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24 你還有臉回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24 你還有臉回來字體大小: A+
     

    “軍人”袁寄雲難掩驚訝,怎麼看唯一也不像是會找軍人當老公的吧?

    “嗯”唯一點頭,這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對待一一姐姐好嗎”這纔是袁寄雲最關心的?。

    “很好,云云不要擔心,一一姐姐自有分寸,要是對一一姐姐不好,一一姐姐早就弄他了”。

    這唯一說的可不是假話,要是墨御真的對她不好,她也不是什麼好相處的人。

    “那就好,只要一一姐姐幸福,我們都是開心的”袁寄雲看着唯一,眼裏有着祝福。

    這個人可能算是這羣人裏面最早結婚的一個了。

    “那當然,等一一姐姐辦結婚宴的時候,一定給你發請帖”。

    墨家那樣的家族,就說明婚不可能就這樣結了。

    可能接下來還有的忙。

    “好的,我想要看一一姐姐穿上婚紗的樣子”袁寄雲覺得,這樣美麗的一一姐姐。

    要是穿上那身雪白的婚紗,一定會更加美麗和驚豔衆人。

    “好”唯一覺得,等着老男人有時間了,也得去商量一下這些事情了。

    ——

    G國的飛機場。

    “喂,你說什麼,你不會再逗我吧,我家小一一的脾氣我自然清楚”。

    男子帶着一副墨鏡,細碎柔順的頭髮安靜的貼在額前。

    一身休閒服,手裏提着一個行李,嘴裏不停的說着。

    “我告訴你,我給你一個機會,馬上去給我找到人,我現在坐飛機可能要不了多長時間就到了A市”。

    “到了A市要是見不到我喜歡的人你就可以安靜的收拾包袱回家種田,聽見沒有”。

    “你到底是不是傻瓜,她不在學校你不會問老師嘛?”。

    “怎麼就有你們這樣蠢的人存在,到底還想不想混了”。

    男子走到安檢出,“找不到人,回家種田”氣的直接把電話掛了。

    男子摘下墨鏡,那是一張長得比較乖巧的娃娃臉,臉色通紅,那是氣的,細膩的肌膚,大大的眼睛。

    如果不是脖子上那喉結,沒有人會認爲他是男的。

    男子出示自己的護照和身份證,檢查完以後就準備開始登機。

    過了安檢,“媽蛋,都是些什麼人啊?沈唯一要是不來接我,回去大家都別想有什麼好日子過”。

    說完提起自己的行李箱,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

    ——

    等爲一幾人再次從市一醫旁邊的公園走出來已經下午了。

    “你不回去看着你妹妹嘛”唯一轉過頭看着袁寄語。

    “不用,剛剛送她回去已經累的睡着了,謝謝你們來陪她說話,一個人始終還是太寂寞了”。

    袁寄語一邊走一邊說着。

    “這有什麼,其實也不是平常不來,你是知道的,我這怕醫院的毛病已經很多年了,在外面寄雲也不能呆很久的時間”。

    “對呀,反正沒什麼,別這樣客氣”顧悠悠看着自己的好友,拍了拍她的肩膀。

    “就是”等唯一說了這句話,包裏的電話響了起來。

    “不會是你就老男人的吧,這樣積極”林初夏看着唯一眼裏有些曖昧。

    “就你知道,油菜花”唯一白了人一眼。

    拿出手機,看着上面陌生的電話號碼有些疑惑。

    這最近怎麼就那麼多陌生電話啊?不過還是接了起來,看對方怎麼說。

    “你家少爺要回來了,你打電話給我,我又不是她媽,還管這麼多”。

    聽着電話裏的聲音,唯一有些無語了。

    “好了,我知道了,我回去的,你就這樣告訴他”唯一說完掛了電話。

    “誰的”林初夏問道。

    “鄭少鴻那個騷貨的”唯一開口。

    “騷貨他回來了”。

    “臥槽,幾個月不見,我都忘記還有騷貨這人了”。

    “也不知道這幾個月的國外交換生生活怎麼樣”。

    “這騷貨,也是醉了”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道。

    “騷貨有沒有說什麼具體時間回來學校”顧悠悠還是有些想自己那個小夥伴了,雖然有些娘。

    “騷貨說,我們不去機場接他,讓他沒有面子,他就沒有臉面來見我們了”。

    唯一想起那個二貨加逗逼,怎麼都覺得自己頭疼。

    “那個二逼,想死吧他,這樣刁鑽”林初夏也忍不住開口。

    “不過,也許他給我們買了禮物,這還是可以原諒的,你說是不是,小一一”林初夏緊接着問答。

    “再見,我沒有你這樣丟臉的朋友”唯一自己率先走了出去。

    “能耐”顧悠悠嗤之以鼻。

    “活該”。

    “淡定”。

    林初夏看着自己好友一個一個走了,也趕緊跟上。

    “這沒錯啊,騷貨就是用來坑的”林初夏大聲說道。

    幾人:“……”。

    ——。

    軍區大院。

    “母親”墨子芩從外面回來,看着自己坐在沙發上悠閒喝着茶的母親。

    “話說,我不是說了麼,找不到媳婦不要回來,現在你還有臉回來?”元秋晴閉着眼睛,懶得去看自己大兒子。

    “母親這是怎麼了,有什麼不開心的麼,媳婦的事情急不得”墨子芩看着自己陰陽怪氣的母親,放下自己的公文包。

    扯了一下自己的領帶,放鬆一些。

    “父親呢?沒有陪你”看了看周圍,除了自己母親,沒有任何人。

    “你父親不是退下了了麼,正在交接工作,這些天都忙死了,什麼都在查,都在整理”。

    “新任的A市市長來了?”對於政治這一塊墨子芩的關注到沒有那樣高。

    “對的,聽說和邢家關係很密切”元秋晴說得有些深意。

    邢家這些人現在也是風頭正盛,這個時候再來這麼一出,不知道到底要幹什麼。

    難道不知道什麼是樹大招風。

    “母親,那些和我們沒關係,只要父親做好交接的工作,那接下來就是我和墨御的事情了”。

    墨子芩臉色平淡,對於他而言,邢雲是兄弟,關係好,可是他家裏那一位,似乎非常不好相處。

    不過,那又怎麼樣,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墨家絕對不是什麼喜歡找事情的。

    當然,自己要是喜歡作死那就怪不得他們了。

    五大家族,不是那樣輕易就可以擠進來的。

    這是老一輩幾輩子打出來的心血。

    不管哪一位怎麼想,只要不影響或者招惹墨家,那麼大家都是相安無事的。

    “子芩看得比母親明白多了”元秋晴想了一下,嘴角勾起笑意。

    也是,下一輩的事情就由他們自己去打拼吧?

    他們也老了,管不了這麼多了。

    “爺爺奶奶呢?”每一次回來人都是在的。

    現在都不見人影了。

    “他們兩個,出去找張家那個老頭子下棋去了”元秋晴說起自己那兩老,是忍不住的好笑。

    就因爲前幾天這張家老頭子贏了墨老爺子一棋,這老爺子就惦記上了。

    一天就往張家哪裏跑。

    “張爺爺那得多無奈啊,爺爺那脾氣,可夠的他折騰的”。

    墨子芩想起自己爺爺那個老頑童的性格就有些好笑。

    “別給我扯開話題,我當初怎麼說的,找不到兒媳婦,你不要踏進墨家大門”。

    元秋晴看着自己兒子,嘴裏的話毫不留情。

    “母親,墨御他已經結婚了,墨家是香火也不會斷,我這裏就不用那麼着急了”。

    墨子芩看着自己母親覺得有些頭疼了,只要每一次談到這個話題。

    元秋晴就不會給他好臉色看的。

    “兒子,是不是當初那段感情把你傷的太深,當時也是母親不對,母親不應該從中作梗的”。

    想起當初自己做的事情,元秋晴第一次有了後悔的感覺。

    當初她不應該一意孤行的去拆散墨子芩和那個女的。

    “母親,過去了就過去了”墨子芩眉頭皺起,顯然不樂意提到這些事情。

    “不,是母親太過迂腐了,門楣根本不重要,你們幸福母親才安心,當年母親太過強勢”。

    當年墨子芩的女朋友可以說就是她間接逼走的。

    她覺得哪一個女的配不上她的兒子,先不說門楣問題。

    那個女的有些地方做的令人非常不喜歡。

    她墨家的兒媳婦,可是出身貧寒,但絕對不能作風有問題。

    “母親,那不是你的錯”墨子芩看着自己母親內疚的模樣連忙安慰。

    真的不是他母親的問題,當年對於那個人,說實話,感覺也不是太深。

    現在都記不得對方的模樣了。

    “真的不怪母親麼”那一直是元秋晴想不通的地方。

    她也不知道兒子這麼多年不交女朋友,是不是就爲了報復她當初對於那個人的絕情。

    “不怪,我和她沒有緣分,走不到一起”墨子芩搖了搖頭。

    要不是元秋晴現在提起來,他都快忘記有這麼一個人了。

    “這麼多年,就沒有找到什麼喜歡的人”元秋晴試探的問道。

    “嗯”墨子芩想了一下,腦子裏浮現出那張狡黠的小臉,頓時自己的臉上笑意更加溫潤如玉。

    “或許有”給了一箇中肯的回答。

    “真的,是不是母親逼你逼得太急了”元秋晴顯然有些不相信。

    “真的”墨子芩也不知道怎麼說,他能說現在根本不知道人在哪裏麼。

    “晚點給我帶回來,不然你也別回來”元秋晴立刻拍板決定了。

    “媽,我是你兒子麼”能不能不要這樣絕情。

    “是,兒子就是用來坑的,你和墨御早點結婚,我就能抱上孫子,過上含飴弄孫的日子”。

    “想一想就覺得日子簡直不要太美好”那就是元秋晴盼望的日子。

    “呵呵,母親的願望很快就要實現了”這讓墨子芩想起來昨天的事情。

    “這話怎麼說”元秋晴直直的看着自己兒子。

    “母親,前些天去參加一個聚會,差一點就看見弟妹了”這也是他有些遺憾的地方。

    “真的!什麼聚會,爲什麼沒有邀請我們”元秋晴眼裏放光。

    這墨御的小妻子無論她怎麼樣旁敲側擊就是不肯說。

    沈唯一她是知道,可是她如果就這樣貿然的上門,這不是很失禮麼?

    所以她忍了很久了,都沒有去看唯一。

    “話說這當年的蘇潁可是這A市那些名門公子的追逐對象啊?長得美麗,又有能力,不知道她的女兒又是怎麼樣的風華絕代了”。

    蘇穎她瞭解的不多,當年也就是宴會上遠遠的看上一眼。

    就是人太過優秀,別說人,天都是嫉妒的,所以纔會那樣年紀輕輕就死了。

    她的女兒她是真的很感興趣,就是不知道那是什麼樣子。

    外面那些傳言她是不相信的,沒有見到人,說什麼都是不可信的。

    ------題外話------

    萌仙嫁到:季少誘妻有方

    月之痕

    某天,還是大包子的季清流忽然拿着一本書,指着一句話問墨星姮“這是什麼意思你知道嗎?”

    書上寫着一句英語Iloveyou

    墨星姮得意洋洋“連我愛你都不知道。”

    季清流看着她認真的點點頭“現在我知道了。”

    “……”墨星姮終於反應過來,原來這丫的是挖着坑給她跳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