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14 老婆,我想你(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14 老婆,我想你(二更)字體大小: A+
     

    “勞資又看見你家那個老相好了,能特麼不氣麼”唯一抱着雙臂,她不氣,不氣都是假的。

    “我的老相好?我的老相好從來就只有你一個啊,老婆,你到底再說什麼”。

    不要怪墨御聰明一世糊塗一時,而是唯一說話真的讓她很迷糊。

    而他也沒有那個概念,在遇見唯一之前,他可是沒有和誰有什麼曖昧的關係過。

    現在唯一這樣說,就有些不厚道了。

    “我這不是來參加林初夏家裏的宴會麼,這不,看你你家洛妹妹了”。

    想起當初洛思琪喊得那句墨哥哥,她就有些消化不良。

    “老婆,你別誤會,這件事情我在三的解釋過,我和她真的沒關係,你要相信你老公對你的忠誠啊”。

    墨御想起這件事情就忍不住有些頭疼,這都是一個什麼破事啊?

    他和洛思琪真的是清白的不能再清白了。

    “是嘛,你應該爲你的忠誠感到安慰纔是,不然老孃有的是辦法廢了你”唯一也不知道怎麼怎麼回事。

    一到這個老男人這裏就開始兇悍起來。

    可能就是喜歡他那份對自己的寵溺和關愛吧?

    “老婆……”墨御忍不住有些無奈。

    “對了,我都告訴你多少遍,不要穿的太招搖,你有沒有聽我的話”。

    墨御這才反應過來,唯一固執得去參加那所謂的宴會了。

    “沒有啊!穿的很平常”唯一看了自己一眼,確實很平常,她平常穿的就是旗袍啊!

    “我老婆這樣聽話,必須獎勵一個,來,親一個”墨御聽見唯一的話,滿面笑容。

    “肉麻不肉麻”唯一舔了一下嘴皮,笑了出來。

    “你什麼時候休假”唯一還想再問一句。

    “老婆,這段時間比較忙,等我把手頭上的事情處理完,一休假就去看你好不好,我老婆在家乖乖的”。

    現在休假肯定不可能,司令哪裏也不可能放行。

    可是也不能一句話給唯一直接說死,想着唯一那滿是失落的笑臉,墨御心裏就忍不住愧疚。

    “這不是隨便問問麼,現在沒假期也沒有關係,等我放假我來看你”說不失落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比起電話那頭的人,可能最煎熬的不是她?。

    那個老男人對於自己的態度她比任何人都明白。

    可是即使很想念他,也不可能給對方太大的壓力,所以她語氣非常輕鬆。

    “我墨御真是有福氣,能娶到這樣的好老婆”聽到唯一的話,墨御感嘆。

    這不是甜言蜜語,這是墨御心底最真誠的話。

    “哎呦,哎呦,說起情話簡直可以不要錢啊”唯一調侃着某人。

    “說好的高冷,說好的嚴肅呢?”唯一調皮的反問。

    “老婆,別調皮”。

    “並沒有”唯一搖了搖頭。

    “哦,對了,你在部隊有沒有什麼缺的,我在這裏給你寄過去,部隊的蚊子會不會非常多,吃的會不會不充足,還有你的衣服,我那天去給你買幾件”。

    唯一想了一下,自己還從來沒有給這位買過什麼東西。

    “對了,還有你的那些戰友,有沒有什麼想吃的或者缺的,我一起買了寄過去”。

    唯一還是第一次發現自己有賢妻良母的潛質。

    而電話那頭的墨御,前面還挺享受的,可是後面聽到唯一說起自己的戰友。

    酸水就忍不住開始冒了。

    那些兔崽子憑什麼有這樣的待遇。

    “老婆,你別太操勞了,那些兔崽子在部隊好着呢,什麼都不缺,你也不要花費這個心思了”。

    墨御或許心裏酸,可是說的卻不是假話,那些人在部隊,確實什麼都有。

    “倒是我,老婆,我缺,我非常缺”墨御趕緊給唯一說道。

    “你缺什麼”唯一急忙趕緊問道。

    “老婆,我缺你,你能不能把你自己打包寄過來”。

    “噗,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唯一笑出聲。

    想着那個老男人口中所謂缺的東西,嘴角翹起。

    “老婆,我想你,我真的想你了”墨御這一分鐘也不要什麼男子氣概了,盡情的訴說着自己的思念。

    唯一手指緊緊的捏着手機,眼裏有些溼潤,“我也很想你”。

    她當初也不知道爲什麼選擇軍戀,可是現在聽着電話裏那一句句的愛語。

    唯一覺得,就是在多的等待,那也是值得的。

    可是,她也很想他啊,想念又不是一個人的事情。

    “老婆,別總是想着我,你要好好照顧你自己,我在部隊很好的,你不要擔心,倒是你自己,老公就怕你沒有好好照顧自己”墨御想着自己的小嬌妻,心裏就忍不住發軟。

    “我啊?我很好啊”唯一走上前,打開窗戶,晚風襲來,有些涼爽。

    微風吹起唯一散在臉頰兩邊的頭髮,唯一抱着雙臂,並不是冷,而是習慣了這一個動作。

    “你總說你自己很好,可是……”我不相信啊?那個傻傻的丫頭怎麼可能會好好的對待自己。

    她總是粗心大意的需要人照顧,可是,她選擇的人卻不能一直在她身邊。

    “真的很好,你在部隊也多注意自己的身體,不要老想着我,我真的很好”雖然有人關心自己真的很美好。

    可是那個在部隊還是太累了,她不忍心他在操心自己的事情。

    唯一看着窗子外面,那些人或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臉上或開心或幸福的笑容。

    有時候她自己也忍不住想,是不是自己真的沒有作爲一個軍嫂的覺悟。

    會矯情的相要那個老男人陪在自己身邊。

    “話說,老男人,呼,我是不是特別糟糕啊”。

    “沒有啊,你爲什麼會這樣想”墨御聽見唯一的話有些緊張了。

    這祖宗一天到底都在想些什麼啊?

    “老婆,你不胡思亂想,在老公心裏,你就是最好的,是不是哪個給你說了什麼,告訴老公”墨御開始誘哄的問道。

    “沒有,就是一瞬間的想法,對了,老男人,你……”唯一猶豫了一下,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

    “怎麼啦,老婆,有什麼事情直接說”對於唯一沒有說完的話墨御很着急的。

    “你……我……”唯一還是結結巴巴的不知道該怎麼說。

    “到底怎麼啦,老婆,你這樣我着急啊”唯一這樣吞吞吐吐的,墨御更加着急了。

    “你特麼什麼時候帶我回家見家長啊”唯一不管他三七二十一,直接一句話吼過去。

    都結婚了,現在可能墨家人還不知道她的存在,這特麼很尷尬啊?

    “啊……”墨御這下有些傻眼了。

    “我說你什麼時候帶我回家,回你家”唯一再次說了一句。

    “老婆,你終於想通了”這是墨御回過神之後的第一句話。

    “怎麼?不希望我跟着你回去”唯一有些好笑。

    “不不不,老婆,求之不得呢?母親和父親以及爺爺奶奶也會很開心的,她們盼了多少年纔有的墨家下一代媳婦”。

    墨御彷彿想起來自己家人對於這個媳婦的盼望勁。

    他的小老婆一定會有更多的人關愛的。

    “我怎麼記得你上面還有一個哥哥”不科學啊,不可能這家都有晚婚的習慣吧?

    按道理,墨御的哥哥應該比他更大,現在還沒有結婚,唯一覺得自己無法想象那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老婆,現在先不急,我等着,奶奶的八十大壽快要到了,到時候我們一起回去”。

    墨御算了一下,好像離自己奶奶生日也不遠了,就到時候一起,喜上加喜。

    “好吧,到時候我會準備需要的東西,話說,你奶奶喜歡什麼”墨御的家人自然也就是她的家人。

    家人之間最重要的就是溝通,曾經她用最美好的年華和沈嚴溝通,可是沈嚴從來沒有看過她一眼。

    “奶奶啊?他喜歡吃的”墨御發誓,他只是想起來自己老婆是廚房殺手的事情,想逗一逗她。

    可是,他永遠不知道,唯一爲了他這句話,付出了多少努力。

    等他知道的時候,看着自己小嬌妻手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傷口,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

    “喜歡吃,真的麼”唯一眉頭皺起,她對於廚房這一塊真的是盲區。

    “當然,老公會騙你麼”墨御想着自己小妻子在城市那一邊一臉認真的模樣心裏就有些樂呵。

    “那我再看看”唯一覺得,自己是時候去報一個廚藝培訓班了。

    “對了,老婆,你喜歡吃什麼”墨御想着自己妻子一個人在家的狀態,還是有些不放心。

    想着自己之前已經做好寄過去的東西,心裏美滋滋的。

    щшш ★TTκan ★CΟ

    現在問好,下一次纔有目標,這一次的也不知道小祖宗喜歡不喜歡。

    “點心”唯一對於甜品還是有些情有獨鍾的。

    “你問這個幹什麼”。

    “如果我這個做老公的連自己老婆喜歡什麼都不知道,那不是很失敗”。

    “確實”。

    “必須的,老公很尷尬”。

    “不覺得”。

    “很有必要”。

    “那就點心”。

    “喜歡就好”。

    兩個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說着,等到掛了電話以後。

    那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

    唯一轉過身,原本打算去找林初夏她們,可是看着自己身後的人,唯一臉上幸福的笑意頓時變成了禮貌。

    “林大哥,你怎麼會在這裏,什麼時候來的”。

    唯一表示,剛剛她真的沒有聽見任何聲音。

    “我纔剛剛來這裏,對了,你剛剛和誰打電話,看起來那麼高興”林初晏自然不可能說自己已經來了一會兒了。

    唯一的電話內容他也聽到了一些,可是他還是有些不相信,他一直想着念着的人就這樣不屬於他了。

    唯一看着他有些蒼白的臉色,關心的問道:“林大哥是不是身體哪裏不屬於,要不要找一個醫生來看看”。

    這畢竟是林初夏的哥哥,不能太過冷血。

    “我沒事,我記得當初唯一可是一個非常高冷的女孩子,貌似像剛剛那樣笑得燦爛的時候真的沒有”。

    林初晏還是想方設法的打探自己感興趣的事情。

    “哦,那是我……”唯一話還沒有說完,林初晏便迫不及待的搶了過來,語氣有些焦急。

    “那是你男朋友麼”。

    唯一聽完眨了眨眼睛,她想說的並不是這個。

    “我老公”唯一覺得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情,並沒有見不得人,所以還是實話實說。

    可是她卻不知道,這一句話直接把林初晏打回冰窖。

    林初晏從來不覺得,A市的夏天如此冰冷。

    “林大哥,你確定你真的沒有問題”其實有時候不得不說,唯一的情商真的非常低。

    “我沒事”林初晏手指掐進自己的肉裏,表面的痛苦根本敵不過心裏的那種空洞?。

    他一直想給幸福的女孩兒嫁人了,他一直想保護的女孩子名花有主了,他一直以爲可以順利走到最後的女孩子原來未來不是他。

    “你真的沒事”唯一還是不放心。

    “沒事”林初晏覺得自己疼,自己渾身都疼。

    “沒有事情的話我就先回去了,要是再不回去,那幾人可能就會忍不住出來找我了”。

    唯一覺得這氣氛該死的尷尬,她還是先走吧。

    “一一”林初晏走上前,準備拉過唯一的手。

    唯一迅速的讓開,防備的看着人。

    “林大哥,你這是幹什麼”不是唯一疑惑。

    這位一向給人的感覺都是比較溫潤如玉的,這樣的行文顯然不適合他。

    “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結婚了”。

    林初晏就是想要一個再次確定的答案,他還是不死心啊。

    多年的等待要他如何放得下。

    “我說過了,再者,這和你有什麼關係,林大哥,我們似乎交情還達不到什麼都如實相告的地步吧?”。

    不是唯一小氣,而是林初晏今天這行爲真特麼奇怪。

    “和我有什麼關係,呵呵呵,對呀!和我有什麼關係”林初晏低着頭一遍遍的問着自己。

    對呀,和他有什麼關係,人家有自己的自由啊?

    難怪他一回來林初夏對於唯一感情方面的問題避之不談,想來也是怕他傷心。

    “林大哥,如果沒什麼事情?那麼我就選走了”這樣呆在這裏很危險。

    現在她不是一個人了,她已經嫁人了,很多事情還得是注意一下,免得讓別人看笑話。

    “你知道麼?有一個人,他追逐你很久了,很久了”林初晏的聲音淡淡的。

    如果不仔細,可能還聽不到。

    唯一聽見這句話有一瞬間的愣神,眨了眨眼睛,隨即肆然。

    之前想不通的問題也清晰了,其實以前她就有些疑惑林初晏對於自己的好。

    那時候儘管心裏有些疑惑,可是礙於林初夏的面子,唯一的還是沒有拒絕。

    在她心裏,林初晏就如同她的哥哥一般,這個和墨御相處的感覺不同。

    她沒有那種心動或者臉紅心跳的感覺。

    既然沒有那種感覺,就不應該有什麼過於曖昧的舉動。

    這一點,唯一看得也做的很明白。

    “林大哥應該配更好的人,而我,只不過是一個過客,我們沒有緣分的”唯一朝着對方微微一笑。

    “你知道我等待了多久麼,一一”等的心都快疼死了。

    “可是,有些人和你就是沒有緣分”。

    “你從來沒有給過我機會,你怎麼會知道我們沒有緣分”。

    唯一看着那回答的面紅耳赤的人有些無奈。

    這不是吵架好嘛,並不是誰贏了就聽誰的。

    嘆了一口氣,開口:“林大哥,也許所謂的等待讓你受了很多折磨了,可是從始至終你就沒有想過,我願意給你等待的機會麼”。

    “我不是你要等待的那個人,不要再和自己過不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