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53 不知魘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53 不知魘足字體大小: A+
     

    “你這樣會被收拾的,相信我,老男人”唯一說話的聲音有些嘶啞了。

    “沒事,歡迎老婆來收拾”現在墨御的心情非常好,抱着唯一朝着兩個人的小窩走去。

    還好今天沒在電梯裏遇見什麼人,要不然唯一肯定會更加不會放過墨御的。

    打開自己的家門,看着地上自己和唯一的拖鞋,墨御換好之後給唯一換上。

    抱着唯一就往浴室走去,給唯一放好水之後把人放下了。

    唯一覺得自己的腿都是有些顫抖的,根本站不穩。

    “你特麼這是餓了多少年了”唯一伸出自己的小手就給墨御打過去。

    由於沒有什麼力氣,反倒是像撒嬌。

    墨御看着唯一脖子上的痕跡。

    現在一副彷彿被狠狠蹂躪過的模樣,又有一些蠢蠢欲動了。

    “老婆”墨御抱着人,溼熱的脣一直流連在唯一的脖子和鎖骨以及耳朵上。

    耳朵本來就是屬於人的敏感區域之一,原本打算推開墨御的手剛碰上那精壯的胸膛就沒有在行動了。

    反而因爲沒有任何着力點而抓着墨御的衣服。

    “墨御,夠了,我不要了”唯一的聲音嘶啞的酥軟,聽的墨御的眸色更深了。

    緊緊的摟着人,他並沒有滿足,所以不打算放人。

    “沒事的,老婆,我們再來一次”唯一味道這麼好,他這麼可能放過。

    這種滋味三十年來從未體驗過,第一次開葷,難免有些不知節制。

    原本打算留着新婚夜的,看着分別多日的小嬌妻,那些感情根本就抑制不住。

    他知道剛剛在車庫把她折騰的有些慘,可是看着那脖子上的紅痕和胸前若隱若現的春光,身體也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我不要了”唯一簡直就是欲哭無淚啊,因爲離墨御很近,近到她已經發現他身體的變化。

    爲什麼他現在還是這樣精力充沛啊,她只感覺直接渾身不舒服。

    都快要散架了,這死男人還是沒有打算放過她。

    “老婆,就一次,就一次”墨御耍無賴啊,死皮賴臉安的拉着唯一再一次和他翻雲覆雨。

    這一次唯一可以說是承受自己心裏的極限了。

    從來不知道夫妻關係還能有這樣多的花式。

    她也是信了墨御那個混蛋,說什麼一次,從浴室到到沙發再到牀上,不知道做了多久。

    自己已經累的睜不開眼睛,某人卻還在她身上努力點火。

    想起某男人一邊做還一邊問着那令人羞恥的話題,唯一覺得,果然男人在表面上看的多麼一本正經都是假的。

    脫了衣服上了牀那就是禽獸。

    反正墨御是一直樂此不疲的,他完全就沒有想過第二天什麼後果。

    唯一什麼時候睡過去的她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只知道那個老男人折騰了一宿。

    第二天醒來,腦子還處於迷糊的狀態,手指卻往自己身邊摸了摸。

    可是根本就沒有人,唯一立刻睜開眼睛,坐起來,看着自己身邊空無一人。

    再看看自己渾身上下的痕跡,竟然連衣服也沒有穿。

    讓唯一覺得還滿意的就是,好歹那個死男人最後還知道給她清洗了身體,讓她不至於覺得難受。

    她還以爲那個老男人做到自己是誰都忘記了。

    大早上的,也不知道上哪裏去了,唯一用被子緊緊的裹着自己的身子,準備起來。

    而這時,房門漸漸地打開。

    還不猶豫的,唯一拿過自己身後的枕頭就直接打過去。

    “老男人,昨天陶醉的可以啊,說好的愛我愛的深沉呢?”。

    墨御接過枕頭,大步走進來,看着那在牀上有些小生氣的人。

    可是眼神放在唯一那裸露在外的肌膚上的點點紅痕,眼神有些幽深。

    唯一有些生氣,倒也沒有發現。

    墨御放開枕頭一把撲過去,把人壓在身下,“怎麼,那樣的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愛還不夠深……沉”。

    現在的墨御沒有了往日的嚴肅冷酷,臉上揚起笑意,倒是顯得有些邪魅。

    “你個老流氓,你找打”唯一伸出手指直接對於墨御的胸膛上手。

    墨御看着那現在還有力氣的臉上的的笑意加大。

    “看來你還有力氣折騰是不是,看來我昨晚還沒有疼愛你疼愛到爽是不是”說完大手就開始不規矩起來。

    “不不不”唯一連忙叫停。

    “來不及了,你引起的火就只有你自己來滅”墨御可不會就這樣放過在嘴邊的肥肉。

    現在毫不猶豫就開始享用起來。

    原本剛開始還有一些反抗的唯一後面也慢慢說配合起來。

    她現在終於知道,男人不但不能撩拔,特別是像墨御這樣處於如狼似虎的年齡,更不能輕易撩拔。

    再一次醒過來,唯一是被餓醒的,肚子咕嚕咕嚕叫過不停,可是唯一卻一點力氣都沒有。

    墨御可是也覺得時間差不多了,端着自已經煮好的皮蛋瘦肉粥進來,看着那在牀上的人全是討好。

    “老婆”墨御坐在牀邊,看着那把頭歪向一邊準備不搭理他的人。

    他也知道自己錯了,不應該使勁折騰她。

    唯一翻了翻白眼,這死男人簡直就是太過分了。

    把她折騰成這樣,還好意思求原諒,做夢吧。

    “老婆,不生氣了,來,我們吃一點東西”墨御不管人有沒有生氣。

    一隻手把唯一抱起來攬在懷裏,一隻手端着粥。

    唯一的頭偏向一邊,還是不想理她。

    “老婆,乖,吃完之後想這麼折騰就可以,你這樣不吃不喝不說話的,老公心疼”墨御真的覺得下一次不能這樣了。

    可是他明顯的高估了自己的意志力,只要一遇見唯一,什麼意志力都已經土崩瓦解了,什麼錯誤,做完再說吧?

    “你還想折騰”唯一轉過頭,眼裏有着憤怒,這貨是覺得自己鐵人是不是。

    “沒有,我這不是第一次麼,有些控制不住,老婆的滋味太美好了”墨御伸過頭去在唯一細嫩的臉蛋上親上一口,笑得有些傻。

    “滾,說的好像我不是第一次一樣,第一次你就這樣折騰我,接下來的時間,你就不要想其他的了,閉門思過吧”。

    唯一現在是累的手指都擡不起,聲音已經完全嘶啞。

    墨御顯然很高興唯一的這樣子,雖然心疼,但是不後悔。

    再次去唯一紅腫的嘴脣上偷香。

    之後開始喂唯一喝粥,唯一昨天到今天就沒有吃飯,現在吃其他的對胃不好,就只能先喝粥了。

    “這可不行,我們得保持夫妻關係的和諧啊”。

    他纔剛剛開葷,怎麼可能忍受的了和自己老婆分房睡,那是不可能的。

    “你還想和諧,你欠收拾”唯一聽見這裏直接就是炸毛了。

    她可是記得這位昨晚是怎麼樣折騰她的。

    “好好好,我們現在先不想那些可以吧”墨御把粥喂到唯一嘴邊。

    唯一看了他一眼,最終還是張嘴吃下去,再不吃自己就真的沒力氣了。

    “你看看,你現在都瘦了一大圈了”墨御看着在自己懷裏顯得越發嬌小的人,眼裏全是心疼。

    “你確定不是你昨晚把我折騰慘了”唯一現在一看見墨御就忍不住生氣。

    昨天晚上無論自己怎麼求饒,這位嘴裏一直說着馬上就好,最後一次什麼的。

    結果呢?最後一次唯一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老婆,我錯了,以後再也不折騰你了,你就大人不計小人過吧”現在唯一在氣頭上,說什麼墨御都是讓着她的。

    要知道,這唯一要是倔強起來,可能接下來有一段時間不能開葷啊?

    “你這是認錯的態度,不會就是敷衍我吧”唯一現在這方面對於墨御已經沒有了最基本的信任。

    “我們是夫妻,我還能害你不成”墨御抱着人,再次親了一口。

    “你的鬍子該颳了,扎的我臉疼”唯一摸着自己細嫩的臉蛋,看着墨御嘴巴周圍那些剛剛纔冒出頭的鬍鬚,有些幽怨。

    紮起來很不舒服啊?

    “好,我一會兒就去颳了,你現在先吃東西”墨御看着唯一,小口小口的吹冷了喂。

    唯一也覺得自己有些瑪麗蘇,昨天晚上把自己折騰的這樣慘。

    可是現在看着人這樣溫柔體貼的對待自己,心裏什麼氣都沒有了。

    吃完東西之後,唯一還是沒有力氣,墨御就讓她休息一下,自己去收拾外面的屋子裏。

    昨天涉及的地方比較多,現在必須收拾好,要不然唯一看見了,可能真的沒有機會親熱了。

    唯一就是嘴巴上厲害,其實別說男女關係,就是手可能都沒有和別人牽過。

    當然,墨御也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可是自己那幾個好友裏南宮錦對於這方面也算精通的了。

    以前一有時間就拉着這幾位哥們一起看黃片。

    久而久之,即使沒有做過,也有一定的理論經驗了。

    所以纔有花樣把唯一里裏外外全部折騰了一邊。

    看着晾在陽臺上的那條裙子,讓墨御想起來昨天在地下車庫的的情況,不由得身體都有些燥熱了。

    看來,男人都是天生的感官動物,遇見自己喜歡的就會有些不可自拔。

    唯一也被折騰慘了,很快的就進入夢鄉,這感覺比熬夜加班還累啊,簡直就是提不起一點力氣。

    身子痠疼的厲害,也不真是那個老男人爲什麼會有那個旺盛的精力。

    想着明天就是沈無雙的婚禮,唯一覺得自己睡醒之後可以出去一趟了。

    明天給沈無雙一份大禮,讓她這輩子都忘不掉。

    墨御裏裏外外是全部收拾妥當之後,看着時鐘,走進房間裏準備叫醒唯一。

    要知道,白天睡多了,晚上影響睡眠時。

    “老婆,老婆”墨御直接把人抱起來,位置的突然變化,讓唯一立刻驚醒。

    “你想嚇死我是不是”唯一看着人,啞着嗓子說道。

    “我現在抱你起來,我們一會兒下去散步,你睡多了晚上影響睡眠”墨御一把抱起人,往衛生巾走去。

    給唯一洗漱又不是第一次了,墨御自然越發熟練。

    儘管已經下牀了,唯一覺得自己的大腿還是有一些發顫的。

    墨御見此讓人靠在自己的身上,扶着她。

    “你確定爲這樣出去別人不會拿異樣的眼光看着我”唯一看着自己現在這副樣子。

    別說別人,自己要是看見這樣的,都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沒事,我扶着你,我們慢慢散步”這樣躺在牀上也不是什麼好事情。

    扶着唯一,朝着門口的玄關處走去,給唯一換好鞋子,在穿上自己的。

    兩個人就這樣舉止親密的走出去了。

    “既然都要出去,那就陪我辦一件事情吧”唯一拿出電話直接撥打。

    “月亮灣旁邊的咖啡廳,我在那裏等你”說完掛斷電話。

    “這是怎麼啦”墨御好奇,這小祖宗到底是辦什麼事情啊?

    “沈無雙不是明天結婚麼,我給她準備一份禮物”唯一靠在墨御的身上,眼裏的神色莫辨。

    “走吧,讓老公看看是什麼禮物”墨御扶着人就往月亮灣旁邊哪家唯一的咖啡廳走去。

    坐下之後給唯一點了一杯藍山,才過不久,唯一等的人就來了。

    “你好,沈小姐”那個男子伸出手指,和唯一握了一下。

    “你好”唯一禮貌地笑笑。

    看着自己面前早就準備好的咖啡,還有沈唯一身的男人。

    男子什麼都沒有問,他現在在做生意,其餘都是可有可無的。

    “沈小姐,這是你要的東西,你看滿意麼?”男子將一個信封給了唯一。

    唯一拿過來打開信封,看着上面的照片,嘴角勾起笑意。

    拿過自己的包包,也從裏面拿出一個信封遞給對方。

    “很不錯,謝謝”?唯一當然滿意了,這就是她想要了。

    “希望下次還有機會給沈小姐辦事情”男子說完之後站起來。

    “我還有一些事情,沈小姐,我就先走了”。

    “嗯,再見”得到了自己喜歡的東西,唯一當然沒有挽留人。

    “告辭”男子說完轉過身子朝着外面走去。

    從信封的裏面拿出一張U盤,唯一笑得很有深意。

    “這是什麼,你這是要幹什麼”墨御看着笑得這樣詭異的人有些不理解了。

    “給沈無雙一個畢生難忘的婚禮,免得她說我這個做妹妹不走心,不夠關心她”唯一絲毫沒有掩飾自己陰險。

    在唯一眼裏,自己的一切自己的老公必須接受,無論是好的還是不好的。

    她並不擔心讓墨御看見她這個樣子,她再狼狽的時候墨御並不是沒有見過。

    “你調查她什麼,有需要可以找我,我哪裏會給你提供更全面的資料”。

    墨御伸出手把唯一額頭前的碎髮別於她的耳後,對於唯一,墨御都是支持的。

    他不知道她高中那兩年別人說的去療養院和出國留學是怎麼回事。

    可是他知道,她一點也不開心,甚至可以說是很煎熬很痛苦。

    墨御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很清楚明白的瞭解唯一。

    如果只是單單因爲段映紅小三上位,唯一不會有這樣刻骨銘心的恨意,時時刻刻巴不得對方死。

    可是他也不敢問,因爲他怕觸及唯一的傷心事情。

    他很清楚的記得上一次大半夜的時候唯一那精神有些失常的樣子。

    那樣,肯定受過什麼精神折磨。

    想起這裏,墨御眼裏嗜血一閃而逝,不管是誰,不可能在傷害他家小祖宗之後全身而退。

    “你就不問問,就不怕我做什麼壞事情”唯一看着來自身邊那人最初的信任,有些不明白。

    按道理墨御應該是最想知道的纔對吧?他對於自己的事情一直都非常上心。

    “我問你就說麼”唯一粗糙的大手摩擦着唯一白皙細膩的臉頰,眼裏有着溫柔的笑意。

    “你問我就說”唯一眼神直直的看着人,沒有任何閃躲。

    墨御看到這裏心裏難受的同時也忍不住有些感動。

    “我現在不想問了”墨御轉過頭,不敢再看唯一的眼睛。

    他怕,他怕聽到有關唯一不好的事情。

    “走吧,我們回家,我把我的故事說給你聽,完完整整的”唯一站起來,拉着墨御,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別勉強自己”上一次唯一的情況她也看見了。

    就怕她自己承受不住神經再一次崩潰。

    “沒勉強自己,我挺得住”唯一笑笑,看着自己身邊的人,彷彿一切都有了勇氣去面對。

    唯一拉着人一路直達自己居住的樓層,兩家回到家裏以後,墨御扶着唯一坐在沙發上。

    自己轉過身子去給她倒了一杯牛奶,然後抱起唯一,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墨御下巴靠在唯一的肩膀上,有些享受。

    唯一從信封裏拿出相片,給墨御看。

    墨御拿過相片就開始看起來,照片上的人就是沈無雙,同時還有一個和她舉止異常親密的男子。

    “這不是沈無雙麼,她不是餘藺的未婚妻麼,爲什麼會和其他男人在非正式場合摟摟抱抱,舉止這樣親密”。

    墨御覺得有些不理解了,同樣都是姐妹,不知道爲什麼差別這樣大。

    唯一這種性格要是不喜歡你,別說摟摟抱抱,和你處於一間房間你都不要想有什麼好臉色。

    “這就是我送的禮物,不然都不好意思去了”唯一喝了一口牛奶。

    “知道我爲什麼那麼很她們麼”唯一轉過頭看着墨御。

    “那是她們該死,我恨不得親手殺死她們”唯一的眼裏突然之間全是殺意和恨意。

    “覺得難過就忘記吧,老公在呢?”墨御把人抱在懷裏,輕聲安慰。

    “不,我不可能忘記,也不會忘記,她們給我的疼痛,我也會還給她們”。

    “墨御,你有沒有體會過那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不如死的感受”唯一的聲音平淡而縹緲了起來。

    “那時候我也才十七歲,所有人都羨慕我,有着良好的家世,有着優越的成績,還有着這樣得天獨厚的外貌”。

    “可是,她們卻不知道我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自從我媽媽死後,段映紅想方設法的都想從我手裏奪取股權,想把公司留給沈無雙”。

    “這是我媽媽一手打造的公司,她們憑什麼有這樣的狼子野心,簡直就是無恥”。

    “後來,她故意製造事件,讓我落網,從那之後我就在精神病院,什麼出國,什麼療養,都是騙人的”。

    唯一眼裏有着刻骨恨意,可能要是她手裏有刀,人在她面前,她可能恨不得捅死她們。

    “哪裏是我一生最痛苦的日子,我永遠不會忘記在哪裏和各種精神病人關在一起的煎熬”。

    “段映紅也真是有能力,不知道從哪裏找來的毒品,每天定時定量的給我注射”。

    “墨御,你知道那種噬骨疼痛的感覺麼?我自殺過無數次”唯一擡起自己的手。

    “是不是很好奇,這條傷疤是怎麼回事”唯一解下帶在手上的表。

    墨御看着那很明顯割腕的痕跡,伸出自己的大手,手指有些輕微的顫抖,輕輕的撫摸上唯一的手腕。

    “小祖宗,別說了,別說了”墨御覺得自己的心就像有刀子割一樣,疼痛無比。

    “不,你聽我說完,也許以後都沒有機會了,這些傷口我都會加註在那些人身上”。

    唯一沒有打算停止,這一次自己說出來已經鼓起很大的勇氣了。

    下一次,也許沒有現在這樣勇敢了。

    墨御緊緊的把人抱着,眼眶有些微紅,墨御發誓,自己無論受什麼傷都未曾這樣過。

    可是聽着唯一訴說她的過往,卻覺得無比心疼和自責。

    “這裏,是我拿着她們給我送飯的碗,我利用碎片自殺的,那時候已經沒有活下去的慾望”。

    “我不願意身體和精神被毒品左右,那樣我還不如死了,我是不會去求段映紅的”。

    “她想要我手中的股權,簡直無所不用其極,即使那次自殺了,可是,還是沒有死成功”。

    “段映紅在沒有拿到股權之前根本不可能讓我死”。

    “最後,我活過來了,她們又開始加大劑量給我注射,每日每夜的讓我承受那噬骨的疼痛,感覺全身就像有螞蟻噬咬我的骨肉一樣,簡直痛不欲生”。

    “可是即使這樣,我還是不可能開口,最後,我逃出來了,我逃跑時路上差一點就被逮回去了”。

    “我記得我在路上遇見了一個人,那也是一個受了傷的軍人,也有人在追殺他”。

    唯一自顧自的說着,完全沒有感受到墨御聽到這裏的僵硬。

    “當時我已經灰心絕望了,可是看着地上渾身是傷,眼底求生慾望卻非常強烈的人,我被那一眼觸動了”。

    “我拿了他手裏的搶,將他隱藏好,給他引開了敵人,最後也因爲那把槍,我終於自由了”。

    “因爲段映紅和那些人都非常怕死,根本不敢靠近我,所以我自由了”。

    以前唯一覺得回憶起來都是傷痛,可是現在說出來卻覺得特別舒服。

    “小祖宗,都那個時候了,爲什麼不選擇自己走,還要幫助別人呢?”墨御記得那個冷雨夜裏堅定的背影。

    可是他卻不知道那個時候她對於生命已經無所謂了,她根本就不想活了。

    “那個人眼神透露給我的是希望,一個傷的那樣重的人都對生命有期待,我憑什麼不能拼一把,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唯一轉過頭,看着墨御,總覺得在墨御身上總是會看見那個的影子。

    只不過那個時候天色太黑,兩個人所處的地方又非常黑暗,唯一根本就沒有看出人。

    她只記得那雙充滿對生命渴望的眼睛。

    “他很幸運能遇見你”墨御的聲音有些暗啞。

    “天之安排,誰知道呢?”還不是自己遇見他,可能現在也沒有沈唯一,沈唯一早就被絕望掩埋。

    “小祖宗……”墨御覺得自己一個大男人鼻子有些酸。

    “是不是覺得我挺可憐的,後來我就變得可恨了,人家都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唯一偏過頭看着墨御眼睛有些溼潤。

    “不,我們小祖宗一直都很好”是那些人活該。

    墨御大手緊緊的捏起,深邃的眼裏全是嗜血的冷意。

    段映紅,段映紅,你何其忍心,那時候的唯一還只是一個孩子呢?

    “只是很遺憾沒有早點遇見你,那樣你就不會受這麼多苦了”。

    是呀?要是早一點遇見唯一,把她保護起來,也許就不會承受那麼多痛苦和非人的曾經了。

    “所以,我不會放過她們的,我受的那些苦必須全部還回去,全部還回去”。

    那些人不死,她這口氣就永遠咽不下去。

    “必須還回去,小祖宗,這些賬必須還”墨御緊緊的抱着人,給她溫暖。

    唯一感受到自己身後那寬闊溫暖的胸膛,嘴角勾起。

    “你放心吧,我不會做什麼傻事的,我還要和你一起生猴子呢?”現在幸福纔剛剛開始。

    她不可能就這樣什麼都不管不顧,她現在還有一個家人,那就是她的老公。

    那個無論做什麼都永遠支持她保護她愛護她寵溺她的老公大人。

    一輩子那麼長,還有很多地方都沒有去,她想和墨御一起慢慢變老。

    “一切有老公在呢?不害怕,有什麼事情老公給你頂着”墨御輕輕的拍着人。

    “我不害怕,真的不害怕”唯一現在什麼都不害怕。

    就是怕這個人不在身邊或者離她越來越遠,那是她最害怕看到的。

    “那你以後做什麼事情一定不要衝動好嘛,老公在呢?發生什麼事情多想想老公,你永遠不會是一個人”。

    墨御靠在唯一的肩膀上,和人打着商量。

    “好,我會努力剋制的,不會衝動的”唯一點頭答應,這樣的條件她還是可以答應的。

    “乖,好好聽話,老公疼你”墨御偏過頭親了唯一的臉頰一口。

    “咳咳咳,寵我就好,疼我就算了”她昨天疼到今天真的夠了。

    “你一天腦袋瓜子裏面都在想什麼,不過,你要是想了,老公還是可以免費爲你服務的,保證你爽翻天”墨御好笑的看着人。

    “得了,別再挑逗我了,一會兒難受的還是你自己”。

    “吧唧,乖”唯一一口親在墨魚的薄脣上。

    “小丫頭片子”墨御伸出手指點了一下唯一的鼻尖。

    “我想看電視”唯一轉過頭看着墨御。

    “好,喜歡看什麼”墨御拿起遙控器打算給唯一調。

    “隨便一個”唯一還真的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

    “那就和我一起”墨御調到軍事頻道,抱着唯一,兩個人一起享受這悠閒寧靜的時光。

    ——

    市一醫心內科。

    “咯吱”一聲,門被輕輕的打開。

    牀上的袁寄雲還在安睡,一邊的袁寄語安靜的還在畫設計。

    邢雲走進來,有些變扭以及隱藏的有些深的窘迫。

    “怎麼啦,邢大哥”袁寄語看着人輕聲說道。

    邢雲走到袁寄語面前,看着那安靜的坐在牀上畫畫的人。

    拿出自己手裏的東西遞給袁寄語,而袁寄語看着自己眼前的巧克力有些搞不懂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什麼意思?邢大哥”袁寄語覺得這無緣無故送自己巧克力幹什麼。

    “送你的,昨天是情人節,我出任務去了,都沒有來得及送給你”邢雲的臉色有些微紅。

    這還是他第一次送人家姑娘東西呢?

    “啊,你不說我都忘記昨天是情人節了”主要是這兩天就一直沒有出去,所以並不知道,原來昨天就是情人節。

    看着自己眼前的巧克力,袁寄語心裏也有一些甜。

    “謝謝邢大哥”袁寄語想了一下,還是接了過來,畢竟這也是人家的一份好心。

    “怎麼樣,小云精神有沒有好一點”邢雲看着躺在牀上的人,問着袁寄語。

    “還是之前那個樣子,不過現在狀態已經好了很多了”袁寄語看着自己的妹妹,臉上有着溫柔的笑意。

    “過幾天我朋友就回來了,到時候小云一定會更加開心的”想起墨傲寒,邢雲也是有些期待。

    “他回來了,墨御是不是也要回來啊?”這小一一對於墨御看起來很想念的樣子。

    印證了那句話,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反正袁寄語覺得自己沒有感受過那種心情。

    “他已經回來了,昨天就回來了”墨御回來這件事情邢雲是知道的。

    這麼多年的哥們,要是都不知道,那就白做了。

    “都回來了,那小一一豈不是高興死”袁寄語臉上對於這件事情也有些微微驚訝。

    “高興死不高興死我不知道,我知道很可能會累死”邢雲找一個地方坐下來。

    “爲什麼會累死”袁寄語有些不理解了,要累也是墨御累,難道墨御還捨得讓唯一累。

    可是有些事情不是你不想就不會發生的,就比如夫妻之間那點事情。

    墨御也希望唯一精力充沛讓自己折騰啊,可是就沒有那個機會。

    “這問題你可以問一下你那個朋友”。

    因爲自己說的話,要是那一天傳到墨御的耳朵裏,絕對會讓自己脫一層皮。

    “我感覺墨御很好的,根本不會讓唯一勞累什麼的,唯一說一,他不敢說二的”在袁寄語的印象裏,墨御就是一個非常疼愛老婆的主。

    “確實是這樣”邢雲倒不是看不起墨御哪個老婆奴,寵妻也是一種美德嘛?

    但是寵妻這種事情真的不適合發生在牀上。

    “吃東西沒有,我們一起出去吃飯”看了看時間,差不多快要吃晚飯了。

    “走吧,我們吃完好給寄語帶一點回來”袁寄語站起來,和邢雲朝着外面走去。

    “我記得你學習的不是金融管理麼,爲什麼看你似乎很擅長畫畫啊”。

    邢雲想起來自己剛剛進來的一幕,並且袁寄語那手筆,絕對是非常好的。

    “那只是業餘愛好,比較喜歡而已”其實要不是因爲華嵐學費全免還有獎學金的話,袁寄語是不可能來的。

    她這一輩子最大是夢想就是學設計,創造出別人喜歡的東西和自己喜歡的東西。

    “業餘愛好也挺好的”邢雲想起來袁寄語現在的處境,心裏有些難受。

    對呀,人家不但要照顧自己的妹妹,還要兼職自己的學業。

    在這樣的情況下肯定選擇對自己有利的,而不是自己喜歡的。

    看着這樣堅強的袁寄語,邢雲覺得,這一刻,他有些心疼了。

    喜歡一個人,就是從心疼開始的。

    只是門戶的原因,註定要有一些分歧。

    ——。

    比起其他幾個人,現在林初夏和顧悠悠就比較悠閒了。

    兩個人一起走在大街上,手裏提着衣物。

    “唉,我說油菜花,你這幾天似乎心情就非常好啊”顧悠悠看着自己身邊那個沒心沒肺的人問道。

    “那是因爲悲慘的日子已經遠去,我馬上迎來幸福的明天”想着某個人給自己的妥協,林初夏覺得自己心情簡直不要太美好。

    “是不是那個教官給你機會了,有沒有給你告白,你不是看不上人家麼”顧悠悠覺得林初夏就是一個非常矛盾的人。

    一邊說不喜歡人家一邊又不停的騷擾人家,反正就必須給對象留下印象,不能把她忘記。

    “今時不同往日,愛情都是從告白開始的,無論是怎麼樣的告白方式,只要達到自己是目的就好了”。

    林初夏是這樣認爲的,語氣裏還有一些小得意。

    “你這樣你家裏人同意麼?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即使不需要商業聯姻,伯父和伯母可能也不會答應這樁婚事的”。

    林家就只有林初夏一個女兒,自然是非常寵愛的。

    即使是爲了自己女兒以後的幸福,林初夏這段軍戀就必須結束。

    “在沒有遇見他之前是打算找一個人鞏固自己的家族事業的,我哥哥和家裏人都說叫我不要委屈自己”。

    “我當時就覺得無所謂啊,可是後來遇見那個總是喜歡和我做對的死木頭,才覺得,其實喜歡和不喜歡還是有區別的”。

    “比起沒有感情的婚姻,我寧願選擇這樣時常有小打小鬧的,那樣有意思多了”林初夏挽着顧悠悠的手臂,仔細的給人說道。

    “嘖嘖嘖,一日不見當刮目相看,不錯,不錯,懂事情了”顧悠悠拍了拍林初夏的肩膀,有些欣慰。

    “那是因爲之前那些人沒有眼光,勞資都這樣可愛了,他們還是無動於衷,什麼眼光啊”。

    林初夏平時也算大大咧咧的哪一種,爺們氣勢十足,所以一直就沒有什麼桃花運可言。

    身邊的男生就只有鄭少鴻一個人,並且鄭少鴻還是那種娘裏娘氣的。

    “你美,你說了算”顧悠悠看着人這樣理直氣壯無語的翻了翻白眼。

    “對了,你現在和你那位發展的怎麼樣了?”顧悠悠的那點事情林初夏還是知道一點的。

    “你不說我都忘記了,你知道對方是誰麼”顧悠悠看着林初夏反問。

    林初夏狐疑的看着人,“我知道,是有錢人”。

    “有時候我挺爲你的智商着急的,真的,你二成這樣真的好嘛”顧悠悠看着又開始犯二的人說道。

    “可是,難道不是有錢人”能讓顧悠悠這樣反覆提起,應該家世不會太差。

    “可是你知道他是誰嗎,我現在想想還是覺得有些不真實,感覺有些恍恍惚惚的”。

    想起那位說自己就是墨御的大哥,小一一未來的兄長,她就覺得這狗血簡直無處不在。

    “是誰,快說,這樣神神祕祕的,讓我一顆心也跟着七上八下的”林初夏催促着人。

    “是小一一那個老公的親哥哥,並且還是墨氏集團的現任總裁”顧悠悠看着林初夏一字一句的說。

    林初夏臉上神色有些扭曲,“你的意思就是說,小一一那貨嫁的是A氏那個墨家”。

    A市五大家族林初夏是知道的,因爲真的太出名了。

    冷家,雲家,秦家,墨家,還有容家,無一不是別人競相討好的對象。

    這些年,冷家和容家倒是比較低調,而秦家和墨家就一直如日中天了,一直就是圈子裏面的熱門話題。

    特別是墨家那兩位簡稱黃金單身漢的,簡直就是A市那些名媛想方設法勾搭的對象。

    щшш¸ тt kдn¸ c o

    可是過了這麼多年,也沒見哪一個人成功過。

    不得不說,面對衆多的誘惑,墨家這兩位做的非常到位,就是無動於衷。

    並且聽她父親說,墨家在豪門裏也算一個比較和樂的家族,非常團結。

    而且墨家的男人都非常衷心,對於自己的妻子那都是很寵愛的。

    這看墨家幾代女主人就看得出來,那是一個有寵妻遺傳史的家族。

    偏偏人家絲毫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反而引以爲榮。

    可以這樣說,嫁進墨家都是很多人夢寐以求並且做不到的,並且嫁給墨家人都是非常幸福的。

    “你叫小一一接下來低調一點,高調會被揍的”好像唯一的婚事還沒有冒出來吧。

    這要是聽說墨御就這樣把婚接了,接下來那些人指不定怎麼使絆子。

    ------題外話------

    咳咳咳,這一章也是有福利的,等我過兩天寫出來,到時候羣裏通知,對了,今天520,有沒有告白的,沒有我晚一點再來問一次,嘿嘿嘿



    上一頁 ←    → 下一頁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
    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