着這一幕眼裏狠厲一閃而逝。

    墨御,即使你這樣在乎她,那麼……。

    唯一回到A市之後去給元秋晴說了,這幾天住公司的事情,因爲事情累積的更多了。

    看着自己手上的文件,唯一直接的好想讓那些人滾蛋,特麼的,都是一羣吃閒飯的。

    “叩叩叩”敲門聲音想起。

    “進來吧”唯一直接沒看到底是什麼人。

    可是人進來之後卻一直不說話,這沉默的氣氛讓唯一還是把眼光投在了他的身上。

    “長清,有什麼問題麼?”對於郝長清,唯一態度還是比較好的,屬於那種公事公辦的,沒任何偏見。

    “總監”郝長清臉色爆紅,支支吾吾的就是不知道說什麼。

    唯一放下文件,看着人有些好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需要這樣緊張,自己有那麼嚇人麼。

    “別緊張,我不會吃人的,有什麼事情你慢慢說,我聽着”唯一靠在後面的背椅上。

    端起自己最喜歡的咖啡,輕輕的喝了一口。

    “我……我……”郝長清緊張的話都說不清楚,看着唯一有些着急和尷尬。

    唯一挑眉,看着人有些好奇,什麼事情尷尬成這樣。

    “你這樣我很難知道你想表達什麼,能不能淡定一點”你這樣我看着都着急了。

    “總監……我……你……能不能……就是……”郝長清真的不懂怎麼開口。

    “說重點”唯一真的有些無語了。

    “總監,我能不能……向你預支未來三個月的工資”郝長清咬了咬牙齒一口氣直接說出來。

    因爲這樣的事情確實有些無理取鬧,他現在還不算是正式員工,這樣的要求確實有些不合理。

    唯一眨了眨眼睛,隨即開口:“你預支來幹什麼。”

    唯一併沒有直接說不給,她只是想知道,這個人拿這幾個月的工資幹嘛?

    總的知道事情的緣由,纔好給人想辦法吧?

    “我媽媽現在需要十幾萬的手術費,可是我手裏的錢根本不夠,我也沒有什麼可以借錢的地方”。

    “我媽媽的手術勢在必行,醫生說了,錯過這一次病情要是惡化了,即使在一次手術,可能也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

    提起自己的媽媽,郝長清的眼眶都有一些紅,神情很悲傷,因爲從小除了母親,就沒有見過所謂的父親。

    和自己母親相依爲命二十年,感情自然非常深厚,現在自己母親都這樣了,自己卻無能爲力,確實挺悲哀的。

    郝長清有一個母親她知道,並且身子不舒服她也知道,只是不知道會這樣嚴重。

    唯一放下咖啡,定定的看着人:“你知道的,不說我們公司,就說任何一家公司,都沒有這樣的先例。”

    唯一的話直接讓郝長清臉色煞白,“總監,能不能求求你,我的母親真的需要這筆醫藥費。”

    這是自己母親最後的希望了,他是不可能放棄的。

    唯一抿脣,看着人那臉上期望與絕望混雜,最終嘆了一口氣。

    “工資是不可能預支給你的,這是規矩”唯一這句話無疑打破了郝長清的希望。

    “可是,我可以借你”一句話直接來了一個峯迴路轉。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郝長清覺得自己有些回不過神來。

    “公司的規矩你是知道的,可是,個人交情那就另當別論了”。

    唯一看着這個比自己年齡還要小的人,想起來自己那個好友,這麼多年,過的也很幸苦。

    “謝謝總監,謝謝總監”郝長清回神之後是掩飾不住的笑意。

    只要有錢自己的母親就可以做手術,也就不會面臨生命的消亡。

    “舉手之勞,什麼時候有錢什麼時候還,我不急的”唯一站起來走到郝長清身邊。

    看着那和沈嚴眉眼之間相似的地方,眼裏有些複雜。

    “怎麼啦,總監”實在是唯一不說話會讓人很有壓力。

    “嘶”郝長清捂着自己的頭,看着唯一,不明白她扯自己頭髮幹什麼。

    “年齡這麼小,都長白頭髮了,給你扯了,看起來年輕多了”唯一把頭髮丟在垃圾桶哪裏一扔。

    “無論怎麼樣,還是謝謝總監”郝長清笑笑,對於這些倒不是很在意。

    “沒事了,你出去吧,我還有事情需要處理,需要手術費的時候打電話給我”唯一轉過身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好的,那就不打擾總監了,我先下去了”郝長清說完退了下去。

    其實唯一真的屬於那種很好的領導者了,只是脾氣平時比較暴躁。

    可是,郝長清卻不知道爲什麼覺得沈唯一就是親切,那是發自骨子裏的,很喜歡親近她。

    人走之後唯一伸出自己的手指,仔細看着眼前的白頭髮,有些東西還是親自化驗一下的好。

    可別到時候出什麼烏龍,那樣就尷尬了。

    南郊哪裏現在已經開始準備動工,設計的方案早之前就給沈嚴了。

    看了看下午的行程,反正沒什麼大事情,唯一決定親自去工地上看一看。

    下午,聽見唯一想去,龍采薇也跟着一起去了。

    兩個人來到工地上,便先去找了這個工程項目的的負責人。

    “李工程師,你好,我是沈唯一”唯一看着那在指導工作的人走上去打招呼。

    “你好,沈總”這位李工程師對於唯一自然是非常瞭解的,這整個片區都是出自她的手筆。

    “這裏工作怎麼樣了,有沒有什麼地方覺得不滿意的或者需要修改的?”。

    唯一自己設計的,雖然覺得不錯。

    可是還是沒有這些專業的人員眼光獨到,有時候還是要看看這些老人的意見。

    “沈小姐很有才華,對於設計這一塊很有研究,其實各方面都還好”李工程師對於唯一是給予肯定的。

    因爲這個是真的有才華,從那些設計就可以看得出,其實專業性很強,功夫很到位。

    “都還好?”唯一也屬於那種很會抓字眼的。

    “不知道哪裏李工程師還是不滿意的,現在纔是工程初期,有什麼事情說出來,建築這種東西,馬虎不得,審覈不過關,那纔是大家最不願意看見的”。

    現在這塊地皮投入了那麼多,要是一個不注意,後果誰都賠不起。

    “沈小姐,那我也就直說吧”李工程師帶着唯一四處轉悠。

    “你有話就直接說,我們都是信任你的”唯一仔細聽着。

    “什麼地方都很好,就只有建材方面,我不知道公司怎麼打算的,可是這樣明顯就是不符合要求,建造出來的東西安全性不是很高,審覈哪裏也很有難度”。

    李工程師拿出一份資料給唯一,這也是他最糾結的地方,不知道這公司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些劣質材料根本不可以用得這裏來,也根本不符合標準,對人的身體傷害也很大。

    唯一翻着自己手裏的東西,只是越看臉上越難看。

    龍采薇也跟着看了一下,臉色突然就變了。

    看完之後把資料交個李工程師,“這些東西是誰批准的,沈董事長知道麼?”

    這些東西用上去,沈嚴還真的不怕死啊,節約成本也不用這樣的。

    這樣沒有信譽的商人以後傳出去是不可能會有人在繼續和他合作的。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公司那邊就是要求按照這個進行的”李工程師很無奈。

    “沒事,這些事情我會處理的,還有沒有什麼地方覺得不周到的,說出來我們一起解決了”唯一深吸幾口氣,平復自己的怒氣。

    “暫時沒有了,就是這些,你也知道,有些小細節不注意,那都是致命的,我希望公司以後別這樣幹了”。

    李工程師也算建築行業的老手了,對於很多東西還是看得很重。

    “辛苦李工程師了,這些事情我會立刻馬上着手處理,你放心吧,會給你一個你滿意的答覆”唯一看着人笑道。

    把整個工地視察完了之後兩個人就走了。

    “總監,這沈總到底是什麼意思,她知道不知道這些劣質材料所帶來的後果,那樣的後果沈氏根本承擔不起”。

    龍采薇當然也是懂一些的,那些劣質材料根本不可能在市局那邊審覈成功。

    現在沈氏投入了那麼多錢,還有大家的努力,就是爲了這一個項目。

    要是因爲這些原因,被市局那些人盯上,絕對會是得不償失的。

    這沈無雙到底在想什麼,爲了節約成本,這些事情都做得出來。

    想死爲什麼不自己去死,非要拉着大家和她一起。

    唯一揉了揉額頭,“爲什麼這些事情我們市場部一點消息都沒有,這麼大的事情,是不是其他部門參與就好了,沒有我們市場部的事情了”。

    這麼大的事情,居然沒有一個人肯通知自己,唯一覺得這簡直就是太可笑了。

    說出去可能還沒有人會相信,這個項目很多事情居然沒人通知她。

    ------題外話------

    推薦好友古欣新文,盛世良緣之殘王毒妃,PK中,求收藏啦!

    精彩簡介:

    前世,二十一世紀中醫世家傳人穿越而來的柳逸雲是被自己的良善給坑死的。

    她爲他暗解奇毒,爲他籌謀儲位,爲他傾盡一切。

    然奇毒得解大局已定,她迎來的卻是惡毒罪婦遊街示衆的千古罵名!

    鳳凰涅槃,浴火重生!她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翻手爲雲覆手爲雨叱吒朝堂內外!

    他,妖孽邪魅,冷酷無情,實力深不可測,然卻獨對她一往情深霸寵無邊!

    總而言之:這是一個男主冷酷,女主腹黑,強強聯手虐渣男,鬥奸臣,誅惡鬼,殺天下,輔佐兩代君王成就大楚中興盛世金戈鐵馬的一對一寵文。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