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48 來自婆婆的關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48 來自婆婆的關心字體大小: A+
     

    “已經辦好了,母親,即使不看沈家,墨家她也需要掂量一下”元秋晴坐下來,墨君給她到倒了一杯茶。

    “這市長夫人倒是一個柃的清的,都是一個父母生的,差別怎麼就這樣大”墨奶奶搖頭表示自己不理解。

    “管她呢?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元秋晴對於別人怎麼教導孩子並不關心,只要別鬧到自己家這裏來就好了。

    “秋晴的脾氣還是一如既往啊”墨奶奶看着元秋晴,她當初就是特別喜歡元秋晴這個性子。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麼多年,都習慣了”元秋晴看着墨奶奶。

    其實很高興自己有這麼一個婆婆對自己這樣好,這是很多豪門夫人都沒有享受到的待遇啊?

    她元秋晴這一輩子都是非常幸福的。

    “唯一那孩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到家裏來”對於唯一,現在墨奶奶就是盼星星盼月亮了。

    “該來總會來的,對了,給墨傲寒打電話了沒有,好歹也是你的八十大壽,那小子,怎麼還沒有動靜”。

    元秋晴想起來自己二弟的那個孩子,出國留學那麼多年了,還是不知道回來。

    “秋晴,你可算說道我的心上了”墨家二伯母餘素非攜着自家老公墨戰天走進來。

    “唉,二嫂,你不是和二哥去別莊度假了麼,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元秋晴看着自己的二嫂,好奇的問道。

    “還不是被那個死孩子氣的,還有什麼心情度假”餘素非放開自己老公一屁股坐在元秋晴身邊。

    “瞎擔心什麼,他只是對於醫學有一些愛好,有些癡迷而已”其實那就是一個醫學狂人。

    “真的羨慕三嫂和弟妹”餘素非臉上完全沒有了在人前的優雅,完全那種有氣找不到地方發的憋屈。

    “你四弟妹還不是和你一樣,整日就知道爲自己那兩個兒子發愁”墨奶奶看着自己這兩個媳婦開口說到。

    她這一輩子有了四個孩子,可是四個都是男的。

    而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事業和興趣愛好,也不存在什麼爭奪家產的問題。

    “媽,你是不知道那個小混蛋有多氣人,要是早知道這小混蛋這樣不聽話,早的時候就應該弄死她”這餘素非也是氣的沒有任何風度了。

    “你之前也是醫務工作者,也是一個一天家都不知道回的,現在知道苦頭了”墨奶奶有些好笑。

    早些年的時候,她這些兒媳婦一個比一個有性格,現在真好,全部報應回來了。

    “那不是以前麼”餘素非聽到自己母親說以前,語氣也沒有那麼強硬了。

    自己以前在醫院確實上班起來屬於六親不認的哪一種。

    “三嫂和大嫂有沒有聯繫你們啊?”這幾個倒是悠閒,去的什麼馬爾代夫七日遊。

    另外一個直接就是去巴黎看時裝秀。

    “三妹對於設計方面很執着,三弟自然陪自己愛人在哪裏對學習一下了,藝術家真可怕,旅遊還要帶着工作目的”。

    餘素非覺得自己完全做不到,要玩那就放下工作好好玩。

    “而大嫂,去馬爾代夫只是藉口,現在不知道在那個被挖掘的古墓去考古呢?”。

    餘素非就覺得自己這幾個妯娌一個比一個奇怪。

    “反正就覺得你最正常”餘素非看着元秋晴,就只有這一位沒有什麼特別的愛好。

    那些人在外面雖然被別人捧得高高地,什麼專家,什麼學者啊,回到自己家,還不知道被人多麼嫌棄。

    當年的妯娌關係,還不是調和了很久才漸漸適應的。

    “我還以爲你們就沒發現你們有這樣奇怪的癖好”墨奶奶沒好氣的說了一聲。

    “整個家裏,就只有秋晴一直陪着我這個老太婆”其餘三個,都是很少在家的。

    “媽,我們不是故意的”餘素非看着老人也有一些不好意思。

    “對了,卿卿和墨祺呢?”餘素非這纔想起來,自己好像回來就沒有見過他們。

    “你以爲就只有你纔有蜜月啊,人家小年輕呢?”元秋晴看着自己這個嫂子問道。

    “不管那些了,我只是有些想念墨炎了”好久沒有看見了,自然是非常想念了。

    “我一會兒打電話給他們”元秋晴也有些想念那個小不點了。

    “墨御什麼時候把媳婦帶回來,不帶回來,你直接告訴他,他自己一個人就別回來了”餘素非想起墨御那件事兒。

    “會帶回來”這幾天可能那個丫頭在公司也有一些忙。

    元秋晴腦袋瓜子轉悠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什麼,眼裏有着笑意。

    “不帶回來他有臉回來,簡直笑話”很多時候餘素非和元秋晴是一樣的,說話直接。

    “最近那孩子受苦了,剛去公司上班,壓力又特別大”元秋晴皺起眉頭,嘆了一口氣。

    “本來就是身子骨挺弱的一姑娘,你問問媽媽,肯定不會超過九十斤,想起來就心疼”。

    “天天加班啊?我原本打算出去給她買一根人蔘來補補的,但是現在就是找不到合適的”元秋晴說的那叫一個惆悵。

    墨奶奶看着眼角直抽,這元秋晴不知道覬覦這兒媳婦的那根千年人蔘多久了。

    現在還是沒有放過這個想法。

    “真的是這樣”餘素非就只有一個兒子,原本以前就打算再要一個的。

    可是墨戰天那個死鬼怎麼都不要,最後也只能不了了之。

    原本對於老三家的那個女孩子就比較疼愛的,哪裏知道,那是一個漢子,整天就是讓人無比的頭疼。

    “對呀,聽說媽媽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自己爸爸娶了後媽之後也不再管她,讓她一個人在外面的學校自生自滅啊?”?。

    元秋晴把唯一說得非常可憐,可是說得卻不是假話。

    “現在她姐姐就要成親了,所有的工作都壓在她身上,我可心疼了”。

    “對了,二嫂,你那裏是不是有一株人蔘啊,反正你現在用不着,放着也是放着,不然就給我吧”。

    這纔是元秋晴的最終目的,把東西騙過來之後,做好之後讓墨柳送過去。

    她不信墨柳沒有見過沈唯一。

    “那孩子真可憐,確實應該多疼愛一點,走,你去我的哪裏,我給你”這餘素非從小家境就特別好。

    自然很同情那些身世不好的,你直接給她要那東西,她不可能會給。

    要知道,她自己都捨不得用。

    可是現在元秋晴把唯一的情況添油加醋的說了,餘素非同情心就氾濫了。

    那畢竟未來也是自己人?。

    墨奶奶看着遠去的兩人嘴角勾起,這餘素非十年如一日都不是元秋晴的對手。

    元秋晴永遠知道她的軟肋在啊哪裏。

    ——

    唯一感覺時間過得真的很快,再一次起身,外面的天色都已經黑下來了。

    唯一站起來,走到外面,看着那些依舊在加班的人。

    “大家幸苦了”現在可能就只有整個市場部在工作了。

    “總監,你也辛苦了”人羣裏不知道有誰也回答了一句。

    “好好做,總會有回報的”唯一走到飲水機旁邊,接了一杯水。

    “我們一定加油,總監”很多人看着唯一眼裏都是笑意。

    其實這個小總監比她們更加辛苦,可是人家都沒有說什麼。

    “大家一起努力,加油,忙完這一段時間就會好很多”唯一微微笑了一下,走回辦公室繼續做方案。

    辦公桌上手機響起,聽着熟悉的鈴聲唯一把自己的手機拿過來。

    “小一一”手機裏傳來那幾天都沒有聽見的聲音。

    “你在不打電話過來,我都懷疑你是不是穿越了”唯一說話很幽默,只是語氣裏沒有什麼溫度可言。

    沒錯打電話的就是白薔薇,那個發短信打電話直接關機的白薔薇。

    “對不起嘛,小一一,這幾天忙的暈頭轉向的,沒有來得及顧及手機”白薔薇連忙賠禮道歉。

    這一次確實是這樣,失蹤幾天了,可能這些人也是非常擔心的。

    “我們不是關心你,我們是怕你把自己腦袋丟了,裝進去的都是豆腐渣”唯一帶上耳機。

    一邊說話一邊畫圖,根本就沒有什麼影響。

    “小一一,你到現在對於任尹誤會還是那麼深,他現在已經改了”白薔薇對於這件事情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那是你的事情,你活得開心就好”唯一現在根本分不開任何心思去關心人家的感情問題。

    因爲她自己已經自顧不暇了。

    “小一一,三天之後有空嗎?”?。

    “什麼事情”三天之後差不多招標完成了,反正輸贏都在那裏了。

    “我們公司成立,想請你來跟着剪裁,畢竟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這是我和任尹的公司”。

    “我希望我能和他一起打拼未來,小一一,你會祝福我的對不對”對於白薔薇而言,除了任尹,另外一個重要的就是唯一了。

    “什麼公司,成立的這樣快”唯一覺得這樣會不會太倉促了。

    “你投資了多少”一個公司的成立資金是最重要的。

    而任尹不是退出任家的舞臺了麼,從哪裏來的這麼多錢,肯定是這個白癡投資的。

    “我向我爸爸借錢了,我自己也還有一些存款”對於唯一,白薔薇根本不敢隱瞞。

    唯一那個人太聰明瞭,根本不可能會相信自己的說辭。

    與其編一大堆謊言來,還不如從開始就是坦白的。

    “你自己的存款有多少,你給你爸爸借了多少?”唯一真的恨不得敲死這白癡。

    “加起來也有一兩百萬”白薔薇的聲音小的不能再小。

    “那你接下來怎麼辦,自己沒錢,在給自己父親要麼?”爲了一個男人,讓自己活得這樣窩囊,值得麼。

    “現在是公司成立的初期,小一一,你相信我們,會慢慢好起來的”反正現在白薔薇對於以後的一切幻想都是非常美好的。

    “你投資了這麼多,任尹哪裏怎麼說,有什麼表達沒有”總得有什麼股權之類的吧?

    一個口頭上的承諾,現在公司小還好,要是以後生意做大了。

    人的慾望總是得不到滿足了,到時候誰認識你啊?

    “任尹說了我投資的最多,將會是公司最大的股東”其實白薔薇覺得兩個人在一起無所謂的。

    “你有病吧,去叫他把白紙黑字的寫下來,不然就別說什麼大話,聽着心裏不舒服”唯一覺得白薔薇就是一個愛情的傻瓜。

    感覺沒有任尹她就活不下去一樣。

    “沒必要那麼麻煩的”白薔薇覺得既然任尹那樣說了,肯定也不會賴賬什麼的。

    她對於任尹的人品還是很看好的。

    “閉嘴,我現在很忙,等過幾天再說”唯一聽見那句話直接掛了電話。

    好歹在怎麼樣也是一個金融大學畢業的,就不會爲自己的未來考慮一下。

    媽蛋,現在情真意切的,誰知道幾年後任尹會不會更加無恥。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現在任尹又不是白薔薇的誰,過幾天這裏忙完。

    唯一決定過去看一下,那貨到底把自己坑成什麼樣子了。

    看着自己手裏的設計方案,唯一已經來不及想其他什麼了。

    先解決自己手裏的事情纔有時間去管別人的死活。

    安靜的辦公室裏就只有唯一一個人,唯一的手指一直不停地動着,可是卻有些心不在焉了。

    總覺得這個時間段少了一些什麼。

    “總監,喝一點咖啡,現在熬夜好受一點”龍采薇走進了,給唯一泡了一杯咖啡。

    “沒事,謝謝你,你告訴他們,先下去休息,明天把現在做出來的給我看一下”唯一看着自己手中的。

    一個下午和晚上,才畫了三張,並且自己都不是很滿意。

    “我總是覺得自己找不到靈感,畫的特別糟糕”唯一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感覺自己真的很沒有用。

    就是找不到自己想要的那種感覺。

    “這是總監設計的”龍采薇拿起唯一桌子上剛剛畫好的東西。

    仔細的看了起來,“總監的畫工特別紮實啊,功底可以看出來特別好”。

    龍采薇看着自己手裏的設計方案,很中肯的給予讚美。

    一個人的畫工好不好,從一些細節的西就可以看出來,而唯一這些細節問題就處理的特別好。

    “如果總監學的不是金融管理,我都要以爲你學的建築設計了,建築設計要求很多東西”。

    看來才華這種東西,真的很難說。

    “小時候我媽媽經常教我畫東西,其實媽媽平時很愛我,但是隻有學習東西的時候,特別嚴厲”有時候呆在畫室就是一個下午。

    那時候的媽媽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對於她沒有慈愛,有的的只是嚴厲。

    “蘇總是一個很明人驚訝和驚豔的女人”龍采薇不得不佩服當年的蘇穎,一個人把公司做到現在的規模,並且還是白手起家的。

    “對的,蘇美人很厲害”唯一拿着手裏的咖啡喝了一口,想起自己的母親,眼裏全是懷念。

    “你也很厲害啊”龍采薇就是有一種預感,假以時日,沈唯一覺得不是現在這個腹背受敵的樣子。

    “我就算了,趕不上我媽媽的十分之一,做好自己就好了”對於自己,唯一沒有那麼大是要求。

    只需要達到自己目的,有沒有能力或者會不會被別人讚歎,那些都不是她關心的。

    “總監,我們真的完的成麼?”龍采薇覺得自己情緒有些低沉,這個任務真的太艱鉅了。

    “努力總會有收穫的,相信我,我不會就這樣放棄的”唯一看着人,儘管這種自己說的話現在沒有什麼說服力。

    可是這些都是自己的員工,也不能讓她們總是提心吊膽的。

    “總監,我們自然是相信你的,只是……”龍采薇也不知道該怎麼樣表達自己的爲難。

    “沒事,會過去的,對了,你叫樑靜注意休息,林氏哪裏也注意跟進,哪裏也是我們關注的地方之一”。

    “好的,總監,我先下去工作了”龍采薇點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喝着咖啡,開始苦思冥想起來,到底那一種設計方案是現在最有特色的,並且別人基本上不會想到的。

    這要是和別人撞了,唯一覺得,王譯那個人,肯定不會選擇自己。

    “啊啊啊,書到用時方恨少”唯一現在才覺得自己的學識遠遠不夠。

    拿起手機,看了一下時間,開始撥打墨御的電話。

    這一次墨御倒是沒有在休息,而是依舊在訓練。

    聽着那邊的聲音,唯一皺眉,怎麼這麼晚了還不休息啊?這身體怎麼可能受得了。

    墨御那個工作本來強度就有些大。

    “你爲什麼還沒有休息,都這樣晚了”唯一開口就是質問。

    這老男人是不是嫌棄自己身體太好了,喜歡糟蹋啊?

    “沒有,老婆,最近有些忙呢?”墨御也不知道該怎麼樣給唯一解釋,因爲最近這段時間的訓練都會加強。

    那些人的出現,並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你那裏怎麼樣”墨御比較關心唯一的最新的動向。

    “最近幾天的加班,不許勸我,讓我任性一次”唯一知道墨御肯定又會說什麼自己的身體受不了之類的。

    自己就先把話題說到這裏了。

    “什麼事情需要你就這樣加班加點的做啊,沈嚴呢?他幹什麼”。

    唯一不過就是一個總監,天塌下來,不是還有沈嚴那個董事長麼?

    “設計方案啊,對方的要求非常苛刻,但是我是不會放棄的”唯一很堅定自己的立場。

    “我知道,你最近沒事也不要外出知道麼,邢雲給我說最近A市的治安有些不是很好”銀蛇的事情肯定不能和自己老婆說,那屬於軍事機密。

    就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也要三緘其口。

    “不至於吧,已經亂到他親自給你打電話了,這些人得多猖狂”唯一表示自己不理解。

    “反正你儘量少出門,即使出門也要找幾個人陪你一起,這樣我放心很多”墨御不放心再三叮囑。

    就怕這小祖宗自己一個人喜歡到處跑,這要是遇上什麼事情,一個相互照應的都沒有。

    “好的,好的,你放心,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也肯定也不會讓自己處於危險之中的”。

    “我最近很忙怎麼可能有時間出去到處跑的”唯一趕緊給人保證。

    “這樣我就放心了,知道麼,老婆,千萬不要一個人自己出去,多找朋友陪着自己”那些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察覺唯一的存在。

    現在他只希望這一切都是針對自己的,而不是針對自己老婆的。

    “嗯,來自墨爸爸暖暖地關心,我已經感受到了,肯定會非常聽話”唯一的語氣非常輕快。

    墨御聽着那調皮的聲音,忍不住嘴角輕揚。

    “墨爸爸,我遇到瓶頸了,現在不能突破了”唯一拉聳着腦袋,可憐巴巴的靠在自己的桌子上。

    看起來委屈極了。

    “哪裏有問題,說給老公聽聽”墨御聽到唯一那類似撒嬌的聲音在心裏直髮軟。

    惹人憐愛的小人兒,簡直不要太可愛。

    情人眼裏出西施,只有墨御這樣的人才會覺得唯一可愛而不是兇悍和無恥。

    “想去招標一個片區別墅”唯一才說了開口。

    “人家要你設計出不同的方案看看你的實力如何對不對?”墨御直接就知道了。

    “聰明”唯一誇讚。

    “小祖宗有沒有想過設計的方向,或者說對這個片區別墅有什麼想法沒有”墨御對於這一塊涉及到也不是很多,這一塊最精通的就是墨子芩了。

    “暫時還沒有,我找不到任何頭緒,現在心塞”唯一一直揪着自己的頭髮,很鬱悶。

    “老婆有沒有想過,每個人的脾氣和性格都是不一樣的,你是不是可以從不同的性格總結一下,設計出關於適合她們的方案”墨御想了一下,這也是一個可行的。

    每個人喜歡的都是不一樣的,你針對人家性格設計出來的,比較有保障一點。

    “性格太過多變,這確實是一個方向,等我總結一下,老男人,我先掛電話了”唯一的工作勁又上來了。

    “好,早點休息,女孩子不要老是熬夜”墨御溫和的說道。

    “保證聽你的”唯一說完掛斷電話,開始看起了資料。

    ——

    早上八點半,現在正是上班的時候。

    沈氏集團。

    “早,沈總,今天你氣色真好”。

    “早上好,沈總”。

    “早上好,沈總,今天是不是有什麼開心的事情,笑得這樣開心”。

    沈無雙一走進公司,那些人看見之後連忙走上來打招呼,看起來都非常客氣和禮貌。

    “你們大家好”沈無雙現在的心情很好。

    “沈總,是不是有什麼喜事啊,看你笑得都快合不攏嘴了”今天沈無雙的好心情算是有目共睹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沈總是不是有喜事了”。

    沈無雙聽見她們說的話,心情更加美好的,她就是喜歡幸福給別人看。

    “對呀,幾天之後就是我的訂婚典禮了,到時候要是大家不忙,都可以來參加的”人多熱鬧嗎。

    “恭喜沈總”。

    “恭喜啦,喜結良緣”。

    “有情人終成眷屬,恭喜”。

    “希望沈總白頭偕老”。

    沈無雙聽着那些讚美,嘴角的笑意忍不住勾起。

    “謝謝,到時候大家一定要光臨啊”沈無雙看着周圍這些人,說實話,她是瞧不起的。

    這件事表面工作還是的好好做。

    那些人根本就沒有看見沈無雙眼裏對於她們的不屑,只是一味的巴結討好着。

    現在的唯一隻是隨便下來吃了一個早餐之後就回到自己是辦公室繼續工作了。

    而外面關於沈無雙的婚事已經被說的熱火朝天的了。

    唯一也是吃中午飯的時候聽見周圍的竊竊私語才知道的。

    “渣男配渣女,也不知道有什麼好祝福的”唯一搖了搖頭。

    “總監認識沈總的那位男朋友”樑靜今天破天荒的和唯一坐在一起了。

    看着唯一嘴裏對於兩人的評價忍不住開口。

    “認識啊,青梅竹馬,怎麼可能不認識,這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唯一語氣裏全是嫌棄。

    “妹妹這是還放不開麼”不知道什麼時候沈無雙走到唯一的身邊,看着唯一,眼裏有着挑釁和毫不掩飾的得意。

    “妹妹,這是請柬,我訂婚的時候你一定要來”沈無雙不去其他地方了。

    直接就在唯一對面的位置上坐下,等着看人的好戲。

    “情人節的後面啊,日子選的不錯”唯一看着請柬,飯都不吃了。

    “妹妹何必這樣陰陽怪氣的,我知道當初因爲我的原因,你對我也有一些誤會”沈無雙看着食堂這麼多人,自然也不會傻到和沈唯一這樣囂張。

    世人都同情弱者的,可是她沒有想過,唯一根本就不需要別人的同情。

    周圍的人聽到這裏耳朵都豎起了了,就想聽聽更多的內幕。

    沈無雙的那個未婚夫很多人都是看過的,確實是一表人才。

    並且還聽說對方就是一個獨生子,家裏的公司都是由他繼承的。

    這沈無雙嫁過去,也算是一個少奶奶了。

    現在聽見沈無雙這樣說,難免讓人聯想到那些比較狗血的畫面,就比如什麼妹妹搶姐姐未婚夫之類的。

    總之怎麼狗血怎麼來,這樣腦補下來,很多人看着唯一的眼神就有些不善良。

    無論什麼時候,小三都是不被待見的。

    人家好好的一段關係,沒事喜歡湊什麼熱鬧。

    “我誤會你什麼,都說了,別在我這裏秀什麼優越感,我真的很不屑”唯一放下手裏的請柬,拿起筷子開始吃飯。

    “那妹妹在乎什麼,現在這個總監的職位麼,聽說你的招標不是很順利只,需要姐姐的幫忙麼,姐姐哪裏還有一些朋友”沈無雙看着唯一眼裏有着擔心。

    “你就不能不噁心我對吧,你看看你這個樣子,學什麼白蓮花,一把年齡了,能不能成熟一點”唯一夾了一口紅燒肉放進嘴巴里。

    “妹妹,別那麼嘴硬,都是一家人,沒什麼不能說的,有什麼地方需要幫助的,姐姐一定義不容辭,姐姐之前有些地方做的不對,姐姐給你道歉了”。

    沈無雙一反常態的沒有生氣,反而興致勃勃的看着人。

    “沈無雙,少給我裝什麼好人,你自己看看你那個樣子,根本不合適,看見你就如同看見了段映紅一樣讓我噁心”唯一看着人沒有絲毫給任何面子。

    對於這種喜歡上門找虐的,她從來都不喜歡輕易放過。

    “我知道你之前喜歡餘藺哥哥,而我不應該插足你們之間”。

    聽到這裏,不止是唯一,就是跟着唯一一起吃飯的龍采薇和樑靜都開始目不轉睛地看着沈無雙了。

    這特麼纔是大新聞啊,沈氏集團姐姐妹倆和餘氏公司的公子哥都有一腿。

    “可是餘藺哥哥說了,對於你,他只是當作小妹妹一般看待,他喜歡的是我,希望和我在一起一輩子”。

    “對於你,他是愧疚的,對不起你,我這個作爲她未來的妻子,也很真誠的給不說一句抱歉”。

    “抱歉,讓你誤會了,是姐姐的錯,姐姐知道你喜歡餘藺卻還是沒有放手,姐姐對於愛情有些執着了”。

    “但是,也請你放下對於餘藺哥哥的那些想法,要不然我這個做姐姐的就有些太爲難了”。

    沈無雙一句一句又一句的話,讓周圍的人看見唯一的眼裏就是鄙視。

    最恨這種喜歡搶姐們男人的人了,平時看她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樣子。

    想不到私底下竟然這樣不要臉,真的不知道沈總這兩個女兒差別這麼就這樣大。

    “你是平時走路不帶傘,腦子進的水有點多吧?餘藺那種人也只有你纔看得起,抱歉,我看不上”可是唯一說的話卻被周圍的人看作是惱羞成怒。

    “姐姐知道你傷心,妹妹何必和自己過不去呢?”沈無雙繼續再接再厲。

    “要不然你可能也不會這麼久了,也沒有什麼交往的對象,姐姐知道你心裏難受”。

    唯一聽到沈無雙這些話這簡直快要給她跪了,這胡言亂語的本事簡直做得不要太好。

    “說實話,餘藺我真的瞧不上,你以爲你是誰,我和誰在一起爲什麼還和你說,餘藺那種渣男,也只有你稀罕,簡直就是噁心我”唯一站起來,拿起沈無雙給自己的請柬。

    “到時候我會去的,你就放心吧,我到要看看你們是怎麼相親相愛的”唯一手指緊緊的捏着請柬。

    看着沈無雙眼裏有着鄙視,不但要去,還會送一份大禮。

    想起沈無雙說的自己沒有什麼交往對象,想起自己的墨爸爸,比那個渣男不知道好多少倍。

    一個天一個地沒法比。

    她要努力等着墨爸爸的假期,到時候就可以雙宿雙飛了,日子簡直不要太美好。

    可是現在,還是安心的投入在自己工作中吧?

    唯一從昨天就一直在想墨御說的歸納所有的人物性格特點,到底要怎麼樣呢?

    “唉,不知道這沈總是什麼星座的,做事情這樣細心和果斷”走在回市場部的路上。

    唯一聽見那句沈總,說的肯定不是自己。

    不過,聽見那句什麼星座……星座……星座。

    唯一眼睛一亮,笑得牙齒露了出來,每一個星座的脾氣和性格都不一樣。

    要全部歸納這些,星座倒是起了很好是總結作用。

    想通之後的唯一連忙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馬上召集所有員工,吃完東西之後,會議室集合”看着現在還在上班的人說道。

    “是,總監”那人擡起頭答應了一聲有又繼續工作。

    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唯一開始沉思,這個遠遠還不夠,看着外面熱辣的太陽。

    唯一眼神沒有任何方向。

    和外面的火熱相比,在辦公室有空調就舒服多了。

    而有些東西也一瞬間就從唯一的腦子裏面閃過。

    市場部會議室。

    “大家設計的怎麼樣了,拿上來給我看看”唯一看着那些看起來都非常疲憊無神的人,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更有精神氣。

    龍采薇走下去把那些人手裏的設計圖全部拿到了唯一面前。

    唯一拿起設計圖一張一張的看,時間漸漸過去,可是卻沒有一張可以讓她滿意的。

    “設計了一個晚上,這就是你們想要給我的結果”唯一拿着設計圖看着下面的人面無表情的。

    “這樣的水平,你們告訴我,會不會有把握成功”唯一看着自己手裏這些雜七雜八的設計方案中簡直快要被這些人蠢哭了。

    “怎麼一個給都不說話”唯一看着衆人,說不生氣那是不可能的。

    “我們還有兩天的時間,幾十幅設計圖,該怎麼辦?”。

    “下去給我重新整理,明天繼續開會,對了,我這裏倒是有一個思路,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靈感”。

    “大家要是真的找不到什麼好的設計方案了,每個人對於自己都是瞭解的,想想自己是什麼星座,喜歡什麼樣的樣式,按照十二星座來給我設計,現在馬上就去”。

    “還有二十四節氣,根據一個節氣的設計出屬於她們的元素”唯一完全不顧那些對你看着自己眼裏是驚訝,繼續說着自己的想法。

    就是龍采薇和樑靜都忍不住想要誇讚了,這樣新穎的想法簡直不要太好。

    這些都是她們沒有嘗試過甚至沒有試過的。

    每一個人她可能不瞭解別人,但是不可能不瞭解自己。

    一個人如果能盡心盡力設計出自己喜歡的東西,你如果覺得好,別人肯定也會覺得好。

    “是,總監”底下的人全部齊聲回答,想不到這個小總監還是很有點子的。

    “繼續努力工作吧,散會”唯一收拾好自己的資料,依舊還是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總監”可是卻被樑靜出聲攔住了。

    “還有什麼事情?”唯一轉過頭看着人,眼裏有着明顯的詢問。

    “林氏哪裏進展順利”樑靜走過去,走到唯一的身邊,把情況給唯一稟告。

    “嗯,還有什麼事情”要是沒有什麼事情,就這點事情樑靜不可能在這樣忙的時候還不識趣的打擾自己的。

    “林氏的總裁,總監你應該不陌生纔對”樑靜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笑意。

    “還好,以前認識,現在都沒怎麼聯繫,你能說重點麼”唯一現在真的不想浪費一絲一毫的時間,因爲真的很忙。

    “林氏總裁說了,這一次的房地產也是小試牛刀,既然和沈氏一起合作,總監你是不是應該主動的找人談一下合作事宜”。

    樑靜眼裏都是笑意,那個林氏的總裁根本就是想見她們總監。

    要不然這合作的事宜早就談下來了,可是一個男人這樣不爲生意只爲見一個女人到底是爲什麼呢?

    樑靜這種老江湖可不會認爲那個林氏的總裁是不是想敘一下當年一個學校的師兄師妹的情誼。

    估計八九不離十,對這個小總監有意思。

    “不是你在負責麼”唯一有些好奇了,這林初晏到底要幹什麼。

    在這個緊要關頭約她,什麼心思。

    “可能是覺得和小總監很多年都沒有見面了,有些想念唄”樑靜看着唯一的眼神有些曖昧。

    唯一被她看得渾身不自在,“我和他沒什麼,你什麼眼神”。

    “我可什麼都沒有說”樑靜聳聳肩,表示自己很無辜。

    唯一的眼角輕輕的抽了抽,你那個表情,叫什麼都沒有說,明明什麼都清清楚楚的表達出來了好不好。

    “總監,到底要不要去啊”樑靜不依不饒的追問着。

    反正不管怎麼樣,要是唯一不傻現在都知道應該去。

    現在是能利用的資源就要好好利用。

    “可以的,晚上七點,我會訂地址的”畢竟這一次也算求人家了,怎麼可能好意思要別人付錢。

    “好的,我會通知林總的”樑靜看了唯一一眼,轉過頭心情頗好的走了。

    唯一看着人搖了搖頭,不明白這有什麼好高興的。

    抱着自己的資料,走進辦公室繼續工作。

    ——

    軍區大院。

    “嬸嬸”走進門的墨柳問着空氣裏的香味,眼睛都是賊亮的。

    看着在廚房裏熬湯的元秋晴,連忙走進去。

    “你叫我回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啊?還有,你燉的這是什麼,好香啊”墨柳深深的吸了幾口氣,簡直就要流口水了。

    “你媽媽那麼文雅的一個人,你怎麼就這樣舉止粗俗呢?”。

    元秋晴看着人就像那牢裏放出來的勞改犯一樣。

    好歹墨柳她媽李芳慧也是一個知名的設計師吧。

    怎麼就有這麼一個像土匪一樣的女兒。

    “別在意那些細節,誰知道是不是基因突變,我可試一下味道怎麼樣”墨柳拿起一邊的筷子就往鍋裏的雞肉夾。

    “居然還有人蔘,誰需要這樣補”墨柳看着鍋裏的東西,有些好奇。

    ------題外話------

    推薦友文:《國民巨星:撩寵男神》沈燼

    父母雙亡,家族全滅?那就再創輝煌!

    活命——進入娛樂圈她是國民巨星,全球男神!

    復仇——縱橫軍政財三界,禦敵衛國,登頂權力巔峯!

    成神——迴歸異能界,收服組織、再造家族、引導人類正確之路!

    然而,當她爲了某人坦白性別時,世界爲之瘋狂。

    某“二哈”無奈:“男神求包養。”

    衆人:“長官,你的節操呢。”

    ——

    歷史爲證,元家遺孤纔是最腹黑的那個。

    萬祈得了天下,而他要了萬祈。

    (而故事要從她16歲生日禮物——一個“全裸美少年”說起。)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