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65 任家給的難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65 任家給的難堪字體大小: A+
     

    “去給我把這件房門的鑰匙找來找我有用”段映紅看着的,連忙說道。

    “好的,夫人”管家連忙去找備用鑰匙,這要是沈無雙出什麼事情,大家都是難辭其咎的。

    “雙雙,你到底怎麼啦,你別嚇媽媽啊,給媽媽說一句話好不好”段映紅使勁的敲門。

    可是房間裏依舊沒有任何聲音,段映紅很早就在下面,自己女兒什麼性格她還是清楚的,不可能起的比她還早。

    “夫人,夫人,就是這把鑰匙”管家急匆匆地跑上來,把鑰匙遞給段映紅。

    段映紅連忙手忙腳亂的開始開門,今天沈無雙是真的太反常了,也不知道是因爲什麼事情。

    打開房門的瞬間,一個枕頭迎面而來,“滾,全部給我混出去,特別是你,你不是我媽媽,你滾,你滾”。

    房間裏響起沈無雙那嘶聲力竭的聲音,段映紅不但沒有生氣,單反而有些擔心沈無雙。

    這又是受什麼刺激了。

    “管家,你先下去吧,我還有一些事情和雙雙說一下”現在明顯不適合有任何外人在。

    “是,夫人”管家接過段映紅手裏的鑰匙轉身下樓。

    段映紅走進去,開燈,看着在牀上披頭散髮的人嚇了一跳。

    段映紅連忙跑過去,“雙雙,你怎麼啦,告訴媽媽”。

    可是段映紅的手臂才接觸到沈無雙,就被她推開了。

    “你不是我母親,我母親不是這個樣子的,我母親不會不要臉的去勾引男人,我母親不會做什麼對不起我爸爸的事情”。

    “你滾,你給我滾”沈無雙還是有些不能消化昨晚看見的那一幕。

    自己的母親像一個蕩婦一樣在別人身下求歡,那樣的卑賤,那樣的恬不知恥。

    那樣的人絕對不是她平時高貴大方的母親。

    段映紅聽見她的話眼神閃了閃,“雙雙,你誤會了”。

    想解釋,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樣開口。

    “你滾,你就是一個不要臉的女人,你怎麼可以那樣對待父親,你不要臉”沈無雙覺得自己接受不了。

    她接受不了那樣污濁的母親,接受不了那樣骯髒的母親。

    “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你給我滾出去,滾出去”沈無雙指着門的方向,意思很明顯。

    讓段映紅現在就滾出去。

    可是。

    “啪”的一聲,段映紅直接一巴掌給沈無雙打了過去。

    “我是你母親,你這樣說我合適麼”任何人都有資格說她賤,可是沈無雙沒有這個資格。

    “你這個不要臉的女的,揹着父親出軌,你就不怕淨身出戶”沈無雙想了一個晚上。

    其實她並不是不能接受母親的出軌,只是害怕這件事情被沈嚴發現之後兩個個人被淨身出戶。

    “他發現?沈嚴他什麼時候把眼光放在我身上了,我們結婚十多年了,他都不曾碰過我”。

    “我是一個女人,一個有需求的女人,既然他不能給我,我自然要自己爭取”段映紅坐在牀緣。

    “怎麼?瞧不起我?”看着沈無雙的眼神,段映紅並不在意。

    “你爲什麼要那樣做,你這樣我們最後什麼都得不到”沈無雙最關心的還是自己。

    還是沒有了沈嚴,她什麼都不是了,拿什麼和沈唯一爭沈氏的繼承權。

    “要是沒有我,你怎麼可能活到現在,要不是我低賤的賣身,我們早就餓死了,你覺得沈嚴偉大”。

    “沈無雙,你忘記我們當初有了上頓沒下頓的日子,你忘記了我們四處求人卻沒有任何人肯幫助自己的日子”。

    “要不是我,你現在可能上不了名牌大學,穿不了名牌衣服,開不起寶馬,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活態度,你更喜歡哪一種”。

    “你喜歡窮人家的生活,還是富人家的生活”段映紅永遠不會忘記那段有蘇穎的日子,自己是如何活得煎熬的。

    明明是她先認識沈嚴的,可是最後沈嚴卻是拋棄她。

    可是,上天都是公平的,人家蘇穎根本不愛他,也對啊,蘇穎那樣一個手段能力容貌也出衆的人,根本不可能看得起那個時候的沈嚴。

    然後沈嚴痛苦了,想起了她,爲了刺激蘇穎,纔有了沈無雙。

    “我告訴你,永遠也不想別人會不會拋棄你,只有權力掌握在了自己手裏,纔有資格說話,沈無雙,你覺得,你有今天,是沈嚴給你的麼?”。

    段映紅看着自己女兒傻愣愣的模樣,開口說道。

    “需要什麼樣的生活你自己想,你想想要是沈氏被沈唯一搶走了,到時候,我們就是喪家之犬了,什麼都沒有,你覺得沈唯一會放過我們麼”。

    沈唯一那人可能恨透了她們,恨不得她們去死。

    “不,我不想那樣的,不想那樣的”沈無雙搖頭,公司不可能讓給沈唯一,她現在都已經嫁進墨家了。

    要是在搶走公司,她沈無雙就是一個笑話,什麼都沒有了。

    她絕不可能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那媽媽,我們怎麼做,公司決不能讓給沈唯一那個賤人,絕對不能”沈無雙臉上全是狠毒。

    誰也不能搶走屬於她的東西,誰也不能。

    段映紅看着自己女兒臉上的恨意,嘴角勾起,有了恨意纔有動力,不是麼?

    “那母親,昨晚那個人……”想起那個人對於自己媽媽的所作所爲,沈無雙覺得自己真的喜歡不起來。

    “你別管她是誰,你只知道他會幫組我們殺了沈唯一那個小賤人就好了”龍四的人已經在行動。

    段映紅是絕不可能讓沈唯一嫁進墨家享福的,她不允許。

    “可是那樣會不會……”想起殺人沈無雙還是有一些害怕,就怕被人查到自己頭上。

    “沒事,那人會安排的,我們就等着結果”段映紅根本不在意,那些人也不知道製造了多少事故,對於謀殺一個人,還是很有把握的。

    “對,她必須死,要不然就是我們,無雙,記住,沈唯一那種人,留不得”因爲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給你來一刀。

    “她死了,沈氏就是你的,我們也能安心了”段映紅眼裏有着快意,她真的很想看見那一天。

    沈無雙聽着段映紅的話,點頭,沒錯,只要沈唯一死了,沈氏就是自己的。

    既然這樣唯一就必須死,誰也不能阻擋自己的前進方向。

    所以人都是自私的,爲了自己的利益,就是別人的生命,也可以隨意的抹殺。

    ——

    B市江南古鎮。

    唯一一早就被墨御吵醒了,唯一不明白了,這老男人,到底想幹什麼。

    “老婆,我們今天去拍婚紗照呢?前幾天我就和人預約好了,現在人也到了,我們要去準備了”。

    “啊”還在睡着迷迷糊糊的唯一聽見這話什麼睡意都沒有了,睜開眼睛看着墨御,臉上全是驚訝。

    “所以,我們可以現在過去,我選擇的地點就是靠海的地方,哪裏旁邊還有一個桃林,現在花應該開的爭豔”。

    現在這樣的風景A市根本沒有的。

    “好”把唯一說的什麼瞌睡都沒有了。

    兩個人洗漱好之後,墨御帶着人直接就往海邊去。

    古鎮這裏離海邊倒不是很遠,一會兒就到了。

    “我說,墨大少爺,我們在這裏足足等了三個小時了,你理解我們從A市趕過來的無奈麼”。

    男子穿的很時髦,看着墨御就開始忍不住抱怨。

    “小劉,幸苦了”墨御看着人,笑道。

    “快點,先給新娘上妝”那個被稱作小劉的男子指着唯一給自己的夥伴說道。

    “去吧,先去化妝,這是衣服”墨御把自己帶來的婚紗遞給唯一。

    唯一拿着墨御遞給自己的婚紗,朝着一邊的化妝間走去。

    “唉,我說,你怎麼就喜歡這麼一個豆芽菜,看年齡似乎很小啊,現在都流行老牛吃嫩草麼”小劉走上前看着墨御,調侃道。

    “和你不一樣,遊戲不起人間”墨御看着人也反駁回去。

    眼前這位家裏也算有錢的,可是他就是不繼承家業,非要出來幹自己喜歡的事情。

    攝影一直就是他最大的愛好,用他的話來說,只是喜歡美好的事物。

    “真的決定就是她了”小劉在一次問道。

    “人都帶來了,還有假的,做好你的事情就好了”墨御看了人一眼。

    他的老婆這樣好,這位是不是沒看見。

    “我想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說,你就這樣決定了,人家那姑娘可就倒黴了,嫁給你這樣一個不解風情的”。

    小劉聳聳肩部,無所謂的說着。

    墨御:“……”這是不怕死呢還是不怕死呢?。

    唯一一直在裏面折騰,但是爲了自己美美噠,她也非常配合。

    “小姐皮膚真好,現在像你這樣天然的膚色真是很少了”化妝師一邊給唯一化妝一邊說話。

    手一直在唯一臉上動作着。

    “這樣的皮膚只需要稍加修飾就好,花的太濃厚反而影響了美觀”。

    化妝師看着唯一,眼裏有着羨慕,感覺這小姑娘簡直就是上天的寵兒。

    皮膚細膩白皙,睫毛纖長濃密,秀眉適中,脣瓣粉嫩而有色澤。

    五官看起來非常精緻小巧,就像那瓷娃娃一般。

    “謝謝”唯一嘴角微勾,說着感謝的話。

    “好了,看看還有哪裏不滿意,要是覺得滿意,那我們現在可以去換禮服了”化妝師停下自己的手。

    看着那鏡子中的人,可以說,像唯一這樣美的恰到好處的在化妝方面真的不需要太過費心。

    唯一也同樣打量着鏡子裏的人,精緻的妝容,頭髮已經盤好,頭頂着一個水晶王冠,右邊的臉蛋有幾絲捲翹的頭髮散落,更添幾分嫵媚之感。

    “很不錯”誰都盼望自己穿上婚紗,手捧鮮花的那一天。

    看着鏡子中的自己,唯一有些感嘆。

    媽媽,你看見了麼,一一要出嫁了,一一一定會像你說的那樣,緊緊的抓住自己的幸福。

    媽媽,你在天堂好好看着,看着一一是怎麼樣幸福給那些人看的。

    看着一邊包裝精美的盒子裏那件璀璨耀眼的婚紗,唯一伸出手指細細地撫摸。

    “我真的快要結婚了”直到現在,唯一纔有那種快要結婚的感覺,之前和墨御領結婚證,一點都沒發現。

    小心的拿出婚紗,唯一抱着進了換衣間。

    “需要幫助麼”另外一邊的服裝助理問道。

    “現在不需要,我自己可以的”唯一做不到把自己脫光了站在別人的面前,所以還是拒絕了。

    穿上婚紗才知道,其實這也是一項工程,唯一沒想到婚紗這樣難穿。

    最後沒本法才喊人進去協助自己,兩個人速度果然就快多了。

    不一會兒,便穿的非常整齊的出來了。

    唯一雙手抱着婚紗的下襬,因爲實在有些長。

    “小姐放心,把裙襬放下,我們看看還有哪裏不足的”服裝助理看着唯一也有些好笑。

    人是真的很美,就是有一些彆扭。

    唯一聽見她的話,雙手放下自己托起的裙襬。

    另外兩個人連忙上前給她把裙襬整理好。

    唯一看着拖在自己身後起碼六米長的裙襬,那上面鋪滿細碎的鑽石,在明亮的燈光下,隱射的閃閃發光。

    旁邊的一羣人簡直就是看呆了,一是因爲唯一的容貌,而是因爲這件價值不菲的婚紗。

    儘管她們輾轉很多城市,也爲很多名門貴族的人拍婚紗照。

    可是上妝效果這樣好和衣服這樣奢侈的還是第一次意見。

    唯一的這一身衣服一看就是定做的,而裏面也算有人有見識的,認得出唯一這件是出自哪一個的手筆。

    頓時看着唯一眼裏全是羨慕,這位小姑娘簡直就是好福氣,那位的衣服據說很難得到。

    更別說還是請她親自設計了,這可以想象得出需要多大的面子。

    “怎麼樣,還可以麼”唯一看着一羣人沒有一個人說話,有些小緊張。

    “沒有,很完美,走,我們出去”其中一個人牽着唯一的手指,其餘兩人牽着她的裙襬,幾個人一起走出去。

    而在外面的墨御已經等的快要暴躁了。

    “怎麼這麼久還沒有出來,到底怎麼回事啊”除非自己在部隊,要不然真的很少和唯一分開這樣長的時間。

    “女的化妝一向都是比較麻煩”小劉也很無奈啊。

    好歹兩個人也是認識的,他自然要讓最好的設計團隊給唯一親自上手了。

    “再者,你今天能不能開心一點,你看看你,臉上全是惆悵”小劉看着墨御那一副冷着臉的樣子快要給他跪了。

    哥,今天咋們可是拍婚紗照啊。

    墨御也懶得和他說話,眼神一直放在房門口的方向,等着自家老婆。

    隨即,映入他眼簾的就是一個一身純白,嘴角含笑,絕世傾城的身影。

    墨御看着那自己親自去給唯一量身定製的婚紗,看着那婚紗穿在小人兒的身上。

    化了妝的唯一比平時看起來更有味道,並不是她素顏不好看,而是現在屬於另外一種美感。

    一身雪白的婚紗,白皙細膩的肌膚,性感的鎖骨,修長的脖頸,精緻的五官,加上頭頂的王冠,嘴角淺淡的笑意,更顯一絲調皮。

    墨御看得直愣愣的,旁邊的小劉時間忍不住吹了一個口哨。

    回過神的墨御一個眼刀給他殺過去,這是他老婆,能不能矜持一點。

    小劉原本高漲的情緒立刻像被潑了一盆冷水一樣,無語的抽了抽嘴角。

    佔有慾什麼的,要不要這樣強大。

    不過看着唯一身上的那件衣服小劉還是有些驚訝,這墨御簡直就是大手筆,這樣一件婚紗,沒有上千萬怎麼可能定製的下來。

    看着那上面閃閃發亮的鑽石,這簡直就是太奢侈了,真的太奢侈了。

    墨御慢慢的走上前,唯一以前不覺得,現在反而有一些羞澀了,低下頭,不敢去看墨御的眼睛。

    墨御走到唯一的面前,直直的看着人。

    那炙熱的眼神看的唯一差不多想找一個地洞鑽下去,大哥這裏還有很多人呢?能不能不要玩什麼曖昧。

    心臟承受能力小,求放過。

    “你看什麼”最終還是唯一最先出聲,她實在受不了在大庭廣衆之下一直冒着粉紅泡泡的感覺。

    “因爲我老婆很美”現在越看越覺得唯一就屬於那種三百六四度無死角的,穿什麼衣服都可以完美的駕馭住。

    果然,這種東西還是顏值最重要。

    “我等這一天等了很多年”墨御自顧自的說着。

    “那時候我就在想,那到底是誰家的小仙女,可是一直沒機會認識”墨御走的離唯一更進一步。

    粗糙的大手牽起唯一細嫩的小手,“而現在,沈唯一,滿足了”。

    看着那爲自己穿着婚紗的人,墨御覺得自己的人生滿足了。

    “我謝謝你”唯一抿脣,要不是這個人,哪有現在的自己。

    “走吧,我們去把這幸福的一刻記錄下來”墨御牽着唯一走向外面。

    唯一看着自己前面一身西裝筆挺的男人,眼裏全是清晰可見的幸福笑意。

    她沈唯一隻差一步便會走到幸福的彼岸,她會更加努力的。

    更加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加優秀,足夠配得上墨御。

    墨御的腳步一直在走,她又怎麼可能停滯不前呢?

    ——

    A市。

    今天任尹提前下班,原因就是前兩天任飛揚來說的事情,結婚這件事情怎麼都要回去說一說。

    所以下班之後任尹就載着白薔薇準備回任家。

    白薔薇有些緊張,這還是第一次和任飛揚以這樣的名義帶回家。

    任尹的爸爸還好,可是任飛揚那個後媽,白薔薇怎麼都喜歡不起來。

    “你覺得我這樣的打扮怎麼樣?會不會有些過於寒酸”。

    因爲任尹公司的原因,白薔薇早就沒有了以前那樣奢侈的生活,穿的肯定大不如前。

    任尹看了白薔薇一眼,點點頭,這讓白薔薇懷疑,他到底有沒有認真看自己。

    “你確定這樣不錯”白薔薇是真的很在乎這一次的見面。

    “要不要我先回去換一身衣服再來”白薔薇覺得自己穿的這樣樸素始終不太好。

    “我們回去只是商量婚事,一會兒就走了,沒必要這樣”任尹倒是不在意。

    白薔薇低下頭的眼裏有些黯淡,這根本就是不愛她,要是真的愛。

    肯定會和小一一的老公一樣,陪自己老婆去給自己家人挑選禮物,把自己老婆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而不是現在的敷衍了事,任尹,都這多年了,我還是融化不了你那可冰冷的麼?

    你到底要我怎麼樣,你倒底要我怎麼樣?

    任尹一直沉默的帶着人回到家裏,現在楊嵐和任國平都在。

    兩人看着走進來的任尹和白薔薇,也沒有什麼驚訝。

    “爲什麼現在纔回來,我還以爲你結婚這樣大的事情我這個做爹的不能知道了”任國平看着自己這個大兒子開始挑刺。

    “伯父,原本我們早就想來看你的,可是現在公司剛起步,一直很忙,就沒有來得及,希望你別往心裏去”白薔薇看着任國平,替任尹說話。

    “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的份了,我任家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插嘴,別說你現在只是一個外人,就是嫁進來了,也得遵守自己的本分”。

    上一次因爲唯一的事情,楊嵐直接就把這兩個人惦記上了,現在看着人自然沒什麼好脾氣。

    “我的事情輪不到你來說,你以爲你是誰”任尹眼神冷冷的看着楊嵐。

    “哎喲,在怎麼樣,我也是你後媽,你的婚事我還不能過問了”楊嵐看着任尹,同樣不喜歡。

    任尹帶着白薔薇在一邊的沙發坐下。

    “爸爸,我今天來就是和你商量婚事的,我和薇薇打算結婚了”任尹看着自己的爸爸說着自己的想法。

    “怎麼?不等你的夢中情人了,還是說,你就是知道那個人不喜歡你,覺得自己沒希望了,放棄了?”。

    “還是我兒子有魅力,那樣的女人我兒子根本瞧不上,當年還妄想爬我兒子是牀,還好我兒子定力好,對於那種人就是不屑一顧”。

    當初兩個人的事情楊嵐也知道一點的,對於許雙雙那種做作的,她是真的不喜歡。

    “做了婊子,居然還去理牌坊,真是佩服”所以許雙雙就是在優秀,自己那兒子也看不上。

    “你什麼意思,我請你閉嘴”任尹最恨別人提起許雙雙的事情了。

    因爲他始終都不承認,自己比不過那個遊手好閒的紈絝子弟。

    白薔薇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她不明白,爲什麼這麼多年,任尹還是沒有選擇忘記。

    “準備什麼時候辦婚禮”任國平直接問道。

    “我們打算先訂婚,然後再結婚,結婚的日期可能會在幾個月之後”任尹只是想和白薔薇先把關係確立了。

    現在公司哪裏確實離不開自己,根本沒時間準備這些。

    “好的,我知道了”任國平看自己兒子,表情很平淡。

    “對了,你真的確定要娶這個私生女,看起來也不是什麼美的傾國傾城嘛,哪裏迷住你了,還不如那個許雙雙,好歹人家有學歷和才華”。

    楊嵐看着穿的樸素的人,眼裏全是鄙視。

    “伯母,我敬重你是長輩,請你說話客氣一點”白薔薇最不喜歡別人提起自己是私生女的。

    “這又不是我說的,只是覺得任尹那樣一個注重聲譽的人怎麼就那麼想不開娶你這個私生女,簡直讓我太意外了”楊嵐看了任尹一眼,眼裏有着嘲笑。

    能力再大那又怎麼樣,還不是要娶一個私生女。

    “好了,沒什麼事情的話就走了”任尹在這裏一刻都呆不下去。

    “吃完晚飯在走”可是任國平卻說話了。

    聽到這裏,任尹也不得不留下。

    “薇薇,你也是知道的,我們任家雖然家業不大,可是很看着身份這種東西,因爲這些始終都是有遺傳的”楊嵐看着白薔薇說的肆無忌憚。

    當初是因爲任尹的母親和任國平離婚她才嫁給他的。

    對於任尹而言也許她就是小三,可是楊嵐卻一直沒有這方面的覺悟。

    “做人要安守本分,別做什麼讓大人不開心的事情,你的家庭我也明白,你的母親死的早,爸爸又忙工作,自然沒什麼時間教導你”。

    “你要是有時間,來伯母這裏,伯母也能教你一二,也不會說以後你出去丟我們任家的臉”。

    無論楊嵐什麼說,任國平都是置之不理的,而任尹也沒有給白薔薇說話。

    自己一個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白薔薇這一分鐘覺得自己不但悲哀,還是一個笑話。

    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

    “我去一趟洗手間”白薔薇實在聽不下去了,站起來朝着一邊走去。

    “管家,帶她去衛生間,別走錯了,這裏可不是什麼菜市場”楊嵐吩咐自己身後的人。

    “是,夫人”管家點頭帶着白薔薇走向一邊。

    帶她到衛生間的位置什麼話都不說就走了,白薔薇知道,這是不待見自己的意思。

    白薔薇走進去,關上門,身子慢慢的往下滑,眼淚不由自主的就出來了。

    憑什麼這些人可以這樣侮辱她,憑什麼這樣肆無忌憚的踐踏她的尊嚴,並且是在她最愛的人面前。

    更令她覺得難受的就是,那個她愛了五六年的男人,竟然一句話都不說,就這樣任由她的家人侮辱她。

    “嗚嗚……”白薔薇低聲哭出來,她不知道堅持到現在是爲了什麼,可是她什麼都沒有得到。

    “小一一,難道我錯了麼”她只是想追求自己的幸福而已,可是沒想到這樣難。

    並且這些還只是我開始,一切還只是開始。

    哭了一會兒,白薔薇整理好自己的妝容和情緒,走出去。

    卻看到那迎面走來的人,白薔薇就當自己沒看見一樣饒過去。

    可是任飛揚看着人就直接皺起眉頭。

    “我說你這個白癡,還真是不辜負你姓的那個白啊,果然就是一個傻婆娘”別想從任飛揚嘴裏聽出什麼好話。

    “不關你的事情,請你說話注意一點”白薔薇看着人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恨不得抽他兩巴掌。

    剛剛就是這個人的母親讓自己那樣難看。

    “傻婆娘,誰關心你了,少自作聰明,哭的和一個傻狗一樣,博取別人的同情麼,實話告訴你,在任家沒有用的”。

    “真不知道你這個白癡怎麼會遇見任尹那個二百五,還傻傻的覺得自己遇見了真愛,賊好玩”任飛揚太瞭解自己那個哥哥了。

    對於私生子和私生女什麼的,簡直就是深惡痛覺,這個人的生活纔剛剛開始。

    “傻狗,別怪我沒有提醒你,結婚之前把你的那個真愛看好,要不然你就沒有機會了”任飛揚說完這很有深意的一句話,自己就朝着前面走了。

    “你什麼意思,你想幹什麼”白薔薇看着任飛揚的背景焦急的問道。

    “我對這件事情沒什麼興趣”人飛揚嗤笑,簡直就是一個白癡,被任尹吃得死死的。

    她真的以爲她會和任尹就這樣安全的走進婚姻的墳墓嘛,顯然想多了。

    許清清包括在美國的許雙雙都不會讓她這樣幸福的,一個看不清事情真相的白癡,活該吃一點苦頭。

    白薔薇再次回來大家都已經在餐廳等着了。

    “你能不能快點,不知道大家都在等着你麼,一點規矩都沒有”楊嵐看着慢吞吞的白薔薇眼裏很不舒服。

    “楊姨,那是我的未婚妻,我希望你放尊重一點”這是第一次任尹爲白薔薇說話。

    白薔薇覺得心裏酸澀的厲害,無論任尹做什麼傷害她的事情,可是隻需要做一點點小事情,就很容易讓她感動。

    “不好意思啊,肚子有些不舒服”白薔薇朝着幾人勉強的笑笑。

    “讓我們大家就這樣等着你,很有成就感是不是?”對於任尹的話,楊嵐根本不在意。

    “吵什麼吵,這飯還吃不吃了”任飛揚將筷子砸在桌子上。

    “飛揚,你幹嘛這麼大的脾氣,母親這不是在教訓罪魁禍首麼”楊嵐看着這個根本不買自己賬單兒子聲音小了很多。

    “罪魁禍首,我剛剛只比她先到一步,她是客人,母親說的應該不是她吧,那這樣,母親嘴裏的罪魁禍首是不是就是我了”任飛揚看着自己的母親質問道。

    “飛揚,你母親不是那個意思,你別誤解”任國平看着自己這個老來子也是非常疼愛和寵溺的,當下便開始解釋起來。

    “對呀,母親不是那個意思,你真的別誤會,母親不說話了”對於自己這個兒子,楊嵐屬於那種要星星不給月亮的。

    這就造就了任飛揚這囂張跋扈紈絝不堪的樣子。

    不過,說到底還是她欠這個兒子的,那些年因爲任尹媽媽的事情,她就顧着爭風吃醋去了,忽略了自己的兒子。

    等到她真的在乎自己的兒子的時候,人已經變成這樣的。

    “你們要是覺得不滿意我就直接搬去公司住,免得礙着你們的眼睛,吃一個飯挑三揀四的,到底還吃不吃了”任飛揚拿過一邊管家新給的筷子夾菜。

    “還有你個死女人,苦着一張臉幹嘛,我媽說的是我,幹你什麼事,別自作多情自以爲是了”任飛揚看着白薔薇那明顯隱忍的表情,還是很傲嬌的開口。

    楊嵐看着自己兒子明顯的幫助那個白薔薇,也不敢在繼續針對了。

    自己兒子的這個脾氣她也拿不準,要是在惹急了,真的就會住在外面不回來了。

    “我……”白薔薇看着人那一副欠抽的樣子恨不得一筷子給他打回去,大少爺脾氣真的展現的淋漓盡致。

    一邊任尹看着任飛揚眼裏閃過一抹驚訝與深思,他這個弟弟可不會像那種會給一個不認識的陌生人說話的。

    這一次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大哥看什麼,看看是不是有哪裏不對亦或者有什麼地方值得深思的”任飛揚看着任尹嘴角有着笑意。

    他這個哥哥可真是有意思呢?吃着碗裏的看着鍋裏的。

    把那個傻狗騙得團團轉,也真是有本事了。

    他任飛揚雖然不是什麼好人,可不會像任尹這樣無恥,這樣對自己全心全意付出的人都要算計。

    “只是覺得你今天好異常”任尹也看了他一眼。

    “呵呵呵,異常,像大哥這樣正常的樣子我可做不出來,能做到大哥這個樣子,那也是不容易,也很少有人可以做到”論口才,任飛揚不一定比任尹差。

    “你想表達什麼意思”任尹幽幽的看着人。

    “我會表達什麼意思,大哥想多了,我這是誇獎呢?”任飛揚說完低下頭繼續吃東西。

    而任尹看着人,沒有人知道她想什麼。

    ——

    拍了一天婚紗照下來,唯一感覺自己整個身體都被掏空了。

    現在她穿着昨天免費得到的那一身大紅色的唐裝。

    臉頰兩邊金黃色的流蘇安靜的垂下,現在拍攝的這一組是在江南古鎮。

    拍攝完成之後唯一直接不想走路了,墨御找一個地方把自己朋友安頓好之後看着那疲憊的人。

    “上來”墨御蹲了下來,示意唯一。

    唯一看着墨御那寬闊的背部,“你確定,這裏離我們住宿的哪裏還有一些距離啊”。

    “沒事,老公受得了”墨御表示自己沒事。

    “那我就不客氣了”以其再堅持自己受罪,唯一表示還是勞累一下自己老公吧。

    墨御背起人站了起來,朝着兩個人住宿的地方去。

    旁邊的人看着這高大的男子和背上嬌小的女孩子,那渾身散發出來的幸福氣息,也都彷彿被感染一般眼裏有着祝福。

    而臨近傍晚,遠處的山水被層層白霧圍繞着,原本白天的天氣還不錯,現在卻開始飄起了小雨。

    “不會這樣倒黴吧,明明之前天氣還不錯的”唯一看着那淅淅瀝瀝的小雨皺起眉頭。

    “沒事,我們去旁邊買一把傘”墨御被着人來到一個攤子前,這裏的大多數都是油紙傘。

    墨御讓唯一選一把自己喜歡的,唯一伸出手指毫不猶豫的選擇了一把天藍色的。

    墨御付錢之後揹着唯一,唯一打開傘遮住兩個人。

    一路段,兩人走了很久很久,唯一靠在墨御寬闊的背部,滿滿地安全感。

    墨御冷硬的菱角軟和下來,緊緊的摟着人,要是這樣一輩子揹着人該多好,一直走到老。

    唯一這一次度假倒是去了不少時間,走的時候還是有些流連忘返。

    墨御看着人眼裏的依依不捨有些好笑,多次承諾,以後有機會就帶着人來。

    唯一是相信了,可是她沒有想到,在未來幾年或者十幾年之類,她再也沒有踏進B市一步。

    直到很久很久之後,久到兩個人都白髮蒼蒼了,唯一依舊還記得,那個江南小鎮裏的承諾。

    可是人一直在自己身邊,唯一覺得,去哪裏已經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在哪裏都有人陪着。

    再次坐在飛機上,唯一有些感嘆,快樂的時光總是這樣短暫。

    “怎麼啦,還是捨不得”墨御抱着人,看着懷裏毛茸茸的頭髮使勁揉了揉。

    “沒事,就是感覺太快了,我感覺我們纔剛剛來到這裏”唯一眼巴巴望着外面,眼裏有着不捨。

    “在不捨得也要離開,我們小祖宗要習慣”墨御用下巴蹭了蹭唯一。

    “可是還是捨不得,這一次是不是回去之後你又要走了”唯一緊緊的摟着人。

    她不是捨不得這裏,而是在這裏沒有任何人打擾,可是回去之後這個人可能又要回去部隊了。

    墨媽媽倒是打電話給自己商量了婚期,那可是還有幾個月吶?

    這個人肯定回去之後又要回部隊去了,必須等着婚期來臨纔有時間。

    “聽話,結婚我一定好好陪你”那時候假期應該會比較長。

    “距離婚禮起碼還有三個月”唯一伸出自己的手指比劃,感覺時間有些漫長。

    “嘖嘖嘖,我們小祖宗是不是恨嫁啊,這樣迫不及待”墨御看着人的動作覺得有些好笑。

    “這不是恨嫁不恨嫁的問題好不好,問題我三個月見不到你”對於情人之間,自然都是希望分分秒秒在一起的。

    可是墨御這樣的身份註定做不到每時每刻陪在唯一身邊。

    “老婆,很快的,乖乖的”墨御也不知道怎麼說,因爲承諾這種東西在現在不管用。

    只要部隊一聲命令下,就是自己在捨不得,也得忍痛割愛。

    “人家沒什麼意思,就是嘴巴閒不住抱怨一下”唯一就怕人有什麼想法,連忙解釋。

    “我當然知道,我老婆最大方了”墨御在唯一的嘴角狠狠的親了一口。

    ------題外話------

    推薦好友文文《暖寵學神:漫漫追妻路》。

    喬毅,肆意妄爲,逃課飆車,信手拈來。

    一中最特殊的存在。

    紀嵐,情商與智商成反比例的超級學霸。

    當叛逆少年對上超級學霸!

    第一次見面,紀嵐誤打誤撞的弄錯了對象,表錯了白。

    “和我告白,叫的卻是別人的名字?”

    “……”

    第二次見面,他一眼就認出了,惡趣叢生,帶她逃課。

    “不會賣了你,估計到時候還需要我倒貼錢?”

    “……”

    第三次見面,紀嵐成爲他的補習老師,他當面調戲。

    “你就這麼喜歡我,都追到我家裏來了?”

    “……”

    *

    【誰上】

    “啊,喬毅,你是不是男人啊?你就不能溫柔一點?”

    “你怎麼這麼多話,小聲點。”

    “你慢點,慢點,你到底懂不懂什麼叫憐香惜玉?”

    “你求我,我就上。”

    “做夢,你不上,我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