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42 誰更腹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42 誰更腹黑字體大小: A+
     

    “大人不計小人過,可是我覺得這件事情今天處理不好那就誰也別想好過”反正今天唯一是鐵了心想要收拾這個王八羔子。

    “小嫂子能不能告訴我到底是因爲什麼事情”邢雲也不再當說客,還是真的犯到這位了,還是就事論事吧?

    “因爲什麼事情,你既然認識他,那麼就知道他什麼貨色,不是每一個人都會任由他侮辱的”。

    “別以爲A市是他家,看上誰都可以想方設法弄到手,今天他對於我的侮辱和騷擾,我需要公平公正的處理”。

    唯一看着邢雲,並不是她想爲難他,而是這口氣怎麼都咽不下去。

    可是,邢雲聽到那句騷擾轉過頭看着地上的馬優利。

    “抓起來,回警局,這件事情必須給沈小姐一個交代”邢雲覺得這件事情必須先處理。

    這要是墨御知道這件事情,並且騷擾唯一的人還是他認識的,那麼可能等他回來,他就得脫一層皮。

    “小嫂子,你和我們一起去,把事情簡單的說一下,我們會秉公執法的”邢雲看着正在氣頭上的唯一,輕聲說的。

    “走吧?”今天她一定要讓那個龜孫子在警局裏面呆兩天。

    唯一都走了,龍采薇自然跟上。

    等唯一把自己的事情都處理完了,才和龍采薇慢悠悠的回公司。

    “總監,這樣恆鑫會不會採取報復手段”今天唯一不僅把人打傷了,更是不依不饒的要求警察對於這件事情嚴肅處理。

    而邢雲也在唯一的要求下,拘留那個馬優利一個星期。

    一個公司的總裁,被拘留在警察局一個星期,這即使出來了,以後也會成爲同行的笑話。

    這以前風評不好大家也是私底下說,現在直接拿到平面上來了。

    “怕什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種人不收拾以後會更加肆無忌憚”唯一仔細的開車,並不在乎。

    “總監倒是很直率啊”龍采薇覺得自己上了這麼多年的班還是第一次看見這樣彪悍的人。

    “想說我兇悍就直說,還說的這樣含蓄,嘻嘻嘻”唯一自己都忍不住笑起來。

    “你這樣總裁哪裏怎麼交代,這也都一個大客戶”龍采薇皺着眉頭。

    這唯一才上任,第一次接單子就發生了這樣的事兒,總裁哪裏感覺不好交代。

    “我不需要交代”她現在也需要交代,她現在也想去問一下沈嚴,知道這個馬優利的爲人處事風格麼?

    如果知道,爲什麼要她去談這個合約,她們到底抱得什麼心態。

    唯一到達沈氏之後,“你先去做自己的事情,我有事情去處理一下”。

    唯一說完轉過身子走向那個總裁專用電梯,直接上頂樓。

    沈氏總裁辦公室。

    “小姐,你不能進去,現在總裁有事情需要處理,沒空,小姐”孫祕書看着那一來就單刀直入想要見人的人有些無奈。

    總裁吩咐了今天有什麼事情都不要打擾他。

    “你別管,那是我的事情”唯一可不管那些,腳步堅定的往前走。

    沈嚴聽見聲音擡起頭,而唯一也打開辦公室的大門。

    “總裁,你到底什麼意思,這單子是你的主意還是沈無雙的主意?”唯一走上前就把事情沈無雙交給她的資料丟到沈嚴的面前。

    “總裁,對不起,攔不住沈小姐”孫祕書感覺有些抱歉。

    沈嚴看着人皺起眉頭,“你先下去吧,孫祕書”。

    孫祕書聽見沈嚴的話如釋重負一般,轉過身走了出去並且關上門。

    “什麼事情?”沈嚴拿過唯一丟在桌子上的資料,看着唯一有些疑惑。

    “你還在給你裝傻,沈總,我沈唯一併沒有哪裏對不起你,你就是這樣對待我的”唯一覺得自己有些憤怒了。

    “你在這個業內這麼多年,你不可能不知道一些吧,你應該知道恆馨那個老總什麼脾氣,什麼性格吧?”。

    “哪種人根本就不適合合作,那樣我們不但會損失還要擔風險”。

    那樣的人要是不遇見事情就罷了,要是遇見事情最先倒黴的就是沈氏,並且,和這種人合作只會損失利益。

    “你是在爲自己的無能找藉口”沈嚴擡起頭,面無表情的看着唯一。

    唯一看着那平淡無波的眼眸,就如同刀子一樣直接刺在自己的心窩,很疼很疼。

    作爲一個父親遇見這種問題最先關心的不是她自身有沒有受到傷害,而是她沒有能力成功簽約這個項目。

    這一分鐘,唯一彷彿明白了什麼,也彷彿看透了什麼。

    也許有些東西,真的留不住,她沈唯一註定沒有那個福氣。

    既然這樣,那麼就直接撕破臉皮吧?

    “沈總,我不管,既然現在我是市場部的總監,我有權利決定所有項目,只要每個月我能拿出讓你滿意的項目利潤,其餘事情你不用過問”。

    “我要是記得沒錯,沈氏每個月對於項目都是有指標的,我希望在我完成的指標之內,我能自由的發揮,有那個決定權”。

    因爲她不希望到時候尤其是哪裏讓有些人不滿意了給自己做文章。

    “我可以給你絕對的權利,可是,要是達不到我的標準,我覺得你這個總監位置我會讓更有能力的人來擔任,並且,市場部我還會酌情的遞減員工”。

    沈嚴根本就不想讓唯一進沈氏,一看見唯一,他就想到了蘇穎。

    那對於他,也是一種變相的煎熬。

    “爲什麼?市場部現在正是需要人手的時候”唯一就不理解了,爲什麼要因爲自己的原因而去遷怒其他人。

    “你想多了,要是銷售業績達不到我的標準,我也不養閒人,該到哪裏去高就就到哪裏去高就”作爲一個公司最高的領導人。

    沈嚴最看重的就是利益,要是能帶給他好的利益,那麼什麼都好說。

    反之,也只能走人。

    “沈總真是好決策,懂得人盡其才啊?那就拭目以待了”唯一沉下眼眸,微微一閃,繼而擡起頭,看着沈嚴。

    而沈嚴看着唯一,在這一刻,彷彿有什麼東西真的徹底失去了。

    “我先下去準備自己的事情了”唯一說完轉過身子朝着外面走去。

    這個月纔剛剛開始,這個月的指標,唯一要是沒有記錯,那應該是達到三千萬之上啊?

    以前用錢不覺得,現在自己賺錢,在知道其中的辛苦。

    唯一收拾起自己有些失落的情緒,換上平時面帶微笑有些疏離的表情。

    回到市場部,就遇見了迎面而來的樑靜。

    “哎呦,這不是我們那霸氣凌然的沈總麼?”唯一這件事情顯然也有人知道了。

    現在樑靜看着唯一說話就有一些譏諷。

    這見客戶還把客戶弄到警察局的人這沈唯一算是第一人了。

    再者,說句心裏話,雖然表面上對於唯一怎麼都不滿意。

    可是對於唯一今天做的這件事情,她真的覺得簡直不要太給力。

    恆鑫那個孫子每一次對於合作的人都是上下其手的,她的閨蜜就被那個孫子禍害過。

    今天聽到唯一這件事情,她心裏還是挺樂見其成的。

    只是看着眼前這個才只算是女孩子的人,真心想不到她會有這樣的膽識。

    也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讓那個後臺背景有些大的人被拘留一個星期。

    要知道一個星期確實不長,可是那是一個公司的老總啊,這出來還不知道怎麼見人。

    可是,那人肯定也恨死這小姑娘了。

    “有事麼?”唯一現在倒是沉的住氣了,看着樑靜,挑眉問道。

    說實話,她最不喜歡人家看她笑話了。

    “只是聽說了今天那件事情,來崇拜一下我們沈總,這簡直就是女中豪傑,一般人還真是比不上啊”。

    可不就是,一般人那有這樣兇悍,直接朝着人家命根子下手,也不怕讓人家斷子絕孫。

    “沒事就下去找事做,有閒工夫不如鑽研一些項目資料”唯一說完繞過她朝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樑靜看着挺直背影走的毫不猶豫的人眼裏有些笑意。

    這小總監,簡直太有味道了,要不是兩個人有一些利益糾紛,和這樣的人相處她倒是不討厭。

    至少沒有公司那些人虛僞,明明恨你恨得要死,卻還裝作一副姐妹倆好的樣子。

    唯一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墨御的電話就來了,唯一看了一下時間,現在這個時候那個人不是應該在忙麼?

    可是轉念一想,邢雲哪裏可能直接就通知墨御了。

    唯一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接起電話。

    “老婆,今天到底怎麼回事”唯一還沒有說話,墨御便先開口了。

    今天原本他正在訓練,可是電話卻一直不停的響,原本他都不打算接的。

    可是看着手機上顯示的人,回想了一下,墨御還是果斷的就接了。

    因爲墨御說過,要邢雲時刻注意自己的小妻子的動態。

    而唯一一直好好的時候,邢雲就沒有給他打過電話。

    而現在突然破天荒的頭一次,墨御覺得自己沒有任何驚喜可言。

    聽着電話裏邢雲的講述,墨御說不生氣那是不可能的。

    他恨不得出去廢了孫子,敢肖想的他的小老婆。

    他的小老婆還是太仁慈了,爲什麼不直接廢了那個孫子。

    可是現在都不是着急這些的時候,墨御最先的還是打電話詢問一下自己的老婆。

    安慰一下她,畢竟遇見那樣的事情,他這個做老公的居然沒在身邊。

    想到這裏墨御第一次對自己的軍旅生涯感到了懷疑。

    以前國家一直是自己的信仰,可是現在,他守住了自己的信仰,不被任何人侮辱,可是卻無法保護自己的老婆不受欺負。

    “小事情,就是差一點廢了一個渣男”唯一倒是沒有墨御想得多,反正這種人也不是第一次遇見了。

    “怎麼啦?”聽着電話那頭久久的沉默,唯一開口問道。

    “這到底怎麼啦,就是教訓一個色狼啊?我是真的非常生氣,老男人,所以才忍不住的”。

    “不要生氣好不好,大不了以後人家都不打人了,人家做一個安靜的小仙女好不好”唯一還以爲墨御生氣自己又打架的事情連忙解釋。

    “老婆,……對不起”墨御聽着電話那頭急着給自己解釋的人,就是一句道歉,都說的蒼白無力。

    “你道什麼歉,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顯然兩個人的腦回路不在同一根線上。

    “對不起,這個時候老公沒在你身邊,對不起,是我這個做老公的沒有盡到自己該有的責任,對不起,我這個老公讓你受委屈了,對不起,都是我這個老公的錯”。

    墨御一句句的對不起,讓唯一鼻子酸澀起來,眼睛也有些紅潤。

    她當然知道他的對不起,可是,那些都不是他的錯啊。

    “對不起,自私的拉着你跟我一起受罪,對不起,沒有做到當初給你說的誓死嬌寵……”當初要不是自己勉強,可能唯一至使始終都沒有想到自己會嫁一個軍人吧?

    處於這個年齡相對於對愛情本來就有太多的期望,而他這個老公能給予的都是無盡的等待。

    還有她日日夜夜的的孤單與寂寞。

    “老婆……”墨御一直說一直說,而電話那邊他也沒有聽到聲音了。

    “我以爲軍戀都是左手牽你,右手敬禮,我以爲軍婚都是不離不棄相互扶持”。

    唯一這個人真的很死心眼,她不知道什麼是三從四德,不知道什麼是從一而終。

    可是她知道,只要那個人值得,只要她願意,那麼她會有一輩子來等待。

    “老婆”墨御聽到唯一的話心裏暖暖的,他的老婆處於這個年齡應該更幼稚一點。

    這樣懂事他真的很心疼。

    “沒事,自從接受你的那一天起,就知道接下來會面臨的是什麼了,從來沒有想過和國家搶男人,因爲我搶不過也不會去搶”。

    “你心裏別有什麼負擔,很多事情我都會自己處理的,當然,我解決不了的還是會騷擾你,畢竟你是我老公,不奴役你奴役誰”。

    “別總覺得欠我了,你情我願的事情,爲什麼要想的那麼複雜,以後有機會記得帶我去普羅旺斯看薰衣草,去巴黎看時裝秀,去北海道看櫻花,去愛琴海游泳”。

    比起墨御說的沉重,唯一說的倒是很令人輕鬆。

    那些沉重的話題明顯的不適合她。

    “嗯,等我退伍之後陪你走遍世界各地”這是墨御的承諾,可是真的等待那一天,兩個人都兒孫滿堂了。

    “嗯,今天的事情是不是邢雲給你說的,你感概那麼多,嚇得我一跳”唯一調皮的吐了吐自己的舌頭。

    “對,他打電話給我了,這件事情也不會就這樣完了,老婆,你受的委屈那些人必須千百倍的還回來”墨御眼眸漆黑一片,幽深的見不到底。

    “一個星期的警察局,他出來估計也沒臉了”想起一個蹲過大牢的老總,唯一覺得還是挺樂呵的。

    “這件事情我會解決,你放心吧,中間還有一個邢雲呢?我會悠着點的”。

    可是當以後唯一知道墨御所說的那個悠着點,那可是不知道震驚了很久。

    那時候唯一才知道,原來自己真的只是一個菜鳥,和墨御這個老狐狸根本沒法比。

    “知道就好,不看僧面看佛面啊,對不對,教訓給一點就夠了”唯一是喜歡不依不饒,可是絕對不屬於無理取鬧。

    “嗯,老婆,我這裏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下班之後你就回去好好休息,晚上我的電話給你”墨御想了一下自己還有事情要做。

    “好,別累着自己,我先掛了,一會兒先去陪悠悠看一下衣服,也不知道那個二貨找的地方在哪裏,搞得這樣正式”。

    “可不,像這種穿起來正式的衣服,往往走路你都要注意節奏,要不然就不優雅和美觀了,顧悠悠那脾氣,嘖嘖嘖”。

    這是以前蘇美人教自己的,並且還是親身示範的。

    因爲蘇美人別說人了,就是走路那都是一道很美麗的風景線。

    “你這鬼機靈,她哪裏知道的有你多,反正逛街不要太晚,你一個人在外面我根本就放不下心”外面那些形形色色的人太多了。

    “知道了知道了,老頭子似的說過沒完,墨爸爸”唯一這不,惡趣味上來了。

    “唉,乖女兒”現在的墨御對於這些夫妻之間偶爾有些小情趣的玩笑,那也是非常配合的。

    “是我入戲太深,好了,快去忙自己的事情,麼麼噠,掛了”唯一說完掛掉電話,收拾東西準備下班。

    陪顧悠悠賣完衣服還可以去學習一下廚藝,放鬆一下自己。

    墨御在唯一的電話掛斷之後,直接撥打墨柳的電話。

    現在墨柳正在軍區大院自己的房間睡得不省人事。

    可是電話卻非常有耐心,一遍一遍又一遍的不停的響着。

    睡着的人被吵醒,可是又閉上眼睛繼續睡。

    可是手機就彷彿跟她作對似的一直響。

    最後受不了的墨柳看也沒看接起來電話。

    “怎麼,有些不願意接我的電話”墨御的聲音傳過來。

    原本迷迷糊糊的人立刻睜大眼睛,翻身坐起來。

    “二哥,有什麼事情麼?”墨柳是真的怕自己這個二哥了。

    “你嫂子今天差不多有事情了,你告訴我,你在哪裏,我給你說了什麼,時刻給我看好你的嫂子”對於唯一不好說的話,對於自己妹妹就毫無保留了。

    “二哥,嫂子怎麼啦?”唯一不是放假了麼,放假了不是應該呆在家裏麼?

    “我覺得你應該回部隊鍛鍊一下了,獵狐”這連稱呼都叫上了。

    墨柳知道,這一次自家二哥是真的生氣了。

    而生氣的源頭自己的那個小嫂子又出事情了。

    因爲唯一放假,墨柳覺得應該沒什麼事情就放鬆警惕了。

    哪裏知道,這回發生事情,還是墨御親自告訴自己的。

    “我現在不想管那些,你去把恆鑫集團的總裁的資料準備好,等他一個星期出獄之後,他不是喜歡美色麼,既然是美色,我想男的應該也沒有什麼關係”。

    墨御說的一本正經,而墨柳聽的則是目瞪口呆。

    這還是那個不苟言笑嚴肅認真的大哥麼,這樣損的注意怎麼都可以想得到。

    “二哥,那個人是不是對小嫂子有企圖啊”墨柳眨了眨眼睛顯得有些呆萌。

    “按我說的去做就好,還有,記得把事情辦好之後拍照片,然後找全國最大的同性交流網站,那這些照片和他的資料放進去,就這樣吧”。

    這樣可能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那個人都沒有功夫去找唯一的麻煩,畢竟網絡的力量那是無窮的。

    “二哥,講真的,我一直以爲我們家最黑心的的三哥,可是我沒想到居然會是你”這樣的主意別說別人,就是自己也不可能想得到。

    墨柳有些同情那個人了,你說對誰有想法不好,偏偏和自己家二哥過不去。

    他二哥平時是不怎麼說話,可是那也是一個腹黑的主。

    “馬上着手去安排”說完墨御掛了電話。

    某個人依舊在牀上繼續深思,不過還是快速的起牀穿戴好之後下樓。

    這件事情先去安排一下,讓那個人一出警察局就給他一個驚喜。

    纔剛下樓,就看見那坐在一起聊天的幾個人,墨柳本來想着人不知鬼不覺的混出去,可是,顯然她想多了。

    “想去那裏啊”墨老爺子看着自己的孫女問道。

    “爺爺,嘻嘻嘻嘻”墨柳走上前,坐在墨老爺子的身邊。

    “出門帶一個口罩吧”墨奶奶看着自己的孫女,語氣很溫和。

    “奶奶,不用了,這A市天氣非常好,即沒有霧霾也沒有粉塵的,我帶口罩幹嘛,奶奶真是體貼,還這樣關心我,簡直就是滿滿的感動”。

    墨柳轉過頭看着墨奶奶,表情有些動容。

    可是接下來的一句話讓墨柳的動容立刻停留在了臉上。

    “你都這樣大了,還沒有一個對象中你好意思走出去嗎,奶奶都替你羞澀了,孩子,怎麼就能這樣呢啊?”。

    “你長得也不是說什麼慘不忍睹,慘絕人寰是吧,怎麼就沒有人願意和你交往呢?”墨奶奶表示自己很憂傷。

    爲了墨家的傳宗接代,下一輩的婚事也是無時無刻不在擔心着?

    “奶奶,這種東西,該來的時候它就來了,真的勉強不了”墨柳給自己到一杯花茶,喝了起來。

    這麼多年,看過形形色色的人,可是,就是找不到那種讓讓有安全感和歸屬感的人。

    “要求別太高,只要是男的就好”墨奶奶真的要求不是很高。

    “怎麼可能?奶奶難道不知道麼?始於顏值,忠於才華,陷於人品,這些都沒有,我就不嫁”墨柳對於自己未來的那一半要求倒是還不低。

    總不可能找一個歪瓜劣棗來將就自己吧?

    這特麼即使關了燈也下不去嘴巴和做不成啊?

    “呵呵,墨柳,前幾天你還有一個大學同學遇見我,人家準備辦一個同學會,問你要不要去”。

    元秋晴看着自己這侄女,簡直有些無語。

    “不去”墨柳想都沒想,就一口拒絕了。

    那種聚會,無非就是秀一下恩愛和成就還有財富而已。

    每一次都這樣,她也煩了。

    “可別啊?墨柳,有空多去同學會,拆散一對是一對”最近這句話還挺流行的。

    可是墨柳看着自己這嬸嬸卻滿臉黑線,感情二哥那腹黑的基因會遺傳在這裏啊!

    “嬸嬸,你死心吧?我是社會三好青年,絕不會做哪些骯髒齷齪的事情”喝了一口水,墨柳站起來。

    “我出去有一點事情,你們晚飯就不要等我了”說完朝着門口走去。

    幾人看着那風風火火的背影搖了搖頭,爲什麼就不能有一個女孩子應有的作爲呢?

    “我們也出去一下”墨奶奶站起來之後,墨老爺子也很自覺地跟着站起來。

    “媽媽,爸爸,現在已經有些晚了,你們要到哪裏去?”元秋晴看着自家這兩位活寶,開口問道。

    “不用管我們,去找張家那老頭子”墨老爺子也知道元秋晴這是不放心自己和自己的老伴,隨便扯了一個慌。

    果然,元秋晴聽見是去找張家那個老頭子臉上盪漾起笑意。

    “爸爸,你是不是又輸了,現在還去,張爺爺會不會直接不見客”遇見墨老爺子這樣死纏爛打的人也真是很無奈的。

    “他敢這樣,下次他就別來軍區大院”墨老爺子氣呼呼的說道。

    “走吧,老頭子,再不去就晚了,我們一會兒還得回來呢?”墨奶奶這一次倒是顯得有些着急。

    “走吧!走吧,老婆子”墨老爺子挽着自家老伴,朝着外面走去。

    “慢點啊,爸爸媽媽”元秋晴囑咐道。

    “知道了,沒事”老爺子回答。

    “老頭子,你說小一一真的會經過那條路麼?我們會不會遇不到啊”墨奶奶就怕和唯一錯過。

    “怕什麼,遇不到就當作鍛鍊身體裏,也沒什麼損失”墨老爺子倒是不在乎。

    這一次本來就是去碰一碰運氣,說不定運氣好呢?

    ——

    “這是找到哪裏上班了,難得看你這樣的人還注重打扮”唯一一邊開着車一邊和副駕駛座位上的人說話。

    “就是那個人……的公司”顧悠悠看着唯一有些尷尬,聲音低的不能再低。

    “哎呦,近水樓臺先得月啊,不錯,不錯,看不出你還有這樣的覺悟,值得表揚”。

    唯一笑得有些誇張,“你還不錯了,你知道那個油菜花麼?人家壓根不理她”。

    顧悠悠上班這件事情不用腦子想都明白,肯定是對方先開的口。

    可是一個男人爲什麼會對一個女的先開口呢?

    唯一覺得自己總結一下,那就是兩個原因。

    一是那個男的想撩那個女的,機會來了,趁機而上。

    另外一種吧,性質和第一種差不多,只不過兩個有着本質上的區別。

    第一種很可能就是玩玩而已,不會當真,這種事情的熱度通常來的快去的也快。

    而第二種,那個人想要把顧悠悠圈養在身邊,那何嘗不是另外一種變相的寵愛。

    可是要是不喜歡,一個男的爲什麼廢這麼多力氣。

    她聽見過顧悠悠說起那個男的,一開始就沒有要聯繫方式或者電話號碼,或許,屬於第二種,循序漸進,怕打擾佳人。

    “我也不知道她在堅持什麼,嘖嘖嘖,她那樣沒心沒肺的人還是第一次這樣堅持做一件事情啊?可是,對方居然還不領情,這簡直就讓人忍不住笑”。

    唯一覺得,問世間情爲何物,指教一物降一物啊?

    在牛逼那又怎麼樣,總有人會壓得你氣都喘不過來。

    “她不是不喜歡軍人麼?”林初夏這直率的脾氣一直就對軍人沒有什麼好感,這一次也不知道爲什麼。

    “她是不是爲了和那個教官賭氣啊,不是都過去了”顧悠悠覺得,有錢人的世界中真的好複雜呀?

    真不知道這林初夏到底圖什麼?

    “你真的覺得她只是在賭氣?”唯一反問道。

    這句話不管別人信不信,反正她是不相信的,林初夏或許只是掩飾她其實對於別人動心的事實。

    而以前又在她們這羣哥們面前把話說的太死,以至於現在放不下面子。

    “我覺得初夏不像那種會喜歡軍人的人,她太活潑了,平時也有一些孩子氣和公主病,所以她的老公應該會找一個隨時能兼顧她的”。

    其實別看林初夏脾氣不好,那要是真的喜歡一個人,是非常粘人的。

    就比如她很喜歡小一一,那就是認死理,不管別人怎麼說,她家小一一就是最好的。

    “人算不如天算,這種事情誰也說不清楚”她當初千算萬算也沒有想到自己會嫁給一個軍人啊?

    緣分這種事情,真的不好把握。

    “也是!對了,你在公司怎麼樣,我剛剛在哪裏,聽見別人說……”顧悠悠看着身邊的唯一,也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

    “沒關係啊,你說說看,我看看那些人到底怎麼傳的,我給你還原一下事實的真相”唯一既然做了,那麼就不怕別人會說。

    “就是小一一你不分青紅皁白,把客戶打了,還把人家送進監獄,人家只是和你開一個玩笑,你卻自己當真,把人傷了,總之,風評不是很好”。

    不管怎麼樣,顧悠悠還是相信唯一不會做哪些胸無大腦的事情。

    唯一有時候是比較囂張,可是這些年,也沒有做過什麼不該做的。

    “一些閒言碎語而已,別太在乎了”不用想唯一也知道這是從哪裏傳出來的。

    真喜歡給自己找麻煩,等自己這幾天把事情忙過了,有的是事情收拾那位一天就喜歡沒事瞎折騰的。

    “你真的把人打了,到底怎麼回事?”看唯一這個樣子,打人的事情看來不是空穴來風啊?

    “你覺得遭遇職場潛規則,我是從呢還是不從呢?”唯一說的彷彿那個差不多被潛規則的就不是自己一樣。

    唯一覺得要不是自己是一個練家子,昨天還不知道怎麼脫身呢?

    “往死裏打”顧悠悠覺得這樣的人就姑息不得,會給他張臉的。

    “所以昨晚打人了,還把人送進了監獄,差一點把人廢了”唯一聲音裏全是笑意。

    “打得好,小一一,遇見這種色狼就要往死裏打”顧悠悠覺得遇見什麼難纏一點的客戶沒什麼。

    就怕遇見一些總想着佔你便宜的,那麼就只好對不起了。

    “我是那種會吃啞巴虧的人麼?”唯一覺得自己還不至於爲工作犧牲到那個地步。

    不說自己,要是真的爲了單子委屈自己,以後那個老男人也擡不起頭做人了。

    所以,觸碰底線的事情,什麼都不可以。

    唯一帶着顧悠悠來到一些中高檔的商業街。

    帶着人就往店裏面跑,女人無論哪一個階段,感覺逛街都是天性,看到骨子裏就是興奮的。

    “慢點走啊?我們急什麼”顧悠悠看着那個明顯比自己還要興奮的的有些無語。

    “這不是高興麼?”唯一拉着人就去試衣服。

    可是唯一換了一家又一家,挑選了一件一件又一件的的衣服。

    最終還是不合適,“爲什麼會這樣呢?”感覺那些很正式的衣服穿在顧悠悠的身上很有違和感。

    “感覺不太適合我啊”顧悠悠看着挑選衣服快要炸毛的人小聲說道。

    “沒事,繼續下一家”今天既然是陪人家來買衣服,那麼就的真的把衣服買到。

    “總感覺你差了一點氣質”唯一總覺得顧悠悠撐不起那身衣服。

    “那怎麼辦,我就覺得只要是穿在公司裏能看得過去就好,不要太講究”畢竟看那個男的穿着,應該很注重儀表纔是。

    自己去人家公司也不能穿的太寒酸或者太過普遍吧?

    顧悠悠跟在唯一的後面,看她爲自己選衣服看得眼花繚亂的。

    唯一眼睛仔細的到處看。

    不過不知道看見什麼,腳步有些匆忙,顧悠悠趕緊跟上。

    唯一把那件衣服拿了下來,看着衣服,再看看顧悠悠,眼裏有着滿意。

    “就這件,一定適合你”這一件也屬於職場裝,倒是沒有之前嘗試的那些老沉。

    這一件的花式設計的很有問道,穿起來感覺不但成熟,可是因爲設計,在成熟裏隱約有那麼一絲調皮。

    這纔是適合這個年齡啊?

    顧悠悠看了一眼,這確實很淑女,拿起衣服進了換衣間。

    唯一在她進去之後在繼續四處走動,看看有沒有更合適的。

    可是看了一圈下來,除了那一件,其他的個根本不了她的眼睛。

    而顧悠悠動作極快的把自己打理好了,可能感覺差不多了就走出了了。

    唯一把打量周圍的眼光放在了那走出來的人的身上。

    這種衣服大多數都是修身的,而顧悠悠個子也比較高挑,穿起來更有感覺。

    顧悠悠看着唯一凝視自己沒有說話的樣子。

    開口問道,“怎麼樣?”。

    不過還是有些小緊張。

    看着自己都衣着,說實話,這件衣服真的很適合自己。

    顧悠悠覺得這種正式一點的衣服好是好,可是身上沒有那個氣質,根本就穿不出那個感覺。

    就比如唯一,雖然個子不是很高,可是好就好在她身材比例特別好,就像那隻天生的衣架子,穿什麼都很好看的。

    唯一這種類型,自己的駕馭不了了。

    “不錯,還不錯,沒有了之前看着那種就像偷穿大人衣服一樣的感覺”這件衣服很適合顧悠悠。

    看着唯一很滿意的臉色,詢問道“那就這件了”。

    “必須是這件”穿起來很有那種調皮的感覺,看起來整個人青春多了。

    “那是換下來去結帳”顧悠悠也很高興,這件衣服她也非常喜歡,轉過身子回到試衣間。

    把衣服脫下了,穿好自己之前的。

    “快點,我們去結帳”唯一給顧悠悠揮揮手。

    顧悠悠走過去,“走吧,我們去結帳”說完看了一下上面標註的價格。

    可是一瞬間,顧悠悠覺得就是在喜歡也買不起啊?

    自己現在根本沒那麼多錢啊?

    原本以爲是自己可以承受,可是現在看看,這價格是不是有些逆天了。

    唯一都走出去一小段路了,才發現自己的身邊沒有人。

    轉過頭,看着那在後面一言不發的人走上前。

    “怎麼啦,發生什麼事了?”這不是才一瞬間的事情麼,誰能告訴她這顧悠悠到底怎麼啦。

    “小一一,我……”這種事情顧悠悠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這件衣服真的超出她的預算了。

    這件衣服她就是兼職一年,也不一定買得起。

    唯一看着她的行爲動作,再看看她手裏的衣服,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伸出手指把顧悠悠手裏的衣服搶了過來,看着那標價。

    看到標價的瞬間理她解了爲什麼剛剛顧悠悠的表情那麼難看了。

    就這件衣服,真的夠顧悠悠上很久的班了。

    “喜歡麼”唯一看着自己手裏的衣服,問道。

    “喜歡是喜歡”可是買不起啊?這話真的非常尷尬?

    “喜歡那就去結帳啊?”唯一白了她一眼,轉過頭拿着衣服去結帳。

    “小一一,你幹什麼,不用了”顧悠悠和唯一兩年的關係,不能說不理解。

    現在唯一這個樣子,明顯的想給她買單。

    “喜歡就說嘛?又不是買不起,你馬上生日就要到了,我也沒什麼送你,就當作是給你提前的生日禮物了”。

    唯一從自己包裏抽出自己的卡,顧悠悠連忙一把搶回來。

    “小一一,不準,你這樣我心裏受之有愧”這即使是生日禮物,也有些太貴重了,她受不起。

    “什麼毛病啊這是,幾天沒見還矯情上來,就當是慶祝你找到工作,最重要的是早點把人帶回來給我們看看”。

    唯一搶回司機的卡,“美女,請刷卡”唯一把自己的銀行卡遞給那個收銀員。

    “你不要這樣好不好小一一,你對我的幫助真的已經夠多了,你現在都這樣困難了,還想着給我解決這些芝麻小事”。

    有時候顧悠悠覺得,真的很對不起自己這位閨蜜。

    什麼事情彷彿有她在就不用擔心,她彷彿就是一記安定劑。

    “都是姐們,還和我這樣客氣”唯一在刷完之後收回自己的卡。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