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66 敵人的到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66 敵人的到來字體大小: A+
     

    唯一看着自己四周沒人,也就隨便墨御了。

    “對了,你回去之後要不要給那個田雲休一下假期,雖然都是資本家,可是不能這樣剝削人”。

    唯一想起來那個比自己更加苦逼的朋友,那個人可能在見不到人,真的就會整日哀嚎了。

    她不好過,別人又怎麼可能安寧呢?她太瞭解林初夏那個不罷休的性子了。

    “可以,我回去之後給田雲休假,給他一點私人的空間”雖然他恨不得田雲一直在部隊。

    可是也不能這樣太苛刻,比較是自己的戰友,又處於這樣的年齡。

    還是讓他出來透氣,享受一下人生,最重要的就是安撫一下自己那個快要暴走的女朋友。

    墨御可不會希望那林初夏三天兩頭的去找唯一訴苦。

    唯一本來有時候上班對付那些人就非常費勁,要是整天再有那麼一個嘰嘰喳喳說過不停的人,估計遲早要崩潰的。

    墨御覺得,作爲好老公,一定要爲自己的老婆設身處地的着想。

    “機智啊,仁義”唯一想起林初夏聽到這個消息時驚喜的表情,感覺不知道會不會跳起來。

    那種二貨的腦回路一般人向來都是看不明白的。

    “必須的”墨御笑笑。

    唯一閉上眼睛,開始休息,這幾天玩的有些累,都沒有怎麼休息。

    墨御看着慢慢閉上眼睛的人拉過一邊自己的衣服給她蓋上。

    看着呼吸慢慢綿長的人,墨御臉上溫柔。

    而這一覺唯一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再一次睜開眼睛是被墨御喊醒的。

    “不能在睡了,我們該下飛機了”墨御一把公主抱起人,走向外面。

    纔剛剛走出機艙,還沒有到外面。

    “小一一”聽到這個聲音,唯一看着現在自己和墨御的姿勢有些囧。

    連忙掙扎着要下來,開玩笑,那可是墨媽媽啊。

    “墨媽媽,你們怎麼來了”看着後面跟着的那些人,唯一眼睛有些抽搐,這才只是回家而已,不需要搞這樣大的陣仗吧。

    “我們這不是親自來接你回軍區大院麼,我們可想你了”餘素非看着自己這個侄媳婦,高興的說道。

    “對呀,我們都是很想你,過來看看”陸新藍也很喜歡唯一。

    唯一看着這麼多人對於自己的關心,還是很感動的。

    “謝謝墨媽媽,謝謝伯母,我們準備回家,我給你們帶禮物了”唯一放開墨御,走上前便親熱的挽着墨媽媽的手臂。

    元秋晴看着兒媳婦這樣親近自己,臉上的笑意加大了。

    “還給我們帶禮物了,那我們快點回家,我想看看是什麼禮物”元秋晴帶着一行人直接往外面走,因爲墨家的司機在外面。

    “就是她,你確定沒錯,藍姐說她必須死麼”。

    唯一身後某個隱祕的角落,兩個人穿着平凡,臉上帶着墨鏡把自己大半邊臉遮住了,完全看不到長什麼樣子。

    只能從聲音裏分辨那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是的,藍姐說,她這一次必須死,這一次要是不死,會很麻煩的,別忘了,除了藍姐,意大利哪裏可不就是什麼好相與的”男子聲音有着沉重。

    女子聽到意大利眼睛閃了閃,那些都不是她可以得罪的,可是卻不得不得罪其中一個。

    “意大利哪位,我們的關係可能緩和不了了”女子的聲音裏有些無奈。

    “你要知道,背叛藍姐的後果就是死,所以,我們不想死,那麼就得有人死”女子的聲音裏全是狠毒。

    看着唯一的方向是勢在必行。

    “怎麼啦,小一一”元秋晴看着突然回過頭的唯一開口問道。

    後面那些人來人往的有什麼值得看的。

    “我總覺得有人在看我”那樣的目光讓唯一覺得自己十分難受。

    “我老婆這麼美,肯定會有很多人看,你這樣就有些敏感了,你要習慣這樣的目光”墨御攬着人的肩膀說道。

    “好吧,或許我想多了”唯一聽着墨御給自己的解釋也算可以勉強接受了。

    可是還是覺得不對勁,不過也沒有去深想。

    墨御看着的唯一打消了懷疑,才鬆落口氣。

    偏過頭,眼光冷冷地看着那剛纔唯一盯着不放的地方,眼裏有着肅殺。

    這些人最好不要把主意打到唯一身上,不然也不要怪他不客氣。

    他剛纔完全就是忽悠唯一的,他根本就不希望小一一受到影響,自己心裏有什麼負擔。

    這些事情由他來解決就好了,小一一還是這樣單純的活着比較好,她已經過的很煎熬了。

    ——

    半山別墅,這是南宮錦自己的私人別墅。

    南宮錦已經休假很多天了,並且還是沒有去上班的打算。

    現在他有更多的興趣,那就是教導錦笑。

    “對,對,就是這樣,就是這樣,我們錦笑畫的真好”南宮錦試圖找很多人來教導錦笑學習更多的東西。

    可是學習了下來,南宮錦覺得對於數字和畫畫方面,錦笑屬於那種天賦驚人的。

    就是南宮錦和教導錦笑的老師都不得不讚揚,一些人就是天賦異稟。

    錦笑認真的畫着那些花,對於她而言,那是一種風景。

    南宮錦在一邊看着,錦笑是進步真是很大的。

    兩個人在這裏溫馨的相處,可是外面卻傳來按門鈴的聲音。

    南宮錦轉過頭看着外面,這裏平時基本上不可能有人來,也很少有人知道。

    不過,看着外面的人南宮錦第一個反應就是轉過頭看着錦笑。

    錦笑現在基本上都沒有戴面具,要是讓邢雲看見錦笑這個樣子,不知道要鬧出多少事情。

    可是看着錦笑依舊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裏,對於外面的一切似乎並沒有什麼興趣一般才鬆口氣。

    “錦笑,先回去房間好不好,哥哥先去招待一下客人,一會兒就去陪你好不好”南宮錦和錦笑商量。

    錦笑不願意的,他自然不會勉強。

    錦笑聽見南宮錦的話,聽話的站起來,直接頭也不回的朝着房間裏面走去。

    看着人走進去了之後南宮錦纔去給邢雲開門。

    “我說你怎麼回事,金屋藏嬌也不是這樣的,剛剛那個人是誰,搞得這樣神祕”邢雲有些不理解,才過了幾天,這人怎麼變得自己都覺得有些陌生了。

    “沒有誰”關於錦笑的話題,南宮錦並不想多說。

    “你天天玩那些女人,不怕鐵杵磨成繡花針麼”邢雲以爲可能又是南宮錦在哪裏帶回來的女人。

    因爲這南宮錦的荒唐事情確實不少,大家都習以爲常了。

    “邢雲,這種話我希望你不要再說”可是南宮錦卻一反常態的出言警告。

    他並不希望錦笑聽見那些關於他不好的傳聞。

    也許以前他是玩的有些過分,可是對於錦笑,他從始至終目的都是非常單純的。

    他不希望因爲自己的任何傳言給那個單純的近乎白紙的女孩子抹上濃重的一筆。

    邢雲看着南宮錦的樣子,摸了摸鼻子,不明白這人現在怎麼就這樣反覆無常了。

    “怎麼?不打算進來了”南宮錦看着門口的人轉過身子朝着裏面走去。

    邢雲連忙跟上,這南宮錦有時候也是屬於非常欠抽的。

    “對了,還沒有問你上一次是因爲什麼和墨御鬧起來的,還有,爲什麼我覺得你對於那個小嫂子……嘿嘿嘿”邢雲也不知道這話該怎麼樣說。

    “我對她沒有任何想法,只是覺得她和我一個朋友很像,看得有些出神,可能墨御那個醋罈子就受不了了”。

    上一次是真的誤會一場,他當時真是太震驚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世界上會有一模一樣的兩個人。

    當時他遍尋不到人,心裏真的很着急,看着和錦笑一模一樣的人,情緒難免會有些激動。

    “可不,你在繼續看下來,你看看墨御會不會顧及兄弟之情”可能直接就是動手了。

    南宮錦看着邢雲,嘴角有一絲苦笑,他已經深刻的體驗了一把。

    “你怎麼想到來我這裏了”走到大廳,南宮錦去找了兩個杯子,開了一瓶紅酒,遞一杯給邢雲。

    邢雲接過來坐在一邊,劍眉微蹙,顯得有些惆悵。

    “唉”邢雲嘆了一口氣。

    “怎麼啦?你邢大隊長什麼時候變得這樣頹廢了”南宮錦看着邢雲有些不理解。

    “難不成情場失意了”除了這個,南宮錦想不到還有什麼會這樣折磨人的。

    那種滋味他也是嘗試過的,真的讓人就如同活在地獄一般的煎熬。

    像邢雲這樣的,處於這樣的位置早就什麼都不缺了,唯一能夠讓他煩惱的那就是感情了。

    邢雲又不是一般的豪門,也算一個書香世家,可是就是這樣有錢有權的書香世家才更加看不起人。

    所以邢雲能夠娶的,不一定是自己喜歡的人。

    可是就像他們這樣的,娶一個對自己有幫助的那又怎麼樣,什麼都不缺,唯一想要的卻又求得不得。

    這不是活生生的煎熬是什麼。

    “對呀,感覺前途渺茫”這幾天邢雲都沒有去袁寄語哪裏,他不知道怎麼面對她。

    “女的家世是不是不太好”南宮錦一想就知道,門當戶對邢雲不會這樣煩勞。

    “對”邢雲真的有些煩躁,何止是家世不好,那簡直就是沒家世好不好,因爲袁寄語就只有袁寄雲一個妹妹。

    一個沒父母的孩子,自己家裏那些人還不把她吃了。

    “那確實很困難的,你家那個老祖宗根本不可能同意”南宮錦對於邢雲家裏那個老祖宗印象也不這麼好。

    總是端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誰也不會放在眼裏,並且一把年齡,還喜歡自作主張。

    也不想想,半截身子都快要入黃土的人了,就不能放過這些後輩。

    比起邢雲,南宮錦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太幸運了,因爲南宮家基本上都是自己在做主。

    沒有人敢給錦笑甩臉色,誰敢讓錦笑不好過,那麼大家都不要想有什麼好日子。

    “可是即使這樣,我還是不想放棄,我不想和大哥還有爸媽一樣都是政治聯姻,根本沒什麼感情,誰說相敬如賓不是另外一種沒感情的表達方式”。

    “我不想要那樣的愛情,那樣我覺得以後我可能會後悔一輩子的”邢雲想着自己家裏那些人,總是把權力看得很重要。

    有時候真是很羨慕南宮錦和墨御,南宮錦就不說了,墨家簡直就是沒要求的。

    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的孩子喜歡,他們並不需要政治聯姻來鞏固自己的位置。

    而邢家不一樣,邢家看中的東西太多了,看得多了注重的東西也很多。

    “那就去爭取,沒什麼是不可能的,你自己現在不努力,以後都是別人的”南宮錦是這樣認爲的。

    什麼事情不去爭取,怎麼可能知道最後的結果是好是壞。

    一切還沒有結果前,先不要下定論。

    “你現在猶豫,可能有時候機會就不再了,有些東西就比如感情,是經不起折騰的,一個人要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望,心是會慢慢冷的,別做傻事”。

    “邢雲,一輩子太短,總的爲自己活一次,爲自己肆無忌憚的活一次”南宮錦看着自己的好友勸慰道。

    有些人終其一生也找不到自己所愛,因爲找不到那種會讓自己心動的感覺。

    所以都是抱着無所謂的心態得過且過,就比如之前的自己。

    可是現在有機會了,也遇見了人,爲什麼不緊緊的抓住。

    現在又不是那種你在錯誤的時間遇見最想照顧的人因爲各種原因而分開。

    現在大家都有能力了,不拼一把怎麼對不起自己。

    聽着南宮錦的話,邢雲開始沉思,最後嘴角勾起笑意。

    “倒是我有些畏首畏尾了,只知道爲對方好,從來就沒有問過,對方願意和自己一起爭取麼?”邢雲苦笑。

    “嗤,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好好保重”想起邢雲家裏那個老祖宗,南宮錦有些無奈。

    “別說那些了,快說,剛剛那個姑娘是誰,怎麼不帶過來看看”邢雲現在對於剛剛那個一襲淡青色連衣裙的女孩子有些好奇。

    “你好奇這個做什麼,那是我的,你管好自己就好了”反正無論怎麼樣,他是不可能會讓邢雲看見錦笑的。

    “需要這樣謹慎麼,我好歹是你的哥們呢?又不會打什麼壞主意”邢雲覺得這件事南宮錦就做的有些不厚道了。

    這當他們什麼人啊,連看一眼都是這樣小心翼翼的,難道他們會把人搶走。

    每個人的眼光都不一樣好不好,真不知道這個南宮錦有什麼好顧及的。

    “錦笑面生”南宮錦看着邢雲,想起樓上安靜的某人,嘴角勾起笑意。

    這可就讓邢雲看得有些驚悚了,這南宮錦是不是中毒了。

    這個花花公子以前是什麼樣子的,沒什麼人比他們這些朋友更加了解的。

    現在這個傻樣,難道是墜入情網了。

    “我別嚇我,我膽子小,你不知道你那一副幸福的樣子我看着這心裏很奇怪,很驚悚啊”邢雲連忙喝了一口紅酒,緩解一下自己的心情。

    “有些人該來總會來的”南宮錦倒不覺得,無論什麼樣的人,都有幸福的權利。

    “噗,既然有喜歡的人了,就好好收斂一點,把自己之前的事情都處理乾淨,要不然,有些小事情是足夠致命的”。

    邢雲不得不提醒南宮錦,把自己之前那些荒唐事情和關係處理好了。

    “那些都是錢貨兩清的,我不喜歡和人糾纏”南宮錦是喜歡玩,可是從來不喜歡有什麼牽扯的。

    “反正你自己小心,要是因爲哪一天因爲你的事情而讓那個女的傷心了,受苦的可不是我”反正自己一直就是這樣清清白白的,邢雲完全無所畏懼。

    南宮錦眼神閃了閃,眼裏有些幽深,他是不可能會讓這些事情出現的。

    他不會讓別人有機會拆散自己和錦笑的。

    “對了,小嫂子不是要和墨御結婚了,婚期定了沒有”南宮錦覺得唯一要是結婚,一定要帶着錦笑去。

    也許兩個人真的有什麼關係呢?要是有關係,錦笑和沈唯一以後可能都會很遺憾吧?

    “訂了,三個月之後,你都不知道墨老爺子找了多少人才定下來的,真是不容易啊”墨家貌似已經很久沒辦什麼喜事了。

    “我覺得真不知道墨御走了我們狗屎運,娶了這麼一個好老婆,我當初還想,爲什麼沈唯一就不多一個姐姐或者妹妹呢?”南宮錦狀似無意的問道。

    “你現在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可千萬不要在作死了”邢雲就怕南宮錦想不開。

    “你想多了,可是當初,我還還記得我家裏那個說呢?當初沈唯一媽媽肚子非常大,很多人都以爲是雙胞胎”。

    “可是生下來着實讓很多都驚訝了很久”南宮錦根本找不到入口的地方探查。

    因爲時間實在是太久遠了。

    “不可能吧,有些事情很難解釋的”邢雲眉頭皺起來,顯然沒有多想。

    “或許我想多了”南宮錦笑笑。

    “別想那些了,那都是墨御該操心的,他現在就是一個超級奶爸,我彷彿看見了未來他們一家人”。

    “你說沈唯一要是生了一個姑娘,墨御會更加寵誰”想起那個爭寵的畫面,簡直就是太有喜感了。

    “如果是我,當然更寵我老婆,要不是她十月懷胎,那裏有那個小不點”南宮錦突然有些想要孩子了。

    也許有了孩子,那個人會更加安心的在自己身邊。

    因爲錦笑殺手的原因,南宮錦雖然一直沒說,可是一直都是誠惶誠恐的,就怕有一天人就這樣突然消失不見了。

    有了一個孩子也算有一個羈絆了,錦笑做什麼事情也會小心一點。

    “等着你的好消息,哈哈哈哈哈”邢雲爽朗的大笑起來。

    南宮錦抿脣微笑,也許那一天不遠了。

    兩個人不知道聊了多久,最後送走邢雲之後,南宮錦只覺得自己喝的都有些頭暈了。

    想起那個在房間裏一直沒出現的人,南宮錦腳步慌忙的往樓上走。

    打開房門,看着那個一直坐在牀上安靜乖巧的人人。

    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緣故,南宮錦覺得自己有些燥熱,就想找什麼緩解一下自己。

    慢慢的走上前,蹲在錦笑的面前,大手拉着錦笑的小手。

    錦笑的手指不像那些富家千金那樣保養的白皙細膩,相反,上面的老繭比自己還要多。

    可是,這些南宮錦都不在乎。

    錦笑被南宮錦那炙熱的溫度燙得手指忍不住收縮一下,擡起頭看着人,眼裏有着好奇。

    南宮錦看着錦笑這個純潔無辜的模樣,覺得自己有些口乾舌燥。

    慢慢的把人抱起人,兩個人一同倒在牀上,因爲這幾天南宮錦都是和錦笑睡在一起的緣故,錦笑對於他沒有那麼防備。

    南宮錦看着身下的人,忍不住湊過去輕輕的在錦笑的眼睛上親了一口。

    錦笑睫毛微顫,身子有着緊繃,閉上眼睛。

    南宮錦看着乖巧的人,覆上那嬌嫩的脣瓣,輾轉吸允。

    然後是脖子,和鎖骨,一路直下,南宮錦已經很多天沒有碰任何人了,這會兒真的有些心猿意馬。

    錦笑突然睜開自己的眼睛,眼裏閃過掙扎。

    她覺得現在這個局面有些難於掌控,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解脫。

    南宮錦看着掙扎的人,吻一直留戀在她的臉頰上。

    “不怕,錦哥哥在呢?”。

    感受到南宮錦那輕柔的動作,還有眼裏安撫的笑意,錦笑身子才慢慢放鬆下來。

    錦笑的身體的變化南宮錦自然也感受到了,動作更加輕柔了。

    這一次南宮錦比什麼時候都要小心謹慎,因爲他不想再一次給錦笑什麼恐懼的心理。

    上一次那樣的局面對於錦笑無異議強暴,可是最後也不知道什麼原因,這人居然沒殺他。

    “放鬆,對的,就是這樣,錦哥哥在呢?我們錦笑最乖了”南宮錦一邊開始自己的動作一邊安撫這人。

    錦笑原本清明的雙眸也漸漸的迷離起來,裏面盛滿水霧。

    雙手也不由自主的樓上南宮錦的脖子,雙腿覆上南宮錦精壯的腰身。

    南宮錦感受到錦笑的配合,更加賣力了。

    最後的結果就是,即使錦笑搖着頭不要了,某人卻還是不知魘足的繼續動作。

    要說着南宮錦的牀上功夫,那可是比墨御更加恐怖的存在,那花樣簡直就是太多了。

    或跪,或蹲,或前後,什麼能想到的姿勢都嘗試過了。

    這樣的強度讓即使身爲殺手的錦笑都有些受不了,之後被做暈過去。

    可是別以爲做暈過去就結束了,暈了之後南宮錦也沒打算放過她,一直繼續做。

    接下來就是暈了醒,醒了暈,一直循環着,錦笑覺得自己最後只感覺渾身痠疼,其餘什麼什麼都感受不到了。

    可是南宮錦越做越興奮啊,簡直就是停不下來。

    兩個人晚飯都沒有吃,用南宮錦的話說,我會餵飽你的,還吃什麼飯。

    錦笑最後直接就是沒清醒的,任由南宮錦一直動作。

    所以她並不知道南宮錦到底做了多久。

    第二天醒來,錦笑是直接睡在南宮錦胸膛上的。

    而某人的某個不可描述的部位依舊沒有出來。

    錦笑幽幽的看着人,她覺得自己有點生氣了。

    因爲情緒波動的原因,身子有些緊繃,這讓一直沉睡的南宮錦清醒了。

    “嗯”南宮錦感覺自己某個不可描述的貌似又要動向了。

    醒過去看着自己胸膛上面的人,那鎖骨上和脖子那些地方全是紅痕。

    整個身子,除了臉龐,其餘的都沒有被放過。

    “錦笑”南宮錦抱着人,再次親上去。

    可是錦笑也別開了頭,眼裏有着幽怨。

    看着錦笑這個樣子,南宮錦也感覺自己做的太過了。

    “太舒服了,不想出來怎麼辦”南宮錦覺得現在這個姿勢簡直就是太完美了。

    完事之後還不想出來,頂級的享受。

    這是他第一次不想和人有什麼距離,也不想隔什麼東西,就這樣零距離的接觸,這樣的親密無間。

    “我們錦笑太棒了,哥哥不想出來”南宮錦這一次連自己最不屑的撒嬌都用上了。

    錦笑懶的看他,趴在他的胸口裝死。

    南宮錦看着第一次有小脾氣也很新鮮的,抱着人轉變了一個位置。

    錦笑臉上有些難看,南宮錦卻如同偷腥成功的貓一樣。

    最後南宮錦也沒有再鬧錦笑,還是規矩的出來帶着人去吃早飯。

    他麼沒忘記錦笑從昨天開始就一直沒下牀。

    錦笑現在覺得自己腿真的就是軟的,任由南宮錦抱着。

    錦笑的臉一直埋在南宮錦的臂彎裏,她實在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真的沒法忘記南宮錦帶她去衛生間清理自己的時候,那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並且南宮錦臉上的笑意,會讓她覺得心跳得特別快,就像做了什麼虧心事去一般。

    南宮錦一整天心情就是非常好的,臉上一直掛着微笑。

    ——

    回來之後那一晚唯一和墨御是睡在軍區大院的。

    在軍區大院免不了第二天的晨練,這一次唯一沒有晨練完就走,而是留下來陪兩位老人。

    早上陪墨奶奶喝茶聊天,中午睡覺,下午就是和墨爺爺下棋了。

    反正墨御過幾天就回部隊裏,唯一自然也希望他可以多陪陪自己家人。

    葡萄架下,一老一少正在對弈。

    “爺爺,你贏了”唯一看着棋局,自己這邊沒什麼大將了,而墨老爺子那邊卻還有很多。

    “傻丫頭,別以爲我看不出來,你這是存心讓我的”墨老爺子上一次就看得出來,唯一的棋藝絕不是就這個水平。

    現在這樣,很明顯的就是在讓自己。

    “哪裏,爺爺贏得光明正大,一開始我雖然有些僥倖,可是功底方面還是不足”。

    墨老爺子對於棋藝方面肯定比唯一要精通,贏她只是時間的問題。

    唯一的功底肯定還達不到那個境界。

    “小姑娘,懂得謙虛是好事情,看你下棋,看得出來是一個沉得住氣的”即使最後自己免不了輸了,可是那份寧靜淡然的心態很難的。

    “爺爺獲獎了,唯一愧不敢當”要說自己,唯一反而覺得脾氣不好。

    “走,我們去休息一下,一會兒帶你去軍區大院轉轉,上一次都沒有來得及”墨老爺子站起來。

    唯一趕緊走過去扶着他,兩個人走向客廳。

    現在這個時間段,段映紅和其餘幾個人正在插花。

    元秋晴看着小一一,向她招了招手。

    “去吧,你媽媽叫你”老爺子朝着自己的老伴走去。

    唯一堅持把人扶過去之後纔去元秋晴哪裏。

    “怎麼沒看見墨御”唯一四處張望,都沒有看見墨御的身影。

    “在做晚飯”元秋晴毫不在意的說道。

    “嘿”唯一發笑。

    “其實墨家的男人都屬於那種出得廳堂下的廚房的”還別說,基本上都會一兩手的。

    “包括三弟麼”唯一想起來那個冷冰冰沒有絲毫人氣的墨傲寒。

    “我家那個死小子,我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反正我們從來沒有體驗過”想起自己家那個死孩子,餘素非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是不好的。

    “那可不,三弟可厲害了,國外頂尖的醫科大學畢業,多少人都羨慕不來的”唯一想起墨傲寒,覺得還是挺優秀的。

    不過,想起墨傲寒,唯一想起了另外一個人,那就是袁寄語的妹妹。

    也許有時間可以讓墨傲寒過去看看,墨傲寒的醫術唯一還是相信的。

    “小一一,你一個人在外面不方便就搬回來和我們一起住,過幾天墨御回去之後就是你一個人了”。

    “你一個人在外面我們也不放心”元秋晴倒是想起來這茬,然後再問唯一的意見。

    住在一起當然好,可是要是小一一不願意那也無可厚非的,現在的年齡人總是有自己的考慮和想法。

    “不了,墨媽媽,這裏離公司太遠了,這樣來不及上班”唯一還是婉拒了,這裏去上班真的不怎麼方便。

    “那也是,那你一個人在外面要小心,有什麼解決不了的,打電話給媽媽”。

    “媽媽現在什麼都沒有,就是有的是時間”現在退下來了,反而覺得生活特別輕鬆。

    “我到時候一定不會和墨媽媽客氣的”唯一笑笑,拿過一邊玫瑰花開始修剪,開始學習插花。

    這些很久之前蘇穎也會做,當時還覺得挺新鮮的。

    “那個婚紗照是不是拍好了,有沒有照片,我們看一下”元秋晴想要看看唯一穿婚紗什麼樣子的。

    “墨媽媽,底片不再我身上,我以後去取的時候給你看”因爲還要去選片,到時候可以把所有照片拷在自己的U盤上。

    “好的,到時候你選片的時候可以和我說一聲,墨御沒在,我也可以陪你去”墨媽媽想着,這種事情始終還是要有一個人陪着纔好。

    “好的,墨媽媽”唯一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墨御走出來的時候就看見自家老婆和自己母親以及家人那相處和諧的畫面,眼裏有着柔和的笑意。

    他就知道,唯一一定和她們處得來,墨媽媽這個人其實真的特別不喜歡那種心機比較深沉的。

    比起洛思琪,她更傾向於唯一這種對待外人心眼多,對待自己人完全不設防的。

    這樣他也更加放心,以後他回去部隊之後也能更加安心了。

    吃完東西之後,墨御帶着唯一出去逛,墨媽媽也不準備打擾這些年輕人單獨相處的時間。

    因爲墨御和唯一相處的時間比較有限。

    “想去什麼地方,老婆”墨御拉着人往前面走着,也沒有什麼目的。

    “我也不知道,這附近應該沒什麼好玩的”唯一對於附近真的不怎麼了解。

    “要不我帶你去那邊的山上玩,哪裏這個時候情侶很多,很多人一般都會去那裏定情,在這附近可是很得情侶喜歡”。

    墨御想着不遠處的那個地方,哪裏他也不怎麼去,去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那時候大家才大學,南宮錦和邢雲那兩個總是帶着女朋友時不時的炫耀。

    他們也被逼無奈去當電燈泡。

    “好啊”唯一有些興趣了,她還沒有去過這種地方呢?

    “走”墨御牽着人就往目的地走去。

    果不其然,墨御說的果然沒錯,看着那一對對湊在一起談天說地的情侶,唯一不知道想起什麼忍不住笑了。

    “當年你是怎麼做到一直跟在別人來這裏的,這簡直不要太虐”這可能吃狗糧都不用吃飯了。

    “我也很好奇當初是怎麼樣堅持的”墨御有些好笑。

    “這些人都是大學生,人家說,大學要是不談一場戀愛會很遺憾”唯一想起來高中老師說的話。

    說大學裏的戀愛很單純,就是兩個人可以毫無顧忌的在一起。

    可是進入社會就不一樣了,都是談戀愛,可是不會說就是找什麼感覺,看的東西多了。

    “你大學不是遇見了我麼,不遺憾了”可不,唯一現在就是屬於大二了。

    “是啊,都過了耳聽愛情的年齡了”唯一故作老沉的說道。

    “你這丫頭,是不是在變相說我老”墨御輕的揪了唯一的鼻子。

    “老當益壯,很正常的”唯一瞟了她一眼。

    “壞丫頭”墨御突然一把把人抱起來。

    “啊,你想死是不是”唯一嚇得趕緊摟住墨御的脖子,這人簡直就是太壞了。

    自己不就是開一個玩笑麼,用得着這樣較真麼?

    “帶你去上面看看”墨御覺得抱着不舒服,直接就換了一個位置,把人背起來。

    周圍有些小女生看着這樣體貼的人,眼神直接往自己男朋友身上瞧。

    果然,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頂着衆人嫉妒羨慕恨的目光,唯一眼神四處張望。

    墨御揹着她一直走,越往前人就越多。

    “看不出大家的夜生活這樣豐富多彩,倒是我落後了”唯一看着那些或擁抱或親吻在一起的男女,出聲感嘆。

    “以後帶你來,一個人不要來”墨御還是記得邢雲的話,最近治安不安全。

    “哇,真是會享受,簡直太給力了”唯一看着那漫天飛舞的螢火蟲,眼裏全是興奮。

    “放我下來,放我下了”唯一想去親眼看看。

    墨御無奈,只能放下人。

    唯一下來之後就直接去追螢火蟲了,臉上的笑意就一直沒停止過。

    “慢點,你抓來幹什麼”看着唯一那幼稚的動作,墨御寵溺的說道。

    “喜歡,太漂亮了”看着天空中那一閃一閃的東西,唯一覺得真很美。

    “注意自己,現在人這樣多”墨御的眼神一直放在唯一身上,就怕人有什麼危險的動作,也好制止。

    “好玩”唯一覺得好久沒有這樣任性了。

    原本墨御還有繼續在叮囑的,可是手機卻響起來了,墨御拿出手機看着來電顯示。

    聽着周圍吵鬧聲音再看看那依舊歡快飛奔的身影。

    “老婆,我去接一下電話”這裏實在太吵了,根本聽不到。

    “好”唯一隻顧着去追尋那些螢火蟲的身影。

    “別亂跑知道麼”墨御還是不放心。

    “好”怎麼可能亂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

    聽到唯一的回答,墨御才放心走向另外一邊比較幽靜的地方接起來電話。

    而唯一似乎跳得累了,覺得自己肚子有些不舒服。

    向人打聽了一下廁所的方向,急匆匆的跑去解決自己的生理需要了。

    墨御接通邢雲的電話,那爆炸性的消息就撲面而來。

    “老大,你把小嫂子看好了,最近有些不對勁”邢雲的聲音咋咋呼呼的。

    “到底怎麼回事,能不能說的詳細一點”墨御皺眉,心裏有些不安。

    “老大,我懷疑那些人是有針對性的,你還記得銀蛇麼,當年因爲你,他們差不多全部覆滅”。

    “而現在不但潛進A市,並且目的很明確,那就是擊殺甚至抓捕沈唯一”當年那場行動邢雲這個刑警大隊也跟着出動的。

    只不過沒有特種大隊哪裏的目標明確,當年那些人既然沒有死,現在怎麼可能放過沈唯一,墨御這個罪魁禍首的老婆。

    “你爲什麼不早說”墨御立刻掛了電話,朝着剛纔的地方去,可是哪裏還有人。

    ωwш•тTk Λn•c o

    這下,墨御着急了,開始四處的找人,臉上全是慌亂,他就不應該接什麼電話,讓小祖宗一個人在這裏。

    唯一上完廁所之後打算回去,因爲這裏實在是太荒蕪了。

    一路上腳步有些匆忙,也怕墨御擔心。

    “小姑娘,急什麼,留下來陪我們玩玩”聽見聲音唯一立刻警惕的轉過頭。

    看着那在黑夜裏模糊不清的身影,可是聲音確是一個男的。

    “你是誰,在這裏幹什麼,我們並不認識”唯一手指緊緊的抓在一起。

    ------題外話------

    咳咳咳,關於加更的事情,珊珊說一句抱歉,因爲最近要畢業考和準備論文,實在來不及了,以後一定會補上,給你們一個大的麼麼噠,我忙完這段時間,福利也會盡快落實,謝謝親們的支持,筆芯。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