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44 坑的就是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44 坑的就是你字體大小: A+
     

    這沈嚴不愧是老江湖,這樣會算計,簡直讓人不得不佩服。

    “那總監我們接下來怎麼做,你有方向麼”樑靜看着唯一問道。

    “方向倒是有,就看你們會不會努力了”唯一用手指翹着桌面。

    “比如?”這麼快就有方向,樑靜其實還是有一些懷疑的。

    “比如林氏和王氏的招標,我們去投標”唯一對於這一塊還是有些瞭解的。

    特別是這些公司最新的動向。

    “林氏我倒是聽說過,聽說林氏最近換了新的總裁,這新的總裁也比較難見到”樑靜知道林氏公司,之前的時候還是有過合作的。

    “對的,林氏不但有建材還涉及房地產銷售”對於林初夏家的公司唯一也算了解。

    林氏和沈氏不一樣,林氏的項目比較雜,而沈氏就比較單一了,單純的只做建材。

    可是單一有單一的好處,多樣有多樣的好處。

    “最近這兩家都有比較龐大的項目,林氏本身自己就是做建材的,他現在需要的是合作伙伴,因爲建材方面沒有我們專業,所以這個項目應該不難”。

    唯一很耐心的給樑靜解答。

    “那麼王氏呢?總監,業內一直都傳言王氏的董事長爲人處事比較乖張,即使有項目,也不好合作啊”。

    唯一說的這兩個,確實是大項目,可是要吃下來不知道還得廢多少功夫。

    這要是都成功了,樑靜覺得,離六千萬也就不遠了。

    “沒事,哪裏我會親自處理,只是林氏這裏就拜託你了”對於王氏,唯一還是查過資料的,只是這位總裁是真的很神祕啊?

    “對了,總監,林氏也是做建材的,我們會不會說服不了他啊”。

    要知道沈氏的建材專業是專業,還是有些太過普遍了,沒有任何新意,不吸引人。

    “今天之前我會把問題解決”唯一看了樑靜一眼,她會給林氏更多的選擇和非選自己不可的理由。

    “好的”現在也只能看看唯一哪裏有什麼可利用的資源了。

    開完會唯一就去準備資料,資料準備妥當之後走出自己的辦公室。

    “龍助理,現在有時間麼”唯一想了一下,還是找一個人陪自己去吧?

    “怎麼啦,總監”龍采薇擡起頭看着唯一,不過還是很自覺的走出來。

    “陪我去見一個客戶”唯一併沒有說是哪一個。

    “可以的,總監”龍采薇把自己的桌面簡單的收拾一下,就跟着唯一走出去了。

    樑靜在自己的辦公桌上倒是什麼表情都沒有,安靜的看着自己的數據。

    “總監,冒昧的問一句,我們這是去哪裏?”龍采薇實在想不到,這唯一現在到底想幹嘛。

    “走吧,我們先去吃飯,一會兒有好戲呢?”唯一帶着龍采薇去公司旁邊的一箇中餐廳。

    “你喜歡吃什麼菜”唯一坐下之後把菜單給龍采薇。

    “總監,我不挑的,什麼都可以”龍采薇面帶微笑看着這樣客氣的唯一,頓時覺得這小姑娘其實有着多面性。

    “那我自己決定了啊,天氣這樣熱,那就吃的清淡一點”唯一自顧自點菜。

    “總監帶着我出來開小差,不怕別人有意見麼”龍采薇看了看周圍,這裏離公司可是特別近的。

    “我自己掏腰包他們有什麼好說的,現在她們可沒時間關注我,都自顧不暇了”唯一的倒是不在意,依舊淡定的點菜。

    最後把自己的菜單交給服務員之後纔開始和龍采薇交談起來。

    “那這是準備去幹嘛”看着唯一旁邊的資料,龍采薇也不會單純的以爲唯一就是叫她來吃飯。

    “當然是叫人買單呀,別再問了,一會兒你就知道了”唯一說的有些神祕。

    “總監,我有一點不明白,林氏和王氏都有投標案,很明顯就是林氏比較容易一點,爲什麼你不選擇林氏,反而選擇哪什麼王氏,哪裏感覺沒什麼把握?”。

    林氏的話龍采薇也合作過幾次,感覺信譽方面都是很好的。

    可是王氏那個總裁就比較神祕了,基本上很少有人見過他。

    這沒什麼傳聞,也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

    “林氏哪裏沒問題,樑經理絕對搞的定,而王氏哪裏,我自己來費腦筋,只是我們有建材之後,大家可能就要加班熬夜的忙了”。

    “你想必也知道,林氏房地產方面的建材要求非常高,更何況他們新上任的總裁也希望自己能做出一番業績,得到別人的認可”。

    “所以這一次,無論是他還是我們,都是不容易的”。

    不可否認,林初晏是非常優秀的,當初一起讀書就知道了。

    “並且這林氏總裁在國外留學多年,見解很獨到的,能和他合作,相信大家也能學到不少的東西”。

    “你好像認識林氏的總裁”龍采薇聽見唯一這些話,最直接的就是兩個人肯定認識。

    不然唯一纔來幾天,不可能什麼都瞭解的。

    “當然認識,我們當年還是一個學校的,只不過他出國留學了,學霸級別的人物我們這種學渣只能仰望了”唯一不否認和林初晏認識。

    也沒有什麼好否認的,反正大家以後見面的機會多的是。

    有些東西,現在不說清楚,以後就越描越黑了。

    龍采薇看着眼前談笑風生的小姑娘,眼裏全是笑意。

    這樣的性格其實也不是不好,敢作敢爲,倒也坦蕩。

    吃完東西之後唯一帶着龍采薇就直接去了恆鑫建材。

    ——

    軍區大院。

    墨老爺子很早就起來了,墨奶奶在一邊的葡萄架下坐着喝茶,這從昨天回來之後臉上的笑意就沒有停止過。

    元秋晴端着點心走過來,看着兩位老人難得同時擁有這樣的好心情也有些好奇了。

    “媽媽這是遇見什麼好事情了,很久沒有見你這樣笑得開懷了”元秋晴走到墨奶奶身邊,放下手裏的點心,坐在一邊。

    “是啊,今天心情很好,昨天見到了自己想要見的人”墨奶奶對於自己媳婦倒是沒有什麼保留的。

    唯一是墨家人,元秋晴也是墨家人,不都是一家人麼?

    “見到誰了這樣高興”元秋晴實在想不到能見到誰,墨奶奶才這樣高興。

    “昨晚在來的路上遇見墨御那個媳婦兒了”墨奶奶想起唯一就有些好笑。

    “真的麼,母親,你確定是偶遇,而不是你特意去等人”元秋晴忍不住嗤笑。

    “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達到了目的”墨奶奶根本不管過程什麼樣。

    “我也想去偶遇,媽媽,我也很想見一見墨御這未來的媳婦,怎麼聽別人說我都不相信,自己親自看一眼那纔是妥當的”。

    元秋晴也有些蠢蠢欲動了,要是真的這樣,自己這不就是多了一個女兒。

    以後出去逛街也不是什麼孤家寡人了,她也是有人陪的人。

    “長得可標緻了,水靈靈的,讓人看着就喜歡,我都不知道這墨御手段這樣高,居然能把人騙到手”。

    墨奶奶表示,雖然自家孫子是很優秀,但是怎麼看都是委屈了人家女孩子。

    “真的這樣好”元秋晴對於那些長得乖巧的人最沒有免疫力了。

    “那可不,我眼光可是非常毒辣的,我說好,那就是不會差”墨奶奶顯然對於唯一非常滿意的。

    “媽媽都這樣說了,那一定就非常好”要知道,墨奶奶這脾氣也是屬於很直接那一塊,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她也不會待見。

    所以這些年能夠得到她誇獎的人一個手指頭都數的過來。

    “可不,我給你看照片”墨奶奶拿出自己的手機,翻出相機。

    “你還拍了照”元秋晴對於墨奶奶更加刮目相看了。

    “當然,我就說很喜歡她,然後和照一張相片,人家小姑娘很爽快的”。

    “你看看,長得是不是非常好”墨奶奶拿出照片給自己這媳婦炫耀。

    元秋晴拿過手機看着和墨奶奶合照裏的那個人,那女孩子笑得非常甜美和溫和。

    手指一直都是扶着老奶奶的,眼神也是放在她的身上。

    可是看得出,這樣細心的人一定非常孝順的。

    “嘖嘖嘖,難怪墨御一直不肯把人帶來家裏,感情是怕我們騷擾啊”長得確實很標誌。

    不過,這也是可以想象的,當初的蘇穎就已經很讓人驚豔了。

    她自己的女兒怎麼可能不讓人驚訝,要說不一樣的,那就只有臉上那對酒窩和那對大眼睛。

    蘇穎的印象她特別深刻,那是一雙眼含媚眼的桃花眼。

    即使她本人沒什麼意思,可是就是長得勾人。

    比起蘇穎,唯一更多的是清純和靈動。

    而蘇穎,美豔是美豔,就是太過強勢和冰冷,給人的感覺就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哪一種高冷。

    這沈唯一也不知道這一點遺傳誰,倒是,比較溫和可親。

    “他喜歡藏着,我們就去挖出來”墨奶奶對於自己那兒孫子這一點佔有慾就有一些埋怨了。

    “對了,秋晴,一會兒你要是有時間的話就去拜訪一下市長夫人”墨奶奶想起來唯一的事情。

    “我和她基本上沒什麼交集,這樣突然拜訪,母親有什麼事情麼?”元秋晴對於這位新任的市長夫人馬悠慧沒什麼感覺。

    以前最多就是在酒會上見面然後客氣的打招呼。

    那個人倒是很懂禮貌,做事情說話也很謹慎,沒有讓人挑刺的地方。

    “小一一現在在工作,好像因爲一些原因把馬家哪位太子爺打了,現在把人送公安局了”墨奶奶對於馬家還是有一些熟悉。

    馬家屬於商業商家,可是那也只是才崛起十多年,算不上什麼頂級豪門。

    不在一個檔次,平時的接觸自然就很少了。

    “唯一把人打了”元秋晴有些驚訝,不過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色有些難看。

    “馬家哪位太子爺,在上流社會已經是那些名媛深惡痛絕的對象了,想不到這裏找不到他獵豔的了,把主意打到那些一般的小公司了”。

    在元秋晴眼裏,中等偏下,那就是小公司,畢竟墨氏是跨國企業。

    “這樣來說,馬家哪位就是因爲這個原因才進的公安局”墨奶奶現在也不笑了,面無表情的。

    這龜孫子好大的能耐,難怪唯一昨天怎麼都不肯說,誰也不可能把自己被調戲的事情到處亂說吧?

    “那個人私生活極其糜爛,真的不是什麼正派人士,不過,墨御那小媳婦的脾氣我倒是喜歡”。

    “因爲有很多人因爲邢家那位的原因,這虧還是自己往肚子裏咽,遇上唯一這樣的,也算他倒黴”。

    元秋晴喝了一口水,表示很樂意見到這樣的場面。

    只要打不死,就往死裏打。

    “所以纔要你去找馬家哪位可以說話的,給他們敲一下警鐘,免得以爲什麼人都好欺負,我墨家兒媳婦也是他們可以覬覦的”。

    “好的,母親,我一會兒就去,絕對不會讓她們打擾唯一的”想到唯一被調戲,這元秋晴心裏也不舒服。

    那個玩垮子,是該好好收拾了,免得以爲自己可以上天。

    ——

    唯一帶着龍采薇來到恆鑫,唯一把車子停好之後下車。

    龍采薇也跟着出來,看着自己前面,龍采薇這纔是有些傻眼。

    “總監,我們來這裏幹什麼”你該不會忘記了你昨天才把人家兒子送進公安局吧?

    你確定你現在上去人家老總裁不會和你拼命。

    她也去了解了,這恆鑫的總裁就只有那個敗類一個兒子,平時寵的都沒邊了才變成這樣子的。

    也難怪,自己作的,怪誰?自己早些年作的孽,晚年再來還。

    “可不,你以爲我口中那些優質的商業環保建材是在哪裏來的,肯定是要去坑了,沒有誰看我的免費笑話不付錢的,沈氏既然沒有,那麼恆鑫來買單”。

    “要知道,我也是受害者,有義務要求賠償啊,你傻啊”唯一用看傻瓜一樣的眼神看着龍采薇。

    龍采薇直接被唯一這不要臉的精神震驚了。

    把人家兒子送進公安局,現在還來找人家賠償。

    總監,我龍采薇水土都不服,我就服你。

    “你確定我們進得去或者說不會被轟出來”龍采薇覺得她們可能直接就進不去。

    “進不去?”唯一挑眉,臉上有着嬌笑,只不過看着就是有些嚇人罷了。

    “想辦法呀,今天怎麼樣都要進去,怎麼樣都要見人”唯一拿起自己的資料,擡起自己的腳就優雅的往裏面走。

    龍采薇看着唯一,覺得人真的不可貌相。

    總監這樣小清新看起來單純的美女,想不到居然會這樣無恥。

    不過,她怎麼感覺自己不但不討厭,反而越來越喜歡了呢?

    看着走遠的人,龍采薇也跟上,她想看看這唯一怎麼見人家老總裁。

    “你好,我是沈唯一,沈氏集團的市場部總監,能不能請你打一個電話給你們總裁,就說我有事情找”。

    唯一走到前臺,看着那前臺的小姐在禮貌的說道。

    “請問有預約麼”前臺小姐看着年齡小的唯一,眉頭皺起來。

    重要的是這看起來說自己是沈氏市場部總監完全沒有任何說服力啊?

    “沒有,你直接打一個電話,你們總裁知道我是誰”唯一看着人依舊禮貌。

    馬家那個老鬼能不知道她是誰嗎?可能現在恨不好的吃了她。

    “對不起,小姐,沒有預約我們總裁不見人的”前臺聽見她的話明顯不予搭理。

    “叫你打你就打,廢話怎麼那麼多,這就是你們恆鑫的待客之道,把人拒之門外,什麼意思?這是你們總裁的意思還是你的意思”要是無賴,一般人還真的玩不過沈唯一。

    “還有,我有重要的事情,關於她兒子的,我給你三分鐘,不打這個電話,明天來找我也沒有用”唯一的臉上依舊有着溫和的笑意。

    可是那個前臺小姐看着唯一眼裏的威脅和森寒身子都是忍不住顫動的。

    “小姐,說笑了,既然是有重要的事情,那我先去打祕書部部長的電話,看看他怎麼說”。

    前臺小姐看着這個年齡小,可是氣勢什麼都不輸人的小姑娘,拿起自己的電話,打通了馬優利辦公室的電話。

    現在是馬優利的父親馬鑫在坐鎮。

    “喂,總裁,這裏有一位小姐要見你,說是沈氏的市場部總監沈唯一……”。

    唯一也懶得看人家怎麼打電話,反正她只需要結果就好了,轉過身子看着恆鑫的裝飾。

    “總監,那個總裁真的會見我們麼,我怎麼看都沒有戲啊”龍采薇走上前,看着那悠閒自在到處張望的人說道。

    “這一次他一定會拒絕,我給他下一點猛料”感覺時間差不多了,唯一又走回原來的位置。

    “怎麼樣,小姐,你們總裁怎麼說”明明知道結局唯一還是要問一下,畢竟這是過程麼?

    “對不起小姐,我們總裁不見你,說請你走,你要是不走,一會兒我們將會請公安部解決”。

    前臺小姐看着唯一臉上有些爲難,組織一下語言,把馬鑫所表達的意思說清楚。

    “這樣啊?”唯一眨了眨眼睛。

    “你在打一個電話”唯一自然不可能就這樣放棄,特麼的放棄了誰給她買單。

    這孫子家不是有錢嗎,貢獻一點兒,也沒有關係,應該無傷大雅。

    “小姐,請不要爲難我們”剛剛老總裁那個語氣,確實有些嚇人。

    “我沒有爲難你們啊,是你們總裁在爲難我啊,再打一次電話,這一次他不見我,我就走怎麼樣”。

    “你就說2009年十二月的晚上,不知道他有沒有印象,嗯,對,就這樣,你就這樣說”唯一看着那個前臺笑得很溫和。

    “快打呀,說不定她還會感謝你”唯一慫恿着人。

    “對了,這是關於他兒子的,也不知道我走了之後他兒子能不能順利的從公安局出來”唯一說的無所謂。

    那件事情還是墨御給自己查的,現在自己親自過來已經很夠意思了。

    要是自己這一走,唯一眼裏冷光一閃,求也沒有用。

    前臺小姐聽見是關於馬優利的,臉上有些慌張。

    在公司誰不知道,那個就是一個二世祖,偏偏老總裁就當他是活祖宗。

    關於馬優利的前臺小姐也不敢耽擱,拿起電話再次打回去了。

    “總監,老總裁真的會見我們麼,不見我們怎麼辦,就這樣放棄麼?”龍采薇看着唯一。

    其實現在才覺得,這纔是最有膽識的一位,劍走偏鋒簡直不要太危險。

    “他會見我們的”唯一說的很輕鬆。

    馬鑫這一輩子就是載在他兒子手裏了,他家那個活祖宗只要有一點風吹草動,他都是驚弓之鳥。

    “不信你看着吧?”也不知道是不是是上輩子造孽太多,這輩子來還。

    “你手裏是不是有什麼馬優利的把柄啊”看唯一那樣自信,龍采薇對此不作他想。

    “那怎麼是把柄呢?那是證據”唯一一本正經的反問。

    “……”從未見過如此無恥的。

    “小姐,總裁說,請你現在馬上上去”前臺小姐打完電話,看着唯一說道。

    “嗯,謝謝啦,辛苦了”唯一看了她一眼,和龍采薇一起直接就坐電梯上總裁辦公室。

    而到達頂樓,唯一纔剛剛下電梯,就有人在哪裏等着。

    唯一吸一下鼻子,能夠把一個屬下教導的這樣好,兒子怎麼就會成爲一個敗類了呢?簡直就是想不通。

    “小姐,請跟我來”那個男祕書禮貌的說道。

    “嗯,麻煩帶路”別人都有好臉色,唯一自然不可能不給面子。

    她從來都是別人敬她一尺,她敬別人一仗的,反之道理也是差不多的。

    “小姐,就是這裏了,這裏就是總裁辦公室”祕書把兩人帶到一個房門前。

    “叩叩叩”敲了幾下門。

    “請進”唯一發誓,這句話絕對說的有些咬牙切齒的。

    聽到聲音,祕書打開門帶着唯一她們進去了。

    進去之後祕書就去拿杯子給兩個人煮咖啡。

    “馬總,久仰大名,今日終於能見到真人了,簡直三生有幸啊”唯一坐在沙發上,龍采薇安靜的站在她的身邊。

    這些都是規矩,在自己的上司面前,沒有上司允許或者辦公,最好不要坐。

    “沈總也不呈多讓,小小年紀乾的事情可能別人幾十歲都不敢去做”馬鑫處理完自己手裏的公務,才擡起頭看着唯一。

    看見唯一的第一眼眼裏閃過了然,難怪自己的兒子會色心大起,確實是一個絕色。

    可惜就是美色有毒,這分明是一朵帶刺的玫瑰。

    處理的不好,傷的就是自己,看看現在的馬優利就知道。

    唯一就彷彿聽不懂馬鑫的譏諷,端起剛剛那個祕書給自己倒的咖啡,輕輕的喝了一口。

    “我做的事情不多,這要說膽識,我可不如令公子,那纔是肆意張揚呢,唯一在他面前,可不敢賣弄自己”想和她玩文字遊戲,她沈唯一還真的就不怕。

    “說吧,你這次來的目的”馬鑫轉過自己的椅子,看着唯一,眼裏全是威嚴和探視。

    可是唯一依舊淡然自如的喝咖啡。

    “和氣生財,我自然是來和馬總一起賺錢的”唯一看着人,說出自己的意圖。

    “我就算和任何人都不會和沈氏合作的,這其中的原因,你自己應該知道”馬鑫也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

    自己的兒子被送進公安局,現在這個罪魁禍首居然想和他談合作,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他反正怎麼都不可能和沈唯一合作的。

    “唉,馬總這是何必和錢過不去呢?人爲財死鳥爲食亡,你現在這樣高風亮節,讓我有些不好意思了”唯一聽見馬鑫說出口的不合作也沒有什麼激動的表情。

    她沈唯一今天既然來這裏了,合作由不得她,誰叫她有一個敗家兒子呢?

    不好好利用都不行,簡直對不起自己啊?

    “你到底想幹什麼,要是談合作你就可以走了,我的意思很明顯,就是不合作”馬鑫有些不耐煩了。

    “還有你,不過一個大學都沒有上完的菜鳥,憑什麼覺得我會和你合作”。

    “還有,你拿什麼保證就必須會賺錢,你自己也就那點能力,還在這裏和我談,不覺得沒有那麼資格”。

    “無論怎麼樣都不會合作的,死心吧?”。

    這幾天爲了馬優利的事情簡直操碎了心,現在見到這個罪魁禍首還不能怎麼樣。

    能理解自己心裏的那種煎熬麼?

    “馬總,一把年齡了,別這樣大的火氣,我一個年輕人都沒有這樣的衝動”。

    “你做這些都是爲了什麼,還不就是爲了你兒子,爲了你們馬家的下一代對不對”。

    “來,把這些資料看一下,再決定要不要合作”唯一把一份資料直接甩在馬鑫的桌子上。

    被人調戲她心情也不好,被人看笑話她心情也不好,被人拒之門外她心情也不好,被人現在甩臉色,她心情更不好。

    可是有一點,唯一心情不好,反而會笑得更加甜美。

    一邊的龍采薇看着笑得這樣恬靜的人身上直接忍不住開始冒雞皮疙瘩。

    看着今天這一切,龍采薇覺得這沈唯一簡直就是太厲害了。

    換作是自己和樑靜,哪裏有這樣的膽子和氣場。

    “別這樣早就下定論是不是,我的能力行不行,總的有一個展示的平臺是不是”。

    “你說,馬總這家大業大的,可是以後沒有什麼人來繼承,那就尷尬了”。

    “可能你也捨不得把自己一輩子苦心經營的公司拱手讓人吧,還是自己一個人獨自苦撐呢?”。

    “其實我也挺佩服馬總的,一把年齡了,有兒有女,兒子就不說了,女兒還是現在剛上任的市長夫人”。

    “真是羨慕馬總的福氣啊,有這個一個位高權重的女婿,並且邢市長一身正氣也沒有不好的風評”。

    “你說,你們馬家是不是爲他的職業生涯畫上這第一筆啊”唯一自己一個人說的津津有味。

    而馬鑫看着額頭上都是青筋爆起的,手指都把那資料捏的皺褶了,可以看出來很生氣。

    “啪”馬鑫把資料砸在桌子上。

    轉過頭怒氣衝衝的看着唯一。

    “你到底想什麼,沈唯一,我勸你適可而止,你拿這些給我看,到底什麼意思,就不怕餓報警,說你威脅”。

    “你不敢,再說,威脅也就在裏面關幾天,警察局我經常進去的,完全不會在乎”。

    “並且刑警大隊我都呆過,你覺得我是會怕的麼?你自己兒子做的混賬事情,怪我”。

    唯一覺得今天不僅天氣萬里無雲,就是着心情,那也是非常爽朗的。

    果然商場什麼的,最有意思的,看這些老江湖臉色變換,還是真的很有成就感。

    龍采薇看着唯一的樣子和聽見她說的話嘴角忍不住抽搐。

    這感情以前就是一個混世魔王啊,難怪天不怕地不怕的。

    “對了,刑警大隊的隊長還和我很熟的,我在哪裏業務很熟練的”唯一彷彿沒有看見人在氣頭上。

    繼續添油加醋繼續說,她這口氣順了,那麼大家都好說話了。

    “你到底想怎麼樣,沈唯一,直接說清楚吧”馬鑫算是看明白了,這沈唯一就是一個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主。

    這種人真的特別難纏,你永遠不知道她還有多少招數等着你。

    “這麼說,我們可以繼續談合作了”唯一放下杯子,看着馬鑫。

    “你說吧,我看看能不能合作”馬鑫還是有些不甘心。

    “馬總,想和我打馬虎眼,敷衍我是吧?是不是覺得我年齡小沒有說服力啊”。

    “既然你這樣猶豫不決,那麼我就選走了,找合作的地方總會有的,你兒子的時間可就不多了”。

    唯一看着人那樣不鹹不淡的,雙眸裏算計一閃而逝。

    拿起自己的公文包,就準備走,媽蛋,說了這麼久,還和她玩這些。

    “沈總,請留步”馬鑫發誓,以後要是有機會,他一定不會讓沈唯一好過。

    這樣明目張膽的到公司來威脅人,並且自己還不能拒絕。

    這口氣他怎麼咽的下去。

    “你先說說對於我們公司的瞭解吧,總的讓我知道合作的理由和可行性”馬鑫雙手緊緊的捏在一起。

    很多年沒有嘗試這種憋屈的感覺,今天一次性把前面幾十年都補回來了。

    唯一見人態度比剛纔好了那麼一點,轉過頭再次坐下。

    “我一直都很中意恆鑫的建材,就是看中它的多樣性,在這個與時俱進的年代,不創新就會落後,那些單一的公司都是活不久的”。

    “想要不被淘汰,就只有一直不斷的學習,這個作爲董事長的馬總應該知道”。

    “我知道馬總每一年都會組織專業都人士去國外學習,在這方面,很多公司沒有你這樣的專業技術性”。

    “而我,更加相信恆鑫可以給我想要的。”

    “想和恆鑫合作,自然是希望學習到更多,對於建材也瞭解的更多,當然也希望馬總給這個機會,大家相互學習,相互成長”。

    “至於深層次的,我不發言,這是我對於恆鑫的初步瞭解和總結”唯一從自己的公文包裏拿出一份文件。

    龍采薇接了過來,走上前遞給馬鑫。

    馬鑫看了唯一一眼,把資料拿過來,仔細研讀了起來。

    唯一雙手擡起咖啡,靜靜的等待着,提高仔細觀察,可以看出唯一那端着咖啡的手指關節有些泛白。

    那是緊張的時候捏的,她也很怕自己做準備的這些不能威脅或者說動馬鑫。

    這裏要是不能成功簽約,林氏哪裏的合作就可能沒有那麼順利了。

    馬鑫一頁一頁翻着自己手裏的資料,辦公室裏突然就安靜了,唯一就等着人給答案。

    馬鑫雖然沒說話,其實撇開唯一和自己兒子鬧的那些不愉快。

    這沈唯一還是真的很有才華的一個人,看看自己手裏的資料就知道,不但對自己的公司瞭解深刻,更加有自己獨特的見解。

    要是沒有那件事情,馬鑫真的覺得這沈唯一是一個合作的對象,雖然現在年齡小了一點。

    但是隻要在給她一點時間,能成長爲什麼模樣誰也不清楚或者說難於估計。

    直到馬鑫把資料合上,唯一嘴角勾起笑意。

    “不知道我對恆鑫的認識夠不夠”爲了這些東西,唯一昨天晚上差不多凌晨才睡下的。

    “確實很深刻,沈小姐對於我們產品瞭解真的很足,而沈小姐很多地方都很有針對性,也是一針見血”。

    不否認,往往上位者都是看不見的自己的不足的,因爲沒有人去給他們說實話。

    “我就想問一下,這個合作怎麼樣?”唯一放下自己的杯子,直直的看着馬鑫。

    “沈小姐話都那樣了,是打算給我選擇的餘地麼”馬鑫看着唯一語氣裏全是諷刺。

    唯一對於他的態度根本不在乎,只要事情能辦成功,過程怎麼樣都無所謂。

    “那這樣,合作就這樣定下來怎麼樣?還有?”唯一再次拿出自己的設計方案,走到馬鑫對面的位置坐下。

    這些都是之前準備的,“對於建材的多樣性,這是不同的設計和見解,馬總看一下”。

    馬鑫接過來翻開。

    沒看一頁就看唯一一眼,眼裏有着震驚,他做這個幾十年,絕對沒有唯一這樣的腦子。

    想出這樣花式的設計,創作倒是新穎,讓人眼前一亮,很有吸引力。

    “沈小姐設計這個廢了不少功夫吧”馬鑫看着唯一,對於唯一所設計的東西真的讚賞。

    這讓馬鑫對於自己眼前這個小姑娘有了更多的認識。

    沈嚴有兩個女兒他知道,只是一直見到的就是沈無雙,想不到這沈唯一也是一頭黑馬。

    來勢非常兇猛。

    “那馬總覺得怎麼樣?”唯一看着人一直說着好話卻沒有表態自己就先開口。

    “可是這還不是合作的理由”馬鑫是很心動唯一的設計,可是還是很記恨她。

    因爲她,即使自己的兒子出來,也會成爲周圍同事的笑話。

    “看來馬總還是沒有下定決心和我合作啊,我的設計和方案都不能打動你對吧?那既然這樣,那就沒什麼好談的了”。

    唯一看着人始終還是不打算合作心裏也有一些焦急起來。

    老江湖就是老江湖,這樣會揣摩人的心思,知道她急,還掉她的胃口。

    “我以前沒有和沈氏合作過,所以很多方面我都不會是很瞭解,你總的讓我瞭解一下沈氏目前的狀況吧,不然這樣盲目的合作,我很吃虧”。

    反正馬鑫就是要找一下難題給沈唯一。

    “沈氏的狀況現階段很好,這一點你不用擔心,而現在我們所解決的就是我們產品的單一性和你們產品的推動性,這樣互利互惠的事情馬總應該不會拒之門外才對”。

    要不是沈氏那些建材太過單一,唯一也犯不着來找這個。

    “既然沈小姐這樣看好我們,不給機會也不行,這樣吧,明天來簽約”馬鑫考慮了一下,覺得還是可行的。

    自己的兒子坐牢那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在怎麼樣也不可能挽回。

    反而和沈氏的合作讓他有一些興趣,合作是長久的,以後有的是機會和沈氏較量。

    別以爲就這樣算了。

    “難怪有市長夫人那樣賢惠善良的女兒,馬總也很寬厚仁慈呢?”。

    “不用什麼什麼明天,這工作都是爭分奪秒的,簽約協議我已經準備好了”這下不只是馬鑫,就是龍采薇都不記得不給唯一說一句好手段了。

    不知道她怎麼想的,得罪了人家不說還上趕着上門來簽約。

    還什麼都準備好了,怎麼就知道人家馬鑫一定會答應。

    “我相信馬總是爽快人,也不會和唯一計較什麼,既然都說定了,那就趕緊辦事情”。

    特麼的明天誰知道你又是什麼態度,今天先把事情辦了。

    以後給我穿小鞋,看我怎麼收拾你。

    “沈總準備的真是周到”馬鑫接過唯一的簽約協議,開始看起來。

    “放心吧,我不會坑馬總的,好歹我們的利益也是同一條線上的,我總不可能和自己過不去吧?”。

    “要是沒問題馬總就快點把協議簽了,這樣大家都放心了”唯一趕緊催促着人。

    馬鑫全部看完之後,看了唯一一眼,最後拿起筆簽字。

    唯一看着他把自己的名字簽下,心終於落回了肚子裏。

    馬鑫把簽約協議遞過來,看着唯一依舊沒有什麼好臉色。

    要不就是顧及的太多,今天唯一根本就連門都不會讓她進。

    可是唯一一開始就知道,要麼見不到人,見到人就必須把事情完成。

    所以一開始,馬鑫就輸了。

    “謝謝馬總,祝我們合作愉快”唯一看着那上面的白紙黑字,臉上笑得跟一朵花一樣燦爛。

    伸出自己的手準備和馬鑫握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