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32 軍訓的開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32 軍訓的開始字體大小: A+
     

    “永不言敗”唯一覺得是這樣的。

    “回答的倒是有挺好的,就是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樣的覺悟了”陳教官看了唯一她們一眼。

    “好了,接下來,話也不多說了,開始我們的訓練吧,想必以前你們也是接受過訓練的”陳教官走下臺階,漫步在學生的周圍。

    “那麼,最基本的也應該瞭解一些,誰能給我示範一下最基本的站姿和蹲姿”陳教官看着那些大氣都不敢出的人。

    “沈唯一”陳教官喊了一聲。

    “到”唯一反射性的說了一聲。

    “你知道麼,你叔叔在特種部隊那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就是不知道他的侄女,也會不會讓人很意外呢?”。

    陳教官把眼光放在唯一的身上,似笑非笑的說着。

    “我……”唯一看着陳教官,想說自己並沒有接受過任何訓練。

    她高中和大學都是沒有來得及去接受軍訓的。

    陳教官身後的田雲看着唯一欲言又止的模樣。

    “陳教官,即使以前學過那麼一點的,現在都過去這麼久了,忘記了也很正常”。

    “這來就是來學習的,我們好好訓練就行了”田雲看着陳教官,心裏也有些不高興。

    這特麼還沒有開始就已經挑刺了,難怪別人都說野戰部隊這些女的就是一些母老虎,一些死變態。

    “田教官說的對,那麼接下來我們就從最開始的開始訓練吧”陳教官又轉悠到了自己的位置。

    “今天我先教你們最基本的站姿”說完看了田雲一眼。

    “現在,我們就開始吧”。

    唯一看着上面那個女的,簡直不要太頭疼。

    這女的訓練女的,那是最造孽的。

    可是,偏偏就是遇上了,怎麼辦?只能怪自己倒黴。

    接下來就是迎着熱烈的太陽持久性的一直站着,身子都不能動一下。

    ——

    而墨御回到特種部隊以後就一直沒什麼心思訓練。

    廢話,人家妻子在哪裏受罪,他怎麼可能有心思訓練。

    “隊長這是怎麼啦”。

    “不知道”。

    “看樣子,也不像感情不順利啊”。

    “不用說,應該是想小嫂子了,這就是愛情的魅力啊”。

    “你看看當初的老大多麼鐵血的一個人,現在簡直已經找不到當年的影子了”。

    八卦之心,人人都有。

    確實,墨御的確有些煩躁,當初他應該把這個訓練任務接下來的。

    去那個什麼野戰部隊,簡直就在受罪,別人他是有心無力,可是一想着唯一要受這樣的苦,他就覺得自己心裏難受。

    吐了一口氣,現在也不能回去,畢竟這樣唯一的關注點就太大了。

    以後回學校那些人也會指指點點的說,他還是希望他的小妻子有一個安靜和諧的生活環境。

    “集合,開始訓練”墨御朝着後面吼了一聲。

    特種兵們立刻開始站隊,等待指示。

    “武裝負重十公里,開始”說完也不再管他們。

    而那些人動作迅速的拿起自己的裝備,開始負重跑步。

    墨御看着天上越來越大的太陽,心裏是越來越煩躁。

    ——

    整整一個上午,田雲雖然沒表現出來,可是臉色也不是太好看了。

    “陳教官,已經兩個多小時了,是不是應該讓她們休息一下,一會兒就要吃飯了”。

    田雲看着下面那些滿臉汗珠,眼神已經迷離的人,忍不住開口。

    看着唯一,眉頭皺起,這小嫂子身子也不是太好。

    “田隊長是不是有些杞人憂天了,這樣的訓練她們受得了的”陳教官根本不以爲意。

    她們的訓練比這個更加殘酷多了,也不是自己咬牙接受。

    田雲看着下面站的已經快要搖搖欲墜的學生。

    “訓練都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我不認同”。

    轉過頭,“原地休息”朝着那些學生喊了一聲。

    “確實,那就休息吧,不過,我還是希望田隊長把自己的心態放平,這也是鍛鍊她們意志的時候,要知道,這樣的機會以後都不可能會有”。

    “或許你覺得我做的過分,可是,我覺得這樣她們學到的會更多”陳教官依舊堅持自己的立場。

    對於她而言,鐵血纔有新政策,這樣一開始就讓她們放鬆,顯然也不是什麼好事情。

    “我只是覺得凡事都有一個過程,沒有什麼是一步登天的”田雲也不想再和她說話。

    反正怎麼說她都有自己的藉口,那又有什麼好說的。

    下面的唯一感覺自己腿已經站直了,就是蹲下來都很費力。

    林初夏眼神直直的望着上面的田雲,眼裏的神色也不知道是什麼。

    田雲感受到那凝視自己炙熱的目光,轉過頭,看着下面的林初夏。

    現在的林初夏沒有了之前的囂張,臉上全是汗水,臉色蒼白,嘴脣也沒有什麼血色。

    只是眼神就這樣堅定的看着自己,眼裏有些頑強和固執以及對於自己的小怨恨。

    田雲看着周圍都坐下來,可是卻一直站着不肯坐下來的人。

    擡起腳步走了下去,“看什麼,還不快休息”。

    這死丫頭又是哪根筋不對,現在不是耍性子的時候。

    林初夏眼神直直的看着他,嘴脣緊緊的抿在一起。

    “報告,我不累”林初夏身子有些微微的顫抖,可是也固執的不肯坐下去。

    “夏夏,先坐下來,喝一口水”唯一站起來,準備扶着林初夏坐下。

    “不累?你還是覺得在這裏鬧脾氣別人還會縱容你,坐下,休息,命令立刻執行”。

    田雲臉色冷了下了,看着林初夏,簡直想要吃了她。

    現在不坐下來好好休息,一會兒體力會流失的更快,她也會覺得更加痛苦。

    再說迎着這樣熱辣的太陽,這丫頭簡直就是不要命。

    現在這個時候和他鬧什麼脾氣,簡直就是無理取鬧。

    “不累是吧”陳教官走了下來。

    “既然這樣,那就圍繞這個操場在跑個幾百米怎麼樣”陳教官一直都不怎麼喜歡這種鬧脾氣的人。

    “陳教官不用搭理她,一個小孩子而已,剛剛來,難免有些不適應”。

    田雲簡直都快給這姑奶奶跪了。

    “田隊長怎麼時候學會憐香惜玉了,我怎麼不知道”陳教官看着田雲,眼裏有些深意。

    “這只是體恤學員,並無其他關係”田雲覺得,他現在和林初夏真的算不上什麼曖昧關係。

    這件事他就是這樣覺得的。

    “你爲什麼知道,你又不是他的誰,這話說出口不覺得尷尬麼”林初夏不知道怎麼回事。

    聽到陳教官這話就有些不舒服了。

    什麼叫她不知道,你特麼哪裏來的,你怎麼可能知道。

    “小姑娘,嘴巴挺厲害的,一會兒也希望你像現在這樣厲害”陳教官看了她一眼,轉過身回到自己原來的位置。

    “坐下休息”田雲看着林初夏,真的恨不得敲死她。

    這麼就有人這樣作死呢?

    “哼”林初夏冷哼一聲。

    唯一扶着她坐在自己旁邊,拿過自己一邊的水給她喝了一口。

    田雲看了她一眼,轉過身也回到之前的位置。

    陳教官看着下面的那些臉上露出疲憊之色的女學員,臉上沒有絲毫同情。

    在野戰部隊,或許早已經就成了一個習慣,不用去同情別人,你總的適應這裏的節奏。

    “田隊長似乎對我有一些意見”陳教官看着田雲,說話倒也是坦白。

    部隊有一些好處,那就是比較直接,大家都喜歡直來直往的。

    也不屑背後捅人家刀子。

    “陳教官想多了”要說不滿那也不是沒有。

    可是比起不滿,他只是單方面的覺得這訓練的方式有些激進了。

    這些女孩子本來在外面就沒有受過什麼苦,一來部隊就給她們這樣超越她們身體極限的訓練。

    這樣說來,還是有些過分的。

    “田隊長是不是沒有訓練過女學員”陳教官拿起自己旁邊的礦泉水,喝了一口。

    “這方面倒是沒有經驗”往年這樣的訓練他們也不會參加。

    這一次要不是因爲她們隊長不再,可能也不會有他們特種部隊什麼事情。

    “田隊長可能對於女學生有些偏見,依我看,這些人的底子都是極好的,只是需要時間而已”。

    她自己就是女人,女人畢竟是最瞭解女人的。

    女人其實是比較柔弱沒錯,可是往往韌性和吃苦耐勞方面是比男人還要強大的。

    “我只是要求循序漸進的過程,並沒有什麼偏見”。

    “那就好,希望田隊長有什麼話直接就說出來,別埋在心裏,到時候大家鬧出是誤會那都是不好的”。

    陳教官性子有時候是比較讓人不喜歡,可是也還算做的坦蕩。

    而林初夏從下面看就有些不是滋味了,那死麪癱對於她什麼時候這樣和顏悅色了。

    那一次不是咄咄逼人,哪裏像現在這樣,還耐心解釋。

    果然就是人比人,氣死人。

    林初夏水也不喝了,就這樣盯着兩個人。

    “你怎麼啦”唯一看着盯着上面發呆的林初夏,忍不住開口。

    “你看他什麼素質,一看見美女就那副德行,簡直讓人鄙視”林初夏看着田雲的目光,彷彿能把他吃了一樣。

    田雲有有感覺,只是不想再理睬。

    “你的樣子好像一個吃醋的妒婦”顧悠悠喝了一口水,拿出紙巾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汗珠。

    “誰特麼吃醋了,勞資喜歡吃醬油”林初夏立刻大聲的反駁。

    她根本就沒有吃醋,就是有些看不得那個死男人見着美女就和顏悅色的模樣。

    難道她就不是女的,難道她就不美麼?這簡直是對她林初夏赤裸裸的鄙視。

    叔可忍,嬸嬸也不能忍,媽蛋。

    “嘖嘖嘖,你就口是心非吧,總有你想哭泣的時候”。

    顧悠悠搖了搖頭,還是第一次見林初夏這樣反常和傲嬌啊?

    “你知道什麼,什麼叫互相傷害,什麼叫相愛相殺,什麼叫歡喜冤家”。

    白薔薇看着林初夏那副高孔雀一般傲嬌的模樣,簡直不要太好笑。

    “閉嘴,統統給我閉嘴”林初夏看着幾人,急匆匆地說道。

    她纔不會喜歡那個不解風情的死男人。

    可是,她決定了,她還是要一如既往的撩他,總有一天讓他跪下唱征服。

    “有本事讓他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要是不能,請別說話”唯一也看出一點苗頭了。

    “話說,昨天你身上那些……恩……就是……痕跡,不會就是……他吧”這讓唯一想起來昨天看見林初夏脖子上的那些痕跡。

    今天她撲了幾層粉底了,可是還是有很明顯的痕跡。

    只不過因爲訓練的迷彩大衣比較保守,林初夏又一直不肯脖子揚起來。

    所以自然沒有太多人看見,不過,即使看見了,那又怎麼樣。

    大學生了,有自己的私人空間裏,而不是初中時候,牽一個手都覺得會懷孕了。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小一一,我耳朵瞎了,眼睛聾了,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林初夏躲避唯一凝視自己的目光,只是臉頰卻開始不由自主的開始緋紅起來。

    幾人一看見她這副模樣,還有什麼不理解的。

    肯定男主就是那個田雲,這個猜測已經八九不離十了。

    “胡說八道,別亂說我就生氣了”林初夏也許平時是比較開朗的。

    可是如果這種話題在自己身上,還是會覺得有些羞澀。

    “恩,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幾人點了點頭,只是看着林初夏眼裏有些曖昧。

    “起來,開始訓練”還沒有再等幾個人繼續說什麼。

    陳教官那大嗓子又開始傳了過來。

    唯一幾人趕緊站起來,繼續今天的訓練。

    頂着熱辣的陽光,唯一隻覺得汗水都模糊了自己的雙眼,可是卻不敢伸出手指去抹一下。

    那個陳教官犀利的眼神一直穿梭在人羣裏。

    現在唯一更加心疼那個老男人了,媽蛋在這才一天,自己就覺得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

    其實也沒有什麼太難的動作,難就難在難於堅持。

    唯一有時間也忍不住想自己的那個老男人給她說過,他可是二十歲左右踏入軍隊的。

    那時候可能和自己年齡差不多,可是比起這堅持不懈的精神,唯一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太弱雞了。

    這讓她想起來自己在課本上看過的一句話。

    我沒有走過你走的路,沒有體會你所受的苦,所以我沒有資格去評論你怎麼樣。

    時間會去沉澱和證明一切,而我只能保持沉默。

    有時候總覺得那個老男人不理睬自己。

    有時間會埋怨他沒有太多時候陪自己。

    現在想想,都是自己太過矯情,要是這樣訓練一天下來,唯一覺得,可能就是自己也會只想着睡覺。

    而那個老男人卻是每一天早中晚三次問候。

    唯一吸了吸鼻子,墨御,你可知道,我正在走你曾經走的路。

    正在體會你曾經受過的苦,也許很累,但是值得。

    唯一看着其他連隊那些女生一個一個接着倒下去,再看看那些醫務人員把人擡到醫務室。

    太陽沒有休息片刻,人也同樣沒有。

    看着那些中暑的人,唯一現在這一分鐘詭異的覺得好幸福。

    特麼的,終於可以暫時的脫離魔掌了。

    可是羨慕歸羨慕,卻從未想過什麼歪點子逃避。

    畢竟她是沈唯一,她是墨御的妻子。

    一天下來,唯一感覺皮膚曬得黑一點真的不怎麼樣。

    可是自己的腳彷彿都不是自己的了。

    痠疼的走幾步都是難於忍受的。

    看着操場上那些踊躍去吃飯的,唯一和林初夏她們一個扶着一個,走的非常吃力。

    “特麼的,這個老妖婆,簡直不要太折磨人”林初夏開口就是抱怨。

    “感覺就像穿上高跟鞋走了八百里一樣,這感覺簡直不要太酸爽”顧悠悠扶着自己痠疼的腰桿,說的很有感觸。

    “這才只是開始,夥計們”袁寄語倒是還好。

    除了臉色比較潮紅之外,倒是沒有和唯一幾個一樣沒什麼形象彎腰駝背的。

    “這簡直就是人間地獄,真的不知道學校和我們有什麼深仇大恨,非常這樣考覈”。

    林初夏覺得,要是現在出的去,她一定提起自己一米長的大刀,直接殺到校長辦公室追問理由。

    “別磨嘰了,快去吃飯,吃完之後好去休息,別忘了,明天還有呢!”唯一也有些受不了。

    可是她也不會說,說不說都要訓練的,懶得浪費口水。

    可是,還沒有來得及其食堂,在另一邊的拐彎處便見到了田雲。

    “小嫂子,隊長叫我來給你說,他在那邊等你”田雲用眼神給唯一指了一個方向。

    現在畢竟光天化日之下的,還是的注意自己的行爲舉止。

    “謝謝”唯一看了對方所指的地方一眼,連忙道謝。

    “不用,應該的”田雲看着疲憊的唯一,心裏多少還是有些愧疚的。

    不過這小嫂子的身體素質還是不錯的,今天可是暈了不少女孩子。

    可是她們這一羣人,誰也沒有倒下去,還是讓他有些刮目相看。

    “那我先走了,你們回去後好好休息”唯一臉上開始盪漾起笑意。

    連忙打完招呼就迫不及待地朝着那個方向走過去。

    “這樣急匆匆的,又不是很久沒有見面了,至於麼”林初夏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就是有些嫉妒了。

    一個二個的一天沒事就喜歡到處撒狗糧,就不能考慮一下她們這些單身狗的感受。

    每一次看見她們,簡直不要太虐。

    田雲見唯一走了,也準備先去特種部隊看一看。

    “站住”林初夏立刻開口。

    顧悠悠幾人看着這樣的場面,開始覺得自己應該回避一下。

    “你們慢慢說着,我們先走了”顧悠悠說完拉着白薔薇和袁寄語朝着自己宿舍的方向去。

    看來這裏面,除了自己和袁寄語,其他分基本上就有着落了,唉~。

    唯一一路小跑過去,田雲指的方向有些偏僻。

    可是還在一直快步走的唯一卻感覺後面有東西襲來。

    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轉過身就是一腳踢上去。

    可是卻在離那個人還有幾釐米的時候停了下來。

    這就讓那個人抱了一個滿懷。

    “你找死啊,老男人”感受着來自身邊的人身上傳來的溫暖,唯一顯然有些不高興。

    剛剛她是真的準備用力就踢過去z,這老男人也不知道出聲,要是真的傷了他,不是存心讓自己難受麼?

    墨御把唯一一把抱起來,看着唯一被曬的通紅的臉頰,湊過去親了一口。

    “老婆,累不累”特種部隊那邊的訓練他叫田雲去進行。

    而自己,在唯一訓練完之後迫不及待的跑了過來。

    唯一摟着墨御的脖子,“好累”終於可以安靜的訴苦了。

    她以前也沒有這麼軍訓過,所以自然不知道會這樣累。

    現在自己親自嘗試了,自然感觸非常多。

    “辛苦我老婆了,走,老公親自下廚去給你做吃的,安慰一下我老婆”墨御抱着自己的小嬌妻,眼裏沒有了往日的冰冷,全是一腔柔情。

    “嗯,我想吃魚,我想吃蝦”唯一對於這些海鮮都在特別鍾愛的。

    “我老婆想吃的,老公一定會去做,今天怎麼樣,還適應麼”這條路上一般不會有什麼人,更何況還是在吃飯的時候。

    所以墨御膽子很大的,抱着唯一在路上行走着。

    “真好”唯一窩在墨御的懷裏,她就是喜歡這樣的感覺。

    反正只要有這個人在身邊,貌似什麼都不用去管。

    這個總是會非常細心的給她處理好,這樣的感覺真的很好很好。

    “嗯,累了就靠在我懷裏睡一下,到家了我再告訴你”墨御看着唯一臉上的疲憊,也很心疼。

    “要不,明天我給你請假好不好,老公看着你這樣心裏很疼”沒有人會願意選擇讓自己的老婆去受苦。

    更何況對象還是墨御自己盼了很久的心肝老婆。

    這簡直就是拿着刀在挖他的心臟啊!

    “不,我要去”唯一原本閉上的眼睛突然睜開。

    這個部隊她不是以後不來了,相反,可能有時間就回來。

    而那些人在不久之後也會知道她的身份,所以,她不能後退,不能給墨御丟臉。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屬於自己的堅持。

    “可是你這樣很累,老公看着心裏也特別難受”如果見面唯一就要這樣勞累,那麼他寧願兩個人有其他機會再見面。

    不要唯一這樣辛苦,看着唯一那憔悴的臉蛋。

    墨御眉頭皺起,湊過去再次親了一口。

    “小倔強,什麼事情都不懂得認輸”可不就是,唯一性格本來就是比較強勢。

    “嗯,習慣了”至少唯一覺得,有些不該也不能認輸。

    有時候認輸的代價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承受得起的。

    她沈唯一一身驕傲,還從來沒有給任何人認輸過。

    即使是當年那個痛不欲生的日子,她也沒有想過像命運屈服,像段映紅屈服。

    寧願死這也不願意去求人。

    “我老婆很優秀”這是肯定的,唯一雖然說是千金小姐,可是身上卻沒有哪些令人討厭的公主病。

    雖然有時候是囂張跋扈了一點,可是還是非常有分寸的。

    “老婆,你以前是不是學習過武術之類的”唯一之前的那一腳墨御還是記得的。

    不像那種雜亂無章的打法,反而就屬於那種一擊便擊中要害的。

    “學過”對於墨御,唯一很放心,所以只要是他問的。

    她都還不猶豫的選擇回答。

    “哦,學過幾年,有機會讓老公給你更加強化的訓練一下”墨御對於訓練自己的小嬌妻還是非常有興趣的。

    可比訓練特種部隊那些大老爺們有趣多了。

    “好”唯一順從的答應到。

    眼睛慢慢的合上,呼吸也漸漸的平穩下來。

    墨御看着自己剛剛睡去的妻子,聲音也慢慢的小了下來。

    唯一是真的累了。

    回到自己的宿舍之後,墨御把人放在牀上,給她脫掉鞋子,然後蓋上被子。

    才關上自己的門,今天這裏根本什麼都沒有,就是煤氣,那也是沒有的。

    因爲沒有想到唯一回來,然後很多東西都不是很齊全。

    看來,明天得給後勤那些人說一聲,把這些事情先處理了。

    現在墨御最要緊的,還是去炊事班,先把唯一的晚飯解決了。

    炊事班的人看見墨御來了眼裏是掩飾不住的高興。

    “什麼風把你墨大隊長吹來了,不會又是來給自己小嬌妻做巧克力吧”。

    墨御上一次三更半夜來到這裏做巧克力的事情早就傳開了。

    這不,炊事班的班長好不容易纔看見一次人,自然要好好調侃。

    “李班長是不是太閒了,沒有事情做,纔會關心這些芝麻小事”。

    墨御可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直接走進裏面。

    “有沒有蝦和魚”墨御問着身邊的的。

    “自然是有的,這裏除了那些非常稀罕的,什麼沒有”。

    “小王,去給墨隊長把他說得食材取了”李班長轉過頭吩咐另外一個士兵去取了,自己則和墨御攀談起來。

    “你要魚和蝦乾嘛”墨御的飲食習慣他覺得自己還算了解。

    對於魚和蝦並沒有太熱衷啊,這次爲什麼一來就直接點名要這些。

    “是不是你那裏來客人了”除了,這樣不做他想。

    “你問這麼幹什麼,準備好我要的東西就好了”墨御看着人有些鼻子不是鼻子的。

    “兔崽子,你這是和班長說話的態度”李班長看着墨御有些好笑。

    按道理來說,墨御是真的喊他一聲班長。

    因爲以前他也是特別部隊的,只是因爲在一次任務中,把腳傷到了。

    可是他又不願意離開部隊這個大家庭,所以想方設法的還是留在了部隊。

    儘管只是在炊事班,可是他還是很滿足了。

    只要能呆在部隊,對於他而言,那就是最好的歸宿。

    “你不是退休多年”墨御看着自己的這個老班長,心裏是尊敬,可是表面上依舊一派的冷酷。

    “退休就不是你班長了,一天是你的班長,一輩子就是你的班長”李班長拍了墨御一下。

    這小子可是他們老一輩特種兵親自栽培出來的。

    看見他能有如今的高度,也是非常欣慰的。

    “話說,墨御,你這年齡也是老大不小了,就沒有考慮找一個媳婦之類的,老首長就沒有整天唸叨你?”。

    李班長這些年對於墨御的婚姻狀況那也是非常關心的。

    他都親自介紹幾回了,可是墨御總有藉口推脫。

    “有着落了,爺爺自然不急”現在媳婦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墨老爺子自然鬆一口氣了。

    “哎喲,才一段時間沒見?你就把人生大事搞定了”李班長這下還是有些不相信。

    他也不過纔是回家休假幾天而已啊,爲什麼一回來好像什麼事情都完美的落幕了。

    “你不會是騙我們的吧,這動作賊快呀”李班長感覺自己受到了驚嚇。

    “我騙你們,我敢騙老爺子麼?”墨御的爺爺要是生氣起來,可不會管你是多少歲亦或者是什麼人。

    拿起自己的柺杖照樣打,這種事情也不是沒有體驗過。

    “對方幹什麼的”李班長好奇了,十年都沒有辦成功的事情。

    墨御這一休假就成功的脫離了單身貴族,還是有些不可思議啊?

    “幹什麼的,金融”墨御還是沒有打算說自己老婆還是一個學生,可是唯一確實也是一個學金融的。

    “不錯呀!學金融的都特別會持家”因爲這方面的對於錢多少都很敏感。

    “確實有些敏感”墨御現在所有的身家都在唯一哪裏。

    “你怎麼找到人家的,這麼快就把婚事定下來了,對方能接受你這樣的速度?”。

    “不能接受”墨御也如實回答。

    “那你……”。

    “最後還是成功了”過程不重要,重要得是結果。

    “厲害了,大兄弟”李班長看了墨御一眼,直接伸出手指點贊。

    “能不能快一點,我很忙,爲什麼我要的食材還沒有來”墨御有些不耐煩了。

    這唯一可還在那裏等着呢?

    “急什麼,你又不差這段時間”李班長看着這樣風風火火的人,搖了搖頭。

    “我還有事情需要處理”可不,接下來就可以好好陪陪唯一了。

    “來了,來了,首長,你的魚和蝦”一個士兵拿着口袋急忙跑過來,連聲回答道。

    “給我”墨御接過他手裏的袋子,拿出魚就開始處理起來。

    李班長看着那現在特別賢惠的人,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聽別人說和自己親眼看見那完全就是兩個概念。

    “要不要我找人給你處理”李班長看着墨御開口說到。

    “不用,我自己來”唯一喜歡的,自然得親自來。

    畢竟給自己喜歡的人做吃的,那也是一種樂趣。

    ——

    “姑奶奶,你就放過我吧”田雲真的無奈了。

    看着周圍,空無一人,就怕這姑奶奶衝動,上一次差一點就剎不住車了。

    這要是擦槍走火,那就不是一個人的事情了。

    也不知道爲什麼這姑奶奶臉皮這樣厚。

    “就不,你沒看出來我特別寵你麼,要知道,其他人可沒有這個福氣”。

    林初夏看着田雲臉上的苦逼,自己心裏就越發高興。

    “求你放過我了行不行”他田雲目前爲止還真的沒有求過人麼?

    這還是第一次這樣逼不得已求人。

    “放過你什麼,我怎麼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林初夏走上前,一直走到田雲的面前。

    “離我遠一點”田雲立刻後退一步,爲了避免昨晚那樣的事情發生。

    “你怕什麼,我又不會吃人”林初夏眨着大眼睛,有些無辜。

    “姑奶奶,要是沒什麼事情那我就先走了”和林初夏在一起,簡直就是太危險了。

    這樣的事情自己還是儘早脫身的好,免得惹禍上身。

    “走什麼”林初夏攔住田雲。

    “你今天看樣子和那個什麼陳教官說的很開心啊!我很好奇,你們到底再說什麼”。

    林初夏提起了今天最令自己不舒服一幕。

    提起來火氣就有些大,忍不住質問田雲。

    “同學,那是我的私事,我想我沒有理由告訴你對吧?”田雲不打算說出來。

    其實他不明白,這件事情有什麼好追問的,一點價值都沒有。

    可是在他眼裏沒有價值的,在別人看來,那就是很有必要了。

    “我就在想知道而已,我看你們說的很開心啊?”林初夏想起白天那一幕,真是怎麼想怎麼不開心啊?

    她不開心了,自然會想辦法來折騰這榆木疙瘩。

    “什麼都沒說”說的也只是一些關於她們訓練的,這些有什麼好對林初夏說的。

    “你就那麼喜歡維護她”就是她說的話也不肯說給自己聽。

    林初夏這一分鐘更加心裏不舒服了。

    “我誰也沒有維護”說起來有時候田雲的智商也很令人着急的。

    “你就是維護她,死木頭啊?原來你也會憐香惜玉,也懂得什麼叫風情啊”林初夏每說一句就往前一步。

    田雲也就退後一步。

    “說,你們什麼關係”林初夏覺得自己心裏有點酸。

    伸出自己的手指指着田雲的胸部。

    “我們什麼關係都沒有,小姐,能不能放過我,我真的還以事情啊”田雲簡直快要欲哭無淚了。

    現在唯一來了,墨御自然什麼事情都叫給他。

    可是,這姑奶奶能不能配合一定,放過自己啊?

    “不行,今天不把事情說清楚了,不準走”林初夏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這樣任性。

    她是真的不舒服田雲和陳教官站在一起有說有笑的一幕。

    那一幕直到現在還刺激着她的神經。

    “我們什麼關係都沒有,純潔的戰友關係,你問着這個做什麼”田雲一口氣說出來。

    他也覺得自己簡直有病,爲什麼要和這個黃毛丫頭解釋,這不是越描越黑麼?

    “除此之外,是不是真的什麼關係也沒有”林初夏也不再咄咄逼人,只是語氣裏還是有些懷疑。

    “真的什麼關係都沒有”要知道這野戰部隊那些女人個個都是如狼似虎的死變態啊?

    他爲什麼要和自己回不去非得找一個回家受虐呢?

    “你沒發現那個陳教官其實身材很好麼,前凸後翹的”。

    “那關我什麼事啊”身材再好,又不是自己的。

    “話說,你不是自稱36D的小仙女麼,還會在意別人的身材好不好”田雲拿這位祖宗也是沒辦法了。

    “那性質不一樣好不好”聽見田雲剛纔的回答,林初夏不得不說,自己爽到了。

    “同學,那我可以走了麼”田雲也不知道林初夏到底什麼毛病。

    把他堵在這裏,就是問一下無關緊要的問題。

    “可以啊”問完自己想要的事情的答案,林初夏很爽快的讓路。

    “那我先走了,自己去吃飯,然後晚上用熱水泡一下腳,早點休息”田雲看了林初夏一眼。

    “自己別總是想着作死,在這裏呈英雄簡直就是傻叉,明白麼?”。

    “該怎麼樣就怎麼樣,按部就班的來”田雲忍不住叮囑這個總是不怕死的。

    “吧唧”一口,林初夏不知道爲什麼,很自然就親了上去。

    結果,兩個人同時愣住了。

    “咳咳咳”田雲忍不住咳嗽起來,他就是知道。

    “除了我爸爸和那個騷貨之外,你是最關心我的一個人了”不得不說,林初夏有時候還是很單純的。

    只是表達的方式讓人覺得不能接受而已。

    “謝謝你”林初夏低下頭有些不好意思。

    感覺來自田雲山關心和其他人不一樣,反正就是很舒服。

    田雲看着這個一秒鐘變得乖巧聽話的人嘴角也勾起笑意。

    其實林初夏不潑辣的時候,還是很安靜的一個姑娘。

    只是可能性格有些太過於開朗或者活潑,就顯得她安靜的時候太少了。

    “不謝,快去吃飯”晚一點可是連洗碗水都沒有了。

    “嗯”林初夏點頭。

    這算是兩個人第一次的和平共處了,林初夏並不討厭,田雲也覺得還可以。

    ——。

    墨御把飯菜最好來到自己的宿舍的時候,唯一睡得很沉。

    墨御看了一眼時間,還是決定先把人叫醒。

    要不然睡多了,晚上就得失眠了。

    “小祖宗,起牀”墨御放下手裏的飯菜,走到牀邊,開始叫人。

    “小祖宗,快點起來找我們吃完飯再繼續睡覺”墨御輕輕的搖了一下唯一。

    唯一感覺到來自外界的聲音,也開始睜開朦朧的眼睛。

    “唔,不想起”唯一伸出雙手。

    墨御很自然的把她抱起來,直接就往飯桌那邊去。

    “我好累,我好想睡覺,可不可以繼續睡覺”唯一現在對於吃的沒怎麼要求。

    唯一就是想睡覺。

    她真的特別困啊,就像走了八百里一樣,身體就像快要散架了一樣。

    “吃完東西在睡覺,不急於一時”墨御覺得,就是在怎麼累,也得先把東西吃了,就是睡覺,那也纔有力氣。

    ------題外話------

    持續撒狗糧中,哈哈哈哈哈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