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57 總有人始終如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57 總有人始終如一字體大小: A+
     

    “寥寥幾筆就可以看出一個人功夫的深淺,這一方便,沈小姐肯定得到了蘇夫人的遺傳”。

    因爲唯一對於繪畫方面也是很有想法和天賦的。

    “我不行,我繪畫哪一方面差我母親不是一點兩點”在她看來,她母親就是不可超越的。

    “沈小姐沒必要這樣不自信,你需要的只是時間”王譯喝了一口咖啡,他並不覺得沈唯一是那種沒能力的。

    時間可以造就一個人,當然,也可以見證一個人。

    “謝謝王總的讚美和誇獎了,唯一感到很榮幸”對於王譯的讚美唯一還是很受用的的。

    因爲她相信總有一天即使達不到自己母親那個高度,也可以讓別人另眼相看。

    “呵呵呵,實話罷了,對了,沈小姐,這裏除了西餐,其實中餐也是不錯的,你看看喜歡吃什麼”。

    王譯倒是不太喜歡吃中餐,可是看着唯一面前盤子裏始終沒有動過的牛排,想着人可能不喜歡吧?

    “是嘛,我看看”唯一拿起一邊的菜單仔細的看起來。

    王譯看着那低頭看菜單的人嘴角含笑,其實唯一真的很單純。

    比起那些想直接從你身上扒下一層皮的女人,唯一屬於比較純碎的。

    王譯再次喝了一口咖啡,等着人點餐。

    而墨御這一邊現在沒事情,倒是和南宮錦幾個一起去皇韻相聚了。

    “哎呦,這不是我們墨大少爺麼,怎麼有時間過來了,現在不是應該在溫柔鄉麼”南宮錦臉上有些戲謔。

    “你怎麼不說說你自己,你家老爺子都催你這麼久了,也沒見你有什麼行動”墨御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來。

    拿起一邊已經盛滿酒的杯子喝了一口,自從和唯一在一起後,對於菸酒這一塊,墨御就沒怎麼動過。

    “快要到奶奶生日了,準備什麼時候把人帶回去”墨子芩看着自家小弟溫潤的說道。

    “我帶回去你不怕自己難受,畢竟下一個攻擊的目標就是你了”墨御看着自家大哥,倒是有了一些開玩笑的心思。

    “我的事情你完全不用擔心”墨子芩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上的笑意有些溫柔。

    幾人見他這樣樣子覺得有些驚悚,因爲墨子芩雖然嘴角常年帶着笑意,可是那些笑意都是刻意的僞裝。

    真正的墨子芩,就是他們這幾個發小,都是不敢輕易招惹的。

    “哎呦,我們墨家大少這一株萬年鐵樹也終於要開花了麼,是哪家的大小姐,魅力這樣大”。

    南宮錦有些好奇了,要知道,比起墨御,墨子芩可以說是更加冷心冷情的那一位。

    就是當年他那個談的時間比較久的女朋友最後分手也沒有見他有什麼情緒激動的地方。

    依舊這樣風輕雲淡的,後來這幾個人也忍不住有些好奇去問。

    結果墨子芩的回答讓他們都覺得有些殘忍了,因爲沒時間,懶得去分手。

    所以那些人看着這些年墨子芩一直沒有女朋友,還以爲是對於自己之前的女朋友有惦記。

    這簡直就是瞎扯淡,墨子芩根本不是那種有良心的人。

    “你猜”墨子芩眼神放在自己酒杯上,看着那紅色的液體,想着某個小人兒。

    “咦,也不知道誰這樣倒黴被你看上”南宮錦身子抖了一下,看着墨子芩的動作,心裏替那個倒黴鬼默哀。

    喜歡誰不好喜歡這麼一個僞君子,這特麼得和自己多麼過不去啊?

    “你說什麼”墨子芩轉過頭看着南宮錦,嘴角依舊掛着溫和的笑意。

    “只是好奇,你這禍害喜歡的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墨子芩的眼光可以說很高,要不然這麼多年也不見和那個女的有什麼曖昧。

    其實南宮錦就是完全想多了,墨子芩只是覺得麻煩,再者,沒有那種喜歡的感覺。

    原本打算在過一兩年就找一個大家閨秀結婚的,可是看着自己弟弟找到自己喜歡的人那幸福的模樣。

    墨子芩覺得,人生要是不努力一把,怎麼就知道沒有那個能讓自己感到心動和心安的人。

    那時候,他也想找那麼一個人,陪自己細水長流。

    “怎麼都喜歡鐵樹開花,還是我們邢雲實在”南宮錦看着墨家兩兄弟都已經無可救藥的模樣,看着邢雲就有點安慰了。

    好歹不是他一個人單身,好歹還有人陪着,其實就是他完全想多了。

    “沒什麼,感情這種事情,遇見了那就得把握住,我理解子芩大哥”。

    邢雲覺得以後要是可以和那個人過一輩子,想起來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你特麼也有了,你們全部都有了”南宮錦睜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議。

    這兄弟幾個在不知不覺間,貌似就只有自己一個人還是單身貴族了。

    “你們要不要這樣刺激我”南宮錦感覺自己有些悲劇。

    “你也趕快找一個,到時候也讓她們認識一下,下一次大家可都要帶家屬了”邢雲好笑的看着人。

    袁寄語哪裏是還需要時間,因爲她自卑,心裏的坎過不去。

    不過沒關係的,自己只要一直在,她會感受到自己心意的,不會再這樣誠惶誠恐,患得患失沒有安全感的。

    “我女朋友多的是,你們想多了”南宮錦顯然不在意。

    “你真的要帶哪些女人來見我們幾個,南宮,該好好給自己找一個了,至少會讓你覺得,很踏實很溫暖”邢雲看着南宮錦苦口婆心的說道。

    自己這個好友也只是表面光鮮,其實,私底下也過的很煎熬。

    南宮錦目光閃了閃,最終沒有說什麼。

    “你可以找一個自己喜歡的人,體會一下那種幸福的感覺,要不然一輩子該多麼寂寞”墨御沉默了一下還是開口。

    “呵呵呵呵”昏暗的房間裏響起南宮錦的笑聲,可是卻顯得有些悲涼。

    “我可以找一個正常人麼,誰能接受我這樣的,即使真的勉強在一起,最後也會走不到最後的”。

    “即使最終我們結婚,最後的結果也不過就是離婚”。

    “與其那樣讓自己活得那麼痛苦,我倒不如就這樣一直沒心沒肺,那樣我也不會煎熬”。

    對於自己的情況,南宮錦很清楚,這麼多年,看過很多醫生,可是最終都沒有什麼辦法。

    家族遺傳史啊,有什麼辦法,遺傳的不是南宮雪,而是他南宮錦。

    而他母親從小就非常厭惡他,看見她就像看到什麼噁心的東西一樣。

    而他這種遺傳史,找不到任何根治的辦法,想起月圓之夜的疼痛,還有自己恐怖的樣子,南宮錦手指都是顫抖的。

    “南宮,別想那麼多”墨御一把握住人的手,南宮錦的情緒明顯的不對勁。

    “墨御,我也想找一個自己愛的人,可是她不會愛我,我就是一個怪物,真的,家世再好哪又有什麼用,依舊改變不了我是一個怪物的事實”。

    南宮錦抱着自己的頭,非常痛苦。

    “會有那麼一個人,不會嫌棄你什麼樣子的”對於南宮錦那個詭異的事情墨御幾人也找很多人看過,都是沒有任何理論可以解釋的。

    那個月圓之夜就瘋子一樣到處想要喝血的人,還有南宮家那些人對於他的傷害,這幾個人還是有些有心無力。

    南宮錦是非常紈絝,可是那是因爲他還沒有找到自己喜歡的人。

    要是找到自己喜歡的人,可能也屬於那種不死不罷休的,南宮錦就是在那樣家庭下養成的性格極端扭曲。

    因爲南宮家從來就沒有把他當人看,所以從小他就沒有體會過什麼的溫暖。

    “也許吧”對於未來,南宮錦是沒有抱什麼希望的。

    他自己那個樣子他自己都接受不了,更別人別人了。

    幾人看着他這個樣子,心裏也不好受,只能陪他喝酒了,好聽的話也就說過無數次。

    墨御喝完酒之後就去接唯一了,墨子芩也說自己公司有事情,邢雲說自己要去醫院。

    最後留下了據說是要處理公務的人,南宮錦見人全部都走完之後,一個人繼續大口大口的喝着。

    唯一吃完飯之後打電話給墨御,堅決沒有要王譯送自己回家。

    “沈小姐,你何必這樣客氣呢?我可以送你回家的”。

    王譯和唯一站在一起,看着自己身邊的人,眼裏閃過無奈。

    “沒有啊,只是覺得這樣很麻煩你,不好意思”唯一覺得,這人要是把自己送到家門口,可能心情不好的就是自己家老男人了。

    墨御的那口醋勁,自己還是感受過的。

    “既然這樣,那麼沈小姐,我就先走了”現在王譯並不想和墨御見面。

    看着唯一手裏的玫瑰花,王譯嘴角勾起。

    “沈小姐,晚安,和沈小姐聊天很愉快,有時間大家多聚聚”王譯說完朝着唯一眨了一下眼睛,有些魅惑。

    唯一看着人這樣勾人的動作,眨了眨眼睛,這王譯,長得真的還挺美的。

    看着那遠去的背影,就是墨御停車在自己面前都不知道。

    “老婆,你看什麼”墨御的聲音突然出現。

    不過臉上的笑意在看見唯一手機那一束玫瑰花立刻僵硬了。

    “誰送的”墨御的聲音刻意壓抑,臉上漆黑。

    “那個吃飯的客戶”唯一很老實的回答。

    “看來老婆這頓燭光晚餐吃的不錯”墨御發誓,要是知道那個龜兒子想撬他的牆角,他分分鐘弄死他。

    不知道這人已經名花有主了麼,簡直就是沒眼色。

    “你臉色這樣黑幹什麼,人家只是約我吃一個飯,談論工作上的事情”雖然工作上的事情談的不多。

    可是現在還是不能說出來,不然這老男人可能醋罈子都要打翻了。

    “這人肯定居心不良,老婆,以後有不要理他”那人絕對是故意的,不知道破壞軍魂違法的麼?

    “你想多了,墨爸爸”唯一覺得自己不可能優秀到讓人一看就喜歡。

    “老婆,是你太單純了,你不知道男人有多猥瑣”墨御趕緊給自己老婆洗腦。

    可是完全沒反應自己說什麼不該說的。

    “男人都是猥瑣和好色的,這其中是不是也包括你”唯一好笑的挑眉。

    “一個男人無緣無故對你好,肯定有目的地,老婆,你還小,外面這些人齷齪的心思你不明白”對於墨御而言,自己老婆就是太單純了,容易被騙。

    “男人就是那個樣子,看見喜歡的就忍不住,老婆,你別被那些僞君子騙了”墨御簡直就是苦口婆心。

    “好了,好了,我以後發誓行不行,除非公事,私事不約”唯一看着激動時越解釋越糟糕的人舉手投降。

    “我老婆真是乖巧,外面壞男人太多”墨御拉着唯一,給她打開車門。

    看着她手裏的玫瑰花,覺得有些扎眼。

    唯一看着墨御直直的看着自己手裏的玫瑰花,直接遞給他。

    “想怎麼處理都可以”反正無所謂是,送了就是自己的,自然想怎麼處理都可以。

    墨御看着唯一這樣乖巧的樣子冷硬的菱角都柔和了。

    接過唯一手裏的花,直接就往一邊的垃圾桶丟棄去,完全沒有看到唯一眼裏的嫌棄,真是一個小氣的男人。

    不就是和別的男人吃一個飯麼,用得着這樣酸。

    把花丟了,墨御圓滿了,看着唯一的眼神更加寵溺。

    他老婆一定是愛他的,這樣顧及他的心情。

    其實錯了,唯一是怕他想不開,晚上再一次沒完沒了的折騰自己,自己這小身子可是受不了了。

    看着心情似乎很美好的墨御,唯一嘴角翹起。

    不過她顯然想多了,回去之後的折騰依舊在繼續,不但被折騰,還被墨御厚顏無恥的要求了很多事情。

    而唯一也都全部答應了,就想着快點解脫,兩個人在這邊濃情蜜意。

    皇韻。

    南宮錦不知道喝了多久,躺在冰涼水地板上,雙眼無神的看着天花板。

    身子熱的難受,他想站起來,可是渾身軟的沒有力氣。

    可是漸漸的,身體開始出現了異樣,南宮錦嚇得離立刻站起來。

    算了一下日子,今天正好就是月圓之夜啊?連忙使勁站起來。

    身體漸漸的越來越疼,疼的南宮錦汗水慢慢的落下。

    南宮錦顫顫巍巍的從自己的抽屜裏拿出一個遙控器,按了一下。

    旁邊的牆就打開一道門,南宮錦撐着自己疼痛無比的身子走進去。

    隨後牆壁關上,留下一室寂靜。

    “砰”南宮錦實在疼的厲害,根本沒有站起來的力氣了,一米八幾的大男人蜷縮在地板上。

    額頭青筋爆起,嘴脣已經咬出血,眼睛赤紅,每一次的月圓之夜都差不多要了他半條命。

    這個時候,就只能他自己一個人疼痛。

    南宮錦承受着那一波又一波的疼痛,疼的手指抓着身下的木板,劃下血跡。

    “嗯”這時身後的門再一次打開,此時的南宮錦已經疼的神志不清。

    他現在想要喝血,特別特別想喝血,不管後面是什麼人,動作迅速的就撲過去。

    而那剛進來的人似乎伸手也非常好,看着朝自己撲過來的人,伸出自己的腳就是一個迴旋踢。

    南宮錦被着一腳踢得直接摔到幾米後的地板上。

    可是他更加興奮了,站起來繼續戰鬥,而那個人顯然身體也是受傷的。

    剛開始打的不分上下,漸漸的,男女的趨勢就展現出來了。

    南宮錦赤紅着眼睛,越來越興奮,而對方因爲腹部的傷口,體力越來越不支。

    最後被南宮錦撲倒在地上,南宮錦看着自己身下的人,身體非常渴望,低下頭就朝着對方的脖子咬下去。

    對方身子一僵,可是卻擺脫不了南宮錦的束縛,怎麼掙扎都沒有有。

    可是儘管疼痛,卻沒有一點聲音。

    感受到血液的味道,南宮錦更加興奮了,看着人就想把她吃下去。

    看着那蒙在對方身上的紅色面具,南宮錦一把扯下來,直接就讓對方措手不及。

    那是一張女子的臉,小巧的瓜子臉,秀眉,睫毛濃密纖長,大眼睛空洞無神,就像一個傀儡。

    白皙嫩滑的臉蛋,蒼白的嘴脣,顯然失血過多。

    南宮錦因爲剛剛喝過血,現在也不狂躁了,只是依舊神志不清。

    伸出手指細細地描摹對方的容顏,女子眼裏閃過一抹疑惑,顯然不知道對手到底想幹什麼。

    不過,感受到南宮錦身上已經消失無蹤的殺氣,女子的身子依舊繃得很緊。

    因爲這是第一次和人離的這樣近,她不明白,他想幹什麼。

    看着對方的面容,南宮錦總覺得有些面熟,好像在哪裏見過。

    不過,這個想法只是一閃而逝,他現在還不能滿足這樣。

    手腳快速的去扯人家的衣服,女子緊緊的拉着自己的衣服不鬆手。

    眼裏有着殺氣,這個人簡直就是找死,敢這樣對待自己。

    可是現在身體沒有力氣的她還不是任由南宮錦蹂躪。

    這一個月圓之夜,南宮錦感覺就像活在夢裏一樣,夢裏有着一個人,迷濛的看不清面容。

    任由自己隨便動作,儘管不喜歡,可是那眼裏更多的是殺氣和不解。

    南宮錦覺得,從來沒有感受到那種深入靈魂的感覺。

    這和以前以往的每一次都不一樣,這種滋味讓南宮錦更加迷戀,更加想要得到。

    早晨,南宮錦悠悠的轉醒,感覺自己頭劇烈的疼痛。

    捂着自己的頭,南宮錦看着自己周圍的一切,再看看自己身上的抓痕,想起來昨晚那個夢。

    南宮錦立刻回神,看着周圍,就只有被自己撕碎的衣服和血跡。

    還有滿地都是做那種事後留下了的痕跡。

    看着周圍就只有自己一個人,南宮錦有些失望,想起昨天被自己壓在身下狠狠欺負的女子。

    南宮錦想着那種感覺,都覺得自己身體還是燥熱的。

    撿起那被撕碎的衣服,南宮錦眼神幽深不知道在想什麼。

    等再一次從裏面走出來,依舊是那個紈絝的不可一世的花花少爺。

    拿起電話,“魅舞,過來一下”。

    說完掛斷電話。

    揉了揉自己的額頭,仔細的回想,昨天晚上到底是誰,南宮錦很清楚的記得。

    那個女孩子血液的芳香,那是一種能安定身體狂躁的良藥。

    在他掛斷電話不久,他口中那個魅舞就回來了。

    那個一個身材火辣,性感妖媚的人。

    女子走進來,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南宮錦,扭着腰肢走過去。

    女子穿的是紅色的緊身深V短裙,腰部是透明的,就是下身,也能看到打底褲,因爲是薄紗。

    就是因爲透明,女子沒走一步,都有不一樣的誘惑,那無意之間透露出來的風光,讓人看得口乾舌燥。

    女子來到南宮錦的身後,摟着南宮錦的脖子。

    “少爺,有什麼事情麼?”魅舞和南宮錦也算多年的牀伴關係了,每一次南宮錦召喚她,她自然是知道幹什麼。

    可是南宮錦以前不覺得,這一次卻覺得特別彆扭,拉開魅舞搭在脖子上的手指。

    “昨晚有沒有人進來過這裏”他還是想知道那個人是誰,他記得那雙空洞無神的眼神。

    那彷彿就是一個傀儡一樣的女人,或者說是女孩子。

    他清楚的知道那個女孩子的稚嫩。

    “當然沒有,這裏是少爺的地方,沒有你的允許,自然是沒有人敢來”魅舞還是有些不死心。

    雙腿叉開坐在南宮錦的腿上,有意無意的誘惑。

    南宮錦看着自己眼前的人,無異於是非常完美的,是一個可以勾引人興趣的尤物。

    可是自己的身體自己還是可以控制得住,只要不想,那麼就不可能會發生什麼。

    “下去”南宮錦沉着聲音說道,他的腦海裏一直回放着昨晚那個和他纏綿的嬌小身影。

    看着眼前濃妝豔抹的人,完全沒有了興趣。

    魅舞看着突然之間臉色變了的人,也不敢放肆,連忙退下去。

    “給我把昨晚的監控錄像拿過來,我需要”他現在真的急切想要知道那個人是誰。

    “少爺,昨晚是發生什麼事情了麼”魅舞看着南宮錦,不明白這突然之間的轉變是爲什麼。

    “不該你問的你就別問,我喜歡聽話的人”南宮錦冷冷的看了人一眼。

    魅舞看着他那冷厲的眼神,身子微顫,別人不知道,可是她卻非常明白這一位的手段。

    “是,我馬上去拿”魅舞說完轉過身子走了。

    南宮錦又開始走神,他想起來那個女孩子,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裏。

    最重要的人這裏她爲什麼會來,怎麼會走到裏面去,並且她應該還受傷了的。

    而被南宮錦心心念唸的人,此時正在一個昏暗的房間裏處理傷口。

    要是墨御在此一定會非常驚訝,因爲這個人的容貌和唯一簡直就是如出一轍。

    只不過唯一屬於比較陽光的,而眼前這一位,渾身冰冷的感受不到一絲人氣。

    “呦,這不是我們十一麼,怎麼傷的這樣嚴重”男子的聲音裏有着幸災樂禍。

    看着牀上處理自己脖子上的傷痕的人,眼裏閃過快意。

    被稱作十一的女孩子看都沒看他一眼,收拾好自己的醫藥箱,安靜的坐在自己的牀上。

    男子看着傷的這樣重的十一,特別是看着那過人的忍耐力,都不得不說非常好。

    別說皺什麼眉頭,就是眼神,都是不帶眨一下的,眼神呆滯的看着前方。

    “你惹她幹什麼,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就是一個瘋子”後面響起的女聲有些埋怨。

    女子一身白色連衣裙,頭髮長長的披散在身後,長得很乖巧清秀。

    “零,你怎麼看,你看看她那個樣子,還是第一次見她這樣狼狽呢?”男子顯然心情很好。

    “小五,永遠不要去嘲笑她,你別忘記了,她永遠都是我們這羣人裏最強大的存在”被稱作零的女子看着自己眼前的男人,鄭重地說道。

    “確實,那就是一個怪物,一個不知道什麼是疼痛和感情的怪物”男子點頭。

    “她不是去執行任務麼,爲什麼會傷的這樣重”零走進去,看着坐在牀上的十一。

    看着那小巧的臉龐還有那絕美的臉蛋,要不是親自領教過眼前這位的厲害,憑她這一副容貌,不知道欺騙多少人。

    “十一,把面具帶上吧,一會兒頭看見之後你又會遭受懲罰的”零拿起一邊紅色蓮花的面具,遞給十一。

    十一還是那樣沒有任何動作眼神呆滯的看着前方。

    “你別管她,她喜歡欠抽你又何必阻攔”小五走上前,看着零。

    “小五,閉嘴”零看着牀上依舊沒有任何動作的人。

    “你是不是昨晚出任務遇見什麼事情了”零看着十一。

    十一擡起雙眼,打量着人,接過她手裏的面具給自己帶上。

    而在她揚起脖子和露出手臂的時候,兩個人儘管在是見過什麼風浪也不由得驚呆了。

    畢竟都是見過世面和大風大浪的,十一身上那些痕跡,是什麼造成的她們還是理解的。

    “呦,我們冰冷的不懂得任何人情世故的十一還會去尋歡作樂啊,不錯,不錯”看着十一身上那些痕跡,小五笑了。

    “十一,這是誰留下的”零有些驚訝,不明白到底是什麼人,可以讓眼前這個被稱爲殺人機器的人自願躺在身下。

    亦或者把人強了,到底誰有這樣的本事。

    要知道,十一是最不喜歡別人觸碰她的身體的。

    “十一,你身體有沒有不舒服”零看着十一,作爲一路走過來接受無數訓練才走到今天的夥伴,這是最大的關心了。

    而十一則是沒有說話,只不過空洞的眼裏閃過疑惑。

    拿起自己手裏的搶,朝着外面走出去。

    “看見沒有,零,這就是一個瘋子,真不知道組織培養這麼一個瘋子幹什麼”小五連忙讓開,這十一可是不認人的。

    “組織培養她來幹嘛?小五,要是我們哪一天沒有用處了,組織也會毫不猶豫的除掉我們,十一隻不過更加努力的活着”。

    那個孩子,也許什麼都不懂,可是卻憑着自己的能力,茫然的活着,努力的活着。

    小五看着那拿着槍消失在夜色中的人,抿脣沒有說話。

    ——

    唯一這幾天日子過得不錯,唯一比較令他糾結的就是這王譯每天的一束花。

    現在搞得全公司上下看着她的眼神都非常曖昧。

    唯一也是無語了,幾次三番的打電話過去,可是人家就是不聽。

    唯一也拿他沒什麼辦法,隨便他送,有錢就是任性,反正自己也可以轉送給人。

    坐在辦公室的唯一想着過兩天墨御奶奶的生日,到現在還是沒有想到自己要送什麼。

    簡直就是糾結死了。

    “叩叩叩”敲門聲響起。

    唯一擡頭,看着來人,“有什麼事情麼?樑經理”唯一放下手裏的筆看着人。

    “總監,現在本來就是市場部比較繁忙的時候,項目的規劃有些大,涉及到也有些寬廣”。

    “儘管大家已經努力在工作,可是還是有很多地方顧及不到,我們的人員根本不夠”。

    現在爲了那些單子,大家都盡力了,現在單子有了,人手卻不夠。

    “需要什麼方面的人才有計劃麼”唯一擡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總監,這些都是我做的最基本的預案,你過目一下,要是沒什麼問題,就申請吧”這些事情再繼續拖下去是不行的。

    “給我,我看一下啊”唯一資料拿過來。

    “那麼,我就先去忙了”樑靜說完打算出去,現在是真的很繁忙。

    “嗯”唯一點頭開始看着方案。

    看完之後,最終想了一下,拿着這個預備方案走向人力資源部。

    而人力資源部的人看見唯一還是有一則好奇的,因爲很多人對於這位市場部的總監都不是很瞭解。

    唯一沒有管那些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邁着輕快的腳步,優雅的走向沈無雙的辦公室。

    看着那正在坐在辦公室辦公的人,唯一門也不敲,直接走進去。

    沈無雙感受到來人,擡起頭,看着是唯一,臉色立刻漆黑下來。

    “你來幹什麼,沈唯一,你現在還好意思出現在我的面前”。

    看着沈無雙眼裏的憤怒,唯一顯得比較無所謂。

    “我們市場部現在工作強度加大,人手不夠,自然是申請招聘人才啊,這是預備方案,看一下,如果沒什麼問題那就這樣吧”。

    唯一也懶得和沈無雙再說什麼,直接就是單刀直入。

    沈無雙看着桌子上面的文件夾,拿過來翻開來閱讀。

    可是越看到後面眉頭皺得越深。

    “沈唯一,你應該知道南郊那塊地皮吧?現在沈氏投注了那麼多資金,怎麼可能會有錢招那麼多人”。

    “你的要求這樣高,這樣精確,這的花費多少資金才能夠完成”。

    “現在每個部門的預算都差不多落實了,哪裏還有什麼資金再去給你招聘人才和培養啊”。

    沈無雙看着唯一的方案,這上面的人要求都太高,並且職位很高,工資也高。

    “這不是你們人力資源部的事情麼,我怎麼知道怎麼解決,我要是有那個能力,還來找你幹什麼”。

    “別告訴我一個資深的HR,連這些最簡單的都做不到,我表示很懷疑你的能力”唯一雙手抱臂。

    看着沈無雙那難看的臉色,有些樂呵。

    之前不是很喜歡去沈嚴哪裏吹耳邊風麼。

    現在問題輪到自己身上了,唯一倒是想看看,這一位到底什麼解決。

    “公司現在沒有任何預算基金,這裏不能通過”沈無雙覺得唯一純屬就是來找茬的。

    “那是你的事情,我希望人力資源部可以很快給我落實,要不然項目的跟進度有什麼影響,我概不負責”。

    “到時候就是沈嚴出面,我也不會買賬的”唯一說完轉過身子走了。

    她不是來和她商量的,她直接就是來通知人的。

    沈無雙看着唯一的背影直接就把方案砸在桌子上。

    兩個人同時來的公司,沈唯一通過了沈嚴的考覈,而她要是現在沒有半分成績,不是讓沈嚴失望麼?

    沈唯一,你最好別讓我抓到把柄。

    看着自己的財務報表,想起了那個財務主管,那個也不是一個好說話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沈無雙那漆黑的臉色娛樂到了自己,唯一一整天心情都非常好。

    可是第二天看着沈無雙那一副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挑眉。

    “沈唯一,想要我給你招人也不是不可能”沈無雙心情非常好,坐在唯一辦公室的沙發上。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今天終於輪到自己了。

    “你說”唯一好奇了,按道理現在沈無雙是不可能拿起得出招人的預算的,現在這個樣子不知道幾個意思。

    “我覺得你們部門樑經理可能不適合這個職位”沈無雙看着唯一微微一笑。

    樑經理現在主要負責的就是林氏那一塊,要是走了,這沈唯一還不一定忙的過來。

    忙不過來,出錯的地方就多了,而林氏哪裏的案子,能不能進行下去還是一個未知數。

    “我記得樑靜是正規途徑招聘進來的,這沒有個理由你拿什麼說服大家”唯一看着沈無雙眼裏有着冷笑,這還真是不死心啊。

    爲了不讓自己好過,這沈無雙簡直就是煞費苦心。

    “既然來了,自然東西也就準備好了”沈無雙把一沓照片丟在唯一面前。

    唯一拿起那個照片,一張張的看着,照片上的人就是樑靜,而她身邊的人,唯一也認識,就是財務部門的主管陳曦。

    這位主管她也是見過的,挺文雅有禮的一個人。

    看着照片中兩個人的親密舉止,唯一很快就反映事情出在哪裏了。

    在這樣的公司,職員之間是不可以發生辦公室戀情的,這要是一旦發生,其中一個必須走。

    財務部門的主管,那也是不可或缺的人才,更何況,培養了很多年。

    而市場部的樑靜比起那位就比較平凡了,別說沈無雙,就是沈嚴,可是選擇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陳主管真不愧是我們公司的大帥哥,這麼受人歡迎,有時間我也想請他吃飯”唯一放下照片看着沈無雙顯然根本不在乎這些照片。

    其實心裏很疑惑,這位怎麼就在這樣短的時間之內就找到這些照片來將自己一軍了。

    “你別揣着明白裝糊塗,沈唯一,你明明知道這些是什麼意思的”沈無雙看着唯一那副不鹹不淡的樣子,恨不得給她撕了。

    “我不知道你什麼意思,我怎麼知道你這照片是不是PS合成的,沈無雙,爲了你的利益,你真是連這些毫不相關的人都不放過”。

    唯一脾氣也上來了,看着沈無雙大聲說到。

    “出去,這件事情我自己會處理,給大家一個交代的”唯一指着門口,讓人出去。

    “沈唯一,你最好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結果”沈無雙拿着桌子上的照片轉身走出去了。

    嘴角冷笑,這還得多虧了財務部那個副主管給自己提供這些,聽說那人還是自己母親當年提拔上來的。

    要是能把那個陳主管給弄走,那麼就把人提拔上來,穩固自己的位置。

    在沈無雙走之後樑靜馬上就走進來,這一次臉上有着抱歉。

    “對不起,總監,都是我自己的問題,害你無辜受牽連”。

    這唯一的處境也不是很好,還因爲自己進退兩難,樑靜還是有些愧疚的。

    “坐”唯一深吸一口氣。

    “是不是給你帶來很大的困擾,總監,我覺得我可能不適合這個工作”樑靜的臉上有些沮喪。

    “要是不適合不喜歡,怎麼在這裏四五年了”唯一反問,樑靜的工齡算是不小的。

    “我……”一時間樑靜良好的口才還找不到什麼話題來反駁。

    “說說你和陳曦的事情吧”唯一當初只是覺得懷疑也沒有往深處想,怎麼都想不到兩個人還有一腿。

    “陳曦不但是我的青梅竹馬,還是我的學長,我們認識很多年了”樑靜說到這裏低下頭,有些不好意思。

    “當初來這裏也是想要和他在一個環境工作,倒是沒有想那麼多”當初陳曦學的是財務,而她屬於市場銷售的。

    畢業之後捨不得離開陳曦,就跟着陳曦先後進了沈氏。

    “膽子真大,瞞了這麼多年”唯一聲音很平靜,也不知道生氣沒生氣。

    “總監,無論怎麼樣,還是說一句對不起”。

    現在沈無雙是恨不得弄死唯一。

    有了這樣的機會,肯定要使勁打壓。

    “我比較好奇公司裏面還有誰知道你和陳曦關係的”。

    這照片感覺就是突然之間流露出來的,肯定有人故意的。

    “公司裏基本上沒有人知道,哦,有一個,但是不可能”樑靜搖了搖頭。

    那是陳曦最好的哥們了,兩個人就如同兄弟一樣。

    “誰呀,你就這樣大的自信”唯一好奇了。

    “那就是副主管劉炫,那是和陳曦很多年的兄弟了,根本不可能”樑靜表示,那個人真的不可能。

    ------題外話------

    推文,《惹火嬌妻:痞夫寵不停》一顧歡顏。

    他說你不喜歡我沒關係,總有一件事我會做到你心底,例如,愛。

    他說穆晚樂是他清晨想到的第一個人和夜晚一直想到入眠的人。

    她說,自第一眼見到他,心不受控制一跳時,她就知道,栽定了!

    本文走歡脫暖寵風,雙處一對一,放心入坑~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
    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