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64 多幸運遇見這樣的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64 多幸運遇見這樣的你字體大小: A+
     

    女子臉上依舊有着淺淺的笑意,看着墨御和唯一。

    “那件衣服是非賣品”看着那件衣服,女子耐心的解釋。

    “既然都展示出來了,爲什麼是非賣品”唯一就有些不理解了,這還有上門不做的生意。

    “看小姐這樣子似乎很喜歡我們的那件衣服”女子至使始終態度都是不鹹不淡的。

    “嗯,我買東西很看眼緣,要是喜歡都會去嘗試的”唯一看着那件衣服,眼裏是真的喜歡。

    “姐姐就不能割愛麼?”唯一看着人,現在倒是有些不知道她這是什麼意思了。

    “我老婆真的很喜歡,望店家能割愛,我們自然感激不盡”墨御看着唯一眼裏的喜愛,看着那個女子再接再厲的說道。

    “非賣品是不買,並不是不能通過其他途徑得到”女子看着兩人嘴角笑意更加溫和。

    看着這男的高大俊美,女的嬌小可人,倒是詭異的般配,倒是很有視覺衝擊。

    最重要的是看着兩個人那很明顯的就能夠感受得到的恩愛氣氛。

    女子覺得,在這樣的時代,這樣全心全意的愛情倒是很難得。

    “那怎麼可以得到”不買還有其他途徑,別說就這樣免費領,唯一打死都不可能相信的。

    “今天是我們店面成立二十週年紀念日,這裏曾經是我和我老公的夢想,後來老公不在了,我也一直繼續做着”。

    “那件衣服,是我當初和我老公一針一線縫製的,那屬於愛的結晶,我覺得,只有夠相愛的人才有資格得到”。

    “這衣服擺在這裏這麼多年,那些人看到那些表面的價值”女子看着那件衣服,風輕雲淡的,嘴角笑意溫和。

    唯一看着那用金線縫製的衣服,一般人看見確實會被那價值吸引。

    “你當初做這件衣服的時候,你丈夫是不是身體就不好了”唯一看着衣服小心的問着身邊的人,就怕觸及她什麼傷心事往事。

    “這話如何說”女子看着唯一詢問道。

    “你繡的那是鳳凰,可是卻只有凰,沒有鳳,那本是一對啊”唯一觀察的很仔細。

    女子看着那紅色衣服上用金色絲線繡好的凰,確實沒有鳳,眼裏有着懷戀。

    “他曾經說,他會繡好了給我,我一直等着,等着他在這件衣服上把屬於他的地方繡好”女子眼裏有着水霧。

    “姐姐,有些人回不來了,何必堅持呢?”唯一看着人那情緒明顯的波動,太多安慰的話還是不知道怎麼說出口,那些都太過牽強了。

    也許眼前這個女子根本就不需要。

    “我如果把這件衣服送給你,可能你也不會要”女子看着唯一,又恢復之前的淡然。

    “這樣吧,你們要是穿上我準備的衣服,幫我宣傳,一天之內可以讓我這裏有一百人下單,我把我另外一件送給你”。

    “那一件是我覺得很遺憾,自己繡好的,和這件有着異曲同工之妙,就看小姐你會不會喜歡了”。

    這件衣服是她唯一的遺憾,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送出去。

    “宣傳,怎麼宣傳?”唯一好奇的問道,這給別人宣傳,還是第一次呢?

    “就看你的能力和實力了,我敢保證,這裏沒有第二家店會有這樣的衣服,會讓你這樣滿意”女子很自信。

    “可是我們怎麼樣宣傳”唯一很想要自己結婚的時候晚宴可以穿這種唐裝,復古一點的。

    難得一見自己喜歡的,肯定需要爭取一下。

    “只需要穿上我們的衣服,去外面轉一圈就好”女子看着唯一和墨御,兩個人簡直就是天生的衣架子。

    只要唯一願意穿着這裏的衣服出去,肯定會有很多人願意來的。

    畢竟唯一的容貌擺在那裏了,人長的天生麗質,穿什麼都是好看的。

    聽見女子的話,唯一考慮了一下,最後決定,還是照做,這樣的衣服不說A市有沒有。

    就是這樣的繡工,A市那些不是專業的人也達不到,並且這店還有一些年份了。

    “好,我答應你”唯一拍板決定了了。

    然後就被那個女子叫人帶下去化妝,墨御的妝容屬於那種比較簡單的。

    墨御渾身就有着那種凌然的氣勢,很像那種古代的大將軍,女子給她選的就是一身戰袍,而墨御那硬朗俊美的五官也無需再去修飾。

    可是唯一就不一樣了,妝容搭理的非常精緻,還有頭髮,那也是一個精細活。

    唯一看着鏡子中的自己,彷彿回到了古代一樣。

    女子一身純白,裏面身着白色的抹胸,外罩一層白色的錦衣,腰間有一根白色的絲帶打了一個蝴蝶結,錦衣的下襬有着若隱若現的竹葉繡紋。

    手臂上挽着白色的披帛,整體而言,素雅卻又不失高貴。

    特別是眉間那眉心貼,簡直就是點睛之筆,讓原本清麗的氣質多了一些魅惑之感。

    畫好妝之後唯一看着都有些不相信那是自己,呆愣的由着人帶着出去。

    而外面的兩人,看着那一襲白衣款款而來的人都震驚了。

    店家眼裏全是驚豔,早就知道這小姑娘長得很有味道,可是卻不知道化妝之後效果比自己想象中的還好。

    而墨御,看着自家老婆直接就是驚呆了,根本反應不過來。

    那一身白衣飄飄,淡雅出塵的女子,真的是她老婆。

    “怎麼樣”唯一走上前,看着兩人問道。

    “很完美,簡直就是太漂亮了,真的很完美”店家忍不住誇獎。

    “老公,怎麼樣?”唯一看着墨御,臉頰有些紅。

    “美,很美”美的墨御恨不得躲起來,誰也不給看。

    唯一看着墨御一身戰甲,英姿颯爽的模樣眼裏言看着欣賞。

    墨御的這身氣質,真的很配這身衣服,那簡直就是量身定製。

    “老公也很帥”唯一毫不猶豫的誇獎,墨御看着人眉眼之間全是溫柔。

    “兩位,接下來可就看你們倆,機會我已經提供了”店家看着兩人,說道。

    “好的,有沒有什麼宣傳海報之類是,給我一點”唯一看着人要那些東西。

    “有的”店家從自己收賬的地方拿出一疊宣傳紙遞給唯一。

    唯一雙手接過來,拿着墨御就往外面跑,那件衣服,她一定可以拿到的。

    墨御看着唯一這樣興致勃勃的,肯定要跟着。

    還沒有和唯一一起做什麼事情呢?這也算一種不錯的體驗了,以後說不定真的就沒有這樣機會了。

    唯一拿着自己手裏的宣傳單走出去,而那些人看着唯一的裝扮,眼裏紛紛閃過驚豔。

    唯一嘴角揚起笑意,看着那些人,“今天店裏二十週年慶,美女們要不要來看看,圓自己一個古裝夢”。

    墨御走到唯一身邊,人們看着那高大的男人和嬌小的女人,覺得般配極了。

    有些人好奇的走上前,看着兩人着一身的裝飾,真的很不錯。

    “小姐,你這套古裝多少錢,會不會特別貴啊”看着唯一身上這一件,面料看得出來屬於那種比較好的。

    一般的不覺得怎麼樣,可是要是這樣的衣服,那都是成百上千的,一般人家根本消費不起。

    “美女要是喜歡的話可以進店裏挑選的,店裏衣服的種類繁多,總有你喜歡和適合的”。

    “要是真的特別喜歡,我覺得可能你就不會在乎那件衣服的價值了對吧,再說,我們這裏都是親手縫製的,可以爲你量身定製”。

    “並且我們店已經成立二十年,也算有信譽見證了,衣服的品質方面也有保證”。

    “誰不曾嚮往那種一身白衣翩躚,與自己心愛之人執手走過千山萬水的感覺,又或者縱馬倚斜橋的風流肆意”。

    那些年,唯一也曾經迷這些迷的無法自拔。

    “說的好心動呀”女孩子看着唯一和墨御的裝扮,再看看自己和自己男朋友,似乎有一點心動。

    “對呀,喜歡就去做,現在不去做,誰知道以後會不會後悔”唯一再接再厲鼓勵人。

    爲了那件衣服,她可以不要臉。

    “那我們去看看,看着你們穿起來這樣唯美,真的很嚮往”女孩子拉着自己男朋友,就朝着裏面走去。

    看着人走進去,唯一給墨御比了一個OK的手勢。

    墨御點點頭,接下來,唯一把宣傳單分了一部分給墨御,要他去出賣自己的男色。

    唯一在一邊對付那些人簡直就是如魚得水,而看着那被一羣小姑娘圍在中間臉上色僵硬的人,唯一很不厚道的笑起來了。

    拿出手機,自己拍了一張,在偷偷地拍了一張墨御的,找一個好的角度,把兩個人都拍在照片裏。

    然後編輯了一下發送朋友圈啊,這狗糧撒都是很有技術的。

    而現在正在家裏喝茶的墨媽媽沒事也喜歡逛朋友圈。

    唯一的QQ她當然有,那可是自己兒媳婦,自己兒子不在身邊的時候,她也可以經常去照顧一下人。

    這幾天看黃曆確實看得有些煩躁了。

    看着唯一拍的那些照片,墨媽媽很不厚道的笑了。

    “呵呵呵呵,想不到我那個兒子也有出賣美色的一天,這感覺,簡直不要太酸爽”墨媽媽拿着手機笑得簡直就是沒有任何形象。

    “我看看”一邊嗑瓜子的餘素非走了過來,看着那上面的照片。

    “這兩個人這假度的倒是有意思,話說,小一一穿古裝很美啊,有那種恬靜之感”餘素非覺得唯一就是屬於那種古典的美人。

    “我也覺得很漂亮,我們那時候可穿不出來這個味道”誰年輕時候還沒有一個古裝夢。

    “穿古裝也講究很多東西的,你以爲就這樣麼,明顯不是,古裝對於氣質,身材,相貌都很講究的”陸新藍對於這一方面懂得比這幾個還要多。

    “大嫂,停止你的表演,打麻將去”餘素非看着人快要長篇大論的說了,立刻開口。

    “走,打麻將去”李芳慧也站起來。

    “走吧”元秋晴也跟着一起去,反正幾個人平常沒事都是相互在一起打麻將或者逛街。

    另一邊正在準備出門的顧悠悠看着這閃瞎狗眼的一幕。

    “臥槽,要不要這樣秀恩愛,大早上的”因今天不上班,墨子芩說了,帶她出去玩。

    看着在自己小區門口停着的車子,顧悠悠拿起包包就往外面衝去,秀恩愛誰不會啊。

    她今天就是要去秀一整天。

    而墨子芩看着那跑的氣喘吁吁的人無奈的笑了。

    “就不能小心一點麼,崴到腳怎麼辦,痛的還不是自己”墨子芩看着她咋咋呼呼的教訓道。

    “我知道了”顧悠悠調皮的吐一下舌頭。

    “走吧,我們一起去那個新開的美食城遊玩”他真的很瞭解顧悠悠了。

    除了吃的,別的什麼都不愛好。

    “走,走”顧悠悠眼睛都是亮的。

    墨子芩看着她這副模樣,眼裏盛滿笑意,簡直就是太容易滿足了。

    而在醫院裏的袁寄語,看着唯一發的這些照片,嘴角含笑。

    把照片拿給自己的妹妹看,病牀上的袁寄雲看着照片裏的人,眼裏有着嚮往。

    “怎麼樣,你小一一姐姐是不是特別漂亮”袁寄語輕聲問着自己的妹妹。

    “是非常漂亮,穿着這些衣服就像天上的仙女似的”唯一的容貌自然不會有什麼覺得不好的。

    相反,那很完美,完美的沒有帶任何瑕疵的,反正唯一全身上下,就只有脾氣有些欠抽,整體而言還是不錯的。

    “最近怎麼都沒有看見初夏姐姐和薔薇姐姐”袁寄雲記得這兩位以前放假最喜歡來這裏的。

    可是自從放假之後貌似就沒有怎麼見到人。

    “她們……”袁寄語剛想給自己妹妹解釋。

    “難爲還有人想着我這個人,我還以爲我即使失蹤了也不會有人發現”病房門口,林初夏抱着一束鮮花,語氣有些幽怨。

    “你怎麼來了”聽到聲音,袁寄語轉過頭看着人。

    林初夏走進來,把話遞給袁寄雲,“身子有沒有好一點,我看你氣色好多了”。

    林初夏找一個地方坐下,關心的問着袁寄雲。

    “謝謝初夏姐姐,我好多了”袁寄雲的氣色卻是比以前更加紅潤了,也更加有精神。

    “看出來了,你姐姐把你照顧的很好”林初夏看着袁寄雲,心裏也有些憐憫。

    “不是她一個人,多虧了邢雲大哥,我姐姐有時候都是忙着工作,都是邢雲大哥陪着我”袁寄雲看着自己姐姐,眼裏有着笑意。

    “邢雲?”怎麼聽起來這樣耳熟。

    “臥槽,那不是小一一老公的朋友麼,你們什麼時候廝混到一起的,簡直就是太神祕了”林初夏頓時看着袁寄語眼裏有着審視。

    彷彿就是你不說出來我們就沒完似的。

    “別聽小云胡說,邢……大哥和我沒關係的”袁寄語臉上通紅,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林初夏看着袁寄語,所謂的沒關係就是一提到某人就開始如同少女懷春的模樣。

    這不是有關係那什麼是有關係。

    “我想知道你們什麼時候認識的,爲什麼一點消息都沒有,瞞得夠緊的,是不是要是走到一起,結婚了都不打算給我們說”簡直就是和小一一那個死沒良心的一樣。

    結婚纔給她們說,這特麼簡直就是措手不及。

    “我和他就是朋友,其餘的沒什麼關係”袁寄語咬了一下嘴脣,想着那個人的家世,自己不可能配得上。

    並且,他家裏人一定不可能會接受自己的。

    “爲什麼不可能,你看看小一一,現在可是萬千寵愛,她婆婆對她比她親爹還好,就是捧在手心裏就怕摔了,你不往前走,你怎麼知道前面的風景怎麼樣”。

    “你看看小一一以前,我們都擔心她找不到喜歡的,哪裏知道,她是我們這幾人裏面最早結婚的”。

    “並且老公寵愛,家裏人疼愛,簡直就是不要太幸福”。

    唯一那樣的福氣,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誰讓她遇見了墨御呢?

    遇見那個一直將她當作女兒養的男人,寵的心肝疼。

    “我知道,可是小一一本身就是豪門,夏夏,你也是豪門,你可能見識的比我多,你應該知道一個無父五母的孤兒,和邢雲那樣的人家怎麼配”。

    “你知道麼,他哥哥是現任的市長,家裏有的是權利和地位,那樣的家族不可能會接受我的”。

    袁寄語心裏也很痛苦,她愛而不得,可是卻控制不住自己。

    林初夏看着袁寄語那平淡的表情,有些心疼,顧悠悠可能都比她輕鬆。

    因爲顧悠悠同樣都是墨家,顧悠悠也會非常得寵。

    可袁寄語不一樣,邢家門楣雖然沒有墨家的高,可是門檻卻比墨家不知道高多少。

    而這些話被外面原本剛想進門的邢雲聽見了,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

    轉過頭,走了出去,袁寄語他不是不喜歡,可是喜歡她的同時也得爲那個傻姑娘考慮。

    要是嫁進邢家會受委屈,那麼邢雲寧願一直就保持現在的狀態。

    至少這樣很好,兩個人沒有任何人或者任何事情打擾。

    有些問題,袁寄語不說,邢雲只是選擇性的忽略。

    現在袁寄語親自說出口,也讓邢雲不得不重視起來。

    他家裏,她父親母親或許沒什麼,可是家裏那個老祖宗,真的不會是什麼好對付的。

    可是要自己就這樣放棄,那也是不可能的,邢雲現在覺得。

    墨御簡直就是太幸福了,家裏好歹沒有這麼多規矩。

    門當戶對的愛情,根本不可能長久的,這些年看得多了,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袁寄語看着房門已經不在的身影,眼裏有着失落,剛剛那些話就是刻意說給他聽的。

    可是看着人就這樣走了,袁寄語覺得自己心裏酸澀的厲害。

    林初夏就在自己面前,袁寄語自然不可能表現出來。

    拿起旁邊的蘋果,開始削了。

    “你知道那個白癡要結婚了麼”林初夏毫不猶豫的拿起一個橘子就自己剝起來,根本沒什麼客氣之類的。

    “白薔薇?”袁寄語表示能讓林初夏喊白癡的就只有那個人了。

    “可不就是,你都不知道我昨天去那裏又多精彩,任尹那態度,我差點笑成二百斤的狗子”。

    想起任尹維護那個女的,林初夏怎麼想都不舒服。

    什麼玩意啊?吃着碗裏的還看着鍋裏的,有沒有搞錯。

    “她真的決定好了,那個人不是什麼良配啊”對於任尹就是袁寄語這樣的人都喜歡不起來。

    “我們覺得人家是草,和總有人把他當寶,看她那個一臉沉醉的樣子,我都不知道這勸慰的話還怎麼樣說出口”。

    更何況,說了也不會有用的,白薔薇那種撞了南牆也不會回頭的人根本不可能採取她的意見。

    “我說這麼多年,比任尹不知道好多少的人都有,可是她都是不喜歡瞧不上沒感覺,就是一心一意死心塌地的喜歡任尹”。

    “可是我昨天看任尹那態度,可能接下來白薔薇還有的熬,爲什麼同樣是兄弟,我覺得任家那個紈絝子比任尹又有意思多了”。

    白薔薇可能跟着那樣的人,也不會這樣受苦。

    “唉,有什麼辦法,愛錯了人,註定就得痛苦啊”這些年白薔薇的一切她都看在眼裏。

    分分合合,不知道多少年,現在好不容易看到一點希望,她怎麼可能放手。

    “也許,那是希望也是救贖吧”袁寄語只能這樣說。

    “救贖?希望,別搞笑了,你看着吧,以後有的白薔薇痛苦的時候,現在才只是開始”林初夏臉上全是冷笑。

    看着任尹那個樣子和那個死女人的表情,那就說明這件事情纔剛剛開始,還沒完。

    都是一羣有故事的人,白薔薇啊白薔薇,這對於你終究是緣還是劫。

    有些東西自己去經歷吧,她們這些朋友可以做的,不過就是在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幫助她一把。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自己的選擇,是血是淚都得自己吞下去。

    唯一這邊,一個早上,唯一才把那些宣傳單派送完。

    累得同時看着店裏生意這樣好,也很高興,畢竟都是自己的努力。

    “喝一口水,一早上了,不累麼”墨御遞了一瓶水給唯一。

    看着那臉頰緋紅,氣息不穩的人還笑得傻兮兮的,墨御看着有些無奈。

    “看不出成熟老男人的魅力也是勢不可擋的”唯一看着墨御手裏已經派完的宣傳單,眼裏有着調侃。

    “我這是爲了那個小沒有良心的”墨御看着人伸出手指去掐了一把她水嫩嫩的臉蛋。

    “走吧,我們看目標達到了沒有,我可喜歡那件衣服了”唯一拉着人,走進店裏。

    店家看着唯一,把自己手上已經白裝好的衣服給她。

    “這已經準備好了,你看看,要是覺得不滿意,我在給你修改”女子看着唯一的個子和身形,點點頭,這尺寸應該差不到哪裏去。

    唯一看了那個店家一眼“這是小號麼”。

    既然這件衣服帶着她那埋葬多年的遺憾,估計和那件展示出來的差不多,根本不可能自己加大。

    “對的,我覺得你穿起來應該沒問題”店家微笑。

    “就這樣送我真的沒問題麼”唯一想起那用金線縫製的鳳凰。

    “你爲我招攬了這麼多人來照顧我的生意,並且達到了我的指標,我自然不會食言”店家看着唯一溫和的笑着。

    “那我就收下了,我們去裏面換衣服,謝謝你”唯一抱着自己手裏的婚服,朝着一邊的換衣間走去。

    換回自己的衣服之後唯一拿着那套婚服走了。

    “你說她是不是很吃虧,要是我,我肯定捨不得”不但是自己一針一線縫製出來的,並且還有那麼一個故事在裏面。

    “也許,她只是想讓幸福延續下去,她得不到的東西,她也希望別人得到”墨御緊緊的握着唯一的小手。

    “也許是這樣”唯一看着身邊的人,突然覺得自己很幸福,至少自己所喜歡的人都還在自己身邊。

    墨御帶着人去把這些地方的特色小吃都吃了,唯一那叫一個滿足啊!感覺日子簡直不要太美好。

    是夜,萬籟寂靜。

    A市,御景園,沈嚴還在工作,沈無雙因爲唯一的事情這兩天對於工作都不怎麼用心。

    沈無雙回到家裏,客廳的燈是開着,然後的卻不見任何人。

    “媽”沈無雙喊了一聲,沒有任何人回答。

    沈無雙有些好奇了,這往日段映紅這個時候都應該在家裏啊?

    源着樓梯走上樓,沈無雙皺眉,今天簡直就是太奇怪了,爲什麼一個人都沒有。

    不過,她還是先去找段映紅商量事情。

    而在段映紅的房間,依舊上演着活色生香的場景。

    “嗯……慢點的……嗯……”段映紅那不堪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傾斜而出。

    “哈哈哈,幾天不見,你這滋味越來越美好了,簡直讓我流連忘返啊”男子在段映紅身上繼續動作。

    “怎麼?這些年似乎沈嚴都不怎麼碰你啊,要不然一個老女人哪裏會有這樣的技術”龍四看着自己身下的女人,從來沒有什麼客氣可言。

    自從他從意大利回來,和這位一直就有肉體上的往來。

    這件事之前一直都是躲躲藏藏的,現在這女的爲了享受什麼都不顧,直接在家裏偷情,還是在她和沈嚴的牀上。

    “你說我走了這麼多年,你養了多少小白臉”男子彷彿對於和別人一起享受眼前這個女人一點都不介意。

    他就是喜歡玩,怎麼變態怎麼玩。

    “可不,他們的技術哪裏有你的好,我最喜歡你了”

    段映紅魅惑的笑起來,盡力的迎合着身上的男人。

    “我感覺你這個樣子是不是我一個人不能滿足你,需要在多加一點人”龍四眼裏閃過興奮。

    “四爺,你就想幹什麼”段映紅攀附着身上的人,好奇的問道。

    “啪啪啪”龍四拍掌聲,隨着他掌聲的停下。

    放假裏悄無聲息的走出一個男人,段映紅連忙抱着龍四。

    “別激動,你想我死啊”龍四拍了一下段映紅的臀部。

    “四爺,你這是幹什麼”段映紅看着那走出來的人聲音都有些高。

    “別激動,別以爲我不知道你現在很興奮”龍四完全不在乎。

    他需要的知識自己玩的爽快,那麼大家都爽快了。

    走出來的男子在龍四沒有說話之前並沒有任何動作。

    段映紅開始打量人,那不是東方面孔,應該是西方的。

    個子大概在一米九左右,非常高大強壯,當然,除了臉上那一塊很明顯的疤痕,這還是一個肌肉猛男。

    “來,小六,我們一起玩”龍四招手,對於龍四這種人而言,不要想他有什麼節操,不知道和多少個兄弟玩了多少女人。

    “不行的,不行的,龍爺”段映紅搖頭,那樣不行的。

    “別以爲我沒有感受到你的激動,騷貨就是騷貨”龍四依舊嘴角含笑。

    “快點,給我收拾這個女人,我想看見她臣服的樣子”龍四說完男子就朝着段映紅的方向而去。

    也順從龍四的命令,開始進攻,起先段映紅怎麼都不同意,後來卻怎麼都停不下來。

    龍四看着人,就如同看什麼好玩的一樣,只是覺得這樣簡直就是很養眼。

    “都說了你會要的,沒有人比我更瞭解你,你這副身子,沒有男人的滋潤,怎麼可能活得下來”。

    “怎麼樣,被兩個男人一起侍候的感覺爽不爽,我看你要爽死了”龍四一邊說這一邊也跟着一起動作。

    而門外看着這一切的沈無雙眼裏面全是驚恐,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巴,轉過身子朝着樓下跑去。

    龍四看着那門縫外面不在了的人有些遺憾,怎麼就不多看一會兒。

    看看她這個母親帶的有多浪蕩。

    不過,還別說,段映紅這個女兒還很有味道的,有機會去嘗一嘗味道。

    想起這裏,龍四更加興奮了。

    B市,唯一今天穿的比較休閒,因爲某人說要帶着她去釣魚。

    墨御拿着魚竿和桶,牽着唯一,朝着離客棧不遠的一個小溪走過去。

    因爲那裏平時也有很多人在釣魚的,不管會不會釣到,重在參與麼。

    唯一看着墨御掛上誘餌,將誘餌丟進小溪裏,開始了垂釣。

    唯一還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感覺有些新鮮,眼睛一直眨也不眨的盯着水面。

    “小姑娘和男朋友來釣魚啊”旁邊一個老爺子看着唯一和墨御,滿臉笑意的問道。

    “老爺爺,是的,和老公一起來這裏遊玩,看着釣魚很有趣,也想來試試”唯一禮貌的回答。

    “哈哈哈哈哈,可以的,釣魚可以修身養性,現在的年輕人啊,終究還是太浮躁了”老爺子爽朗的大笑。

    “他沉得住氣,我不行”唯一搖頭,自己堅持不了一直坐在一個地方。

    “姑娘,無論做什麼,都必須沉得住氣,那纔是最基本的”老爺子看着這樣謙虛的唯一,倒不會覺得這是一個沒有什麼頭腦的。

    “嘿嘿嘿,沒辦法,感覺這個樣子,改不了了”唯一覺得自己這脾氣真的不算什麼好的。

    “年輕人,慢慢來,你男朋友就屬於那種很有定力的”這裏基本上都是老人家,突然看見這個一個年輕的,肯定要找一下話題。

    “他啊,連我都佩服”對於自己家老公,唯一屬於那種一種特別佩服的。

    “你這樣說我很開心”墨御看着身邊的人,手指始終沒有動一下。

    “你好好釣魚,我今天一定看看看你怎麼釣魚的”唯一看着人,示意他好好釣魚,要不然會把魚嚇走的。

    “不會的,這釣魚就是需要耐心,我們慢慢等着”墨御小時候也會陪墨老爺子去湖裏釣魚,一釣就是幾個時辰。

    “這不是着急麼”唯一看着水面,一直就沒有動靜。

    不知道等了多久,唯一覺得自己都快要睡着了。

    纔看見墨魚的魚竿有反應,唯一立刻驚叫。

    “墨御,快收回魚竿,快點收回魚竿,會不會是大魚啊”唯一激動的指着那水有波動的地方。

    墨御也聽唯一的話,迅速的收回魚竿,可是,釣上來的卻讓墨御哭笑不得。

    “是大魚?”墨御的聲音裏全是笑意。

    唯一看着那只有手指那麼大的小魚兒,滿臉黑線,這特麼剛纔水面波動那樣大,原來只是一場誤會。

    不過墨御還是把魚放進了自己的桶裏。

    “我和你一起釣”唯一拿着墨御給自己準備好的比較小巧精緻的魚竿,也坐在墨御的身邊,有模有樣的開始釣魚。

    可是,很遺憾的,在每一次總是看見魚竿一波動,可是卻什麼都沒有。

    “那些魚簡直就是太奸詐了,把魚餌吃了就跑了”唯一從來沒覺得自己這樣失敗過。

    “慢慢來,釣魚就是一個修心的過程,不要急躁”墨御看着快要炸毛的人連忙安撫。

    “我等着”唯一泄氣似的繼續釣,她不相信不可能一次也釣不到。

    最後的結果就是,墨御不知道掉了多少條,唯一一條也沒有釣到。

    看着自家老婆越來越黑的臉色,墨御覺得自己壓力山大。

    最後在不懈的努力下,終於釣到一條魚,那可吧唯一高興壞了,看着自己釣到那條魚就跟看着什麼寶貝一樣。

    有了這一次呢?唯一也不打算在繼續來。

    窩在墨御的懷裏,看着周圍的湖光山色,眯起眼睛有些享受。

    墨御一隻手摟着人,一隻手釣魚。

    “墨御,我曾經想過,我以後會找什麼樣的人”唯一閉上眼睛,嘴角有着溫柔的笑意。

    “你想要什麼樣的”墨御看着自己懷裏的人輕聲問道?

    “我覺得,那個人可以對別人不好,但是一定要對我自己溫柔,他可以對別人粗暴,但是對我一定要細心,他可以不懂得浪漫,可是一定要想方設法的討好我,因爲我和別人是不一樣的”。

    “別人只是他的路人甲,而我將會是陪着他慢慢變白頭的人”唯一閉上眼睛,彷彿想到什麼什麼美好的事情。

    “那後來找到你喜歡的了麼”墨御其實很想知道,在唯一心裏,他屬於什麼。

    “找到了,他或許不溫柔,可是對我好,他或許不體貼,可是對我好,他會需不浪漫,可是對我好,他疼我寵我愛我,任由我囂張跋扈,任由我無理取鬧”。

    “墨御,我都沒有告訴那個人,其實沈唯一最幸運的就是遇見他,有了他,沈唯一的生活纔會更加多姿多彩”。

    “如果世界上有什麼東西是不可或缺的,那可沈唯一不可或的東西一定是那個人,那就是墨御”。

    唯一想着兩人相識相知以來,自己還沒有這樣一本正經的告白過。

    如今有這樣的機會,算是告白了。

    “如果你知道那個人,請你告訴他,沈唯一深愛他”唯一笑得露出了牙齒。

    墨御聽着唯一那告白的話語,心裏有些激動,這知道和聽見完全就是兩回事。

    聽到唯一這樣說,墨御也感覺很甜蜜,原來甜言蜜語不是隻針對女人。

    墨御湊過去,在唯一的嘴角親上一口,顯得有些虔誠。

    “我會告訴他,沈唯一很愛他,很愛,很愛”。

    唯一嘴角翹起,在時光的洪流中,墨御,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人,一牽手便是一輩子。

    墨御,沈唯一很幸運,很幸運有你的寵愛和寵溺。

    而墨御看着唯一嘴角那幸福的笑意,眼裏全是寵溺,這種事情,幸福的又何止一個人。

    Wшw•t t k a n•℃o

    墨御很幸運,在沈唯一最美的年齡裏遇見她,來的不早不晚剛剛好。

    看着落日的餘輝,唯一想,要是這樣一輩子多好,坐看雲捲雲舒。

    可是,這樣的生活並不是現在就可以擁有的,有些人還等着她去收拾呢?

    ——。

    A市御景園。

    第二天早上段映紅無論在餐廳怎麼等,就是沒有看見沈無雙下來。

    看着已經快要到上班時間了,這人還不下來,段映紅有些着急了,這會不會生病了。

    想到這裏,段映紅站起來朝着樓上走去,走到沈無雙的門前,看着那緊緊關閉的方面。

    伸出手指敲門“雙雙,你還在裏面麼,現在都快要上班了,你怎麼還不下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需要媽媽給你請假麼”。

    可是敲了半天,也不見有什麼人答應,“雙雙,你在不在裏面”。

    這下,段映紅是真的焦急了。

    “雙雙,你回答媽媽啊,你不要這樣嚇媽媽”段映紅就這麼一個女兒,肯定十分嬌寵。

    “夫人,怎麼啦,沈小姐還沒有出來麼”管家走上來,看着段映紅詢問道。

    ------題外話------

    突然感覺唯一很文藝,也很彆扭,有木有,哈哈哈哈哈



    上一頁 ←    → 下一頁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