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06 林初晏的歸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06 林初晏的歸來字體大小: A+
     

    “我不管,小一一,你必須給我去”林初夏看着唯一直接耍賴了。

    “去去去,必須得去,必須得去,你都這樣說了,我能不去麼”唯一連忙答應。

    “那我們到時候一起去,你不要想有什麼事情給我耽擱了”林初夏看着唯一眼裏有着威脅。

    “嗯”唯一覺得沒有必要反覆的答應,她沈唯一沒有什麼愛好,但是向來言出必行。

    林初夏也沒有在打擾唯一看書,自己安靜的吃起東西來。

    ——

    F國,此時的候機室,正坐着一個與周圍與衆不同的人,那是一個東方男子,劍眉飛揚,深邃的眼眸,裏面有着星點般細碎的笑意。

    櫻紅的嘴脣,高挺的鼻樑,光滑飽滿的額頭,嘴角微微勾起,皮膚偏向白皙,和墨子芩的溫柔儒雅不一樣。

    墨子芩雖然優雅,可是始終出自軍人家庭,身上總帶着那麼一絲若有似無的匪氣,只不過被他掩飾的很好。

    而這位,就更加的溫潤如玉了,光是相貌看起來就很賞心悅目。

    他就是準備回國的林初晏。

    林初夏低下頭,看着自己手裏的機票,不知道想到臉上的笑意加大了。

    他終於可以學成回國了,也不知道當初那小姑娘怎麼樣了,有沒有長大,有沒有成熟,有沒有想他。

    以前那個肆意張揚的姑娘,林初晏想着,應該是更加耀眼奪目了。

    也能承受得起他給的愛了。

    “初晏”還陷在幻想裏的人卻突然被一道女聲打破。

    林初晏擡起頭,看着聲音的發源地,隨之臉上揚起明媚的笑意。

    “艾米”林初晏脫口而出,顯然是認識對方的。

    女主大概一米七左右,急急忙忙的跑進來,那是一張屬於西方國家的面孔,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一雙深藍色的眼眸。

    “初晏,你爲什麼這樣着急回國,不是還有半個學期的學業沒有完成麼?是不是家裏出了什麼事情”。

    被喚作艾米的女子很費力的說着不太標準的普通話,語氣裏全是焦急。

    “艾米,你知道我的,我不屬於這裏,早晚都要回家的,那半個學期的課程,我早就修完了,沒事的”。

    林初晏看着到自己下巴的女孩子,眼裏有着溫柔,這是在這陌生的國度裏陪伴了他最長久的人。

    給力他很多動力和溫暖,讓他覺得非常感動。

    在他心裏,艾米的位置可能和林初夏一樣,都是屬於小妹妹的。

    “可是……可是……”我捨不得啊?艾米看着眼前高大溫潤的男子,有些話不知道怎麼說出口。

    她想說,從第一次見到這個東方男子就深深的喜歡上了。

    喜歡他那溫潤如玉的性子,喜歡他對自己的溫柔體貼,喜歡他對自己的關愛和寵溺。

    儘管她知道這不是她所需要的愛情,可是她就是情不自禁地陷進去,不可自拔。

    “初晏,你還會回來麼”艾米眼裏的光有些黯淡。

    這是她第一個喜歡的男孩子,也是她第一次喜歡一個人。

    “或許會回來,或許不會回來”林初晏的回答倒是不明確,生命裏有很多東西都是不能確定的。

    看着外面那些豪華的高樓大廈,林初晏覺得,有些難於保證不會再回來。

    除非他能在自己的故鄉找到相伴一生的姑娘,讓他有一份歸屬感。

    “初晏,我祝福你,也會想你的”艾米掂起腳尖,在林初晏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這是屬於西方人對於自己喜歡的人的一種表達方式,也是一種禮貌。

    在伸開雙手擁抱了一下林初晏,艾米深深的吸了一口屬於身邊男人身上那淡淡的菸草味。

    林初晏臉上有着笑意,處於禮貌的也回抱了一下。

    “艾米,回頭看一看,其實託尼不錯的”林初晏看着自己懷裏的女孩子,再看看遠方一直等到的人,有些話不由自主的說道。

    “初晏,保重”艾米沒有回答,感情這種事情強求不得。

    擡起頭,看着林初晏,她想把這個人一直記在腦子裏,刻在心裏。

    “保重”林初晏溫柔的說道,和這個和自己相處多年的朋友告別。

    最後留給艾米的不過是飛機飛過雲端遺留下來的痕跡。

    看着天空,艾米揚起笑意。

    保重,初晏。

    安好,初晏。

    一定要過的幸福啊?林初晏。

    ——

    皇韻的VIP包房裏,依舊盪漾着歡聲笑語。

    邢雲看着那左擁右抱的人眼裏有着無奈,這特麼都是些什麼事?

    十萬火急的喊他過來說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商量,而現在他過來了,人卻還陷入溫柔鄉出不來。

    “得了哈,南宮錦,有事說事,我很忙,沒有時間和你在這裏看限制級畫面”。

    邢雲看着自己好友,也不知道他哪裏給這位他很閒的錯覺了。

    這位一天有事沒事就喜歡打電話給他,不知道他刑警大隊有很多案子需要處理麼?

    “忙什麼,來和爺一起好好享受”南宮錦說話已經有些饒舌了,很顯然人已經喝多了。

    “你和他廢話什麼,年輕就是資本,現在是走腎的年代,在活幾年,你看他還會不會這樣瘋狂”。

    坐在一邊的墨子芩一邊看着自己的電腦,一邊和邢雲說話。

    “哥,你說的大實話,南宮錦,你小心你的身體被掏空”邢雲臉上有着幸災樂禍。

    南宮錦年齡是比他們幾個都要小,所以這小子在這幾人裏也是玩的最瘋狂的。

    “難道子芩哥在工作之餘就不會想一些其他的事情,就比如活塞運動之類來的緩解一下整日疲憊的心情”。

    南宮錦醉眼朦朧的看着墨子芩,嘴裏說着無恥的話。

    “你知道的,我不是每一個人都會去碰,我潔癖嚴重”對於這一點墨子芩也很無奈啊?

    “切,我差一點信了”南宮錦對於墨子芩的話嗤之以鼻。

    要說這墨子芩也是商場上的老狐狸,一般自己不會在閒暇時間去發泄。

    可是總的滿足一下有些客戶的需要,有時候單子都會選擇在酒店或者KTV這樣的地方。

    他就不信者老狐狸會捨得委屈自己。

    “你別說話,我現在忙着做數據,我要是弄錯一點點,你南宮大公子可能有一段時間連發泄的時間都是奢侈”。

    墨子芩修長的雙手不停的遊走在鍵盤上,眼神都不給南宮錦一個。

    “話說,你是不是還記得你前女友”南宮錦可能真的喝的腦袋都轉不過彎來。

    說出這句話,氣氛有一些暫時的沉默,墨子芩停下自己還在工作的手指。

    邢雲看到這裏,直接一腳給南宮錦踹過去,這都是什麼人啊,這樣喜歡找虐。

    這南宮錦就是好了傷疤忘了痛,別以爲喝多了酒胡言亂語就沒有事情。

    這墨子芩可是一個老狐狸啊,有的是時間弄死他。

    墨子芩轉過身,眉頭皺起,“我什麼時候有過女朋友”。

    墨子芩覺得自己忙的已經記不得什麼時候交往過女朋友了。

    以前參加酒宴可能還會找一下女伴什麼的,可是後來越來越覺得,簡直就是多此一舉。

    女人就是是非多,讓人覺得無比頭疼。

    “噗”邢雲看了墨子芩一眼,忍不住噴出嘴裏喝下的紅酒。

    仔細想了一下,貌似也是這樣,墨子芩似乎很多年真的沒有交往過女朋友了。

    距離他上一次談戀愛已經是十多年前了。

    這也不怪元秋晴操心,就怕自己的兒子想不開找一個男的回去。

    因爲墨子芩現在已經潔身自好到沒有任何的緋聞傳言了。

    “以前你的女朋友不是很多麼”南宮錦看着墨子芩,很顯然有些質疑。

    “那是陪伴我出席的女伴,多數都是我公司的祕書,南宮大少爺,我老了,走不起腎了”。

    墨子芩端過旁邊的紅酒輕輕的抿了一口,悠然的說道。

    “意義還不是一樣,反正都是女的,女的還不就是那個樣子,只要你給錢,什麼不能做的她們都敢做”南宮錦搖了搖頭,醉醺醺的看着墨子芩。

    “說這句話,希望你有一天不會後悔”墨子芩笑得有些深意。

    感情這種事情,想來最是說不清楚的了,難保有一天他南宮錦不會在這上面載一個大坑頭。

    “話說,你也可以和墨御一樣,學人家老牛吃嫩草,吃的還非常得意和自豪”說起墨御那個小妻子,南宮錦的興趣就來了。

    二十幾年了,還是第一次見過那種潑辣刁鑽的女孩子。

    大庭廣衆之下照樣敢提起磚頭砸人的哪一種,脾氣非常火爆。

    說實話,還是墨御有膽量,要是他,絕對不敢和這樣的女的在一起,太挑戰自己的極限了。

    “墨御的妻子,我覺得不錯啊”邢雲想起來之前那個躺在牀上虛弱但是非異常標緻的小人兒。

    “你那是什麼眼光,那是沈唯一?不是別人”南宮錦還是不相信,儘管邢雲已經反覆強調過很多次了。

    他還是不相信,沈唯一真的是一個絕世大美人。

    “你這樣當着我的面子說我弟妹真的好麼?”墨子芩看着自己手裏的杯子,杯壁到影出自己那柔和英俊的輪廓。

    “你難道就這樣無視墨老大的信息麼?比如他的QQ空間以及現在的QQ頭像”邢雲倒是想起來這茬。

    墨御現在的QQ頭像,就是沈唯一本人。

    “嗯,這……”南宮錦撓了撓頭,他想說他已經很久沒有上QQ了。

    “就知道你不關注,有時間去看看吧”看完直接可能對於審美方面的眼光又要在上一層樓了。

    也不知道墨御走的什麼狗屎運,找了這麼一個小嬌妻。

    說實話,說不羨慕那是騙人的。

    “確實長得非常標緻”就是墨子芩這樣閱歷過無數美女的人也不得不說,唯一真的是一個美人。

    儘管還沒有長開,處於這樣的年齡,還沒有經過太多的歷練和風霜。

    可以假以時日,歲月賦予的禮物,一定會讓更多的人驚歎。

    “瞧你臉上那猥瑣都笑意,喜歡嫩草自己也找一個啊”南宮錦調侃着墨子芩。

    “嗯”墨子芩聽到這裏,似乎很認真的想了一下。

    “其實還不錯”。

    說起這個,墨子芩的腦子裏閃現出某個機靈有趣的人。

    不知道現在那個小人人在哪裏,又在幹什麼?

    突然搖了搖頭,墨子芩覺得自己魔怔了,只是一個萍水相逢的人,爲什麼閒下來印象會那樣深刻呢?

    亦或者是那狡詐靈動的眼神,也許是那坦率不服輸的性格。

    “怎麼?有目標了”邢雲看着墨子芩的模樣,試探的說着。

    “天機不可泄露”墨子芩神祕的一笑,並沒有再說什麼。

    ——

    軍區大院裏。

    元秋晴此時正悠閒的修剪着自己手裏的花,一朵朵的往花瓶裏插。

    “最近怎麼都不出去哪那幾個夫人閒嗑了”墨君坐在一邊翻着手裏的報紙。

    “哪裏還有時間啊?”元秋晴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

    “怎麼啦,什麼事情讓你這樣唉聲嘆氣的”墨君擡起頭看着自己老婆。

    平時嘻嘻哈哈習慣了,突然這樣一本正經的說話,這心裏怪怪的。

    “子芩哪裏啊?老公,我們是不是給子芩壓力太大了”元秋晴丟下手裏的花朵,來到墨君身邊。

    “爲什麼這樣想呢?”墨君給元秋晴和自己分別倒了一杯茶。

    墨子芩和墨御,那兩個都是他最得意的孩子,一個從軍,一個從商,卻從未讓他失望過。

    比起其他的豪門內宅裏的那些糟糕事情,這兩個孩子真的非常團結和友愛。

    “你看看子芩,有時候我也沒有抱怨的意思,我真的覺得這些年他太忙了,走到哪裏都是公事,即使在家裏,電腦也是隨時帶在身上的”。

    “有時候我這個媽看着,心裏就特別不是滋味,特別大多時候,他眼底的黑眼圈”。

    元秋晴想着自己那個過分乖巧的大兒子,有些心疼。

    “他是墨家的子孫,有那個責任和義務去讓保護墨家”墨君看着自己妻子臉上的歉意,也不知道怎麼安慰。

    墨家的人從來都沒有選擇,生於富貴的同時壓力也很大。

    只要不努力,根基如果動搖了的話,五大家族可能就容不下了。

    五大家族向來都是相互制衡的,從來就沒有哪一家獨大的道理。

    “可是,子芩他並不喜歡從商啊,做父母的會不會太自私了”元秋晴想起來自己兒子年輕的時候。

    那個時候的墨子芩雖然圓滑,可是還沒有現在的老練,反而一身貴氣,優雅的像一個藝術家。

    那個時候,元秋晴就問過,問他喜歡不喜歡墨氏。

    而她記得自己兒子的回答,“也許不喜歡,可是放不下”。

    始終是他們這些家人愧對他了。

    “老婆,別想多了,子芩是一個從小就極其有主見的人,做什麼之前都有自己的打算,孩子大了,就由他們自己去折騰吧”。

    墨君倒是不在意,墨氏或許是大家辛苦而來的結晶,可是比起那些死物,自己的孩子纔是最重要的。

    要是有一天墨子芩說他不做這個墨氏的總裁了,墨君想,失望肯定會有,可是強行逼迫他接手肯定不會。

    “也是,現在由不得他了”元秋晴想着如今的情況,也有些無奈。

    墨家的孩子,並沒有那麼自由,始終還是揹負的太多。

    ——

    兩天後,A市的機場,林初晏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出來。

    看着外面的熟悉的建築,路上的車水馬龍,那些或散步或牽手在一起逛街的情侶。

    A市,我回來了,沈唯一,我林初晏回來了,多年未見,你可記得我。

    才走到路邊,林家的專屬司機便已經來到眼前。

    “林少,我是老爺派來的,請上車”司機立刻開門下車,接過林初晏手裏的行李箱。

    看着那年紀輕輕,文質彬彬的人,恭敬的說道。

    “麻煩了”林初晏坐在後座,一路上一句話都沒有說。

    ——

    “母親,哥哥到底什麼時候回來呀,這麼多年沒見,他怎麼就不知道想念我這麼妹妹啊”。

    今天下午的課林初夏給老師請假了,原因嘛,她自然是想早些見到自己的哥哥。

    他們兄妹已經幾年沒有見面了,雖然他每年都會給自己寄各種好玩和好吃的。

    她在很滿足的同時也更加想念這位對她關愛寵溺的哥哥。

    “死丫頭,以前怎麼沒有見你這樣粘你哥哥,現在知道想念的滋味了”林母許琳看着自己寶貝女兒那滿臉的不耐煩。

    “我這不是很多年沒有見面,想他了麼”林初夏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外面。

    “你呀?還不是盼望你哥哥回來給你帶的東西,而不是盼望你哥哥吧”對於自己這個女兒,林父林智還是非常寵溺和了解的。

    “哪有,爸爸你誤會了,你怎麼能這樣說我?我還是不是你的小公主”在家裏,林初夏屬於那種可以使勁賣萌撒嬌的。

    “是是是,你就是爸爸唯一的小公主,一輩子都是”林智連忙回答。

    “就被你慣壞了,一天沒點女孩子的樣子,一點也不矜持”許琳看着自己女兒那撒嬌的模樣。

    心裏雖然也柔軟,可是嘴巴卻是閒不住。

    “爸爸,你看看媽媽,我是不是不是她親生的,這麼喜歡打擊我”林初夏看着自家老媽可不幹了。

    “好了,乖女兒,你媽媽還不是關心你們”林智可沒有那個膽子反抗自己老婆的話。

    “爸爸~~~~~”。

    “都這麼大了,還撒嬌,丟臉不丟臉”進門的林初晏看着自己的妹妹有些好笑。

    聽見這道聲音,幾人臉上全是喜悅,快速的轉過身子。

    “哥哥”。

    “初晏”。

    “宴兒”。

    幾人異口同聲地說道。

    林初晏把自己的行李交給管家,走上前去,抱了自己的母親一下。

    “母親,好久不見”。

    許琳聽到這句久別重逢時的聲音,眼眶有些微微溼潤。

    “初晏,你瘦了”徐琳抱着自己的兒子,聲音有些哽咽。

    “母親,辛苦了”林初晏拍了一下自己母親的肩膀,退出她的懷抱。

    “哥哥”林初夏見狀一把投進林初晏的懷抱。

    “小丫頭,長大了”林初晏看着自己懷裏已經到了他肩膀的女孩子,眼裏有着絲絲溫柔。

    從小到大,對於這個妹妹,他都是非常縱容和寵溺的。

    “有沒有給我帶禮物”林初夏擡起頭問道,這纔是重點啊?

    “你呀?多大了,一天還這樣不成熟”林初夏有些好笑了。

    “快說,是不是沒有帶禮物,你好意思麼,哥哥”林初夏鼓了鼓腮幫子。

    “有的,在行李箱裏,一會兒自己去拿”林初晏揉了揉她柔順都秀髮。

    “好了,你這個丫頭,你哥哥坐了兩天的飛機已經很累了,你卻還在哪裏不依不饒的”。

    許琳拉過自己的孩子坐在沙發上,林初夏也坐在一邊。

    “回來有什麼打算麼”林父看着自己那成長的越發成熟幹練的孩子,眼裏全是滿意。

    “你個死老頭,初晏纔回來,讓他點休息一段時間再說吧?你一天就是放心不下你那個公司”林母看着林父頓時就有些橫眉豎眼了。

    “好好好,我不說了,不說了”林父連忙求饒。

    “媽媽,沒事的,等我處理完手上的一些事情,我會着手接受林氏的”他學了這麼多年,就是爲了有一天能接手自家的公司。

    看着自己的父親母親,即使保養的再好,臉上也有些屬於這個年齡的滄桑了。

    “你別理那個死老頭,一天就知道折騰你們,我這個做媽媽的心疼啊?”林母看着自己的孩子。

    林初晏嘴角溫柔的笑意,和當年林父年輕時候如出一轍,讓她忍不住有些回味。

    “媽媽,爸爸也只是關心公司,關心我們”林初晏笑了一下,溫和的說着。

    “哎呦喂,出國留學就是不一樣,喝過洋墨水就是不一樣”林初夏看着自己那溫柔儒雅的大哥,其實心裏挺自豪的。

    “你這丫頭”林初晏看着自己的妹妹搖了搖頭。

    “對了,既然你回來了,過幾天那個爲你置辦的宴會你會出席麼,畢竟你這麼多年沒有出現了,也讓那些人認識一下”。

    林父看着自己的兒子,想起來這幾天爲他準備的事情。

    “對呀?哥哥,爲了歡迎你回來,可是準備了好久”林初夏看着林初晏調皮的眨了一下眼睛。

    “可以啊,離開很多年,一些人都不認識了”林初晏對於自己的父母斷然不可能做到拒絕。

    即使他真的不喜歡那些宴會。

    “哥哥,小一一也會來的”林初夏看了林初晏一眼,眼裏有着調侃。

    “是嘛,她現在怎麼樣了”林初晏看着自己的妹妹語氣有些急切。

    這些年對於小一一的信息他掌握的還是太少了。

    很多都是從林初夏嘴裏得知的。

    “哎呦,看你那着急的表情,不至於”林初夏看着自己哥哥臉上的表情,裝作一派輕鬆。

    她要怎麼告訴她,沈唯一最終的選擇不是他。

    “小丫頭,作爲多年的朋友,這麼就沒有見面了,肯定想念啊”林初夏對於感情還是比較含蓄的。

    即使是喜歡,那也是發自心底默默的喜歡。

    “哥哥,你就繼續騙自己吧”林初夏白了她一眼。

    要是她哥哥早些年就出手,現在也不可能會有那個老男人事情了。

    可是,可能就是別人說的,緣分吧?沒有緣分始終走不到一起。

    “好了,別說了,小夏,哥哥知道的”林初晏連忙阻止自己妹妹。

    “你們說的什麼,媽媽怎麼就聽不懂了”林母看着自己兩個孩子,有些莫名其妙。

    “媽媽,沒什麼,就是說哥哥都這樣大了,我還不給我帶一個嫂子回來”。

    林初晏不願意父母知道,林初夏也沒有選擇說。

    “對呀,這纔是現在最大的重點”林母看着自己的孩子。

    林初晏什麼都好,就是這些年貌似好像就沒有聽說有什麼戀愛的傳聞啊?

    “母親,緣分到了自然會把人帶回家”林初晏看着自己的母親大人有些頭疼了。

    “這可是你說的,早點把人給我帶回來”林母打趣道。

    “好的,遵命,母親大人”林初晏笑得溫和。

    他最想帶回家的,不過是那個人,就是不知道,那個人願意麼?

    林初夏眼角看着自己哥哥眼底那隱隱的期待,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

    有些事情還是當事人纔有資格說話。

    ------題外話------

    寶貝們,這一章夠肥麼,嘻嘻嘻,林初晏終於回國了,馬上見着我們小一一了,我也要上班去了,嘻嘻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