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40 花式秀恩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40 花式秀恩愛字體大小: A+
     

    “總監……是一個很不錯的人”至少龍采薇覺得,這沈唯一真不是什麼心眼壞的。

    “沒有,我只是在處理自己份內的事情,也許會有哪裏做的不周到的,你們要給我多加提醒纔是”。

    龍采薇對於自己的好態度,也讓唯一變得輕鬆起來。

    “假以時日,總監必定不俗”這是龍采薇對於唯一的評價。

    “那就拭目以待”唯一眨了一下眼睛。

    而樑靜這邊自從唯一走後什麼話都沒說,而是靜靜的坐在椅子上,周圍的那些人也不敢打擾。

    “樑姐,怎麼啦”最終還是有人忍不住開口。

    樑靜擡起頭,看着那凝視自己有些膽怯的人。

    “沒什麼事情,你先去忙吧?不用管我”有些事情樑靜覺得自己還是應該理一下思路。

    “樑姐,你也別往心裏去,這樣只會讓自己更加不舒服,總監年齡小,難免過於年輕氣盛,說話有些猖狂”。

    樑靜可以說是這裏的核心骨幹,可是今天卻被這新上任的總監批判的一文不值,這心裏怎麼樣都會有些不舒服的。

    可是看着今天這總監的態度,也不是一個好惹的。

    至少第一天就給了這市場部的員工一個下馬威。

    人家不是質疑你的能力,人家是質疑你的專業性。

    “沒事,你先去做自己的事情,我休息一下”樑靜說完拿起自己的資料朝着自己的辦公桌走起。

    今天唯一這件事情,讓她確實有些生氣。

    可是冷靜過後仔細一想,這沈唯一到底有着什麼樣的心思。

    以爲提點自己,自己就會感激她麼?不可能,要不是她,這總監的位置還不一定是誰的。

    這口氣不出她肯定咽不下去。

    這一下午,唯一過的還比較平穩,而在她下班的時候,林初夏打電話過來了。

    “小一一,有沒有很想我”林初夏一開口那聲音就無比大。

    “想,想死你,說吧,到底什麼事?是不是想看看我上班狼狽的模樣”唯一帶着耳機,開着車。

    “哪裏,你第一天上班,我們也得給你慶祝一下,祝你旗開得勝啊”。

    林初夏表示,自己一個人在家很多天了,在不出去轉悠,那就真的發黴了。

    “你是不是閒的發慌”唯一還不知道林初夏,可能現在每天睡到十一二點。

    “我是真的想你,所有人都在,就差你一個人了,我可是都定好位置裏,就等着你們來宰我”。

    “話說,你下班沒有”林初夏也怕人沒有下班,打擾到她的正常工作。

    “下了,剛剛纔下,正準備回家呢?你訂在那個地方,一會兒把地址發給我”唯一想着,反正回去也得自己一個人,那就過去和她們聚一下。

    “我就是知道小一一最好了,我馬上把地址發個你,路上小心,麼麼噠”林初夏說完就掛了電話。

    唯一無語的直接搖頭,看着手機上的林初夏發過來的地址,唯一朝着方向而去。

    難得這林初夏這樣奢侈,不給面子都不行。

    祥雲館。

    坐在包房裏面的幾個人聊的熱火朝天。

    房門卻突然被打開,唯一踩着高跟鞋婀娜多姿的走上前,放下自己的筆記本。

    而林初夏顧悠悠等人看見唯一這副打扮直接就驚呆了。

    “穿的好正點,果然,身材好,穿什麼都是制服誘惑”林初夏小聲嘀咕。

    “說什麼呢?說出來大家一起聽聽”唯一聽見林初夏的低估,偏過頭,直直的看着她。

    顧悠悠看着那臉上略顯疲憊的人,拿起碗給她盛了一碗雞湯。

    “謝謝”唯一接過顧悠悠遞給自己的碗,低下頭就開始喝起來。

    她今天確實有些餓了,林初夏見此趕緊讓服務員上菜,而那些人也都按照吩咐迅速的上菜。

    “你在公司怎麼樣?”顧悠悠還是關心唯一在公司的情況。

    沈氏說大也不大,說小那也是不小的,現在的人勢力的很,可想而知唯一的處境可能並沒有那麼理想。

    “對的,小一一,你現在是一個什麼職位啊”林初夏剝着手裏的蝦,也很好奇。

    “我學習的金融管理,原本以爲沈董事長會給我安排HR的位置,哪裏知道,HR是給沈無雙留着的”唯一說的有些無奈。

    “不是HR,那你在哪一個部門工作?你爹是不是瘋了,把HR給沈無雙,你明顯比沈無雙更加出色好嘛,也比她更加專業”。

    “那你現在在什麼職位”林初夏學習的也是金融管理,自然知道這個專業就是爲HR準備的。

    好一點的管理者可以做哪些大公司或者跨國企業的總裁,壞一點的也可以到一個小公司做人力資源管理啊?

    “我的話,位置雖然不比她低,可是那些人是出了名的難搞”想起市場部那些人,唯一就是頭特別疼。

    “你會覺得難搞”林初夏反問,從來都是別人搞不定唯一好嘛?

    “市場部的總監沒有那麼好當,我既沒人脈也沒有手腕,但是,我不會就這樣放棄的”。

    做那一行就勇敢的挑戰那一行,這是唯一一直做事的風格。

    “你都不知道,那些資歷高一點的,直接無視我這個總監,你說氣人麼?”反正這裏沒外人,唯一張開嘴巴盡情的吐槽。

    “這就是想給你來一個下馬威,你可不能慫,該怎麼樣還是怎麼樣,一個資歷再深的人,也請她記住了,你纔是這個部門的領導者”。

    顧悠悠知道,公司裏那些人怎麼可能給唯一這個空降部隊好臉色。

    “無所畏懼,全部還回去”唯一看着幾人嘻嘻嘻的笑。

    “就知道你不會讓自己吃虧,那麼這個位置是不是暫時的”林初夏自己知道唯一不是一個好惹的主。

    “沈嚴說半年之後會根據業績和其他相關方面進行評估,最終誰纔是下一任首席財務官也就是相當於未來CEO的人選”。

    只要坐上那個位置,很多事情就容易多了。

    “不管怎麼樣,小一一,我們還是祝你馬到功成,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忘記,我們在你身邊”林初夏站起來,倒了一杯紅酒。

    “姐妹們,來,祝賀我們小一一心想事情,事業蒸蒸日上”。

    顧悠悠等人也都站起來給自己倒滿紅酒,伸出手。

    “乾杯,親們”唯一也非常高興,感覺有這些人,什麼時候都不會孤單。

    等幾人吃完飯,已經七八點了,看着唯一臉色有些憔悴,也都不忍心在折騰她。

    紛紛讓她趕快回家睡覺,補足精神,明天繼續戰鬥。

    唯一看着幾人都這樣說了,確實有些累,並且還有很多事情都沒有處理完。

    “那我先回去了,手裏還有很多資料需要我親自看一下,免得那些人給我鑽空子”唯一揮手給幾人道別。

    沒有了唯一,幾人也沒有在玩,林初夏去了自己家的公司。

    自己這個做妹妹的還從來沒有探過自己哥哥的班呢?

    顧悠悠則是回去學校的寢室,而袁寄語搭車去醫院看自己妹妹。

    可是沒想到半路上居然出車禍了,看着前面那些車上留下來的血,驚嚇過度的袁寄語站在一邊等着警察的到來。

    可是也不知道什麼原因,最後來的是邢雲,邢雲這個刑警大隊的隊長,也只有突發性事件都適合纔出現。

    而這一次的車禍,明顯是人爲的並且還是蓄意的。

    邢雲檢查完現場之後,和警方交涉,把有價值的東西現場取證。

    做完自己的事情之後,原本正準備打算走的邢雲看見了這站在一邊呆若木雞的女孩子。

    這個女孩子他是認識的,墨御那個小老婆的朋友,想了一下其中的關係。

    “這位小姐,你沒事吧?”看着那眼神呆滯的人,在轉過頭看着那地上的血跡以及屍首。

    “沒事的,這些都別忘心裏去,很快就忘記了”邢雲也不知道怎麼安慰人。

    “我沒事”袁寄語馬上冷靜下來,就是身子有些微微的顫抖。

    “你想去哪裏,要不我送你過去”這姑娘明顯嚇傻了,現在不在正常狀態。

    “沒事,沒事,不用送我”袁寄語臉色慘白的看着邢雲,印象裏好像是有那麼一個人。

    就是現在怎麼都想不起來。

    “你這樣的狀態明顯不是很好,你是沈唯一的朋友,而沈唯一是我哥們的老婆,大家也算自己人,不用這麼客氣的”。

    邢雲仔細看着人,特別是看着袁寄語那害怕的有些楚楚可憐的模樣。

    終於知道爲什麼墨御那個老男人會喜歡吃嫩草了。

    “可是那樣太麻煩你了”,袁寄語沒有林初夏那樣的臉皮。

    要是林初夏遇到這樣的情況下還有這麼一個人,那麼肯定就好的跟哥倆似的了。

    “沒事,沒事,都是自己人,走吧”邢雲說完轉過身朝着自己的車子走去。

    別誤會那不是私車,那是刑警大隊的車子。

    袁寄語也不好意思再一次拒絕,便跟着邢雲走過去。

    可是看到車子的時候還是有一些傻眼。

    “不好意思啊?出來執行公務,不能開私車”邢雲打開副駕駛座位的位置。

    看着袁寄語那有些膽怯的模樣,覺得有些好玩。

    “沒事的,我又不會怎麼樣你的,別用這樣的目光看着我”那就是一種小白兔的眼神。

    “謝謝”袁寄語低着頭坐上去,邢雲關上車門之後去了屬於自己的駕駛座。

    “你現在要去哪裏啊?”畢竟都這樣晚了,一個女孩子在外面始終不好。

    A市的治安白天還可以,可是一到了晚上很多事情那就說不清楚了。

    因爲很多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所以邢雲纔開口問她去哪裏。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覺得着小姑娘安安靜靜,乖乖巧巧的很令人喜歡,反正相處起來就覺得舒服。

    “我想去市一醫看看我的妹妹,麻煩你了,對了先生,該怎麼稱呼你”袁寄語轉過頭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更自然一些。

    “我叫邢雲,要是不介意,你可以叫我一聲邢大哥”邢雲倒是很爽快。

    袁寄語偏過頭看着那穿着一身警服,笑得爽朗的人心情也莫名都好起來。

    邢雲感受到身邊人身上那有些放鬆的氣息,嘴角也翹起。

    “對了,感覺你很安靜啊?怎麼就和小嫂子那樣性格的人相處在一起,有些不可思議”。

    邢雲覺得,這眼前都小姑娘和唯一簡直就是兩個極端。

    當初第一次見到唯一,自己都忍不住驚訝,總是想不明白這墨御怎麼就喜歡這種愛折騰和鬧騰的人?

    更何況唯一還是屬於那種得寸進尺的人。

    絕對沒有什麼見好就收的美德,感覺那種東西體現在唯一身上就有些浪費了。

    “小一一人很好地,就是有時候不善於表達,其實心地特別好”這些年一直明理暗裏的幫助自己和自己的妹妹。

    有時候有什麼事情都不敢和她說,唯一爲她們付出的已經夠多了。

    而她,簡直找不到該怎麼回報那個人。

    “小嫂子啊?我最大的印象就是口才特別好,還有就是,有一個愛她如命的老公”這是邢雲之深刻的認知。

    “你說墨叔叔麼?”墨叔叔對於唯一真的非常好。

    那就是像寵着自己的公主一樣。

    “墨叔叔?”邢雲臉色有些怪異,不過隨機肆然。

    “對,就是墨叔叔,一把年齡了還不服老”邢雲現在感覺自己心情簡直不太美好。

    “邢大哥似乎很高興的樣子,我是不是說了什麼?”袁寄語看着身邊的邢雲,呆萌的問道。

    “沒有,就是覺得你們這些小姑娘都很可愛啊?”能不高興麼。

    好歹處於差不多的年齡,他的邢大哥,而墨御,就是她們口中的墨叔叔。

    “對了,你妹妹住院你都是你每天氣照顧麼!”邢雲對於這個小姑娘還是有那麼一絲絲關心的。

    “對,都是我在照顧”那是自己唯一的親人啊,肯定要自己親自照顧。

    “你爸媽呢?他們怎麼不來照顧一下,你這個年齡也不要讓自己太累”邢雲劍眉微蹙。

    “親自看着比較放心”對於自己的親生父母,袁寄語也不知道是誰。

    畢竟有印象開始她就是一直呆在孤兒院的。

    “真的應該好姑娘”對於袁寄語跳過那個話題,邢雲聰明都沒有選擇多問。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祕密,不一定就非要明明白白的活在人前。

    “對了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剛剛你都問我的了,現在是不是英漢自白一下家門,我們也好認識一下”。

    這不,邢雲纔想起來,自己剛剛說了自己的名字,這位可是沒有什麼自覺性會介紹自己啊?

    “我叫袁寄語”袁寄語聽到邢雲的話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了,低下頭看着自己的鞋子。

    “很文藝,給你娶這個名字的人一定很有涵養”寄語寄語,換一個角度,那也是變相都思念,對於遠方的人的思念。

    “謝謝誇獎”袁寄語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有什麼意思,那是當初院長媽媽給自己取得。

    其實還是追根究底,她還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誰。

    邢雲看着這一路上安靜乖巧的人不知道爲什麼,總想讓她開心一點。

    不知道是不是邢雲的錯覺,他總結的這姑娘心裏其實很壓抑。

    這樣的情緒短時間還好,要是長時間身體那會出問題的。

    所以邢雲不但把人送到了醫院門口,還直接跟着人去看望了袁寄雲。

    美其名曰,都是自己人,着臉皮厚,其實很不不需要什麼遺傳。

    ——。

    唯一回到月亮灣之後,走進自己的家門什麼形象都不要的。

    擡起自己的角就把自己的高跟鞋甩出去了,然後赤着腳步去衛生間洗漱。

    洗漱完之後就開始整理資料,她也希望在十點之前能把這些處理好,然後和墨御繼續膩歪。

    眼睛就一直沒有離開過筆記本,手指快速的敲打着。

    牆上都時鐘一圈一圈轉着,也不知道轉了多少圈,唯一才伸了伸懶腰。

    你說自己牀旁邊桌子上的酸牛奶,一邊喝一邊檢查自己最的數據。

    直到最後把自己的工作完成了,唯一看了一下時間,還有半個多小時。

    鼓了鼓自己的腮幫子,有些小鬱悶。

    突然不知道想到什麼,眼裏亮光一閃而逝。

    打開自己的筆記本,這一次卻不是爲工作。

    貌似真的很久沒有去貼吧完了,唯一想着自己斷籤那麼久,有些淡淡的憂傷。

    登錄進去,看着那滿頻的消息,唯一機智都選擇不回答。

    網絡就是這樣,誰認真誰就輸了,要知道,不管別人怎麼說,自己都要有一個分寸。

    看着自己的頭像和暱稱有些忍不住,最終唯一還是把自己的頭像換成了關於軍戀的。

    而暱稱這是東西真棒沒法修改,唯一看着自己的ID,有些好笑。

    “似水流年”。

    想起當初也不知道是一什麼樣的心思來取這個暱稱的。

    不過唯一想起之前和顧悠悠她們說的,自己開一個帖子記錄和那個老男人生活的點點滴滴。

    唯一選擇一個和自己內容符合的貼吧,開始寫自己的帖子。

    看着那明晃晃的標題,唯一想了一下,得取的有吸引力,要不然怎麼可能會有更多的人看見她在秀恩愛呢?

    這種花式虐狗,在這樣的場合簡直不要太合適了。

    想了一下,嘴角勾起笑意,在選擇一張鎮樓的圖片中唯一發出去之後。

    笑得不能自己,笑倒砸後面的牀上,唯一抱起自己的抱枕,第二樓國際慣例艾特司機的好友。

    那幾個的貼吧ID唯一都是知道的,艾特完了之後,就開始更日常了。

    而同時,其餘幾個人也都很有默契的拿起自己的手機,看着剛剛響起的信息。

    “臥槽,這秀恩愛真的秀到貼吧去了,這得多不要臉?”林初夏現在還在吃宵夜,看着自己手機裏的信息,忍不住吐槽。

    “墨叔叔,你的小祖宗上線了,餘生,請多指教”林初夏一個字一個字的讀着。

    可是這身上的雞皮疙瘩確實忍不住一掉在掉。

    “這碗狗糧我幹了”林初夏打了幾個字回去。

    唯一看見林初夏的回覆,嘴角勾起笑意。

    “當初我說開現在就開了”唯一也回覆過去。

    不管別人怎麼樣,這也都記錄生活的一種方式,要知道,這除非是自己刪除,要不然別人都是沒有權利的。

    還有就是,等着以後送給墨御,讓她看看,他們都曾經是什麼樣子的。

    接下來就是顧悠悠和白薔薇,幾個人都是前來頂帖子。

    唯一倒是現不急着回覆她們,而是自己去更帖子。

    中間也會有幾個陌生,面孔前來祝福,唯一個都很高興的回覆了。

    直到墨御打電話回來,唯一直接把自己手裏的鍵盤和鼠標丟了,動作迅速的拿起自己的手機。

    “HELLO”唯一一開口就是一句英文。

    而在部隊的墨御聽見自己老婆這輕快的聲音,有些摸不住着頭腦,這小祖宗莫不是遇見什麼好事情了。

    心情這樣激動,連他這個還在千里之外的老公都感受到了。

    “高興啊”自己的婚姻被別人祝福,那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笑什麼,傻丫頭,今天公司的事情解決完了沒有,那些人有沒有爲難你”墨御每一次的電話最關心的就是自己的老婆有沒有被欺負和受委屈。

    “公司啊?”現在在墨御面前,唯一比在自己那幾乎閨蜜面前還要方的開。

    “對呀,和老公說說”墨御可着急了。

    “沒有了,老男人,你就是喜歡杞人憂天,那些人怎麼可能爲難我”。

    “別忘了你老婆是什麼人,是一個隨隨便便都發都可以欺負的麼?”唯一現在傲嬌的快要上天。

    現在回憶起來,還是第一次覺得自己這樣霸氣和帥氣。

    “對的,沒有人能欺負額老婆”就是他自己再也不捨得讓她收一點點的傷害。

    那簡直就是在他心上挖肉。

    “來,白天不方便,現在你來和我說說當時的情況,讓哦瞻仰一下是老婆大人都風采”。

    墨御特別想知道自己家社會小祖宗到底怎麼政治人家的。

    “嘿嘿嘿,其實有一些生氣,老男人,你可知道,我最不拘小節那種驕傲自大的人,那些人是不是仗着自己的老員工,對於那些新人就使勁壓榨啊?”。

    在家裏只剩餘想這麼大就這麼大,想怎麼說那就在怎麼說。

    “她們這是給哪家下馬威,讓你就知道誰纔是裏面有能力的方”墨御給自己的老婆慢慢的分析。

    “可是,她們錯了,以爲我沈唯一真的會怕他們不成”唯一覺得那些人完全都是當自己是傻話。

    隨便弄一個加數據來敷衍自己,讓她們也矇混過關。

    “你可知道那些人做了什麼麼?”唯一覺得自己有什麼事情一定要和這個老男的說一下,要不然憋在心裏特別難受。

    “她們做了什麼,讓你這小脾氣人不了了”唯一不會是那一種不顧全大局的,除非真的自己分手不下去了。

    “你都不知道,想要引進一批新的環保建材,我們公司什麼都沒有,她們計劃書和這個項目的是書面報告,什麼都沒有”。

    “還有更加搞笑的,我當時還不是忍着,早就笑成了二百斤的狗子,她們想用一些假數據來試探額這個總監到底有沒有一點能耐?”。

    “老婆,那麼最終的結果呢?”墨御想知道唯一是怎麼處理的。

    “很簡單啊,以後不要拿這些假數據欺騙我在,這些數據在PV領域想做多少都有”。

    “還有就是以後都項目最好給我一個書面報告,總的讓我知道自己手下到底都會幹嘛,對吧?”。

    唯一今天倒是沒有覺得自己那一點不對,相反,那些人一直活得太過隨意了。

    要是平時不好好整治,最終說不定結果都是報應在自己身上。

    “那幾個拿假數據敷衍我的,我讓她們明天之前不管怎麼樣都要拿一份準確無誤的給我”。

    其實數據哪方面算是比較費腦子的,一整組數據下來,今晚那幾人必須要加班。

    “我老婆很強勢”墨御聽到唯一這樣的做法倒是覺得還不錯。

    有些人就是的適當的敲打一下才行,不然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誰了。

    這些他以前軍訓那些新兵的時候深刻的體會過。

    “可不,要不然以後她們會更加不把我放在眼裏,這樣我的威嚴何在”唯一裂開嘴巴笑的開心。

    “對的,有時間是需要鞭策一下,無規矩不成方圓,老婆,記住,以身作則,方的別人的尊重”。

    唯一現在是一個上司,管理者一個部門,很多時候很多事情都需要更加的小心。

    要不然別人抓住你的把柄,很多事情那就難說了。

    “我知道,我知道”唯一在公司也算不苟言笑的了。

    即使笑,那也許面帶微笑,表示一種禮貌。

    “好的,老婆,早點休息,別累着自己”又到了每天催唯一睡覺的時間了。

    “能不能唱歌給我聽”仔細想一想,墨御似很很久都沒有唱歌給自己聽了。

    “想聽什麼”墨御耐心的問道。

    “軍中綠花”軍歌或許很多,可是唯一就是特別喜歡這首歌曲,感覺寫的特別應景。

    “好”墨御輕聲答應。

    隨着那熟悉磁性的聲音緩緩的流進自己的耳朵。

    唯一睡在牀上,閉上眼睛,聽着墨御給自己唱歌,面帶微笑的進入夢鄉。

    翌日一早,唯一在鬧鐘不停的吵鬧下,還是起了牀。

    梳洗完畢之後就出去吃早餐,然後開車上班。

    正在開車的唯一聽見自己手機的響動,在前方一個比較長的紅燈前把自己的手機拿了過了。

    果然不出意外,是墨御,看着墨御那句吃早餐了嘛?

    唯一趕緊給他回覆過去,墨御對於平時的聊天信息回不回倒是沒有那麼看重。

    就只有一個問題自己要是耽擱了可能他就一直騷擾過不停。

    就比如每天的早餐午餐和晚餐,都需要準時給墨御彙報。

    不得不說,有時候軍人還是很強勢的。

    這讓唯一突然有了一種霸道總裁愛上我的感覺。

    不過還好自己不會是傻白甜。

    唯一一路直殺沈氏,唯一也有一些強迫症,對於自己想要做到的,絕不會容忍有一點瑕疵。

    就比如上班這個東西,唯一可能就是不太喜歡遲到。

    即使自己遲到沒有什麼,可是,那也是一個時間觀念的問題。

    這種小細節的東西還是時刻注意爲好。

    唯一纔來到市場部,那些談笑風生的人看見唯一,都紛紛閉嘴。

    這讓唯一由不得在人看不見的地方翻一下白眼。

    其實她很可愛好不好,爲什麼這些人就是看不見,一羣睜眼瞎。

    “總監早”整個部門就只有龍采薇一個人給唯一打招呼。

    唯一看了人一眼,“你也早,龍助理”說完朝着自己的辦公室走起。

    可是還沒有走進去,便轉過頭,“有些事情不需要我提醒,我想大家也不會忘記,該做什麼還是的做,別畏首畏腳的,我沒有那麼可怕”。

    說完走進自己的辦公室,開始辦起的文件了,在等着那兩個坐數據的人來自己這裏報告。

    果不其然,唯一屁股都還沒有坐熱,人就很自覺的進來了。

    唯一拿起自己的杯子,走到飲水機旁邊,接了一杯溫水。

    轉過身子回到自己的位置,低下頭看着自己的文件。

    “你們說我聽着的”對於數據方面,唯一的感覺一直就非常敏感。

    那兩個看了唯一一眼,把自己昨天一個晚上的成果展現在唯一面前。

    唯一從始至終,都沒有擡頭,直到兩個人報告完,唯一寫完自己手裏最後一份資料。

    放下手中的的筆,“你們知道你們錯在什麼地方麼?”唯一秀氣的眉頭皺起,顯然這兩個人給的數據並不能讓她滿意。

    “請總監明示”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我想知道,對於產品的項目一直就是出於你們的設計吧?你們設計項目時所需要的數據怎麼都這樣相似,設計出來的產品都非常雷同啊?”唯一看着兩人似笑非笑的。

    “是不是覺得公司虧待你們了,對於自己的工作都這樣不努力了,變相的告訴我,可以換水了是吧?”。

    唯一覺得昨天這口氣才嚥下去,今天這口氣又上來了。

    “總監對不起,我們已經盡力了,環保建材方面要求都沒有那麼高,然後我們一直就是按照之前數據的設計來的”。

    兩個人連忙向唯一解釋,聽唯一話裏的意思,換水,不就是招人麼?

    “知道自己錯在哪裏了,爲什麼沈氏的項目越做越多,虧損的越來越大,你們把項目公衆化的同時,產品的價值也都在降低”。

    “我需要的是新意,我也不逼你們,在給你們幾天時間,我需要有創新思維的東西”說完低下頭,不再看那兩人。

    “叩叩叩”。

    “進來”。

    “總監,人力資源部的沈總找你”響起龍采薇那清冷的聲音。

    “叫她進來,你們都下去吧?”唯一依舊低頭工作。

    旁邊的人聽見唯一的話連忙收拾自己的東西走出去了。

    這個總監雖然年齡小,可是氣質實在有些霸道。

    “妹妹好魄力,姐姐佩服”沈無雙走進來,看着那慌忙走出去的兩人,一看就知道發生了什麼。

    表面上雖然高興,可是心裏對於市場部這些人就有些看不起了。

    纔來幾天,就被沈唯一收拾的不敢說話。

    “沈總,喜歡喝水還是喝咖啡”龍采薇禮貌的問道。

    “我沒事,不渴,你先下去吧,我和你們總監有事情需要談”沈無雙看着龍采薇客氣的說道。

    龍采薇笑了一下,轉過身子走出去了。

    沈無雙看着那坐在自己位置上一直辦公不肯擡頭看自己的人。

    “啪”文件夾落在唯一桌子面前的聲音。

    唯一看了一眼文件夾,再看了沈無雙一眼,“你什麼意思,有事情你就說,沒事情也別打擾我,我很忙”。

    唯一說完低下頭又開始準備工作。

    “這是父親叫我交給你的,他一直很看好這個環保建材,所以要你們以最快的速度和這間公司的簽約,拿到代理權”。

    沈無雙抱着自己的雙臂,看着唯一,眼裏始終都是笑意。

    唯一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伸出自己的手指拿過文件夾。

    先是大略的看了一下,隨後放下。

    “好了,你可以走了,這件事情我會盡快着手處理,給總裁一個滿意的答覆”唯一開始趕人。

    “沈唯一,你就不仔細看一下,也許你現在這樣子辦不到呢?”沈無雙看着唯一那副無所謂的樣子就生氣。

    “好了,你可以走了,你不覺得你自己很煩麼,做到和做不到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你瞎操什麼心”。

    “那就拭目以待,等着妹妹的好消息啊?千萬不要是空口說白話”沈無雙譏笑一聲,轉過身子走了。

    腳步非常輕快,顯然心情很好。

    “龍助理”唯一朝着外面喊了一聲。

    “總監有什麼事情麼?”龍采薇走進來看着唯一問道。

    “把這些資料拿下去整理一下,我下午要用”唯一把那個項目交給她。

    龍采薇翻開看了一眼,“總監,這是誰整理的,這些資料顯示這家公司的環保建材方面是真的很有說服力的”。

    這家公司之前和沈氏並沒有什麼往來,也不知道現在這總裁到底什麼意思。

    “先下去才整理的仔細一些,我打電話去問一下,大家抽一個時間來聊聊”。

    “可是,總監,這個交給我,樑經理那一邊恐怕會有一些意見”龍采薇知道樑靜的脾氣。

    可能有會覺得唯一看不起她了。

    “她的事情我會處理,你先下去吧?”唯一是說完繼續做着自己的工作。

    龍采薇見此也不再廢話,拿起資料走出去,畢竟這是唯一第一次親手交給她的工作,她必須認真對待。

    在人全部都走後,唯一停下自己手裏的筆,伸了伸懶腰。

    換了一個電腦界面,登錄貼吧看自己的帖子。

    可是,看着那一個晚上沒見,消息提示哪裏已經不知道多少了。

    唯一點進去。

    “樓主99999”。

    “樓主,和你家大叔好幸福啊?”。

    “樓主,你家大叔好溫暖,原來世間還有真愛啊?”。

    “樓主,這樣的男朋友還有沒有,給我來一打好不好”。

    “老男人就是身強體壯技術好,並且還不粘人”。

    唯一仔細的看着那一樓一樓的信息都仔細的回覆了。

    看到好玩的評論還是忍不住笑,貼吧自古出人才。

    “這碗狗糧我幹了”。

    “樓主,請繼續你的表演”。

    “老牛吃嫩草,越吃越防老,嫩草吃老牛,一去不回頭”看到這裏唯一“撲哧”一聲忍不住笑了。

    看着這些評論,一個早上鬱悶地心情都放鬆了。

    “呦,這是誰啊,一天沒事就喜歡秀恩愛,最好秀一輩子,不然直接掐死”看到熟悉的名字,唯一知道那是林初夏。

    “嘖嘖嘖,說的我很閒一樣,你都不知道,我今天腦細胞死了多少”。

    唯一看着自己好友抱怨道,以前那樣囂張任性撒潑的性子在工作中是不可以展現的。

    “笑屎,腦細胞是可再生資源,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節哀啊”林初夏表示自己有些幸災樂禍。

    她以後去公司,就給林初晏說一下,找一個混吃等死的位置就好。

    也別瞎折騰什麼了,特別費勁,何必和自己過不去。

    林初夏對於生活想的倒是非常樂觀的。

    “我彷彿看見了一條傻狗在幸災樂禍,不知道是不是你”唯一想了一下,給林初夏會過去。

    “可不就是,我一直是你的二狗子,狗蛋,你變了,不再是當初那個我叫你吃屎你就安靜吃屎的狗蛋了”。

    唯一不在身邊,林初夏根本不在乎。

    “給你時間,重新組織語言”唯一順帶發了一個表情。

    “我是不會像惡勢力屈服的”林初夏一邊吃着甜筒,一邊給唯一回復。

    “我記得我們是不是還有一篇論文啊”唯一明知故問。

    林初夏吃着甜筒的手指停下來。

    “小仙女,小可愛,你就是我的小蘋果,怎麼愛你都不嫌多”林初夏趕緊像一個狗腿子似的討好唯一。

    寫東西,完全就是爲難她,即使有電腦,她半天也憋不出一個字。

    可是直接就是天貓和唯品會,哪些地方比較適合自己。

    “晚了,你已經失去我了,對了,你一天在家裏就不會閒出一個鳥來,要不要考慮一下,給我當助理”。

    唯一就挺佩服林初夏這種能動能靜的人,玩可以玩的瘋狂,靜那也是可以幾天不出門的。

    “唉,你都不知道我最近煩死了”林初夏抓了一下自己的頭髮,有些煩躁。

    “春天來了,確實可以騷動了”唯一挑眉。

    “小一一,我覺得墨叔叔情商屬於非常高的哪一種,爲什麼他那個屬下我直接想掐死”千方百計,可是就是軟硬不吃。

    ------題外話------

    寒默《病嬌男神影后萌妻》

    “先生,不好意思,昨晚對你造成的傷害,我很抱歉!”

    錦晨安說着遞出銀行卡,“這是給你的補償!”

    錦晨安後悔死了,酒後竟睡了他。

    傳聞,他弱不禁風,兩天得往診所一次,一個月得進重症監護室一次!

    他清咳一聲,一臉病態的蒼白色,

    “我身體……”

    片段:

    “不要了,我下午要去拍戲呢。”

    錦晨安推了推黏在身上的人,這哪是病嬌先生,分明是一隻喂不飽的惡狼。

    晚上纏着自己也就罷了,大早上的還不放過。

    他一個動作便附身上去,意味深長的撫着她緋紅的臉頰,“是拍戲重要,還是我重要?”

    “當然是……”話未出完,便討好似的吧唧吻了下那魅惑的臉頰,笑盈盈的答道,“當然是你重要!”

    “嗯,我接受了!”

    魔爪開始亂動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