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49 別打林初晏的主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49 別打林初晏的主意字體大小: A+
     

    墨家這裏的人,就是老爺子都不需要這些補品吧?

    “誰需要補,這些當然是給人的,不是聽說小一一這幾天上班特別忙麼?她本來看起來就比較嬌小,身子骨肯定也弱”。

    “我這才從你二嬸嬸哪裏找了這株人蔘,爲的就是給小一一補一補身子”元秋晴看着自己的侄女,仔細的解釋。

    “你想做好之後叫我送過去是不是,小嬸嬸”墨柳看着元秋晴,瞬間明白她叫自己回來幹什麼了。

    “不然叫你回來幹什麼”元秋晴反問。

    “你這是偏心,二嬸嬸這株人蔘我覬覦很多年了,可是她就是不給我,這一次就這樣輕易的拿出來,不是偏心是什麼,不怕我有什麼想法啊”。

    墨柳一邊說一邊夾起一塊雞肉放進嘴裏,瞬間眼睛眯起來,有些享受。

    “小嬸嬸,你廚藝真是越來越好了,這雞燉的太棒啦”墨柳忍不住誇獎。

    她小嬸嬸的甜點也是超級一流棒的。

    元秋晴從另外一邊的櫃子裏拿出一個保溫盒,洗乾淨之後拿來過了。

    “也不知道小一一那孩子會不會喜歡,我也不知道她平時喜歡什麼,要不然也可以給她做好送過去”反正每天閒在自己家裏也沒事情。

    “哎呦,小嬸嬸,這麼糾結幹什麼,我看小嫂子很好養活的,根本就不挑食”好歹她也給唯一送過幾次飯菜,她觀察的很仔細。

    唯一真的很少有不吃的東西。

    “還有,小嬸嬸,你就不要去嚇人了,你親自個小嫂子送飯,會引起轟動的,小嫂子現在還不能出名”。

    這件事情墨柳不認同,那些人已經進了A市,小嬸嬸這樣做,無疑就是曝光小嫂子。

    讓她處於危險之中,那這樣,墨御不扒了她的皮纔怪。

    “你可以做好我送過去,反正最近沒事情”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盯好唯一。

    “也是,那你去之後想方設法打聽一下她喜歡吃什麼,回來我做好你給她送過去”元秋晴聽到這裏就放心了。

    “你們怎麼不問我想吃什麼,怎麼對我沒有這麼好”墨柳直直的看着自己的小嬸嬸。

    “你要是聽話一點,懂事一點,我們也很疼你,別一天像一個男孩子一樣舞刀弄槍的,年齡不小了,可以找一個婆家了”元秋晴看着自己這個侄女,拿她簡直沒有辦法。

    “你還是疼愛唯一吧,你這樣說,我就太爲難了”墨柳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她真的不是那種乖巧的人,野習慣了。

    “快點送去,晚一點涼了就不好吃了,影響味蕾”元秋晴把盛好雞湯的保溫盒遞給墨柳。

    墨柳連忙抱着,就怕有什麼閃失。

    “那我先去了,我看看這幾天小嫂子在幹嗎”墨柳想起了自己二哥給自己打的那個電話。

    眉頭皺起,希望那些人不要把注意打到自己小嫂子身上。

    不然惹怒那個瘋子,誰也不要想好過。

    墨柳提着元秋晴給的愛心雞湯,開着車朝着唯一的公司駛去。

    等她來到的時候那些人也纔到下班時間。

    墨柳問了前臺小姐之後就直接去市場部找唯一了。

    現在唯一還在辦公室加班。

    墨柳來遇見的是龍采薇,主要是龍采薇看見人一直在哪裏偷偷摸摸的,實在看不下去了。

    放下自己手裏的筆,走上前。

    “小姐,請問你找誰,有什麼需要幫助的麼”龍采薇語氣很溫和,就像第一次和唯一說話一樣,非常公式化。

    “我找你們沈總監,看見你們大家都在工作,不好意思打擾”。

    可不是,看着那些的臉上全是疲憊,依舊強自打起精神繼續工作。

    墨柳覺得勞動人民還是挺幸苦的。

    “你找我們總監有什麼事情麼?”龍采薇看着自己面前打扮得乾淨清爽的人,有些疑惑。

    “給你們總監大人送吃的”墨柳拿起自己手裏的東西給龍采薇看。

    “你是她朋友?”龍采薇看着那保溫盒,有些驚訝。

    這朋友簡直就是太給力了。

    “對的,麻煩你帶我去見她”墨柳覺得,她和唯一應該算得朋友吧?

    “請跟我來,不知道小姐怎麼稱呼”龍采薇帶着人,朝着唯一的辦公室走去。

    “我姓墨,你可以叫我墨柳,對了,我一路走過來,爲什麼大家都下班了,就只有你們市場部還在加班啊”這不是存心折騰自己的小嫂子麼?

    “工作需要,最近這裏都有一些忙”總不可能給人家說這這就是老總裁在故意爲難沈唯一吧?

    “你們公司總裁真是任性”墨柳表示嗤之以鼻。

    “嗯,確實有些任性”要是不任性,同樣都是女兒,爲什麼差別這樣大。

    這些龍采薇這幾天都看得明明白白的,沈嚴還是有些偏心了。

    龍采薇的辦公室離唯一不是很遠,所以兩個人很快就到了。

    還不用龍采薇敲門,墨柳就開始了大嗓子攻擊。

    “小一一,想不想我”墨柳連忙走進去。

    唯一聽見熟悉的聲音擡起頭,看見墨柳有些意外,放下手裏的文件,站起來。

    “你怎麼來了”唯一看了看時間,按道理她也已經下班了,這爲什麼還要給她送吃的,簡直不要太盡職。

    “小一一,你怎麼這樣憔悴”墨柳看着現在穿的很正式,但是卻很有味道的唯一。

    看着她眼底那掩飾不住的黑眼圈和蒼白的臉色,難怪墨媽媽說要給她補一補了。

    這要是不補一下,再過幾天身子一定撐不住的。

    “這幾天有些忙,倒是你,怎麼來了,你上班不忙麼”唯一拉着人坐下。

    這是她最近見到也算比較親近的人了。

    “他們是不是爲難你了,小一一,你看看你自己,都瘦了”這二哥回來會不會拆了自己啊?

    “沒有,大家都很好相處的”唯一發誓,這句話絕對是違心的。

    “總監,要是沒什麼事情,我就去給這位小姐泡一杯咖啡吧,不知道這位小姐要不要加糖”龍采薇看着兩個人親密的模樣。

    臉上也全是笑意,總監一整天都是泡在文件裏,難得有自己朋友來看自己。

    放鬆一下也是好的,不然那個瘋狂工作的人讓他們這些人看起來都特別心疼。

    “沒事的,你先去忙吧,我不喝咖啡的,謝謝”墨柳看着龍采薇,開口委婉的拒絕。

    她對於咖啡真的不是什麼特別愛好的。

    “那你喝水嘛,我給你倒水”龍采薇說完在一邊拿起一次性杯子去給墨柳倒水。

    “沒事,我來,你去休息一下”唯一走過去接過龍采薇手裏的杯子,讓人趕緊去休息。

    “那好吧,總監,那個樑經理說,別忘記今晚的飯局”龍采薇說完微微一笑,轉過身子走了。

    唯一走到飲水機的旁邊給墨柳到了一杯茶。

    “今天怎麼來了,不會是給我送吃的吧”唯一有些好笑。

    這個人每一次出現都是給自己帶好吃的。

    “對的,給你送吃的”墨柳拿出保溫盒遞給唯一。

    “這是什麼”唯一把水放在墨柳面前,看着盒子有些好奇。

    “打開來看看就知道了”墨柳沒說,看着小一一,希望她自己打開,這可是她婆婆親自給她做的。

    這雞湯的味道那樣濃郁,也不知道元秋晴自己一個人熬了多久。

    唯一看了一下時間,確實快要到吃飯時間了。

    雖然晚上有一個飯局,但是要自己從現在一直等到晚上七點,她是不可能做到的。

    唯一也不客氣的把保溫盒打開,可是打開的瞬間聞到那個味道眼睛就直接亮了。

    “雞湯”天知道她這幾天過得什麼日子,現在聞到雞湯的味道,簡直就是人間美味。

    唯一放下蓋子,看着那濃郁飄香的雞湯,頓時就饞了。

    “怎麼樣,是不是看起來就很有食慾”墨柳看着唯一調侃道。

    好想說一句這是你婆婆做的。

    “是呀,你吃過了沒有,沒有吃的話我們一起吃”唯一看着墨柳不知道人吃了沒有。

    “可別,我吃了的,吃撐了我自己也難受”這要是和唯一分了,回去她小嬸嬸會把自己分屍的。

    “真的吃了”唯一表示自己有些懷疑。

    “真的,我可不是那種喜歡和自己過不去的人”墨柳說的很坦蕩。

    “那我我就不客氣了”唯一盛了一些雞湯在下面的另一個碗裏。

    拿起勺子開始品嚐起來。

    輕輕的喝了一口,享受到眯起眼睛,“人蔘雞湯”。

    唯一看着自己碗裏的那半截東西,她認得出來。

    “對呀,人蔘雞湯的味道怎麼樣”墨柳也想聽聽唯一的感覺。

    “很好喝,這樣的味道感覺讓人很回味”。

    唯一不知道爲什麼想起了自己媽媽,那個商業女強人給自己洗手做羹湯的樣子。

    蘇穎燉的雞湯也是非常美味,現在喝着這雞湯,讓唯一想起來自己的母親。

    “很溫暖,很舒服”有那種媽媽的味道。

    “做這個的一定是大廚”唯一喝着雞湯,有些回味。

    “是不是特別棒,還有什麼喜歡吃的,你給我說,下一次我給你帶來”墨柳聽見唯一的誇獎也非常高興。

    回去之後給自己小嬸嬸說,哪位肯定能上天。

    “我不挑食的”唯一笑笑。

    “真好養活”墨柳看着自己小嫂子,感覺越看越美,怎麼都讓人移不開眼睛。

    “你看我幹什麼,哪裏穿的不妥當麼”唯一看見墨柳那凝視自己的樣子,看了看自己的穿着,也沒有什麼不妥當的。

    “這件事覺得你長得很漂亮”連她這個女的都忍不住看呆了。

    “性別女,愛好男”唯一倒是很幽默的來了一句。

    “撲哧”墨柳笑出聲音,感覺有時候唯一抽風挺好玩的。

    真不知道自己二哥那樣嚴肅的人怎麼就找了這樣一個逗逼。

    “有什麼好笑的,誇我的你又不是第一個”很多人看見她都是兩眼發直的。

    但是進一步瞭解之後,能做到和平相處的沒有幾個。

    “你這樣確實不缺少誇獎的,對了,小一一,你這幾天到底在忙什麼,我看你黑眼圈都出來了”墨柳看着唯一眼底的疲憊,還是有些心疼的。

    “就是一些設計方案需要處理制,都是一些小事情,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裏,不會又是墨御給你說的吧”唯一想起墨御,心裏就暖暖的。

    “對,你家老男人對你最好了,那麼體貼你”平時也不見他這樣體貼自己這個還是他妹妹的人。

    可是眼裏卻有着笑意,其實這樣的愛情也不錯。

    “呵呵呵,看你的樣子,似乎非常羨慕啊,怎麼就不知道自己找一個”墨柳的年齡看起來好像比自己還大。

    “緣分這種東西說不清楚,想來的時候自然會來”反正自己這兩年沒打算退伍。

    只要一躲進軍營,家裏那些人再怎麼着急也沒有什麼用。

    “你想的倒是很寬”唯一嘻嘻笑。

    “哪像你,年紀輕輕就被栓的死死的,都不能很好的玩耍”。

    墨柳覺得自己以後一定要玩夠了才結婚,要不然會很尷尬的。

    “就像你說的,緣分到了麼?”唯一也不在意,對於她現在而言,要是那個人是墨御,不管早晚,都沒有關係。

    “羨慕你們有對象的,可以隨時秀一下”墨柳托腮,有些小鬱悶。

    “說不定你的春天也快要到了”唯一看着那嘴裏說着羨慕其實一點表情都沒有什麼變化的人搖了搖頭。

    “嗯,玩夠了我也可以找人接盤了,就是不知道有沒有那個機會”墨柳倒是很喜歡接盤。

    可是唯一聽見這句話總覺得奇怪,好像在哪裏聽過。

    不過現在還不是想那些的時候,還是安心吃東西吧?

    墨柳看着那認真吃東西的人也不再打擾,現在她可能心力交瘁吧?

    幸好那愛妻如命的人沒有看見,要不然得多心疼自己這個小老婆。

    ——。

    林氏集團。

    “總裁,今天晚上的行程已經安排好了,沈氏哪裏來電話說,地址已經訂好了,晚一點訂好位置,她們總監親自邀請你”祕書着林初晏說着接下來的安排。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忙吧”林初晏低着頭繼續辦公。

    “對了,總裁,下面說那個小姑娘又來找你了”祕書說的有些不情願。

    那個小姑娘現在是隻要一有時間就往林氏跑。

    而原本對於林初晏有些想法的祕書在經過幾次和冷雲凰過招之後也沒有什麼心思了。

    那就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主,看起來單純,其實腹黑的很。

    也就只有總裁纔會覺得那就是一個鄰家小妹妹。

    “十八啊,讓她上來,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怎麼還是這樣客氣”林初晏擡起頭,眼裏有着溫柔的笑意。

    想起那個小不點,難怪自己現在一個人辦公總覺得少了什麼。

    因爲很多時間都是那個小不點陪在自己身邊。

    所以一直就沒有什麼寂寞的感覺啊?

    “是,總裁”祕書轉過頭用外面的電話打過去,叫人上來。

    可是這一次令祕書還是有些驚訝的。

    因爲這一次上來的是兩個女人,冷雲凰她認識,至於另外一位這壓根就沒有見過。

    “這位小姐,請問你是?”祕書看着這位長得乖巧安靜的人問道。

    “你好,我是南宮雪,這一次來見你們總裁是有點事情的,關於工作的”。

    南宮雪看着那個女祕書,禮貌的說道。

    隨即拿着眼神仔細的把那個女祕書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見對自己沒有任何威脅才放心。

    可是看着自己身邊揹着單肩包的冷雲凰,這心情就有一些不美好了。

    “你來這裏幹什麼,我來是因爲公事,你來這裏不覺得唐突嘛,初晏哥也是需要安靜的環境的”南宮雪抱着自己的雙臂,看着人詢問。

    “我覺得我沒有地方需要給你報告吧,你以爲你是誰,別那麼自以爲是好嘛”冷雲凰看着人也不喜歡。

    正所謂,情敵見面,分外眼紅。

    “倒是你,找初晏哥哥有什麼公事,有邀請函或者預約麼,如果沒有,那就請你出去,別找什麼公事的藉口想打擾人家”。

    “真的搞不懂你們這些阿姨,一天不想着工作,想着怎麼找男人,讓人看不起”。

    “不服啊,不服來咬我呀?”冷雲凰看着南宮雪盯着自己那好像要吃了自己的眼神,根本不怕。

    “原來你之前都是裝樣子啊,什麼柔弱,都是假的,你好深的心機,冷雲凰,看不出來啊?”南宮雪看着冷雲凰冷笑。

    “彼此彼此”冷雲凰看了她一眼,擡起腳步就往裏面走。

    南宮雪自然不甘示弱的跟上,只有那位女祕書,站在原地有些回不過神來。

    這當着她的面互掐真的好嘛?

    “初晏哥哥”一瞬間冷雲凰又恢復那天真單純的模樣,歡快的跑過去,一把摟住林初晏的脖子。

    南宮雪看着那抱着林初晏脖子的手,恨不得給她宰了。

    “冷小姐,能不能注意影響”南宮雪實在看不下去了。

    這冷家大小姐怎麼就這樣沒臉沒皮呢!

    原本並不在意的林初晏聽見還有另外的聲音立刻擡起頭。

    看着南宮雪,還有現在抱着自己的冷雲凰,覺得這有些尷尬。

    “好了,十八,放手,乖乖坐好”林初晏自己往旁邊挪了一下,習慣性的讓冷雲凰坐在自己身邊。

    這是最新養成的一個習慣,冷雲凰說了,靠的這樣近,有什麼不明白的就可以直接問了。

    可是這一幕南宮雪還是覺得有些辣眼睛,那小賤人憑什麼,不就是仗着自己是冷家的大小姐麼?

    這樣肆無忌憚目中無人的,早晚給她苦頭吃。

    “冷小姐這樣是不是不合適,我還有一些公事和初晏哥談,你是不是應該回避一下,這樣不好”。

    沒錯,今天這個項目就是南宮雪求着自己的父親讓自己親自來的。

    她似乎自從上一次見過林初晏之後,就一直沒有機會在創造機會見面了。

    後來聽說自己的父親無意間提起和林家合作這件事情,她當時可是高興壞了。

    有了合作,兩個人相處和接觸的機會就多了,也有更多的時間去了解和增加感情。

    所以她去求自己父親,這個合作項目由她全權負責。

    “你找初晏哥哥有什麼公事”冷雲凰根本不會聽南宮雪的。

    想支開她單獨和林初晏相處,簡直就是做夢。

    “南宮小姐,這一次來有什麼事情麼?”以前每一次都是南宮雪家老爸或者公司代表來談項目的。

    這一次換了一個人,還是有些不習慣。

    “初晏哥,我也纔剛畢業不久,家裏人說要說閒着沒事也可以到公司多學習一下,讀萬卷書,不如走萬里路,我也想出來看一下自己到底有多少能力”。

    “父親說初晏哥是國外知名商學院畢業的,很多地方都值得我學習,所以父親覺得這是一次很好地鍛鍊機會”。

    “讓我來協助這個項目,希望學到更多”對於林初晏,南宮雪目的很單純。

    林初晏看着南宮雪,眼裏有着欣賞,“確實可以多接觸學習一下,和你差不多大的,我妹妹就沒有這個覺悟”。

    用林初夏的話開說,混吃等死現在是她唯一的目標,現在也不知道去哪裏瘋玩去了。

    “哪裏,初夏妹妹是一個非常機靈的女孩子,只要是願意去學習,進步肯定是非常快的”短短兩次接觸,南宮雪就看出來了。

    林初晏對於林初夏是屬於那一種非常疼愛的。

    “那個鬼丫頭,做不了這些”想起自己那個妹妹,林初晏就全是無奈。

    “初晏哥現在要是不忙的話,我們現在談一下項目”南宮雪看着把注意力全部放在自己身上的林初晏。

    看着冷雲凰的眼裏全是挑釁和得意。

    “好的”林初晏回答道。

    轉過頭,看着一邊不說話的冷雲凰。

    “來,十八,要是無聊或者餓了就吃一點東西”林初晏從自己的抽屜裏拿出一些零食放在冷雲凰的前面。

    冷雲凰看着這樣溫柔體貼的林初晏,眼裏有着無邊的笑意。

    南宮雪看着直咬牙切齒,這該死小狐狸精,就喜歡勾引人。

    “謝謝初晏哥哥”冷雲凰笑得眯起了眼睛。

    看着這樣的冷雲凰,林初晏覺得和記憶中某一個人很像,真的很像。

    並不是因爲動作,而是因爲那眉眼之間的神態,簡直就是如出一轍。

    “初晏哥,我們開始吧”南宮雪實在看不下去了,出口打斷。

    “好的”林初晏轉過頭,開始和南宮雪討論項目的整體事宜。

    冷雲凰在一邊聽着兩個人的討論,看着林初晏眼裏那時時刻刻都存在的溫柔笑意。

    和南宮雪那嬌俏迷人故作風情的樣子,低下頭的瞬間眼裏嗜血一閃而逝。

    怎麼辦呢?好想初晏哥哥這抹溫柔只屬於自己。

    不難看出,隨着兩人的討論,林初晏對於南宮雪眼裏越來越多的欣賞。

    冷雲凰心裏是不舒服,可是還要要微笑。

    現在自己要是弄出怎麼幺蛾子,林初晏對於自己的印象一定大打折扣。

    既然捨不得對付林初晏,那麼,逗弄一下南宮雪也是可以的。

    冷家的人,向來對於自己喜歡的東西都是佔有慾非常強的。

    她冷雲凰看上的人,斷然不可能拱手讓人。

    冷雲凰吃着林初晏給自己準備的零食,嘴角全是笑意。

    可是細看不難發現,那不是單純,那是算計。

    不知道過了多久,冷雲凰看着兩個人依舊討論的熱火朝天的,感覺自己肚子有些不舒服。

    看着很認真的林初晏,也沒有出聲打擾。

    站起來朝着外面走去,直接去了衛生間。

    南宮雪見此,嘴角翹起,也藉故跟着後面去了。

    林初晏倒是沒有多想,可是他旁邊的祕書看着兩個人前後走出去,也知道會有一出好戲了。

    衛生間裏。

    冷雲凰正在洗手,而南宮雪進來之後就開始補妝。

    冷雲凰看見人直接不想說話。

    可是並不代表南宮雪也閒的住。

    “怎麼?看出自己的差距了麼,我和初晏哥還有相同的話題,你就只知道一味的糾纏,我不知道那有什麼意思”。

    南宮雪一邊化妝一邊用眼角的餘光看着冷雲凰。

    “你看看你自己,還是一個沒有長大的豆芽菜,你有什麼,男人的需要你滿足的了麼,你知道他想要什麼麼?”。

    “冷大小姐,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他需要的是成熟的女人,而不是你這個毛都沒有長齊的小不點”。

    看着穿着一身校服的冷雲凰,南宮雪眼裏有着挑釁。

    “你這樣噁心你自己知道麼”冷雲凰洗好自己的手,轉過頭看着人。

    “被不知道多少人睡過的破鞋,你有什麼資格打初晏哥哥的注意,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國外那些骯髒事兒”。

    聽見冷雲凰的話,南宮雪眼裏有一瞬間的慌亂,隨即恢復淡定。

    “你難道不知道男的都是那個樣子麼,喜歡在人前優雅乖巧聽話,在牀上騷的不行的女子,你恐怕做不到這些吧?”南宮雪看着人根本不在乎。

    即使國外真的有自己那些不好的事情那又怎麼樣,沒有證據別的人也只能說冷雲凰子虛烏有。

    畢竟是一個小姑娘在爭寵。

    “呵呵呵呵”冷雲凰笑出聲,銀鈴一般的聲音在這幽靜的衛生間裏顯得有些詭異。

    冷雲凰轉過頭,伸出自己的手指,在南宮雪淬不及防的情況下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然後直接將人抵在門上,南宮雪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撞得頭暈眼花。

    她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冷雲凰會有這樣的動作。

    “我告訴你,離林初晏遠一點,你怎麼樣我管不着,但是你要是再繼續糾纏林初夏,就不要怪我不客氣,對你下手”。

    “林初晏是我的,他只能是我的,誰敢和我搶,我不介意出手的”冷雲凰一隻手掐着南宮雪的脖子。

    一隻手慢悠悠的從自己的校服裏摸出一把刀。

    南宮雪看着那明晃晃的刀具,在看着冷雲凰有些不可置信。

    這冷家小姐根本就是一個瘋子,一個不管不顧的瘋子。

    南宮雪看着冷雲凰把刀子放在自己的臉頰上。

    感受到那冰冷刺骨的感覺,南宮雪的身子有一些顫抖。

    “你想幹什麼,冷雲凰,你知道不知道這樣做的後果,你這個瘋子”南宮雪開始掙扎,可是卻怎麼都掙扎不開。

    “我就是瘋子,你能怎麼樣,別以爲我怕你南宮家,還是說這些年冷家太過低調了,讓你們南宮家忘記了,他也是五大家族之一”。

    “即使現在隱退了,也不是你們南宮家可以挑釁的,你這個態度,真的讓人很不喜歡”。

    “你有什麼資格這樣高高在上的,挑釁我?你覺得你有資格挑釁我,我們根本不在一個檔次,認清自己的位置很重要”。

    南宮雪看着現在這樣嗜血張狂的人心裏有些後悔去招惹,這就是一個瘋子。

    “你這個樣子你以爲林初晏會喜歡你,他會喜歡一個喜歡玩弄這些危險工具的人”南宮雪看着自己脖子上的刀,腿都有些顫抖了。

    “所以他不會看見這樣的我,這只是給你的警告,纔有下一次,喜歡有事沒事找初晏哥哥敘舊,想製造機會”。

    “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和風細雨,我更喜歡狂風暴雨”。

    冷雲凰看着人臉色蒼白如紙的樣子,沒有任何惻隱之心。

    姐夫和姐姐說過,對別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所以,不喜歡的人決不能將就和容忍,就比如南宮雪。

    “咳咳咳”南宮雪被放開之後不停的咳嗽,臉色開始漲紅。

    看着冷雲凰眼裏有着恐懼和恨意,今天的仇她一定要報。

    “這樣看着我做什麼,想報復我,我告訴你,別想什麼作死的方法,要不然我有的是手段對付你”冷雲凰把自己的匕首收回自己的口袋你。

    看着南宮雪眼裏的恨意根本不在乎。

    “你以爲你這樣對付我就沒有人再打林初晏的注意了嘛?你簡直就是太天真了,還記得沈唯一麼?”。

    南宮雪想起了上次那個人,那個人她也是特別不喜歡。

    反正只是一個瘋子,不如就讓她去對付沈唯一。

    “她怎麼樣?”冷雲凰眼裏毫無任何表情的看着人。

    “林初晏真正喜歡的人是她,就算你在怎麼樣厲害,又有什麼用,人家林初晏不喜歡你”。

    “你敢去除掉沈唯一麼?你不敢”南宮雪就希望冷雲凰和沈唯一兩個人鬥。

    冷雲凰看着地上的南宮雪,嘴角再次恢復天真和單純。

    “姐姐,你是要我去對付沈唯一姐姐麼?”冷雲凰眨着無辜的大眼睛

    可是南宮雪看見這樣的人身子忍不住後退,這就是一個瘋子。

    “林初晏喜歡的是她,不是你和我,你就是再怎麼樣也得不到林初晏”南宮雪說到這裏看見冷雲凰就有一些惡意了。

    在乎林初晏又怎麼樣,人家根本不在乎你。

    看着突然沉默下來的冷雲凰,南宮雪心裏簡直就是太高興了。

    這個瘋子也有這個時候。

    “可是我和沈唯一姐姐並沒有任何利益上的衝突,即使有,我爲什麼要去對付她”。

    “我是不喜歡你,可是我不討厭她”冷雲凰簡直就是覺得很搞笑。

    這人真的以爲她說兩句自己就會轉移目標麼!簡直天真。

    沈唯一哪裏她姐夫蘇錦年已經給她查了,也證明了自己的猜測。

    既然沈唯一已經名花有主了,她爲什麼要花費力氣去對付一個對自己沒有任何威脅的人呢?

    “怎麼?你不是很愛林初晏,沈唯一哪裏你就能夠忍受”?南宮雪有些不明白冷雲凰的態度了。

    “她對於我沒有任何威脅,我再次警告你,少打什麼壞主意”不至於爲了一個根本對自己沒有威脅的人而去招惹墨家。

    五大家族,雖然平時沒什麼交集,可是每一家的實力都是不容小覷的。

    “下次記得,出門帶腦子”冷雲凰站起來,打開衛生間的門走出去。

    直到冷雲凰走遠了,南宮雪纔敢大口大口的深呼吸。

    和那個瘋子在一起簡直就是太壓抑了,不過想着林初晏。

    南宮雪眼裏閃過算計,不可能就這樣放棄,即使不爲其他,也爲自己今天受的委屈。

    冷雲凰,你等着吧,我不會就這樣放手的。

    可不,人要作死,天都攔不住,她現在真的以爲冷雲凰只是在故意虛張聲勢,根本不敢。

    等他後悔的那一天才知道,其實冷雲凰真的就是一個死變態。

    ——

    晚上七點整。

    祥雲館。

    唯一把位置定在這裏,等着人來。

    林初晏走進來看見的就是一個安靜坐着等待自己的嬌小身影。

    臉上是掩飾不住的笑意,拉着自己身邊另外一個嬌小的身影大步走過去。

    唯一擡起頭,看着來人,特別是林初晏身後的人有些驚訝。

    “這位是?”唯一看着那人,感覺怎麼有些眼熟。

    “唯一,這是雲凰,你可以叫她十八”林初夏拉着人坐下開始介紹。

    原本打算讓冷雲凰回去的,可是人家死活就要跟着自己來。

    看着冷雲凰凝視自己可憐巴巴的眼神,什麼拒絕對話林初晏都說不出口。

    “我記得,記得,是有這麼一個小姑娘”唯一記得那個宴會上,這個總是喜歡纏着林初晏的小姑娘。

    “一一姐姐,不好意思,打擾你和初晏哥哥了”話是怎麼樣,可是眼裏並沒有什麼抱歉的神色。

    唯一看到這裏好奇了,還是一個挺彆扭的小姑娘。

    “林大哥,你回來這麼久了,都沒有機會請你吃一個飯,實在有些不好意思啊?最近實在太忙了”。

    唯一看着林初晏有些不好意思,要不是工作,自己好像真的不會來見這位呢。

    “你現在怎麼樣,還好麼?需要幫助麼?”林初晏看着那憔悴的人有些心疼。

    “我沒事啊,就是想着這一次林大哥幫了我很大的忙,請你吃一個飯”這個可不能答應,要不然以後就真的扯不清楚了。

    “你和初夏是朋友,有什麼難處可以找我,你別有什麼想法,我只是覺得大家都這樣熟了,沒必要這樣見外”。

    林初晏看着唯一拒絕的模樣,心裏還是有些難過,可是臉上依舊還是溫潤如玉。

    “真的不用,林大哥,我希望你是因爲我有能力,你才和我合作的,而不是因爲一些其他的關係”那樣會讓自己覺得自己特別沒用的。

    “我沒有那個意思,這一次的合作我覺得很不錯,你們做的計劃書很詳細,設計也很符合我的要求”。

    這纔是最初合作的原因,因爲一開始林初晏並不知道唯一就是市場部的總監。

    只是後來聽說的,利用這次合作把人約出來吃一頓飯。

    平時林初晏自己也知道這唯一根本不可能會和他出來一起吃飯。

    沈唯一是一個很重感情的人,可是同時也是一個絕情的人。

    對於自己不喜歡或者不能接受的感情,處理方面從來都是不拖泥帶水的。

    這就是有時候林初晏特別痛苦的原因。

    “林大哥要是真的覺得好,那就真的沒問題,林大哥出國這麼多年,看人看事的眼光還是有的”唯一看着林初晏,伸出手給人到了一杯茶。

    “小仙女,喜歡喝什麼,茶還是咖啡”唯一看着坐在林初晏旁邊一直存在感就很弱的人。

    “我不喜歡,謝謝”冷雲凰擡起頭,仔細的打量人。

    唯一看着冷雲凰那雙眼睛,微微的有些發愣。

    “十八長得真是乖巧”唯一看了林初晏一眼,很快就明白對方可能不喜歡自己的原因了。

    “謝謝唯一姐姐”冷雲凰態度不是特別熱衷。

    “呵呵呵,不謝”有什麼好謝的,她可是什麼都沒有做。

    “對了,小一一這些年過的怎麼樣,夏夏哪裏經常麻煩你”林初晏想起自己的妹妹。

    那個麻煩精一直就很喜歡唯一。

    “過得很好,謝謝林大哥的掛念,至於夏夏,我以爲我和她是朋友”。

    “倒是林大哥,現在是越來越發溫潤了,都是認識的,沒必要這樣謙虛,你這樣我都不好意思了”。

    “對了,林大哥喜歡吃什麼,還有十八,你喜歡吃什麼,晚一點公司還有點事情需要我去處理,我們一邊吃一邊聊”。

    唯一是真的想快點吃完就走,自己現在真的是爭分奪秒啊?

    “那既然這樣,大家就隨便吃一點”林初晏也知道唯一剛剛接手市場部總監的位置,多的是問題給她處理。

    林初晏拿過菜單,遞給身邊的冷雲凰,“十八喜歡吃什麼,自己點”。

    “我記得小一一你以前特別愛吃魚和蝦海鮮之類的對吧,並且還特別喜歡吃辣”。

    林初晏想着唯一那有些重的口味,溫潤的眼裏全是笑意。

    “沒辦法,重口味”這習慣這些年還是沒有變過。

    “那我給你點菜”林初晏看着菜單問着唯一。

    “不用了,我喜歡吃什麼我自己會點,這樣很麻煩你”唯一還是拒絕的,人家旁邊還坐着一位呢?

    可別到時候引起什麼誤會,自己可就罪過。

    “你呀?還是一如既往的獨立找,什麼事情都不會讓別人給你做”林初晏搖搖頭。

    那時候他就是特別心疼遇見什麼事情都咬牙堅持的唯一,倔強的讓人心疼。

    ------題外話------

    《豪門盛寵之女將影后》,作者淵青。

    女將軍穆瓷死了,爲國家獻出了一切,最後卻得了個謀權篡位的罪名,落了個死無全屍的下場。

    再睜眼,女將軍變成了現代受人欺凌的豪門千金穆青瓷——爹不疼,娘去世。

    前有僞善姐妹,後有惡毒後母。

    一場意外,她以血祭解開封塵幾世的封印。

    女修羅強勢歸來,惹怒她的下場便是被死!欠我的,我要統統拿回來!

    從此上流社會中有了豪門第一名媛,而娛樂圈則有了男女通吃的國民偶像。

    而某隻梅花精看着穆青瓷微博下面什麼‘我愛你,我要嫁給你’,‘偶像我給你生猴子’之類的話。

    憤憤道:“她要嫁也是嫁給我,猴子也只會給我生,你們都死了這條心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