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28 前往部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28 前往部隊字體大小: A+
     

    “那個老頭子話說也有大半年沒有見面了,要不是有一個班長,我都覺得自己是沒人要的野孩子了”。

    對於自己的那位班主任老師,林初夏印象也不是特別深刻。

    唯一記得的就是剛剛來讀大學的時候開過一次班會。

    接下來所有的事物都是班長一個人在主持了。

    “走吧,去看看,這位到底有什麼事情,這樣着急”顧悠悠穿好衣服連忙下牀洗漱。

    “最好是有大事情,不然拆了他那把老骨頭”白薔薇也有些咬牙切齒。

    不過,無論哪一個人,大清早的就被人強行叫醒,可是也不會開心到哪裏去。

    畢竟現在是週末,週末啊?

    “還磨嘰什麼,快點,你沒有看見班羣裏面的通知麼,遲到就扣學分啊”唯一看着那抱怨的幾人也是無語。

    “好好好”幾人連忙回答,可是暗地裏卻是忍不住翻白眼。

    其他人的話還好說,這沈唯一什麼時候有學分這種東西。

    早就被你自己逃課逃完了。

    幾人穿戴好之後風風火火的來到教室,看着人都差不多來齊了。

    還有講臺上那個小老頭。

    “小一一,快來這裏,坐在這裏”鄭少鴻早就來了,也給她們霸佔了位置。

    “怎麼這樣着急,有沒有透露到底是什麼事情”唯一走上前,喘着粗氣問道。

    “這個還不知道,這件事情還沒有傳出來,根本沒法打聽”鄭少鴻要看搖頭。

    “還有你騷貨打聽不到的東西,那還真是稀奇了”這可是在學校自稱小靈通,什麼都知道。

    “聽說是給學生搞什麼體訓吧,目前只知道這一點”鄭少鴻也很無奈,聳了聳肩,表示無奈。

    “就我們,還體訓,別逗我了”唯一明顯的不相信。

    “就我們這樣的還體訓的起來,能不能不要這樣折騰人”。

    林初夏開始抱怨,現在外面那天氣,會死人的。

    “在什麼地方體訓,我們學校可沒有場地”顧悠悠也跟着問道。

    “肯定不是我們學校的場地,據說是聯繫了什麼部隊”鄭少鴻看白癡似的看了顧悠悠一眼。

    “部隊”唯一幾人聲音提高。

    特別是唯一,眼裏全是激動,一把揪過鄭少鴻的衣服領口,“說,快說,到底在哪裏”。

    部隊,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她心裏想去的那個部隊。

    “哎呀,討厭,不要這樣,人家害羞,人家還是純情小處男,你這樣主動,怎麼對人家,心裏難道就沒有過意不去”。

    可是鄭少鴻卻開始犯二,唯一看着他那張娃娃臉上欲語還羞的樣子,恨不得給他兩巴掌。

    能不能別再關鍵時候掉鏈子,會被打的。

    “啊”驚叫聲響起,果然,唯一拿起旁邊的一本書就給他打了過去。

    這騷貨,幾個月不見,得瑟上了,敢和她賣關子。

    “小一一,饒命,這一次我是真的不知道了,A市的部隊劃分也很多啊,我怎麼可能知道去哪裏”。

    鄭少鴻抱着自己的腦袋,趕緊求饒。

    “這不是犯賤麼,討打”林初夏並沒有打算幫忙。

    現在小一一正是和那個老男人關係濃烈的時候。

    又苦於分別兩邊,現在聽說了這一點,心裏難免有些僥倖。

    現在這樣掉她胃口,她不打你打誰。

    所以說,自作孽不可活。

    “好了,好了,同學們,安靜”幾人還在下面打鬧,班主任老師卻開始發話了。

    對於下面其他還在的打鬧的人也沒有打算搭理,都是成年人,都有控制自己思想的能力。

    一般情況下,能自己處理好。

    “仔細你的皮子”唯一也不再鬧了,轉過頭,看着黑板上的人,眼裏有着期待。

    講真的,她現在很想那個老男人了。

    想着有人寵着哄着疼愛着的樣子,再看看現在自己。

    簡直就是孤家寡人。

    “同學們,安靜”看着下面還在有人竊竊私語,班主任開口。

    唯一看着周圍那些完全不在乎講臺上講怎麼樣的人,眉頭皺起。

    “全部安靜,要說什麼開完會再說,都給我安靜一點”唯一現在的聲音有些清冷。

    一邊說一遍掃視着那些還在說話的人。

    那些人看見唯一投注過來的目光,紛紛低下頭。

    這小霸王她們還是有些不敢招惹的。

    唯一的話說完,教室裏也安靜一片,班主任看了他一眼,隨即開始自己的正文。

    “想必大家也都在猜測我這次回來有什麼事情,沒錯,下鄉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完,可是我接到了學校的緊急通知”。

    “你們大家也都是臨近期末了,考試也都在陸陸續續的進行,大家想必都是成績優秀的,這一點學校從來沒有懷疑過”。

    “噗”林初夏和顧悠悠忍不住噴了,什麼叫都是非常優秀的。

    她們出去之後都不敢說自己什麼學校的了。

    班主任也沒有管她們,自顧自的說着。

    “既然優秀,那也是方方面面的問題,光是理論的不夠的”。

    “從一個好的角度來說,一個成功的人……”。

    下面的唯一看着那講臺上的老頭子,拳頭捏的咯吱咯吱響。

    這特麼能不能安靜的說重點啊,說一大堆廢話,中心呢!主題呢?

    “老師,學校到底有什麼決定,我們能直奔主題麼”林初夏受不了了。

    “校方的絕對就是,你們不但要有優秀的成績,還要有強健的體格”班導看了林初夏一眼。

    “所以”林初夏挑眉。

    “所以學校決定了,也和部隊那邊溝通了一下,讓你們身體得到鍛鍊的同時,也瞭解一下國防知識”。

    “所以,已經和XX部隊商量了,接下來對你們進行爲期半個月的訓練”。

    班導話說完成功的看着下面有些人臉上的難看之色。

    “同學們也不要灰心,人生都是在不斷學習的,要知道,去部隊學習,那是多麼難得的機會,你們要好好珍惜”。

    “老師是不是覺得我們活得太頹廢了,這樣來一出”顧悠悠問着旁邊的林初夏。

    “我怎麼知道,我有點不想去,這特麼曬幾天下來,比挖煤的還慘”林初夏臉上苦巴巴的。

    就只有唯一一個人,眼神直直的看着班主任,突然就站了起來。

    “班主任,你說的可是XX集團軍XX部隊”唯一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她要是沒有記錯,她老男人就是在哪裏服役。

    就是不知道在那個崗位。

    幸福來的太突然,讓她有些措手不及。

    “對的,就是那裏”班主任再一次肯定的回答。

    “啊,YES,真的麼”唯一的語氣裏全是激動,臉上很驚訝。

    “你怎麼啦”班主任看着自己的同學忍不住開口問道。

    這不會神經錯亂了吧,其他同學臉上表情都不這麼好,就只有這一位,激動成這樣。

    “啊,老師,我也覺得我們應該多加鍛鍊,加強國防知識”唯一咬着嘴脣。

    想着就快要見着那個老男人了,這心裏簡直不願太激動。

    “沈同學覺悟很好,你們大家要多向她學習,年輕人,有活力一點,你看看你們,活得多麼頹廢”班導看着唯一臉上有着滿意。

    “謝謝老師”唯一說完坐了下來。

    想着那個老男人,既然現在他沒有批到探親假條。

    那麼,她就自己去部隊,山不來救我,我就去救山,簡直不要太美好。

    “不會真的是你老公所在的部隊吧,笑成這傻樣”林初夏眼裏全是鄙視。

    “看她這個樣子八九不離十,嘖嘖嘖,現在可以轉移一個場地繼續秀恩愛了”顧悠悠開始感嘆。

    “你男朋友在哪裏?居然還是一個軍人”鄭少鴻表示,自己被驚訝到了。

    “對呀,就是軍人”唯一臉上全是笑意。

    “小一一,說實話,你一直不喜歡我是不是就是因爲我不夠強壯,沒有八塊腹肌,沒有馬甲線”鄭少鴻一本正經的問道。

    “你和他這樣好,我何年何月纔有接盤的機會”。

    “騷貨,相信我,你需要的不是一個你愛的,你需要的是一個可以保護你的”唯一看着他那纖瘦的身體,鄭重的說道。

    “看來我已經不是你的狗子了”鄭少鴻依舊嬉皮笑臉。

    反正平時也是和唯一這樣開玩笑的,這麼多年下來,這已經是一個相處方式了。

    “你什麼時候是我家的,我有我家二狗子,要你幹嘛”。

    “我會暖牀,會撒嬌,會喊略略略,會嬌喘,你家那位會嘛”鄭少鴻說的很自豪。

    “噗,騷貨,別再騷了”林初夏首先忍不住。

    她有些不能想象唯一家哪位高大威猛的男人撒嬌和嬌喘是什麼樣子的。

    她原諒她想象不出來,亦或者,畫面太美,不忍直視,連腦補都是錯誤的。

    “滾,別在讓我看見你”唯一一本書砸了回去。

    “我錯了,老大,這不是炫耀一下自己的資本麼?免得你們以爲我什麼都不會”。

    鄭少鴻連忙用手擋住自己的臉。

    “你還知道要臉”唯一直接氣笑了。

    “一直都在,從未遠離”。

    唯一:“……”這種人早晚會被壓。

    “好了,同學們,現在好好去準備,還有時間,明天早上八點,我們校門口集合”班主任說完拿着自己的公文包走了。

    他一走教師裏又開始炸開鍋了。

    A同學:“你說爲什麼要我們去部隊那樣的地方集訓啊,這不是要我們半條命”。

    B同學:“平時體育課上的八百米都要讓我覺得心疼的不能呼吸”。

    C同學:“這是不是學校變相的報復,這絕對是報復”。

    D同學:“當年一個星期的軍訓,讓我半年都不認識自己”。

    唯一聽着周圍那些人嘴裏的抱怨,並沒有多大感受。

    高中她只是軍訓過一天,大學直接就是沒來,所以她根本不能體會那種感覺。

    “小一一,真的會死的,半個月,當初大一的時候哪一個星期,讓我覺得比活在地獄裏還有煎熬”。

    林初夏想起來當年軍訓的日子,那簡直就是一把辛酸淚啊?

    “這就是衝動的懲罰,可是就是平時我們太高調了,校長都看不下去了”顧悠悠也是滿臉苦逼。

    真的有點不想去怎麼辦?

    “你怎麼不說話,寄語,來表達一下自己的不滿”林初夏撞了一下自己身邊的袁寄語。

    “這無所謂啊,反正這也是難的的一種體驗,以後都沒有這個機會了”。

    其是袁寄語也想去看看,那個神聖的地方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小一一,你受得了麼”鄭少鴻看着嬌小的唯一,想着接下來要去的地方,有些擔心。

    “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唯一看他一眼,自己都難保了,還有時間擔憂她。

    “人家小一一現在心裏吃着蜜餞,不知道多高興”林初夏看着唯一,鼓了鼓腮幫子。

    “走吧,與其在這裏埋怨,還是去準備自己需要的東西,到時候免得吃虧的還是自己”唯一率先自己走出教室。

    心裏還是很激動怎麼辦,看了看外面,現在老男人可以在訓練。

    再說也不能現在告訴他,到時候給他一個驚喜。

    唯一嘴角揚起,難掩自己的好心情。

    “不就是一個猛男而已,你看看你什麼樣子,我這個花樣美男在你眼前多少年來,你就是視而不見”。

    鄭少鴻表示,自己真的非常不喜歡那些肌肉男,一點美感都沒有。

    唯一看了鄭少鴻一眼,看着那娃娃臉上豐富的動作,“哥們,你太受了”。

    說完轉身走了。

    鄭少鴻:“……”他覺得自己身材不錯,並不瘦。

    “嘖嘖嘖,你這腦袋啊”林初夏一看鄭少鴻瞅着自己的身材,就有些不忍直視了。

    二貨啊二貨,此受非彼“瘦”啊,這腦回路這麼就這麼令人着急呢!

    “就你知道的多,油菜花”鄭少鴻看着林初夏盯着自己那眼神,怎麼看怎麼怪異。

    “騷貨,走吧”林初夏也懶得和他計較。

    ——

    XX特種部隊。

    “一二一,一二一”響亮的聲音不停的重複着。

    墨御把雙手背到後面,看着那下面在泥潭裏做着俯臥撐的士兵。

    太陽熱烈的照射下,他們臉上的泥已經幹了,配上畫上的迷彩,倒是有些詭異和諧。

    “老大,司令員的電話”還在訓練士兵的墨御看着那後面跑過來焦急的田雲。

    “你給我看着這些兔崽子,給我往死裏訓”墨御看了下面的士兵們一眼,轉過頭大步朝着一邊的屋子走去。

    “副隊長,我們是不是哪裏得罪隊長了,爲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們啊”一個士兵苦巴巴的問道。

    “對呀,對呀,感覺像吃了火藥一般”他們不是抱怨,只是好奇。

    這些訓練現在對於他們來說,那根本就是家常便飯,不值一提。

    只是這墨御自從休假回來以後,這脾氣就變得更加怪異和冷酷了。

    “是不是家裏催婚了”一個士兵小心翼翼地問出口。

    “我看不是,老大被催婚不是這個樣子的”墨御現在的樣子給他們的感覺就是沒有被滿足。

    “少說話,多做事,小心你們的皮子”田雲看着下面那些人,有些好笑。

    “是,副隊長”田雲一發話,這些人也不再盤問。

    房間裏。

    “你說什麼,司令員,我沒有聽錯吧”墨御握着電話大聲的問道。

    “他們學校了進行集訓,怎麼都和我們特別部隊一點關係也沒有吧”。

    他們特種部隊又不是什麼大閒人,憑什麼要他去接人,面子會不會給的太大了。

    “不行,我不同意,現在正是緊張的時候,訓練都是加倍的進行,我不同意花費這個時間去和那些小孩子周旋”。

    墨御就有些不理解了,往年也會有一些學生來訓練。

    可是那都不是他們特種部隊親自迎接啊。

    今年只是什麼來頭,居然是司令員親自下令讓他去迎接。

    “我不管怎麼樣,這件事情沒得商量,我沒時間”說完墨御就掛了電話了。

    這就導致了未來一段時間,本來和唯一有很多相處時間的。

    就是被他自己折騰的沒有的。

    電話那邊,鍾勳看着自己被掛斷的電話,有些哭笑不得。

    他這是特意通知他的,他難道不知道這華嵐來的人裏面就有他的小嬌妻麼。

    還是這副不理不睬的樣子,鍾勳想了一下,還是沒有直接說。

    這就得讓他吃一頓苦頭,免得由着自己的脾氣來。

    反正半個月,怎麼都有見面的時間的,就是多一點的少一點。

    掛斷電話之後,墨御就走了出來,“田雲,明天交代給你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隊長,你吩咐”田雲立刻回答。

    “明天野戰部隊的那個什麼隊長有事情需要緊急處理,然後,由她們接手的不知道那個學校的學生即將來哪裏訓練”。

    “然後,明天你去迎接一下那些學生,就代表我們特種部隊了”。

    墨御想着就覺得奇怪,爲什麼這些學生要到那個野戰部隊去。

    哪裏的教官不說別的,手段還是有的,肯定讓他們脫一層皮。

    “啊,隊長,那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啊”田雲有些傻眼。

    “現在她們正處於青春飛揚的年齡,很多東西都不懂,現在這些學生,價值觀和人生觀什麼的都非常不明確”。

    “整日無所事事,沒有吃苦耐勞的精神,所以司令員說,教授別人國防知識,培養下一代那是每一個軍人的職責”。

    墨御想着剛剛司令員在電話裏說的話,也一字一句說了出來。

    “是,隊長,保證完成任務”不就是傳授知識,吃苦耐勞麼,小意思。

    要其他的沒有,要鍛鍊這種吃苦耐勞的精神,來部隊也算是來對了地方了。

    可是田雲卻不知道,這確是另一段“孽緣”開始。

    “嗯,繼續訓練”墨御看着下來豎起耳朵關注上面的消息的人沉聲說道。

    “一二一,一二一”那些士兵趕緊繼續在泥潭裏做着俯臥撐。

    ——

    而唯一這邊。

    “臥槽,這出門一次簡直就是像搬家一樣,太累了”林初夏收拾着自己的行李,嘴裏還在抱怨。

    唯一看着那快要到自己腰部的行李箱,有些無語。

    “我們只是出去半個月,沒這樣什麼都搬走對吧”唯一看着自己的行李箱就非常滿意。

    她是一個不喜歡麻煩的人,東西也是簡單的收拾一下就好了。

    “不行,這些都還不夠,我要去買防曬霜和隔離液”林初夏想着外面三十多度的太陽,簡直不能太心酸。

    “你要不要這樣矯情,要是真的訓練,你覺得你還能用這些東西”顧悠悠收拾着自己的東西。

    看着那在一邊大呼小叫的人有些受不了了。

    這特麼是去吃苦耐勞,不是去旅遊,真以爲帶什麼都可以完全用得上。

    那就錯了,部隊那樣的地方,顧悠悠不說自己全部瞭解,可是想着自己大一時軍訓的模樣。

    現在心裏還是顫抖的,這一次也不知道去哪裏訓練。

    更不知道校長那根筋不對,偏要幹這樣的事情。

    “我不,不管用不用,好歹心裏有一個安慰,走,陪我出去”林初夏拉起顧悠悠的手指。

    “我不去”顧悠悠看着外面的大太陽,心裏也是不喜歡的。

    “走了”一個人真的特別無聊。

    “不去”打死也不去。

    “一盒巧克力”林初夏看着顧悠悠拿出殺手鐗。

    “大家同學之間,別說那些,走吧,女孩子都是愛美的”顧悠悠反倒拉着林初夏走了。

    “等等我,我牙膏用完了,也需要購買,還有一些其他東西”袁寄語站了起來,也跟着走出去了。

    唯一收拾好自己的東西以後,便坐在一邊,拿起手機,臉上有些猶豫。

    “小一一”白薔薇看着唯一,雖然依舊低下頭收拾自己的東西,可是還是想問一下。

    “嗯,怎麼啦”唯一擡起頭看着白薔薇。

    “你家哪裏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白薔薇想了一下,婉轉開口。

    “還可以啊,現在哪裏基本上已經穩定了”前段時間唯一已經把資金打過去。

    要是沈嚴還不能穩定那塊地皮,那他就真的廢了。

    “我聽說,你之前打算和任尹合作”白薔薇收拾好東西,站起來,坐在唯一的旁邊。

    兩個人很久沒有這樣安靜下來坐在一起好好聊天了。

    唯一聽見她說的話,不用想她就是知道,某些人有給白薔薇訴苦了。

    “並沒有,我從沒有和他合作的打算,倒是他,在沈氏那樣危機的時候,到底再打什麼注意,可是隻有他自己知道了”。

    唯一沒有再看白薔薇,其實她覺得她和她也算是從小到大的朋友了。

    既然瞭解她,又何必再把這些事情問出口,那不是傷感情麼?

    “小一一,我沒別的意思,因爲最近任尹的處境真的非常尷尬”想起任家和任家公司那些人。

    白薔薇對於任尹還是止不住的心疼,明明是正室所出,卻過得還不如一個小三的孩子。

    “你想說什麼”唯一放下手機,直直的盯着白薔薇。

    “任尹說,他這次的企劃案出了很大的問題”。

    “出了問題就來找我,他怎麼就不檢討一下自己是不是哪裏做得不對,哪裏有漏洞”。

    唯一覺得,這簡直就是神經病。

    “不是那樣的,小一一,你知道的,任尹不是那樣的人”白薔薇連忙解釋,可是卻是給任尹解釋。

    “別解釋那麼多,我不想聽,任氏集團的事情我並不是很瞭解,只是爲什麼我不和他合作?”唯一停頓了一下。

    “一個人品道德有問題的人,我憑什麼要和他在一起擔風險”。

    任尹那樣的人,做的不好也就罷了,要是做的好,那麼野心可能就崩不住了。

    “他不是那樣的人,小一一,你對他偏見太深了”白薔薇依舊堅持自己的立場。

    “偏見太深”唯一看着白薔薇,眼裏有着嘲笑。

    “他任尹給我挖的坑還少吧,叫他把心思歇一歇,我這人脾氣不好,手段也不認人”。

    “到時候別又在來和你說我的是非”唯一覺得白薔薇就是一個豬腦子。

    “他沒有給我說過你的壞話,就是有時候生氣嘀咕兩句”。

    “好了,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了”唯一覺得在爭論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的。

    白薔薇覺得任尹好,他非常好。

    “小一一,你聽我說”可是白薔薇卻不打算停止。

    “你想說什麼”看着白薔薇眼裏的期盼,唯一覺得自己該死的有心軟了。

    “任尹初期有成立公司的打算”白薔薇看了唯一一眼,見她還算平靜。

    “然後呢?”唯一比較想知道接下來他到底想怎麼樣。

    “然後如果你那裏有什麼好的項目的話,小一一,可以不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給他試試,任尹真的非常有才華”。

    白薔薇拉着唯一的手,眼裏有着期待。

    “呵呵呵,傻,真是傻”唯一也不知道該怎麼接下這話。

    不答應傷面子,答應了,自己又不舒服。

    “小一一,算我請求你”白薔薇也不是傻的。

    唯一肯定會想方設法的進入沈氏,現在就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現在先把事情說話,免得到時候唯一可能又有藉口推託了。

    要知道,唯一是真的不喜歡任尹。

    “好,我答應了,以後要是我們在工作上有什麼交集,我會盡量把心態放平”唯一覺得話說到這裏也是夠了。

    “他如果有能力有才華,我覺得機會多得是”要是沒有,那就不要怪她。

    “謝謝小一一”沈氏比起她們這幾家都還算規模比較大的。

    只要唯一肯幫助,那麼任尹哪裏機會就比較多了。

    “嗯”唯一看着因爲一點點事情笑得開懷的某人,搖了搖頭。

    孽緣,就是孽緣,這貨早晚栽在任尹那個黑心人手裏。

    緣分這種東西,有時候真的害人不淺。

    等袁寄語幾人回來的時候,那就比較熱鬧了。

    “我說你這人煩不煩,你跟着我們做什麼”林初夏看着跟着自己提着飯菜的墨柳真的有些煩躁。

    “我跟着你?我去唯一的房間,我跟着你幹嘛,簡直有病”墨柳有些不屑。

    “你這人真的很奇怪,大家不過才見過幾次面而已,你就這樣熱情,讓我都懷疑你是不是有什麼目的了”。

    “我送飯”墨柳示意林初夏看着自己手上的東西。

    “不稀罕,快走,看見你就不舒服”林初夏看着墨柳,心裏真的特別想掐死。

    幾人還沒有進門,聲音便傳了進來。

    唯一站起來打開門看着那還在爭吵的兩個人。

    “你們打算就一直在外面”唯一滿臉黑線,這層樓的那些人都探出頭開始看好戲了。

    “小一一,快過來,吃晚餐,我怕你餓了,特意送過來的”墨柳一把就擠進去了。

    就像在自己家一樣,把飯菜放在一邊的桌子上。

    “你怎麼會來這裏”唯一疑惑了,居然還找到了她的寢室,簡直太有心了。

    “當然是問人的,畢竟小一一是很出名的”墨柳走過去摟着小一一的肩膀,臉上全是笑意。

    “沒事的,學校裏的飯菜還湊合,你沒有必要這樣辛苦”唯一看着那爲自己帶過來的飯菜。

    “唉,這功我可不敢邀,這可是墨先生親自要求的”墨柳也算有良心,把功勞都推給了自己的哥哥。

    “你和那個老男人到底什麼關係,這樣親密,要不然也不會什麼時間都請你送飯吧”林初夏看着墨柳,又開始挑刺。

    “關係很複雜”墨柳瞪了林初夏一眼。

    “你認識我家老男人”唯一這下有些好奇了。

    不過她並沒有誤會,看着眼前這位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人。

    不管哪一方面,看起來或者相處起來都是特別舒服的。

    儘管有些地方非常神祕,可是唯一覺得,這人和墨御,絕對不會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

    “那是,墨御可是我哥哥的同學,我們認識很多年了”墨柳又開始編。

    “我哥哥的和他在一個部隊”部隊她的哥哥多了去了。

    比她大的都是哥,所以這不算假話。

    “是嘛,難怪”這也就說的通了,爲什麼墨御會打電話給這位叫她給自己送飯吃。

    想着這位的哥哥和自己老公在一個部隊,唯一對於她也有了幾分親切。

    “有什麼證據,空口說白話誰都會”林初夏就是不相信。

    “等着”墨柳拿出自己的手機,進入自己的空間,在相冊裏看找和那些人的合照。

    “看,仔細看”墨柳把相片拿到林初夏面前。

    “哪一個是你哥哥”林初夏看着那一排整整齊齊的軍人。

    其實一些還是軍人和這女人的合照,也由不得她不相信。

    “這個”墨柳隨便指了一個,她就不相信她們會去特種部隊確認。

    “是親兄妹,看出來了”可不,長得一樣黑。

    “這是不是小一一老公的”墨柳翻一張墨御的照片,給唯一看。

    唯一看着那在陽光下穿着一身軍裝,嚴肅冷酷的人,心裏發軟,鼻子發算。

    真的好想那個老男人。

    “當初去他們部隊看我哥哥的時候照的”墨柳絕不會說,墨御這幾張都是偷拍的。

    “部隊什麼樣子的”唯一看着墨柳問着。

    她也有些想去看看那個老男人肆意青春的地方。

    “部隊啊”墨柳說起部隊,臉上沒有了什麼紈絝的笑意。

    “那就是一個節奏規律的大家庭”墨柳覺得就是這樣。

    部隊的作休時間是最規律的,一到那個時間點了,該休息還是要休息。

    “不過,那些人都很可愛和勇敢”對於自己那些戰友。

    雖然平時大家也會吵吵鬧鬧,可是,那些都是無傷大雅的。

    哪裏的人都太過血性,都太在乎感情。

    “我有機會也想去看看”唯一聽着墨柳的話,眼裏有着一絲絲嚮往。

    “會有機會的”墨柳說的很肯定,軍人是家屬,一定會有機會走進部隊。

    享受哪裏不一樣的生活。

    “當然會有機會”林初夏把話接了過了,他們明天就去部隊裏,機會大大的有。

    不過,她沒打算告訴眼前這位,看着不舒服。

    “嗯”唯一笑着點點頭。

    墨柳看着自己這小嫂子,心裏也很欣慰,其實除了年齡比較小一點,其實唯一個方面都不錯的。

    墨家,還是需要這種心思比較單純的人。

    “你們收拾這些東西是準備去旅遊麼”墨柳看着寢室裏那些行李箱。

    現在唯一應該還沒有放假纔對啊。

    “不是,我們是去……”唯一剛想回答。

    “我們去哪裏有你什麼事啊,管那麼多,閒不閒啊”林初夏走到墨柳前面看着她,眼裏有着挑釁。

    “你這女人到底什麼回事,我從一開始就沒有哪裏對不起你吧”墨柳看着自己小嫂子這朋友簡直無語。

    這樣的奇葩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我們之間沒什麼矛盾,我就是看你不順眼而已,我目的比較單純”林初夏抿了一下嘴脣,說的很無辜。

    “你不是單純,你是腦袋有坑”這是她對於林初夏的第一印象,簡直不講理和無理取鬧。

    “你這個女人,你……”林初夏伸出手指指着墨柳。

    “好了,別鬧了”唯一有些好笑,這兩位就是歡喜冤家。

    “我閒”林初夏說完直接脫掉鞋子上了自己的牀。

    “這女的……”墨柳深吸一口氣,好欠練。

    “別生氣,夏夏就是這個脾氣,其實心地很好地,大家慢慢了解就知道了,特別仗義的一個人”。

    “唉,小一一,可算是說了一回大實話啊”林初夏笑得如同那偷腥的貓一樣。

    “可不,第一次”第一次當着大家的面子誇獎林初夏這個二貨。

    “害羞”林初夏抱着自己的龍貓。

    “得瑟”唯一有些無語。

    “呵呵呵,挺好的”墨柳看着和自己小嫂子一個寢室的人有些高興。

    至少這些人都在他哥哥沒有在的歲月裏陪着唯一。

    也讓她不會那麼孤獨,墨柳看着自己旁邊笑得酒窩陷的深深的人,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其實有時候二也不是不好,只要自己活得開心。

    ——

    晚上,林初夏等人都已經準備睡下了,可是唯一還在等着墨御的電話。

    “你這是和自己回不去啊,都快望穿秋水了”。

    林初夏看着唯一還在抱着手機傻笑的模樣,實在忍不住了。

    “就是不知道他現在是不是已經訓練完了”唯一看了看自己的時間,才九點鐘。

    “九點鐘,可能纔剛剛訓練完,你自己也不要這樣焦急,軍人就是這個樣子”袁寄語看着自己好友開始安慰。

    щшш●ttKan●¢ ○

    “寄語,我也不是就說一定要他每晚給我打電話,可是,他不打電話我這心裏就是不放心”。

    “我就是要聽着他的聲音,才覺得有安全感”唯一就是覺得,墨御的工作可能也不會那麼單純。

    要是執行任務受傷了,打電話,她也可以第一時間知道。

    墨御的工作實在太特殊了,特殊到她不得不每天小心翼翼的。

    “小一一,你神經不要這樣緊張,墨叔叔看起來也不是那麼任人宰割的人”。

    “你這樣會讓他擔心的”袁寄語也不知道怎麼安慰。

    她也沒有經歷過任何戀愛。

    “我覺得墨叔叔最願意看到的,就是有一個開心笑嘻嘻的小嬌妻”顧悠悠拍了拍自己好友的肩膀,以示安慰。

    “知道了,知道了,就是想着會有機會看見那個老男人,心裏挺複雜的”。

    唯一也知道自己敏感了,可是這種間歇性的情感,她也控制不了。

    果然,在唯一還在感嘆道時候,墨御的電話就來了。

    “喂,訓練完了麼”聽着墨御那邊的號角聲,唯一有時候也挺享受的。

    “嗯,洗漱了麼”墨御習慣性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時間,九點過了。

    這傻丫頭也不知道有沒有洗漱上牀了。

    “必須的”唯一現在就是有個好習慣,一到七點左右就洗漱了。

    這樣晚上纔有時間和墨御聊天不耽擱。

    “我老婆真乖,來,親一個”墨御自己首先啵了一口。

    唯一聽着電話那邊的聲音,樂的呵呵大笑。

    “對了,你們部隊最近有沒有什麼消息或者新鮮的事情啊”唯一狀似無意的問道。

    “沒有啊,最近一切都非常正常,怎麼啦,老婆,你是不是聽見什麼了”墨御聽着唯一的話仔細的回想了一下。

    部隊最近確實沒有什麼新鮮的事情。

    “我這不是今天聽到老師說什麼是苦耐力麼!說什麼要不是我們太忙,也把我們送去部隊好好鍛鍊一下,活得太頹廢了”。

    唯一還是沒有明說,旁敲側擊的問道。

    “哈哈哈哈哈,要是真的那樣,老婆,你要是來,我肯定親自來接你”。

    墨御並沒有把這件事情白天司令說的聯繫到一起。

    所以這就造就了和唯一的一個小誤會。

    ------題外話------

    哈哈哈哈,我們一一終於要去見墨叔叔了,撒花,撒花。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