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46 墨爸爸最好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46 墨爸爸最好了字體大小: A+
     

    “你今天心情似乎非常好”墨御也彷彿被感染了一般嘴角輕揚。

    “那可不,今天我總算讓那孫子的老爹給我買單了,成爲一個笑話那也得有笑話的價值”。

    唯一絕對屬於那種斤斤計較的。

    “你是怎麼做的”墨御好奇自己的小嬌妻是怎麼做到的。

    “你知道麼?那個馬鑫是有這麼一個龜兒子,可是也有一個相當出色的女兒”。

    “所以你就想方設法去威脅人家,昨天我給你的資料正好派上用場對不對”墨御直接就把唯一的話接下來了。

    “那可不,那個馬悠蕙可是那個敗家子後半生的依靠,你認爲人家是傻啊,爲了那麼一點點利益,還不不至於”。

    當然,除非那個人是傻。

    “你就不怕他尋私報復?”墨御問道。

    “他要是敢,沒事,我有的是時間收拾他,等我把這幾天緩過來,我就清閒了”。

    閒下來也無聊,不如就和那些老江湖玩玩,還能增長見識。

    “你呀,就是太調皮,天不怕地不怕”墨御覺得唯一這膽子真的大。

    一般人在打了人家兒子之後根本就不敢像她這樣,還明目張膽都去尋求合作。

    “那可不,我是誰”唯一有些小自戀了。

    “得瑟,還是自己要小心,小心駛的萬年船”就怕唯一真的跌倒鐵板。

    “放心,我一人出馬,絕對頂倆,墨爸爸簡直就是太暖心了”唯一當然知道,商場險惡,可是還是想和墨御撒一下嬌。

    “那沈氏哪裏……”要知道唯一被調戲,沈無雙有着更大的責任。

    這個項目一定是她的主意。

    “放心吧,我這裏都準備好了,等着機會全部還給她”唯一說起沈無雙眼裏有着寒意。

    “有需要找老公”墨御覺得還是讓自己的小妻子自己去解決,等她需要的時候他就是她最強大的後盾。

    “那肯定啊,你可是我的墨爸爸”唯一嬌笑起來。

    墨御聽着電話那頭銀鈴一般的笑聲,心裏也很開心。

    當年的時候唯一就是這樣,喜歡和朋友無拘無束的談笑風生。

    沒有面對陌生人的冷漠,對於自己在乎的都很坦誠。

    “嗯,墨爸爸最疼你了,要乖”墨御忍不住輕笑,眉眼都是柔和的。

    “好了,墨爸爸,我現在要先整理自己的資料了,下午還要去見一個客戶呢?只要拿下那個人,這個月我就可以輕鬆很多了”。

    唯一真的很捨不得墨御,可是,現在在矯情,自己就真的沒機會了。

    “好的,注意身體知道麼,身體纔是革命都本錢”墨御叮囑。

    “知道了,知道了,墨爸爸,我先掛了”唯一吐了吐舌頭,然後掛斷了電話開始看起了資料。

    ——

    麗安養生會所。

    元秋晴坐在一個安靜的角落,聽着那能讓人放鬆心情的輕音樂。

    “伯母,你喝茶”一個女子端着茶遞給元秋晴,非常禮貌和客氣。

    “云云這裏生意真是不錯”看着樓下那些來來往往的人,元秋晴忍不住讚美。

    她眼前的就是墨老爺子口中張家那個在美容方面很有權威的美容大師。

    “哪裏?云云這不過就是小本生意,還不夠養家餬口”那位被稱作云云的女子坐在元秋晴不遠的沙發上。

    眼神直視元秋晴,雙手交叉放在一起,行爲舉止很禮貌,

    元秋晴看着這樣拘謹的人,出聲說道:“云云也是太謙虛了,這方圓百里可都是知道你的”。

    這柳云云在這方面確實真的非常好。

    “一直盼望着伯母你來我這裏,可是伯母一直就是非常忙,現在你能來我這裏我真的很高興呢?”柳云云看着元秋晴。

    她記得自己的婆婆說過,這一位多接觸一下,總沒有什麼壞處的。

    “云云這話就客氣了,伯母就是平時比較懶,很不喜歡出門,今天還是約了一個朋友來你這裏做美容”。

    元秋晴看了一眼時間,看來人也快要到了。

    “伯母約的誰,感覺伯母平時都很少約人,看來這位和伯母關係一定好”柳云云也想不到這元秋晴約的是誰。

    不過,不管是誰,自己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招待好人就行了。

    元秋晴聽到柳云云的話並沒有出聲解釋,其實她和那位真的只是點頭之交而已。

    “伯母老了,兒女也不在身邊,只有找這些玩的不錯的了”元秋晴想着,自己的孩子似乎都太過繁忙了。

    “伯母千萬不要這樣說,墨大哥和墨二哥都是人中龍鳳,真的是很多人可望而不可即”。

    墨家的基因簡直就是太優良了,並且又還非常鍾情。

    這無疑都是上流社會那些名媛競相追逐的對象了。

    “那兩個小混賬……我”元秋晴的話還沒有說完。

    就有營業員帶着自己想要見面的人進來了。

    “墨夫人,好久不見,最近有些忙,都沒有這麼聯繫你”馬悠蕙伸出自己的手指和元秋晴握手。

    元秋晴也很禮貌的回握。

    “哪裏,邢市長有夫人這樣賢惠善良的妻子,簡直就是他的福氣,這也簡直就是A市的福氣”元秋晴顯然也非常會說話。

    這不,馬悠蕙臉上的笑意就掩飾不住了,沒有人不喜歡別人誇獎自己。

    “哪裏,墨夫人可是堪稱A市名媛圈的第一夫人呢?我比不上,慚愧”馬悠蕙也知道分寸。

    兩個人就這樣姐妹好的坐在一起有說有笑的。

    “伯母,你們閒聊,我出去準備一下,一會兒我親自給你們做一個美容療程,你們試一下感覺”柳云云站起來,禮貌的給兩個人說道。

    “好,你快去吧”。

    “期待你的療程”馬悠蕙因爲自己丈夫的原因,倒是很少來這些地方。

    自己老公的位置本來就比較敏感,也怕被有心之人看見說閒話。

    所以要不是元秋晴親自邀請,馬悠蕙是不會來的。

    “聽說這裏美容做的特別好,今天約你來試一下”元秋晴看着這個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女人開口說到。

    “你平時就比較繁忙,有時間來休閒一下也是好的”當初墨君在任的時候她就沒這個覺悟。

    “還是你有心,我很感謝”馬悠蕙微信,現在邀請自己的人越來越多。

    有時間拒絕都形成了習慣,你就是習慣性的拒絕

    但是元秋晴的身份特殊啊,她是上一任市長的老婆啊,還是五大家族之一的墨家夫人。

    她現在拒絕不是什麼好事情,不過她也猜不到她邀請她是什麼事情。

    “感謝什麼,以前就覺得邢夫人脾氣特別好,很投緣,就是一直找不到什麼機會去拜訪”元秋晴喝了一口茶,開始攀談起來。

    “哪裏?墨夫人才是真的好,讓人非常羨慕呢?”馬悠蕙聽着元秋晴的話然後再仔細的回答。

    “邢夫人不用這樣拘謹的,大傢俬底下就是聊聊天”元秋晴也看出來了馬悠蕙的不自在。

    “讓墨夫人見笑了”馬悠蕙看着元秋晴卻沒有任何尷尬,依舊禮貌。

    “哪裏?其實我挺羨慕邢夫人的,兒子女兒那麼乖巧聽話,你也用不着擔心”元秋晴還是把問題引到唯一那一塊。

    要不然這樣下去還不知道時候才能聊到呢?

    “哪裏,墨夫人才是最讓人羨慕的,兩個兒子能力都那麼突出,不知道讓多少人慚愧”馬悠蕙看着元秋晴把話題扯到孩子身上。

    心裏也放鬆很多,她就是怕這元秋晴總是有意無意的套她老公在政治上的話題。

    所以之前回答的每一步都很小心謹慎,就怕哪裏說的不恰當。

    “羨慕什麼,我們家那兩個兔崽子,一天天讓我頭疼,最起碼老了十歲”墨御和墨子芩是真的讓她頭疼。

    “怎麼會呢?墨大少爺和墨二少爺一直都很聽話,也不會有什麼上流社會公子哥的毛病”。

    那些稍微有一點家底的,那些男的那個不是一天自以爲是,什麼不能做的都全部做了。

    而墨家那幾位,可能就是家教太好了,從小到大,真的還沒有什麼負面的新聞和影響。

    “那都不是我最煩心的,孩子小的時候吧,你擔心的地方就比較單純”可不,那兩個死孩子小時候可乖巧了。

    “小的時候就是調皮一些,長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你就管不了”就像自己家那個一樣,一直定居在國外就是不肯回來。

    每年要不是自己強行要求,可能都忘記了這裏還有他的一雙父母。

    “對呀,你看看我們家那兩個,簡直就是讓人操碎心啊,大兒子這些年一直就沒有什麼喜歡的人,愁的我”元秋晴想起墨子芩眉頭就皺了起來。

    “子芩那麼優秀,多的是人想嫁給他,這個你完全可以放心,就怕子芩眼光太高,看不上”想起墨子芩,馬悠蕙也感嘆。

    那樣的人不知道會喜歡什麼樣的人,墨子芩在馬悠蕙眼裏就屬於那種特別冷漠淡然的。

    彷彿什麼都不在乎,遇見什麼事情也不會慌亂。

    無法想象她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樣子的。

    “我那兒子也是,可能現在的孩子都比較有想法,和我們那一輩不同了,我也懶得去操心了”馬悠蕙想着那個在國外不知道回家的兒子。

    即使有心也鞭長莫及啊?

    “對的,做父母的真的爲這些孩子操碎心,不過,還好,這二兒子終於有喜歡的對象了”說完話元秋晴若有似無的看了馬悠蕙一眼。

    可是馬悠蕙聽見這裏就是完全沒反應過來。

    “是哪家的姑娘了,怎麼沒有聽到任何消息,看來墨夫人家的喜事要來了”馬悠蕙眼裏也全是笑意。

    只是心裏有些疑惑,到底是誰家的姑娘,怎麼一點點消息都沒有傳出來。

    “我們老了,也不想管了,他自己喜歡誰那就娶誰,只要他喜歡,我們墨家都不會反對”元秋晴向來不喜歡包辦婚姻。

    馬悠蕙聽到這裏就有一些羨慕了,在邢家那是不可能的。

    邢家的人結婚的對象必須對自己有幫助,像墨家這樣的大家族。

    想不到這樣放的開,這完全就是不在乎利益方面是的得失。

    “不知對方是誰,這樣有福氣”馬悠蕙忍不住開口,這知道了,以後也可以認識一下。

    這也算一種資源,不能浪費,能直接和墨家掛上關係的不能得罪。

    “呵呵呵,那小姑娘我也喜歡”元秋晴說着就笑了出來。

    “哪家的姑娘讓你這樣滿意啊,說出來我也想知道一下”馬悠蕙看着元秋晴的樣子,真的非常感興趣。

    墨家這一代最有權利的可能就是墨御了,怎麼都想不到他娶的是誰。

    “過幾天媽媽生日就會莊重的給大家介紹,那可是我們墨家新成員,小姑娘長得標誌又乖巧”元秋晴再一次掉胃口。

    “我特別很好奇,到底是哪家都小姐,讓秋晴你這樣讚不絕口的”元秋晴站在這個位置,可不會隨隨便便誇獎一個人。

    看她這個樣子,對於墨御這個未來兒媳婦是真的很喜歡。

    也不知道是哪一個有這樣的福氣,還沒有進門就被自己的婆婆這樣看好。

    那以後進門的日子肯定好過很多啊?

    “你可能也見過她,現在這件事情也沒有外傳,不過也不是什麼要緊的”。

    “你認識那個沈家的小姐麼”元秋晴問道。

    馬悠蕙迅速的在腦子裏過濾一邊,看着元秋晴,不知道該怎麼說。

    這A市要說比較可以的也就兩個沈家,不知道是哪一個。

    要是另外一個還好說,要是她想的那個沈家,這就有些麻煩了。

    昨天的事情馬鑫也給她說了,對於自己那個唯一的弟弟,她也是非常愛護的,這樣就有些記恨唯一了。

    可是現在聽元秋晴這樣說,在想想今天的邀請,馬悠蕙似乎明白了。

    人家這是來敲警鐘了。

    “不知道是那一個沈家姑娘那麼有福氣”猜測是一回事,還是要自己完全弄清楚。

    “就是,蘇穎那個女兒”元秋晴也仔細明白的把話說清楚了。

    “原來是她,我知道呢?前兩天和我弟弟發生了一些爭執”馬悠蕙看着元秋晴說的很坦然。

    “是嘛,我這幾天都不出門,沒聽見什麼風聲,她怎麼和你弟弟爭執了”元秋晴也明知故問。

    “就是一些生意上的問題,也不是什麼大事情”馬悠蕙可不敢說自己弟弟調戲了人家媳婦。

    這墨家護短那也是出了名的。

    “小一一還小,有些地方做的不周到,以後我會慢慢教,但是我不喜歡別人插足她的生活,對她指手畫腳”。

    “你也知道,墨御一把年齡了,就衷心這麼一個小丫頭,這要是保護不好,可能他直接就會給我這個當媽的翻臉,可憐天下父母心啊”元秋晴一邊說一邊觀察馬悠蕙的表情。

    “對對對,你說的對,是應該好好保護,難得有那麼一個自己喜歡的”馬悠蕙還是跟着附和。

    “小一一那丫頭年齡小,她要是有哪裏做的不對的,你要多海涵,畢竟我們都是經過風浪的人,別和一個小丫頭過不去,那會讓人笑話的”。

    馬悠蕙也明白,元秋晴這話就是變相的告訴她,別和沈唯一計較,不然墨家也會插足進來。

    雖然自己弟弟的事情讓她對於沈唯一確實有那麼一絲恨意。

    可是馬悠蕙絕不是那種沒有腦子的,分的清楚現在什麼對自己纔是最重要的。

    自己的老公才當上市長,決不能在這個剛開始的環節出什麼問題。

    “那是,小一一那姑娘我也很喜歡,很有膽識的一個姑娘”馬悠蕙陪着笑意。

    元秋晴看到這裏,對於這個市長夫人更加讚美了,不是一個沒有腦子的。

    相反很懂得自己想要幹什麼,需要什麼。

    “對呀,對於這位兒媳婦我也很滿意”元秋晴絲毫沒有隱瞞自己對於唯一的好意。

    這也是做給馬悠蕙看得,今天她已經把話題說到這裏了。

    以後要是馬家再有什麼不該有的動作,也不怪她元秋晴不客氣。

    “唯一真是好福氣”馬悠蕙知道,即使自己的弟弟受委屈了,現在這件事情也只能了之了。

    要不然墨家插足進來,這件事情就難辦了。

    “以後誰嫁給你兒子也會很有福氣的,畢竟市長夫人這樣善解人意和溫和”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和諧的相處在一起的。

    “哪裏比得上秋晴這樣大度”元秋晴對於外人的態度一直就是這樣的。

    可是對於自己家人,那是非常護短和溫柔的。

    “先不是這些了,走,我們做一個美容療程”元秋晴站起來,帶着馬悠蕙朝着一邊的VIP房間走去。

    該敲打的也已經敲打了,要是馬家在作死,也不要怪她墨家。

    而馬悠蕙一直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沉思什麼。

    ——

    唯一一整個中午都是在看資料和做數據,看的眼花繚亂的。

    “叩叩叩”。

    “進來”唯一說的有心無力了。

    “總監,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一會兒三點去見王氏的總裁,王氏集團那邊說,他們總裁就只有三點鐘有空,時間就只有半個小時,希望我們不要遲到”。

    人家王氏集團就只給她們半個小時的時間,成不成就看這半個小時。

    “可以,你先下去準備一下,我們馬上就去,免得晚一點要是路上堵車,我們就真的喝西北風了”唯一站起來開始收拾自己的資料。

    “總監,你要不要休息一下”看唯一眼底那粉底都遮不住的黑眼圈,昨天晚上肯定熬夜了。

    今天也沒有這麼休息,一直處於工作的狀態,看着那疲憊的臉色,龍采薇有些不忍心。

    “沒事,你先下去準備吧,我去補一個妝,總不可能讓自己現在這樣去見人”唯一收拾好資料拿起自己的包包,去衛生間補妝了。

    龍采薇看着那風風火火的人搖了搖頭,這工作起來簡直就是不顧自己身體狀態啊?

    不過也走出去整理自己需要的資料。

    “她這是準備去談那個招標案”樑靜看着路過自己辦公室的人,出聲問道。

    “對的,王氏的總裁就只給我們半個小時的時間”龍采薇看着樑靜,恢復了之前的淡然。

    “不錯嘛,還給了半個小時的時間,那就是有機會的,之前王氏對於自己不喜歡的項目都是直接不見得”。

    樑靜對於王氏倒是有一些瞭解,王氏集團那個總裁,脾氣是真的很奇怪。

    做事情向來都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想怎麼做就這麼做。

    “可是你看看現在總監這個樣子,我有點擔心啊”唯一看起來就是一整夜沒有睡覺的哪一種。

    “還好,真是有毅力啊”樑靜不否認唯一真的非常努力。

    “對了,你這裏的招標準備的怎麼樣了,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你儘管說”龍采薇想着樑靜手裏的項目有些關心。

    “你還會關心人”樑靜表示對於這位和自己工作了兩年的同事,第一次聽見她的關心。

    “這是大家的難關”所以這不是關心你,這是關心我自己。

    “你就不能讓我在感動一會兒”樑靜眨了一下自己妖媚的大眼睛。

    “安心工作了,我走了”龍采薇懶得理踩她。

    “我這裏有一些關於王氏的資料,現在你們着急,可以拿去看一下,免得什麼都沒有準備,讓人看笑話”樑靜把一個文件夾遞給龍采薇。

    “謝謝”龍采薇接了過來,看着她眼裏有着感激。

    “好了,你可以走了”樑靜拿過資料之後轉過身子有些彆扭。

    她絕對不是關心和想幫助唯一,她這是間接的幫自己。

    “嗯”龍采薇轉過頭拿着資料走了,只是嘴角的笑意怎麼都忍不住,彆扭的人。

    居然不好意思親自拿給唯一,要自己轉交。

    這一次出去是龍采薇開車了,因爲不能疲勞駕駛,唯一也考慮到自己身體的狀況。

    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爭分奪秒的看着龍采薇給自己準備的資料。

    “準備的很詳細了,你什麼時候準備的”唯一頭也沒有擡,直接問着龍采薇。

    拿過一邊的酸牛奶喝一口,感覺舒服極了。

    “這不是我準備的”不是自己的功勞龍采薇沒打算要。

    “不是你準備的?”唯一偏過頭有些驚訝了。

    “是樑經理準備的,只是自己有些彆扭,不好意思交給你,其實樑靜不是什麼壞人”龍采薇覺得一個部門工作的。

    有時候關係沒有必要搞得那樣僵硬。

    “這份好心我收下了,改天請她吃飯”唯一不否認,這份資料確實準備的很及時。

    對於那種無形之中幫自己一把的人,唯一都是感激的。

    她也沒有想過樑靜會這樣幫助她,在她看來,樑靜應該還會在嫉恨她一段日子纔對。

    “呵呵呵,總監,感覺你很喜歡請人吃飯啊”好像一開始無論什麼事情,唯一都會隨口說一句,改天請她吃飯。

    “我只是隨便說說,別太當真,想吃我請的飯,也得有膽子隨時提醒我忘記了什麼”唯一笑嘻嘻的。

    龍采薇看着又開始耍無賴的人有些無語,不過很可愛就是了。

    兩人一路有說有笑的去到王氏。

    這不,有預約就是不一樣,一進去人家就給自己指路。

    “你好,我是李祕書,總裁現在臨時有一個會議要開,讓我來接待你們”一箇中年男子走上前和唯一握了一個手。

    在看見唯一之後有些驚訝,怎麼都不可能會想到對方來的居然是一個小丫頭。

    不過那也和他沒關係,他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份工作就好了。

    “能理解的,能理解的”唯一看了一眼自己的時間,雖然快要到約定好的時間了。

    自己是主動求上門的,不管是不是真的有會議,人家這也是變相的刁難。

    果然樑靜說的沒錯,王氏這個總裁真的非常難搞定啊。

    “先跟我來了招待室休息一下,總裁會盡快過來的”李祕書帶着人往王氏集團的招待室走去。

    唯一跟着人走到客戶的招待室。

    李祕書給兩個人倒了咖啡,“你們就在這裏稍等一下,我哪裏還有一些事物需要緊急處理,失陪了”。

    “沒事,我們就在這裏,你有自己的事情就先去處理麼”。

    反正不管自己怎麼說,這李祕書也不是那種會留下來陪自己交談的人。

    還不如讓人走了,自己輕鬆一點。

    “這裏有一些關於我們公司最近招標這一塊的資料,沈小姐可是詳細的看一下”李祕書拿過一些比較粗略的資料給唯一。

    唯一還是禮貌的接了過來,“謝謝”。

    “嗯,先失陪”說完打開門走了出去。

    “總監,她們這是什麼意思?態度簡直有些囂張”龍采薇看見人這樣對待唯一,頓時就有一些不平衡了。

    “淡定,龍助理,大公司都是這樣,想要見人家總裁,就得付出一些東西,一般都是時間和耐心”。

    “我們一定要沉得住氣”唯一倒是不生氣,人家大公司有大公司的規矩。

    她到要看看這王氏的總裁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到底能不能合作得下去。

    “好的,總監”龍采薇說完安靜的看着自己手裏的資料。

    “這王氏的項目可是真的夠大的,看這個平面圖,恐怕投資不止十個億吧”唯一按照現在的市場價值大略的算了一下。

    “對的,肯定不止十個億”因爲這個一個片區別墅,佔地面積非常廣。

    “不過,這一單做下來,要是成功,我感覺我這個總監就可以不用下位了”唯一倒是還有開玩笑的心思。

    “呵呵呵,確實這樣,可是這樣大的工程”恐怕不是那麼同意就拿下的。

    “我是不會放棄的”唯一臉上有些笑意,可是眼底的堅定卻莫名讓龍采薇那個懷疑動搖的心安定。

    看得有些無聊了,唯一拿出自己的手機,開始和墨御發微信。

    “第一次去投標準,人家就給我一個下馬威,簡直哭唧唧”唯一發了一個哭泣的表情過去。

    而現在正在休息的墨御聽見自己手機的提示音。

    把自己手機拿出來,看見唯一的信息,有些好笑。

    大型一點的公司,就比如墨氏,別說等待,可能都是直接不見人的。

    “沒事的,相信老公,人家一定會見你的,到時候就可以把場子找回來”既然讓唯一在哪裏等着了。

    那麼就是完全想磨一下唯一的耐心,機會是有的。

    “你確實我不會再次哭唧唧”那項目確實有些大,不知道她能不能完全勝任啊?

    “你這小腦袋瓜子想什麼,拿出你那戰勝一切的勇氣出來”墨御總覺得其實這是唯一在撒嬌。

    “我要是成功了你請我吃飯,今天有一個同事問我,爲什麼這樣喜歡請人吃飯,都沒人請問吃飯啊”。

    看到這裏墨御嚴峻的臉上忍不住泛起笑意。

    “想吃什麼,我回來給你做,外面那些我不放心,食品添加劑有些多,吃了對身體不好”。

    只要墨御在家,就沒有唯一餓肚子的時候。

    “我現在會煲湯”雖然顏色不怎麼樣,可是還是可以下口的。

    “你別做了,小心把廚房燒了”自己小妻子什麼性格他最清楚了,現代的廚房殺手啊。

    不過最怕的還是她傷害到自己。

    “你這是瞧不起我”唯一有些不服氣了。

    “不敢,老公錯了”看着墨御附帶的那一個委屈表情,唯一笑了。

    龍采薇看着那拿着手機一直在不停傻笑的人很好奇。

    什麼人可以讓她笑得這樣沒心沒肺和無拘無束。

    “總監,那是你男朋友麼”人的好奇心都是無窮的。

    所以龍采薇還是忍不住問出口。

    “不是”那可不是男朋友可以比得上的,那是正版老公。

    “總監現在還沒有談什麼男朋友麼”按道理說現在的小孩子應該比較早熟纔對啊?

    “我不談男朋友”因爲我有老公。

    “總監真是一個好孩子,現在還忙着工作,不找什麼男朋友,是不是怕沒時間和精力去相處啊”龍采薇也是這樣的。

    看着現在的唯一,其實她很遺憾當初在大學的時候沒有好好的談一場戀愛。

    現在工作了忙了,根本沒時間想那些。

    更重要的是,現在的人都更加物質化了,根本沒有什麼真愛可言,哪裏有學生時代那樣單純。

    現在一開口就是房子車子和存款,沒有的簡直就是不敢結婚。

    “我沒考慮那麼多,我不談戀愛是因爲我直接就略過哪些步驟”直接結婚。

    可是也許是她的話語表達的不是清晰,龍采薇有些不理解,什麼叫略過談戀愛的步驟。

    她就不信唯一這樣性格的人會和一個不認識的人閃婚。

    “總監貌似和一般的小姑娘做法都不同啊”現在的小姑娘即使不喜歡自己男朋友。

    可是爲了物質或者一些什麼其他東西,都會勉強自己和那個男的在一起的。

    “額,這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唯一覺得回答起來有些尷尬。

    “那你呢?現在有沒有什麼喜歡或者中意的人啊”唯一看着比自己大的龍采薇也有些八卦。

    “總監,怎麼把話題扯到我身上了,剛剛明明是問你”龍采薇有些無奈了。

    “我這是關心屬下”唯一覺得調戲自己這個淡然的下屬還是很有意思的。

    兩個人在這裏有說有笑的,等了不知道多久,招待室的門才被打開。

    “不好意思,來晚了”話是這樣說,可是根本沒什麼誠意,走的就是一個程序。

    看見人進來,唯一站起來,看向來人,在看清楚對方之後眼睛睜得大大的。

    “怎麼是你”沒錯,這就是每一次上趕着說要和自己做朋友的那個王譯。

    王氏集團的資料她仔細的看過,只是因爲王譯本來有時候過於神祕,也沒有上傳什麼自己的照片之類的。

    所以唯一隻是覺得名字有些熟悉,並沒有往之前那個人身上想。

    現在看看,事情永遠都是在你想象不到的時候發生的。

    王譯聽見唯一的聲音,看向對方,在看見唯一之後,嘴角勾起魅惑的笑意。

    龍采薇看着那比女人還要美的男子,欣賞的同時心裏也開始戒備起來。

    這樣的人明顯不好對付,看見那眼睛裏時不時閃過的精光就知道。

    “你好,我是王譯,我們之前見過的,很榮幸沈小姐還記得我”王譯看着人,明顯的有些意外。

    當初沈氏來投標的時候,王譯也沒有想這麼多,還以爲會是沈唯一那個姐姐沈無雙呢?

    他想看看那個一直讓沈唯一身深惡痛絕的人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只是怎麼都沒有想到,會是沈唯一來。

    王譯在唯一的對面坐下,眼光仔細的開始打量人。

    現在的唯一比起之前見到的,要多了那麼幾絲幹練,沒有了那個時候的任性。

    “當初,我想方設法要和沈小姐做朋友,沈小姐怎麼都不肯給面子,現在,我是不是有機會重新認識沈小姐了”。

    沈唯一既然今天來到了這裏,王譯也想起來之前的事情。

    這位可是墨御的夫人,墨家的少夫人啊?

    “王總,朋友都是從陌生人做起的,王總這樣的青年才俊,多的是人想和你做朋友”。

    唯一看着王譯,到沒有和以前一樣甩臉色,現在這位可是自己的金主啊?

    “那麼那些人裏,包不包括沈小姐呢?”王譯狹長的桃花眼裏有着勾人的媚意,眼神直直的望着唯一。

    唯一直接就是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大哥,勞資是女的,你這樣受,是沒有機會的。

    勞資會很比自己長得更美麗的人了,你這樣是在挑釁我啊?

    “當然包括,對於能給我帶來財運的人,都是我的上賓,王總也不列外”她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錢。

    “對了,聽說晚上有一場音樂會,很不錯的,我朋友給了兩張票,不知道沈小姐對於音樂會有沒有興趣”王譯看着人尋求她的答案。

    “我對王總的生意更感興趣,音樂會嗎?有的是機會,現在大好的時光還是用來奮鬥吧”。

    唯一怎麼可能答應去聽什麼音樂會,她從來不喜歡那些東西。

    “看了沈小姐不是一個有雅興的人啊,我喜歡和有雅興的人合作”王譯並沒有被拒絕的尷尬。

    沈唯一這脾氣會一次性就答應那就奇怪了。

    “哪裏,我的意思是說,要去那也應該是我邀請,怎麼能讓王總破財,大好的時光不能浪費,一直工作也沒有什麼意思”唯一皮笑肉不笑的。

    “就是喜歡沈小姐這樣幽默的人,和這樣的人合作通常都很有意思”王譯看着唯一那副明顯不喜歡卻又不得不答應的樣子心裏有些好笑。

    “我也比較喜歡直爽的人,王總,音樂會的事情那是晚上,不如我們現在先來談一談招標的事情”這個合作要是拿不下,也不用聽什麼音樂了。

    “可以,想必沈小姐也知道,我做的是一個片區,走的都是高檔的路線,對於建材的要求都是特別高的”王譯知道,今天這位就是衝着這筆單子來的。

    “我知道,剛剛看過你的整體規劃,是一個要求很高的”唯一覺得自己拿不下,可是卻又必須拿下。

    “其實我覺得現在沈氏的建材達不到我的要求,我需要更好的”王譯也是一個生意人,自然得爲自己的利益考慮。

    “我覺得我們是可以勝任的,就是不知道王總給不給這個機會”不管怎麼樣,唯一都想要去嘗試一把。

    “你們建材產品結構單一,設計老沉,這不是我想要的感覺”對於沈氏,王譯還是做過一些調查的。

    當年蘇穎在的時候,那可是風靡一時,很多人都喜歡和她合作,因爲就從來沒有吃虧過。

    而和沈嚴自己就會讓人產生懷疑了,因爲沈嚴接手沈氏也已經十多年了。

    沈氏不但沒有提升,反而有些落後了。

    “我知道,這些東西我們都在進行補缺,產品的單一性我也已經找到方法彌補,而至於設計方面,我想我們會讓你眼前一亮的”唯一看着王譯,眼裏有着誠意。

    王譯看着人那雙大眼睛裏面的期待,不知道爲什麼心有些軟。

    “機會是有的,我想實地考察一下,我們和沈氏到底能不能進一步合作”。

    “你要知道,這個項目我投資了幾十億啊”這可是一筆不小的數字。

    “如果你能針對我們每一棟別墅都有一個新的設計方案的話,那我覺得這合作是很有必要的”。

    王譯也想看看這沈唯一到底有多少能力。

    他的片區別墅少說也有幾十棟,每一個都要求不同的設計理念。

    不得不說王譯這是爲難也是變相的拒絕。

    唯一想着自己看到的那一個片區的別墅,少說也有幾十棟。

    每一個設計一個樣式出來,這簡直就是強人所難。

    “可以”可是,她必須還是得迎難而上,不能就這樣放棄,機會都是靠自己爭取到。

    “沈小姐還是考慮一下,哪裏可是一個大工程”王譯看着唯一覺得有些意外。

    不明白墨御這個夫人爲什麼要受這樣的苦。

    可是想着墨家人,王譯的眼神就有些幽深了。

    沈唯一,別怪我,要怪就只能怪,你嫁錯人。

    ------題外話------

    推薦好友文《至尊豪門:霍少鬥嬌妻》/荷子

    簡介:她,江城第一名媛,男人們心中的女神!婚禮當天,公司破產,父親自殺,而這一切源於她的人渣未婚夫——莫北晨。

    兩年後,駱於薇低調回國,父親臨終前希望她不要復仇,希望她好好的活下去。

    然而,昔日的姐妹公然羞辱她,曾疼愛她的叔叔伯伯們怕她重振駱氏,處處打壓她。

    既然如此,她何需再忍?羞辱她的姐妹她還回去,駱氏——她當然更要奪回。

    霍翟傲伸手挑着女人尖細的下巴,嘲弄的問,“你憑什麼以爲我會要你?”

    女人強忍着痛說道,“因爲我是駱於薇,江城第一名媛。”

    “那就先讓我試試你如何的‘賢妻良母’。”男人說完就將女人推向在身後的大牀。

    女人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