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16 套路玩的深(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16 套路玩的深(二更)字體大小: A+
     

    洛思琪看着這什麼情緒都表現在臉上的人也有些好奇了。

    什麼事情會讓這位真的覺得真的很討厭,據說,冷家這位公主,出了名的神經粗和樂天派啊?

    “洛姐姐和南宮姐姐關係這樣好難道不知道麼”冷雲凰擡起頭,眼裏有着詢問。

    “我知道什麼,雲凰,你到底想說什麼”洛思琪真的覺得自己更加想知道了。

    “要是洛姐姐都不知道那我也不便亂說,免得別人說我閒話”。

    冷雲凰看着洛思琪那焦急的表情心裏簡直笑翻了,她就是故意的。

    “到底什麼事情啊?雲凰,你告訴姐姐好不好,姐姐不會和南宮小姐說的”。

    她現在就像有人抓她的心肝子一般癢的難受啊?

    特別是冷雲凰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要是她沒有看錯,裏面多半都是同情啊!

    “姐姐……真的不會說麼,可是南宮姐姐哪裏……”冷雲凰停頓了一下,有些猶豫了。

    看着冷雲凰準備開口的模樣,洛思琪覺得自己必須還要再加一把力了。

    “怎麼?還是說你壓根不當我是朋友”洛思琪說到這裏有些失落的低下頭。

    “沒有,沒有,洛姐姐你誤會了”冷雲凰連忙開口說道。

    “既然洛姐姐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我覺得南宮姐姐真是太壞了”冷雲凰說到這裏就鼓起了她可愛的腮幫子。

    “怎麼過份了”洛思琪繼續說道。

    “我記得前幾天她和她母親還去拜訪了墨哥哥的母親,也不知道說的什麼,好像聊得挺開心的”。

    “我聽我母親說,兩家人似乎對於姻親這一塊有些涉及,既然這樣,爲什麼還要來糾纏初晏哥哥,真是太討厭了”。

    冷雲凰裝作有些小生氣,斜眼看着洛思琪的反應。

    可是聽到這裏洛思琪就覺得有些回不過神來了。

    這件事情她也只是聽自己父親提過一兩句,只是當時沒有放在心上。

    她也以爲是給墨御的大哥墨子芩找對象。

    現在看看,她當時怎麼就不知道問清楚呢!

    “洛姐姐難道不知道墨家和南宮家有姻親麼”冷雲凰看着洛思琪臉色沉了下來。

    心裏莫名的好了起來,叫你剛纔和我作對,作死吧你?

    她冷雲凰是冷家無憂無慮的小公主,同樣的,也是冷家誰都惹不起的小惡魔。

    “有沒有說過結親的是誰”洛思琪不死心繼續問。

    墨家那麼多人,不可能就是墨御吧?

    “哎呀,瞧我這記性,也沒有問的太清楚,我好像聽我媽媽說,墨家媽媽說什麼墨哥哥在部隊都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對象”。

    “還說什麼,南宮姐姐真是一個體貼的孩子什麼的,我記不清楚了”冷雲凰吐了吐舌頭,有些調皮。

    “你說的是真的”洛思琪覺得自己不能冷靜了下來。

    “我也不知道,這是我母親說的”有本事你去問我母親啊?

    可能嘛,明顯不可能,冷家的當家主母不是誰相見就可以見的。

    至少現在的洛思琪沒有那個機會。

    “難怪你不喜歡南宮雪,果然是一個喜歡勾三搭四的”一牽扯到墨御,洛思琪就有些崩不住了。

    “不是不喜歡,就是覺得這樣不對,我媽媽說的,不能做這樣的人”。

    冷雲凰一派乖寶寶形象,讓洛思琪覺得她說的話更加靠譜了。

    一個小孩子而已,哪裏來的這麼多心機。

    不過也不是她一個人的問題,不止她一個人被冷雲凰純良的面孔騙過。

    可是有的人,就是有這種本事。

    所以這就造就了以後的洛思琪在冷雲凰挖的坑裏一直走不出來。

    這就應徵了那句話,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

    這世道,就像洛思琪說的,靠的全是演技。

    套路玩的深,誰把誰當真,你認真你就輸了。

    “對了,姐姐,這件事情你不要和南宮姐姐說是我提起的,那樣的話我們的誤會就更深了”。

    “這件事情就只有你知我知了”。

    對呀你知我知,要是有其他人知道會傳出去的那就只有洛思琪了。

    冷雲凰話裏的意思洛思琪不可能不明白。

    “姐姐知道,姐姐誰也不會說,誰也不會說”。

    這件事情怎麼說,難道要和南宮雪去說,去對一下人質麼。

    她們都是一樣的人,她太清楚了,南宮雪那樣的人怎麼可能承認。

    “那就好,嘻嘻嘻”。

    “那我我先去找初晏哥哥了,洛姐姐,一會兒見了”冷雲凰笑嘻嘻的說道。

    低下頭眼裏閃過不屑。

    真以爲她是傻子不成,沈唯一搶不走林初晏,她洛思琪也教唆不了她。

    想利用她來對付沈唯一,就憑她這點能力,還不夠。

    她是有些不舒服沈唯一和林初晏,可是還不至於瘋狂到無法思考。

    沈唯一對於林初晏的態度擺在那裏了,只要沈唯一的態度一直這樣堅定,總有他林初晏死心的一天。

    而眼前這一位,不要以爲她不知道,追着墨家哪位也不是一兩年的事情了。

    可是人家就是不喜歡她,就以剛剛在酒宴上對待唯一的態度和剛剛的挑撥。

    以及唯一身邊的那個墨柳,冷雲凰心裏也有了一些猜測,所以纔有了接下來兩家的姻親的藉口。

    只是無論怎麼樣,她都是不會輕易對誰出手,冷家已經沉寂很多年。

    大家都很享受這樣安靜的日子,她不願意把這淌水攪渾。

    只是惡搞一下這個洛思琪還是不錯的,最討厭這種綠茶婊了。

    再說,這洛思琪剛剛可是偏向南宮雪的,現在又來討好她,這樣左右逢源的人她最討厭了。

    “快去吧,一會兒見”洛思琪臉上也揚起笑意。

    “再見”冷雲凰裂開嘴巴笑了一下,隨後轉身走了。

    和這樣的人聊天簡直浪費時間,還不如找自己那個高冷的姐姐。

    “洛小姐這是要幹什麼”在冷雲凰走後,沈無雙也從一邊走了出來。

    抱着雙臂看着洛思琪,等待着她的回答。

    “不想幹什麼,我想幹的和沈無雙小姐喜歡乾的也差不多”。

    對於突然出現的沈無雙,洛思琪根本沒有任何驚訝。

    沈唯一的情況她還是瞭解一些的,她這個姐姐可以說是她最大的死敵了。

    “看不出洛小姐心思挺深沉的,無雙佩服”可不就是厲害,注意都打到冷雲凰身上了。

    這招借刀殺人做的真實不錯。

    “沈無雙小姐也不錯的,我以爲我們是一條線上的”洛思琪抿了抿嘴脣,說的無所謂。

    “呵呵,那就……合作愉快了”沈無雙笑了起來,看了洛思琪一眼,兩人心照不宣的笑了起來。

    兩個人的目標倒是一致,那就是真的希望沈唯一不好過。

    ——。

    唯一正準備回到剛纔的地方,看着那陰面而來的人,眉頭皺起。

    唯一也沒有準備搭理,打算就這樣走過去。

    “怎麼?沈小姐就不能打一下招呼,你這樣我很失落啊”?。

    王譯靠着牆壁,抱着雙臂,臉上有着紈絝的笑意。

    “你一直都這樣閒麼”唯一轉過身,臉上也有些不耐煩。

    “對呀,我一直都這樣閒,就是做不知道沈小姐有沒有空,陪我這個閒人聊一下”。

    可不就是閒麼,現在家裏那些不安分的人一直在給他找茬。

    而那些找茬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爲眼前這人的老公墨御啊?

    墨御哪裏他沒有辦法,那麼沈唯一這裏倒是可以創造一條路。

    “我不是專業陪聊的,王先生似乎找錯人了”?唯一暗地裏翻了一個白眼。

    這上流社會都是一些什麼怪胎啊?

    “我就是想和沈小姐做朋友而已,沈小姐何必就這樣防備我”。

    沒錯,唯一給他的感覺就是一直在防備他。

    “我想我們還不是很熟”。

    “那就從陌生人開始,我們可以做朋友”王譯直直的看着人。

    勾人的鳳眸裏全是認真,唯一看着自己倒影在他雙眸中的影子。

    這一刻,有些徵然,哪裏面一片的荒蕪讓唯一想起來那曾經無助的日子。

    王譯看着這樣發呆的唯一,一步一步的走過去。

    “我只是想和你做朋友,普通朋友”聲音有些蠱惑旖旎的味道。

    直到王譯走到唯一的面前,正想伸手去將唯一的散發別在她的耳後。

    聞到陌生的味道,反射性的,唯一退後一大步。

    直直的看着人,剛剛她可能就是有些魔怔了,居然會覺得這個人有些可憐。

    “怎麼啦”王譯反問。

    “沒什麼,我只是不習慣和人距離的太近”唯一禮貌的笑笑,再次擡起頭,直視王譯的眼睛。

    這一次裏面什麼都沒有,一片淡然,就彷彿剛剛的孤寂是刻意裝出來的。

    想到這裏,唯一面上倒是沒有什麼,可是心裏的防備卻更加嚴重了。

    這人明顯的刻意接近她,可是接近她到底想幹什麼。

    “我也想和王先生做朋友,王先生要是有時間可以來刑警大隊和我聊天,即使我不在,每天都有人專業陪聊的”?。

    邢雲邁着矯健的步伐款款而來,看着王譯,語氣爽朗的說道。

    聽見這句話唯一差點忍不住笑出聲音,這位看不出來還是很幽默的。

    “邢大隊長,久仰大名了”王譯話雖這樣說,可是眼裏並沒有什麼敬仰之類的。

    “你王譯的名聲也不小,謙虛了”邢雲走上前,站在唯一面前。

    兄弟的妻子,他自然的看着點,這王譯到底想幹什麼。

    眼裏有些危險,還是說王家哪裏還不夠他忙,還有時間和餘力來這裏刷存在感。

    “我還有些事情,就不打擾兩位了”邢雲的爲人王譯還是知道一些的。

    出了名的鐵血,出了名的護短。

    王譯看着被王譯遮住的人,眼裏妖異一閃而逝,嘴角勾起笑意。

    “沈小姐,有時間我們可以出去聚聚,喝喝咖啡之類的,等沈小姐有時間我們再約”。

    說完之後挑釁的看了邢雲一眼,完全不顧對方漆黑的臉色,愉快的走了。

    等人走了以後,唯一佔了出來。

    “剛剛的事情謝謝你,這王先生似乎很奇怪啊”唯一就是覺得奇怪。

    這人似乎異常熱情,並且唯一覺得只要自己一出門,和這位就有不解之緣啊?

    “長得是不錯”邢雲嘴裏的話和唯一的八杆子打不着一塊去。

    “你喜歡”。

    “……”誰特麼愛喜歡就喜歡,他可是純爺們。

    “你想多了”邢雲覺得墨御這小嬌妻的腦回路有些奇怪啊,還是他已經老了,跟不上時代了。

    “我沒有你想得多”唯一擺着雙臂看着人,意有所指。

    剛剛邢雲那句長得不錯,不就是想試探自己。

    邢雲也很快反應過來自己剛纔的話,有些尷尬。

    看着唯一,眼裏有着一絲絲欣賞,看來反應不慢嘛,很快就知道來將他的軍。

    “看起來挺機靈的,怎麼就那麼想不開,嫁給那個老男人”邢雲有些好笑。

    “邢先生,要是我把你這句話給墨御說,我覺得你會更加想不開的,呵呵呵”唯一有些惡趣味。

    “得得得,我錯了,你饒了我吧”墨御那個有異性沒有人性的傢伙要是知道他惡意挑撥他和他小妻子的關係。

    指不定怎麼整死他,想想墨御的手段,邢雲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我覺得邢先生是一個有膽子的人”有膽子挑撥就得有膽子承受。

    這一分鐘,邢雲彷彿知道了兩個人爲什麼走到一起,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

    都是一樣的,小肚雞腸,可是這句話他不敢說。

    “我膽子真的不大,小嫂子,你就放過我吧,我錯了”邢雲覺得話要是傳到墨御哪裏,他真的會脫一層皮的。

    “沒事,死不了就繼續嗨”唯一斜眼看着人,心裏有些好笑。

    其實墨御這些朋友還是很不錯的。

    “……”墨御怎麼可能讓他嗨的起來。

    “嫂子,你是自己開車來的還是打車來的,需要我送你回去麼”。

    邢雲還是聰明的轉移話題,這沈唯一看起來年齡是很小。

    可是那智商只能說,很讓人驚訝和想不到。

    誰知道她什麼時候有想起什麼鬼主意來整蠱你。

    “不用了,我自己開車來的,對了,要不要一起過去,和林伯父林伯母打一個招呼”。

    唯一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可能也差不多可以回去了。

    “嫂子,那就一起吧”其實邢雲這種人完全可以不用去打什麼招呼。

    可是看着唯一,自己也不可能擡什麼架子吧?

    “走吧”唯一率先走在前面。

    ——

    “小一一,你特麼到底在哪裏啊,要不要這樣”顧悠悠覺得自己快要暴躁了。

    不就是接一個電話嘛,這特麼到底躲在那裏去了,

    到底知道不知道她們還要回寢室啊?

    “沈唯一,你給老子出來,聽到沒有”顧悠悠覺得自己現在就像一個瘋婆子一樣。

    明明穿的那麼講究和淑女,然而並沒有什麼用,一生氣,洪荒之力就崩不住。

    可是,她的聲音唯一是不可能聽見了,正從男洗手間裏出來的墨子芩聽見這熟悉的聲音以及聲音裏那熟悉的名字,忍不住轉過頭。

    不過一瞬間,眼裏閃過一絲訝異,這一次的顧悠悠和上一次不一樣。

    上一次她穿的比較普通,而這一次,無論在妝容還是衣服或者整個人,看起來都是非常精緻的。

    看着那氣的快要咬牙切齒的人,墨子芩突然覺得,略可愛啊?

    不過,眉頭也隨之微微皺起,想着她口中的沈唯一。

    他如果沒有記錯,那應該是她弟妹吧?這位和他弟妹又有什麼關係呢?

    難道沈唯一也開參加了,墨御那個醋罈子會答應。

    墨子芩對於自己那個弟弟還是有一些瞭解的,絕對不像外面那些人看見的那樣冷酷和無情。

    更多的是霸道和佔有慾,特別是自己喜歡和在乎的東西。

    把自己的小嬌妻放出來,這不符合墨御那霸道的脾氣啊!

    不過墨子芩還是走上去,“小傢伙,我們又見面了,你是在找你的朋友麼?”。

    “誰特麼認識……”顧悠悠最不喜歡別人和自己搭訕,特別是自己還在氣頭上的時候。

    所以她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罵了過去。

    可是在她擡起的瞬間,嘴裏的罵聲立刻停止了。

    心裏忍不住唾棄自己,這特麼都是些什麼事情啊?

    她發誓,她絕對不是故意的,絕對不是故意的。

    “怎麼是你,剛剛不好意思哈”顧悠悠覺得自己很尷尬啊?

    “爲什麼不是我,你希望是誰”墨子芩挑眉反問道。

    “我希望是誰那不重要吧”顧悠悠翻了翻白眼。

    “穿的這樣淑女,說話這樣不文雅”墨子芩嘴角彎起,顯得心情有些愉快。

    “管你什麼事情!”這讓悠悠想起來上次發生的事情。

    “表面上一本正經,其實內心不知道有多麼齷齪,大叔,大家彼此彼此”。

    顧悠悠的口才也不呈多讓,斜着眼看着人,有些小得意。

    “你的意思是我們是彼此麼”墨子芩輕聲笑了起來。

    看着那溫潤儒雅的人和那溫潤如玉的聲音,顧悠悠這一分鐘覺得自己有些醉了。

    “小傢伙,你還沒有告訴我,沈唯一是誰,你找她幹什麼?”要是這是他弟妹的朋友,那以後就更加有趣了。

    “你打探這個做什麼?你有什麼目的”這人一次二次的說着小一一,也讓顧悠悠心裏有些防備了。

    “沒有必要這樣防備我,我只是有些感興趣你口裏的那個人,最近似乎很出名啊!”。

    墨子芩有些無語,那好歹也是她墨家人。

    “那是我朋友”顧悠悠想了一下也是,自己眼前這位一身上下全是名牌,也不可能對唯一有什麼想法。

    “你朋友”那還真是有緣吶,墨子芩心裏默默的想着。

    “對的,關係很不錯的哪一種”說起唯一顧悠悠還是很自豪的。

    其實拋開其他不談,沈唯一那個人除了仗義,也很有膽量和魄力。

    “是嘛!”這一點墨子芩倒是沒有懷疑。

    就以現在沈唯一那臭名昭著的名聲,其他人是恨不得和她撇清關係。

    “當然……”話還沒有說完,手機響了起來。

    “不好意思,我接一個電話”說完顧悠悠拿着電話走遠一點,看着上面的名字。

    剛剛歇下去的火氣又冒了出來。

    “你到底在哪裏啊!小一一,你知道不知道我多麼着急啊”。

    礙於前面有人,顧悠悠儘量把自己的聲音放低。

    而唯一聽見手機裏那個比較平靜的聲音有些疑惑。

    以前這個時候,都是一聲直接罵過來的。

    今天這是什麼了,撞邪了。

    “我就是遇見了幾個熟人,聊了一會兒,怎麼啦!”。

    “那幾個熟人,是不是來找茬的”對於唯一那些熟人,最多的就是來找事情的。

    “不是啊,你想多了,都是剛剛認識的”唯一撇了撇嘴巴,她還沒有那麼招人嫉恨,走到哪裏都是和她過不去的。

    ------題外話------

    禍害

    隔壁仙尊是隻貓

    十年前她清名盡污修爲全毀。

    十年後她抽骨剜心鞭屍無所不爲。

    任你八方鬼神四路英雄,不過一根細線手中傀儡!

    尚未掀起腥風血雨,就有人告訴她——

    她懷裏這隻養了二十多年,會撒嬌會暖牀天天和她一塊洗澡的貓是她那個宛如高嶺之花的師尊喲!

    “你他媽在逗我?”

    這是一個禁慾悶騷撩妹兒於無形之中能暖牀能撒嬌無條件寵對象的仙尊傲嬌追妻的故事,一對一解謎打怪小甜文,近期pk,參與活動打賞瀟湘幣,喜歡的親請收藏,比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