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74 老婆,我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74 老婆,我要字體大小: A+
     

    “我想吃肉”唯一指着另外一邊的紅燒肉,看着墨御,眼裏是赤裸裸的期待。

    墨御看着人這副小模樣,嘆了一口氣,認命的給唯一夾肉。

    唯一吃到嘴裏,頓時覺得比什麼都美味,而她臉上的笑意也刺激着某人。

    “沈小姐今年成年了麼,看起來年齡很小”林妙看着唯一,態度倒是不令人討厭。

    唯一看了對方一眼,“如果你想說我很年輕,那我樂意接受”。

    這些都是墨御的戰友,唯一分的清楚,不可能不給面子的。

    “沈小姐,看起來確實很小,很不成熟”林妙這話是意有所指。

    年齡太小,根本不懂得什麼是身爲一個軍嫂該有的責任。

    唯一嘴角勾起一個弧度,有意思,實在是有意思。

    這個人自己之前根本沒見過,可是那態度雖然不明顯,唯一還是感受到了。

    那隱隱對於自己的敵意,而兩個人女人之間要說最可能發生矛盾的,很直接的原因就是因爲男人。

    想到男人,唯一看了墨御一眼,這個該死的男人,還真的敢給她勾三搭四。

    看着唯一那懷疑的眼神,墨御覺得自己有些冤枉,他對於唯一可是忠貞不渝啊,什麼事情都沒有做過啊?

    不過,唯一不可能現在和墨御鬧脾氣的,這不是就正和了人家那想要看戲的心思。

    “林軍醫,事情適可而止,唯一是我的老婆,無論她什麼樣子我都喜歡,這些你應該沒有插手過問的權利”。

    墨御趕緊撇清自己和林妙的關係。

    “墨大哥,我們好歹也是多年的朋友,作爲朋友難道對於你的婚姻就不能提一點意見麼,我只是關心你而已”。

    對於墨御這樣的坦蕩,林妙覺得自己不能忍受。

    爲什麼這個人就能夠這樣冷淡的對自己呢?而對於那個乳臭未乾的臭丫頭卻那麼護着。

    “這一點肯定可以的,只是我老公的意思就是,你管的會不會有些太寬了,居委會給你發工資還是給你發邀請函了,你怎麼對於別人的家事就這樣感興趣”。

    唯一直接把話接過來,這人是自家老公的戰友,自己肯定不能讓墨御當着這麼多人的面給那個白蓮花發難啊!

    而自己無論什麼鬧,那些人也不會有什麼想法,一是覺得自己年齡小,二麼,一個女的吃醋不是很正常。

    不吃醋才奇怪了好不好,那好歹也是自己老公。

    “沈小姐這話似乎有些尖銳啊,我只不過是站在墨御的身邊爲他設身處地的考慮而已,你的年齡真的太小了,不是很適合當軍嫂”。

    林妙完全就是沒顧及到墨御那非常難看的臉色。

    周圍的那些人看着這直接把戰火蔓延到檯面上的兩人,都說一山不容二虎,說的果然沒錯。

    這些也都是鬼機靈,看着自家老大那難看的臉色,幾下就扒好了自己碗裏的飯,然後全部整齊的走了。

    現場除了幾個當事人之外就只剩下田雲一個人。

    “我有沒有那個資格,你似乎沒有那個權利過問,你說你是爲我老公考慮,你今天說出這番話是真的爲他考慮麼,還是說,只是爲了自己的那一點私慾和不甘心”。

    唯一對於打擊情敵這種事情向來都是得心應手的。

    “難道我說的沒錯,你現在也才二十來歲,什麼都不懂,軍嫂代表什麼你也不懂,你覺得你能忍受那份孤獨與寂寞”林妙對於唯一這種嬌滴滴的的小姐是最不喜歡的。

    “林軍醫,我們夫妻之間的事情用不着不操心,請你注意自己的言談舉止”聽到這裏不是唯一在乎,而是墨御在乎了。

    看着唯一這樣爲他吃醋他很高興,可是也不能就這樣任由別人欺負自己的老婆,即使那個人是自己戰友,那也不可以。

    他可以和戰友同生共死,卻也不希望誰插手他的感情生活。

    “墨大哥,我……”林妙看着墨御急忙解釋。

    “好了,你說的那些我都不想聽,以後我也不希望你和我老婆說什麼話,這些話我希望以後都不會再有機會聽見”。

    墨御覺得這人真的很奇怪,不喜歡她就是不喜歡她,爲什麼覺得他不喜歡她是因爲唯一呢?

    唯一沒出現之前自己也好像和她沒有什麼曖昧的關係吧?

    現在自己老婆來了,她說的這些話,要是稍微單純一點的,肯定都開始胡思亂想了。

    “走吧,老婆,我們回家”墨御牽着人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對於林妙,墨御只是說到這裏,要是下一次還犯這樣的錯誤,那就只能說明特種部隊不適合她。

    看着遠去的人,林妙氣的忍不住咬牙切齒。

    “知道你爲什麼一直追不上人家麼”田雲大口地吃着自己碗裏的飯,還抽了一個時間來和林妙說話。

    “有什麼話就直接說”林妙看着田雲,不知道他想說什麼。

    “你所說的愛太會片面,你從來都只是說,喜歡墨御,愛墨御,你除了一味的強調之外,你還做了些什麼?”。

    很多事情,很多道理誰都懂,可是比起那些說的天花亂墜的,很多的都比較喜歡現實一點的,至少有安全感。

    “你知道墨御爲什麼會喜歡沈唯一麼,即使那個人年齡比他小,他也願意拿她當祖宗供着”。

    田雲看着林妙,說不上是喜歡還是不喜歡,因爲和林妙的接觸基本上都是例行公事。

    只不過現在他也不難看出來,這人還是有些自私。

    “因爲沈唯一展示在他面前的,是全部,而你,保留了多少,可能你自己心裏清楚”田雲說完站起來,抽出自己口袋裏的衛生紙,擦了一下嘴巴

    “有時候口頭上的承諾會讓讓覺得蒼白無力,林軍醫那些事情還是適可而止,現在沈唯一就是他身上的逆鱗,你和別玩火,會自焚的,”

    說完邁着大長腿走出去,該說的不該說的,田雲都說了,接下來就是看她的悟性了。

    “你根本什麼都不懂”林妙聲音非常低,彷彿就是說給自己聽的。

    眼裏閃過不甘,墨御那樣的男人,沈唯一根本配不上,根本配不上,也不知道墨御看重了沈唯一哪裏?

    不過,她怎麼可能就這樣放棄的,總有一天,墨御一定是屬於自己的。

    不得不說,這林妙有時候那智商真的很令人着急。

    回到墨御休息的地方,唯一坐在牀緣上看着人,眼裏全是審視。

    墨御被她那眼光看的頭皮發麻,走上前,蹲下身子,平視着唯一。

    “我和她沒什麼的,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你別往心裏去”看着唯一這個樣子,明顯的想和他算帳啊!

    “沒什麼關係,老男人,其實我挺想知道你那個戰友怎麼回事,說話簡直就是很欠”。

    唯一覺得,要不是因爲有這層關係在,自己說話也沒有那麼顧及。

    “老婆,我和她真的沒什麼的,你要相信組織”墨御一把把牀緣上的女子摟在自己懷裏。

    這下,墨御坐在牀上,而唯一就是在他的腿上。

    唯一直接伸出自己的雙腿夾在某人的勁腰上,雙手摟着墨御的脖子,以免自己掉下去。

    “沒關係?你確定,我看她那個態度,怎麼覺得我纔是小三”唯一覺得現在的人是不是已經三觀都不正了。

    “老婆,我可是從來就只有你啊,你要相信我”墨御說完準備去偷親唯一。

    唯一直接躲開,一個用力,把墨御撲向後面的牀上,現在直接騎在墨御的腰上。

    “看不出我們老男人的魅力還是很大的”唯一看着人,眨巴着大眼睛。

    “老婆”墨御看着唯一這個無辜的樣子,不知道爲什麼就想蹂躪一下。

    “你說什麼,一次性說完”唯一用自己的小腳摩擦墨御的大腿。

    這個該死的老男人,竟然敢給她招蜂引蝶,看她怎麼收拾他。

    “老婆”墨御的手指爬上了唯一的腰肢,從衣服的下襬伸進去感受那肌膚細膩滑嫩的感覺。

    “老公~~”唯一捧着墨御的臉頰軟糯的喊道。

    被這一句喊的,墨御覺得自己更加心癢難撓了,很想使勁把人吃掉吃掉在吃掉。

    裏裏外外吃一個遍。

    “老婆,小祖宗”墨御準備直接把人壓在身下開吃。

    “我不,我就喜歡這個姿勢”這一次唯一連自己最不喜歡的撒嬌方式都用上了。

    “老婆,我難受”墨御的氣息已經不穩,臉色急劇爆紅,胸口不停的起伏,額頭上開始冒着汗珠。

    果然,這個小妖精是最喜歡折騰人,他真的很無辜好不好。

    唯一細嫩的小手伸進墨御的軍裝裏,眼睛看着人有些魅惑。

    “人家這不是想主動一次,讓你體驗一下不一樣的感覺”唯一感覺自己都要被自己噁心死了。

    可是想着外面那個女的,唯一這口氣怎麼都咽不下去,最不喜歡覬覦人家老公的女人了。

    “老婆,求你快一點”墨御直接開始求人了,他對於這個小祖宗本來就沒有什麼免疫力。

    更何況還是這個小祖宗這樣主動的情況下。

    “快一點怎麼能慢慢體會那個感覺呢?我們要慢慢來”怎麼可能給你一個痛快,勞資就是故意折騰你。

    唯一的小手慢慢的,慢慢的,一路直下,至於下哪裏,肯定就是那個不可描述的部位。

    唯一砸了砸嘴巴,這以前還不覺得,其實這老男人身體是真的好啊,那一塊塊的肌肉,摸起來就很結實很有彈性。

    唯一眯起眼睛有些享受,現在才發現其實她也是有色女的潛質的。

    墨御的呼吸加重,看着唯一的眼裏全是渴望。

    可是唯一的手來到某人的皮帶處,就停下來,她還是做不到怎麼辦。

    “老婆”唯一動作停下來,墨御覺得自己更加難受了。

    唯一看着他那個難受的模樣,不知道爲什麼心裏有些得意,特別是看着某人的某個地方,這心裏更加舒服。

    “說,還敢不敢勾三搭四”唯一做了下心理準備,小手伸進平時折騰自己的地方。

    “嗯,老婆,揉一下,給我揉一下”唯一那突然的動作讓墨御忍不住出聲,可是那絕對是舒服的。

    唯一的臉頰也有些爆紅,手停在那裏也沒有什麼動作。

    “老婆,繼續啊”唯一現在停下來就是要他的命啊!

    看着墨御那難受隱忍的樣子。

    “我突然想起我還有一些事沒做呢?我先回去處理一下”唯一覺得,這煽風點火可能也差不多,現在是時候撤了,免得一會兒剎不住車。

    動作迅速的就想下牀,可是她動作怎麼可能會有身爲特種兵的墨御厲害。

    一把拉住,直接壓在身下,灼熱的呼吸噴灑在唯一的臉頰上,唯一覺得自己也跟着熱起來了。

    “點火了,就不想滅火在走,老婆,那樣是不道德的”墨御看着自己身下的人有些好笑。

    這傻丫頭絕對是赤裸裸的報復啊!問題他什麼都沒做,也不知道這小丫頭氣什麼。

    “我這不是和你開玩笑麼,淡定,淡定”唯一看着墨御這個樣子,自己已經淡定不起來了。

    “老婆,我們做完在淡定吧,老婆似乎很喜歡我哪裏呢?既然這樣,我又怎麼捨得讓老婆失望”。

    聽到這裏,要不是場合不對唯一都想開罵了,特麼的,誰喜歡你那裏啊!

    “今天老婆的樣子讓我想起了一直被忽略的事情,是不是我平時太忙了,沒有滿足老婆,以至於老婆都這樣飢渴了”。

    墨御看着身下的人,現在是他來主場了。

    “不,我很滿足,非常滿足,你想太多了,我們出去吧,這裏太熱了”唯一笑得很勉強,因爲她都快要笑不出來了。

    “熱”墨御把這個字說的很耐人尋味,看着唯一的目光有些炙熱。

    “那就脫下了吧,你什麼地方我沒見過,我們是夫妻,沒有必要這樣矜持的”墨御開始給唯一脫衣服。

    “我不是那個意思,你誤會了,我是想出去透氣”唯一看着那動作粗魯的人簡直就是無語啊。

    “沒事,我馬上就緩解你的燥熱”墨御說完直接低下頭堵住唯一那張小嘴。

    唯一在不滿也只能是乾瞪眼,這特麼的,偷雞不成蝕把米,說的就是她這種。

    果不其然,唯一果然被裏裏外外吃一個遍。

    完事之後墨御看着在自己懷裏睡着香甜的人。

    “老婆”兩個人什麼衣服都沒穿,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別打擾我,我累死了”唯一眉頭皺起來,細聲說道,因爲她實在沒力氣了。

    “老婆”墨御依舊繼續喊,他真的覺得現在自己特別滿足。

    老婆孩子熱坑頭,現在老婆有了,接下來,孩子也會有的。

    墨御的大手一直就在唯一的小腹上,唯一猛地睜開眼睛。

    “你幹什麼,我告訴你,再敢來一次,我決定徹底不理你”能不能節制一點啊。

    那樣的感覺雖然很羞澀,不過唯一併不排斥。

    可是次數太多了她身子也受不了啊,這個老男人的精力實在是太好了。

    “老婆,這裏以後會有我們的孩子”哪裏會孕育他們愛情的結晶。

    “你那麼喜歡孩子”唯一看着墨御那個樣子。

    不明白他爲什麼既然那樣喜歡孩子,爲什麼每一次做的時候都會有避孕措施。

    這兩者之間就是極其相反的,他這樣她一個人根本無法有孩子啊?

    “你年齡太小了”看着唯一那稚嫩的臉龐,墨御覺得自己現在捨不得讓她受那份苦。

    唯一伸出手摟着墨御的脖子,墨御躺着讓人直接睡在自己的胸膛上。

    “知道我小,爲什麼不讓着我,每一次都折騰我”唯一戳了戳墨御那堅硬都胸膛。

    看着那胸膛前面有些地方遍佈的疤痕,唯一很好奇,伸出舌頭,舔了舔。

    墨御的身子一個顫抖,緊緊的抱着人。

    “老婆,你還想再來一次”墨御的聲音有些嘶啞。

    “不要,很累的”唯一很直接的表達自己都想法。

    這樣做下去,遲早她都會直接廢了。

    “那你還挑逗我”墨御拍了一下某人的屁股,語氣裏全是寵溺。

    “我沒挑逗,就是好奇”唯一搖頭,說起來她這個做人家老婆也太不稱職了。

    第一次發現,墨御身上有那麼多傷口。

    “老婆,怕麼?”墨御也知道自己身上的疤痕多,那些都是之前出任務留下來的。

    這些年也不打算去做掉。

    “想什麼呢?這些都是你榮譽的見證,我什麼可能不喜歡”相反,對於那些白斬雞似的,她直接恨不得弄死。

    墨御這樣的,給她的安全感才足夠,而她老公,也很優秀啊?

    “老婆,我愛你”說完墨御在唯一的嘴角親了一口。

    唯一有些害羞,第一次被人這麼直接的告白,感覺,嗯,很羞澀,並且心跳的有些快。

    然後鴕鳥似的躲在墨御的胸口不肯擡頭。

    墨御也就隨她了,因爲唯一有時候確實會比較害羞,她的行爲動作和語言至少之成反比的。

    等唯一睡着之後,接下來墨御也出去忙碌了,現在是真的沒時間陪唯一。

    唯一醒來之後並沒有看見人,走到外面,看着那依舊還淅淅瀝瀝的大雨,眉頭皺起。

    拿過一邊的傘,走出去,看着那在雨水裏高大挺拔的身影,唯一撐着傘走過去。

    “慢一點,對,把這些往旁邊挪”墨御正在指揮人。

    “小心一點,注意你自己的腳下,哪裏是泥潭”。

    “對,就是那樣”。

    墨御的衣服已經全部溼了,可是他卻好像感受不到一般。

    看着突然出現在自己頭頂的傘,墨御轉過身子,看着來人。

    “小心一點,別把自己弄感冒了,現在本來就是流行性感冒爆發的季節”。

    唯一拿出自己身上的紙巾,踮起腳尖,把他臉上那泥土擦乾淨。

    “髒死了”唯一看着人笑道。

    墨御就這樣一直緊緊的盯着唯一,彷彿怎麼都看不夠一樣。

    “快點把這些事情處理好,現在這個季節,大家身子在是鐵打的,也經不住這樣折騰的”唯一看着那緊緊的盯着自己的人有着好笑。

    墨御整理了一下情緒,繼續指揮,只是嘴角一直帶着笑意。

    而地下那些人看着兩個人這個樣子,這一分鐘覺得特別順眼。

    要是也有那麼一個人,不畏懼風雨,堅定的站在你的身邊,那麼,無論怎麼樣,他們都不可能會放手。

    看着自己隊長這個模樣,這些人表面雖然會不滿意,可是心底全是祝福。

    世界很大,要找到自己喜歡的人,真的不容易。

    所以,且行且珍惜。

    ——

    皇韻。

    積累了差不多半個月的文件,南宮錦終於抽出一點時間來處理了。

    手指不停的簽着自己手裏的文件,希望快點處理完,好回去陪着那個人。

    可是,原本安靜的房間裏卻響起了屬於女人的高跟鞋聲音。

    南宮錦擡起頭看着來人,劍眉蹙起,“魅舞,有什麼事情麼?”。

    對於這個之前和自己有關係的人,南宮錦感覺不是太大,因爲他從來都是不喜歡和別人有什麼牽扯的。

    她給自己享受,自己給她錢和權力,兩清。

    “我就是有些想念少爺了,少爺就不想我麼”魅舞走上前,看着南宮錦,動作極致挑逗。

    南宮錦看着人,眉頭皺的更加深了。

    “魅舞我希望你搞清楚,這裏是辦公的地方,還有,我覺得你不適合這份工作”兩個人雖然有關係,可是卻都是在私底下的。

    現在人這個樣子,被別人看見,謠言這種東西還是很可怕的。

    以前他倒是無所謂的,可是現在,他不想讓那個人受到一絲一毫的委屈。

    “少爺,你到底怎麼啦”魅舞聽見南宮錦要趕她走,有些不淡定了。

    “魅舞,你想想你自己和以前,那就是兩個樣子,是不是我平時給你權力太大了,讓你覺得,我其實不管事”。

    “人的慾望總是這樣無窮無盡的,可是魅舞,我從來都不屬於你,我們從來都只是交易,這一點當初我就說過”。

    “我說過,我不會在誰的身上停留,因爲你們一開始的目的就是不單純,你們需要錢,而我有錢”。

    “既然都是錢貨兩清的事情,爲什麼你會輸不起”南宮錦看着人,這些天都忘記處理這位了。

    “少爺,因爲我……”魅舞看着人,她想說以前是這樣的,可是她隨着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喜歡他啊。

    直到現在,可能已經和錢無關了,所以她一直就是盡力的取悅他,就是不希望他把眼光放在別的女人身上。

    以前的都是好好的,現在也不知道怎麼啦,爲什麼會變得這樣快。

    “別說你喜歡我,那樣我會瞧不起你”一開始就是爲了金錢,現在來和他談感情。

    拿出一張支票,填了一個數額,遞給魅舞。

    “少爺,你這是幹什麼”魅舞看着那張支票,怎麼都不敢接下。

    “這些算是你這些年對於我的陪伴,還有你對於皇韻的管理”南宮錦看着人,可是說的話卻很無情。

    “少爺爲什麼要趕我走,我不走,少爺,你是不是要結婚了,即使你結婚也沒關係的,我不會打擾你的,我會安靜的呆在一邊的”。

    像南宮錦這樣的金主很少,只是別的人不說有沒有他的財富,就是他那張容顏,一般人也是達不到的。

    所以,她怎麼可能放過。

    再說,像南宮錦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就只有一個老婆,有錢人都是喜歡刺激和外遇的。

    “我在……”南宮錦剛想說話,自己的手機就想起來了。

    拿起自己的手機,看着上面的短信,很高興,可是在他看見短信的內容之後就不淡定了。

    飛快地站起來朝着外面走去,腳步非常匆忙。

    而皇韻的一樓,這裏屬於一般人消費的,門口哪裏,一個瘦弱的女孩子標新立異的站在那裏。

    保安怎麼說話她都不答一句,只是直直的看見眼前。

    墨鏡把她的大半邊臉色都遮住了,看不出原本的容顏。

    可是看着那裸露在外的肌膚,看得出來,應該不會太差。

    她就是錦笑,錦笑看着這些燈紅酒綠,一直等着人來接她。

    這裏她是第二次來,上一次因爲刺殺那個人受傷了,這裏比較混亂,就來這裏避難了。

    酒吧這樣的地方,魚龍混雜,什麼讓都有,這不,看着那一直站着不動的人兒,有些人也好奇了。

    “小妹妹,是不是寂寞了,來,哥哥陪你玩”在那隻鹹豬手快要碰到自己的時候,錦笑躲開了。

    “都來這裏了,還裝什麼清高,喊你是給你面子,別給臉不要臉”。

    男子長得尖嘴猴腮的,頭髮染的五顏六色的。

    錦笑至使始終都沒有給他一個眼神,一直盯着前方。

    “兄弟妹,給我上,今天不信就收拾不了這個娘們”男子也生氣了。

    特別是看着周圍那些同夥臉上那嘲笑的表情更加氣憤。

    那個男子的小弟看着自家老大這麼沒面子,也都準備上去,教訓錦笑。

    “你們敢動她一根頭髮試試,今天誰也不要想走出皇韻”南宮錦的聲音有些陰狠。

    而南宮錦那張臉,混跡這些聲色場合的人基本上都認識,一些人臉上全是看好戲的神色。

    這南宮錦在這一塊,也算沒什麼人敢惹了,就算不是因爲南宮家,就是他自己,那也是一個手段狠辣的主。

    而那個男子看着南宮錦臉上一變,這個人可不好好惹的。

    衆人對於他臉色都變化已經沒興趣了,他們現在感興趣的就是那個女孩子,南宮錦這些年也算玩的瘋的。

    女伴一直就沒有固定的,只是,能讓他這樣緊張的,好像基本上沒有。

    這下,大家更興奮了,沒有人不喜歡看戲的。

    南宮錦走到錦笑面前,看着人,見她沒受傷之後轉過身子一腳就給那個男的踢過去。

    男子直接把後面的桌子撞倒,可見南宮錦用的力氣有多麼大。

    “誰給你的膽子,敢這樣和她說話”南宮錦現在的臉上全是狠毒。

    這些人簡直就是該死,這個人他說話都是輕聲細語的。

    這個人敢這樣和她說話,簡直就是找死。

    “咳咳咳,南宮少爺,誤會”男子捂着胸口站起來,一點囂張的氣焰都沒有了。

    看着南宮錦,小心翼翼地說道:“對不起南宮少爺,我不知道她是你的人。”

    要是知道是南宮錦的人,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去調戲。

    “你剛剛那隻手想要碰她,把它廢了,這件事情就算結束了”南宮錦可沒有打算就這樣放過人。

    南宮錦看着自己旁邊一直不說話的人,趕緊摟在懷裏。

    “寶貝,告訴錦哥哥,他是那隻手想要碰你,錦哥哥給他廢了”一瞬間,態度一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轉變。

    狂風暴雨化爲溫聲細語,讓衆人驚掉下巴。

    這還是那個紈絝到不可一世的南宮少爺麼,這一定是被人調包的,不可能會是那個殺人於無形的南宮少爺。

    實在是南宮錦臉上的那抹小心翼翼和眼裏的寵溺,這些人看着南宮錦懷裏的人開始了沉思。

    看來以後想要討好南宮錦,他懷裏的人就是一個突破口。

    錦笑看着南宮錦,拉着他的手指到自己的肚子前。

    “怎麼啦,是肚子疼,是不是肚子疼”這下,南宮錦可緊張了。

    錦笑搖搖頭,看着那些人桌子上的東西,她真的很餓。

    今天醒來南宮錦就沒有在自己身邊,然後她問了管家,管家說他在這裏,她就自己趕來了。

    “寶貝是不是肚子餓了”南宮錦把錦笑抱起來,現在還是先帶人去吃東西。

    “從今天起,這個人不準踏進皇韻一步,要不然,往死里弄”南宮錦說完抱着人就走了。

    留下那些看戲的人面面相覷,這就完了,這就完了,平時這活閻王不讓對方脫下一層皮是不可能放手的。

    現在就因爲年輕小姑娘說自己餓了,這人就走了,簡直就是還不可思議了。

    也不知道那小姑娘是什麼人,竟然可以抓得住南宮錦這個花花公子的心。

    在路上南宮錦就直接打電話吩咐了,等走到自己的辦公室看着那桌子上的飯菜才覺得自己舒服了。

    南宮錦直接抱着錦笑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錦笑看着那些吃的,眼裏有些微弱的亮光。

    南宮錦先給人盛飯,然後夾菜,錦笑端起自己的碗,安靜地吃着。

    “寶貝怎麼想到來這裏”南宮錦看着人,他原本就是想快點把事情處理好就回去陪人的。

    錦笑沒說話,而是靠在南宮錦的肩頭,直溜溜的看着人。

    “我們寶貝是不是捨不得我,不喜歡自己一個人”南宮錦自己猜測,可是嘴角卻是掩飾不住的笑意。

    那就是一個大的轉變,以前錦笑總是喜歡一個人呆在安靜漆黑的角落,而現在肯走出來,那也是一個進步。

    錦笑想了想,搖搖頭,她確實很想看見這個人。

    上一次她已經把得到的東西交給那些人了,短時間之內應該沒任務了,她想和這個人呆在一起。

    不會覺得只有自己一個人。

    “我們錦笑太棒啦,一會兒哥哥帶你去逛街好不好”南宮錦詢問人的意見。

    錦笑點頭,沒關係的,只要在這個人的身邊。

    看見錦笑同意,南宮錦就彷彿得到了世界上最好的東西,臉上一直都是笑容。

    錦笑看着那臉上的笑容,嘴角微微扯出一個笑容。

    只不過很僵硬,維持的時間也很短,南宮錦根本沒看見。

    要不然,他可能會直接上天。

    ——

    這幾天白薔薇感覺任尹更加忙碌了,公司都直接沒人影了。

    工作上的事情都是她自己一個人在處理。

    想着過兩天預約的婚紗照,白薔薇還是怕人忘記。

    還有就是今天總的和自己去看一下婚紗吧?

    可是電話打回去就是一直都在忙碌的狀態。

    白薔薇直接把電話打給了林初夏,她不想要一個人自己去。

    “喂,夏夏,你在幹什麼”林初夏現在基本上都是處於無業遊民的狀態。

    然後也會比較好找人。

    “在幹什麼,我做飯”林初夏的聲音裏全部都是笑意。

    白薔薇聽見她說自己在做飯還是有些驚訝的,這個人什麼樣子她最清楚的。

    現在從良洗手做羹湯,還是感覺有些怪異。

    “你家那位和你在一起啊”。

    要是這樣,白薔薇覺得自己還是不要打擾了。

    因爲林初夏和田雲在一起的時間很少,感情也是需要培養的。

    “回答的很完美,現在的情況你也有些瞭解的,有些地方發洪水,他們就在那裏做一線搶救的工作,也挺累的”。

    林初夏就是屬於那種刀子嘴豆腐心,也許表面說的沒心沒肺的,可是心底可能不知道比誰都在乎。

    “呵呵呵,賢妻良母,棒棒噠”想起自己好友現在幸福的樣子,白薔薇打心眼裏是祝福的。

    “那可不,我這都是有潛質的,對了,打電話給我什麼事,要是任尹的事情就可以狗帶了,那個坑你也出不來,說什麼都沒有用”。

    林初夏不是那種傻的,相反,這幾個人哪一個都不是傻的,只是平時大家在一起都二習慣了。

    “夏夏,我……”白薔薇咬了咬嘴脣,直到現在還說什麼愛。

    捫心自問,幾年了,那些所謂的愛還有什麼,從驚喜到失望,從希望到絕望。

    這樣大起大落的情緒,這些年白薔薇已經習慣了。

    要說愛,現在白薔薇更多的是不死心,不甘心。

    她努力了這麼多年,不可能就這樣放棄,她必須給自己的努力找一個理由。

    “怪我入戲太深,要是我,這些年還有什麼愛,可能成爲恨了,薇薇,實在不行別勉強”。

    林初夏對於自己這個固執的閨蜜也不知道說什麼。

    “你原本可以有大好的人生和青春,卻都浪費在了那個渣男身上,現在還要繼續賠一輩子麼”。

    “任尹就是一個渣男,一個養不熟的白眼狼,現在才只是開始,那個人狗改不了吃屎”。

    “只要你說話,不知道你他好多少的人大把的有”自己這邊還是有些資源的。

    不說其他,最起碼的就是負責人。

    “薇薇,這些年……你還不夠領悟或者看透麼,該清醒了,爲自己而活”任尹那個人根本就只是在利用白薔薇。

    他眼裏那隱隱的不屑林初夏是沒有看錯的。

    林初夏就不明白了,白薔薇的出生自己也沒有什麼選擇的餘地。

    私生女那又怎麼樣,私生女就沒資格活麼?白薔薇又沒有做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

    真不知道那些人什麼眼光,簡直就是無恥。

    “夏夏,嗚嗚嗚嗚嗚”聽到這裏,白薔薇忍不住哭出來了。

    現在自己父親那裏生氣,任尹家裏也不待見自己,任尹更是一句安慰的話都沒有。

    白薔薇覺得自己很無奈,她都不知道爲什麼自己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明明以前都好好的。

    爲什麼走得這麼累,走的怎麼辛苦,爲了任尹,她不但花費自己的積蓄,還有時間,整個青春。

    可是那個人根本不在意,就跟無關緊要的人一樣,這讓白薔薇感覺比殺了自己還難受。

    不愛爲什麼還要接受,爲什麼還要給她希望。

    讓她覺得自己有機會,又在一次一次又一次無情的掐滅她那所剩無幾的希望。

    ------題外話------

    高考的寶寶們,加油啊,加油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