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37 偶遇墨老爺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37 偶遇墨老爺子字體大小: A+
     

    可是聽完唯一的講述,某人也不淡定了,送完唯一回到宿舍後,直接殺到司令員辦公室。

    而鍾勳此時依舊正在處理公務,看着那殺氣騰騰的人有些不理解了。

    “怎麼啦,墨御,不好好訓練,到我這裏來幹嘛”平時這人也不是這樣聽話,喊都喊不來。

    今天卻突然自己送上門,不得不說,還是很令人意外的。

    “司令,她們野戰部隊什麼意思,那些人可還是學生呢?能接受這樣的訓練?”。

    想起唯一那委屈的模樣,墨御覺得自己這口氣簡直就是咽不下去。

    要不是怕影響唯一接下來的訓練和生活,他絕對會殺到野戰部隊討一個說法。

    “野戰部隊怎麼啦?”怎麼就惹到這尊殺神了。

    “怎麼啦?司令,這些學生的體制普遍不是非常好,可是呢?那些人訓練不但不循序漸進,而且激進的令人不敢苟同”。

    “有放着藏獒追學生的麼?這簡直就是胡鬧,膽子不小啊,也不怕出什麼事情”墨御是真的覺得有些太過分了。

    一點點強化訓練而已,至於這樣拼命麼?

    “這確實胡鬧,對了,那些學生沒事情吧!”鍾勳自然知道身體上沒事,可是那心裏估計陰影面積非常大。

    “能沒有事情麼?司令,這件事情必須給我一個說法,否則我和野戰部隊不會就這樣完了”自己的妻子自己都捨不得讓她受一點點委屈。

    那些人倒好,直接放藏獒追趕,這是來訓練的,不是來受折磨的。

    “這件事情我一定嚴肅批評,給你一個交代”鍾勳自己也覺得這有些胡鬧了。

    “我等着司令的答案”墨御說完轉過身子走了,今天是真的非常生氣。

    但是還是回去安慰唯一,墨御知道,可能唯一心裏也有一些陰影。

    鍾勳看着墨御遠去的身影拿起自己桌子上的電話,直接打了過去。

    就因爲墨御這一次找司令,接下來唯一的訓練生活還是安靜很多。

    白天訓練,晚上就是和墨御膩歪。

    不知不覺間,半個月也就一晃而逝了,直到再次收起自己的衣服。

    那是墨御給唯一在收拾行李,唯一沉默的坐在墨御那不太寬敞的牀上。

    “回去以後也到了假期了,老公也沒有時間陪你,老公的所有身家都在你的身上,你自己花錢出去旅遊一下”。

    “這個季節,我聽說普羅旺斯的薰衣草開的正好,小祖宗可以一個人去散散心,在過一些日子,我們就一起回家”。

    要說最捨不得的,可能就是墨御了,想着又有一段時間不能和唯一見面,這心裏還是挺失落的。

    “你怎麼不叫我一個人去愛情海”唯一看着墨御有些生氣或者說是無理取鬧。

    沒有這個人在身邊她哪裏都不想去,什麼普羅旺斯,沒有這個人在身邊那又有什麼意思呢?

    反正都是自己一個人。

    “那就等老公以後有機會了我們一起去”特種兵在沒有上面的允許是不能私自出國的。

    “好”唯一看着那給自己收拾行李的人,眼角有些溼潤。

    這一次分別下一次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面了。

    墨御給唯一收拾好行李之後,走到自己的桌子前,從抽屜裏面取出一個盒子。

    把盒子拿到唯一的面前,唯一轉過頭,眼裏有種疑惑。

    墨御笑了一下,把盒子打開,裏面是一枚子彈殼。

    “這是……”唯一看着子彈殼有些驚訝,畢竟這種東西並不多見。

    “來,我給你帶上,結婚的時候什麼都沒有送你,這個先暫時帶着”墨御取出子彈殼,小心的給唯一帶上。

    唯一低下頭,讓墨御能更方便的給自己帶。

    “你確定我這樣帶着出去不會進警察局”唯一有些好笑。

    “不會,這只是子彈殼”墨御看着唯一脖子那枚子彈殼,眼裏的神色挺複雜的。

    “這有什麼故事啊?”唯一看着墨御的表情,只覺得,這背後應該有什麼故事纔對。

    “對的,這顆子彈殼意義不一樣,也可以說很重要”就是這顆子彈殼,讓他命懸一線。

    當時打中的就是他心臟偏下三釐米,子彈打穿了,就留下這子彈殼。

    “我會好好保管的”唯一拿着子彈殼,眼裏全是好奇。

    也很高興,畢竟這是墨御第一次送禮物給自己。

    “送你的就是你的,隨你了”墨御摸摸唯一的頭髮,所以最後子彈殼取出來之後他並沒有丟。

    而是編製成了項鍊,一直隨身攜帶,上一次休假,因爲回去探親,所以並沒有帶在身邊。

    這殼子彈殼,意味着死亡,也意味着重生。

    “很喜歡啊?”看着自己脖子上的子彈殼,唯一覺得,即使不是鑽石鉑金,那也很滿足了。

    可是後來她才知道,這枚子彈殼的意義,確實,鑽石都不一定買得到。

    “走,我送你”畢竟送唯一的機會真的不多。

    “以後又不是沒有機會送我,你現在出去不怕被別人看見”唯一到不是很在意。

    可是她卻不知道,這是墨御第一次送她,也得未來幾十年之內第一次送她歸家。

    往後的每一次,都是她送墨御了,風雨無阻。

    “不行,我送你出門”墨御還是堅持。

    “好”唯一牽着墨御的大手,兩個人一起走出門。

    唯一看着身邊穿着軍裝,威嚴卻又英俊的人,心裏眼裏都是笑意。

    “我不在家,你最重要的就是好好照顧自己,別讓自己受委屈,有人欺負你了,打電話給老公,別一個人總是默不作聲的忍受”。

    “好”唯一欣然答應。

    “在家乖乖的知道麼?別讓老公跟着擔心,要是一個人寂寞了,可以去軍區大院找母親”。

    反正帶唯一回去主要是介紹認識,唯一要是無聊也可以自己過去認識一下也無妨。

    說不定哪些人還會把唯一供起來。

    “沒事,老男人,我準備進入沈氏了”這件事情唯一也考慮了很久,最終還是覺得給墨御說一聲。

    他本來就在部隊,很多消息根本傳不進來,自己要是不說,萬一以後有人提起,總不可能自己老婆在幹嗎他這個老公都不知道吧!

    “爲什麼這樣突然,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墨御對於沈家那些人印象可能都不怎麼好。

    “沒什麼,那些本來就是屬於我的,先去探查一下也沒什麼”總得知道,這些年沈氏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局面吧?

    “有什麼事情給老公打電話,老公全力支持”墨御知道唯一對於自己母親的心結,也沒有打算勸說她不要劍走偏鋒。

    現在唯一給做的,那就是做沈唯一累了的時候停下來那最堅實的港灣和後背。

    “謝謝你,老……公”唯一擡起頭在墨御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而墨御直接就被沈唯一那句老公給美倒了。

    這小祖宗喊得從來都是老男人,要不然就是直呼自己的名字。

    自從兩人結婚以後,還真的就沒有聽唯一喊他老公過。

    “小祖宗在喊一聲”墨御還是覺得有些不真實。

    “老公大人,我該走了”唯一接過墨御手裏的行李箱,看着在前方岔路口等着自己的幾人。

    “老婆,一路順風”墨御看着唯一漸漸遠去的身影,眼裏全是不捨。

    眼神就沒有從唯一的身上轉移開,直到唯一坐上車子。

    墨御有一股衝動,想立刻上車,再去抱一下唯一。

    可是,周圍那麼多人,這樣的事情現在發生明顯的不好。

    最後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唯一的校車駛出軍區,也駛出他的視線。

    唯一的眼光一直看着部隊的方向,直到再也看不見墨御的影子。

    愉快的生活馬上就要結束,而她馬上就要進入另一個階段。

    看來回去以後,第一時間還是先去御景園看一下那位的態度了。

    “傷感不是一個人的事兒,小一一,我也好捨不得”林初夏看着窗外,卻已經看不看那想看見的人的身影。

    “怎麼?現在學會望穿秋水了”顧悠悠拐了林初夏一下。

    “少女情懷總是詩”林初夏感嘆。

    “滾,別肉麻我”唯一看着那喜歡把肉麻當有趣的人眼裏全是鄙視。

    “兇巴巴的,對了,姐妹們,美好的生活即將開始,我們要不要一起去度假,放鬆一下心情”。

    林初夏詢問這幾個人的意見。

    “兼職”。

    “兼職”。

    “工作”。

    全部以異口同聲的回答,除了唯一。

    “小一一,我知道你最愛我了”林初夏笑嘻嘻的說道。

    “人家小一一有打算,你就不要這樣死皮賴臉了”鄭少鴻一看唯一沉默不語的樣子就知道了。

    “有什麼打算啊”林初夏問道。

    “進入沈氏”唯一說的很平淡。

    可是幾個人卻不由自主的睜大了眼睛,“進入沈氏,你學校的課程不是還沒有完成”。

    “不,我早就已經完成了,只是在等着機會,別再勸我,我有自己的想法”。

    唯一知道這幾個人關心自己,知道自己這樣做一定會不停地嘮叨。

    “你這樣不是存心讓自己心裏不舒服麼?心裏不舒服又何必和自己過不去”林初夏知道唯一的意思。

    “小一一,如果那是你的選擇,我們也會尊重,我們相信小一一有一天會找到心裏一直疑惑的答案”。

    顧悠悠倒是看得開,有些東西埋在心底太久了,總的翻出來見一見太陽。

    “謝謝”唯一看着自己身邊這幾天,眼裏有些笑意。

    唯一這次回來之後也就是休息了幾天就去找了一個培訓班。

    把這些事情處理好了之後,再去御景園找沈嚴。

    一般想要找沈嚴,那必須的黃昏時分,沈嚴對於工作很嚴謹是沒錯。

    可是還是很注重生活質量的。

    對於唯一的到來,沈嚴並沒有感到奇怪,相反,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沈嚴拿着報紙,安靜的看着,段映紅在一邊體貼的給他削蘋果,沈無雙也很乖巧的給沈嚴泡茶。

    用唯一的眼光來看,這就是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了。

    “對了,你姐姐要和餘藺訂婚了”段映紅眼裏是止不住的笑意。

    說起自己寶貝女兒的婚事還是很自豪的,畢竟餘家也還算可以的,和沈家也算得上是門當戶對了。

    “對呀?妹妹,我和餘藺哥哥馬上就要訂婚了,你到時候要來麼”沈無雙看着唯一,雖然語氣很溫和,可是眼裏更多的是炫耀。

    唯一心裏忍不住好笑,她不知道有什麼好炫耀的,她也不會嫉妒的。

    她沈唯一嫁的還是五大豪門之一的不會這樣到處炫耀。

    纔是嫁餘藺,還以爲她嫁的是容家或者秦家亦或者雲家。

    “你希望我來麼”唯一反問,自己要是去了,沈無雙確定自己的訂婚典禮不是一個笑話。

    姐妹共嫁一人,這其中又有多少豪門祕辛呢?

    “額……”沈無雙就有些猶豫了,她也只是想炫耀看一下唯一的反應。

    沒想到唯一會是這樣的回答,希望麼?

    她這些年一直希望沈唯一死,可她就是活得好好的。

    自己的婚禮如果可以,沈唯一這個掃把星最好不要去,一去肯定就會壞事。

    可是,表面功夫還是要做的。

    “哪裏?要是妹妹去,姐姐還是歡迎的,畢竟是一家人”。

    “呵呵呵,這是你的心裏話,你都這樣說了,到時候要是不去就顯得我沈唯一太小家子氣了”唯一一反常態很爽快就答應了。

    這下沈無雙的臉色真的尷尬了,忍不住咬牙切齒,沈唯一肯定就是故意的。

    難道不知道她就是隨便說說麼,她沈無雙的婚禮要是有沈唯一在現場,還不一定舉行的下去。

    “呵呵,妹妹可到時候一定要來,姐姐恭候着你”。

    “好呀?”唯一端起那傭人給自己準備的果汁喝了一小口。

    “對了,沈董事長,我今天來也不是來扯閒話的,我覺得我們需要談一談之前說好的事情了”。

    唯一也不再和沈無雙廢話,把眼光放在沈嚴的身上。

    可是這一次,奇蹟的,段映紅和沈無雙不但沒有什麼異樣的舉動,就是表情,那也得極其正常的。

    可是就是這樣的正常,往往纔是最不正常的。

    段映紅爲了沈氏的繼承權,早些年不惜弄死自己。

    可是今天在聽到自己這樣說話,整個人都是無動於衷的。

    這不正常,這簡直太不正常了,事出異常必有妖啊?

    “我知道,承諾你的我都會做的”沈嚴放下報紙看着唯一。

    “你是我的女兒,無雙也是我的女兒,手心手背都是肉,不可能偏心哪一邊”。

    沈嚴看着唯一說的淡然,可是唯一直接就笑起來了。

    “沈董事長,你這句話要是早說十年,那麼我肯定會相信,你把我和沈無雙放在同一個位置”。

    “今天在來說這樣的話,不覺得有時打臉和諷刺麼?”唯一臉上全是嘲笑。

    在她最需要支持最需要父愛的時候,沈嚴留給她的永遠都是冷漠的面孔和高冷的背影。

    可以說從蘇美人死了之後,沈嚴就再也沒有好好看過自己一眼。

    唯一想起那時候,眼裏有全是鄙視和不屑?

    唯一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原本幸福的家庭和家人越來越遠。

    感覺悄然之間,改變的又豈止是一個人。

    沈嚴這個父親從小到大對於自己從來就沒有盡過一點做爲父親的責任。

    很小的時候讀小學,那些人都說自己是沒有父親的野孩子。

    可是她不是沒有父親,只是她的父親從來就沒有關心過她,更不會說什麼放學會去學校接她。

    而段映紅的女兒卻享受着原本屬於她的父愛。

    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只有她,只有她纔是那個外人。

    可是現在這個父親卻告訴她,手心手背都是肉,唯一現在最直觀的感覺就是好諷刺。

    “怎麼?覺得這些年我虧待你了,還是你覺得這是你對於自己父親的態度,不覺得有些欠佳?”。

    “你自己要不是做錯事情,我也不會不理你,還覺得自己有理了?”。

    聽着唯一的口氣,沈嚴看着唯一詢問,似乎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地方不對。

    “沒錯,你們都沒錯,錯的是我”錯就錯在,不喜歡當初爲什麼要生下她。

    讓她活得那樣痛苦,活得那樣生不如死。

    “你姐姐結婚,爸爸也沒有什麼好送的,我問你姐姐了,你姐姐說現在馬上處於假期,想去公司鍛鍊一下”。

    “我仔細想了一下,倒也是,讀萬卷書不如走萬里路,所以機會就是平等的”。

    沈嚴點燃一支菸,眼神幽深。

    唯一聽見他的話,心裏冷意蔓延,難怪段映紅那個賤人看見自己來這裏居然一點情緒波動都沒有。

    原來是這位給她們下了免死金牌,才能這樣肆無忌憚。

    “對呀,你姐姐也想進公司鍛鍊一下”段映紅看着唯一眼裏是掩飾不住的得意。

    畢竟唯一爲了進公司,可以說是付出了很大的代價的。

    要知道,南郊那塊地皮,她可是投資了幾百萬吶?

    而沈無雙,完全就是空手套白狼,得來完全不費功夫。

    “呵呵呵,什麼意思你們自己心裏清楚,屬於我的東西我一分都不會讓出去”唯一看着那對母女,簡直恨不得跺了她們。

    不以爲她不知道她們準備打什麼注意,想要先入爲主,進入沈氏,以便爲了以後牟取沈氏的利益最鋪墊。

    可以啊?做她們的白日夢吧?

    “你們姐妹倆能在一起工作,那也可以互相照應,對不對,唯一”段映紅詢問唯一。

    “你覺得我們會相符扶持還是互相殘殺?做過祕書的人就是不一樣,說話都這樣有技巧”。

    唯一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等着段映紅的反應。

    而段映紅聽見唯一那句祕書臉上成功的有些不太好看。

    她當初確定是因爲做沈嚴的祕書而勾搭上的,之後兩個人就確認了地下情的關係。

    而她段映紅也成爲了以後不見陽光的小三,她蘇穎依舊還是光芒萬丈的正室。

    “小一一真會說話,都是你的母親教的好,蘇穎的能力,我們當年就看出來了,我還不是她一手親自教導出來的”段映紅笑得很是得體。

    這以前她們那批人還是蘇穎親自訓練出來的,所以大多數都是比較出類拔萃的。

    唯一聽見段映紅說到自己母親,臉色也沉了下來。

    “我媽媽有沒有教你怎麼做人家小三,我媽媽有沒有教你做人家地下情人,自己作風不正,總想着別人的原因”。

    就像蘇穎,能力和容貌已經令很多人都不得不佩服和沉迷了。

    蘇美人本身就是一道很美麗的風景線。

    當年也不知道這沈嚴是不是腦子有坑亦或者進水了。

    “好了,都別爭論了,明天都到我辦公室報道,職位我到時候會安排”沈嚴站了起來,走向餐廳的位置。

    沈無雙隨之跟上,唯一站了起來之後。

    “沈董事長,那我們明天見,我就先回去了”在這裏看見這幾個人心裏簡直不要太難受。

    “不吃飯在走麼”沈嚴看着唯一,也只是平淡的問一下,這只是出於禮貌。

    “不用了,我先走了”唯一說完轉過身朝着外面走去。

    這裏曾經是她沈唯一的家,而現在是別人的愛穴。

    “蘇美人,你總說年少輕狂都是不好的,人總要學會成熟穩重,可是優秀穩重如你,最後怎麼都沒有給自己留下一點餘地”。

    唯一看着外面的建築,現在和以前的風格不一樣了。

    以前花園裏栽種的都是鬱金香,而現在,都是那些紅色的玫瑰。

    唯一也趕緊整理好自己的情緒,看了看時間,現在反正沒事情,倒是可以去廚藝培訓班上一節課。

    想通之後,唯一也朝着一邊的公交車站趕。

    而此時,御景園不遠出的馬路邊上,墨老爺子只有那麼生氣了,杵着自己的柺杖,臉色氣的通紅。

    “那就是一個老不死的,奸詐啊?我爲什麼又輸的這樣一敗塗地啊”老爺子這心裏不平衡了。

    這今天已經連輸十二局了,簡直輸的都沒有臉在繼續下去。

    墨老爺子站在馬路邊等着紅綠燈,周圍的人羣也有些擁擠。

    這一條路上的紅燈燈特別難等,所以等着過馬路的人非常多。

    墨老爺子被擠來擠去的,整個老骨頭都不好了。

    “現在的年輕人都不懂的什麼是尊老愛幼麼,我一個老人家,也不知道讓着點”。

    老爺子看着周圍的人羣,簡直不要太激動。

    “老爺爺,你小心一點”正好要過這一條馬路的唯一看着那人羣中比較顯眼的人,也怕他把自己摔着了。

    越過其他人走上前扶着墨老爺子,等着紅燈的開始。

    “你是……”墨老爺子看着自己手臂上纖細的手指轉過頭。

    “嘻嘻嘻,不認識也可以做一下好事麼,這世界上不認識的多了去了”。

    唯一看着這雖然年齡去了,可是卻非常有精神氣的老人家,忍不住打趣。

    “小姑娘說話挺幽默的,這樣熱心幫助別人,不怕遇見碰瓷的”墨老爺子看着這個明顯年齡很小的人說道。

    就以他的眼光來看,這唯一絕對也才二十來歲,就是自己家裏那最小的孫女,年齡都比唯一大。

    “老人家說笑了,我這種人遇見也沒有用,誰碰瓷誰還不一定,畢竟我很窮”唯一無所謂的聳肩膀。

    “還有,前面哪裏有監控錄像”唯一看着前面有監視器的地方。

    “哈哈哈哈,你這性子倒是直接,很合老爺子的胃口啊?”墨老爺子很久沒有看見像唯一這樣有趣的小女娃娃了。

    “你這是上哪裏去”墨老爺子好奇,現在的小年輕除了酒吧和KTV是不是就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了。

    “去廚藝培訓班”唯一很坦率的給墨老爺子說道。

    “哦,這樣乖巧的女娃娃真是不多了,小姑娘家裏人一定很幸福”現在這樣肯去學習做菜的真的不多了。

    “我就是學習甜點,對於其他的廚藝倒不是很在行”唯一覺得,學習甜品的做法那已經很不錯了。

    “有時間你可以找我老伴交流哦,我們老伴嘴巴特別挑,要是她覺得可以,那別人肯定讚不絕口”。

    “好的,老爺爺”唯一笑着答道,不管有沒有那個機會,畢竟那也是人家的好意。

    “走了,老爺爺,我們先過馬路”唯一看着終於到紅燈了,扶着人小心的過馬路。

    “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啊?都不知道怎麼感謝你”墨老爺子真的覺得現在這個時代還有唯一這樣的熱心腸的人真的不多了。

    “區區小事,何足掛齒,老爺爺就不要這樣客氣了,你這樣我更加不好意思了”。

    這點事情總不可能還望着這位老人家的報酬吧?

    “你叫什麼名字?”墨老爺子覺得這要是合適,可以給自己那幾個不聽話的孫子介紹。

    瞧這小姑娘多水靈啊,又討人喜歡,看起來又賞心悅目。

    “好了,老爺爺,你要不要打一個電話給你的家人,我可能要先去前面的公交車站等車,要不然一會兒晚了”唯一也來不及回答。

    把人扶到對面的馬路之後就打算匆匆道別。

    “沒事,你忙你就先去吧?我在這裏等我的老伴呢?”。

    “那就再見,老爺爺”唯一揮手告別,朝着前面急匆匆跑去。

    “對了,你還沒有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墨老爺子這才反應回來,還沒有要聯繫方式啊?

    “老爺爺,我姓沈,你可以叫我唯一”唯一轉過頭,臉上全是開心的笑意。

    看着和自己有一段距離的老人家。

    “拜拜,老爺爺”唯一覺得這一次真的不能再耽擱了。

    說完之後一溜煙朝着自己的方向去。

    而留下墨老爺子一個人,墨老爺子看着唯一的背影,有些出神。

    總覺得沈唯一這個名字在哪裏聽過,可是這一分鐘就是想不起來。

    看着那活力四射的人,墨老爺子搖搖頭,真是青春肆意啊?

    “看什麼”墨奶奶的聲音從旁邊傳了過了。

    “剛剛遇見一個小姑娘,挺有意思的,現在的年輕人,像那樣的真的很少了”。

    墨老爺子感嘆,唯一這孩子的性格他是真的很喜歡啊?

    “能讓老頭子你覺得好的真的不多了,怎麼就不知道把人留下來,讓我看看,家裏不是還有兩個光棍”。

    墨奶奶向來屬於那種物盡其用,人盡其才的,遇見合適的就不要放過啊?

    “人家小姑娘忙着趕車呢?說是去參加廚藝培訓班,這姓氏倒是和老二家那個差不多,都是姓……”墨老爺子說到這裏臉上的笑意就僵硬了。

    “怎麼啦,你倒是說啊?”墨奶奶最不喜歡別人說話只說一半的,真的非常掉人胃口。

    “老二家那個叫什麼來着,這一分鐘腦袋有些轉不過彎來”墨老爺子看着墨奶奶詢問道。

    “姓沈,名唯一,怎麼啦?老頭子,你這是什麼表情”墨奶奶看着自己說完話後表情就一直怪異的老爺子,就有些不理解。

    “真巧,剛剛扶我過馬路的,小姑娘也是叫沈唯一,並且也才二十來歲,長得那叫一個水靈”墨老爺子看着唯一剛剛走過的方向喃喃自語。

    “我就想問一下你爲什麼不把人留下”墨奶奶就不服氣了。

    憑什麼這人把孫媳婦看了,讓她一個人好奇和煎熬。

    “都說,年輕人比較忙,你想見人家,有的是機會”。

    “不過,還別說,這墨御的眼光還是很好的,外面那些傳言都說這位沈小姐那是一個刁鑽和潑辣,以及長得面目全非”。

    “也不知道現在的人爲什麼這樣閒,人家那小姑娘可善良了,剛剛人羣中,就我一個老人家,誰也不願意上來搭一把手”。

    “還是這小姑娘心腸比較好啊?真的,除了年齡小了一點之外,我覺得其他方面都是很好的”。

    墨奶奶聽着墨老爺子一個人在哪裏自顧自的說着,這心裏老不樂意了。

    “真的啊?你都快把人誇上天了”墨奶奶心裏也有一些後悔,剛剛,就應該早一點出來。

    那樣就可以早一點見到她孫媳婦了。

    “這小姑娘我是很喜歡,是真的喜歡,這墨御總算做了一件讓我心情比較愉快的事情了”。

    “走,回家,老婆子,我親自下廚給你做菜”墨老爺子杵着自己的柺杖,自言自語道往自己家車子的方向走去。

    再過去一點,墨家的司機在哪裏等着的。

    墨奶奶看着自家老伴,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就是說風就是雨的。

    “對了,老伴,那一天要不要請人家親家公吃一個飯啊?”墨老爺子還是覺得自己是不是應該去拜訪一下沈嚴了。

    儘快把唯一這件事情定下來。

    “你想什麼呢!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想法,這件事情看看墨御的態度,我們在提上日程”墨奶奶並不是不想去。

    而是早些年也有一些耳聞,這沈唯一和沈家的關係似乎很糟糕啊?

    這要是盲目的去拜訪,弄不清楚事情的始末,到時候肯定大家都會尷尬。

    再說墨御的性格墨奶奶的非常瞭解的,不可能是一個不懂規矩的孩子。

    娶了人家女兒,不可能連上門拜訪都懶得去。

    唯一的原因可能就是這些年沈嚴這個父親可能做的太過了。

    “那就聽老婆子的,走,我們回家”墨老爺子想想也是。

    要是真的是外面傳言那樣,沈嚴確定不值得他親自上門拜訪,因爲他沒有那個資格。

    “嗯”墨奶奶扶着墨老爺子,兩個人朝着一邊走去。

    而唯一這邊,學習了一個多小時,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就是一邊指導的師傅眼睛都不敢從唯一身上移開,就怕她在有什麼突發狀況。

    唯一對此表示也有一些尷尬啊?

    不過,唯一也在自我安慰,這才只是剛剛開始,會越來越好的。

    去完培訓班之後唯一去了商場,畢竟明天是第一天上班,穿衣服也不能和以前一樣隨便。

    在怎麼樣,也得講究一下,最後還是買了比較常見的西裝襯衫和包臀裙,在配上一雙黑色的高跟鞋。

    這也是唯一挑選了大半天才有的結果,要知道,太花哨的她不喜歡,太樸素的也不合適。

    這西裝配裙子雖然在這個年齡穿起來有些老氣,可是,卻是最適合這個場合的,因爲畢竟嚴肅和一本正經。

    買好東西之後唯一直接回到了月亮灣,那個她和墨御的家。

    打開房門,裏面安安靜靜的,一點聲音也沒有,唯一想起來往日的歡聲笑語。

    關上房門之後走到屬於自己的房間,看着那些粉紅色,忍不住好笑。

    放下自己的衣服,一個人倒是很勤快的去開始打掃屋子。

    這是兩個人的家,不應該只有墨御一個人在維護,她沈唯一,也是這個家的主人之一。

    唯一這一打掃下來,等再次看時間都已經差不多十一點了。

    去衛生間洗了一個澡,爬上了牀,拿出自己牀邊櫃子裏的盒子。

    把墨御寫給自己的那些便利貼拿出來,仔細的閱讀。

    而這個時候,墨御的電話也準時的來報道。

    “不好意思啊!老婆,這幾天有些忙,電話來的有些晚”墨御平時都是差不多!十點左右。

    就只有這一次是十一點。

    “沒事,我也纔剛剛收拾好屋子呢?”唯一輕笑,看着那便利貼上霸氣的字跡,心情非常愉快。

    “什麼事情這樣高興啊,老婆”唯一的好心情墨御自然感受到了。

    “老男人,我明天就進入沈氏了”唯一卻說了一個無關痛癢的話題。

    “你爸爸哪裏……”墨御還是有些擔心沈嚴爲會難唯一。

    “沒事,他已經答應讓我進入沈氏,只不過是和沈無雙一起的”唯一說的無所謂。

    其實心裏有些不甘心,爲什麼她付出了這麼多,沈嚴就是看不到她的努力。

    她付出一切,而沈無雙卻只是輕輕鬆鬆。

    “沈嚴哪裏怎麼說?”最好對待兩個人公平一定,要不然墨氏會有更加猛烈的襲擊。

    “職位還沒有定,不過我覺得應該不會太低”這一點唯一完全是相信的。

    一進入沈氏,沈嚴給的位置可以預見是不低的。

    可是相對而言,可能麻煩也是最多的。

    “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可以直接和老公開口,或者找邢雲亦或者南宮錦還有大哥”墨御畢竟沒有在唯一身邊看着。

    就怕這小祖宗這樣極端的性子讓自己受傷,也怕那些人狗急跳牆,不惜玉石俱焚。

    畢竟唯一這一次的目的,墨御可以說不知道但是也可以說是猜得到的。

    唯一那些事情始終埋的太深了,也需要一個發泄的渠道。

    而那些人,也必須要付出代價,那樣才能平息小祖宗心裏的怨恨。

    而墨御不知道的是,唯一能平息唯一心裏怨恨的不過就是那些人過的生不如死。

    讓她們體驗一下自己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日子。

    “對了,到外面什麼事情都要小心謹慎,不管是同事還是朋友,防人之心不可無”。

    墨御忍不住叮囑,就怕這小祖宗傻傻的相信別人,最後被別人捅刀子。

    “我有那麼蠢麼?自然會小心謹慎”比起那些人說的有緣,唯一更相信的是凡事都有目的性。

    “反正一切事情切記小心,別讓別人把自己控制在手裏,老婆,人心叵測”。

    “嗯,好,老男人,我記住了”唯一點點頭。

    最難測的本來就是人心,現在哪有那麼多善良可言。

    “我相信,我老婆是最棒的,一定會很出色的,期待我老婆成爲一個企業家,到時候你負責賺錢養家,我負責貌美如花就好了”。

    墨御忍不住打趣唯一。

    “必須的,到時候給你六宮獨寵”唯一豪氣的說道。

    “那老公就期待着我們企業家的蛻變了,記住,有什麼事情找老公,老公都會爲你解決”。

    “好好好,有人給我接盤,我幹嘛不要,等着你呢?”唯一連忙答應。

    “好了,快去睡覺,明天用最好的精神面貌來面對那些人,讓她們看看我老婆的實力和魅力”。

    “那必須的,我可是靠才華和美貌吃飯的人”唯一表示,自己有些傲嬌了。

    “乖,快去睡覺,我明天再打電話給你”墨御再次催促,可是卻沒有自己自作主張的把電話掛了。

    每一次的電話,他習慣唯一自己先把電話掛了。

    “嗯,好,我記住了”唯一笑嘻嘻的掛了電話,再把自己旁邊的壁燈關了。

    蓋上被子,嘴角勾起,顯然很高興。

    媽媽,那些人欠你的,我都會去要回來的,屬於我們的誰也搶不走。

    段映紅和沈無雙,一個人都不會跑掉,一定要讓她們下地獄,一定的,媽媽,你安心吧?

    唯一現在很好,很好,有個很愛自己的老公以後也會有個幸福的家庭。

    有屬於自己的孩子,自己的事業。

    墨御掛了電話之後並沒有睡覺,而是直接一個電話打到了墨氏公司。

    這個時候,對於墨子芩而言,加班那就得家常便飯。

    看着手機上的號碼,眉頭微挑,這位可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啊?一打電話肯定有事情。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