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38 職位之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38 職位之爭字體大小: A+
     

    墨子芩接起電話,這墨御現在一般找他,可能都是爲了他那個小媳婦兒。

    “怎麼啦?墨大隊長,是不是弟妹哪裏又有什麼事情了”。

    “一一接下來的時間可能都會去沈氏上班,我想請大哥注意一下她最近的情況”墨御想起來沈唯一那個後媽。

    那個人的身份真的有些複雜,能和龍四那樣的人廝混在一起,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前段時間我纔給沈氏施壓,結果還是你的小嬌妻出資把事情解決了,你說她要是真的知道我這個做大哥的纔是她們沈氏危機的罪魁禍首,會不會怪罪我啊?”。

    “不會,這只是商業競爭,無關其他”墨御倒是不在乎,他想唯一是理解的。

    公司之間本來就存在相互合作和競爭關係,兩家公司同時看上一件東西。

    那隻能說都是,非常有眼光的。

    “弟妹不還是在讀書麼?這麼快就畢業了”墨子芩覺得自己要是沒有記錯。

    好像沈唯一也才大二吧,這樣急着進公司鍛鍊有些說不過去啊?

    “提早進入公司,她的學業已經完成了,還有,她那個後媽身份很複雜”墨御並沒有選擇說出段映紅的身份。

    可是墨子芩聽着眉頭就忍不住皺了起來。

    能讓墨御說身份複雜的,那可就是這背景可能不乾淨了,畢竟墨御乾的是那一行。

    “什麼來頭,身份既然那樣複雜,怎麼可能會和沈嚴扯上關係”要知道,沈嚴也不是什麼太過頂級的豪門望族。

    有什麼值得這位身份複雜的人刻意接近的。

    “不過,這可有一點意思,沈嚴知道自己這位妻子的來歷麼?”墨子芩現在覺得自己心情有些好了。

    “大哥,唯一的資料我查過,可是很多人都是說她因爲身體原因進了療養院,可是我去查了,哪家療養院的院長失蹤了”。

    “並且哪裏找不到關於唯一在哪療養的任何記錄”這纔是墨御最擔心的。

    這段映紅的背後還不知道有多少人。

    “你懷疑有人做手腳,並且弟妹很可能不是療養,而是以療養的方式被一直囚禁?”墨子芩好歹也段經歷過大風大浪的。

    很多事情只有有一點眉目,很多事情就可以聯想起來。

    只是這段映紅未免膽子太大了,還有沈嚴,當初唯一進療養院,他又是站在那個立場的。

    “所以拜託大哥給我看着點,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墨御就怕唯一受到什麼傷害。

    “放心吧,這件事情我會密切關注的,只要有不利於弟妹的,我會親自出面解決”畢竟那是自己弟弟心愛的女孩子。

    “謝謝大哥,那你先忙,我就先掛了”墨御聽見墨子芩的話,心裏也算有一點安慰了。

    “嗯,你也早點休息,別太累了”墨子芩說完掛了電話。

    黑暗裏幽深的雙目一望無際,手指不停的敲着桌子。

    ——

    第二天唯一很早就起了,拿出自己昨天準備的衣服穿上,還特意畫了一個淡妝。

    在衛生間的鏡子前仔仔細細的打量着自己的穿着,看看有哪裏穿的不得體。

    黑色的西裝雖然有些老沉,可是緊身的設計卻把唯一本就很好的身材展現的婀娜多姿。

    黑色的絲襪配上黑色的高跟鞋,頭髮大卷的披散在一邊。

    仔細的再次修飾了一下,最後直到自己滿意了才走出門,從包裏拿出自己的車鑰匙。

    去地下停車場取出自己的車,不知道想到什麼,拿起自己的電話給墨御發了一個短信。

    然後踩着油門高興的往自己家的公司而去。

    而此同時,沈無雙也從家裏出發,沈嚴走得早,沈無雙是和餘藺一起的。

    畢竟兩個人現在也算是未婚夫妻的關係了,秀一下恩愛什麼的也是非常正常的。

    唯一在路上隨便買了一個包子和一杯豆漿,等吃完之後再次開車前往沈氏。

    早上八點整,這個時候正是上班的高峯期,唯一等着那些紅綠燈等的都快暴躁了。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看見一條街三四個紅綠燈的,直等的唯一拍方向盤。

    沈無雙這邊因爲是郊區,就沒有唯一市區那樣擁擠了。

    一路上都算是比較順利的。

    可是唯一的市區畢竟還是比郊區近,儘管郊區不太堵車和沒有什麼紅綠燈。

    兩個人幾乎是同一時間到達的。

    此時的沈氏大樓,員工也都三三兩兩的進去。

    沈氏的停車場。

    唯一和沈無雙兩個人幾乎是同時停車,只不過沈無雙的車門是餘藺下車親自打開的。

    而唯一則是自己下了的。

    唯一拿起自己的包包,下車之後直接關上門上鎖。

    對於自己對面的沈無雙,就權當自己看不見。

    可是你不找麻煩,麻煩也會來找你。

    “妹妹來的好早,讓姐姐有些驚訝了”沈無雙挽着餘藺的手來到唯一面前。

    唯一摘下自己的墨鏡,面無表情的看着自己眼前這兩位。

    餘藺看見唯一這個樣子,還是有些驚訝以及驚豔的。

    可是沈無雙眼裏確是忍不住嫉妒。

    不過想着兩個人的差距,這心裏就平衡了。

    即使和沈唯一穿的很相似,可是唯一的個子始終沒有沈無雙的高,看着也要矮人一截。

    不過,並不影響那身上的氣勢,再者,還有顏值。

    不得不說,沈唯一其實身上很多地方,和蘇穎真的很相似。

    特別是那張臉,唯一平時只要不說話,那身上的氣場就自然而然的形成了。

    “沈小姐,在給你補充一遍,我母親只有我一個女人,你算什麼東西”唯一斜眼看着人,眼裏有些鄙視。

    “喊一聲妹妹那是看得起你,妹妹又何必不領情”沈無雙這一次沒有生氣,這是在公司,明理暗裏的人多得是。

    段映紅說過,隨時注意自己的言談舉止和說話的方式。

    “我和餘藺馬上就要結婚了”沈無雙看着唯一,挽着餘藺的手臂。

    “其實我不知道你們一天腦子裏想的是什麼,撿別人不要嫌棄的都這樣高興”唯一聳肩,很無奈。

    “你……”沈無雙有些氣惱。

    “好了,沈小姐何必這樣虛僞,讓人看着就噁心,話不多說,那就先行告辭了”唯一,覺得大早上看見這種人一天的好心情都沒有了。

    這裏是公司,別以爲她不知道沈無雙打的主意。

    想讓司機出醜,她就是不如她意那又怎麼樣?

    餘藺看着遠去的唯一,這心情也是十分不舒服的。

    “她真以爲自己是誰,沈氏的的大小姐麼?到現在還沒有認清自己的位置,還敢這樣囂張”。

    “餘哥哥,這世界上就是有那麼麼一種人,她就是喜歡自以爲是,其實毫無用處”。

    “就讓我去會會她沈唯一,看看她這些年到底學會了什麼”沈無雙倒是很自信。

    現在這個年代,到一個好的公司,人家首先看的不是你的能力,而是你的學歷。

    學歷就是一個招牌,要是學歷不怎麼樣,人家也不會給你機會展示自己的實力。

    自己的能力也會得不到發展的空間。

    “我相信你,沈唯一還是有些年少輕浮了,做不了大事的”餘藺看着自己身邊自信的沈無雙。

    比起沈唯一,他覺得自己更看好沈無雙,無論哪一方面。

    畢竟沈唯一即使很小的時候有個優秀的讓人仰望的母親,可是那些都是過去式了。

    她沈唯一也不可能在創造一次輝煌讓大家看看了。

    因爲現在的她還不具備哪些實力和手腕。

    “謝謝老公”沈無雙依偎在餘藺的胸口撒嬌。

    看着唯一的方向眼裏全是看好戲的神色。

    唯一走進公司,那些職員看着沈唯一都有些目瞪口呆了。

    因爲不只是她的年齡,更多的是她想要去的樓層,那可是董事長辦公室啊?

    可是電梯還沒有合上,沈無雙也跟着走了進來。

    沈無雙來公司的時間也不少,所以很多人都認識她。

    “沈小姐好”。

    “沈小姐今天真漂亮”。

    “沈小姐一定是來找董事長的,董事長有你這個貼心的女兒真是有福氣”。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唯一眼角瞟了沈無雙一眼。

    現在的沈無雙儼然就是一副世家小姐模樣,優雅大方,從容不迫。

    “謝謝,你們今天也很漂亮”打招呼的大多數都是女人,沈無雙一句話就概括了過去。

    而這些職員看着這樣平易近人的沈無雙,自然很快的就搞好關係交談在一起。

    而唯一,至使始終都是一個局外人看着她們嘰嘰喳喳的說過不停。

    那些人到達自己的樓層捨不得也要下電梯。

    就只有這兩人直接就是到頂層的總裁辦公室。

    “叩叩叩”敲門聲響起。

    “進來”沈嚴擡頭,看着自己的一雙女兒,看着沈無雙眼裏全是滿意,看見唯一表情就有一些淡漠了。

    不過,看着那朝着自己走來的人,沈嚴彷彿看見了多年前,好像也有這麼一幕。

    不過,眨了眨眼睛,終是沒有再去沉思。

    唯一根本不在乎的態度,這樣的場面已經發生很多次了。

    即使之前會在乎,次數多了也會形成免疫的。

    “雙雙,唯一,你們來了,請坐”沈嚴停下手中的筆,端起自己桌子的咖啡喝了一口。

    唯一擡起頭打量着周圍,這裏以前是自己母親的辦公室。

    而現在沈嚴把以前的裝修風格和格局修改的面目全非了。

    早就不是想象中的的樣子了,就和人一樣。

    “唯一在大學學習的是金融管理吧?”沈嚴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可是聽到這句話唯一表面沒什麼,心裏還是有些難受。

    這沈嚴作爲一個父親,居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兒在大學學習的是什麼。

    問出口的既然還是疑問句,也不知道他自己作何感想。

    “是的,確實是學習金融管理”唯一一板一眼的回答。

    “人事管理這一塊需要的都是經驗,那就是從基層做起,明白員工的需要”沈嚴可能知道唯一比較中意這關位置,就是……。

    “嗯,我知道”唯一雖然沒有做過人事管理[HR],可是這方面的理論知識還是很充足的。

    對於人事管理這個位置,唯一覺得如果是自己做,就目前而言,那也得非常滿意的。

    “人事管理所需要的是全方面的人才,你的對市場營銷,投資,生產,後勤等等都瞭解,明白哪一個層次所需要什麼,而你能帶給他們什麼”。

    沈嚴現在不是作爲一個父親,現在的他只是作爲一個上司對於自己屬下能力的分析。

    “我知道,你也許很中意HR這個位置”。

    聽到這裏唯一擡起頭,說了大半天,這纔是重點啊?

    “可是,我覺得雙雙比你更適合這個位置,她做這個比你更有說服力”沈嚴看了沈無雙一眼,語氣很肯定。

    “我反對,我想知道,她哪裏比我有說服力,學歷麼?”唯一臉上泛起冷笑。

    “就學歷和學識而言,我學的是管理這一塊,而沈無雙,她雖然上的是A市最好的商學院,可是她學的雜,你怎麼就覺得她比我適合HR這個位置?”。

    “第一,她雖然學的雜,可是在理論知識方面還是很強的,實踐方面只需要稍加提點,她所處的環境和見識,都不是你現在可以比擬的”。

    沈嚴沒有絲毫顧忌唯一,話說的明明白白。

    沈無雙聽到這裏臉上則是笑開了花。

    “還有,這個位置既然還是既定的,那麼就得看你們的表現了,無雙現在也只是暫時的,我以後會對你們做出相對的評估和評級,你放心這一點,我絕對會一視同仁,並且評估的將會公平公正”。

    “謝謝父親,無雙一定不會讓你失望了”眼神輕蔑的看了唯一一眼。

    “那把我定位在哪裏?”唯一現在想知道,沈嚴到底把自己安排在哪裏。

    “市場部上一個月的總監正好辭職,而唯一你性格又靈活多變,很適合在一線工作”。

    “我也希望在你的領導下,我們市場部會越來越好”沈嚴給的這個位置。

    要唯一說其實職位也不低,可以和沈無雙平起平坐,只是兩個人各司其職,管理的方面不一樣。

    唯一想了一下,對於沒有到HR還是有一些遺憾。

    可是,哪裏都是開始。

    “好了,叫小孫帶你們下去熟悉環境,畢竟是第一天來,總的讓你們部門的人看看你們這新來的總監吧?”。

    “是,父親”沈無雙站起來,沈嚴的祕書便帶着她出去了。

    唯一轉過頭看了沈嚴一眼,繼而也跟着走出去。

    沈氏人力力資源部。

    “哎哎哎,同事們,聽說了沒有,聽說了沒有,我們今天可是有兩位重量級的任務要來啊!”。

    一位女職員看着周圍的同事,臉上的表情誇張。

    “是什麼人啊?”。

    “到底什麼來歷?”。

    “嘖嘖嘖,來者不善啊?這次又想幹什麼”。

    一時間衆說紛紜,誰也沒有具體的說法。

    沈氏市場部。

    “聽說了麼,我們新任總監來了”一個穿着時髦的年輕女子一邊化妝一邊說道。

    也不怪她上班還敢這樣囂張,在市場部她也算資深骨幹了。

    她叫樑靜,本身學歷不高,可是交際手腕和口才確是一般人達不到的標準。

    也是有這樣一技之長,要不然也不敢這樣公然囂張。

    “樑姐,這對方是什麼人啊?上個月我們總監才被對面的公司挖過去,怎麼這麼快新任總監就來了”。

    一個女同事也很疑惑,按道理總監這個位置都是按照工作能力和資歷慢慢升的。

    可是公司搞這一出,讓原本那些躍躍欲試的人都不舒服了。

    “不過一個空降部隊而已,有什麼還懼怕的,來了我們這裏,就得知道我們的規矩”。

    “就是,一直就不喜歡這些空降部隊,以爲自己就是太子爺,瞧不起人!”。

    “這次我們到要看看,來我們市場部的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大家三言兩語,說的不可開交,而樑靜,依舊淡定的在化妝,沒人知道她在想什麼。

    唯一和沈無雙兩個差不多就在同一層樓,兩個人的辦公室離的也不是太遠。

    當高跟鞋和地面碰撞時所發出的聲音漸漸響起時。

    那些正在討論的人也都全部閉嘴了,靜靜的看着這一幕。

    孫祕書她們自然認識,可是孫祕書後面帶來的人。

    沈無雙她們倒是還有一些印象,可是唯一,她們就真的不知道了。

    “原來是董事長千金,難怪……”有人不由得羨慕起來。

    “唉,沈小姐身邊的那個是誰,長得很標誌啊!容貌感覺比沈小姐更加吸引人的眼球”。

    員工們紛紛把眼光投注在唯一身上,對於她們而言,唯一是陌生面孔。

    可是,只有極少數的人才知道,這位纔是沈氏真正的小姐,不過,那些人都是老員工了。

    “小宋,這位就是你們人力資源部新任的總監沈無雙小姐”孫祕書給人羣中還在發呆的人說道。

    “哦哦哦,對不起啊,沈總監,剛剛在想一些事情,接下來,希望我們可以愉快的相處,我是你的助理”宋助理伸出自己的手,有些尷尬。

    宋助理這樣的人就長得比較平淡了,要是走進人羣中,那絕對是找不到了。

    “你好,我叫沈無雙,很高興認識你,希望我們合作愉快”沈無雙笑得很有誠意。

    儘管心裏可能不喜歡這個宋助理,可是面子上絕對不會讓人過不去。

    這才第一天,如果就給這裏的資深員工一個下馬威,無異於接下來的路就是找死。

    “你好,你好,合作愉快”宋助理看着這樣溫和的沈無雙,這心裏也很舒服。

    至少當着大家都面,這位新任的總監還是很給自己面子的。

    “歡迎你加入我們”。

    “歡迎你的加入”。

    “很高興你的加入”人力資源部這些人都很會說話。

    沈無雙看着這些人對自己的態度用眼角看了沈唯一一眼,眼裏全是挑釁的笑意。

    可是沈唯一依舊淡定自如,什麼都無動於衷。

    “好,你們大家先熟悉一下,小姐,請跟着我來一邊”孫祕書介紹完之後帶着唯一走向另一邊的市場部。

    可是比起這人力資源部這些人,市場部這些人顯然就更加不容易融入了。

    都是見過大世面的人,這些人說實話,根本不買賬。

    “各位,這是你們新來的新任總監沈唯一小姐,接下來的時間也會由她帶領你們”孫祕書看着那些根本無所謂,沒精打采的人,看着唯一有些尷尬。

    樑靜依舊安靜的在化妝,其餘人吃東西的吃東西,玩遊戲的玩遊戲。

    唯一看着眼前這副場面也沒有生氣。

    “孫祕書,你先回去和沈董事長報告吧?這裏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的”唯一覺得這些人完全就是想給自己的下馬威。

    可是也要看看她沈唯一到底會不會接受,下馬威這種東西,對別人也許效果還好。

    可是對於自己,那簡直就是完全免疫的。

    “那好,那我就先去處理自己的事情了,大家都是接下來在一起工作的朋友,現在都還不熟悉,好好溝通那就好了”。

    孫祕書說完轉過身子走了,他的任務就是把兩個人帶到,至於其他的,那就不是他這個祕書可以參與的了。

    再說,安排沈唯一在市場部,明顯的就是總裁不滿意她。

    整個公司哪一個部門不知道,這市場部就是一羣活菩薩。

    平時都囂張慣了,無法無天,偏偏就是知道你也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畢竟這些年都是有實力的人,她們囂張是因爲有那個實力囂張。

    孫祕書走了之後整個辦公室就安靜下來了。

    唯一走上前,坐在屬於上方的位置上,仔細的打量幾人。

    不就是打持久戰麼,她沈唯一現在什麼都沒有,就是有時間。

    她就和她們慢慢耗。

    而那些人之前本來就不怎麼注意,在唯一炙熱都目光中也有些尷尬了。

    幾人紛紛擡起頭,看着唯一,可是在接觸她那張臉後,全部都驚訝了。

    “你就是新上任的總監麼?”不知道誰是在憋不住了。

    唯一沒有回答,反而有趣的看着她,不是新上任的總監還敢做這個位置?

    樑靜聽見那句驚呼手裏的動作也停了下來,擡起頭開始打量唯一。

    樑靜在這裏也斷數一數二的美女,在自己容貌方面即使不是很有自信,那也是不會自卑的。

    可是在看見唯一的容貌後,從來沒有覺得自己這樣醜過。

    心情不好的樑靜巴手裏化妝的工具放下。

    “呦,這不是總監大人麼?什麼時候來的,怎麼就不知道通知一聲呢?讓我也好有個準備啊?”。

    樑靜彷彿才知道唯一的到來一樣。

    唯一看着她裝模作樣的樣子心裏這口氣有些咽不下。

    可是表面依舊一派平和,臉上全是甜美的笑意。

    “小姑娘,你有十八歲了麼呢?這市場部可不是鬧着玩的,一筆單子幾十萬上百萬都還是少的”。

    樑靜明顯的看不起唯一。

    可是唯一卻不十分討厭樑靜這樣的人,這樣什麼事情都直截了當的人可能比那些在你背後捅你一刀的太好相處多了。

    至少不用每時每刻擔心那人什麼時候會下手對付自己。

    “樑小姐看樣子上班的時間應該也不短了”唯一拿出自己的筆記本,手指不停的敲打着鍵盤。

    “你想表達什麼”樑靜看着唯一這樣,直接了當地就問出口。

    “我覺得你什麼說的話不像是一個資深和有專業知識的人該說的”可不就是,這樣驕傲自大,有一天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我說話不專業,那麼請沈小姐來給我們說一下,也給我們普及一下專業知識,讓我們漲一下見識,免得出去了別人說那你說鄉巴佬,沒品位,丟沈氏的臉”。

    樑靜看着唯一的穿着,雖然稱不上什麼潮流,可是穿在她身上,就是有一股老沉的氣質。

    要知道,這種衣服三十歲和二十歲穿起來效果都是不一樣的。

    “我看樑小姐是專業嚼舌根吧?樑靜,XX金融大學畢業,畢業於2010年七月,2012年進入沈氏市場部,人脈廣資源多,交際能力強,是一個難得的實用性人才”。

    “曾經在同行企業家裏得到過獎勵和表彰,在2014年曾經成功擠進A市優秀創意作品展覽學會……”唯一看着自己電腦上顯示的資料,一個字一個字的說出口。

    這些都是唯一準備的,就是怕沈嚴爲難自己,所以公司很多部門的資料她都有。

    可是在她說得同事樑靜看着唯一的眼光也從之前的不屑轉變爲了深思。

    是一個不錯的,懂得把自己身邊的人的底細都查清楚。

    “我說的對吧,樑助理”唯一覺得想要查一個人的資料真的不難。

    想要加入她們,那麼就必須的瞭解她們,才能更好的相處在一起,工作上也不會有什麼偏見。

    “你說的都對,只是這些資料都是哪裏來的”要知道,她們的個人信息再進公司的時候已經提交給了信息庫。

    除非上級領導人,要不然根本不可能查得到這些。

    這些資料都太過詳細了,不可能會出現在這裏。

    “空降部隊是不錯,可是你犯了一個大錯,那就是,多做事少說話”樑靜說完站了起來。

    “總監,接下來要是還沒有什麼事情,那麼我就先去處理自己手頭上的一些事情了”說完打算走出辦公室。

    “站住”唯一一句話不鹹不淡的說出來。

    樑靜回頭,想看看唯一到底想幹什麼?

    “作爲市場部的助理,對於我這個新來都總監,你是不是做得有些太失職了”唯一這小毛脾氣也上來了。

    “總監想表達那些方面,這裏都是自己人,總監可以隨便喊一個人就可以,還是說,總監是不是對我有什麼意見,對我一就這樣糾纏不休”。

    對於唯一沉下來的臉色,樑靜根本不在乎。

    “做爲市場部的助理,也有一定的職業操守,我覺得你現在更應該做的,是不是應該把之前市場部那些財務報表和計劃書和意向書給我看看”。

    唯一還不畏懼她那漆黑的臉色。

    “你想看?”樑靜反問。

    “難道你覺得我再和你開玩笑”唯一看着人也當仁不讓。

    “那你等着,這些資料我會馬上準備的”樑靜說完也不再管唯一,踩着自己七公分的高跟鞋,走了出去。

    接下來就剩下唯一和那些小職員了。

    唯一知道,想要徹底和這些人相處在一起,樑靜哪裏簡直就是一個最大的突破口。

    當下唯一也沒有再繼續說話,了那些人一眼,氣氛有些沉默。

    那些人彼此之間交換着眼神,唯一一直盯着自己的電腦視而不見。

    “總監,要是不忙的話我可以帶你參觀一下市場部,因爲樑經理平時有些東西也顧及不上”一位女員工走過來,看着唯一的態度很是溫和。

    可是唯一看得到,這裏面根本就沒有什麼尊敬,這位也不過只是例行公事而已。

    在這裏,沒有什麼沈家大小姐,有的只是沈唯一。

    一個讓人看不起的空降部隊,也難怪這些人不服。

    “好呀!正好可以看一下,增加了解”唯一站了起來,關上自己的筆記本。

    “這邊請”女職員伸出手指做出一個請的東西。

    “嗯,走吧!”唯一點了點頭,不管這個人處於什麼目的,可是在人家沒有表明不友善之前。

    唯一覺得自己還是以靜制動吧?

    “這總監,長得還挺有味道的”另外一個女員工看着唯一遠去的方向打趣道。

    “有美貌那又有什麼作用,不過是一個花瓶,想要在市場部站得住腳步,那就得有一定的作爲,不然……”她旁邊的另外一位很遺憾的聳肩。

    “也是,這個年齡,擔任市場總監,確實有些爲難她了”。

    “哪可不,也不知道董事長什麼意思,本來現在經濟就不怎麼景氣,我們需要的是一個精明能幹的領導者,而不是一個小奶娃”。

    “可不,人家空降部隊說不定後臺大着呢?”另外一個也把話題插了進來。

    “你們知道麼?這一次的空降部隊不只是我們市場部,還有人力資源部”。

    “哦,人力資源部也有一位?”。

    “嘖嘖嘖,這董事長的心思可真是難猜啊?”。

    這位職員看着自己的同事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過沒完。

    “你們知道人力資源部現任的總監什麼背景麼?”。

    “什麼背景?”。

    “難道是國外頂尖商學院畢業的?”。

    “還是公司從哪裏挖過來的骨幹?”。

    一人一句都沒有說道重點。

    “都不是”這位職員故作神祕。

    “快說,別吊人胃口”。

    “就是,這應該不是什麼祕密吧?”。

    “到底什麼來歷?”好奇心是每個人都有的,有女人的地方就少不了八卦。

    “那可是董事長的女兒啊”職員說完成功的看見自己這幾位同事臉上那詭異的眼神。

    “沈無雙小姐?”這沈無雙進沈氏是遲早的事情,只是沒想到會這樣迅速。

    “她不是還沒有畢業麼?”這沈無雙的事情還是有人關注的。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家不但是國內一流的名校畢業,並且在校就已經把學士學位證書拿到了,也就是說,她現在,已經把大學所有的課程,都自己學完了”。

    說到這裏對於沈無雙這個千金大小姐也不得不佩服。

    生在這樣的家庭還能這樣努力。

    “看來人力資源部有的是玩了”其中一個說的有些深意。

    人力資源部那些人看起來很溫和是沒有錯,可是哪裏陽奉陰違的事情多了去了。

    “這位又是什麼來歷?”對於唯一的來歷,這幾人也是知道的。

    “這個嘛?你們會知道的”那個職員,顯然也知道這種事情不能亂說。

    因爲唯一的身份確實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才比較合適。

    “切,故作神祕”。

    “就是,吊胃口”。

    “勾起我們好奇心,最後就這樣?”。

    其實她們也就這樣嘴上說說,能和沈無雙一起的。

    即使是空降部隊,那也是有後臺的,即使後臺可能沒有沈無雙那樣堅硬,可是也不是她們這些人可以隨便亂說的。

    在工作上,多說不如多做,因爲多說多錯。

    唯一跟着人,到處熟悉環境。

    “你叫什麼名字”唯一看着這位給自己熱情介紹的人有些好奇了。

    這女子的容貌只能說中上等,但是也不會讓人忽視。

    “總監可以叫我龍采薇”龍采薇看着自己這位過於年輕的上司,語氣非常平淡。

    沒有不滿,也沒有滿,總之一切都是淡淡的。

    “我是不是應該說謝謝你的盛情招待”要知道,那是些人可能壓根就不想理自己。

    “總監也不要有什麼想法,無論在哪裏,人們尊敬的都只有實力”。

    “我們只尊敬有實力的人”龍采薇看着唯一依舊淡定自如。

    絲毫沒有覺得這是自己上司就應該小心翼翼。

    “我不知道我會不會達到你們口裏所說的哪能力的範圍,可是,我想說,這總監的位置我就坐定了”唯一也不呈多讓。

    看着人說的語氣非常堅定。

    “那麼,我們就拭目以待”龍采薇看着唯一眼裏有着一絲笑意。

    不怕你沒實力,就怕你不努力。

    “總監對於我們市場部有什麼看法”龍采薇一邊走一邊和唯一說話。

    做市場這些人都有一些共性,那就只要她們願意,這氣氛就永遠不會冷下來。

    因爲她們也算接受過全方面的培訓,對於什麼人採取什麼樣的態度。

    長久的時間讓她們學會了八面玲瓏,遇人說人話,遇鬼說鬼話。

    “這些我先暫時不做評論,因爲很多事情我還沒有着手處理,如果要現在就說”。

    唯一停頓了一下,偏過頭。

    “市場部環境還是不錯的”這是唯一最直觀的感受。

    “總監真幽默”龍采薇也忍不住笑出聲音。

    “龍姐,樑經理有事情找你”一個小職員看着龍采薇,恭敬的說道。

    “我知道了,下去繼續處理自己的事情吧?”龍采薇說完轉過身子。

    “走吧,總監,想必你想要的資料樑經理都給你準備好了”龍采薇帶着人朝着總監辦公室走去。

    “總監,有句話我也說一下,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現在最重要的是你這個空降部隊怎麼融入整個集體”。

    龍采薇眼神看着前方,嘴角勾起笑意。

    唯一聽到這裏偏過頭,她沒有想到這個人會給她說這些。

    感觸不大,感激還是有的。

    “放心吧?我會盡快投入到工作,希望我們大家相處愉快”唯一開懷的笑笑。

    龍采薇用眼角看了唯一一眼,這簡直就是一個傻姑娘。

    唯一踩着七寸的高跟鞋,和龍采薇一起朝着自己的總監辦公室走去。

    現在唯一的儀態和行爲舉止到是非常得體和大方了。

    走進辦公室,唯一直接就坐在自己的辦公桌上。

    “總監,這是你想要的資料”樑靜把一堆資料放在唯一的桌子上。

    “這裏面有近幾年的財務報表,還有項目資料”樑靜做事情也算雷厲風行的。

    唯一需要的資料她已經全部準備妥當。

    唯一拿起那些資料,隨便的過目一下,點了點頭。

    “不錯,很好,麻煩你了”唯一擡起頭看了樑靜一眼。

    “這只是我的指責所在,總監客氣了”樑靜看着唯一面無表情。

    “召集一下,現在晚了,叫大家準備一下,下午兩點準時開會,各自帶上你們手裏正在進展或者準備進展的項目資料”。

    樑靜看了唯一一眼,“好的,總監,那我就先告辭了,期待你下午的表現了”說完踩着自己的高跟鞋走了出去。

    完全就不管唯一什麼意思,對於唯一也沒有什麼太過尊重。

    “還有什麼事麼?”唯一擡起頭看自龍采薇。

    低下頭看了自己的表一眼,“現在離吃飯都時間也不遠了,你不打算去準備一下”。

    “總監,食堂就在公司,非常方便,至於準備,我覺得沒有必要”龍采薇倒是很自信。

    她對於工作一直謹言慎行,兢兢業業,並沒有什麼臨時需要準備的。

    “嗯,你先下去吧?我先看一下這些資料,你也可以去忙自己的事情”唯一看着龍采薇。

    說實話,她挺喜歡這樣淡然如水的性格,遇事情從來都是臨危不亂的。

    “那好,總監,我先下去了,有什麼事情不清楚的話可以找我”對於唯一,龍采薇並不討厭。

    這個年齡的孩子,龍采薇搖了搖頭,也走出去,不再打擾唯一。

    現在市場部的情況唯一確實需要了解清楚。

    不然處於這樣的位置很多事情都很被動。

    一時間唯一辦公室裏就只有那翻着資料的聲音。

    時間不知不覺溜走,

    等敲門聲再次想起,唯一擡起頭,眯起眼睛。

    “龍助理,還有什麼事情麼?”唯一覺得看了兩個多小時,眼睛都看花了。

    “總監,現在已經到飯點了,你可以先去吃一點東西”龍采薇看着一個上午就是辦公室都沒有出去過。

    “我不餓”唯一揉了揉額頭。

    看了一個上午整個精神力都耗光了,市場部的問題真的太多了。

    “工作一天兩天是做不完的”龍采薇自己非常清楚,市場部那些是什麼人。

    能不做的她們都不會去做,有問題了在想辦法解決問題。

    而沒有是,在問題發現之前把問題解決了。

    所以這些年,市場部的問題追根究底,那都是非常多的。

    唯一第一次來,沒有一時半會兒,根本不可能理清的。

    ------題外話------

    推薦好友的文文《軍爺太壞:誘寵小萌妻》作者:榮來寵去

    “我想娶你,我他媽想往死裏疼你”

    女扮男裝,男女主身心一對一,非常值得一看,歡迎寶貝們跳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