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07 前往林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07 前往林家字體大小: A+
     

    幾天的時間就這樣過去,這一天才下課,林初夏就迫不及待的抓住唯一。

    “你幹什麼,要不要這樣激動”唯一打開林初夏的手指,語氣裏全是嫌棄。

    “你忘記答應我的了”林初夏直直的看着人,眼裏有着詢問。

    “記得了,不就是去參加你哥哥的宴會麼,我知道”唯一表示,自己的記性還是很好的。

    “小一一,你是不是糊弄我,你打算就這樣去我家”。

    林初夏看着整張臉都是素顏,穿着黑色的短裙,踩着高跟鞋,頭髮還能將就看得過去。

    可是,就這樣參加宴會真的好嘛?她爸爸可是邀請了很多人,她自然希望自己的朋友美美噠的參加。

    然後收穫屬於自己的豔遇啊,要知道,裏面可是有很多成功人士啊?

    “你還想讓我怎麼樣”唯一擡起腳就給林初夏踹過去。

    修養兩天,真以爲她改吃素了,要知道,穿上旗袍,她照樣敢玩劈叉。

    “你難道就不能打扮一下”唯一本來就長得美,要是在加上一些妝容的修飾,那麼肯定會讓人更加離不開眼睛。

    林初夏就是想讓那些沒有眼睛都看看,她家小一一多麼優秀和漂亮。

    “可是,這兩天老男人命令禁止過,不能穿的太過暴力和招搖,我特麼聽的耳朵都快懷孕了”。

    唯一覺得自己受不了了,這兩天那個死男人就是因爲她說要參加宴會的時候。

    整夜嘀嘀咕咕的,就是不能穿的太矚目。

    “他有什麼問題,請他保留意見,一個大男人,心眼怎麼那麼小”。

    “我不管,小一一,你到底換不換衣服”林初夏覺得自己有些酸了。

    她和沈唯一好歹也認識幾年了,還敵不過那個才認識幾個月的老男人。

    她表示自己真的很不服。

    “你知道墨叔叔怎麼說的麼”顧悠悠走上前,清了清自己的喉嚨。

    “小祖宗,就算老公求你了,去玩可以,不要在打扮什麼了,我老婆天生麗質”。

    “小祖宗,就算讓老公安心,你就不要在打扮了,老公在部隊很有壓力啊?”。

    “小祖宗,你穿平時那些衣服就好了,我老婆真的不需要打扮”。

    顧悠悠故意加粗自己的聲線,學的惟妙惟肖的。

    “去你的,一天就喜歡偷聽別人打電話,要不要你那張臉”唯一臉色有些微紅,拿起書本就給顧悠悠打了過去。

    “小一一,那個老男人真的想多了,我們小一一從一而終,從來不會做什麼不軌的事情,所以不用怕”了。

    林初夏覺得自己有些不死心,繼續誘拐着沈唯一。

    “你想想了,自己的老婆漂亮被別人誇讚,即使那個老男人表面上沒有說什麼,可是心底一定非常自豪的”。

    “你的這張面就是你老公的門面啊”林初夏現在才覺得,其實自己還是有一個做銷售的材料。

    說的什麼鬼話,她自己都差不多信了。

    唯一一支手支起自己的下巴,想了一下,覺得也是。

    畢竟她雖然嫁的是墨御,可是墨御背後卻代表着墨家。

    作爲未來的墨家少夫人,去露一下面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想通了以後,唯一也肆然了,無論怎麼樣,她的心眼很小,小的只能夠裝下一個人。

    既然已經有了墨御,那麼就容不下別人了。

    “走吧!我們去收拾一下自己”唯一自己首先朝着前面走去。

    “這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啊?有些事情怎麼都攬不住啊!化妝,你們覺得沈唯一會是一個愛化妝的人麼”。

    顧悠悠看着前方的人咂了咂嘴巴,沈唯一之前的妝容,別說美感,那簡直就是慘不忍睹啊?

    “臥槽,小一一,你放過我吧,我親自給你上妝”顧悠悠能想到的,林初夏自然也不笨。

    不顧形象的朝着唯一飛奔過去,她要親自監督。

    事實證明,真的是她們想多了。

    唯一開着自己的瑪莎拉蒂,帶着幾人一路狂飈,最後停留在一家高級的造型連鎖店門口。

    然後帶着幾人上了去。

    “小一一,你帶我們來這裏幹什麼,我好方啊”顧悠悠緊緊的挨着唯一。

    她平時咋咋呼呼的,可是到了陌生的地方,還是很慫的。

    顧悠悠看着眼前那裝修的異常奢華的地方,光是那牌子,就設計的異常有特色。

    “小一一,這地方會不會特別燒錢啊,要是這樣還是不要了,我們回寢室,我給你們化妝吧”。

    走進裏面一看,顧悠悠就有些忍不住了。

    這特麼要是一次花費下來,一整年都可以吃土了。

    “什麼眼光,回寢室,你那裏來的垃圾妹,會不會說話”顧悠悠的話才說完,旁邊便傳來一道女聲。

    話雖然難聽,可是語氣很平淡,沒有任何鄙視之類的。

    幾人源着聲音的發源地看過去,那個一個上了年齡,卻打扮非常時髦的女人。

    可是兩者的結合卻不突兀,那歲月沉澱下來的氣質只會越發的更有那種成熟女人才有的韻味。

    “李小姐,這是我朋友”唯一看着人笑着給對方介紹自己的好友。

    “悠悠,初夏,這是這家電的老闆娘,李晨曦”。

    “呦,小美人,這些都是你的朋友啊,果然物以類聚,人以羣分,美女都喜歡抱團在一起的”。

    李晨曦看着那幾人,雖然未施粉黛,可是隻要稍微修飾,還是非常有看頭的。

    特別是唯一,李晨曦覺得她自己眼光也算頂尖的哪一種,可是眼前那絕世的小美人。

    多一分太過刻意,少一份又太過不足,這種美的剛剛好的的臉龐,讓李晨曦覺得自己移不開眼睛了。

    她一直好色,好女色,每一次見唯一,再看看別人,她都覺得是折磨。

    “李大美女,別說我們了,你纔是當之無愧的美人,我呀?自愧不如”。

    唯一看着李晨曦,可是臉上的笑意表明,她顯然被對方的話愉悅到了。

    她對於李晨曦這樣的眼光直接視而不見,這種眼光她看得多了,再說,這李晨曦也不是第一次見她。

    “沈小姐妙贊,嘿嘿嘿”李晨曦把眼光再次放在悠悠她們都身上。

    可是這一次幾人卻被看得頭皮發麻,那眼神怎麼看這麼猥瑣,怎麼看怎麼齷齪。

    給她們的感覺就是她們彷彿被扒乾淨了呈現在她眼前。

    幾人的身子有些微微的顫抖,這感覺太詭異了,都是女的,沒必要。

    “看什麼了,大家都是女的,我有的你也有”最終還是林初夏忍不住了。

    “哼,小姑娘還挺有脾氣的”李晨曦說完之後偏過頭看着一邊的唯一。

    “小一一有什麼指示麼”。

    “這幾位那就麻煩晨曦姐了”唯一指着一邊的幾人看着李晨曦說道。

    “沒問題,包給我,一定讓你滿意”李晨曦打了一個響指。

    “姐妹們,開始幹活了”話一說完,便有人陸續的上來。

    而唯一,自然由李晨曦親自上手,對於唯一,李晨曦是非常樂意的。

    ——

    打扮好的唯一堪比那最完美的藝術品,讓人賞心悅目。

    唯一看着鏡子中的自己,那和自己母親如出一轍的面容,嘴角勾起。

    她和她媽媽唯一的區別就是她臉頰兩邊的酒窩。

    只是這樣打扮精緻的妝容她還是從未有過的。

    “真美?你說你爲什麼就這樣美呢?這不是存心讓我們羞愧”李晨曦看着唯一,由衷的讚歎道。

    “謝謝,晨曦姐也不差”唯一轉過頭,看着李晨曦開口道謝。

    “嘖嘖嘖,你什麼時候這麼客氣了,要說容貌,那是天生的,我可沒有這樣好的優勢”。

    李晨曦退後幾步,讓唯一站了起來。

    “快去換衣間,衣服務已經爲你準備好了”李晨曦推着唯一,讓她速度快一點。

    她其實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她親自打造出來的人。

    “別急,我慢慢來”唯一看着人有些好笑。

    不過還是乖巧的走進換衣間,看着那擺在衣架上的衣服伸出手拿了過來。

    顧悠悠幾人這邊,化妝師和造型師也速度極快的給她們幾人挑選屬於自己的風格。

    等幾人再次會面的時候,彼此都睜大了眼睛。

    “臥槽,看不出你們還有這麼大的發展空間啊?化了妝一個二個看起來還是很像那麼回事”。

    林初夏對着幾人吹了一聲口哨。

    “少不正經,你自己還不是一樣”顧悠悠雖然有些變扭,可是看着那鏡子裏和平時大相徑庭的人。

    心裏還是美美噠,沒有哪一個女的不愛美。

    顧悠悠是一身青色的坎肩魚尾短裙,青色的高跟鞋,頭髮大卷的披散在身後,妝容略清淡,看起來比較恬靜。

    而林初夏則是白色的抹胸禮服,配上白色的高跟鞋,頭髮盤了起來,頭頂着一個小王冠,頗有些公主風。

    袁寄語一身淡藍色的碎花裙,及肩的長髮也被辮了起來。

    白薔薇就比較騷包了,一身大紅色的緊身長裙,妝容也比較妖媚,捲髮披散在一側。

    “臥槽,白薔薇,你去搞豔遇啊,穿的這樣騷包,要不要這樣”林初夏還是第一次見白薔薇穿的這樣張揚。

    “你以爲我想呀?造型師說我適合這個造型”白薔薇眨了一下眼睛,也有些無奈。

    “可能她是覺得你有那個勾引人的狐媚本事”林初夏有些忍俊不禁。

    這白薔薇的五官分開看確實不怎麼樣。

    可是如果組合在一起,確實有那麼一種妖媚的感覺。

    也難怪造型師爲她這樣選擇了。

    “我說,油菜花,你爲什麼選的這樣公主風,看起來很小女人啊”白薔薇看着林初夏一身打扮,也開始挑刺。

    林初夏轉了一個圈,“可能造型師覺得我比較清純,穿成這樣比較合適”。

    “又不是結婚,穿的如此講究”白薔薇撇了撇嘴巴。

    “管好你自己,今天你可能不知道成爲多少人眼中那可口的食物”。

    林初夏冷哼了一聲。

    “小一一呢?我比較期待她啊”林初夏想着唯一就開始冒星星眼。

    要知道,喜歡美女從來不是男人的專利。

    “別想了,看得到你也吃不到”白薔薇撥了一下自己的捲髮,笑得有些得意。

    “滾你的,就你知道的多”林初夏一腳直接踹過去。

    “什麼事情,大家如此熱鬧了”唯一從換意間走出來,好笑的看着幾人。

    只是,在唯一走出來之後,幾人的視線便定格住了。

    現在的唯一一身白色旗袍,改變了之前的顏色,旗袍上精緻的蘭花繡紋,淡雅的妝容,白色的珍珠耳環,一隻手帶着乳白色的鐲子。

    修長勻稱的雙腿,配上白色的高跟鞋。

    烏黑秀麗店頭髮盤了起來,幾縷彎曲的髮絲散落在臉頰兩側。

    “仙女兒”林初夏一把跑過去,抱着唯一。

    “停停停”唯一看着抱着自己非常親密的人。

    “人家看見美女就忍不住”林初夏看着近在咫尺的唯一,眼睛直直的。

    “走吧,別鬧了”唯一看着林初夏的樣子,提醒道。

    “好好好,等我去刷卡”林初夏還是有些覺悟的。

    今天這些人都是她邀請去她家的,即使唯一不在意,這錢也是她親自給。

    她林初夏平時是比較節約,可是還不至於摳門到這樣的地步,該用還是得用。

    “刷我的卡吧,夏夏”唯一拿出自己的卡,這裏是她帶着她們來的。

    “刷我的”林初夏搶過唯一的卡,拿着自己的卡去結帳了。

    “不至於,夏夏”唯一搖了搖頭。

    “走吧!大美女們”唯一轉過頭看着那站在原地的幾人。

    “小一一,對不起,我們是不是讓你破費了”。

    袁寄語雖然很喜歡自己現在的打扮,可是想着這不菲的價格,還是覺得有些抱歉。

    “對不起什麼?臉皮厚,吃個後,你看看白薔薇那個二貨,不是很心安理得麼”。

    唯一一把摟住人的肩膀,示意她現在正在吃着東西的某人。

    “關我什麼事?老大,我在你身上花的還少啊,才坑你一次而已,至於麼”。

    白薔薇翻了翻白眼,這幾人就是喜歡打擊她。

    “走了,走了,今天可是油菜花破費,晚一點大家在報答她”唯一一手拉着一個人,朝着門口走去。

    “再見了,李小姐”唯一轉過頭給李晨曦道別。

    “下才再來”李晨曦嘴角揚起,看着唯一。

    “嗯”唯一點了一下頭表示答應。

    “剛剛你們誰說要報答我”林初夏結完賬之後走過來,把唯一的卡還給她。

    看着幾人問道。

    “別說其他,下個星期要交的那片心理感想我還沒有動筆,考驗你們的時候到了”。

    林初夏說的坦然,而幾人看着林初夏則是目瞪口呆。

    “我要是沒有記錯,那個老師佈置這個作業起碼有一個月了,爲什麼你一個字都沒有下筆”。

    顧悠悠看着林初夏,這貨是不是真的找死,感想要是寫不出來,那個老巫婆不弄死她。

    “悠悠,寄語,薔薇,考驗我們友情的時候到了,幫幫我啊”。

    想起那個老師,林初夏身子顫抖了一下。

    “誰認識你,再見,我們友盡”顧悠悠往旁邊移了一下。

    “油菜花,你簡直找死”白薔薇看着林初夏眼裏有些幸災樂禍。

    還好,有一個和她一樣的,還沒有動筆,這樣心理也有一個安慰。

    “說的你好像寫了一樣,別怪我沒有告訴你,只要有我,必定有你,我們那一次不是同甘共苦的”。

    林初夏瞟了白薔薇一眼,這貨懶得和她差不多,會寫纔怪。

    ------題外話------

    他,出生高貴,冷酷霸道,全國最具價值的黃金單身漢。

    她,背景神祕,冷漠傲氣,國外神祕家族的千金大小姐。

    當冷漠無雙遇上冷酷無情,愛情局中局,到底是誰攻陷了誰?

    這是一個從鬥智鬥勇到並肩作戰的坎坷征程。

    她表面冷漠無雙,實則溫柔堅韌,

    他表面冷酷無情,實則寵妻如命。

    這是一個蝸牛般女子逐漸相信愛情的故事;

    這是一個獵豹般男子步步爲營的獵愛故事;

    這是一個來來回回,兜兜轉轉,有始有終的故事。

    絕對的寵文,一對一。男女身心乾淨。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