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47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47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字體大小: A+
     

    “這樣吧,你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給你設計出你想要的樣式”。

    唯一算了一下,只要給自己一點時間,自己一定可以做出讓他滿意的方案。

    “可是我等不了了,這一次的招標還有很多人在等着,要是我每一個公司都等一段時間,我這生意還做不做了”。

    王譯慵懶的靠在自己身後的沙發上,看着唯一等待她的答案。

    “你要知道,這一次要是成功,那也是一筆不小的生意,我知道你們沈氏現在正在準備發展建築行業需要資金”。

    “我個人覺得這筆單子做下來再加上沈氏現在現有的流動資金,還是可以動工的”。

    “你們南郊那塊地皮花費了太多資金,所以現在只能想辦法回籠資金,哪裏想到這個辦法居然是沈小姐親自來想”。

    沈嚴對於自己這個女兒簡直就是太苛刻了,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

    就是墨家少夫人這一個頭銜,那也得多少人肯讓路呀?

    “所以,要是沈小姐對我們這個項目有興趣,三天後可以拿着你的設計方案來我們的招標現場,我會決定最終和誰合作”。

    這不可謂不是一道難題,但是王譯就是故意的。

    幾十棟的別墅,每一個的設計方案不同,三天時間,無異於殺雞取卵,這根本不可能完成的。

    “王總這樣的條件會不會太苛刻了,三天的時間,幾十個方案,我就是有十隻手指着忙不過來呀”。

    唯一也看出來人那人在爲難自己。

    “那沈小姐要是這樣說,那隻能說我們的合作無緣了”王譯聳肩。

    “我和喜歡和沈小姐合作,那麼沈小姐也該向我展示自己的實力,讓我心裏有一個底,我們到底能走多遠”。

    唯一聽見王譯的話沉默了一下,擡起頭,“我接,三天之後我會來投標”。

    “是嘛?那就期待沈小姐的佳作,也希望你能拔的頭籌”王譯看着唯一妖媚的一笑。

    “看來今天不能和王總一起聽什麼音樂會了,三天之後無論成功還是失敗,我請王總吃飯吧,畢竟今天是我失禮了”。

    還聽什麼音樂會,這要是三天不努力,自己就得下位了。

    “可以,我三天之後等着沈小姐晚餐,今天沈小姐先去忙自己的,很希望和何沈小姐有合作的機會,也希望沈小姐不要讓我失望”。

    王譯倒是很隨和,看着唯一眼裏都是笑意。

    “那就預祝我們能合作,我先去忙了,改天在賠罪”唯一說完站起來,朝着王譯禮貌的笑笑,然後轉過身子,朝着外面走去。

    王譯看着遠去的人臉上有着化不開的笑意。

    沈唯一,期待你的表現,不要讓我太失望纔好。

    “總監,我們是不是算是失敗了”龍采薇還沒有見過這樣刁鑽的。

    三天時間設計出幾十棟的建材樣式,這件事就是赤裸裸的拒絕吧?

    “不算,今天只是第一回合,而且我們也不能說自己輸了”唯一看着自己身邊的人,心情有些複雜。

    “感覺你都不擔心的,總監,我感覺你什麼時候都好淡定”當然除了教訓人的時候。

    “淡定,龍姐姐,我快要死了,我們現在趕緊回公司,立刻給我開會,接下來的三天市場部所有的人,特別是研發部的,給我在公司待命”。

    “銷售部的注意外面的最新動向,而你們,大家一起相互折磨吧?”唯一來到停車場,開着自己的車和龍采薇一起回公司了。

    ——

    墨氏公司。

    顧悠悠看着那在一邊不停辦公的人簡直就是覺得自己是弱智。

    坐在屬於自己的桌子上,顧悠悠覺得自己真的很想睡覺。

    主要是這裏工作真的很閒啊,除了墨子芩的咖啡需要自己端之外,什麼事情都不用自己做。

    相反,工資還給的非常高,可是人家墨子芩就完全不覺得。

    用他的話來說,自己的工資還沒有一個清潔阿姨的高。

    聽到這裏,顧悠悠也服氣了,這些跨國企業真的很牛逼啊?

    這不,閒下來就就開始胡思亂想了。

    顧悠悠嘴角含笑,想起了今天中午休息室的那個清淺的吻。

    彷彿現在自己都還能感受到那屬於男人的淡淡菸草味。

    墨子芩擡頭看了顧悠悠一眼,看着那個美滋滋不知道在想什麼的人,無奈的搖了搖頭。

    而在另一邊的王助理看着這兩人就有些忍俊不禁了。

    看不出總裁不但喜歡這樣的豆芽菜,並且還是這樣喜歡夢幻的小姑娘

    這口味,是沒有誰了。

    “悠悠”看着人都要睡着了,墨子芩提醒道。

    “啊”顧悠悠連忙站起來,瞬間就清醒了,彷彿聽見有人喊自己。

    “這裏”墨子芩看着那迷迷糊糊的人招了招自己的手指。

    顧悠悠看見是墨子芩召喚自己,連忙屁顛屁顛的跑過去。

    “總裁有什麼吩咐麼”其實顧悠悠挺不想喊什麼總裁,喊子芩多好。

    只是公司來來往往的這麼多人,要是別人家聽見就不是很好了。

    wωω ¸Tтkд n ¸c o

    “是不是很無聊”墨子芩擡頭看着那跑到自己身邊的人問道。

    “還好”顧悠悠撓了撓自己的頭髮,不知道該怎麼樣形容自己的工作。

    “要是真的不喜歡,你過來,反正你也是學金融的,可以和我看一些簡單的金融資料或者金融管理,有不清楚的地方就問我”。

    墨子芩隨手拿起一沓資料遞給顧悠悠,顧悠悠雙手接了過來。

    轉過身子就像往自己的身子方向走去。

    “就在我旁邊看吧,有什麼不懂的也可以問我”墨子芩這話正和顧悠悠的心思。

    笑嘻嘻的去拿了一張椅子坐在墨子芩的身邊,開始看起來墨子芩給自己的資料。

    “你們在學校有沒有學過這些”墨子芩的大學都是在國外讀的,自然不知道這裏教的是不是一樣的。

    即使不一樣那也是大同小異,換湯不換藥的。

    “你給的這個好糾結啊”顧悠悠看着墨子芩覺得這話有些難以啓齒。

    “哪裏糾結”墨子芩問着自己旁邊的人。

    “兩家人銷售的都是差不多的東西,爲什麼選擇的店面都相互挨在一起,一家人一個位置銷售量不是更好”。

    唯一指着資料裏的某些地方,問着墨子芩。

    “呵呵呵呵,很多人因爲脾氣不同在銷售理念上也有很大的變化,所以兩個店面相互挨在一起,那也是爲了互補”。

    “取長補短知道麼,有競爭纔有壓力,有壓力纔會不斷的進步”墨子芩都不看顧悠悠指的哪裏就開始給她講述。

    “難怪啊”顧悠悠點點自己的頭,表示自己懂了。

    “傻,學校裏面幹什麼去了”墨子芩看着呆頭呆腦的顧悠悠,伸出自己的手指點了她的鼻尖一下,動作有些寵溺。

    “我不會,我對於吃得方面很有研究,對於經商興趣就不大,這些畢竟適合小一一”顧悠悠想起了自己的那位好友。

    那就是一個很有天賦的天才,只要你給她機會,她就能給你奇蹟。

    “你朋友麼,聽你這樣說,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墨子芩當然知道是沈唯一。

    “我記得墨氏集團就是墨家的,你應該認識小一一纔對啊”顧悠悠轉過頭。

    當初林初夏只是說墨氏集團屬於墨家,就是沒說是誰繼承這個企業。

    “嗯,聽說過”至於人,是真的沒有見過。

    “那你是小一一老公的什麼人啊”顧悠悠好奇了。

    這樣一來,要是以後和這個在一起,和唯一不就是一家人了。

    可是,小一一哪裏,是已經成功了,而自己這裏,顧悠悠看着墨子芩簡直欲哭無淚。

    這位能不能表一個態啊,這樣她一個女的怎麼開口說啊?

    就不能主動提一下她們的事情。

    “算是哥哥吧”墨子芩沒有任何隱瞞。

    “哥哥,你是墨大叔的哥哥,那豈不是更老”顧悠悠的話就這樣脫口而出。

    看着一邊的王助理那憋笑和墨子芩有些難看的臉色。

    “對不起啊,這不是驚訝麼,其實看起來,你比墨大叔要年輕啊”。

    小一一的老公是很有男人味,可是就是長得黝黑了。

    “你個小丫頭一天就琢磨這些幹什麼”墨子芩伸出手指揪了一下顧悠悠的耳朵。

    wωw▲ Tтkan▲ ¢O

    “那你比我大多少”顧悠悠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裏面全是好奇。

    一邊的王助理雖然在辦公,也是隨時注意這邊的,不知道這墨總裁到底要怎麼樣回答這個尷尬的問題。

    “怎麼?小丫頭嫌棄我老”墨子芩沒有選擇說出自己都真實年齡,那是一個憂傷的話題。

    要說起來在當這個傻丫頭的叔叔都可以了。

    “大叔,我沒喊錯”顧悠悠看着人笑得有些調皮。

    而墨子芩看着那明媚的笑臉則是有些蠢蠢欲動,特別是剛纔還嘗試了那美妙的感覺。

    可是顧悠悠神經有時候就是這樣粗,根本沒發現墨子芩看着自己眼神的炙熱。

    王助理覺得,可能接下來會更加虐狗,他直接選擇默默的走出去了。

    “小丫頭,再說一遍,是不是嫌棄我老”。

    好吧,墨子芩承認自己是有那麼一點老牛吃嫩草的感覺。

    可是那叫這傻丫頭這樣惹人憐愛呢?

    所以不能怪他想要把她圈養在身邊,一步一步蠶食。

    顧悠悠看着墨子芩,自己的下巴被他挑起,不得不直視他的眼神。

    “你說,誰老?”墨子芩溫柔的看着顧悠悠,那眼神就像能恰出水兒一樣。

    “你是大叔”顧悠悠看着人很坦白的說道。

    墨子芩聽見這句軟糯的大叔,眼神更加幽深了。

    “乖,喜歡大叔麼”墨子芩的聲音更加蠱惑了。

    “喜歡”顧悠悠彷彿陷進了墨子芩的溫柔裏出不來,傻傻的回答。

    墨子芩勾起笑意,“什麼時候喜歡我的”。

    現在人肯定腦袋都不清楚,正好套話。

    “喜歡…喜歡……”顧悠悠卻不知道該怎麼樣回答這個問題了,或許是第一次,或許是第二次。

    說實話,她以前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會對一個人一見鍾情的。

    可是這種狗血的事情就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了。

    “那你怎麼不說你爲什麼喜歡我”顧悠悠貓兒一般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墨子芩,眼裏有着控訴。

    可是看到這裏墨子芩吞了一口口水,忍不住直接覆上顧悠悠那粉嫩的脣瓣。

    “乖,喜歡你就是喜歡你”墨子芩靠近顧悠悠,脣齒間輕聲地呢喃。

    “犯規”可是顧悠悠覺得自己對於這個答案不滿意。

    “我從來是跟着自己的心走”墨子芩好笑,緊接着繼續攻城略地。

    而顧悠悠也沒有什麼時間或者頭腦再去問這些對於現在已經無關緊要的,選擇最重要的是風花雪月。

    ——

    沈氏集團市場部會議室。

    “說說你們的見解,你們在建材研發和設計這一塊已經勝任很多年,應該都是經驗之談”唯一看着那些老員工說道。

    “總裁,我們之前產品主要就是單一性,現在恆鑫已經彌補我們都不足”。

    “我們現在最重要都就是拿下王氏的招標,那纔是現在最重要的”。

    “至於設計方案,可以每一個人都設計一份,因爲每一個人想法不同,她所展現給別人的感覺也不一樣”。

    樑靜看着唯一,說出自己的想法。

    “很不錯,可是王氏哪裏說了,他們統一的招標就是三天後,並且,他想要的設計方案是要我們一每一棟的別墅開設計”。

    “那個片區的平面圖我看過,少說也有幾十棟”。

    “由此可以看出,王氏的總裁在考驗我們的同時也在刻意的刁難我們”。

    唯一呼出一口氣,幾十個設計方案,這腦子怎麼可能考慮的過來。

    “所以,我覺得剛剛樑助理說的沒錯,大家可以一起嘗試”唯一看着下面的衆人。

    “總監,平時一個設計方案都要反覆的推敲,這幾十個,簡直就是根本不可能完成”。

    要是誰能隨隨便便就可以想出幾十個設計方案,還在這裏上什麼班,直接去自己開公司得了。

    那樣思維模式強的逆天的人,根本找不到幾個。

    “大家儘量去把自己想要的感覺設計出來,這也關乎大家的命運,希望大家走一點心”。

    “未來這三天,可能就要辛苦大家了,這三天之後完成這筆單子,我給大家足夠的休息時間”。

    “現在大家開始吧,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都是自己不努力,我們竭盡全力,一定可以成功”。

    唯一對於這次的招標勢在必行,那筆單子的誘惑力特別大。

    “大家齊心協力,沒什麼過不去的,現在,大家開始工作吧,把自己的設計理念都展示出來”唯一看着那些充滿戰鬥力的人臉上全是笑意。

    “是,總監”這一刻,那些之前不服氣唯一的員工也沒有什麼好爭論的了。

    現在在不爭一口氣,自己這碗飯都沒有了。

    “加油,一起加油”唯一來這裏時候展開第一個不是公式化的笑容。

    她有自信大家都會過去的,也有信心可以和這些人相處的很好。

    “好,總監”看着笑得這樣開朗的唯一,那些員工大聲的說道。

    “開始工作”唯一說完之後拿起自己的公文包,走出會議室。

    龍采薇也跟在唯一後面,說實話,她覺得和這個小總監在一起很有意思啊?

    樑靜看着唯一,撇了撇嘴巴,有些無辜,現在她和唯一依舊關係尷尬啊?

    可是不管這些人怎麼忙,都還是有清閒的人的。

    就比如此時的沈無雙,今天沈嚴給她批假,她一整天都是在家裏的。

    至於在家裏幹什麼,當然是爲接下來的訂婚宴宴請賓客。

    “媽媽,你看那種請帖比較合適啊”對於自己的婚禮,沈無雙是真的很在乎。

    現在餘氏也在蒸蒸日上,她嫁過去當一個少奶奶,也是很不錯的。

    “我覺得都好,就是選的有些眼花繚亂了,都沒有下定決心”。

    段映紅看着自己一邊很開心的女兒,眼裏全是慈愛。

    一眨眼,自己的女兒都長大了,都馬上要嫁人了。

    “媽媽,你這樣看着我做什麼”沈無雙看着那種段映紅眼神直直的放在自己身上,開口問道。

    “一眨眼你馬上就要嫁人了,這時間真的很快啊”段映紅有些感嘆。

    “媽媽,放心吧,我會經常回來看你的”沈無雙也知道自己的母親就是捨不得自己。

    “雙雙,嫁給餘藺一定要幸福知道麼,一定要比沈唯一那個小賤人幸福”段映紅以前就輸給了蘇穎。

    現在她的女兒決不能輸給沈唯一那個小賤人。

    “母親放心吧,有你和父親的寵愛,我真的很幸福,相反,這些年沈唯一什麼都沒有得到”。

    “有時候看見她那麼煎熬,其實我挺願意看見那個局面的,那個人總是覺得自己就是高高在上的”。

    說起沈唯一,沈無雙就是各種不順眼和不服氣。

    那個小賤人也就是出身好,有一個讓人嫉妒羨慕恨的媽。

    “沒事,雙雙,只要有母親在,沒有任何人回去破壞你的幸福”沈唯一除掉只是一個時間問題,就看這個時間是多久了。

    也許沈唯一活不過明天呢?段映紅眼裏陰狠一閃而逝。

    “母親,我還是有一些擔心,沈唯一要是完成了父親交給她的任務,這個未來CRO的位置是不是我就沒有機會了”沈無雙有些焦急這個。

    那個首席CEO絕對不可能交給沈唯一,不然被鞭策的就是自己了。

    “別擔心,有些人不會有那個好福氣的,萬一命不長,把自己弄死了呢?豈不是得不償失”。

    段映紅看着自己的女兒,說的很有深意。

    沈無雙看着自己母親裏面是恨意,嘴角勾起,也是,說不定哪人也活不到那一天呢?

    “那麼,母親,我要不要邀請沈唯一呢!”沈無雙詢問自己母親的意見。

    “當然要邀請,得讓她看看,你是什麼樣幸福的”段映紅就是想讓唯一不好過。

    那樣她心裏從以前在蘇穎哪裏受的打擊就會好一點。

    “是,母親,我會親自交給她”既然自己母親這樣說,沈無雙覺得還是要邀請的

    做戲也要做全套嘛?

    段映紅看着自己的女兒,眼裏有些漆黑不見底,也不知道那些人安排了沒有。

    她得找一個時間去問一下,免得那些人總是各種藉口。

    唯一這邊就是吃飯都是將就公司裏面的,下午的飯菜根本難以下胃好嘛。

    吃着那不算太好吃的飯菜,讓唯一再次想起來自己家墨爸爸。

    那真是一把辛酸淚啊,好想念墨爸爸有沒有。

    “總監,吃一個飯而已,用得着這樣深仇大恨的麼”龍采薇看着吃的快要哭泣的人開口說道。

    “這下午的飯菜可真是隨便啊”唯一毫無感覺的嚥着自己嘴裏的菜。

    “因爲公司加班的人不多,食堂也是能省就省了”龍采薇雖然加班的時間不多,可是還是總歸比唯一來得早。

    “你這樣子,是不是想念男朋友了”自從跟唯一後,龍采薇覺得自己變化越來越大了。

    也越來越不像自己了,自己以前可沒有這樣八卦。

    “沒有男朋友啊”她只有老公,最親愛的老公。

    “那你剛剛那樣子很明顯的不是啊,就是那種思念依賴的感覺,眼裏都有着掩飾不住的委屈”。

    龍采薇確定自己沒有看錯,唯一剛纔那個樣子就是有些想撒嬌的感覺。

    “龍大姐,快吃飯,吃完飯就去設計方案,我感覺我都要瘋了”唯一抓了一下自己的頭髮。

    “淡定,總監,這樣的行爲不好”龍采薇看着唯一那漢子似的動作,連忙提醒。

    這樣大庭廣衆之下看起來不美觀。

    “我知道,可是現在這腦子裏就是什麼想法都沒有,可是卻還要不停地逼迫自己去想”唯一很不喜歡那種難於掌握的感覺。

    “正常,現在每個人都是非常有壓力的,而且總監,有着核心作用啊”龍采薇也不知道該怎麼樣安慰人。

    看着周圍那些加班的同事,嘆了一口氣,這都是平時自己作的。

    “那就快吃飯之後好回去設計”唯一也不管什麼三七二十一了。

    端起自己的碗就開始大口吃菜和吃飯。

    龍采薇看着人那樣粗魯的動作,都不知道該怎麼樣勸了。

    這小祖宗就不能稍微顧及一下自己的形象。

    唯一幾口吃完就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開始工作。

    臨時還拿起自己的手機。

    “兄弟們,爺要閉關了,有事不要打擾,沒事更不要打擾”發完說說之後,唯一的手機就直接處於斷網的狀態了。

    唯一看着王氏那個片區別墅,眼神眨也不眨的。

    手指卻在不停地在畫紙上工作,學管理也不是一個方面的。

    可能唯一就是遺傳蘇穎,不但對於數據有着良好的敏感性,就是設計方面,都是很有創新思維的。

    要是早些年沈嚴好好培養,現在唯一絕對是令人更加驚訝的存在。

    可是對於這個女兒他就是不願意付出什麼關懷。

    以至於兩個人的感情越來越壞,直到現在的支離破碎。

    不過這感情破碎的背後,段映紅還是出了不少力氣的。

    也難怪唯一這樣怨恨她。

    ——

    嘉禾園。

    這裏是如今的邢市長的住所,也是一棟郊區別墅。

    今天邢宇明顯回來的早,馬悠蕙回來的時候他已經在客廳裏坐着喝茶了。

    邢宇大概四十來歲的樣子,長得一副書生氣,看起來很斯文儒雅,帶着一副眼鏡,很有那種學者的氣質。

    “老公”馬悠蕙看着自己老公不知道怎麼開口。

    她能說昨天她弟弟調戲的是人家墨家的少夫人麼?

    這件事情可大可小啊,這要是處理不好,對誰都沒有好處。

    今天這件事情元秋晴既然親自把自己約出去,那就是在赤裸裸的警告她們馬家不要鬧事。

    “又是因爲你弟弟的事情”邢宇對於自己妻子那個弟弟一向不怎麼喜歡。

    所有公子哥該有的毛病他都有,甚至因爲這兩年自己官越升越大,他也越來越肆無忌憚。

    “爸爸對於這個老來子實在是太嬌寵了,這樣下去會出事情的”對於自己那個弟弟,馬悠蕙是又愛又恨。

    不過在怎麼樣,也不會放任不管,那畢竟是自己弟弟,也是馬家這一代的獨苗。

    “他出的事情還少,永遠都等着別人給她收拾爛攤子,現在他在公安局,你們誰也別去管他,讓他試一試這其中的滋味,免得出來還要闖禍”。

    邢宇放下自己手中的報紙,提起那個惹禍精他就是忍不住的生氣。

    “老公,這一次你可要給我出出主意啊,昨天那姑娘……”馬悠蕙看着自己老公不知道怎麼開口。

    哪一家,別說自己,就是邢宇家也是忍讓三分的,能和平相處那就和平相處。

    “怎麼啦,說話這樣吞吞吐吐的”邢宇看着自己的夫人,平時也不是這樣的。

    “老公你記得昨天的事情吧”馬悠蕙看了邢宇一眼。

    “知道,現在被人家那個姑娘告的死死的,我弟弟哪裏我去問過,我弟弟哪裏的說詞就是,馬優利他找死”。

    “看我弟弟的樣子,對方似乎背後的背景還不小”要不然一個公司的總監而已。

    以前不是沒有這種事情發生,可是邢雲一般都是選擇不出面的

    這一次自己居然親自上場,並且還來自己這裏警告。

    “她身後的背景是不俗”何止是不俗,那簡直就是頂級,這一次馬優利確實闖禍闖大發了。

    “說說對方是誰”邢宇看着自己妻子語氣淡淡的。

    “是墨家二公子墨御的老婆,現在沈氏集團的千金沈唯一”馬悠蕙眉頭皺起,有些焦急。

    “他找死”聽到這裏邢宇斯文儒雅的面孔立刻崩解了,看着馬悠蕙就如同要吃人一樣。

    “我弟弟不是故意的,他並不知道對方的身份,要不然怎麼敢這樣猖狂”馬悠蕙趕緊給自己弟弟解釋。

    “想死就去死,爲什麼要拉上我們啊,以前他闖什麼禍我都不追究了,這一次倒好,去調戲墨家少夫人,他簡直找死”。

    “墨家那是屹立多少年的老家族了,就是邢家那些老祖宗都得規規矩矩的不敢在他們面前放肆”。

    “你弟弟倒好,調戲誰不好,去調戲人家墨家未來的兒媳婦,墨家未來的少夫人”。

    “你弟弟這不是明目張膽的打人家墨家的臉麼”邢宇簡直就快要氣炸了。

    怎麼就會有那麼一個蠢的要死的人在自己身邊呢?

    偏偏自己還不能不管,這樣搞下去,遲早把自己搞下位。

    “問題現在最主要的是怎麼解決這件事情,今天墨夫人找我去做美容護膚,可是明裏是這樣”。

    “暗地裏就是警告我們,適可而止,別打沈唯一的注意”馬悠蕙把今天元秋晴邀請自己的事情說給邢宇聽。

    邢宇深吸兩口氣,那敗家子真的太沒用了。

    惹什麼不好,去惹墨家人,不知道墨家人特別護短麼?

    這一次情況還是好的,人家也好心了提醒了,要是再有下一次,人家可能懶的說,直接就是動手。

    “去,打電話給岳父,等着馬優利出來之後帶着人上門賠禮道歉,想來能讓墨家二公子喜歡的人,也不是什麼沒有氣度的”。

    “記住,當着人家全公司的面,就是自己感情方面不順利了,當時有些行爲舉止不妥當”。

    只要沈唯一哪裏不計較,這墨家也不會死纏爛打。

    “好的,老公,我馬上打電話給爸爸,把這件事情詳細的說一下啊”馬悠蕙現在也不敢包庇自己的弟弟。

    要是自己老公不管這件事情,這以後馬優利的日子會更加不好過。

    不就是道歉麼,在這個圈子,重要的是能屈能伸。

    邢宇看着自己的妻子,想起那個惹事的弟弟,氣的直咬牙。

    不過很快鎮定下來,生氣也沒有用,只希望沈唯一不是那種斤斤計較的人。

    那麼接下來大家依舊可以維持表面的平靜了。

    不過,墨御這件事情確實沒有聽任何人說過,這墨家到底什麼意思。

    讓自己的兒子娶了這樣一個小門小戶的女孩子,並且自己本身也不是太突出,居然也能接受。

    想不通墨家到底有什麼意圖,邢宇抽出一支菸點燃,眼裏全是沉思。

    ——。

    省軍區。

    墨御看着那些在訓練場上反覆做着同一個動作的人沒什麼表情。

    看着自己身邊的田雲,想起來唯一給自己說的事情。

    “小夥子,聽說你最近桃花運不錯”這纔剛剛開始,就已經成功的虜獲人家姑娘的芳心。

    想當初,自己和唯一纔剛剛認識的時候,那時候唯一就是一根刺,誰靠近她,她就扎誰。

    她討厭別人的靠近,也討厭別人的關心,在她看來,別人接近她都是有目的地。

    她不接受那些無理由和無目的的討好和溫暖。

    “桃花運?老大,你確定不是狗屎運,那就是牛皮糖,怎麼都罵不走”田雲聽到自己老大說起那個二貨就有些忍不住了。

    一天到晚,幾十次問候,信息都快爆棚了,加上打電話,田雲覺得自己受到了騷擾。

    “你小子別身在福中不知福,想當初我追你嫂子可是花了很多功夫”。

    “你嫂子那個人,很缺乏安全感,並且警惕性非常高”墨御看着田雲,怎麼就覺得這小子不知足呢?

    “嫂子那樣漂亮的人,老大你當然要先下手爲強了,可是那個煩人精,也不知道是什麼構造成功的,就是不聽話,都是我們無緣”。

    “她總覺得我在和開玩笑,難道感情這種事情真的很好笑”田雲想起林初夏簡直有些無奈了。

    “我看你也不是對人家沒有感覺到那一種啊?怎麼就不知道給人家一個機會”墨御覺得田雲對人家應該是有感覺得。

    要不然也不會眉頭緊皺,那明顯的是有煩惱。

    “感覺不合適,人家在怎麼樣也是一個千金大小姐,從小嬌生慣養,而我不一樣,我只是一個農村小夥子,除了身上着一身衣服和榮譽,我什麼都不能給人家”。

    “總不可能什麼都沒有,等我活到退伍讓人家陪我回家種田吧”其實最擔心的還是這感情一旦開始了,這要是自己以後有一個什麼不注意的地方。

    要是自己真的回不來了,那個傻姑娘還很年輕的,別給人家留下什麼陰影。

    “那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吧?”墨御看着人,怎麼都覺得這是田雲的藉口。

    “我怕有一天會不在,辜負了她的期望,畢竟,她還很年輕”。

    “是不是覺得我有些杞人憂天,可是這些都是可以預知的”田雲出過不少任務,也曾眼睜睜看着自己的同伴在自己眼前被敵人爆頭。

    也許有一天,那樣都場景輪到自己了。

    “既然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個先來,爲什麼不把握好現在,也許,人家小姑娘比你更加勇敢呢?”。

    唯一那個朋友墨御也知道,是有一些公主病和嬌氣,可是整體而言,絕對不是遇見事情就哭哭啼啼的哪一種。

    “給自己一個機會,也給人家一個機會”墨御看着自己的隊員簡直就是苦口婆心了。

    “我考慮”田雲還是有些猶豫。

    “不好好把握人家小姑娘在外面接觸的人多的是,不否認也有比你更優秀的,外面那些的誘惑力,可比我們這裏大多了”。

    “有時候先下手爲強,後下手都是別人的了,傻”墨御的做法一向就是隻要看準了就認定了。

    那麼做事的行爲作風就出來了,一向屬於快狠準,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纔是最重要的。

    過程嘛,這等自己成功了纔有資格回味。

    “好的,隊長”田雲想了一下倒也是,活一天是一天,不要一天活得什麼目標都沒有,好歹給自己一個牽掛啊?

    “報告隊長,司令員找你”一個小士兵跑過來,給墨御行禮說道。

    “好的,知道了”墨御說完站起來。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好好把握”丟下這句話,墨御朝着司令員的辦公室走去。

    “叩叩叩”。

    “進來吧,又不是外人”鍾勳看着自己手裏都資料眉頭皺起。

    “怎麼啦,司令員,有什麼事情或者任務嘛”鍾勳一旦找自己,基本上就是比較複雜的任務。

    “據線人報道,銀蛇團伙已經有人祕密潛進A市”鍾勳放下手中的資料,現在這件事情比較難辦啊?

    潛進A市,那麼目標就有些難於鎖定了,再者,他們潛進A氏幹什麼,到底有什麼目的。

    墨御的瞳孔收縮,渾身嗜血之氣冷不住往外散發。

    “他們到底想幹什麼”A市有着自己太多重要的人。

    軍區大院哪裏他們肯定進不去,可是自己的妻子是在外面啊,那樣目標就更大了。

    “別擔心,你現在結婚的事情基本上就沒有任何人知道,所以你的妻子哪裏暫時不會有什麼危險”其實鍾勳也只是安慰人。

    銀蛇那些人消息實在有些太過快捷,墨御結婚這件事情有沒有傳出去真的很難說。

    也許,那些人就是朝着墨御的老婆去的。

    “司令員,我想休假,我想去看看我的老婆”墨御眼神直直的看着鍾勳。

    聽着那些人潛進了A市,墨御是真的很擔心。

    那個傻姑娘一天總是沒心沒肺的,他不希望她遇見什麼自己不喜歡的。

    “現在還不行,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獵狐不是在休假嘛,叫她盯緊一點兒,這是任務”。

    “一旦出現可疑目標,立刻抓捕歸案”現在也只能這樣了,特種部隊這裏暫時還不能離開墨御。

    “墨御,有今天這樣的局面你想必也預料到了,國與家,從來都是最難選擇的,你是她的老公,但是同樣的,你也是一個軍人”。

    “軍人的命令就是保家衛國,在所不惜,沈唯一,想必會理解的”。

    “嫁給你,就要有一個作爲爲軍嫂的覺悟”鍾勳儘管覺得自己說的很殘忍。

    可是說的這些都是非常現實的,軍嫂比一般人都要付出得多,也比一般人煎熬的多。

    因爲她們的老公,是國家的防護牆。

    “我知道了,司令,我會時刻準備的,我也會密切監督”墨御收拾好自己的情緒說道。

    “墨御,我很看好你,終究是部隊對不起你了,也對不起沈唯一”鍾勳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

    “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只是沒想到這樣快”墨御的嘴角有些苦澀。

    “沒事的,相信沈唯一,她會好好的”鍾勳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屬下安慰道。

    “嗯,會好的”他的小祖宗那麼善良,會得到上天的眷顧的。

    ——

    軍區大院。

    元秋晴回來的時候,大家都在,墨奶奶看着自己的媳婦,像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坐在自己旁邊。

    “事情辦得怎麼樣了,有沒有達到效果”墨奶奶對於這件事情還是很關心的。

    ------題外話------

    其實比起墨爸爸的哥哥,還是喜歡墨爸爸,墨子芩這樣腹黑的人我最怕,哈哈哈哈。



    上一頁 ←    → 下一頁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