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43 老公,麼麼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43 老公,麼麼噠字體大小: A+
     

    然後把衣服遞給顧悠悠,“這可是給你的上班禮物,可不要拒絕了,要是你真的實在心裏過不去下次帶上你的心上人,大家一起吃個飯”。

    “也好讓我給你看看,那人到底怎麼樣,別特麼有了物質上的,那人品就是一個渣”就像小白癡那個夢中情人一樣。

    “話說,這幾天這小白癡到底幹嘛去了,我發消息也沒時間回”唯一覺得,這的多忙啊?

    “現在任尹好像退出了任氏公司”白薔薇的事情顧悠悠還是有一些關注的。

    因爲這幾天白天找工作,晚上也沒有那麼忙。

    而唯一哪裏都快焦頭爛額了,肯定顧不上啊?

    “皆大歡喜了,白馬王子一夜之間變爲草根”唯一砸了一下嘴巴說道。

    “他好像是給家裏要了三百萬,準備幹自己的事業,而白薔薇,肯定會一味的支持啊”這是很必然的事情。

    白薔薇也是屬於那種不撞南牆不回頭的。

    “她有病吧?任尹三百萬能幹什麼,覺得人家可憐同情就去給人家送錢吧,是不是傻啊”。

    “不行,我得給她打電話,別這樣傻兮兮的好嘛,這腦子都不知道是不是任尹給她吃了”。

    唯一說完掏出手機就真的準備給白薔薇打電話。

    “沒用的,你現在打了也不會有人接的,白薔薇現在可能忙的自己都顧不上了,你還能期望我們找得到她”。

    就這件事情顧悠悠也想找她談一下,讓給自己留一下後路,可是打電話卻一直都是處於關機狀態。

    “這傻瓜,以後別哭”唯一抿脣,她就是有些心疼那個人。

    “好了,我們做朋友的能夠做到這裏就不錯了,以後的路還得她自己走,痛了累了,夢也就醒了”顧悠悠一隻手挽着唯一的手臂。

    “走,我們去吃一點東西,今天要養足精神,用最好的面貌來上班”畢竟那可是在自己喜歡的人手下工作,肯定要表現的好一點。

    “走吧,今天請你吃你一直最喜歡的神戶牛排”唯一帶着顧悠悠往自己的車子走去。

    “算了,神戶太貴了,不如我們去吃火鍋怎麼樣”唯一今天給她買這件衣服已經花費了不少。

    在去吃牛排,這位也不會讓她給錢的,那麼就找一個便宜一點的,自己可以花費的。

    “這樣的天氣,你確定要我吃火鍋”唯一看着那還沒有下山的太陽,看着顧悠悠問道。

    “對的,紅紅火火吧?走吧,我知道一家味道非常美味的”顧悠悠拉着唯一就往自己的目的地走。

    “先去開車好嘛”走路什麼的,她已經不想再動了。

    “離這裏不遠,我們走頂多二十分鐘就好,開車的話這個時間段說不定愛堵車”顧悠悠可能由於是山野孩子的原因,對於這些小運動倒是十分喜歡。

    “……”二十分鐘?唯一看了身邊的人一眼,可以選擇不去麼?

    可是,看着顧悠悠興高采烈的模樣,拒絕的話怎麼都說不出來。

    吃了一頓火鍋,唯一覺得自己出了一身的汗。

    看着那辣的臉色通紅的人,“活該”。

    “嘻嘻嘻,可是吃的舒服啊”顧悠悠忍不住吐氣,是真的有些辣,不過吃的很爽就是了。

    “走吧,我送你回家,我要去那個廚藝培訓班看一下,最近,學甜品和煲湯呢?感覺很有意思”。

    唯一其實想一下,自己也是願意爲墨御洗手做羹湯的。

    那也是另外一種幸福。

    “得了,別再秀恩愛,我們不同路的,你也別送我了,我做公交車”。

    唯一上班已經很累了,下班還要陪自己去買衣服。

    要是在麻煩她送自己回家,那就真的過意不去了。

    再說,那一段路經常會堵車。

    “那我送你去公交車站”。

    “不用,哎呦,小一一這樣貼心我真的很感動,可是,別也別太累了,早點回去休息”。

    “我走了,拜拜”說完轉過身子走了。

    唯一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目送顧悠悠離開。

    看了看周圍,這裏她記得,就是上一次自己等着公交車去培訓班的地方。

    她也記得這附近有一個公園,唯一嘆了一口氣。

    一個人慢悠悠的走着,看着前方,眼裏全是迷茫。

    說真的唯一現在覺得自己就是空有一身學問,什麼都用不到地方。

    想着沈嚴中午和自己說的話,要是做不到那所謂的指標,自己這個總監真會下位。

    秀眉皺起,現在還真的有些沒有頭緒。

    走到公園裏,看着那些老爺爺老奶奶相互坐在一起談天說地。

    唯一覺得,自己和墨御是不是老了也是這樣,兩個人相互扶持着,走到哪裏都是一起。

    沒有現在的分隔兩地。

    ——

    “老頭子,我們已經等了快要三個小時了,人是不是不會來了”墨奶奶看着自家老頭子,語氣裏全是質問。

    “我也不知道啊?那小姑娘去的方向在附近這一段路之內就只有這裏可以直通啊,很多地方都在修築工程”。

    墨老爺子也不知道怎麼回答自家老婆子。

    “唉,看來是見不到了,我們明天再來吧,晚回去秋晴會擔心了”墨奶奶覺得自己不見到人是不會死心的。

    她可愛的孫媳婦,她一定會見到。

    “好的,我們明天再來”也許那小姑娘有什麼事情耽擱了。

    可正在兩個人轉身的時候。

    “老人家,你這步棋走的不對,你這樣看着雖然像是你攔截了人家的主帥,可是你也被包圍了”。

    聽見這道聲音,墨奶奶沒感覺,可是墨老爺子卻興奮的轉過身子。

    看着那在一邊和那些老人家較勁的女孩子。

    “看什麼,這樣激動”墨奶奶也順着自己家老頭子的目光看過去。

    瞬間眼裏閃過一抹驚豔,不錯,不錯,長得很標誌的小姑娘。

    “看見沒有”墨老爺子問道。

    “就是她”墨奶奶語氣裏有些不可置信。

    這墨御該不會用了什麼方法拐騙了人家吧?

    看人家小姑娘年齡也不太大,很多事情都不懂。

    唯一熱情的給老人家指導,人家那個老人家的孫子,也開始和唯一攀談起來。

    “這墨御可能以後會有掐不完的挑花,孫媳婦,奶奶來了”墨奶奶杵着柺杖就走上去。

    唯一還在和人說的津津有味。

    “小姑娘看來也是棋藝方面的高手啊”墨奶奶看着眼前水靈靈的人,眼裏有着慈愛。

    這也是她墨家未來的一位,還是墨家下一任的少夫人。

    “你好,婆婆,是你誇讚了,我就是隨便看看”唯一轉過頭看見是不認識的人,但是還是禮貌的打招呼。

    “小姑娘還認識我麼?”墨老爺子走上前看着唯一說道。

    “你……”唯一看着人總覺得有些面熟。

    “我們才見過不久的,你還幫助了我,小姑娘,都沒有謝謝你呢?”墨老爺子看着唯一疑惑的表情,自己全盤托出。

    “原來是你呀,爺爺,你們是住在附近麼”顯然唯一也回憶起來了。

    “怎麼就只有你們,你們的家人呢?”唯一看着兩位孤單的老人家,語氣不由自主的放的溫和。

    “唉,都忙工作,哪裏有時間陪我這個我人家”墨老爺子說的有一些惆悵。

    “爺爺千萬不要這樣想,努力工作可能也是爲了讓你們生活的更好啊”現在不工作根本活不下去,什麼都是物質啊?

    “小姑娘貼心啊,我要是有你這樣貼心的孫女,可能高興死了”墨老爺子覺得比起唯一,自己家哪幾位就是奇葩。

    “哪裏,爺爺誇獎了”唯一看着眼前這兩位老人說話還是很謙虛的。

    而墨奶奶就一直打量着唯一,眼睛都不帶眨的。

    唯一被看得有些尷尬“奶奶這是……”。

    “沒事,我老婆子一直就希望自己有一個女兒,可能看見你這樣乖巧就忍不住多看幾眼”。

    墨老爺子暗地裏給墨奶奶使一個眼色,這樣會把人嚇跑的。

    墨奶奶瞬間明白“對不起啊,小姑娘,看你太討喜了”。

    “小姑娘,現在忙不忙啊”墨奶奶連忙問道。

    唯一看着墨奶奶眼裏的期望,想着之前墨老爺子說的自己兒女都在工作,沒時間陪她們,瞬間就心軟了。

    反正現在還早,也可以陪這兩個老人家聊聊天,解解悶。

    “不忙,都下班了,走,奶奶我們去那邊走走”,唯一眼神看着噴水池的方向。

    “可以啊,走”墨奶奶看着唯一非常高興,唯一什麼想法她一眼就可以看出來了。

    想不到外面傳言囂張跋扈的人這樣善良孝順,這還只是對於一個根本沒有見過面的陌生人。

    墨奶奶敢肯定,唯一根本不認識他們。

    唯一走上前扶着墨奶奶,腳步放的有些慢。

    “小姑娘,我看你剛纔即使說的很開心,那眉頭也一直沒有舒展開,是不是因爲工作上的事情啊?”墨奶奶好歹也活了快要八十歲了。

    那眼睛簡直就是火眼金睛,什麼看不明白的。

    看着唯一這身打扮,肯定是上班的,而墨御說了,他妻子也才二十來歲,也就是大二。

    大二就是學生時代,這個時候就出來上班,一般的公司也就罷了,要是好一點的壓力還是非常大的。

    “奶奶怎麼看出來的,難道我表現的這麼明顯”唯一確實有些煩心工作上的事情。

    “小姑娘,有什麼好煩的,沒有什麼過不去,辦法都是人想出來的,就看看你有沒有,那個創造力,敢劍走偏鋒”。

    墨奶奶早些年的手段一度讓很多人佩服,那不是沒有原因的。

    “可是還是有很多潛在的問題”劍走偏鋒她從來不怕,可是現在怎麼創造機會纔是最重要的。

    這一次的事情她自己也明白一些,馬優利的位置擺在那裏了。

    而且最近看的新聞,她要是沒有看錯,都是關乎邢家那位榮升市長的。

    而那位市長的夫人就是馬家人。

    “無論什麼人,只要你有那個信心,就一定攻的破,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決心了”。

    只要努力,就沒有什麼事情是完不成的,這些她早就體驗過了。

    “話說,你到底遇見什麼事情了”墨奶奶很想知道。

    自己這位孫媳婦是不是被人欺負了,看起來一副慘兮兮的樣子,讓人很有保護慾望啊?

    “就是和一個客戶發生一下矛盾”唯一選擇長話短說,這就是這件事情的總結。

    發生矛盾之後她把人打了。

    “然後呢?”墨奶奶看着自己身邊的唯一問道。

    “現在人在公安局裏”唯一低下頭有些不好意思。

    其實唯一平常的警戒心還是非常強的,也不會就是說遇見一個人就沒完沒了的訴苦。

    因爲她知道,那隻會讓別人說她無能,可是面對這兩位老人家,唯一就沒有那麼多顧慮。

    世界上不可能所有人對你都是懷揣着惡意。

    再說,這兩位老人她也覺得很親切,她沒有感受到任何不善。

    “怎麼,是不是他打人了”這不可能吧,一般男性客戶基本上即使發生矛盾也沒有把女的打了的道理。

    這還想不想混了。

    “不,是我把人打了”唯一說話的聲音更小了。

    墨奶奶眨了眨眼睛,墨老爺子則是臉上全是笑意。

    “你怎麼做到的,小姑娘很懂得怎麼樣保護自己啊”墨奶奶這下看着唯一就覺得更加有趣了。

    把人打了居然還能這樣平安無事,還把人送進監獄裏,簡直不要太棒。

    “那種人該打,進監獄也是咎由自取”唯一顯然不願意說。

    誰也不會主動說自己被調戲的事情。

    “那你是不是就是愁這個事情啊?”墨奶奶再次問道。

    “嗯,對方家好像還有不小的背景”唯一是怕那些人穿小鞋把人很快就放出來。

    “不小的背景,傻孩子,無論什麼人,都怕處於輿論的風口浪尖上,也別讓自己吃虧”墨奶奶說的很有深意。

    可是就是一瞬間的事情,唯一彷彿知道了什麼。

    “謝謝奶奶,我知道怎麼處理了”唯一抿脣微笑,看着墨奶奶眼裏全是感激。

    “我可什麼都沒說,還是你聰明”可不就是聰明,今天回去墨奶奶要把這件事情打聽清楚。

    到底是什麼樣背景的人敢欺負她的孫媳婦。

    只要墨家沒倒下,那就得掂量掂量。

    唯一和這兩位老人不僅散步,那就是晚飯也是一起吃的。

    要不是墨君擔心給兩人打電話過來,兩個人還不知道把唯一留好久。

    等着吃完東西送兩個老人上車之後,唯一沒有去學習廚藝了。

    因爲今天可能還加班,她的準備一些資料。

    恆鑫哪裏唯一想了一下,那也是錢,既然招惹上自己了,那也得吐一點血。

    畢竟自己可是讓很多人看了免費的笑話。

    明天讓她們繼續看,看看誰能笑到最後。

    ——

    香雲館普通包房裏。

    “CHEEP”白薔薇擡起杯子看着自己對面的任尹。

    此時的任尹褪去了那一身的名牌,穿着非常普通,可是還是不影響他的陽剛帥氣。

    “謝謝你,微微”任尹看着白薔薇溫柔的說道。

    “值得的,你看看忙這幾天,總算有一點成功了,公司也成立了,雖然規模有些小”白薔薇是掩飾不住的笑意。

    終於可以和自己心愛的人一起打拼未來了,簡直就是動力滿滿。

    “放心吧,微微,等公司正常運轉之後,我一定會把錢還給你的,真的很感激你的支持,沒有你,我可能不會這樣順利”。

    “現在你可是公司最大的股東,感謝你的信任”任尹擡起杯子,打算在敬白薔薇一杯。

    白薔薇看着這樣客氣斯文的任尹嘟了嘟嘴巴,“我們之間還這樣客氣,你這樣我可就生氣了”。

    她是真的喜歡任尹,所以想要一直陪着他,支持他,鼓勵他,看着他一步步成長。

    “對不起,我只是太高興了,來,乾這一杯,祝我們馬到功成”任尹舉起杯子,可是這一杯白薔薇卻不能拒絕了。

    也拿起自己的杯子和任尹碰了一下。

    “微微,很感謝你在我最困難的事情一直對我不離不棄,微微,等我事業有成了,我就娶你,給你一個幸福完美讓所有人都羨慕的家”任尹看着白薔薇,這一次眼裏有着動容。

    不否認之前對於白薔薇只是利用和玩玩的心態。

    因爲白薔薇的感覺就是,無論他怎麼樣還是犯了多大的錯,她都會原諒她,原地等着她。

    雖然一開始的交往是因爲那個原因,可是現在任尹看看在自己面前笑得真實的人。

    在想想那個在國外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的人。

    任尹這一刻覺得,自己似乎需要放下某些一直固執堅持的東西。

    不屬於自己就是不屬於自己。

    不管以前怎麼樣,現在任尹是想和白薔薇走下去的。

    白薔薇咬了咬嘴脣,聽到任尹這句話,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值得了。

    至少得到了任尹的認可。

    “好,我等着你,我們一起相互扶持,等你事業有成,等我畢業,我們就結婚”。

    她的媽媽從小就是一個不被人承認的小三。

    儘管他的爸爸非常愛自己的媽媽,可是還是敵不過權利的誘惑。

    爸爸最終選擇的還是家裏那個有背景的女人,而不是一無所有的媽媽。

    所以這一生,白薔薇只希望自己能嫁給自己喜歡並且也喜歡自己的人,沒有任何人破壞和插足。

    就這樣和自己喜歡的人過一輩子,那纔是人間最美好的事情。

    “會有那一天的,薇薇”任尹看着因爲自己幾句話就感動的人開始反思自己這些年的若即若離是不是太過了。

    “嗯”白薔薇眼眶有些紅,點了點頭。

    她會證明給別人看,她白薔薇可以值得得到幸福,她也會證明給她那幾個朋友看,她的選擇沒有錯。

    ——

    唯一一直面對電腦,可能要不是墨御打電話過來,她都不知道幾點了。

    “老男人,眼睛要瞎了,簡直亮瞎我的鈦合金狗眼”唯一看着自己電腦頁面上的那些資料,忍不住嘖嘖嘖感嘆。

    這橫鑫總裁的緋聞史還有一些不爲人知的豔遇史,真的多的令人歎爲觀止,找了一些重要的仔細研讀。

    “怎麼啦?這麼驚訝,現在在幹什麼啊你”墨御很好奇,自家老婆又要幹什麼了。

    “你猜猜我發現了什麼,恆鑫集團這總裁,簡直就是禽獸”看着那一些拍的隱晦的照片,唯一忍不住生氣。

    特麼的,當時就應該下手重一點,廢了那個孫子。

    那些照片裏那些女的根本不能稱爲女人,那就是才十七八歲的女孩子。

    而那個禽獸,唯一要是沒有記錯的話已經二十七八了。

    難怪一把年齡了還這樣有錢有後臺居然還沒有人願意嫁,除非要錢不要命啊?

    沒有誰會和錢過不去,也沒有誰會和自己過不去。

    錢再多,也得有那個福氣享用。

    “你查他的資料幹什麼,接下來的事情交給老公,保證讓你滿意”墨御知道自家這個小祖宗記仇,可是也怕她將自己處於危險之中。

    “沒事啊!我好歹也是免費演了一場好戲的人,總有人爲我買單吧?”。

    唯一覺得,沈氏不可能了,那麼恆鑫無論如何都必須吐血。

    “你想幹什麼!老婆,給老公說說,說不定老公可以幫你”墨御想了一下,要是唯一真的需要,這裏完全可以給她提供完整的資料。

    特種部隊那些玩電腦的,外面的人不一定比得上。

    只要你不是外來物種,你從小到大事無鉅細都會給你查的清清楚楚的。

    那樣唯一就可以不用那麼幸苦了。

    “當然是繼續合作,不然虧大了”唯一撇撇嘴巴。

    “你想要坑人家”墨御聽到這裏也算明白了。

    他老婆就是想空手套白狼。

    “可是,恆鑫這個馬優利是草包沒錯,他那個爹可是精明的很啊,要不然馬悠蕙不會穩坐市長夫人這個位置這麼多年,在背後肯定有高人指點”。

    A市的格局和情況墨御隨時都在關注的,這邢家哪位現在可是名副其實的A市市長了。

    這馬優利就是看在這一點,纔敢這樣肆無忌憚的去胡作非爲,這簡直就是腦殘纔有的作爲。

    也不知道那馬老頭子聰明一世,怎麼就會有這麼一個腦殘玩意兒,果然是家門不幸麼?

    “沒事,處於那個位置,最怕的不會就是閒言碎語,這A市市長也纔剛剛上任,還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

    現在最忌諱的可能就是有關於自己不好的傳言。

    “那你等一下,晚一點我把資料發給你,你自己注意一點,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去軍區大院找爸爸媽媽”墨御囑咐,就怕這小祖宗劍走偏鋒不聽話。

    “沒事,我能自己處理的”唯一還是覺得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那就自己注意”墨御還是在三提醒。

    “好的,墨爸爸,你帥,我聽你的”唯一嘻嘻嘻傻笑。

    “對了,我咋記得好像在過一個星期就是情人節了,你有沒有什麼想對我說的,亦或者什麼想送給我的”唯一想起來,一個星期以後就是七夕了。

    別問她爲什麼知道,因爲總有人會不停地提醒你。

    “你想要什麼”墨御追問。

    “你能給我什麼”唯一反問。

    “我的人,我的心都是你的”墨御覺得這纔是最有保障的。

    “犯規,你到底什麼時候有假期啊,我可想你了,你就不想你家美麗漂亮又大方的老婆大人”唯一莫名撒嬌。

    “想,想的身子發疼,特別是某一個地方,想的都睡不着了”。

    可是聽到這裏唯一臉色羞紅,這畫風是不是哪裏不對,爲什麼這樣不正經了。

    “你個老流氓,誰教你的,敢這樣和我開玩笑,老公~~~,你這樣很危險”唯一嗲聲嗲氣的說道。

    墨御直接掉了一層雞皮疙瘩,算了還是別這樣,感覺玩不過唯一這個比較社會的。

    “我錯了,可是老婆,我是真的想你啊?”這該死的假期,簡直遙遙無期。

    “想我啊?那就正常,因爲你愛我嘛,快來,給你應該機會,告白一個小時”還沒有聽到這墨御正兒八經的給司機告白。

    “黑鳳梨”墨御想起來以前很流行的一首歌。

    “滾吧”唯一一聽就知道是什麼。

    想不到這老男人還知道這些。

    “對了,你那個戰友叫什麼田雲的到底怎麼回事?”唯一想起來林初夏的情況。

    “他沒事啊老婆,你關心他幹嘛,我聽着心裏不舒服”就沒有見過吃醋吃的這樣光明正大的。

    “是我朋友和他有一些微妙的關係”他們兩個讓的關係確實有些微妙。

    “田雲?和你那個朋友?”這應該八杆子打不着一塊去吧?

    田雲那個人話不是很多,可是一說出口的都是很讓人尷尬的。

    所以年齡這樣大了,還是沒有對象可言,那就是自己作的。

    “對呀,我朋友可稀罕你那個戰友了”在這樣下去,林初夏那爆脾氣指不定會直接殺到軍區去。

    “他這幾天有些忙,等他有時間我問一下”是有些瞎忙,可是還不至於。

    “那就勞煩老男人了,你給他說,是人都有脾氣的,給你臺階你就下了吧,別這樣矜持,後果可能有些嚴重”。

    唯一可不是爲了林初夏,只是不想她在這樣一天天神經兮兮的下去了。

    “可以,我晚一點叫人給你朋友說清楚”要是因爲他影響了自己和自己老婆的感情,就扒下他一層皮。

    做人要懂得識趣,別一天就知道榆木疙瘩。

    榆木疙瘩哪有軟玉溫香好,簡直不理解田雲。

    “嗯,麼麼噠,好,老公,親一個”唯一可高興了,她也希望自己的朋友能開心。

    必要的時候儘自己的力量幫一把也不是不可以的。

    “知道老公好了”墨御笑得有些無奈,這傻丫頭。

    “一直好”唯一說話都聲音有些嬌嗔。

    “乖乖地,老公寵你”墨御的聲音也溫柔的彷彿能掐出水來。

    “嗯,保證”唯一眼睛都笑得眯起了了。

    “我想聽歌”唯一開始提要求。

    “好”墨御爽朗的答應。

    “軍中綠花”從來都是唯一的不二之選。

    “好”依舊一派溫柔寵溺的語氣。

    要說後來爲什麼唯一脾氣越來越壞。

    那隻能說就是墨御自己寵的,他說過,可以把唯一寵的無法無天。

    每一次聽到墨御那從手機裏傳過來的性感聲音,唯一也有些忍不住沉迷,漸漸的閉上眼睛。

    ——

    第二天,唯一依舊定好鬧鐘準時起牀,收拾好之後就去公司。

    纔剛走到到市場部,便看到那些員工死氣沉沉的趴在桌子上。

    唯一的眉頭皺起“你們這是昨天晚上都沒有休息好是麼?”

    唯一的聲音傳出來,那些人立刻擡起頭。

    看着唯一的眼神有些明亮,不過不知道想到什麼,又暗淡下去。

    “總監,沈總說在你的辦公室等你,說是有事情通知你”龍采薇走上前,小聲給唯一說道。

    “我知道了”看了那些人一眼,唯一轉過頭朝着自己的辦公室走起。

    也不禁深思起來,這沈無雙大早上說找自己到底有什麼事情啊?

    可是很快她就知道了。

    “這不是妹妹麼,早啊?我等你很久了”沈無雙坐在唯一的辦公椅上。

    唯一看着那坐在自己位置上心安理得的人。

    “難道段映紅沒有教過你什麼是禮貌,客人的位置在哪裏?”唯一指着一邊的沙發說道。

    “我和你姐妹一場,怎麼可能和其他人待遇一樣,你說是不是?”沈無雙心裏雖然不舒服,可是這在公司,表面功夫還是的做。

    “看來你那個喜歡做地下情人的母親也沒有教你什麼規矩,公事是公事”唯一走到沈無雙面前。

    “沈唯一,少給我擺什麼架子,現在與其這樣對我大呼小叫的,不如想一想你市場部接下來被裁的員工的去向”。

    “這是總裁給我的名單,這些人這個月要是達不到指標,那麼沈氏就只有送客了”。

    “沈氏不是什麼慈善機構,也不會養什麼閒人,作爲一個領導者,你還是的學會站在公司的角度考慮問題”。

    沈無雙站起來,看着沉默不說話的唯一,也終於好受了一些。

    唯一拿過那份名單,仔細地看了起來,難怪那些人看着自己的眼神這樣怪異。

    想必在她來之前,沈無雙就已經和她們溝通過了。

    “六千萬?”唯一有些疑惑,自己看着即使每一個月的指標都是三千萬啊?

    這六千萬足足翻了一倍,這沈嚴真當自己是賺錢的工具麼?

    “對呀?是我推薦的,我覺得姐姐也是一個有能力的,在市場部處境也尷尬,現在正好有機會”。

    “那就做出一番業績,讓那些人看看,你沈唯一不是那些只會依靠別人的空降部隊”。

    “還有,妹妹,我忘記提醒你了,你不好好表現,你這個總監也就到此爲止了,真的很遺憾”。

    “我們誰也不想看見那樣的場面對不對,那就期待你的表現了”沈無雙走到唯一面前,看着人眼裏那是刻骨的冰冷。

    終於有一天讓沈唯一腹背受敵了,終於有一天也看見她難看的臉色了。

    這心裏真是無比的痛快啊?

    “對了,我今天可是聽說了妹妹的光榮事蹟,簡直不愧就是女中豪傑,姐姐佩服”看着這樣好端端的唯一。

    沈無雙心裏還是很遺憾的,怎麼就沒有發生點什麼她希望看見的。

    這樣簡直就是太便宜沈唯一了。

    “你人力資源部就是這樣清閒,事情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唯一開始趕人。

    “妹妹現在還這樣淡定,姐姐佩服,那就告辭了”沈無雙看了唯一一眼,扭頭走了。

    等沈無雙走了之後,唯一坐回自己的位置,看着手裏的那份名單,感覺有些沉重。

    “總監”龍采薇看着這個比自己小很多的女孩子不知道該怎麼樣安慰。

    這個時候很多話語都感覺太過無力了。

    “召集所以員工,帶上自己的項目資料開會”唯一放下手裏的單子,打開自己的電腦,開始工作起來。

    龍采薇看着現在忙碌的人轉過頭去按照她的吩咐去做。

    這一次那些員工倒是顯得比較急切了,畢竟這關乎自己的切身利益。

    就是一邊的樑靜都安靜的坐在一邊了。

    唯一走進來,看着那些表情焦急相互討論的人沒有理睬,徑直的走到屬於自己的位置。

    放下自己手裏的資料坐下,看着自己的左右。

    那些人看着唯一,這一次倒是沒有之前態度那麼囂張了,也都很有分寸。

    “裁員的事情剛剛沈無雙給你們說了吧,大家有什麼意見可以說出來”唯一看着底下那些員工,不知道自己抱得什麼心態了。

    “總監,這到底裁掉的是那些啊,有沒有名單,說出來給大家一個準話,要不然總是這樣搞得人心惶惶的”。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終於有一個員工忍受不了直接開口問唯一。

    “知道爲什麼被裁麼?”唯一隻是反問回去。

    自己來只不過是一個導火線,真正的原因都是她們自己身上。

    “分不清主次,分不清自己的位置,你讓董事長難辦了,董事長肯定要找好掌握的”除非有些核心位置的人,要不然還真的不能太囂張。

    “你們總以爲自己做得很好,我也不知道誰給你們的自信,在自己老闆面前露出這樣致命的缺點”。

    唯一一個一個仔細看下去,看得那些人臉紅的低下頭。

    “我知道你們不滿意我,看不起我,覺得我一個空降部隊憑什麼做這個總監的位置,也許你們很多人在我來之前心裏可能已經蠢蠢欲動”。

    唯一放下資料,雙手攪和在一起,抿脣。

    樑靜聽到這裏看了唯一一眼,隨即低下頭。

    “可是,你們必須認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你們不是最高決策者,你們無法決定着一個位置該由誰來坐”。

    “你們只是一個員工,安靜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爲什麼一定要摻和這些事情”。

    唯一看着一個個都不敢說話的人,這時候心裏也沒有了脾氣。

    “別以爲我傻,不知道上一任總監是怎麼走的,這件事情不止是我知道,你們也知道,董事長也知道”。

    “爲什麼你們以爲自己搞一些小動作就能瞞天過海的,想法真是太天真了”。

    “現在大家的利益都是綁在一起的,你們如果覺得還有必要和我繼續內鬥下去,那麼大家就要有收拾東西走人的覺悟”。

    “別以爲只要你們會被裁,我這個總監也一樣”。

    “好了,事情我可能說的夠清楚明白了,大家也認清自己的位置,不要給我背後做什麼小動作”。

    “樑經理有什麼想說的麼,現在一次性說清楚”唯一看着左邊的樑靜開口問道。

    “我沒有任何說的,一切都聽總監的”現在樑靜倒是聽話了。

    不過,樑靜也是聰明人,不可能不知道這也是沈嚴借這次緊急打壓她們的。

    因爲之前確實態度有些囂張了,讓沈嚴這個董事長有些難做。

    “那就很好,那麼接下來,大家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創造機會,另外一個就比較直接了,等着人事部的交代”。

    唯一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成任務,可是無論什麼條件,怎麼都必須上,不可能就這樣放棄。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要說,這個月的標準是六千萬”唯一看着自己周圍,那這個情況說出來。

    “六千萬,怎麼這麼多,以前不都是三千萬麼?”。

    “這六千萬會不會有些嚇人了”。

    “一個月六千萬,怎麼可能”。

    聽着下面那些人竊竊私語,唯一沒有出口打斷。

    吃驚吧?她當時看見也是非常吃驚的。

    “是不是覺得很吃驚,是不是覺得很意外,吃驚意外那就對了,是不是覺得這就是天價,根本不可能完成?”唯一喝了一口自己面前的咖啡看着衆人。

    這感覺就是董事長故意的,故意給她們找難題。

    “總監,感覺這不可能”以前三千萬就感覺很吃力了,現在加一倍,感覺直接累死。

    “爲什麼不可能,只要你敢想,那就有可能,不可能的都是不喜歡動腦子的”。

    “所以接下來就是看大家表現的時候了,別再拿出之前那一套來敷衍我,敷衍我也都敷衍你自己”。

    “可是這難度也太大了吧”抱怨的還不是一兩個。

    “所以,他就是故意的,因爲他無所謂”唯一看着人,說的很溫和。

    當初也許在南郊那塊地皮的時候,沈嚴還會出口留人。

    現在南郊哪裏都已經解決完了,沈嚴從不會和經濟過不去。

    少了人就可以節省開支了,並且,南郊哪裏馬上就要動工,資金方面可能又要面臨一些問題。

    她們現在就是免費的勞動力啊?這指標成功了那就皆大歡喜。

    可是還是失敗了,沈氏也沒有什麼虧損啊?

    ------題外話------

    《甜辣嬌妻:總裁輕點寵》漪蘭甘棠,品質保證,歡迎入坑

    現代輕鬆甜寵文,作爲各位看官的小小解悶之讀物,男女主雙潔,1V1,娛樂圈X豪門X校園。

    機場外的意外重逢,開啓了一場名爲“報仇”的逐愛之旅。

    昔日,她是“色狐”柴昔笑,他是神祕的“白兔少年”。

    她吃了他,愛了他,也丟了他。

    8年後,她是依附軒宇的新銳編劇,他是隻手遮天的軒宇環球集團的總裁。

    男人以她的投資合約作要挾,自己不得不成爲他的專屬暖牀女傭!

    當恨與愛不期而遇,最佳的復仇之法,便是在她的無名指上,套上屬於二人的印跡。

    我成了你的僕,你成了我的主。往日校園裏人畜無害的小白兔,變成如今腹黑深深的大灰狼總裁!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