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73 老婆,我負責餵飽你(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73 老婆,我負責餵飽你(二更)字體大小: A+
     

    伸出顫顫巍巍額的手指,抓着那條救命的繩索。

    墨御看見人終於抓住了繩索,連忙拉着另外一端,讓唯一可以少花費一些力氣。

    看着那離自己越來越近的人,墨御這顆心才漸漸放下。

    “老男人,先把人扶上去”唯一示意墨御把自己背上的孩子拉上去。

    對於墨御而言,把孩子拉上來簡直就是不費力,從唯一的脖子上把人抱下來交給她的父母之後。

    墨御也不避嫌的把唯一抱起來在懷裏。

    感受到那溼熱的溫度,墨御低下頭在唯一的鎖骨上發狠的咬了一口。

    “你這個不讓人省心的死丫頭,不知道危險是不是”把人抱在懷裏,看着唯一被雨水洗刷的笑臉,嘴脣都有些泛白了。

    “嘶,我沒事”唯一看着墨御,有些吃痛,這人就不知道什麼是溫柔麼?

    一邊的田雲最害怕看見兩個膩歪的樣子,那樣真的讓人牙巴酸。

    再者,隊長,周圍還有這麼多兄弟看着呢?你老還要不要你英俊高大的形象。

    沒錯,那些士兵看着自己隊長這樣臉上有着溫和寵溺的神色就如同見了鬼一樣。

    而墨御的懷裏那個女子,被墨御高大的身子遮掩住,根本看不到是什麼樣子。

    衆兄弟默然,隊長,你老要不要這樣,好歹也讓我們見一見嫂子啊?

    “小姑娘,謝謝你”從喜悅裏回過神的中年婦女和她老公抱着孩子走到兩人面前,兩個人的臉上全是感激。

    “大姐姐,謝謝你”女孩子大眼裏全是笑意。

    唯一笑了一下,揮揮手,“沒事,沒事。”

    “這位的兄弟實在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中年男人看着墨御有些不好意思。

    “這些事情誰都不希望發生,能幫助到你們我們很開心”墨御抱着懷裏的人,面對那對夫婦,態度倒不是太冷淡。

    “今天真是他感謝這位小姐了,真是非常謝謝她,要不是她,我的孩子也不可能這麼快就獲救”中年婦女看着唯一,想親自給她說一聲謝謝。

    “沒事的,這是我老婆,平時調皮的很,這也算誤打誤撞,她天生的熱心腸”墨御看着自己懷裏開始冷的顫抖起來的人,眉頭皺起。

    “大兄弟,你還是先帶人回去換衣服吧,要不然一會兒該感冒了”婦女看着那顫抖的身軀關心的說道。

    “好的,你們跟着他們慢慢來,我先帶着她去換衣服”這句話正和墨御的意思。

    說完抱着人直接就往現在暫時居住的地方去。

    唯一的頭一直就是埋在墨御的胸前的,她現在實在不敢擡頭看這個人那漆黑的臉色。

    墨御的臉色一直都是緊繃着的,渾身散發着刺骨的寒意。

    正在給傷員包紮傷口的林妙看着墨御抱着人,並且還是一個女人,眼裏閃過一絲暗沉。

    走上前,想打招呼,可是墨御就就沒有給他一個眼神。

    直接走進帳篷,“別讓任何人進來”。

    到了帳篷裏,唯一才感覺自己有些暖,擡起頭看着墨御,想裝傻。

    可是,“啊,墨御你幹什麼,你想幹什麼。”

    唯一看着那不由分說就開始扒自己的衣服的人開始使勁掙扎,特麼的這人想幹什麼,這裏可是光天化日之下。

    “放手,你幹什麼,別扯我衣服”唯一臉漲得非常紅。

    而外面正要進來的林妙聽到這句話收回準備踏進去的腳步,轉過身子走了。

    裏面的墨御看着人,再看看她身上那溼嗒嗒的衣服。

    “閉嘴,別說話,你在說一句話試試”墨御這一次是真的生氣。

    唯一看着人眼裏那份危險,識趣的乖乖閉嘴,睜着大眼睛很無辜。

    墨御三兩下就把唯一剝光了,一絲衣服都沒有留下。

    然後把唯一抱在牀上,用被子團團把人包圍住。

    唯一緊緊的裹緊被子,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墨御,現在的墨御給她的感覺很危險,讓她覺得亞歷山大。

    從一邊拿過一塊乾毛巾,給唯一擦拭頭髮,因爲不擦乾很容易感冒。

    “嘶,你是不是謀殺”唯一感受到墨御偶爾不注意扯到自己的頭皮,即使不痛她也要叫。

    現在先博取同情,免得一會兒還是自己遭殃。

    給唯一擦拭的差不多了,墨御起身走出去了。

    “臥槽,你跟就這樣把老子丟在這裏了”唯一現在可是身無一物啊,這樣讓人很沒有安全感啊?

    “老男人,你給老子回來,給老子回來啊”可是無論她怎麼喊,墨御就是不準備搭理她。

    唯一摸了摸鼻子,她到底犯了多大得罪,這個人就這樣不理她了。

    不過,捂在被窩裏,真的很舒服,深吸一口氣,全是那個老男人身上的味道。

    唯一嘴角揚起傻笑,很久沒有再次呼吸到那個老男人身上的味道了,現在聞着,感覺很有安全感。

    墨御走出去之後就直接去廚房給唯一端了一碗薑湯,然後原路返回。

    唯一把自己蒙在被窩裏,聽見聲音露出一個頭,看着進來的人。

    還有他手上的碗,“我告訴你,我選擇狗帶”她很不喜歡姜開水那個味道。

    “自己喝還是我餵你”墨御直接給人兩個選擇。

    唯一看了墨御一眼,吞了吞口水,伸出手指,“我選擇自己喝”。

    墨御伸出手指把薑湯遞給唯一,唯一接過來,聞着那個味道,精緻的臉蛋頓時皺成一團。

    看着墨御的眼神有些可憐兮兮的味道,可是某人卻不爲所動。

    而是徑直的走到一邊的行李箱,打開,拿出自己的衣物,先給唯一穿上。

    唯一來這裏根本沒帶什麼衣服,現在隨身帶的已經打溼了,只能先將就他的。

    唯一深吸一口氣,一隻手捏着自己的鼻子,閉上眼睛,胡亂的吹了吹,一口氣直接喝下去。

    無論過了多少年,這薑湯的滋味依舊那麼銷魂,喝了第一次不想喝第二次。

    墨御看着唯一那快要皺到一起的臉蛋,從自己旁邊的抽屜裏拿出一顆蜜棗,直接喂到她嘴巴里。

    “嗚”感受到那甜味,唯一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太幸福了,使勁的爵嚼,直到嘴裏沒有姜開水的味道。

    吃完之後把碗遞給墨御,看着人,“你怎麼會有蜜棗,快說,誰給你的”。

    別特麼三天不見,給自己招蜂引蝶。

    “你一天腦袋瓜子到底在想什麼”墨御彈了一下她的額頭。

    這東西還是前幾天一個病患的家屬給他的,那個小姑娘才十歲左右,可是卻非常懂事情。

    “還有,快去換衣服,要是給我弄感冒了,看我怎麼收拾你”墨御把自己的襯衣給唯一,目前唯一隻能穿這個。

    “就只穿襯衣,我這麼見人”唯一看着墨御的那件衣服有些驚訝。

    “先湊合一下,我先把你的溼衣服哪去烘乾,要不然你真的沒穿得了”說完墨御拿着唯一的衣服走出去了。

    出來的時候看着林妙,“別進去打擾她,她現在需要休息”。

    說完這麼一句話,朝着另外一邊走去,他還要去給這個小祖宗烘衣服呢?

    林妙手指緊緊的捏着,恨恨的看了帳篷一眼,轉過身子朝着自己休息的地方去。

    今天唯一來了,墨御飯都是和唯一在一起用的。

    唯一穿着墨御那件對於瘦小的自己來說非常寬鬆的衣服,有些彆扭。

    因爲襯衣裏面依舊什麼都沒有,唯一根本不敢露面。

    墨御端着碗飯走進來看見的就是唯一那一臉糾結的樣子,眼裏快速的閃過一抹笑意。

    按照他和唯一的身高比例,唯一要是穿上他的襯衣,絕對就和穿裙子差不多了。

    “起來,先吃飯”現在的墨御已經收拾好了,不像之前和唯一見面的樣子那樣髒兮兮的。

    “這個衣服穿起來好彆扭”唯一就是不打算起來。

    墨御也不勉強唯一,走到牀邊坐了下來,把人摟在自己懷裏。

    唯一趕緊拉被子把自己的脖子以下遮住,這衣服真不是那種布料特別厚的,有些隱隱約約的。

    這下,墨御眼裏直接就是有笑意了,還別說,這衣服穿在唯一身上,還是有些別樣的美感。

    看着那若隱若現的曲線,墨御一把摟着某人的腰,更加享受。

    而唯一因爲墨御的故意,整個人也都壓在墨御的胸膛上。

    墨御感受到自己胸前那久違的觸感,有些心猿意馬,他和唯一已經很難就沒見面了。

    “你別貼的這麼近”唯一有些欲哭無淚,她什麼都沒穿啊,大哥,能不能別這樣。

    唯一不知死活的繼續在墨御身上亂動,原本就有些心猿意馬的人這火氣是徹底蹭上來了。

    墨御原本就處於這如狼似虎的年齡,沒有唯一在身邊就算了,現在自己小嬌妻在自己身邊,再繼續忍着他就不是男人了。

    “老婆,別動了”墨御的聲音很嘶啞,眼裏幽深一片見不到底。

    唯一的身子有些僵硬,看着墨御眼裏有些驚訝,這墨御的身體變化她自然感受到了。

    頓時臉上更加紅了,“你這個禽獸。”

    唯一伸出自己的手指拍打着墨御的胸膛。

    墨御放下自己另外一隻手裏的碗,把人壓在身下,不做什麼豈不是辜負禽獸這個字眼了。

    “我要吃飯,我要吃飯”唯一看着墨御那個眼神簡直就是太理解是什麼意思了。

    趕緊準備先發制人,可是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老婆,餓了麼”墨御的聲音很低沉,並且有些嘶啞,可是,現在聽起來卻該死的性感。

    “我不餓了,我想睡覺,我想睡覺”唯一就想離開這頭惡狼,墨御現在的眼神就是恨不得把她吃下肚子。

    “沒事,不就是餓了,老公一定會餵飽老婆的”屬於自己的福利,墨御怎麼可能就這樣放過。

    低下頭,就朝着唯一粉嫩的嬌脣襲去。

    “嗚,我……”要吃飯啊?唯一看着人,這特麼到底餓多久了,這樣飢渴。

    不得不說,兩人相處的時間越久,就會越加了解彼此。

    就比如現在的唯一和墨御,可能墨御都比唯一還要了解自己的身體。

    這也就造就了唯一在牀上的節節敗退。

    這一次,墨御依舊還是把唯一折騰慘了,可是爲了怕別人聽到,唯一都是不敢出聲的。

    可是墨御爲了滿足自己的惡趣味,一直就逼着唯一叫出來。

    唯一眼角有些溼潤,眼裏全是水霧,這個老男人沒臉沒皮,她都要給他跪了。

    折騰完了之後,墨御讓唯一直接睡在自己的胸膛上,粗燥的手指依舊遊走在細膩的肌膚上。

    “我不要了,別再這樣”唯一渾身沒有一絲力氣,看着耍無奈的某人有些無語。

    “我沒動你,只是很想你”墨御看着唯一脖子上那些痕跡,整個人都明朗了,那些都是自己都傑作啊?

    “老婆,你今天嚇到我了”墨御把頭埋在唯一的肩窩處。

    哪裏本來就敏感,隨着那溫熱的呼吸噴灑在自己肩窩裏,唯一的身子有一絲顫抖。

    “我沒幹什麼,那件事情我覺得我能做到纔會去做的”唯一抱着某人的頭。

    沒有反駁,這件事情確實是自己不對,一意孤行,讓這個擔心了。

    “以後不要做這些危險的事情,我看着害怕”沒有人知道墨御看着唯一那個樣子心裏什麼感受。

    “那些事情有我們就夠了,你別再冒險了,你現在不是一個人,你還有我呢?”。

    “你總是爲別人想,怎麼不爲老公想想,我們說好走一輩子的”墨御知道懂得怎麼說話唯一纔會讓她更容易接受。

    唯一這樣的人,你要是責怪,她不一定會聽的進去。

    可是反之,你要是好好說,她可能自己都會去反省的。

    顯然,墨御是很瞭解唯一的,要不然也不會把她吃得死死的。

    唯一想了一下,感覺這次還是自己有些衝動了。

    “好,我下次一定把事情前後都考慮清楚纔去做”唯一看着人,點頭答應。

    “我就知道,我老婆最乖巧了”墨御捧着唯一的臉蛋,親了幾口。

    唯一自己則是忍不住笑。

    依偎在人的懷裏,感覺很溫暖,很安全,聽着墨御的心跳聲,唯一嘴角全是幸福的笑意。

    看來自己每一次的運氣都很好,這一次來看,果然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人。

    “我想吃飯”唯一看着墨御很直接的表達自己的想法。

    墨御看着一邊已經冷了的飯菜,自然不可能拿去給唯一食用。

    起身去廚房給唯一重新做了一份,吃完東西之後才睡下的。

    第二天,唯一的衣服也被烘乾了,穿着自己的衣服,唯一覺得非常自在。

    看着那件襯衣以及上面的有些痕跡,唯一很自覺的把衣服拿去手洗了。

    中午的時候午飯是大家在一起吃的,這些人裏唯一就只認識田雲。

    而那些士兵看着墨御身邊的人全部都笑得非常詭異。

    “嫂子好”全部一起喊道,聲音卻非常洪亮。

    看着唯一,再看一眼一邊的林妙,終於知道爲什麼墨御沒選擇林妙了。

    就不說其他的,就說最直觀的,唯一那張臉有些禍水了。

    也難怪把墨御迷的五迷三道的。

    墨御看着自己手下的這些士兵,從來沒覺得他們這樣順眼過。

    這簡直就是要有覺悟了,這話直接喊到他心裏了。

    “你們好”唯一這一聲就代表了自己的位置。

    林妙依舊低着頭吃飯,沒有什麼表情和動作。

    “嫂子真漂亮”。

    “嫂子這樣的人爲什麼會選擇我們隊長,這不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麼?”。

    “對呀,嫂子,你何必這樣想不開,隊長就是一個大老粗”。

    “嫂子,你簡直就是太吃虧了”。

    聽到這裏,墨御覺得自己應該收回剛纔的話,這些兔崽子簡直就是喜歡作死。

    看他們精力這樣旺盛,回去之後一定要往死裏訓練,簡直就是不知所謂。

    “呵呵呵,你們小心這樣說,會被穿小鞋”唯一看着這羣耿直的人,還是忍不住開口提醒。

    “嫂子,你簡直就是太瞭解隊長了,他最喜歡給人家穿小鞋,最喜歡公報私仇,還不讓人家說”。

    “對的,隊長簡直就是一點都不人性化,嫂子,你乾脆拋棄他得了”。

    墨御氣的咬牙切齒,可是現在看着這些人卻無可奈何,沒事,有的是機會收拾這些兔崽子。

    田雲看着自己這一羣戰友喜歡作死的樣子,默默的爲他們在心裏點一根蠟燭。

    這特麼就是傳說中的不作死就不會死,越作死越容易死。

    怎麼就不能和他一樣安靜成熟懂事情一點,不聽話是會脫下一層皮的,這些年還是沒有什麼太大的覺悟。

    “嘿嘿嘿,相信我,你們會很慘的”唯一看着那羣可愛的人實在忍不住了。

    特別是看着墨御那黑的不能在黑的臉色,唯一覺得實在是很有趣。

    “很好笑,他們慫恿你離開我,你好像很開心”墨御轉過頭,直愣愣的看着唯一。

    唯一看着墨御臉上的神情,笑意立刻收斂,“我們山無菱,天地合,都不與君絕。”

    “可是我看你非常高興啊”有必要這樣幸災樂禍的麼,這小丫頭,簡直就是一個白眼狼,自己平時對她那麼好。

    “那是你的錯覺,絕對是錯覺”唯一想起來某人的惡趣味,身子一個顫抖。

    “你抖什麼,老婆”墨御看着唯一,也不知道想到什麼害怕成這樣。

    “……”要不是他總是把自己折騰成這樣,自己至於這樣驚弓之鳥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