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39 敲山震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39 敲山震虎字體大小: A+
     

    “不說現在做不完,我就是這兩天不睡覺,我也做不完”唯一收拾一下自己的桌子,站了起來。

    “走吧,去吃飯吧?今天餓死我了,龍助理,那就麻煩你帶路了,這裏的員工餐廳我現在並不清楚位置”。

    沈嚴這個董事長全面接手沈氏後,沈氏簡直髮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走吧,一會兒該沒菜了”龍采薇帶着唯一走向餐廳的位置。

    一路上引來各種探視的目光,有驚豔的,有好奇的,也有不屑的。

    可是唯一根本不在乎,踩着婀娜搖曳的步伐繼續前行。

    “這是誰啊?姿態這樣高,公司的新人麼?”。

    “公司的新人,開什麼玩笑,要是新人她後面會有龍采薇跟着,別忘記了,龍采薇可是市場部的老員工了,這樣的一把手跟在一個新人後面,那得多大面子”。

    很顯然,每個人的看法不一樣。

    “你們知道什麼,這位也是空降部隊,和沈小姐一起的,聽說也姓沈”旁邊的一個人顯然就要知道的多。

    “嘖嘖嘖,姓沈啊?我怎麼聽說總裁夫人只有一個女兒”。

    對於沈嚴的那點家務事,這些人還是知道一點的。

    可是這句話一出口,那些人看着唯一的眼神就變了。

    “可是,我怎麼記得董事長還有一個女兒”人羣裏不知道誰弱弱的說了一句。

    這一下,沒人再說什麼了,多說多錯。

    要知道,這沈氏之所以有這樣大的規模和如今的成就,絕不是現在這個董事長親力親爲的。

    那都是上一任董事長蘇穎的功勞,而那個驚採絕豔的女人也可能連上天都太過嫉妒。

    年紀輕輕就去世了,只留下一個女兒,可以說蘇穎的那個孩子纔是這家公司最有權利的繼承者。

    可是看着沈嚴這個董事長對於兩個女兒的態度,似乎並不想讓蘇穎的女兒繼承這家公司啊?

    而看沈無雙的樣子,怎麼都不像是會把這煮熟的鴨子放飛。

    這兩虎相爭,必有一傷啊?就是不知道,誰能笑到最後了

    沈無雙很多人都見過,那也是一個不錯的。

    可是看着沈唯一,這些人覺得,能有蘇穎那樣的母親,肯定自身也差不到哪裏去。

    “怎麼?不給大家解釋一下麼?在怎麼樣,你也是沈小姐”龍采薇聽着周圍的竊竊私語,小聲的問着唯一。

    這些人也真是大膽,去議論這些事情,這沈無雙雖然比沈唯一大,可是沈唯一確實纔是那個名門貴女。

    唯一嘴角勾起,“常與同好爭高下,不與傻瓜論長短”說那些有什麼用,說不定那些人怎麼編排自己。

    “聰明的做法”這個年齡能有這樣的覺悟和心態,龍采薇還是有些刮目相看的。

    “呵呵,算是讚賞”唯一對於自己身邊這個人,有時間覺得相處起來也沒有那麼費力。

    兩個人才走到餐廳門口,沈無雙便從另外一邊走過來。

    唯一擡起頭看着沈無雙那個陣仗,一大羣人跟在後面,不知道的還以爲是什麼大領導來視察。

    “沈小姐,想不到你的見解這樣獨特”。

    “總監,有機會一定想和你多學習,你說的簡直就是太好了”。

    “總監年紀輕輕,想法和做法都很不錯”。

    唯一聽着圍着沈無雙那羣人一直嘰嘰喳喳的誇獎人,挑眉。

    抱着自己的雙臂,眼裏有些調侃。

    “哎呦,這不是沈總監麼?真是光彩照人啊!”沈無雙首先看到了唯一。

    看了她後面的龍采薇一眼,瞬間瞭然。

    “怎麼樣?沈總監,還適應市場部的工作麼?要是累了就多休息,別年紀輕輕弄出一身毛病,多不值得”。

    看沈唯一這個樣子,很明顯的不受市場部那些人的歡迎。

    要知道,市場部是讓人最頭疼的地方了,上一任總監別人不知道。

    可是沈無雙自己是知道的,就是被這些人逼下臺的。

    “沈總想多了,工作嗎,哪有不累的,舒服那是留給死人的,看着沈總這樣春風得意,讓人好生羨慕啊?”。

    唯一也不是一個好相與的,走上前,打量着沈無雙。

    “一一說笑了,我也是關心你啊,畢竟你纔剛剛來,對於這裏不熟悉”沈無雙拂了一下自己的頭髮。

    “熟悉都是需要一個過程的,沈總管好自己就好了,別琢磨不該琢磨的,要知道,這位置可是不等人的”唯一巧笑嫣然的看着人。

    沈唯一話裏的意思沈無雙明白,就是說自己在人力資源部幹不了多久。

    “我比較期待一一在市場部的表現,希望在你的帶領下,市場部能走向另一個輝煌”。

    “那我也希望沈總這個位置坐的長長久久,後顧無憂的,我也期待你的表現”唯一說完轉過身子,首先朝着餐廳走去。

    沈無雙看着唯一現在依舊囂張的態度,氣的直咬牙。

    可是這麼多人在場,也不能發作,深吸一口氣,跟着走進去。

    “火花味四濺,你這樣不好”其實龍采薇也不願意說什麼。

    可是公司這麼多人,兩個人今天這樣的相處狀態,很難不會讓人說閒話。

    “這麼多年,習慣了”唯一表示自己無所謂。

    去取了自己的飯菜,坐在一邊,安靜的吃起來。

    而唯一的旁邊正是樑靜和其他和她關係要好的人。

    “唉,大夥看看,這可是我們市場部新來的總監沈唯一小姐,大家都認識一下”。

    樑靜熱情的把唯一介紹給自己的同事。

    可是隻有和她玩得好的人才知道,她從來都沒有這樣善良的心思。

    並且在唯一來之前,對於總監這個位置她已經勝券在握了。

    而現在,莫名其妙的出現這麼一個人打亂自己的升職計劃的人,可能沒有誰會有好臉色。

    “總監好”幾個人也都非常識趣的給唯一打招呼。

    “我們沈總啊?不但貌美如花,就是性格那都是沉穩淡定的,特別讓我這種急躁的人佩服”。

    “不過,這市場部最講究的就是速率,也不知道我們沈總這樣淡然如水的性格能不能勝任”。

    這也算兩個人第一次好好的坐在一個地方好好說話了。

    可是話裏的火藥味卻特別十足,唯一知道,這是針對自己的。

    可是她卻並沒有生氣,面臨樑靜這樣的處境,有這樣的情緒很正常。

    要是還是那種一言不發,沉得住氣的,唯一可能自己就忍不住了。

    “樑經理說笑了,像樑經理這樣資深的美女和職業達人,也不是任何人可以相比的”。

    “哪裏,我看假以時日,沈總前途不可估量,這些都是我比不上的”樑靜顯然對於人與人之間的周旋特別有經驗。

    “不過,我最期待的還是沈總的表現,我相信不會讓我們失望的”樑靜抿嘴微笑。

    “樑經理,會有那一天的”唯一很淡然,真的很淡然。

    “唉,那不是財務部的總監陳曦麼?”不知道誰說了那麼一句。

    樑靜的注意力就被轉移了,看着那進來陳曦眼睛都不眨的。

    而陳曦也只是轉過頭象徵性的看了一眼,然後樑靜顯然也滿足了。

    可是唯一吃飯的動作卻停下了,看了兩人一眼,終是什麼都沒有說。

    唯一吃完東西直接就回辦公室了,因爲真的還有很多事情沒有處理。

    纔剛剛走到自己的辦公室,坐下來拿起資料研讀。

    墨御的電話就過來了。

    “喂”唯一往後面靠了靠,感覺自己脖子總算得到緩解了。

    “老婆,怎麼樣?累不累,還適應麼?”。

    唯一怎麼也算是踏入職場的第一步,墨御雖然不擔心她受欺負,可是還是擔心她太過倔強給自己壓力。

    “不累,這才第一天呢?得準備打持久戰,嘻嘻嘻”在墨御面前,唯一總是習慣性的放鬆,沒有任何壓力。

    沒有了在外人面前高冷的僞裝,還有遇見誰會都有爵嚼一遍仔細斟酌在說出口的小心翼翼。

    “傻丫頭,是不是給自己壓力了”唯一什麼性格,墨御這個作爲老公的簡直太瞭解了。

    “沒有,以前覺得自己在學習方面也很不錯,至少上學以來一直很順利,可是,這才第一天,我感覺簡直就的顛覆我的人生觀”。

    這職場就是一個複雜的地方,並不是工作,而是人心。

    “這人與人之間最有效的就是溝通,老婆,有時候,也別太拘束,主動一點,也許會有想不到的結果”。

    墨御還不知道唯一那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性格,唯一性格本來就是要強。

    “我正在努力學習,提升自己,等待機會,展示自己呢?你都不知道,那些人有多難搞”唯一看了外面一眼,低聲說道。

    “我家小祖宗自然才華無雙,凡事都有一個開始,不能給自己太大壓力”墨御最大限度地還是希望自己家小祖宗活得自在。

    “老男人,以前是真的不覺得,我現在嚐到苦頭了”唯一帶上耳機,拿出資料,打開電腦。

    “少年不努力,老大徒悲傷?本來就還有兩年的校園時光,幹嘛和自己過不去”。

    “校園時光?怎麼都得踏出這一步,別以爲我這樣就算了,我是不會放棄的”。

    唯一對於自己的目標是真的很堅持,對於她而言,這些都是不可放棄的也是必須咬牙挺過來的。

    有些東西,不嘗試一下,永遠都不會知道結果怎麼樣?

    “不管怎麼樣,老公都是相信你的,就是心疼你有時候太辛苦了,上班在忙也要記得吃東西知道麼,不吃東西根本不能打持久戰的”。

    這傻丫頭啊,真不知道說她什麼好?

    “我知道的,剛剛去公司的餐廳吃飯了,菜色還不錯”唯一知道,這些小事情那個老男人最不放心自己了。

    可是想着有那麼一個人關心自己,唯一覺得自己心裏暖暖的。

    “你說菜色還不錯,那肯定不錯”唯一在吃方面從來不會委屈自己。

    “那可不,今天算是遇見各路人馬了,當初和媽媽一起創業的那些叔叔阿姨也都基本被沈嚴安排在二線工作了”。

    “現在處於一線的,都是他自己的,其實,老男人,我不明白,我母親當年從來就沒有,打算和他爭取公司的所有權利”。

    “我母親只是表明,接下來不管怎麼樣,這個公司都必須有我負責”。

    “你看看他,這些年生怕我這個女兒搶他什麼一樣,把那些人的權利全部架空了”。

    唯一想起這個就忍不住生氣,也不知道沈嚴這輩子到底圖的是什麼?

    “這也說得過去,公司畢竟是你母親一手創造的,那些人也算元老,沈嚴上位,那些人即使表面沒什麼,私下肯定也都不怎麼配合”。

    “小一一,你要知道,一個領導者,不可能安放一下具有威脅性的東西在自己身邊,包括人,包括物”。

    “只是這些元老當年怎麼說也都跟着打江山的,就這樣把人辭退於情於理都不符合”。

    “只能以其他名義架空他們的權利了,這樣既不會讓人說閒話,還能體現自己的大度?”。

    墨御仔細的給唯一分析,一個男人如果權利心過重,那麼怎麼可能眼裏容得下沙子。

    既然有了沙子,那肯定要千方百計的把人安排或者處理掉。

    “哼,是啊,還培養了不少自己的手下,現在這些一線的都是他親自訓練出來的”。

    唯一不但爲自己的母親不平,更爲那些和自己母親打拼江山的人不平。

    盡心盡力了,可是最後卻只得了這麼一個下場。

    “重要的崗位他安排的肯定是自己人”。

    這毋庸置疑的,不只是沈嚴,每一個領導者都是一樣的。

    “沒事,我們騎驢看唱本,走着瞧”很多事情也不會就這樣結束的,或者說纔剛剛開始。

    “對了,老婆,你現在在公司是任職那個位置”墨御這纔想起來唯一還沒有具體說自己做什麼的。

    “市場部的總監,簡直就是形同虛設”唯一毫無保留的說出來。

    確實,這個總監做的有那麼一點憋屈,被自己的屬下死死的壓制住,這心裏能不有氣麼?

    “你在學校學習的不是金融管理麼?在專業知識和業務水平上應該比沈無雙更加適合吧?”。

    墨御就不理解了,這沈嚴一天到晚到底腦子裏到底想什麼?

    在這方面唯一明顯比那沈無雙更加權威啊?A市的商學院墨御是知道的,可是裏面相對而言學的就比較廣泛。

    可是說培養的是全方位的人才,而華嵐這個三流的金融學校,着重的培養就是技術性人才。

    要說人力資源部,墨御覺得自己的小妻子絕對能勝任這個位置。

    “沈嚴說了,這些都不算定數,他會在五個月之後根據各方面的評估來決定,到底誰更適合人力資源部亦或者現在正在空缺點首席執行官的位置”。

    她們市場部和人力資源部還不是一樣都是聽從那個首席執行官的話?

    至於最後兩個人誰把誰比下去,那麼就不得而知了。

    “那就好,在外面上班一切事情你都小心爲上,那些人走的路可能比你吃的米都多”。

    墨御還是忍不住提醒自己的妻子,雖然年輕就是資本。

    可是就是因爲年輕的原因,很多事情不但不能說服別人,就是自己心底最深處,難道就不自卑麼?

    年輕的時候,經歷總是太少了,即使以前在學校學習好。

    到社會上你就會知道自己有多麼渺小,外面多麼打擊人了。

    “切,什麼都好,就是不要把事情算計在我身上,我這個人一向沒毛病,什麼都好,就是脾氣不好”唯一也是一個簡單粗暴的。

    “對了,晚上你在打電話過了,下午有一個會議要開,這些資料要是看不完一會兒就該我自己丟臉了”。

    唯一其實挺捨不得墨御那個老男人的,可是現在還是不結束話題,可能又是一會沒完沒了的吹牛了。

    “好,你好好上班,我晚點打給你”墨御也很體貼唯一,現在唯一最需要的就是安靜下來整理思緒。

    整理好之後纔有那個計策對付那些喜歡找麻煩的人。

    “拜拜,麼麼噠,親一個,想死我了”唯一撅起嘴巴對着手機就是一個響亮的親吻聲。

    墨御聽到這裏冷硬的輪廓都柔和開來。

    “比心,老男人,我們晚上聊”唯一說完低下頭開始整理自己的數據和資料。

    整理起來有些太費力,因爲遺留下來的東西有些多。

    唯一對於這些數字什麼的,都是非常敏感的。

    看着那些人寫的企劃案和項目資料,還有這些年的財務報表,唯一原本平靜的心情實在有些忍不住。

    這些人現在的生活狀態就是得過且過。

    ——

    任家。

    這幾天任尹都沒有回家,這一代的掌權總裁是任尹的父親任國平。

    任國平長得也不錯,看起來特別斯文,可能男人天生就是必須穿西裝的。

    這嚴肅正式的衣服穿在這事業有成的成功人士身上,那還是很有成熟的魅力的。

    比較當下嘛,不是很適合蘿莉配大叔的。

    反正任國平看起來一點也沒有四十多歲的感覺。

    “國平,今天怎麼回來這樣早”說話的這位就是任國平後來娶的妻子楊嵐。

    和任國平是高中同學,兩個人也算青梅竹馬,門當戶對了。

    “今天任尹和任耀都還沒有回來麼?”任國平打量了一下週圍,並沒有看見自己的孩子。

    “任尹我已經幾天沒有看見了,至於任耀,昨晚加班到凌晨,也是剛剛纔去睡覺的,打算晚一點吃飯在叫醒他”對於自己兒子,楊嵐到是非常心疼的。

    而對於任國平這給前妻生的孩子,說實話,根本沒有任何感情可言。

    當然,要是有機會的話,能把他掃地出門那就更好了。

    “幾天沒回來,他到底在幹什麼”任國平也有些氣惱,他當然知道自己這個大兒子在生氣什麼?

    他也知道他很用心,也知道他很努力,這些他都不是沒看見,只是家裏這幾位。

    平時兩個人夫妻關係很好,所以對於任尹,他自然就沒有這麼關注?

    “他還知道這裏就是他的家,還知道我們是他的家人啊,簡直就是肆無忌憚,目中無人啊?”。

    “怎麼?上次投標失敗了,我們耀兒成功了,他就心裏不舒服,見不到別人好是不是”。

    楊嵐真的特別不喜歡任尹,就算再怎麼溫和,那都是改變不了是任國平前妻的孩子的事實。

    “這樣的話不適合,那也是我們任家人,是我兒子”可是任國平時都非常寵愛任耀那個小兒子。

    對於自己這個大兒子,任國平覺得,隨着年齡的漸漸地遠去和他卻越來越陌生了。

    “阿姨說笑了,這什麼時候都喜歡吹耳邊風的除了你基本上就沒有了”。

    任尹覺得都過去這麼多年了,這人還是一如既往的討厭自己。

    可是,憑什麼他一個人獨自難受,有什麼覺得不舒服的,還是要和大家一起分享,就比如痛苦。

    “怎麼?幾天沒回來,一回來說話就這樣陰陽怪氣的,這裏誰都沒有義務和責任哈?”。

    楊嵐沒嫁人之前那也是一個千金大小姐,怎麼可能會忍受這樣的脾氣。

    並且還是諷刺自己的,那就更加不能忍受了。

    “對了,我那個弟弟呢?不會現在還在公司吧?那可真是拼命,連我這個哥哥都自愧不如”任尹找一個地方坐下來。

    “你以爲人人都是你,活得逍遙自在,無憂無慮的”楊嵐端起自己面前的花茶,吹了一下,淺酌一小口。

    “我想我爲什麼會這樣悠閒,阿姨應該知道纔對,這裏面又有多少事情是你計算好的”。

    任尹對於自己這個後媽,別說最基本的尊敬,要不是有自己父親在,有的是她們好日子過。

    “我怎麼知道,萬一是你自己不注意得罪了什麼人,那可不是我的責任”楊嵐眼光微閃,低下頭繼續喝茶。

    “呵呵呵,自己做的自己心裏清楚”任尹看了她一眼。

    “好了,別鬧了,一個家裏整天吵得烏煙瘴氣的,是不是很有成就感,都是成年人了,能不能用腦子思考”任國平看着自己一左一右的兩個人開口說道。

    “任尹,這一次來找我有什麼事情麼?”任國平知道,自己這個兒子一般沒有事情,是很少來家裏的。

    “我記得當初父親說過,只要我把那個項目成功簽約,即使不管有沒有做成,都會給我三百萬作爲獎勵的”。

    任尹說的就是那個自己努力準備了很久最後卻被任耀奪去功勞的那個項目。

    當初任國平說過,只要順利和對方簽下協議,那麼三百萬之內無論是什麼都可以開口。

    可是現在,自己只想要錢,現在也是最需要錢的時候。

    “三百萬,你胃口不小”楊嵐驚呼出聲。

    她沒有想到任尹竟然敢開這個口,一出口就是三百萬。

    “呵呵呵,胃口不小,我要是沒有記錯阿姨最近新買的跑車價值近四百萬,給任耀添加的別墅最少也價值八百萬,我想知道,我胃口大麼?”。

    “我居住的地方是小區,我開的車也很平凡,包括衣服,都不是什麼太過名牌的”。

    任尹臉上溫和的笑意快要崩不住了,這些人拿着自己拼死累活的錢財出去瀟灑,現在還在說自己。

    任國平眉頭皺起,顯然在深思,任尹看到這裏,心裏有些苦澀。

    這就是自己的父親,爲別人可以一擲千金,可是到了自己的兒子,每一筆錢都要評估一下。

    “還有,我會退出任氏集團,股票我也不會要,這些都是條件”任尹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

    今天的一切只要在給他一點時間,他總會再次回來的。

    “好”任國平最終還是拍板答應了,這兩兄弟在一個公司經常火花四濺的也不是什麼好事情。

    楊嵐算了一下,任尹手裏的股權可以獲得的利益,也就沒有反對。

    只是看着任尹有點像看白癡似的,沒有任家公司的股權他任尹就什麼都不是。

    輕易放棄自己手裏的股權,也不知道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尹兒有什麼打算麼?”任國平看着自己這個兒子。

    自己這個兒子他還算了解的,不可能做對自己沒有任何利益的事情。

    “我準備自己創業,白手起家,從頭做起”任尹也說出自己的想法。

    這件事情在白薔薇提起之後任尹也是考慮了很久的。

    有時候不努力一下,怎麼知道後面結果怎麼樣?

    “自己創業,現在的經濟和資源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好”任國平挑眉。

    “要不我直接給你三百萬,你保留在任氏的股權,那樣一年也還有分紅”。

    任國平顯然不看好任尹,一是任尹太過年輕,沒有經受過什麼苦難,也沒有什麼深得體驗,二是就這樣出去,孑然一身,肯定也是一個笑話。

    “國平,孩子總不可能一直在父母的羽翼下活着吧,總的讓他出去闖蕩,你這樣簡直就是太過限制他了”。

    任尹交出公司股權,她求之不得呢?

    “可是……”任國平也有自己的考慮。

    “你怎麼就這樣死腦筋,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你還是覺得沒有你其他人就活不下去啊?”。

    楊嵐着急了,就怕任國平把任尹說心動了。

    “都別說了,我已經決定了”任尹懶得再看兩個人一唱一和的。

    “父親,那我就先走了”任尹站起來朝着外面走去。

    “你去哪裏”任國平看着自己兒子遠去的身影問道。

    “去把公司的事情交接一下,儘快處理完成”那樣他就可以自由了。

    任尹說完毫不猶豫的走了,他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失去任氏集團的股權,他現在就是一個平凡人了。

    往日的榮耀和光環也已經不在,而這時,任尹腦子離浮現出某一個人的身影。

    不由得苦笑,不知道自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那個人還會不會一如既然。

    而楊嵐看着任尹別說心裏,就是臉上那都是掩飾不住的笑意。

    只要他自己把股權交出來,以後耀兒辦事情就方便多了,也不會有什麼壓力。

    ——

    沈氏集團市場部下午兩點整。

    唯一準時踏進會議室,抱着自己的筆記本和資料。

    而其餘人員,也都各自坐在屬於自己的位置上。

    “人都到齊了麼”唯一四處看了一眼,並沒有什麼空缺的位置。

    “都到齊了,總監有什麼指示麼”樑靜玩着自己的頭髮,輕描淡寫的說道。

    “我下午還有幾個重要的客戶要見面,希望總監能儘快把會議結束,要知道,那幾筆單子我們努力了三個月了”。

    唯一偏過頭看着坐在自己右邊的樑靜。

    “我想說的都是問題所在,要是樑助理覺得哪裏廢話了,大可以提出來,還有,我是總監,請你把你的態度放端正了,在公司也有在公司的形象,請你坐好”。

    唯一看着那背靠這椅子昏昏欲睡的人厲聲說道。

    “我想這不影響開會吧?總監”可是樑靜卻覺得無所謂。

    “沒關係,大家要是覺得對於禮儀教養方面的概念還有一些模糊的話,我會給你們申請,專門做一個培訓的”。

    唯一看着樑靜微笑的說道。

    “你拿總裁威脅我,這麼一點小事情你覺得總裁會在百忙之中還要抽出時間看你的申請麼?”。

    唯一的話樑靜明白,向上面申請,最直接的領導人就是沈嚴那個總裁。

    “這可不是什麼小事,你們的一言一行皆代表公司的形象,無規矩不成方圓,我相信總裁會理解我的苦心的”唯一正視前方,眼光不再放在樑靜的身上。

    真以爲自己收拾不了她是不是。

    “看來之前是我小看沈總了,沈總的年輕和手段真是不符合啊,既然都上升到公司形象這個問題,看來我們以後都得小心了”。

    樑靜在這樣囂張也不敢把事情真的鬧到沈嚴哪裏。

    因爲根據這位的關係,沈嚴可能不一定站在她這邊。

    有時候還是適當的退一步,以後大家有的是機會好好較勁。

    “好了,開會,把你們手裏的項目資料一一向我彙報”唯一從樑靜開始說道。

    樑靜翻開自己的項目資料,開始給唯一報告。

    “由我負責的是環保建材……”。

    而沈無雙這邊,中午沒怎麼吃飯,這不餘藺親自給她送午餐來了。

    “叩叩叩”敲門聲響起。

    還在埋頭在工作中的沈無雙擡起頭,在看見人之後放下手裏的工作。

    “快來請坐”沈無雙過來拉着人坐在自己的沙發上。

    “剛剛不是抱怨你們公司的飯菜難吃,現在我給你買的,千萬別餓着自己”餘藺把飯菜放在沈無雙的面前。

    沈無雙看着那熱氣騰騰的飯菜,心裏還是有些感動的。

    “對了,你最近不忙麼?不是聽說你爲公司的事情都抽不開身子了”。

    沈無雙端起餘藺爲自己準備的飯菜,開始優雅的吃了起來。

    “哪裏可能近期拿不下來,哪一家的環保建材是很好,可是哪家企業的老總人品方面根本不敢恭維”。

    “現在我們公司女職員簡直都不敢去談這個合作,男的他直接拒之門外”餘藺說起這個也爲那個人不恥。

    “什麼公司,敢這樣,不怕別人查他麼?”沈無雙就好奇了,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公司啊?

    “聽說這一家的後臺非常硬,很多部門都有人”這纔是爲什麼餘藺吃了啞巴虧而不敢還回去的原因。

    有時候還是低調一點,忍一時風平浪靜。

    “不過,他的環保建材倒是真的非常好,在業內的名聲也是頂端的”餘藺覺得失去這個機會真的還可惜啊?

    可是沈無雙開始深思起來,環保建材,好像是市場部的人負責吧?

    那麼,沈唯一這個總監也是時候看看她的實力了。

    沈無雙嘴角勾起隱隱的笑意,沈唯一,對於職場性騷擾,我想看看你的反應。

    沈無雙這裏在餘藺走後便去沈嚴的辦公室和她說這件事情。

    沈嚴也知道這個環保建材,當下也就同意了。

    而唯一這邊,聽着那些人一個接着一個的報告,腦子都聽大了。

    “好了,我來總結”唯一實在不想在聽下去了,這越聽火氣越大。

    真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怎麼想的,那些方案簡直漏洞百出。

    “我想問你們幾人”唯一指着坐在比較靠後的幾人。

    “我不知道你們之前都是怎麼工作的,還是說覺得我這個剛出學校的的大學生什麼都不懂,就是一個任你們愚弄的傻瓜”。

    “你們有仔細對待你們的方案麼?你們裏面都幾組數據我親自查過,在現階段根本不穩定,你拿什麼說服合作方,拿什麼說服客服,說起來你自己不心虛麼?”。

    “你們做PC的,我希望對於數據的準確性走一點心好嘛,失之毫釐差以千里,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你們負責不起”。

    唯一抱起雙臂,深吸一口氣,這些人簡直就以爲自己什麼都不懂,隨意的敷衍自己。

    而被說都那幾個人,也沒有什麼立場反駁,低下頭默不作聲。

    “這些都是我總結的,數據跟你們偏差有些大,明天你們總結一下,這是因爲什麼原因,給你們一個晚上的時間,我需要的是準確的數據,明天上班之後到我辦公室來報告”。

    唯一抽出自己筆記本旁邊的一份資料,給幾人丟了過去。

    很多東西由於時間比較短,她也只能選擇重要的來做。

    “龍助理這邊問題不大,但是你也要注意”唯一看着自己左邊的龍采薇眼裏有着讚賞。

    “還有,樑助理,你剛剛說的那個高級環保建材,我想了解一下”唯一說完這邊又緊接着樑靜這一邊。

    “總監有什麼不清楚不明白的儘管說”。

    “嗯,我們沈氏做的就是環保建材這一塊,平時做的項目都是公共的,而你這次所想合作的是那個外企”唯一知道,公共場所環保建材確實比較吃香,那也是因爲成本低。

    可是外企那些不但走的都是高端路線,並且要求還都非常高。

    這些年沈氏也都沒怎麼和外企合作,一是因爲沒經驗,二是還有自己的建材供給基本都是公共場所的。

    “總監,有市場就有需求,我想總監應該明白”這一次走的確實比較高端,要求也高。

    可是,相反的,收入也更高。

    “你的企劃方案我看了,我覺得機會不大”唯一說話很直接,倒是沒有一口否定。

    “對於這方面我做了很多專業的調查,總監放心,我很有信心”樑靜對於唯一的否定也沒有太大的情緒。

    “樑助理,有信心是好事情,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後續的一些事情,比如環保建材的穩定性,還有安裝的專業技性,定期維修的可行性”唯一抿脣,說出自己的疑惑。

    “我想知道,我們公司哪一個人或者部門是這一方面的精英”唯一看着周圍的人。

    那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終是沒有說話。

    “既然沒有,那麼這個方案就終止,我希望你們不要天馬行空沒有目標的去探尋,很浪費時間”。

    “還有,以後有什麼項目,請你們以書面的形式寫給我,讓我看看你們對於項目的認知以及整個項目的可行性”。

    “人盡其用,物盡其才,在座都是有能力的人,希望下一次大家能用數據和理論和我說話,否則,我這人也不是很好說話”。

    “你們會敷衍我,我也會敷衍你們”。

    “別以爲自己資歷老了,那不是別人尊重你的基本,希望大家能愉快的合作好嘛”。

    “好了,沒什麼事情就散會吧?”

    唯一至使始終都是面帶微笑的,說完站了起來,拿起屬於自己的東西朝着自己辦公室走去。

    龍采薇看了臉色不好的樑靜一眼,收拾自己的東西也回到屬於自己的位置。

    可惜嘴巴卻一直翹起,顯示自己的好心情。

    老虎不發威,都以爲人家說病貓呢?

    唯一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吐了一口氣,這些人簡直就是目中無人。

    那些不可行的數據都無法做到完美,還以爲自己傻傻地什麼都不會發現。

    “叩叩叩”。

    “進來”唯一現在心情有些煩躁。

    “總監”龍采薇看着現在明顯有些生氣的人。

    “什麼事情”唯一又恢復之前一貫的冷淡。

    “總監爲什麼對於樑靜這個項目計劃這樣瞭解”龍采薇很好奇。

    “當初在學校對於這些都關注過,其實引進新的東西沒有不好,我只是生氣她的自大,什麼都不準備,她以爲人家對方會答應和她合作”。

    唯一喝了一口涼水,感覺瞬間舒服多了。

    “所以總監這是變相的提醒她麼?”龍采薇輕笑。

    “那就要看她自己能不能悟到了”唯一聳肩,萬一人家覺得自己說的都是廢話,完全就是在針對她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