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08 再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08 再遇字體大小: A+
     

    “媽媽,小妹呢?”看了看着四周,缺少了那道平時嘰嘰喳喳的身影。

    林初晏看着自己身邊的母親,開口問道。

    “你呀,又不是不知道你那個妹妹不但閒不住,也不是一個喜歡準時到”許琳想起自己那個喜歡鬧騰的孩子,也有些無奈。

    “妹妹這個年齡正是喜歡到處玩耍的時候,你也別管的太嚴厲”。

    對於自己妹妹,林初晏是特別偏袒的。

    “你呀,就這樣使勁寵吧,要是哪一天闖了什麼大禍,夠的你們哭的”許琳拍了拍自己兒子的手。

    “妹妹是一個知道分寸的人”有些人,是嬌寵不壞的。

    比如林初夏,比如沈唯一。

    林初晏望着門口,也不知道他妹妹會不會把那個人帶回來。

    “看什麼?這樣望眼欲穿的”許琳順着林初晏的目光也望着外面。

    一眼望過去,除了那些宴請的賓客,並沒有什麼太過熟悉的人。

    “沒看什麼”林初晏笑了笑。

    “回來了,就去和大家打打招呼,一直和你母親在一起,這算怎麼回事”林智一一敬完酒之後。

    看着那陪着自己老婆的人,頓時有些不爽了。

    憑什麼爲他辦的宴會,他反倒在一邊悠閒的聊天,他卻在這裏苦逼的敬酒啊?

    “老頭子,你這是抽的什麼風”許琳聽見自己老公那陰陽怪氣的聲音也忍不住開口。

    “這不是爲了我初晏好嘛!你看看,今天這麼多和初晏年齡差不多的,也不是不可以認知一下啊”。

    林智意有所指,許琳立刻會意,看了一下週圍。

    “宴兒,你父親說的對,你去和大家打打招呼,別陪着母親了”。

    許琳催促着林初晏。

    “母親”林初晏有些無奈了,他母親的意思他又不是不知道。

    可是,對於那些人,他是真的找不到那種心動的感覺啊?

    就是非要那種心動的感覺,以至於他在外多年,從未有過什麼緋聞。

    “快去”許琳以爲是自己兒子不好意思。

    “母親,我……”。

    “林公子”。

    聽見聲音,林初晏轉過頭,那個一個嬌小可愛的女孩子,一張娃娃大的臉蛋,臉上的妝容恰到好處,笑容可親,看起來讓人十分有好感。

    “你是……”頂着自己母親和父親那調侃的眼神,林初晏出於禮貌問出口。

    “我叫南宮雪”女孩子做着自我介紹,只是眼神卻一直放在林初晏那溫潤如玉的臉上。

    許琳看着南宮雪,臉上有着笑意,看了自己的孩子一眼,眼裏有着鼓勵。

    那個女孩子眼裏的神色她並不陌生,作爲過來人,相反,她很清楚。

    南宮雪似乎感覺到許琳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有些臉紅的低下頭。

    “林伯父,林伯母好”擡起頭給林智和許琳打招呼,只是眼裏依舊有些羞澀。

    “你好,南宮小姐,多年不見,南宮小姐變得更加漂亮了”許琳看着南宮雪眼裏有着讚賞。

    小姑娘長得確實非常乖巧和水靈,讓人看起來就非常喜歡。

    “哪裏,林伯母妙讚了,南宮愧不敢當”南宮雪看着許琳臉頰嫣紅,十分害羞。

    “哪裏,林伯母可是從來不說假話,對了,前幾年還聽說你出國留學了,並且成績十分優秀,比起你們,我們是一代不如一代了,林伯母羞愧啊!”。

    許琳說的倒不是假話,她之前家境確實不錯,但是考慮到諸多原因,還是拒絕了家裏安排的出國深造的打算。

    現在看着這些一個二個的全是外國那些名牌大學畢業的,打心眼裏覺得還是挺不錯的。

    “哪裏,聽我母親說,你當年可以非常有能力的女強人”南宮雪對於怎麼和這些夫人說話,還是遊刃有餘的。

    “你母親,呵呵呵,我記得她,只是很久沒有見面了”。

    “老婆,我們去那邊看一下,那邊還沒有招待呢?”林智看着和南宮雪相談甚歡的兩個人,有些蛋疼。

    說好的爲了兒子製造機會呢?

    許琳轉過頭看着自家老公,看着她對自己的示意。

    許琳立刻明白過來。

    “哦,對,那裏的朋友都沒有來得及打招呼,瞧我這記性”。

    “南宮小姐啊,那你和初晏好好聊聊,聽說你們當年還是一個學校的,話題會比較多”。

    “伯母就先過去了,讓初晏照顧你”許琳說完拉着自家老公,快速的走了。

    林初晏看着自己風風火火的母親,也有一些無奈。

    揉了揉額頭,這都是什麼和什麼啊?

    看着一邊盯着自己臉色爆紅的人,林初晏覺得,爲什麼自己的妹妹妹在呢?

    這位也不是什麼好相處的,南宮家的大小姐,南宮錦的嫡親妹妹。

    態度太好或者太壞都不是什麼好事情。

    “林大哥還記得我麼?”南宮雪見人一直沒有說話,便擡起頭忍不住開口。

    “這些年忙於學業,很多事情或者人都忘記了,抱歉,南宮小姐”。

    雖然剛剛林母說兩個人是一個學校的,可是對於這一位,林初晏表示,自己真的不熟悉。

    “林大哥這樣努力刻苦的人,忘記這些事也正常,算起來,林大哥還是我的學長呢?”。

    南宮雪並沒有因爲林初晏嘴裏的話而有任何生氣。

    這個人,很多年前她就認識,只是那個時候,這個人的目光就一直不在她身上。

    “那時候A市一中那個不知道學長的大名”南宮雪看着眼前的人,眼裏有着崇拜。

    “呵呵呵,那都是外在的,南宮小姐也很優秀”林初晏見南宮雪盯着自己的眼神,也有些不自然。

    “哪裏,比起當年A市一中的風雲人物,雪兒那點才華就不夠看了”。

    “南宮小姐很客氣,很謙虛,來,南宮小姐,這邊坐,你來我家做客,總不能一直這樣站着,那簡直太失禮了”。

    “謝謝林大哥”南宮雪聽見林初晏這類似關心的話,心裏如同抹了蜜一般。

    甜的飄飄然的,這個人她暗戀了很多年,也追逐了很多年,現在能坐在一起,真的非常不容易啊?

    林初晏帶着南宮雪走到一邊比較隱蔽的角落坐了下來。

    別誤會,他只是生活的寧靜慣了,突然這樣吵吵鬧鬧的,還是有些不習慣的。

    找的地方自然會比較安靜。

    ——

    “你那個妹妹是不是看上人家林初晏了”另一個角落的邢雲看着南宮雪,轉過頭問着自己身邊的南宮錦。

    “人長大了,都有自己的想法,那些事情我怎麼攔得住”南宮錦喝了一口紅酒,說的莫不在意。

    對於那個妹妹,南宮錦覺得不知道回事,從小就沒有那種親密感。

    “這樣粘着人家,我看那個林初晏可不是這樣容易就能搞定的人”。

    邢雲對於南宮雪印象不多,兩個人的交際實在是太少了。

    “反正一個字,女人就是麻煩的衍生物”。

    “南宮少爺,你說的這話,人家可就不依了”這一次說話的是南宮錦帶來的女伴。

    濃妝豔抹,穿着暴露,身材是非常有料的。

    邢雲知道,這應該就是最近和南宮錦打的比較火熱的那個二線明星。

    “啵,這不是說別人麼,我寶貝最棒了”南宮錦摟過旁邊的人親了一口。

    “你壞”那女子掄起拳頭捶了一下南宮錦的胸口,不是生氣,反倒撒嬌。

    “我壞不壞,你不是知道麼”南宮錦摸了一把女子的小蠻腰。

    而全程看着兩人調情的邢雲覺得自己受不了了。

    “能不能正常一點,每天這樣看着也很心累啊,能不能照顧一下單身狗”。

    “怪我”南宮錦瞟了他一眼。

    邢雲:“’……”怪我。

    ——

    唯一幾人一路直飆林家的舉辦宴會所在的酒樓。

    車子纔剛停下,就有人專門的人打開車門。

    唯一首先下車,緊接着林初夏和其餘幾人。

    而那些纔剛剛準備走進去的人,看着這一道靚麗的風景線,均停下了腳步。

    “這是哪家的大小姐,以前怎麼沒有見過”。

    “長得好標緻啊!這麼漂亮的不應該不眼熟纔對啊?”。

    “這是林家舉辦的時候宴會,會不會是他什麼親戚啊?”。

    “可能就是這樣”。

    聽着周圍的竊竊私語,唯一看了林初夏一眼,可不就是和林家有關係。

    “走吧,在外面怪冷的”看着已經日落西下,A市也沒有白天的炎熱。

    “沈小姐,好巧啊”唯一纔剛踏出一步,就聽見有人叫自己。

    唯一轉過頭,看着來人,在看見對方以後,唯一暗自翻了翻白眼。

    爲什麼會遇見這貨。

    沒錯,這就是唯一前幾日才遇見的王譯。

    此時的王譯身着紫色的的西裝,雙手放在褲兜裏,墨鏡遮住了大半邊臉。

    走上前來,摘下墨鏡,除了唯一,其餘幾人看着那比女人更加妖媚幾分的面容有些回不過神來。

    “沈小姐”王譯得不到唯一的答覆,執着的再喊了一聲。

    “你好”看着周圍那些人,唯一不可能給對方難看,這是林初夏家舉辦的宴會。

    在怎麼樣也不能讓林初夏難看。

    “沈小姐今天……”王譯看了唯一全身一眼,眼裏快速的閃過一抹驚豔。

    “我怎麼啦”唯一順着他的眼神看了一眼自己的裝扮,發現並沒有什麼奇怪的。

    “沈小姐今天讓人很驚豔啊”王譯真的覺得,每一次見唯一就有不一樣的感覺。

    今天的唯一,一身白色,態度禮貌而規矩,淺笑嫣然之間酒窩若隱若現,優雅的同時還不失甜美。

    “謝謝”唯一還能說什麼,能特麼死不要臉的說自己也覺得自己很美麼?

    “這位先生,敢問貴姓,你這樣看着我朋友不覺得不方便麼?”林初夏並沒有因爲對方是一個大帥哥就分不清東西南北了。

    失神只是一會兒,便立刻清醒。

    “林小姐,好久不見”王譯偏過頭,給林初夏打招呼。

    “我們……什麼時候見過”林初夏看着王譯,她發誓,她絕對不是故意這樣說的。

    只是他這句好久不見,讓她反射性的就把話說出口。

    “林小姐貴人多健忘,我們似乎見過不少面了”對於林初夏,王譯的印象也不是很深。

    “嘿嘿,那我肯定忘記了”林初夏看着人這下有些不好意思了。

    “沒事”王譯也不再打算和她說話,他對她可沒有什麼興趣。

    “沒事你打擾人家做什麼,有毒吧你”這下不是林初夏說的。

    墨柳抱着雙臂,一身休閒裝,到沒有上一次那樣非主流了。

    “你是……”王譯轉過頭,看着那朝着自己來的人,感覺有些面熟。

    待人走進以後,王譯眼睛眯起,果然是熟人。

    “墨小姐,什麼風把你吹了了”這不就是墨家哪位活祖宗。

    “嘖嘖嘖,你還是這樣弱不經風的,還能這樣折騰,也真是不容易的”。

    嘴裏雖然說話,可是眼睛已經粘在唯一身上了。

    “大美女,好久不見,有沒有想我”墨柳一把就撲了過去。

    “你特麼誰呀,給老子淡定”林初夏伸出手指攔住人。

    “你管得着嘛”墨柳見自己沒有佔到便宜,也有些不樂意了。

    “你不是送飯的嗎?來這裏幹嘛,這裏可不用送飯”林初夏斜眼看着人,嘴裏的話就是忍不住有些難聽。

    “不是,我是來看看大世面的”墨柳眨了一下眼睛,看着唯一有些無辜。

    “你姓墨”唯一忍不住有些疑惑的問出來。

    這纔是唯一最在乎的地方,現在聽到墨這個姓氏,她就有些敏感。

    “額,是莫,不是墨,草字頭那個莫,嘻嘻嘻”墨柳走上前,眼神直直的看着唯一。

    現在她的身份她可不敢說話,這樣就沒有意思了。

    “啊,我可能有些誤會”唯一看着墨柳,心裏雖然有些懷疑,可是卻沒有打算問出口。

    即使她問了,就以現在這個的情況來看,對方也不可能說的。

    “只是覺得我們好有緣分,感覺走到哪裏莫小姐的存在似的,讓我產生一種覺悟,莫小姐……”。

    唯一也把眼神放在墨柳身上,墨柳聽見這話心裏咯噔一聲。

    這小嫂子要不要警覺性這樣牛逼,她裝的已經夠純良了。

    “什麼,你想說什麼”墨柳吞了一口口水,看着唯一。

    “莫小姐肯定很喜歡我”唯一說出口的瞬間,其餘人全部震驚了。

    衆人:“……”這特麼都是什麼事情啊,還以爲會是什麼隱祕的事情呢?

    “對,很喜歡沈小姐的性格”墨柳笑得露出了自己的虎牙,讓人瞬間覺得很可愛。

    而不是特種部隊那個令人害怕的獵狐。

    “緣分真是奇妙”王譯看了墨柳一眼。

    既然墨柳沒有公佈自己的身份,那他也沒有必要去做這個壞人。

    “沈小姐要不要一起進去”作了一個請的姿勢,看起來就如同那西方優雅的王子,賞心悅目極了。

    “嗯”唯一點了一下頭,擡起腳步走進去。

    “沈小姐,等等我”墨柳屁顛屁顛的跟着唯一走進去,林初夏當然也不可能讓墨柳跟着唯一。

    她就是不舒服那個自來熟的人怎麼樣。

    顧悠悠幾人看着那兩個把唯一圍在中間的人,搖了搖頭。

    看着林初夏那着急的樣子,倒有幾分古代妃子快要失寵的那種感覺。

    ------題外話------

    推薦文:

    誘柒有癮:老婆,親一個

    本書講述的是一個女主在娛樂圈通關打怪的升級故事,再順便在全國人民的眼皮子底下談談戀愛,偷偷結婚,生個小娃。

    陸亦歐:老婆,你什麼時候也把我的身份透露出去啊,外面到處都是說你單身的。

    柒橙:等着吧,你不出現挺好的。

    當小包子將她已婚的事實直播出去的時候,陸亦歐偷笑,看你還有什麼法子藏着。

    來來來,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秀老婆啦!

    再一次被陸亦歐做到腿軟,柒橙發誓一定要離婚!

    “寶貝,離什麼婚啊,我不就是不讓你拍吻戲嗎?你說你答應了不就行了嗎!”

    柒橙揉着痠痛的腰咬牙切齒道:“你TM放屁,我拍正常戲份的時候你就沒這樣過嗎!我看你遲早有一天會廢的!”

    陸亦歐最後用行動證明了到底誰先廢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