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72 前來救援的唯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72 前來救援的唯一字體大小: A+
     

    “冷小姐要不要一起過去,我現在先帶小一一去認識一下人”這樣的社交場合,秦家請來的人都是有頭有臉的。

    元秋晴自然要帶着唯一去和那些人結識一下,以後有什麼事情也有一個照應。

    “墨夫人先帶着沈小姐去吧,我一會兒再去”冷千凰並不打算現在就過去。

    “那麼,冷小姐,我們就先失陪了”元秋晴說完帶着唯一走了。

    “一會見,冷小姐”唯一轉過頭看着人微微一笑。

    冷千凰看着那笑容,眼裏有着暖意,點點頭。

    元秋晴把人帶到這邊,唯一看着那些人,看得出來,應該都是家世比較優越的。

    “墨夫人,這位是?”一個穿着藍白相間旗袍的中年女子走上前,看着唯一眼裏全是好奇。

    “雲夫人,這是我兒媳婦”元秋晴高興的把唯一介紹給對方。

    唯一看着人,立刻展露笑意,元秋晴嘴裏的雲夫人,應該就是那五大豪門之一了。

    “是嘛,長得可真漂亮”雲夫人走上前,看着唯一,眼裏有着顯而易見的喜歡。

    “謝謝雲夫人的誇獎,唯一慚愧”這些人年輕時候看得出來哪一個都是芳華絕代的。

    即使歲月溜走,也不曾在她們臉上留下任何痕跡。

    “哪裏,名副其實,家裏還有沒有什麼姐妹,介紹給我”雲夫人看着唯一,確實挺討人喜歡的。

    但是這確實只是場合需要的客套話,雲家也不是一般的豪門,她們需要的依舊是那些上得了檯面的名門貴女。

    “什麼時候舉辦婚禮啊,我看你這些年對於墨御的婚事也是夠操心的,現在是不是終於可以結束了”。

    元秋晴她還是比較喜歡的,因爲做事很有分寸,不會讓人厭惡或者不喜歡。

    所以這些年,兩個人的關係倒是就一直這樣平靜如水的。

    “已經決定好了,也就這幾個月的事情,墨御在部隊處理一些事情,那樣纔有機會陪小一一”。

    “墨御真是好福氣啊,娶了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老婆,你呀,離抱孫子的日子也不遠了”雲夫人想起那個嚴肅冷酷的人在看看唯一這個甜美的樣子。

    怎麼都不可能想到,那個人會喜歡這樣類型的。

    “墨夫人,這位是?”兩個人還在談話,另外一邊就有人插進來了。

    唯一和元秋晴同時轉過頭,看着來人。

    元秋晴嘴角揚起笑意,“小一一,這位就是容夫人”。

    唯一第一眼看見的並不是容夫人,而是一直跟在她身邊的男子。

    即使唯一目光很強烈,那個男子也彷彿感覺不到一般。

    “哦,這是我兒子,容與”容夫人並沒有任何尷尬。

    “你好,容夫人”唯一高興的伸出自己的手指,容夫人也伸出手指回握。

    這位容大公子她是聽說會過的。

    那個“盛世”的總裁,即使有這逆天的天賦,可是據那些報道說。

    這位似乎有着自閉的傾向,幾乎不和任何人說話或者接觸。

    唯一看着那氣質清雅,可是卻雙目無神的人,心裏嘆了一口氣,上帝都是公平的。

    給你一樣別人沒有的東西,你就得付出同樣的代價。

    “別介意,他一直就是這樣”容夫人並沒有因爲自己兒子有疾病就覺得見不得人,相反,她覺得她的兒子很優秀。

    “沒事,沒事,容公子那樣有才華的一個人,由不得別人看不起”對於容家這個孩子,元秋晴感觸不大。

    只是這個孩子的商業頭腦,還是很令人驚歎的。

    “墨御的媳婦兒長得真是標緻,墨御是一個有福氣的”說完容夫人看了看自己的兒子,眼裏全是憐惜。

    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她的兒子也有一個可以陪在他身邊不離不棄的人。

    “呵呵呵,這都是緣分,之前爲了這孩子的婚事,我也是茶飯不思”當初爲了墨御的婚事,元秋晴確實非常操心。

    就是現在,也沒有放心的,因爲墨御的上面還有一個墨子芩呢?

    “是的,也許該來的時候她就來了”容夫人笑着說。

    “走,我們幾個很久沒見面了,我們到那邊先去給秦家老祖宗打一聲招呼,大家在一起聚聚”平時這幾個人是很難有時間聚在一起的。

    “走吧”元秋晴也表示可以的。

    達成一致的意見之後就去拜見秦家的老祖宗了。

    唯一覺得整場宴會下來,自己的臉都已經笑僵了。

    而那些人似乎就是非常習慣這樣的場面。

    反正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喜歡這樣的場合,在這裏,都是由不得你自己的。

    因爲你代表的不是你一個人,而是你身後的整個家族。

    而今天,唯一也正是走進了A市這些上流圈子,儘管還不是很融洽,可是對於很多東西還是有了一些初步的認識。

    而那些人不管心裏怎麼想,表面對於唯一的態度都是非常熱情的。

    等這場宴會結束了,走出帝尊,唯一才鬆了一口氣。

    坐上自家的車子,感覺空氣都是清新的,整個世界都是美好的。

    “怎麼樣,小一一,還習慣這樣的節奏麼”當初也是剛剛嫁進墨家,墨家老夫人也是這樣帶着她走進A市名媛圈的。

    “墨媽媽,還好,至少沒有不習慣”唯一看着人淡笑。

    其實也沒有什麼習慣不習慣的,這些都是自己必須面對的。

    唯一知道元秋寵愛自己,可是在怎麼寵愛,有些事情自己還是得學會面對。

    沒有人會一直在你面前替你遮風擋雨,因爲也有他們顧及不到的地方。

    “我們小一一的適應能力比我想象中的強大,墨媽媽很看好你”元秋晴很滿意唯一這樣淡然自如的態度。

    對於什麼事情恰到好處,不會過分冷淡和熱情,這樣別人就挑不出什麼毛病。

    “謝謝墨媽媽的教導”唯一乖巧的回答。

    “傻孩子,墨家接下來就是靠你們倆,墨媽媽,老了”也到時候退出A市的舞臺了。

    江山代有才人出,誰知道下一個名門第一夫人又是誰。

    “墨媽媽還很年輕好不好,墨媽媽就是太謙虛了”。

    唯一看着那保養的非常好的容顏,這話並不是什麼恭維的,而是發自內心的。

    “我們小一一嘴巴最甜了,以後有時間你就多來軍區大院,墨媽媽帶你認識和教導你更多的東西,以後的宴會也會由你親自主持”。

    唯一這樣聽話,元秋晴自然會傾囊相授。

    “好的,墨媽媽”唯一點頭答應。

    她會努力成長的,成長爲自己想要的模樣。

    唯一第二天上班原本很不錯,可是下半時候看着那站在公司門口的人。

    臉上揚起笑意,“呦,這不是恆鑫的總裁麼,出來了,這速度,很令人驚訝啊”。

    沒錯,在公司門口的就是那個馬優利,還有他的父母。

    馬優利看見唯一臉色有些難看,可是看着自己身後的父母,咬了咬牙。

    “沈小姐,有空麼,大家一起吃個飯,上一次我可能有些失禮,做了什麼什麼得罪你的事情,希望你別往心裏去”。

    即使他在混,也知道眼前這位他惹不起,最多的是她身後的墨家自己惹不起。

    唯一看着人,有些驚訝,這個二世祖居然會來給她道歉,並且還是在這個下班的時候,公司衆多人云集的時候。

    可是,看着馬優利身後的人,唯一瞬間瞭解了,這可能並不是他的注意。

    不過,能做到這個地步,證明還是有些覺悟的。

    “沈小姐,上一次的事情我帶犬子來給你道歉了,希望你不要往心裏去”這一次馬優利的父親卻很客氣。

    唯一看了人一眼,“我沒計較,只是覺得馬公子似乎缺少一些鍛鍊,我那是給他成長的機會,那時候馬總裁對我都是存在誤解的”。

    唯一想起來那個時候自己去這個人,那時候他的態度,和現在簡直就是大相徑庭。

    唯一知道,這不是因爲自己,而是因爲自己的老公墨御,這些都是他的功勞。

    “犬子已經知道錯了,不知道沈小姐能不能賞一個臉,讓我們賠禮道歉”馬鑫看着唯一尋求她的意見。

    “馬總客氣了,大家都有生意上的往來,吃飯的機會多得是,只是希望馬總裁的公子別好了傷疤忘了痛,我希望這樣都事情沒有下一次”。

    “這一次的心意唯一心領了,唯一這邊還有很多事情沒處理,馬總裁不必和我這樣客氣”。

    “馬總,告辭了”唯一說完看了幾人一眼,轉過身子走了。

    這一件事情就算這樣回去了,那個馬優利也受到了懲罰,唯一也不是那個喜歡糾纏不休的人。

    過去了就是過去了。

    馬鑫看着遠去的人,眼睛眯起,這個人,也許以後會更加突出,生意人,很多都沒有這樣的氣度,因爲太計較得失了。

    ——

    和王譯的合作正常如火如荼的進行着,唯一也變得更加忙碌起來。

    可是儘管在忙碌,唯一每晚都會堅持打電話給墨御,或者和人視頻聊天。

    這幾天唯一也不知道是不是生理期的原因,總是很煩躁,並且某人的電話已經關機很多天。

    “啊啊啊啊,到底怎麼回事啊,就不能發送一個信息,不知道這樣的擔心死人啊”唯一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墨御基本上沒有出現這樣的情況,這下唯一也不知道怎麼處理。

    “你別這樣暴躁,這其實沒什麼的,隊長應該執行任務去了”坐在唯一對面的人是林初夏和田雲兩口子。

    林初夏一直花癡的看着人,怎麼看都覺得很帥,而田雲就這樣任由她打量。

    “林初夏,收起你的X光線,特麼的,這裏還有一個大活人”唯一覺得自己受不了了。

    “你終於知道這是什麼感覺了,以前你花式秀恩愛的時候,怎麼都不想想我們的心理陰影面積”林初夏白了人一眼。

    拿起自己面前的奶茶喝了幾口,抱着田雲,依偎在他懷裏。

    田雲黝黑的臉上有一絲可疑的紅暈,看着唯一覺得有些尷尬,這樣在唯一面前秀恩愛感覺很危險。

    “他到底出什麼任務,危險不危險,怎麼都不知道說一聲,就這樣一聲不吭的消失,急死我了”唯一不是抱怨墨御沒時間陪自己,而是擔心他的安危。

    看着外面陰雨綿綿的天氣,就如同她現在的心情。

    “嫂子,這種事情沒什麼質量保障,這一次隊長都沒有告訴我,不知道是幹什麼的”出人物當然危險了,可是不可能就這樣直白的給唯一說。

    要是讓唯一的擔心了,可能晚一點墨御會讓他們更擔心。

    “不過,嫂子也不要擔心,隊長這些年出任務基本上沒失手,你別給自己心理壓力”。

    田雲看着唯一那立刻糾結的表情連忙安慰。

    我的嫂子,你就不能放開心懷一點,隊長不會有事請的。

    並且,人家現在離不算遠。

    “沒事,沒事,我就是喜歡瞎擔心,一會兒就好了”總的給自己一個緩和的時間。

    “小一一,你什麼時候學會這樣多愁善感了,你家男人那可厲害,不可能會有什麼意外了”墨御的事情林初夏可是聽田雲說了。

    當時林初夏就覺得那纔是一個男人,一個真男人。

    男人麼,要麼一身西裝決勝千里,要麼一身軍裝保家衛國。

    “別告訴我他出任務你不擔心”唯一看着林初夏意有所指。

    “額,那是人之常情,我不擔心就該他擔心了”林初夏覺得自己不會擔心的人都是無關緊要的。

    要是和田雲真有那一天,不就是該田雲擔心了,因爲自己不愛他了。

    “得瑟”唯一看着林初夏現在甜蜜的模樣搖了搖頭。

    貌似自從她結婚後,這些人也都相繼有桃花運了,還都是自己人,以後大家也能經常在一起玩耍。

    “你知道的,我也就這點出息和追求了”林初夏現在唯一的目標就是混吃等死。

    “很早就看出來了”唯一拿起自己的咖啡輕輕的喝了一口。

    林初夏看着唯一那優雅的動作,嘻嘻嘻的傻笑起來。

    “怎麼?傻了”唯一看着人有些無語。

    “不是,我覺得也才幾個月而已,小一一你從裏到外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那時候的沈唯一就是一個小太妹,喝酒打架什麼什麼都會”。

    “而現在的沈唯一,變得……更加有韻味和適應這個社會了”林初夏看着自己的好友,眼裏是祝福。

    現在的唯一,給她的感覺就是一幅精雕細琢的畫卷,正等着人給她畫上不一樣的色彩。

    “謝謝誇獎,我會驕傲的”唯一忍不住笑出來,一直就是這樣,只是之前,想的不周到和想的片面了。

    “小一一,加油,讓我看看你可以走多遠”林初夏給人打氣。

    唯一淡笑不語,以後的事情太遙遠了,先把自己眼前的做好。

    雖然一直和林初夏她們說話,可是因爲墨御的事情,唯一也有些心不在焉。

    那個人到底是執行什麼任務,都不說一聲,自己這心裏總覺得不踏實。

    而讓唯一不踏實的某人,此刻正在一線搶險救災。

    A市偏北的地方因爲近日連天的大雨,山頂滑坡,泥石流肆意,洪水氾濫。

    唯一處於市中心並且還有專門的司機接送並不知道這些情況。

    “總監,這雨已經下了一個星期了,市中心還不覺得,可是那些位置較低的街道全部都是水”龍采薇家離這裏還是有些距離的,並且平時上班都是自己打車。

    很多事情比唯一瞭解得多,在這樣下去,是真的不行的。

    “是啊,這一次的雨下的有些過頭了,在這樣下去今年可能市場又會有大的動盪了”。

    “並且,你看看,這些地方,都是水,還有現在新聞報道的,什麼泥石流,房屋都被淹了”。

    唯一搖搖頭,這樣不知道又有多少人會背井離鄉了。

    “對呀,聽說這一次出動很多官兵呢?都是前來救援的,你看電視沒有”龍采薇對於這些也都是時刻關注的。

    “沒有,我最近事情比較多,這方面看的倒是比較少”。

    唯一說完快速的打開一個網頁,看着自己電腦上那些救援的場面。

    心裏直嘆氣,這都是怎麼了,爲什麼會這樣。

    不過,唯一靈光一閃,不知道想到什麼。

    “你說什麼?出動很多官兵,都是哪些單位的”唯一突然想到這一次墨御會不會在A市參與救援啊?

    “具體不知道,不過對於這一次的洪災,各方反應都非常強烈”龍采薇關注的是那些慈善家。

    “那些人都是急於表現自己,在這樣的關口上,這樣的出發點是很讓人覺得善良,至少那些現在失去家園的人對於那些人是感激涕零的”。

    那些人即使做善事,都是抱着目的性的。

    “你打電話給財務部,給我撥一點財產,就說從我的獎金工資裏面扣,我會以我個人的名義去看看”。

    不管怎麼樣,能盡一份力那就盡一份力,再說,她想去看看,那個人在不在哪裏。

    “總監,你以個人的名義,會不會……”那些人都是接機展示自己的,唯一這樣反而恰恰相反。

    個人名義和那些集體名義從來都是不成正比的。

    “哪有什麼,做善事不需要哪些東西,做自己分內的事情就好了”關乎慈善事業,唯一這些年一直都在做。

    不過都是以蘇穎的名義來進行的。

    “總監纔是那個令人欽佩的人”這樣不計較得失,還不讓別人知道。

    “下去吧,給我準備一下,我過去看看”唯一看着那些在洪水裏面掙扎的人,有些感嘆。

    這人啊,永遠不知道明天將會面對什麼。

    就比如這些人,又怎麼知道自己有一天會面臨失去自己的家園。

    “好的,總監”龍采薇轉過身子走出去,唯一繼續瀏覽那些關於洪災的新聞。

    而現在墨御也確實就在搶險救災,因爲水勢實在太大了。

    他已經幾天幾夜沒閤眼了,手機早已經因爲多次被水浸泡而喪失原有的功能了。

    現在墨御的臉上全是泥土,全身上下髒兮兮的,哪裏還有平時的英俊威武。

    墨御這件事情田雲是知道的,只不過墨御三令五申這件事情不準和唯一透露一點信息。

    那個傻姑娘有時候就是太過較真,要是知道自己在這裏,她那個多愁善感的性子又怎麼可能坐得住。

    現在臨近夜幕,墨御的精神依舊沒鬆懈下來,繼續到處查看。

    “墨大哥,你快點回來休息一下吧,你都幾天幾夜沒休息了,你的身子也受不了啊”。

    林妙這個作爲特種部隊最精銳的軍醫,在這樣的場合自然少不了她。

    “我沒事,你給這些人看看,他們身體有沒有哪裏不舒服的”墨御看着那些就近安置的人吩咐林妙。

    這些人很多都是從洪水裏搶救出來的,現在看着是好好的,可是往往這個時候病情是最反覆的。

    “大兄弟不用管我們,真是幸苦你們了,這些天一直都是你們衝在前線”。

    “對呀,對呀,大兄弟,你快點休息一下”。

    “身子最重要,快點休息吧,大哥哥”。

    那些現在安頓下來的人,看着那臉都來不及洗的人眼裏全是關心。

    “啊晴”也不知道是不是溫度有些下降了,墨御打了一個噴嚏。

    林妙連忙拿着大衣走上前,給他披上,墨御原本想着退後一步的,卻被林妙制止了。

    “墨大哥這是幹什麼,我們是戰友啊,這點事情都是舉手之勞的,墨大哥沒必要這樣像躲瘟疫似的”林妙看着墨御這個樣子有些生氣了。

    “林軍醫,你別誤會,我只是覺得不冷,這些都是無關緊要的”墨御也有一些尷尬。

    自從有了唯一之後,墨御除了自家母親,對於任何女的都是退避三舍的,就怕哪裏做的不周到,到時候引起誤會就不好了。

    特別是那個小祖宗,一定弄死自己,和自己沒完。

    “呵呵,對於你除了沈唯一就沒有什麼是重要的”越聽越生氣,她都做了這麼多犧牲,墨御怎麼不回頭看一下她。

    她並不比那個沈唯一差勁,這個人爲什麼就是看不見。

    “那是我老婆,當然重要”墨御這一句話出來,林妙直接轉過身子走了。

    墨御身後的田雲看自家老大,突然覺得簡直就是殺人於無形。

    這刀補的,可能短時間內是不能恢復的,可是,他完全算錯了女人的抗打擊能力。

    特別是這個女人對於男生人還有別的心思存在的情況下。

    “大兄弟,你怎麼可以這樣不解風情的,人家姑娘是關心你,你這樣顯然是傷人家的心了”一些年齡比較大的開始給林妙說話了。

    這林妙不僅態度好,醫術好,還很會關心人,這些人當然非常喜歡啊?

    “對呀,人家姑娘看樣子就是喜歡你,你這樣太讓人家傷心了”。

    “就是,沒見你這樣不解風情的”。

    墨御聽着哪一個一個說的無比起勁的人有些頭疼。

    “阿姨,我有老婆的,我和那位小姐沒關係,我們只是戰友,希望你們別誤會”。

    墨御雖然覺得麻煩,可是還是得開口解釋了,這種事情現在不解釋清楚,以後可能就沒辦法說清楚了。

    要是哪一天運氣不好被那個小祖宗聽見,自己一定會脫下一層皮。

    “小夥子,你別騙我們啊,我們活了一輩子了,真的覺得剛剛那個姑娘不錯啊”。

    一個老人家聽見墨御說自己有媳婦有些遺憾,剛剛那個姑娘眼裏的愛慕絕對騙不了人。

    墨御看着老人家,滿是泥土的臉上露出一抹幸福的笑意。

    “老人家,我們馬上就要結婚了,我們婚期都訂了”那個小祖宗就在家裏等着自己去迎娶呢?

    “看你這樣,對方一定是一個好姑娘”老人家最終只能感嘆了。 www ▪тт kán ▪c o

    “好姑娘在家鄉,等着我回去迎娶呢?”對於未來的婚禮,墨御是非常期待的。

    而一邊還沒有走進帳篷的林妙看着墨御臉上的笑意臉色都扭曲了,深吸幾口氣,露出笑意,只是那笑意有些慎人。

    唯一第二天就來了,她自己把錢捐給慈善機構之後也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幫忙。

    所謂一方有難,八方支援,這點團結友愛精神唯一還是有的。

    坐在顛簸不已的車子上,唯一覺得這一段路簡直就是太煎熬了。

    抖的自己胃酸都要吐出來了,扶着車門,已經沒多少力氣了。

    看着外面下來很久依舊沒見停歇的大雨,唯一嘆了一口氣。

    “小姐,你其實可以不來的,這裏現在都是處於封鎖的,你來也有危險,雖然你這樣的心意很難得”。

    唯一是跟着市裏的醫療隊進來的,對於這樣的志願者,這些人表示都是驚訝的。

    現在這個鬼天氣和這樣鬼地方,要不是因爲有上面的命令,他們也不想來。

    “我一個很重要的人在哪裏”我想和他在一起,哪怕只是幫一點微弱的忙。

    一路看過來,就是唯一自己都覺得有些慘不忍睹,洪水已經把那些原本高大的建築破壞了。

    現在一片狼藉。

    不知道過了多久,車子終於停下來了,唯一看着外面,瓢潑大雨的,拿出自己的傘。

    “沈小姐,你要不先去休息一下,這裏趕來這裏廢了不少時間了,並且現在雨非常大,你先等一下,雨小一點兒再出來去找人”。

    醫生看着那就想這樣下車的人忍不住提醒。

    “我沒事的”唯一今天全身穿的就是運動裝,頭髮紮起來了,看起來很精神和清爽。

    可是儘管這樣,還是顯得稚嫩,現在本來就是危險,人家擔心也是人之常情。

    “沈小姐,要不我們派人跟着你,這裏現在很危險,這樣大家也放心”領隊的醫生看着外面的情況,有些不敢放唯一一個人走。

    “我沒事,我就在道上你看看,不會去哪些危險的地方”唯一也知道人家是擔心自己,語氣也很溫和。

    “沈小姐,我們還是不放心,還是讓人跟着你吧”領頭醫生還是不放心。

    “好的”唯一果斷答應了,她現在真的很着急見到人。

    最後,那個領頭醫生派了一個比較強壯的女護士跟着唯一,唯一看着有些好笑。

    帶着人,唯一就一直往前走,看着周圍那些地方,和市中心的繁華形成了很明顯的對比。

    還有就是那些依舊在一線救災的人,天就這麼一直下着雨,那些人就彷彿感受不到一般。

    半截身子一直陷在洪水裏,一直在救那些處於危險中的人。

    沒有什麼時候給唯一這樣大的觸動,是啊,不管什麼人,都在努力活着。

    “來,加油啊,加油”唯一被這一道聲音吸引了,走上前,看着那一幕眉頭皺起。

    這一帶並沒有什麼救援人員,而剛纔說話的人是一箇中年女聲。

    “加油,加油,孩子,堅持住,你爸爸已經去叫人了”婦女的聲音有些嘶啞。

    可是卻仍舊不放棄鼓勵着那水裏的人。

    唯一看着那情況,放下自己的傘走下河堤。

    “大嫂,這裏沒有救援的人,有沒有打電話求救啊”唯一看着那水裏抱着水底應該說是房屋殘壁的女孩。

    她的傍邊沒有任何的可以依附的東西,就這樣一直大水裏上下起伏不定的。

    唯一看着和那個女孩子有些近的橋,看起來已經有些搖搖欲墜,根本承擔不起大力。

    “姑娘,姑娘,你怎麼在這裏,你快點回去,這裏危險”中年婦女轉過頭看着唯一連忙說道。

    唯一看着那湍急的洪水裏和那在洪水裏掙扎的人。

    “媽媽,救我,媽媽”女孩子的聲音裏全是害怕,可是還是沒有打算放手。

    “蕾蕾,別怕,爸爸馬上就來了,馬上就來了”中年婦女看着自己的女兒,眼淚止不住的流着。

    擡起腳就準備往自己女兒的方向去。

    “大嫂,你冷靜,你這樣下去,你也會被洪水吞噬掉”唯一連忙一把拉住人。

    “媽媽,媽媽,救我,救我”女孩子看着自己的媽媽,眼裏全是期望。

    “蕾蕾,蕾蕾,媽媽馬上就來”看着自己的孩子受苦,可能沒一個母親會受得了。

    唯一拉着人就是不打算放手,看着人咬牙,那座橋現在根本承擔不起眼前中年婦女的體重。

    盲目只會讓兩個人都處於危險之中。

    “大嫂,你就在這裏等着,我去救你女兒”唯一說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朝着那座橋走過去。

    只有哪裏才能接近那個孩子,自己的體重完全可以勝任。

    “小姑娘,你別衝動,危險啊”自己的孩子是很重要,可是這些人並不自私,不會爲了自己犧牲他人。

    “沈小姐,你這樣很危險”一直跟着唯一的那個護士看着人準備去冒險也忍不住開口。

    看着下面那湍急的洪水,要是掉下去,是生是死就很難說了。

    “我沒事”唯一手腳利索的爬上那座橋,慢慢的朝着那個女孩子走過去。

    孱弱的身子在風雨裏顫顫巍巍的,看得出來還是有些害怕的,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就是固執的前進。

    其實唯一完全可以等着那些救援人員的到來。

    可是看着那個中年婦女眼裏越來越多的絕望和那個孩子眼裏的希望。

    這一分鐘,唯一想到了自己媽媽,那個什麼時候都把自己保護在懷裏的人。

    每一個母親都是偉大的。

    “小心啊,姑娘,小心腳下”中年婦女眼神一直放在唯一身上,就怕人有什麼不小心的。

    唯一的全身上下都溼了,頭髮黏在臉頰上,平時優雅的人現在有些狼狽。

    唯一看着自己腳下的洪水,腿有些輕微的顫抖,沒人不怕死的。

    深吸一口氣,都走到這裏了,她要冷靜,要冷靜。

    而這邊,墨御聽到這邊有人需要救援,就開始馬不停蹄地趕過來了。

    可是趕過來看着那一幕差不多讓他的心跳停止。

    “沈唯一,你幹什麼”第一次墨御非常生氣,墨御覺得這沈唯一完全就是在挑戰的他身體極限。

    那個身影,他死都不可能認錯,一定就是沈唯一。

    而唯一聽見聲音,有些驚喜,轉過頭看着墨御。

    “老公”當然,現在唯一根本沒考慮自己的處境,看着墨御第一感覺就是特別高興。

    一邊的田雲看着唯一這樣顯然不在線的情況,嘴角狂抽。

    這的多缺心眼啊?小嫂子,你沒看見隊長臉色已經黑了。

    “你給我回來,快點回來”墨御看着那來勢洶洶的洪水,心都要跳出來了。

    “我先把這個小姑娘救上來,你們的體重根本過不來,這姑娘等不了了”唯一看着那已經快要堅持到極限的人根本沒打算聽墨御的。

    墨御作爲一個軍人,這些東西義不容辭,可是她身爲一個軍嫂,誰說這不是義務呢?

    “你別擔心,我練習過舞蹈,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重量,你們就在那裏等我”唯一朝着那個姑娘走過去。

    墨御看着那個感覺隨時要掉下來的身影,簡直就是恨不得拉回來揍一頓屁股,簡直就是不聽話。

    唯一一直顧着自己前面的,而忘記了後面墨御那已經氣的快要冒煙的模樣。

    “你堅持一下,堅持一下,姐姐馬上就到了,馬上就到了”唯一看着人快要堅持不住了,自己腳步也有一些焦急。

    “沈唯一,你小心一點,小心自己腳下”墨御看着人忍不住提醒。

    “好,我慢慢來”唯一果然還是聽話的放慢速度。

    “小心自己腳下,看好了在走”墨御覺得這真的就是祖宗。

    也不知道她爲什麼會來這裏,想到這裏,墨御轉過身看着自己身邊的田雲。

    田雲看着自家隊長那懷疑的眼神立刻開口:“老大,我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說,我也不知道嫂子爲什麼會來這裏”。

    田雲覺得自己真的很無奈啊,非常無辜好不好。

    可是看着墨御的那個眼神,他的小心肝還是有些顫抖啊?

    而唯一看着那離自己越來越近的人臉上露出笑意。

    “來,把手給我,快點把手給我”唯一一隻手拉住那橋樑,另外一隻手伸向那個小姑娘。

    “姐姐……”那個小姑娘看着人來救自己很激動。

    伸出自己的手去握住唯一,可是兩個人還是有些距離啊?

    唯一努力把自己的手更加伸出去一點,讓那個小姑娘可以夠得到。

    “加油啊?馬上就可以了”唯一的臉上全是雨水,雨水也順着臉頰不停的流,那些她都已經顧及不到了。

    “小祖宗,你注意自己啊?”墨御看着那現在動作危險的人忍不住提醒。

    “來,把手給姐姐,把手給姐姐”墨御的話唯一根本沒聽見,她現在只關注自己前方的人。

    “對,對就是這樣”唯一看着那終於可以觸摸的手臂一把抓住。

    “啊”在小姑娘放開那個殘壁的時候忍不住大叫。

    因爲她的用力,也把橋上的人拉下來了。

    “孩子”。

    “老婆”。

    兩個人都是同時忍不住出聲,唯一哪裏他現在過不去,現在那座橋承擔唯一的重量已經很勉強了。

    唯一一隻手拉着孩子,另外一隻手堅定的拉着那座橋的一些可利用的位置。

    “快去,找繩索來,快點”墨御看着自己身後的人吩咐道。

    看着唯一那在洪水與搖擺不定的身子,那簡直就是比挖他的心肝還難受。

    這小祖宗到底知道不知道有多危險,要是失手,現在處於洪水氾濫期,誰知道會遇見什麼情況。

    “來,到姐姐身上來”唯一覺得自己一隻手根本不能承擔兩個人的重量,她現在覺得自己的手非常無力。

    那個小姑娘也很聽話的順着唯一拉着她的手臂慢慢爬到她的背後,緊緊的摟着人。

    就像那溺水的人手裏抓住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樣,死都不肯撒手。

    唯一這樣就方便多了,兩隻手慢慢的,慢慢的朝着前面游過去。

    洪水的衝擊力還是有些強大,唯一覺得自己非常難受。

    墨御看着那只有一個腦袋在水面的人,劍眉深深的皺了起來。

    “老婆,加油,馬上,就到了,快去拉住那根繩索”墨御看着唯一,示意那離她不遠之處的東西。

    唯一看着墨御所指的東西,慢慢的游過去,現在背上揹着一個人真的感覺非常吃力。

    “嫂子,加油啊?馬上就到了,加油”田雲看着唯一也不得不說一句好膽量。

    一般人看着下面深不見底的洪水可是離的要多遠有多遠,這位卻還不怕死的去挑戰。

    唯一沒說話,她現在在水裏胸口悶的非常難受,一直朝着那根繩索游過去。

    ------題外話------

    今天就是高考了,希望那些考試的寶寶都拔的頭籌,加油啊!一定要加油。

    推薦:《禍國妖王寵毒妃》/一襟晚照

    【一對一爽文,男女雙強雙潔,喪心病狂變態寵】

    前世,水濯纓以十年時間復一場血海深仇。

    穿成一個亡國郡主,陰差陽錯,被送進敵國的皇宮當了貴妃。

    對上那位傾國傾城妖豔無雙,但又殘忍狠辣鬼畜變態,垂簾聽政大權在握,被稱爲“禍國妖后”的皇后娘娘。

    ……話說,一般後宮裏皇后和妃子不都是萬年死對頭嗎?爲什麼這位妖后娘娘非但不跟她玩宮鬥,反而一言不合就要和她同榻而眠,對她百般上下其手,曖昧挑逗?

    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了妖后娘娘華麗錦袍之下的風光。一片緊緻胸肌,八塊柔韌腹肌,兩條優美人魚線……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