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68 司家帝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68 司家帝雲字體大小: A+
     

    看着人全部在外面站着,急診室的燈卻一直亮着,袁寄語也非常擔心。

    這剛剛還好好的,怎麼一會兒就變成這樣這個樣子了。

    “沒事的,看她身上沒什麼太大的傷口,就是一些細微的地方需要處理,並且,也不知道哪些人對她做了什麼,她的臉色異常蒼白”。

    邢雲就怕那些喪心病狂的人給唯一注射一些亂七八糟的。

    “嫂子會沒事的”墨柳繼續安慰着自家哥哥。

    “到底怎麼回事,唯一不是在你身邊的,爲什麼會被綁架”大步走進來的墨子芩氣息有些不穩,看着自家小弟,想知道是怎麼回事。

    “我才走了一會兒,人就不見了”墨御捂着自己的額頭,蹲了下來,渾身散發着哀傷的悲鳴。

    墨子芩見着這樣,也不打算再繼續追問。

    “這些到底是什麼人,查清楚沒有”媽的,敢在A市的地盤上動墨家人,這膽子也真是夠大的。

    “那些人我都不會放過的,絕對不會”墨御緊緊的握着拳頭,眼裏有着血絲,看起來有些嚇人。

    “邢雲,繼續追,一個都不要放過,還有墨柳,你那裏通知田雲,發現目標,立刻給我追擊”。

    其實墨御想不明白,自己結婚的事情基本上就沒有什麼外人知道,那些人從哪裏知道的消息。

    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幾人一直在門口等着,直到急診室的燈熄滅之後。

    墨御猛地站起來,看着那從裏面走出來的醫生。

    “醫生,醫生,我老婆怎麼樣了,她到底怎麼樣了”他現在最關心的還是唯一的安全問題。

    “病人被大量的注射麻醉藥物,精神又一直處於緊繃狀態,而可能後期的運動讓藥物基本上發揮藥效”。

    “現在病人處於深度昏迷,我們已經進行對症治療,或許明天或許後天就醒了,她身上其他地方的傷口我們也處理了”。

    “沒什麼太大的問題,只是我想不明白,注射這麼大的劑量到底有什麼仇恨,這種藥物濫用對身體可沒有什麼好處”。

    男醫生搖了搖頭,搞不明白外面怎麼可能會有這樣大劑量的東西,即使在醫院,也不一定弄得到。

    “謝謝你,謝謝醫生”聽完醫生的話,墨御連忙說着感謝。

    只要那個小祖宗沒事情,什麼都會好的。

    “你也別太緊張了,病人應該之前有類似的經歷,身體已經產生耐受性,可能比一般人都要醒的早”男醫生看了墨御一眼。

    眼前這個高大的男人,還有那眼裏的那份動容,讓醫生還是有些小小的感觸的。

    “對了,先生,現在病人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了,你可以先把身上的傷口處理一下”另外一個女醫生看着墨御,眼裏有着欣賞。

    看得出來,他應該很愛急診室那個姑娘吧,現在這樣的好男人,真的不多了。

    作爲女的,對於這樣的男人心裏都還是比較喜歡的。

    “不用了,謝謝”墨御拒絕了,他想在這裏等着他老婆醒過來。

    “二哥,你先去處理一下,你這樣要是嫂子醒過來,看見你這樣,本來身子就不舒服,你難道要讓她心裏更難受”。

    墨柳看着自家二哥,也不知道傷到那裏沒有。

    “先去處理一下,這裏我給你看着,不會有事情的,就像墨柳說的,別在讓那個病牀上的人擔心了”。

    墨御想了一下,點點頭,跟着醫生去治療室處理傷口了。

    而現在躺在病牀上的唯一,她感覺自己很不舒服,彷彿又回到了那曾經渾渾噩噩的日子。

    夢裏,一身病服的唯一到處走着,她彷彿回到了那個囚禁了兩年的療養院,那些人給她注射毒品,然後看着她生不如死的樣子。

    她看着那些人臉上肆意張狂的笑容,唯一心裏漸漸的升騰起恨意。

    她恨這些人,恨不得親手殺了她們。

    唯一看着那病牀上被折磨的人就像一個旁觀者一般。

    看着沈無雙眼裏的幸災樂禍,看着段映紅眼裏的狠毒還有沈嚴那一副萬年不變的淡漠。

    唯一現在倒是慢慢的冷靜了下來,一步一步走着,看着那房間裏所發生的一切,彷彿都與她無關。

    緊接着場景一換,唯一看見了那十多年基本上都沒有什麼夢見的人。

    哪裏?唯一記得,那是蘇穎和沈嚴離婚之後,蘇穎自己單獨的住所。

    女人安靜的坐在落地窗前,一隻手拿着書籍,另外一隻手裏端着茶。

    女人的五官很精緻,完全沒有任何歲月留下的痕跡,及腰的長髮只用一根絲帶捆綁住,打了一個蝴蝶結。

    女子臉頰兩邊有着碎髮,風輕輕的吹過來,女人的頭髮迎着微風肆意的飛揚。

    可是女子卻安靜的依舊沒什麼動作,看着自己手裏的書正看得津津有味。

    唯一一步一步走過去,走到蘇穎的面前,唯一的眼裏慢慢升騰起水霧。

    伸出自己細嫩的小手,有些顫抖的朝着蘇穎伸過去。

    她想,摸一摸媽媽的臉頰,感受一下媽媽的溫度。

    蘇穎卻好像有感覺一般,擡着頭,朝着唯一淡淡一笑。

    “媽媽”唯一輕輕的喊了一聲,她捨不得,真的捨不得。

    “一一”蘇穎淡淡的一笑,彷彿回到了小時候,做什麼事情都有蘇穎給自己善後,依舊是那樣溫和寵溺的神色。

    可是卻不是對着她,而是身後打開門的瘦小身影。

    唯一記得,那是八歲的自己,那時候蘇穎已經不是沈氏的總裁了。

    不,或者說,那時候沒有沈氏,有的只是蘇氏集團。

    “媽媽”嬌小的女孩子歡快的撲進自己母親的懷裏,放過受了什麼天大的委屈一樣等着自己母親安慰。

    蘇穎抱起自己的女兒,給她擦掉臉上的淚水,臉上全是寵溺。

    “怎麼了,誰惹我們小公主不開心了”蘇穎抱着自己的女兒,如同得到了全世界。

    “別人都說,我是沒有爸爸的野孩子,都說我有爹生沒爹教”小小的唯一臉上全是委屈,看着自己的母親尋求安慰。

    “怎麼會呢?我們小一一是有爸爸的孩子,只不過爸爸在很遠的地方,他很疼愛我們小一一”。

    女子的臉上閃過一絲的黯然,隨即露出溫和的笑容安慰着自己的女兒。

    “沈無雙有爸爸,那是我爸爸,憑什麼讓給她啊”對於自己的東西,從小到大,唯一都沒有變過,很固執。

    “我們一一有爸爸,那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女子依舊安慰着自己的女兒。

    “還有,難道媽媽不好麼,一一不愛媽媽麼”蘇穎看着自己的女兒,想逗弄她一下。

    “喜歡,我最喜歡媽媽了”小小小唯一在蘇穎的懷裏撒嬌。

    蘇穎開始嬌笑起來。

    唯一看着那一大一小,臉上有着笑意。

    場景在次轉換,這一次卻讓唯一有些受不了,看着倒在地上的蘇穎,唯一慌忙的想去攙扶,可是根本碰不到。

    “媽媽,媽媽,你怎麼啦,你怎麼啦”唯一大叫,她看着桌子上的日曆。

    眼睛突然睜大,二十一號,二十一號,那個她永遠不會忘記的日子。

    就在那一天她媽媽離開了她,永遠的離開了她。

    “媽媽,媽媽,你不要嚇我”唯一聲嘶力竭的喊,可是地上的人捂着自己的胸口,嘴脣已經青紫了。

    其實很多人都不知道,蘇穎有輕微的心臟病,唯一不明白,這明明不足於致命的。

    爲什麼最後人還是死了,唯一想去撿起地上的藥,可是做不到,根本做不到。

    自己就像一縷幽魂一樣,什麼都不能做。

    “媽媽,媽媽”唯一跪在人的旁邊,看着人就這樣慢慢的停止呼吸。

    唯一知道,那個美麗的女人永遠離開了她,臨死時還望着門口的方向。

    唯一以前不明白,現在她知道了,她想看她的女兒一眼。

    這也是唯一這麼多年的遺憾,直到最後都沒能看自己母親一眼,回到家裏已經是母親冰冷的身體。

    “啊啊啊,媽媽,不……媽媽……不要”唯一搖着頭,她不要,不就這樣讓蘇穎死了。

    可是無論怎麼樣,都不能改變最後的結局。

    “媽媽,媽媽”坐在牀邊的墨御看着唯一滿頭大汗,嘴裏一直喃喃自語。

    伸過頭去,想知道她說什麼。

    “媽媽,媽媽,不要不要”唯一好像陷在夢裏不能出來一樣。

    墨御看着她這個樣子,連忙把人搖醒。

    “老婆,老婆,醒醒,醒醒”墨御輕拍唯一的臉頰,看着臉上全是汗珠的人,不明白她夢見了什麼。

    “老婆,老婆”墨御依舊每當其繼續喊着。

    夢裏的唯一原本正處於憂傷的氛圍之中,聽到那句輕柔的聲音,總覺得很熟悉。

    “老婆,老婆,快醒醒,到底怎麼啦”墨御看着人這樣有些焦急了。

    唯一的睫毛輕顫,慢慢的睜開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

    看着那個離自己很近的人,唯一一把就抱上去。

    墨御被她的動作弄得有些回不過神來,可是還是沒有打算推開。

    “怎麼啦,老婆,是不是夢見什麼不開心的了”墨御伸出手指也回抱着人,手指在她的背部拍了拍。

    “我夢見我媽媽了,依舊在那個房子裏,她死了,依舊死的那麼祥和安靜”。

    想起自己媽媽嘴角色那一抹淺淺的笑意,不知道爲什麼心裏有些苦澀。

    “老婆,都過去了,沒事的,岳母也希望你每天開開心心的,那樣她也安心了,你這樣一直念念不忘的,她可能纔是那個最難受的”。

    墨御不瞭解蘇穎,可是卻瞭解那對於唯一的意義。

    那個童年裏一直陪伴,當媽又當爹的人把所有的角色的充當了,對於唯一,那就是一切啊。

    所以能想象得到那時候唯一的絕望,可能整個世界都崩潰了。

    “我媽媽有心臟病,一直在吃藥,可是還達不到這樣快速的致命,我都不知道,到底是因爲什麼原因”。

    “我媽媽那麼年輕,她不應該就這樣早死的”唯一窩在墨御的胸前,聲音有些哽咽。

    “沒事的,沒事的,都過去了,都過去了”墨御就這樣聽着她傾訴,沒插話。

    “對了,老男人,你有沒有受傷,還有,你認識什麼司什麼帝雲的麼,你是不是和人家有仇啊”唯一想起來昨晚聽到的那個消息。

    “我沒事,身體很好,什麼司帝雲?”墨御心裏過濾一遍,搖頭。

    “我沒和這個人打過招呼”並且他要是沒猜錯,這叫司帝雲要是真的不是重名,那就不可能是華夏這一邊的。

    應該是意大利那邊的,可是自己和意大利那邊確實沒什麼恩怨,這些人爲什麼要爭對自己呢?

    想着唯一那對玉蝴蝶,再想想司家,墨御眼裏暗沉一片。

    “那爲什麼那些人要殺我,還有一個什麼藍小姐的,我確定自己不認識這個人”唯一擡起頭看着墨御。

    “乖,沒事的,我會盡快給你答案的”墨御摸了摸唯一的頭髮,得派人去意大利司家看一看,倒是是什麼原因。

    “好”反正現在也糾結不出什麼,唯一就再也沒追問了。

    ——。

    意大利,司家。

    “報告少主,有藍夫人的線索了”一個個子強壯的男人低着頭恭敬的說道。

    而他口中的少主,此時正坐在上首,被稱作少主的人是一個大約二十一二歲的男子。

    男子是一個混血兒,長髮用一根黑色的髮圈束縛住,有着一雙天藍色的雙眸,眉倒是比較秀氣,高挺的鼻樑,櫻紅的脣瓣,白皙光滑的肌膚,與容貌不符合的就是那渾身凌厲嗜殺的氣勢。

    和鄭少鴻的女氣不同,男子更多的是一種妖治的美。

    就像那致命的罌粟花,明明知道不應該觸碰,可是還是受不了那致命的誘惑。

    儘管容貌精緻,可是,卻沒有人敢小瞧他,他就是司家這一代的家主司帝雲。

    司帝雲看着自己手裏豔紅的葡萄酒,看着杯子上面的倒影,隨即展露出一抹笑容。

    嘴角有着淺淺的酒窩,渾身凌厲的氣勢不再,讓人如沐春風般溫暖。

    當然,這種感覺基本上是不會有人敢去享受的。

    “你說藍姨?”司帝雲櫻色的脣瓣輕啓,磁性的聲音顯得很輕靈。

    “是的,就是藍夫人”下面的男子連忙回答。

    “她怎麼還沒死”司帝雲的聲音裏全是笑意。

    可是這笑意卻讓下面的人身子一個顫抖。

    “少主,我們在A市發現了藍夫人的蹤跡,並且,還是和銀蛇一起的”。

    “納西爾,我更想知道,人家A市有什麼東西,這樣吸引人”司帝雲從未踏進A市過。

    “聽說被綁架的那個人的老公和銀蛇有着不小的仇恨,這一次就是想去報仇的”納西爾看着司帝雲,不知道自家少主有什麼打算。

    “你說別人,也就算了,你說藍姨會花費這麼多時間幫那個廢物去報仇,那得多大的愛情,藍姨有哪些偉大的感情麼”。

    “華夏哪裏,怎麼可能讓她這樣肆意妄爲,早晚會弄死她,那個噁心的女人”。

    提起藍姨,司帝雲是忍不住厭惡,虧他當初那樣信任她,沒想到居然是一個笑話。

    欺騙自己,讓自己救下銀蛇那些人,最後想設計自己,怎麼可能,真以爲自己是傻子。

    “給我看着,藍姨要是有什麼定向,想方設法給我攪渾”當初讓自己吃了那麼一個大虧,場子總的靠自己找回來的。

    “可是,少主,她可是上一任家主的朋友,很多兄弟都認識的”納西爾想起這一層關係,當初的藍姨還是很的衆人的喜歡的。

    “納西爾,我喜歡的是聽話的人,不聽話的我都會全部抹殺,你們忠於的的司家還有家主,至於那些無關緊要的人請不要顧慮,我需要的是絕對的服從和忠誠”司帝雲看着下面的人一眼平淡的說道。

    納西爾看着司帝雲,連忙回答:“是,我們效忠的是少主和司家”。

    “還有,她什麼都不是?她和我父親的情分早就在我父親死時候一筆勾銷了,以後千萬別說什麼情分,我司家不欠她”。

    “在司家他什麼都不是,司家的女主人永遠都只有一個,那就是冷夢舞,她姓冷,你明白麼”。

    “還有,關於我母親冷夢舞的事情查到了沒有”司帝雲看着納西爾,想知道這件事情的後果。

    “沒有,當初冷夢舞小姐跳下大海之後就沒有任何蹤跡,直到現在,也不知道人是生是死”納西爾坦白的回答。

    “別讓我覺得你們都是廢物,繼續查,還有,那個被綁架的人把進料給我弄一份過來”。

    “我帶要看看,到底什麼樣的人能讓那個女的這樣大手筆”司帝雲說完一口飲下杯子裏面的紅酒。

    ——

    A市,帝尊酒店。

    VIP包房裏,一個男子和一個女人在不停地糾纏着。

    “藍,這麼多年,我果然還是最喜歡你了”男子看着自己身下絕美的女人,眼裏全是癡迷。

    女人眼裏媚態橫生,看着自己身上的男人,沒說話,只是身子不停的迎合。

    “齊哥,你是知道的,我最喜歡你了”至少牀上功夫是不錯的。

    “你這個小妖精,我真發現我有一天會死在你身上”男子看着女人這個樣子,動作更加兇猛。

    女人迷上眼睛很享受,“對了,齊哥,我說的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女子看着自己身上的人,這個當初奄奄一息的時候她救下的人,現在纔是她最大的保障。

    當需要她也並不知道他居然會是那個犯罪團伙的領頭人齊熠。

    只覺得那時候齊熠眼裏那狠毒怨恨的目光自己很喜歡,就直接把人救下了。

    “當然是按照你的意思去做的,既然我都來到A市裏,可不能就這樣回去對吧”被稱作齊哥的人取悅着身下的女人。

    “儘快把人給我殺了,那就萬事大吉了”她恨不得唯一死。

    “對了,你現在怎麼樣了,藍”齊熠這些年不在A市,自然不知道這裏什麼狀況了。

    “當然什麼都好,就是秦家那羣人有些令人心煩”女子忍不住抱怨,那些人就從沒給過她好臉色。

    “沒事的,一切都有我,秦家可能就是覺得太平了,得給他們一點刺激”齊熠最看不得女子受什麼委屈。

    “那就麻煩齊哥了”女子高興了,反客爲主,開始侍候人。

    唯一住院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這不,第一個最先到的,還是讓唯一有些驚訝。

    那時候墨御正在喂唯一喝粥,看着那捧着一束玫瑰花進來的人。

    唯一看了墨御有些漆黑的臉色,眼角抽了抽。

    這王譯怎麼就看戲不嫌事大呢?,不過,人家既然是好心來看自己,唯一也不可能沒禮貌的甩臉色。

    瞟了墨御一眼,看着王譯,“你怎麼來了,工作上的事情不忙麼?”。

    一個公司的大總裁,怎麼就這樣閒。

    “好歹大家也算相識一場,不可能你生病了都不來看一下吧,來,這是送你的花”無視墨御,王譯走上前把花遞給唯一。

    唯一看了王譯一眼,看着他這似乎比平時更加愉悅的樣子,唯一發誓,他一定就是故意的。

    可是還是雙手接過花,“謝謝你的好意,特地來看我”。

    唯一把花放在旁邊,看着王譯,“請坐吧!這裏比較侷限,也只能將就了”。

    “沒關係的,和美女在一個房間,在糟糕都是可以忍受的”。

    王譯似乎沒發現墨御那快要滴出墨汁的臉色,選擇一個離唯一很近的位置。

    “你就不知道什麼是客氣”墨御看着人,冷硬這臉說道。

    “墨軍長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難道我來看一下自己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叫不客氣”。

    王譯看着墨御,嘴角的笑意更大的,也有你吃癟的一天啊?

    “再說,我們和小一一可不是一般的合作伙伴,我們交情可深了”說完王譯還朝着唯一拋了一個媚眼。

    墨御看着王譯拳頭捏的咯吱咯吱響。

    “請注意你的言行舉止,她已經名花有主了”墨御真的覺得這個人十年如一日的令人討厭。

    “那又怎麼樣,結婚了可以離婚啊,只要鋤頭揮得好,哪有牆角挖不到,墨大軍長這樣,是不是覺得自己老了,有些不自信啊”。

    不得不說,這王譯嘴巴也是賊賤的。

    “王譯,注意你的用詞”墨御最不喜歡人家說他和唯一年齡的問題,這就是他心底的一根刺。

    唯一原本就比他年輕,自己也確實比她大,有時候自己總是會小心翼翼的顧及到她。

    因爲他一直在軍營,對於這些小姑娘家家的也不是特別瞭解,難免還是怕有什麼地點顧及不到。

    所以有時間墨御看着唯一身邊有些走的近的,特別還是年輕的男人,心裏總是誠惶誠恐的。

    就怕唯一覺得自己現在心智還不成熟,要是那一天她接觸的多了,告訴自己不喜歡自己怎麼辦。

    那後果他絕對的很承擔不起的。

    王譯看着墨御眼裏的冷光,不但不害怕,反而心情更加好了。

    墨御,你也有這樣害怕的時候對吧,而這一切。

    王譯看了唯一一眼,都是沈唯一的功勞,要是沈唯一這裏有一點風吹草動,你會不會瘋狂。

    “王總,這飯可以亂吃,話你不可以亂講哈,我和你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基本上沒什麼往來”唯一看着墨御那明顯有些生氣的樣子,連忙明示自己的立場。

    墨御看着唯一這樣,這臉色纔好看一點,好歹自己老婆還是在乎自己的。

    “我沒有亂說啊,我還記得我們上一次吃飯聊的很愉快呢?沈小姐什麼時候有時間,我請客,沈小姐可一定不要拒絕我”死豬不怕開水燙,說的就是王譯這種人。

    墨御看着王譯,要不是自己媳婦在場,他真的好想揍人。

    看着那一副發騷的樣子,簡直就是恨不得弄死。

    “王總工作不忙麼,還有閒情雅緻在這裏陪我聊天,簡直有些受寵若驚,你這樣,你公司的人可就要心裏不平衡了”唯一看着王譯,不知道爲什麼就這樣閒。

    “唯一這樣說我還想起來了,確實還有一些事情,那我就先走了,改天再來看你”王譯說完挑釁的看了墨御一眼。

    “好好保重身體,我等着你回來”說完這麼一個曖昧不清惹人遐想的話之後,王譯身走走出去了。

    不知道爲什麼,王譯覺得自己心情特別好。

    “你看看他那個男人不像男人的樣子,就是一個娘娘腔”墨御看着人那副得瑟的樣子真的覺得第一次自己這樣想打人。

    “別理他,我和他沒什麼的,就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唯一看着人,在一次解釋。

    “我相信我老婆的”墨御摸了摸唯一的頭髮,眼裏有着歉意。

    “呦,這濃情蜜意的,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啊”聽見這個聲音,唯一覺得自己蛋疼了。

    這一個纔剛剛打發好,另一個攪屎棍就開始來了。

    “小一一,有沒有想我”鄭少鴻提着水果走進來。

    看着牀上雙手被包的和糉子一樣的人,還有那臉上的蒼白,沒有皺起來。

    “我說墨御,你怎麼回事,這樣一個大活人,你就這樣看不住”上一次唯一被打鄭少鴻不在身邊,所以不知道。

    現在看着那活蹦亂跳的人這樣虛弱的躺在病牀上,這脾氣就上來了。

    沈唯一最怕疼了,這個人居然連唯一的安全都不能保證。

    憑什麼要他們這些朋友放心把人交給他。

    “我……”墨御看着這個比自己小很多的人突然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對啊,確實是他無能,要不然怎麼連自己老婆的安全都保證不了。

    唯一看着墨御自責的樣子,自己心裏也不好過了。

    “不關他的事情,這一次人是衝着我來的”盡歡唯一解釋了,可是鄭少鴻卻一直認爲她只是想給墨御開脫,也都根本不放在心上。

    “小一一,你這樣下去早晚把你的如花美貌折騰不見了”鄭少鴻看着自己的好友也很無奈。

    能別再他們這些青梅竹馬面前給墨御解釋嘛,那樣他們會更加生氣好嗎?

    “真的沒事,就是一些小問題”唯一覺得,人只要沒死就好。

    “那身體真是好,我還聽說,某人可是槍林彈雨裏面逃出來的,簡直就是太勇敢了,讓我們這些男人簡直沒臉見人”鄭少鴻臉上全是冷笑。

    “……”這特麼應該怎麼解釋,簡直沒法解釋。

    自己受傷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事情,也和墨御沒關係啊?

    在怎麼樣,墨御也是她老公,怎麼可能讓自己老公就這樣任由自己朋友懟呢?

    “說話呀,女英雄,爲什麼不說話了,我對你可是崇拜的很”沒有人知道鄭少鴻聽見那消息的時候是什麼感受。

    他和唯一從小一起長大,基本上就沒有怎麼分開過,不知道唯一怎麼想,可是在鄭少鴻心裏,沈唯一就是他的家人。

    那個倔強的不肯流一滴眼淚的人,曾經讓他特別心疼。

    這麼多年,他一直陪在她身邊,看着她成長,看着她蛻變,而現在,他想看着她走向幸福。

    “你都這樣我哪裏還敢說話,你就不能好聲安慰幾句”唯一看着人,聲音小的不能在小。

    “你想要什麼樣的安慰,我都忍不住讚美了”鄭少鴻依舊陰陽怪氣的。

    “唉,我說你個娘娘腔會不會說話,有本事你就在給老孃重複一遍”。

    墨柳提着飯盒走進來,看着自家老哥被人欺負,並且對方還是她最討厭的娘娘腔。

    “爲什麼是你這個男人婆,你怎麼在這裏”鄭少鴻看着人有些炸毛了。

    墨柳把東西放在病牀旁邊的桌子上,把自己的袖子提上來,掐着腰,看着人。

    鄭少鴻看着墨柳那個樣子,站的離唯一更近了,娃娃臉上有着絲絲害怕。

    這個男人婆下手從來就不知道輕重的,上一次揍的他差一點爹媽都不認識了。

    “你怕什麼,你剛剛不是說的理直氣壯麼,現在繼續啊,我們大家都看着呢?”墨柳看着人,翻了翻白眼。

    “我什麼都沒說,你別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鄭少鴻是真的怕這個男人婆。

    唯一看着兩人,這一分鐘覺得這兩個人詭異的般配,鄭少鴻這種賤男人配的應該就是墨柳這樣的女漢子。

    “你剛剛不也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墨柳可沒有忘記鄭少鴻剛纔是怎麼樣咄咄逼人的。

    “抱歉,我那是於情於理”自己的朋友受委屈了,難道還不能埋汰一下罪魁禍首。

    “於情於理?我沒有聽明白,你再說一次”墨柳直直的看着人,眼裏的威脅很明顯。

    “我是不會屈服惡勢力的,你死心吧”鄭少鴻站在唯一的身邊,頓時覺得自己安全了。

    “騷貨,瞧你那慫樣,有什麼好怕的”林初夏從病房門口走進來,手裏抱着鮮花。

    “女英雄,請接下我最誠摯的敬意,千萬別拒絕”林初夏看着唯一,半開玩笑說說道。

    要說唯一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她不心疼也不可能,可是她還是做不到和鄭少鴻那樣指責墨御。

    也許以前她也會像鄭少鴻這樣,遇見機會就會使勁的打壓,可是現在她不會了。

    她也在慢慢成長,慢慢學會理解和換位思考。

    唯一看着這樣說林初夏覺得有些驚訝,這和以前那個得理不饒人的樣子簡直就是大相徑庭。

    唯一伸出手指接過林初夏的康乃馨,微微一笑,“謝謝夏夏”。

    “有什麼好謝的,只需要人平平安安的,比什麼都重要”林初夏看着自己這個最好的朋友,爽朗的一笑。

    “這一分鐘我覺得,其實你也不會是那麼討厭”墨柳看着這樣的林初夏開口說道。

    “我一直都不討厭,要不是你一直隱姓埋名想接近唯一,我不會那麼苛刻的”害人之心不可有,可是同樣的,防人之心不可無。

    “你當初就那麼詭異的想擠進唯一的生活,我們都不瞭解你,憑什麼會讓你融入我們的圈子,世界上不懷好心的人簡直就是太多了”。

    還別說,這林初夏有時候智商在線還是挺驚人的。

    “做得不錯”墨柳反而展顏一笑,是啊?哪有那麼多的意外,每個人都有着自己的目的。

    “那是當然,喚作別人,我也是一樣的態度”林初夏自戀的說道。

    “夏夏,尾巴都要上天了”顧悠悠和白薔薇是一起來的。

    唯一看着這放假以來第一次在一起的幾人心裏還是很高興的。

    “大家真是心有靈犀啊,都選擇今天來”林初夏看着顧悠悠,上去一把摟住。

    “你別這樣,人家會誤會我們有什麼基情的”顧悠悠笑着打趣別人。

    “你們兩個在學校還沒有恩愛夠,現在都有男朋友了,都不知道收斂”白薔薇也只有在這幾個朋友面前纔會展示最真實的自己。

    “小白癡,麼麼噠”顧悠悠轉過頭看着人,眼裏也全是笑意。

    “留着給你了老公用,我不需要麼麼噠”白薔薇看着人有些無語,可是嘴角卻是忍不住翹起。

    很久沒有這樣愉快的心情了,這些人果然都是活寶。

    “我想說,我只買了兩個人的分量”袁寄語的聲音在後面響起。

    幾個人同時回頭,看着那端着盒飯的人。

    “說說吧,怎麼分,又或者說,你比較愛誰你就給誰吧”。

    林初夏看袁寄語,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袁寄語渾身所散發出來的氣質不一樣了。

    以前是空洞,現在是空靈,兩種感覺簡直就是太有違和感了。

    “對了,小一一,追殺你的那些人查到是誰沒有,爲什麼敢這樣猖狂”林初夏覺得要是自己遇見這樣的事情。

    別說什麼逃跑,可是直接嚇的腿軟。

    可是她並不知道,人的潛能總是無窮的,特別是和生命掛鉤的事情,也許那時候就是自己都會覺得不可思議。

    “全部都抓捕歸案了,那些人能爲什麼,還不是爲了錢”唯一沒說是因爲其他原因。

    她並不想把這些人扯進來,這些人都太過無辜了,自己一個人受傷也就罷了。

    要是連累一羣人,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爲了錢,這些人就這樣不要命,簡直就是喪心病狂”也不知道那些人爲什麼會注意到小一一。

    不過,幾個人沒懷疑就是了,畢竟現在唯一可不是一個人,她身後有墨家。

    有了墨家,那什麼事情都想得通,要知道這五大家族從來都不是浪得虛名的。

    這綁架唯一,說一句不好聽的,簡直就是太正確了。

    這可是墨御心尖上的人,要星星不給月亮是哪一種。

    “下次注意,別再在次讓人有機可乘了,這樣的經歷,一輩子一次也就知足了”顧悠悠看着唯一,叮囑道。

    “沒事的,這一次純屬意外,簡直就是讓人始料未及啊”唯一也不知道自己當時怎麼感受,只是現在想起來還是有些後怕的。

    “對了,小一一,先來說一下你的婚事吧,婚期定了沒有,我預約伴娘”林初夏興致勃勃的看着唯一

    這可是她們這幾人裏面結婚最早的,也是唯一一個嫁的這樣風光的。

    墨家啊,A市墨家啊,要是出去說自己閨蜜嫁的是墨家,那得多有面子。

    “你就不能稍微收斂一下你這個猥瑣的樣子”唯一有些好笑。

    “每當我笑得一本正經的時候,你總是這樣打擊我”林初夏聳肩。

    “得了,到底定了沒有”顧悠悠也想知道。

    “定了,就在三個月之後,那時候你們應該在讀書”唯一想了一下!那時候她們應該開學了。

    “沒事,那都不是事情”反正請假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多這一次也無傷大雅。

    “還有,白薔薇的婚期是不是已經定了”想起這個,林初夏就來氣。

    “定了”白薔薇看了幾人一眼回答道。

    “你這結婚不但不訂婚,連親家都不見,這婚禮辦得還真是簡潔,白薔薇,女人的一生最重要的就是這一天,現在不覺得,以後有的你哭的”。

    林初夏搖了搖頭,這種一根筋的真的很無奈啊,怎麼勸說都不聽。

    “你家裏人怎麼說”唯一看着白薔薇,白薔薇的爸爸應該很疼愛這個女兒纔對。

    既然這樣,爲什麼兩家人都不見面一起商量呢?

    “任家沒有邀請,我爸爸說他們欺人太甚,然後我執意要嫁,現在爸爸哪裏,正在和我生氣”。

    “即使現在任家邀請,我爸爸也不會來的”白薔薇咬着自己的脣瓣,真的不知道如何緩解現在的僵局。

    “你爸爸會去纔有鬼”每一個父親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得到幸福,可是任家這樣,明顯是不重視白薔薇,白薔薇的爸爸能不生氣麼。

    ------題外話------

    不一樣的人,選擇不一樣,結果不一樣,同情我們微微,馬上許雙雙和林妙也會現身了,嘻嘻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