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10 得理不饒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10 得理不饒人字體大小: A+
     

    “人家說的實話,你看看那個女的”白薔薇有時候就是屬於那種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主。

    “好好好,我錯了,我錯了”白薔薇看着顧悠悠的眼神似乎也覺得自己這樣有些過分了,低聲道歉。

    “別說了,微微,我們去找唯一吧,現在人本來就比較多,要是一會兒可就難找了”。

    袁寄語拉着人就往唯一剛剛走的方向去。

    可是卻被人叫住了。

    南宮雪本來因爲冷雲凰的事情心情就不怎麼好,結果倒好,這些名不見經傳的人一個二個來嘲笑她。

    冷雲凰也就算了,這些人憑什麼。

    南宮雪走過去,細跟的高跟鞋在地板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南宮雪看着幾人,長相確實不錯,身上穿的也不錯,可是,她就是看她們不順眼怎麼辦。

    要知道,她南宮家的大小姐,向來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

    何時被這樣的丫頭片子嘲笑過了,這就不能忍受了。

    “你們什麼人,有邀請函麼,爲什麼在這裏”南宮雪雙手交叉放在小腹上,嘴角揚起八顆牙齒的笑容。

    看起來優雅從容極了。

    顧悠悠看着人,眉頭皺了起來,看來這位也不似剛剛那般嬌弱,惹人憐愛。

    至少剛剛林初夏的哥哥在這裏不是這樣樣子的。

    現在現在似乎有些強勢和難纏啊!

    “小姐想表達的是什麼意思,剛剛我們做的不對,很抱歉”原本白薔薇想要說話,可是卻被顧悠悠阻止了。

    顧悠悠看着人,眼裏也沒有什麼神色,一味的淡定。

    要是自己露出什麼害怕膽怯的神色,只會讓這個更加肆無忌憚。

    “抱歉什麼?有什麼好抱歉的”看了她的好戲還在這裏說抱歉,覺得她會接受麼?

    “還有?我想要表達什麼意思?你沒有聽懂啊!哎喲,原來不止耳朵不好,理解能力也很差啊,真不知道林大哥怎麼就會宴請你們這樣的人,不是存心破壞氣氛麼”。

    南宮雪拿過一邊桌子上的紅酒搖了搖,品了一口。

    “你到底什麼意思”白薔薇看着南宮雪,臉色也沒有之前好看了。

    “什麼意思?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南宮雪眼裏有着輕蔑。

    “我想的那個意思,不就是有人死皮賴臉,可是男方不買賬”白薔薇微微笑了一下,她根本就不怕這個人。

    “你說什麼,再說一次”南宮雪眼睛如同淬了毒一般射向白薔薇。

    “姐姐,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不用再說什麼了”白薔薇也把原話還了回去。

    “你在給說一句,你知道我是誰麼,敢這樣和我說話”南宮雪看着白薔薇眼裏有些憤怒了。

    周圍這麼多人看着,這人就是存心給自己找難堪。

    “你不但耳朵不好,理解能力還有些差”白薔薇覺得自己無所畏懼,也把剛剛她自己說的話還給她了。

    這眼前就是一個嬌縱慣了的大小姐,總覺得別人都有順着她。

    可是她以爲她自己是誰啊?有本事怎麼不上天。

    “你個……小賤人,會不會說話”南宮雪看着白薔薇眼裏那有些得意的眼神被刺激到了。

    頓時什麼都顧不上了,拿着手裏杯子就往薔薇身上潑。

    白薔薇急忙退後,可是短裙還有一些被紅酒染色的地方。

    白薔薇看着自己這身衣服,這是剛剛小一一帶她們去包裝的。

    那也是小一一的一份心意,現在被別人破壞了,白薔薇也有些任性起來。

    “不但人長得醜,素質也差,裝什麼名門大小姐,裝的還很像一回事,丟臉不丟臉”。

    白薔薇抽出一邊擺放好的紙巾,擦了擦身上那被染色到的地方,儘管沒有任何作用。

    “嘴巴這樣利索,我今天就好好教訓你,免得你不知道怎麼說話”

    南宮雪揚起自己的手指快速的一巴掌打過去。

    可是聲音卻沒有響起,那在白薔薇臉頰一邊被另外一隻手握住了。

    “你想幹什麼,南宮小姐,這可不是A市名媛的作風,讓我有些失望啊”。

    唯一握着南宮雪的手指,有些不着調的看着人?。

    並沒有對方是女人並且現在臉色有些痛苦就這樣算了。

    她到要看看,這位到底有多囂張,敢欺負她的人。

    “你……放開我”南宮雪努力的抽出自己的手指,可是依舊被唯一拉着不放。

    “我剛剛要是不來,你可沒有打算放了我朋友的意思,怎麼,纔剛剛開始你就受不了了”。

    唯一看着周圍那些人對於自己的行爲開始指點起來。

    再看看南宮雪爆紅的臉頰,那是剛剛因爲痛苦而紅潤的。

    “南宮大小姐,說別人的時候,也問問自己是不是什麼地方做的不對,這要不然,在發生這類似的事情,那多尷尬對不對”。

    唯一還在繼續刺激着人,她就是不喜歡她又怎麼樣?

    她的朋友,容不得她欺負,真以爲自己是名門大小姐就可以胡作非爲麼?

    那也要看看,她沈唯一買不買賬。

    “放手,聽見沒有,我叫你放手”南宮雪因爲疼痛臉色有些扭曲,眼底深處看着唯一也有些不善。

    今日的仇恨,無論怎麼樣,她都不會忘記的,總有一天,她要加倍的還給她。

    “你叫我放手我就放手,那我我多沒有面子,對不對,南宮小姐,我這個人沒有什麼特別的,唯一比較令人欣賞的那就是護短”。

    說完唯一手指再次用力,眼裏並沒有任何心軟和仁慈。

    “啊”南宮雪疼得彎下了身子。

    唯一看着她的模樣,臉上依舊保持溫和的笑意。

    對於這種人,她向來沒有什麼仁慈的,對她的仁慈就是和自己過不去。

    別以爲你這樣放過她,她就會感激你,並不會,她只會感覺你懦弱和膽小。

    也只會更加找機會欺辱你,有些人她就是這樣現實。

    可是看着唯一的行爲,周圍那些人也圍了上來,有戲不看那是傻子。

    “南宮錦,你妹妹似乎吃到苦頭了,要不要上去幫忙”邢雲看着那些聚集在一起的人。

    和站在人羣中矚目的兩個人,唯一是背對着她的,所以他並沒有看見。

    只是看見了南宮雪那痛的扭曲的面孔。

    “沒事,都是成年人了,得爲自己的行爲負責,如果連這點問題都解決不了,那麼南宮家的大小姐位置早就不存在了”。

    南宮錦摟着自己懷裏美人,並沒有打算搭理南宮雪的死活。

    只要不是鬧的太大,南宮雪那樣的人,吃一吃苦頭那也是好的。

    免得一天自以爲是的覺得誰都要圍着她轉。

    “你這個哥哥做的有些失職啊?就這樣吧自己妹妹丟在一邊”。

    邢雲見南宮錦自己都不管,也沒有打算插手。

    他對於南宮錦這個妹妹,想來沒有什麼好感可言。

    “對了,子芩呢?上了一個衛生間,就這樣消失了”。

    邢雲見墨子芩半天都沒有來,也有些着急了。

    這貨不會是趁着他們不注意自己偷着跑了。

    ——

    “這女的怎麼回事,沒看見對方已經快要哭了麼,爲什麼就不能退後一步,得饒人處且饒人呢?”。

    “就是啊,你看看人家小姑娘,都快要哭出來了”。

    “也不知道這女孩子怎麼想的,心思怎麼這樣惡毒”。

    “現在的小孩子三觀真是讓人着急”。

    圍觀的衆人看着唯一和南宮雪兩人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她們這些貴夫人,一般有什麼事情,也不會和唯一這樣拿在臺面上來說的。

    現在看着唯一這樣粗魯的動作,還是有些啞然的。

    唯一對於那些人口中的話根本不在乎,世人從來都是同情弱者的。

    而這些人,看着這樣柔弱可憐的南宮雪,她這個野蠻的人自然就是被攻擊的對象。

    可是那又怎麼樣,她沈唯一何時在乎過這些東西。

    唯一的眼神直直的放在南宮雪身上。

    “怎麼?疼了,想要我放手也不是不可能,你給我的朋友道歉,那麼我們之間可能什麼事情都沒有”。

    “什麼?道歉”南宮雪紅着眼睛震驚的看着唯一。

    伸出另外一隻手,“你有沒有搞錯,是你的朋友在我面前說我壞話,你知道說的多難聽麼?”

    “我南宮雪做事情向來光明磊落,你知道你朋友多的話多麼打擊人麼?”。

    南宮雪越說越委屈,眼淚還直線啪嗒啪嗒往下掉。

    低下頭的瞬間,眼裏全是惡毒。

    “小一一,這件事情是我們做的不對,算了吧,剛剛確實我們也有做錯的地方”。

    顧悠悠看着已經哭起來的人,上去勸着唯一。

    “對的,老大,剛剛我是說話太不注意了”。

    白薔薇看着周圍那些對於唯一指指點點的人,心裏也不是滋味。

    很多時候,唯一之所以這樣,都是因爲護着她們。

    “可是,她打人就是不對,剛剛不是一副大小姐的面子十足麼,現在怎麼不得瑟了”。

    唯一看着兩人,再看了南宮雪一眼,雖然有些動搖,可是還是不打算罷手。

    “小一一,放手,我們沒事,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顧悠悠看着那還在哭泣的人,心裏有些發軟。

    上前直接拉開唯一的手指。

    “你幹什麼”唯一手指被拉開有着不樂意了。

    這傻瓜,到底幹嘛?

    這人現在要是不徹底收拾,以後可能有的鬧。

    如果不讓她心裏形成危險意識,她就覺得你是個沒用的。

    “我知道,小一一是爲我們好,可是,小一一,不要再這樣了,我們很好,也沒有委屈”。

    “剛剛確實是我們不對,我們做的有些過分了”。

    顧悠悠拉着人的手指,解釋剛剛的事情。

    “是不是我自作多情了”唯一撇了撇嘴巴看着人,她還不是怕她們受委屈。

    “我們小一一很好了”顧悠悠朝着她眨了眨眼睛。

    “好吧,我不鬧了”唯一聳了聳肩膀。

    可是這不,南宮雪手指才鬆開,看見還在交談的兩人眼裏全是惡毒。

    手腳快速的就一巴掌想給唯一打過去,這個今天給她的恥辱夠多了。

    “啪”的一聲,卻不是南宮雪打唯一的,而是巴掌聲落在南宮雪的臉上。

    場面頓時安靜了。

    “你敢打我”南宮雪覺得捂着臉轉過頭震驚的看着唯一。

    “那你覺得不不該打麼”唯一倒是反問回去。

    明明剛剛她都已經打算停手了,這一位還是不打算罷休,那麼,就不要怪她不客氣了。

    周圍的人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在她們看來,這南宮雪本來應該得逞的。

    因爲唯一的重心根本不在她的身上。

    可是誰能知道,這姑娘反應會如此迅速,轉過身管你三七二十一,一巴掌就打了過去。

    “嘖嘖嘖,這女的好潑辣啊”邢雲看着那快速反擊的人,感嘆的同時也有些欣賞。

    “只是,那女的旁邊那個人看起來怎麼這樣面熟”邢雲看着今天穿的非常性感的白薔薇。

    濃妝豔抹下讓他覺得有些面生。

    “夠味,南宮雪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被人打呢?打人那姑娘可能就有些慘了”。

    對於自己的妹妹南宮錦太瞭解了,是一個吃不得虧的。

    “女人的地方就是是非多”邢雲低下頭拿着酒杯喝自己的。

    ——

    “我這個向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南宮小姐,不是你一個人脾氣不好”。

    唯一甩了甩自己的手,“打的我手疼”。

    “沈小姐手腳真是利索,你這樣墨大哥知道麼”。

    聽見聲音,唯一轉過頭。

    而在她轉過頭的瞬間,那躲在角落裏正在喝酒的邢雲一口噴了出來。

    “小嫂子”難怪他就覺得爲什麼那個穿着紅裙子的女孩子那麼熟悉。

    可不就是上一次和他一起去月亮灣看唯一的那個小姑娘。

    站起身子,走上前去,這看見了,要是不上去打招呼。

    並且還是在唯一處於這樣尷尬的情況下,這要是被部隊那個冷血魔鬼知道了。

    他邢雲看着他的寶貝疙瘩受了這樣的委屈,還在一邊看戲,回來還不得扒了他的皮子。

    “你幹什麼,這樣着急”南宮錦看着匆匆離去的邢雲也站了起來。

    這貨到底要幹嘛,還這樣匆忙。

    “每一次見面,沈小姐給人的驚喜就更多了”。

    洛思琪走上前,看着這樣優雅的唯一,嘴裏的話說誇讚。

    可是眼底深處卻有着掩飾不住的嫉妒。

    “你就是那個……那個誰”唯一看着人眯起眼睛,總覺得有些面熟。

    “你……”洛思琪聽到唯一這句話臉上就有些難堪了。

    上一次讓自己難堪就算了,這一次依舊還是這樣讓人覺得難於接受。

    可是她自己不想想,如果不是她自己和自己過不去,唯一怎麼可能噁心她。

    “沈小姐,我是洛思琪,我想我們已經見過了,沈小姐真是貴人多忘事”。

    這麼多人在,洛思琪在怎麼樣不喜歡唯一,那也得好好說話。

    畢竟她可是A氏名媛圈裏出了名的貴女。

    “不好意思,我對於不重要的人記得不是太牢,我想我和洛小姐也不過才見了一次面而已”。

    唯一當然知道這貨是誰,不就是那個老男人的愛慕者,她就是故意的。

    “沈小姐真有性格,就是不知道這樣的性格是好是壞”洛思琪眼裏有着冷意。

    “有人寵着,在壞那也是無所謂的了”唯一眨了眨眼睛,說的很無辜。

    可是,洛思琪卻知道她話裏的意思,不就是給她炫耀她得到了墨御的寵愛麼?

    ------題外話------

    推薦好友堇兮的文《盛世婚寵之名門暖媳》4月8號到11號要進行PK比賽,麻煩大家都去收藏評論一下,一定要讓堇兮順利通過PK啊,收藏加評論哦,謝謝大家。也可以收藏之後看一下,男強女強,強強聯合,一對一甜寵文。很不錯的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