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19 陌生的包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19 陌生的包裹字體大小: A+
     

    而袁寄語瞬間秒懂袁寄雲的意思,放開她,把牀搖高,把枕頭墊在袁寄雲的後面,讓她這樣靠着,比較舒服。

    打開自己裝粥的盒子,拿起勺子,開始緩慢的給袁寄雲喂東西。

    “姐姐買的東西就是好吃,但是姐姐能不能不要逃避問題”袁寄雲喝了一口粥,直直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姐姐光明磊落,姐姐逃避什麼了”。

    袁寄語看着自己突然之間變得有些生機的妹妹,心裏也比較舒暢了。

    “就是你的意中人的問題,姐姐,別總是想着照顧額,這些年爲了照顧我,你已經失去很多東西了”。

    “你這樣,云云心裏特別難受,真的,姐姐”。

    袁寄雲想起袁寄語眼裏的水霧就有些忍不住了。

    不是袁寄語會心疼她,她也心疼袁寄語啊?

    這個傻姐姐,總是什麼都爲了她。

    就是爲了她,這些年別說合適的,就是一個平常的追求者都沒有。

    “難受什麼?有什麼還難受的,你姐姐可能緣分還沒有到”。

    不是她不想找,而是喜歡她的,他不喜歡,而她喜歡的,至今也沒有遇見。

    遇不到自己喜歡的,絕不會將就。

    “我覺得是不是因爲我,那些人才沒有追求姐姐的,很多時候都是我的問題”。

    那些人即使有幾個對袁寄語有些好感度,一看見她這個病重的妹妹,全部都退縮了。

    “沒有你的問題,你不要胡思亂想,那些都不是真愛,如果喜歡我,那就得接受你,如果都不能接受你,我寧願不要那些人”。

    那些人沒有誰能比得過袁寄雲。

    “姐姐……”袁寄雲還是有些不相信,她姐姐這樣優秀的人不可能這麼多年還是沒有人去追。

    “別說了,姐姐告訴你一個好事情”袁寄語打斷了自己妹妹的話題。

    “是不是唯一姐姐要來看我了”聽見袁寄語的話,袁寄雲第一反應就是聯想到了沈唯一。

    至於爲什麼猜得不是找到匹配自己的心臟了。

    袁寄雲覺得,如果遇到那樣的好事,可能袁寄語比她這個當事人還有高興。

    看着自己姐姐這個模樣,袁寄雲就知道,自己的病情依舊找不到徹底根治的方法。

    而現在這個時候,能讓姐姐說是好事情的,就只有唯一了。

    對於唯一,袁寄雲印象也是非常深刻的,那個一直幫助姐姐的人,她一直都非常感激。

    “怎麼一猜就知道了,想不想你的一一姐姐”袁寄語看着自己臉上終於有了笑意的妹妹,心裏也開心。

    “明天我們是不是在醫院旁邊的公園見面啊”袁寄語想着外面,她似乎一個月沒有走出這個房間裏。

    每天只能從窗戶裏看着那些在運動和散步的行人,她其實是非常羨慕的。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可是她連最基本的本錢都沒有。

    “對呀,你唯一姐姐那個小毛病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對於醫院特別恐懼”。

    對於唯一這個毛病,袁寄語並沒有什麼感到奇怪的。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不可說的故事,小一一這樣怕醫院,誰又知道這裏又是怎麼樣的故事呢?

    “我明天是不是可以出去了”袁寄雲臉上有着笑意。

    在唯一來的這一天,她可以在護士的陪同下去外面看一會兒。

    “當然”袁寄語肯定的回答,只是外面的時光還是非常短暫的。

    “姐姐,你剛剛說的關於一一姐姐的喜事是什麼”袁寄雲倒是有些好奇。

    “她呀,就是她……”袁寄語一邊喂着粥一邊喝袁寄雲說着畏懼最近發生的事情。

    而袁寄雲,一邊吃着,一邊仔細的聽着。

    而唯一這裏,纔剛剛到自己學校,自己手機就開始響了起來。

    唯一停好車後才接起電話,看着那陌生的電話號碼,唯一雖然有些疑惑,卻還是接了起來。

    “喂,你好”?不管怎麼樣,唯一還是溫柔的問道。

    可是聽到對面傳來的聲音以及那話裏的意思,唯一有些驚訝。

    “你說什麼,你說什麼,我的東西,在菜鳥驛站”。

    唯一仔細的回憶裏一下,自己最近並沒有買什麼東西纔對啊。

    “你確定真的是大二十一班的沈唯一,而不是同名同姓的其他同學”。

    問題她自己真的沒有買什麼啊?唯一真的也想不到有什麼人會給她送東西。

    “好吧,我一會兒就過來領取”唯一說完掛了電話。

    “你們要不要和我一起過去,我到學校背後的菜鳥驛站取包裹”唯一看着剛下車的兩人。

    “你什麼時候買東西了,我什麼不知道”要說唯一,那是不可能在網上買東西的。

    從她們認識開始,唯一在網上買東西的次數屈指可數。

    “我也不知道啊,但是對方很肯定的就是是我的,我先去看一下,反正哪裏離我們寢室也不遠”。

    唯一邊走邊和這兩位說,這件事情她自己也矇蔽吧!

    “不會是哪位愛慕者吧?老大,你最近行情越來越好了”。

    白薔薇看着打扮的這樣淑女的唯一,眼裏有着調侃。

    自從唯一換裝之後,那一次下課她們門口不是有很多陌生的面孔。

    只不過礙於唯一之前態度的潑辣,那些人還是不肯輕舉妄動的。

    “我怎麼不知道誰愛慕我”唯一轉過頭看着白薔薇似笑非笑的。

    “我去,那可就多了,你沒看見自從你不化妝以後我們班無形之中總是多了很多人麼”。

    對於唯一這種沒心沒肺的人,有時候白薔薇也很無無奈。

    “那關我什麼事”唯一表示,這些自己真的不在乎。

    “對呀,關我們唯一什麼事,那些人之前的態度可不是這樣的,現在這樣熱情,真的以爲自己有什麼天大的魅力不成”?。

    顧悠悠也覺得那些人好笑,之前什麼態度,現在又是什麼態度,真以爲唯一是什麼好相與的人。

    “也是,那些人太顏控了”白薔薇搖了搖頭。

    “唉,小一一,什麼時候我們有空寢室大家一起來操場跑步,看星星什麼的,貌似我們幾人都是在忙着各自的事情啊”。

    白薔薇看着那些這麼晚了三三兩兩還在鍛鍊的人。

    她們寢室的人貌似都沒有這樣的雅興和情趣啊?

    唯一偏過頭,看着下面操場上的人,嘴角勾起,她們幾個人可能也許永遠沒有那個機會吧!

    她們都太忙了,袁寄語忙着照顧自己的妹妹,顧悠悠忙着勤工儉學,白薔薇自己也忙着談戀愛。

    ------題外話------

    我感覺自己速度不咋樣,在我前面的上架也就罷了,和我一起的上架也就算了,爲什麼在我後面的人都上架了,哭唧唧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