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52 吃掉小一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52 吃掉小一一字體大小: A+
     

    唯一看着她那副有氣找不到地方使的樣子就好笑。

    “這人啊,要想得到別人的尊敬那就得先學會尊敬別人,別一副高高在上的高姿態,擺給誰看啊”唯一也不看楊嵐,徑直的走到白薔薇面前。

    “你傻呀,被狗咬了怎麼辦,當然是打回去”唯一一邊說還一邊看着楊嵐。

    楊嵐聽見唯一的話就覺得自己受到侮辱了,當下脾氣也就上來了。

    “你什麼意思,你會不會說話”看着唯一那精緻的臉龐,楊嵐直接想給她撕爛。

    “我會不會說話都是取決人的,和人自然會說話,和其他的,恐怕會有語言障礙”那是任尹的後媽,又不是她的。

    少給她擺什麼姿態,她沈唯一不屑。

    “你這死丫頭,我今天……”楊嵐上去就想給唯一一巴掌。

    “我勸你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現在可是很多人看着呢?”唯一示意她周圍的人。

    纔剛剛舉起手就看見那些人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楊嵐有些尷尬。

    “小一一,別再說了,今天我們就是圖一個高興”白薔薇把唯一拉過來。

    唯一的脾氣她太清楚了,這要是鬧起來,唯一絕對不會讓楊嵐佔便宜的。

    “哼,大嬸,以後有一點自知之明,別總想着獨攬大權,也別給我們家薇薇什麼委屈受,我這人最不喜歡看見自己朋友受委屈了”。

    “特別是委屈還來你這種本來就作風不正的人身上,最沒有資格說白薔薇的就是你”。

    “下一次在讓我看見你給她小鞋穿,我給你們全家穿小鞋,特別是你那個寶貝兒子”唯一冷冷的看了楊嵐一眼。

    拉着白薔薇就往裏面招待賓客的地方走去。

    “小一一,謝謝你”每一次當自己最尷尬的時候都是這個人一直不離不棄。

    從小到大都是這個人一直在保護自己。

    “說你是白癡你還不信,這種人你就是得給她一點顏色瞧瞧,要不然她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誰了”。

    唯一始終還是比白薔薇看得多了,對於什麼人該要怎麼樣的態度簡直就是太瞭解了。

    “謝謝你今天能來,她們其餘幾位好像都是有事情”對於沒來得那幾位,白薔薇還是很遺憾的。

    畢竟大家都是朋友,也希望得到她們的祝福。

    “林初夏在追人,顧悠悠在追人,袁寄語要兼職和照顧妹妹,這樣算下來,就只有我一個人比較悠閒了”。

    白薔薇拉着唯一在一邊的沙發上坐下來,給她泡茶。

    “我想喝水,這幾天熬夜喝茶喝咖啡,這樣的日子我不想再次感受”唯一看着白薔薇直接拒絕喝茶的要求。

    白薔薇看了唯一一眼,微微一笑,站起來朝着外面走去。

    這件招待室的人並不多,因爲大多數都去外面相互交談了。

    畢竟都是生意場上的人,不可能都坐以待斃,肯定要看看有沒有適合自己的商機。

    “沈小姐,很久不見了”任尹走過來在看着唯一。

    唯一擡起頭看了人一眼,並沒有說話。

    任尹知道唯一這是在彆扭什麼?也沒有覺得尷尬,在唯一對面坐下。

    看着那現在變得越發美麗漂亮的人。

    “沈小姐今天能來,我很高興的同時在也很意外,我覺得沈小姐應該不會來”之前和唯一鬧的關係有些僵硬。

    並且之前自己對於沈氏確實有那麼一絲壞心的,沈唯一能給他好臉色那纔是奇怪的。

    “我不是爲你而來的,我爲什麼會來你心裏清楚”唯一拿着自己的手機和自家老男人微信聊天,連頭都沒有擡。

    “沈小姐,之前我或許有些地方做的不對,往事我們都不追究了好不好,我向你道歉”任尹現在也看明白了。

    在商場上,多一個敵人不如多一個朋友,其實他不是很討厭唯一。

    只是覺得她太囂張了,可是看到如今這樣的局面。

    任尹覺得,沈唯一能這樣囂張也不是沒有理由的。

    人家能力強,又有手腕,憑什麼不能囂張。

    唯一看着現在溫潤的有些頹廢的任尹,和之前的狡詐腹黑簡直就是大相徑庭。

    “你吃錯藥了,還是這幾天受的打擊打了,腦子不正常了”唯一覺得任尹真的變了很多,變得自己都不認識了。

    “只是有一些事情看開了,對了,這裏是白薔薇應有的股份,你給她看看有什麼地方不合理”。

    任尹想,要是自己早就把股份給白薔薇,可能沈唯一也不會來了。

    沈唯一就是太會爲朋友考慮了,白薔薇的未來她不可能不考慮到。

    “你拿這個給我幹什麼,炫耀你對薇薇有多公平”唯一挑眉,沒有接過來。

    “這不是你今天最想看到的,沈唯一,我任尹在這裏給你發誓,我以後一定不會那麼混蛋了”。

    “以前都是我辜負微微了,都是我的錯,我也很抱歉,讓你們這些朋友失望了”。

    這一次任尹是真的道歉,從準備成立公司開始,就遭受了很多挫折,也讓他看明白了很多道理。

    真心愛你的,無論你的情況多麼糟糕卻還會依舊不離不棄,白薔薇對於自己就是那樣嗎?

    單純的愛着,單純的相信着?

    “說的跟真的一樣”唯一拿過他手上的股份資料。

    翻開一頁一頁看起來,看着任尹給白薔薇的這些。

    “任總果然是一個有良心的商家”這一次對於任尹給白薔薇的股份唯一是特別開心的。

    “沈小姐滿意麼”任尹看着唯一,不知道她到底什麼意思。

    “我滿意不滿意無所謂,主要是任總覺得甘心麼?”唯一覺得這是自從認識任尹以來他做的第一件自己不討厭的事情,

    “沒有什麼甘心不甘心的,現在我想不了那麼多了”要是之前的自己,可能這些股權白薔薇還不一定拿得到。

    “是是喜歡聰明人,說話完全不費任何功夫”現在任尹簡直就是太識趣了。

    “接下來和微微有什麼打算麼?”兩個人公司屬於家電一塊的。

    利潤大成本也大,只是剛開始可能市場不大。

    因爲無法和那些七八年的老牌子相比。

    “我們起步可能有一些困難,但是我相信慢慢會好的”任尹也不知道該怎麼樣回答唯一那個問題。

    暫時是真的沒有什麼打算。

    “對的,小一一,我們慢慢來,公司纔剛剛起步呢?”白薔薇端着杯子裏的牛奶,放在唯一面前。

    “最不喜歡喝純牛奶了”唯一還是喜歡果汁一類的。

    “你家老公答應麼?可能他現在還沒有見到你這個樣子,要不然不知道多心疼”白薔薇看着唯一有些矯情的小動作,笑道。

    “他敢”唯一看着白薔薇,說話的樣子氣勢十足,這可是代表她在家裏絕對的地位。

    “你要不要來一張照片過去,他敢不敢立刻就知道了”白薔薇看着人的眼裏有些戲謔。

    “他很忙的,我就不打擾他了”唯一撇了撇嘴巴。

    “你呀,就是傲嬌”白薔薇看着自己的好友,也爲她找到幸福感到高興。

    那個人,是真的把她捧在手心裏疼愛。

    “沈小姐有對象了”任尹的眼睛睜大,有些不可思議。

    其實沈唯一美是非美美,可是到目前爲止卻沒有哪一個人敢提出和她交往的要求。

    畢竟人家的名聲擺在那裏了。

    “我以爲你知道”唯一看了任尹一眼,早之前這貨可是對於自己的緋聞幸災樂禍的。

    “沈小姐說笑了,我怎麼可能知道”無法想象到的是怎麼樣的人,纔有勇氣去征服沈唯一。

    “會有知道的一天的”唯一沒有打算現在就告訴他,先看看他這段時間的表現和對白薔薇的態度再決定。

    免得這人起了什麼不該有的心思,那樣大家相處起來就比較尷尬了。

    “真想知道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任尹笑笑。

    “反正對唯一特別好”白薔薇也沒有說,唯一不說她這個外人自然不可能會說。

    “那可是,不然他知道厲害的”唯一提起自己的對象可驕傲了。

    “他敢和你造反麼,很顯然不敢?”白薔薇想起來唯一那個對於她的話言聽計從的老公。

    “肯定不敢,不然饒不了他”唯一端起牛奶,小小的喝了一口。

    任尹看着唯一提起自己對象時嘴上雖然這樣說,可是眼裏卻是掩飾不住的溫柔笑意。

    和唯一接觸怎麼久,第一次看見這樣真實不做作的唯一。

    以前她過於任性和囂張了,而平時看習慣了,對於突然之間變得安靜溫和的唯一,還是覺得有些彆扭。

    唯一可不管任尹怎麼想,依舊淡定的和白薔薇談笑風生。

    因爲唯一的緣故,楊嵐倒是沒有過來說話,因爲她知道這沈唯一不會給她什麼好臉色的。

    她也就不去自找沒趣了。

    周圍那些人,看着唯一,其實都是有些蠢蠢欲動的。

    可是看見美人根本就沒心思搭理其他人甚至是厭煩,也就沒敢上去打擾。

    唯一這一呆就是幾個小時,等着從白薔薇哪裏出來,都已經七八點了。

    唯一沒有要白薔薇送自己,畢竟她今天非常忙,也很累了。

    拿着自己的鑰匙開着自己的車回去了。

    她現在需要休息一下,感覺自己真的很累啊,就是晚上和墨御說話也那是有氣無力的。

    直接說到一半就睡過去了,其實還是有些太困,要不然明天就是情人節了,今天怎麼樣也得在給墨御說一下。

    免得那個不漲腦子的依舊記不住,可是她完全就是想多了。

    墨御現在已經在收拾行程,因爲他要馬上登機,這樣在明天情人節之前就可以趕在家和唯一一起過。

    那個傻丫頭的心思他又怎麼可能不明白呢!

    現在自己已經準備好了,就等着給唯一一個驚喜了。

    田雲走進來,看着自己那喜悅言於表的隊長,心裏感觸也很多的。

    “什麼時候帶小嫂子來和大家相聚一下,大家對於你這個神祕妻子可是非常好奇啊”田雲隨便拿過一邊凳子坐下。

    “這一次是不是又是一個比較長的假期”看着墨御的行李,田雲可羨慕了。

    這樣收拾的仔細,估計休的假期不斷,他什麼時候也有這樣的假期啊?

    那小妖精昨晚還問他什麼時候再回去看她,這看着隊長,田雲覺得自己的假期遙遙無期。

    他和墨御有一個必須在隊裏指揮,要不然那些兔崽子會上天的。

    “是啊,想你小嫂子了”他和唯一也很久沒有見面了,他很想抱抱她,很想親親她。

    很想把她抱在懷裏看着她撒嬌或者炸毛的模樣。

    “是不是準備帶她回去見父母了”墨奶奶八十大壽的事情他也知道一點的。

    “對呀,趁着這個機會,把她介紹給家人”這一直就是墨御最想做的事情。

    以他之姓,冠她之名。

    “明天就是情人節,你有什麼東西送小嫂子的”田尹覺得自己八卦了。

    別問他爲什麼知道墨御會送唯一東西,因爲那個小妖精也伸手給自己要了。

    同一個年齡階段,並且還是好朋友,有時候某些方面都是非常相似的。

    “準備求婚了”墨御覺得,現在唯一最需要的禮物就是自己的求婚吧。

    那個傻丫頭一直就沒有享受過正常的戀愛過程,現在兩個人慢慢開始,慢慢探索。

    “嘖嘖嘖,真浪漫”田雲是真的嫉妒了。

    憑什麼都是一個部隊的,墨御情商就這樣高。

    “她喜歡就好”墨御覺得無論自己做什麼,能得到那個人的喜歡那麼就足夠了。

    今天唯一一大早就起牀了,今天她沒有穿職業裝,穿的倒是比較符合她這個年齡。

    稍微化了淡妝之後,頭髮用一個別針夾住,天藍色的碎花短裙配上唯一那清純的面容,看起來還是非常甜美的。

    唯一嘴角帶笑,拿着自己的包包,朝着公司走去。

    別說別人,就是龍采薇看着這樣的唯一都有一些驚訝。

    還是第一次看見唯一除了職業裝之外穿的最適合她的衣服了。

    之前穿的那些,都太過老氣了,這樣穿起來纔有這個年齡的活潑和開朗。

    “是不是因爲今天情人節,總監你都這這樣與衆不同了”龍采薇也屬於加班哪一類。

    樑靜自己也不用說了,爲了林氏那個案子,她也在花費了很多精力。

    “什麼情人節,那情人還不知道在哪裏呢?”說不定還在訓練場上呢?怎麼可能有時間陪她風花雪月。

    “對了,總監,過兩天的沈總的訂婚典禮你會去麼”樑靜看着唯一,不知道這位會不會去。

    這要是不去,可能別人的閒話就更多了。

    “要去啊?爲什麼不去,我又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唯一看着樑靜有些好笑。

    “對了,總監,你對象幹什麼的”龍采薇看着只有三人,開始八卦了。

    樑靜停下來自己手裏的筆,也有一些好奇。

    “當兵的”唯一抱着自己的文件和兩個人坐在一起辦公。

    “軍人?”樑靜有些驚訝,沈唯一這樣的脾氣很難想象會去找一個軍人。

    “怎麼?不可以啊?”唯一反問。

    “只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你這樣的性格,有些難以想象”唯一不但性格囂張還非常毒舌,並且對於利益方面看的非常重。

    按道理應該和沈無雙一樣,找一個對自己位置有幫助也很有面子的。

    “有什麼不可能的,遇見了那就是運氣”唯一覺得,墨御就是她那最大是狗屎運了。

    “你們怎麼認識的,總監”龍采薇對於唯一的私生活異常感興趣。

    “婚宴上”並且還是自己的婚宴。

    “聽起來很浪漫的樣子”龍采薇覺得,那樣說情況下遇見應該是很唯美的。

    “你想多了”唯一併沒有說是自己的婚宴。

    “打算什麼時候結婚”沈無雙都已經在準備了,也不知道唯一是什麼時候。

    “已經接了”唯一手指停頓了一下,淡定的說道。

    “你結婚了”龍采薇和樑靜異口同聲的說道,這特麼簡直就是太不可思議了。

    “還沒有辦婚禮,可能也快了,我結婚的事情基本上就沒人知道”婚禮也只是墨御想給自己的一個形式。

    “董事長知道麼?”這董事長的女兒結婚居然公司裏所有人一點消息都不知道。

    龍采薇想,總不可能連沈嚴那個父親都不知道吧?

    “他沒有資格知道”唯一眼裏閃過諷刺,他沈嚴關心的只有沈無雙,根本對她沈唯一沒有任何在意。

    “總監……”聽到這裏龍采薇心裏也挺不是滋味的。

    連結婚這種人生大事都不肯說,這唯一是有多恨沈嚴這個父親。

    而沈嚴這個父親是有多麼失敗,就連自己的女兒結婚都沒有資格知道。

    樑靜見此給龍采薇眨了一下眼睛,示意她不要說話。

    龍采薇也安靜的閉嘴了,顯然知道自己問到唯一的痛楚了。

    因爲今天加班的人少,午飯唯一都是帶着兩個人出去吃的。

    公司的飯菜,不是長久之計,偶爾還是可以出去換換口味。

    唯一自己掏錢,別人自然沒話說。

    而墨御,臨近午時已經下了飛機,看着A市這熟悉的風景,冷硬的嘴角勾起笑意。

    小祖宗,老公回來了。

    這一整天唯一都是心不在焉不在狀態的。

    看着外面那些相互依偎在一起的情侶,還有她們手裏捧着的鮮花,眼裏都是非常羨慕的。

    她有錢是沒錯,可是給自己買花又有什麼意義。

    不過,還是上去,找一個買花的地方,買了幾支紅玫瑰。

    龍采薇和樑靜有些好奇,這小總監到底要幹嘛。

    不過很快她們就知道了。

    看着自己手裏的花,龍采薇和樑靜心裏微微感動。

    “謝謝小總監,花很美”龍采薇看着這比自己小几歲的人,臉上的笑意展現出來。

    “我沾光了”樑靜看着自己手裏的玫瑰花,勾人的大眼睛裏也全是笑意。

    “走吧?兩位大美女,情人節快樂了”唯一沒有給自己買。

    龍采薇和樑靜看着唯一那孤單瘦小的身影,看着自己手裏的玫瑰花,心裏有些不是滋味。

    唯一回到市場部繼續辦公,看着自己手機裏的短信。

    看着那些問候,心裏很溫暖,這比那些甜言蜜語都令人感動。

    沒關係的,他們的時間還很多,以後有無數機會在一起過節日。

    畢竟她的老公職位特殊,她應該包容和理解。

    想通了之後,唯一繼續處理文件。

    比起唯一,沈無雙簡直就是泡在蜜獾裏,因爲最近自己的婚事,嘴角的笑意就沒有停止過。

    這不,下班的時候,兩個人好死不死的遇見了。

    “現在妹妹的氣色真是好多了,姐姐都說了,別讓自己太勞累了”因爲沒人會心疼你的。

    看着沈無雙臉上的笑意和眼底的得意,“其實我覺得沈總哪裏都好,就是沒有什麼記性可言”。

    “別太自以爲是好嘛,我媽就只有我一個女兒,我可沒有什麼姐姐”唯一絲毫不在意周圍有那麼多員工,說這些會不會讓自己的形象受損。

    “妹妹說的什麼話,我們都是爸爸的孩子”現在不知道爲什麼,沈唯一都很少變臉了。

    “那是你爸爸,不是我爸爸,請你注意你的說辭,還有,請你以後叫我總監,別直呼什麼妹妹之類的,我和你不熟”唯一也知道沈無雙那點小心思,可是她就是不那麼做。

    “妹妹說話何必那麼難聽,對了,爸爸說了,你年齡也不小了,應該成熟了,他這幾天在安排,準備給你介紹對象”沈無雙不知道想到什麼,濃妝豔抹的臉上有着看好戲的神情。

    “我有對象”唯一一句話直接讓沈無雙有些回不過神來。

    “妹妹,說那些沒用的幹什麼,別覺得不好意思,姐姐是過來人理解的,你不想去相親也是無可厚非的”。

    “只是爸爸一大把年齡了,也想看着自己的女兒有一個安穩幸福的歸宿”。

    “你也不要怨恨爸爸,爸爸其實很愛你的,只是不知道怎麼表達”沈無雙一字一句的就是把唯一往不孝女的身上說。

    “說那些做什麼,董事長知道我最想要什麼,只要可以給我,我什麼都好說”唯一也笑了起來。

    “有這些好聽的有什麼用,沒有實際的行動,也不過只是口頭上的說辭,和你一樣,喜歡敷衍人”。

    “人品低劣也就算了,還沒有什麼道德可言”唯一翻了翻白眼。

    電梯打開,唯一首先走出去,看着公司外面,那抱着玫瑰花站在那裏深情的人,立刻讓開。

    現在還是人家秀恩愛的時間。

    沈無雙走出來看見人,臉上的笑容加大,可是腳步卻停止了。

    餘藺抱着鮮花,朝着沈無雙滿臉深情一步一步的走過去。

    看到這裏,唯一忍不住翻白眼,不知道她們聽說過沒有,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現在這個時候,本來就是公司人流量最大的時候,因爲現在基本上都是下班時間。

    唯一倒要看看,這恩愛到底會秀出什麼新高度。

    沈無雙看着那漸漸走進自己的人,眼裏也有一些動容。

    餘藺來到沈無雙面前,單膝下跪,沈無雙看着他這個樣子,連忙上前。

    “餘藺哥哥,你這是幹什麼啊?快點起來,這麼多人看着呢?”。

    “雙雙,讓我把話說完”御藺執意不肯起來。

    “有什麼好說的,我們一會兒再說”沈無雙看着餘藺這樣有些不理解。

    “我想當着全公司的面,再一次給你求婚”餘藺看着沈無雙,眼裏有着堅定。

    而周圍那些人見此,也都圍上來,沒有人不喜歡看戲。

    “之前那一次求婚是我們之間的,沒有任何人知道,現在我當着大家的面,再說一次”。

    “沈無雙,你願意嫁給我嘛,讓我永遠愛護你,保護你,疼你寵你”餘藺抱着玫瑰花直直的看着她。

    “我之前不是已經說了”後天就是他們的訂婚典禮了。

    “不行,我要你當着大家的面說,你願意嫁給我麼?”餘藺對於之前的顯然不滿意。

    “嫁給他,嫁給他,嫁給他”周圍的人看着這樣帥氣紳士的人一直跪着,看着那還是沒有表現的人,全部開始起鬨。

    “嫁給她,嫁給他”聲音一波一波不絕於耳。

    沈無雙看着周圍,看着那些人眼底的祝福。

    彎腰接過餘藺手裏的玫瑰花,把人扶起了。

    “在一起一輩子,簡直就是太般配了”。

    “沈總好幸福啊?”。

    “沈總簡直就是太有福氣啊”。

    唯一看着那被衆人圍在一起的兩人,臉上沒什麼表情。

    “啊,土豪”也不知道誰眼見,驚叫出聲。

    唯一四處看看,哪裏有什麼土豪。

    “總監,你看看,現在最新限量版的邁巴赫啊”樑靜拉着唯一,轉過頭。

    那些人也都全部轉過身子,看着那輛銀色的邁巴赫,眼裏透着羨慕嫉妒恨。

    那種上千萬的車子對於她們只是夢想。

    她們只見那輛邁巴赫停在不遠處,可是接下來就沒有什麼動作了。

    “哇,第一次看見這樣的車子,之前都只是在電視上看見了”。

    “誰家這樣有錢,限量版的邁巴赫啊?簡直就是土豪啊”。

    “簡直就是土豪,這樣的車子A市也沒有幾輛”主要是開不起。

    唯一也看着那輛名車,搖了搖頭,有錢就是任性。

    這輛最新出來的車子,少說也有兩千萬,簡直就是奢侈。

    “臥槽,這家裏肯定很有錢,誰這樣高調啊?”樑靜覺得,自己能看一眼那也是不錯了。

    緊接着,在大家目光的注視下,車門打開了。

    可是很意外的,並沒有見到人,而是一隻狗。

    不,準確的說是藏獒。

    “藏獒啊,爲什麼會在這裏”。

    “藏獒這樣兇猛的動物,居然會有人喜歡養”。

    可是更令她們驚訝的是,那個藏獒嘴裏的東西。

    “哇噢,好人性化啊”。

    “簡直就是太可愛了”。

    “好想擁有一隻怎麼辦”。

    沒錯,藏獒的嘴裏叼着很多線,線的上面全是氣球,並且還都是紅色桃心的。

    唯一看到這裏忍不住笑,這樣威猛的動物做這樣的事情,怎麼想怎麼都有笑點。

    “這藏獒到底要幹嘛,不會是代替主人來送禮物吧”人們看那藏獒一步步的走近。

    有些膽子小的已經退後了。

    可是,藏獒卻沒有朝着她們那個方向,反而看着唯一哪裏有些興奮。

    邁着自己四肢,朝着唯一興奮的跑過去。

    唯一連忙退後幾步,對於這種大型動物,她還是有些害怕的。

    主要是藏獒的體積太大了。

    龍采薇和樑靜也嚇的臉色蒼白,身子有些輕微的顫抖。

    那些人看着那藏獒一直就往唯一哪裏跑,也有些爲她擔心。

    可是,在一次讓她們驚掉下巴。

    那隻看起來非常兇猛的藏獒來到唯一身邊之後,反而一臉溫順的在唯一的腳上蹭了蹭。

    聞了幾下,把嘴巴伸向唯一的手部,輕輕的蹭蹭,意思很明白。

    唯一有些呆愣,看着這大型犬人性化的動作。

    “給我的”唯一有些疑惑。

    可是藏獒還是在唯一的手部繼續蹭。

    唯一看着它乖巧的動作,眼裏有着笑意,伸出手指把那些氣球接了過來。

    接下來,藏獒咬住唯一裙子的裙襬。

    把人往車的方向引去,唯一實在不明白,或者說現在發生的一切讓她有些傻眼。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爲什麼她這樣蒙逼。

    隨着她一步一步的走近,車子的窗子也緩緩的搖下來。

    唯一看着車子裏的人,臉上的笑意凍結了,呆呆地不知道該怎麼樣反應。

    墨御摘下眼鏡,看着自己傻呆呆的老婆。

    打開車門,手裏也是一束鮮花,抱着鮮花走上前。

    出現在人們面前的墨御一身軍裝,他並沒有來得去換衣服。

    唯一看着那穿着一身橄欖綠,身材修長,五官俊美,渾身氣勢凌厲的人,不知道在想什麼。

    “好帥啊,是不是那個沈總的男朋友啊?”。

    “長得真的很有男人味啊,又帥”。

    “軍人啊,太有氣質了”比起餘藺,女的顯然更喜歡這樣既英俊瀟灑也孔武有力的男子。

    因爲很男人味啊?也很有安全感。

    “臥槽,臥槽,土豪原來認識我們總監”比起別人,樑靜顯然更欣賞車子。

    神情有些興奮了,看着唯一身邊的車子,簡直想上去摸一下。

    沈無雙看着唯一,眼裏有些不可思議和嫉妒。

    憑什麼唯一有這樣的人喜歡,憑什麼沈唯一可以得到。

    她不甘心,明明她什麼地方都比沈唯一優秀。

    頓時,沈無雙看着自己身邊的餘藺,就有一些不滿足起來。

    墨御看着自己小老婆呆呆的樣子,走到她的面前,低下頭,吻溫柔的落在唯一的嘴角。

    唯一臉色立刻通紅,看着周圍,眼裏有些羞澀。

    墨御看着這樣惹人憐愛的唯一,眼裏的神色更加幽深。

    可是看着周圍的那些人,還是剋制住了。

    “想老公了沒有,老婆”墨御看着唯一,感覺她瘦了。

    “嗯”唯一想起和這個人已經很久沒有見面了,連忙點頭。

    “老婆,情人節快樂”墨御把自己手裏的鮮花遞給唯一,嘴脣再次親在唯一的額頭上。

    唯一接過鮮花,踮起腳間,在墨御的嘴巴上親了一口。

    以此來訴說自己的思念之情。

    墨御一把將人抱起來,唯一安靜的窩在墨御寬闊的懷抱裏,深吸一口屬於墨御的氣息。

    其實她真的想不到,這人什麼時候回來的,還這樣突然,一點消息也沒有。

    不顧衆人的眼光,墨御把唯一放在副駕駛位置上,低下頭再次親了一口,實在有些想念唯一了。

    給唯一系好安全帶,自己坐上駕駛座。

    唯一看着墨御,彷彿又回到了結婚那段日子,衣來伸手飯來張口。

    簡直幸福的不要不要噠,偏過頭,唯一看着樑靜和龍采薇盯着自己目不轉睛地樣子。

    唯一想起自己剛纔的樣子,有些不好意思。

    “過來,我送你們回家”樑靜眼裏那赤裸裸的期待唯一也有些不忍心讓她失望。

    龍采薇走上前,“不用了,總監,你和你老公也很久沒有見面了,我們就不打擾了”。

    墨御轉過頭,看着龍采薇,再看看唯一,也有一些明白了。

    應該是關係比較好的,要不然不可能知道他是唯一的老公。

    “沒事,我準備帶着小祖宗去吃飯,你們上來,送你們一程”既然是唯一工作上的朋友,這個面子墨御也會給的。

    “上來吧”唯一朝着兩人笑笑。

    “那就謝謝總監了”。

    “謝謝總監”。

    在所有人羨慕的眼光下,兩人上了限量版的邁巴赫。

    而那隻藏獒,則是委屈的進了後備箱。

    然後車子絕塵而去。

    沈無雙看着那已經走遠的背影,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這沈唯一根本就是來打臉的。

    這個男人她後來瞭解過,只不過以爲兩個人只是玩玩而已,想不到墨御對她這樣好的。

    心裏的嫉妒忍不住肆意蔓延,憑什麼,憑什麼,她不甘心,不甘心。

    有時候,恨意矇蔽了雙眼,總會做一些錯事。

    就比如沈無雙。

    車裏放着輕音樂,唯一抱着玫瑰花,看着墨御的側臉,覺得還是有些不真實。

    龍采薇沒說話,樑靜則是稀奇的四處打量。

    在一個紅綠燈的時候,墨御從一邊拿出自己買的巧克力遞給唯一,再把一些其他的零食給後面的兩人。

    “吃一點,你看看你自己,都瘦了”墨御伸出一隻手,捏了捏唯一的臉蛋。

    自己之前好不容易養起來的肉啊,她加幾天班就沒有了。

    “是不是沒有好好吃飯,是不是公司的伙食不合胃口,你看看你自己,瘦成這樣,明知道自己身體不好”。

    “都說了什麼事情先放在一邊,照顧好自己,這樣老公也安心”墨御看着唯一眼裏全是心疼。

    “我有好好吃飯的”唯一反駁,只是聲音有些小。

    “你就是笨蛋”墨御拿過一顆巧克力親自剝開給唯一。

    唯一張開嘴巴吃進去,隨後墨御在開了一瓶牛奶遞給唯一。

    即使是自己不喜歡的純牛奶,唯一也不敢說話了。

    身後的兩個人看着這樣秀恩愛的兩人雞皮疙瘩都忍不住掉。

    最後到達目的地龍采薇下車的時候,樑靜本來還有一些距離,可是她受不了了,也跟着下車。

    看着車子遠去,摸了摸自己的手臂,簡直就是太肉麻了。

    “這不是寵老婆,這叫養女兒,有這樣的老公,總監簡直不要太幸福”樑靜也很羨慕啊?

    “都會有屬於自己的幸福的”龍采薇眼裏有着祝福。

    “自然”她已經有了,想着今天的情人節,某人卻還在加班,這心裏就拔涼拔涼的。

    不過能怎麼樣,還不是按照某人說得來。

    龍采薇想起墨御和唯一相處的樣子,覺得很羨慕,還是有那麼一個人這樣愛護自己。

    即使要自己一直等待,那也是願意的。

    墨御帶着唯一,沒有再去什麼地方,帶着她回家,現在他只是想安靜的抱着唯一。

    唯一也是,現在她什麼東西都不想吃,她就是想這個人。

    車子來到自己小區的地下車庫,墨御見四周無人,把唯一拉過來,嘴脣就湊了上去。

    唯一看着有些焦急的人,可能也是很久沒有見面了,有些渴望,動作比較粗魯了。

    墨御看着擋在自己和唯一中間的玫瑰花,一把扯出來,丟在後座。

    抱着唯一繼續之前的動作,和唯一脣齒交纏,摟着唯一的纖腰,彷彿要把她揉進自己的骨子裏。

    唯一也被她勒的生疼,可是卻覺得這樣纔是最真實的。

    墨御看着被自己吻的臉蛋潮紅,嘴脣水潤有光澤,眼裏水霧繚繞的人,眼裏的神色加深。

    現在唯一的樣子就彷彿求人蹂躪一樣。

    再次覆了上去,不過似乎覺得自己這個位置不好,不容易發展。

    墨御把位置調整了一下,讓駕駛座的位置變得平坦,緊接着摟着唯一一起躺了下去。

    吻越發的深入,墨御覺得還是不能滿足自己,手指開始不規矩起來。

    唯一眼神迷離,彷彿已經不知道現在在什麼地方了。

    墨御看着她這個小模樣,身體叫囂的難受,隨着自己的心意做着自己喜歡的事情。

    一時間,車裏面全是粗重的喘息聲和細細的抽泣聲以及求饒聲。

    地下車庫這個時間段倒上沒有人,要不然人們也可以看見那車子不停地晃動。

    經歷過的人都知道那是在幹什麼。

    等兩個人從車子上下來的時候,是墨御的大衣裹着人的,唯一現在已經動也不想動了。

    大眼睛裏面還有水霧,嘴脣直接腫起來了,唯一看着墨御有些幽怨。

    墨御毫不魘足的湊上去再次親了一口,“乖,誰叫你這樣美味,沒有把握住”。

    ------題外話------

    網站的審覈尺度有限,所以想要看福利的親們請在評論區加一下羣,哪裏有羣號,進羣后私戳羣主,福利私發,咳咳咳,咋們低調,其實我很純潔的,不就是一個車……麼,嘻嘻嘻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