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05 誰最重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05 誰最重要字體大小: A+
     

    “爲什麼啊!這樣你以後完全不用擔心實習以後面臨找工作的問題”林初夏吃着嘴裏的瓜子,就有些不理解了。

    林初夏家裏本來就是屬於房屋建設和裝修這一塊的。

    對於袁寄語這樣有着天分的設計天才,如果去了,假以時日,那肯定是另一副局面。

    “不是我不想去,是現在還沒有決定好”袁寄語也有自己的打算。

    去林初夏的公司是她沒有打算過的,因爲畢竟大家都已經非常熟了。

    很多事情要是發生什麼誤會,到時候大家都尷尬。

    “真的不考慮一下”林初夏還是有些不死心。

    “你憋說話,油菜花”顧悠悠吃完瓜子直接把瓜子殼給她打過去。

    “赤裸裸的嫉妒”林初夏連忙低下頭。

    “就你,還嫉妒,我有什麼好嫉妒的,我又不擅長設計,你請寄語去你的公司完全和我八杆子打不着一塊去”。

    顧悠悠有些無語了。

    她嫉妒個毛線啊嫉妒,她顧悠悠從來不是屬於什麼心胸狹窄的人。

    “再說,要是我,肯定會選擇經營餐飲這一塊,滿足我愛吃的毛病,我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吃遍天下美食”。

    顧悠悠臉上有着嚮往,世界很大,有時間一定要去到處看看。

    “這是我對你深深的鄙視”林初夏直直的看着顧悠悠。

    “挖了你的眼睛”顧悠悠拿出自己的美食書籍,愉快的看起來。

    “你呢?小白癡,對於以後有什麼想法呢?”林初夏看着自己下鋪的白薔薇,好奇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想只要是任尹喜歡的我都會選擇去嘗試吧”白薔薇嗑着瓜子,說起任尹,眼裏全是幸福。

    “得了吧?就任尹”林初夏表示自己嗤之以鼻,任尹那個人,就以她的眼光來看,心機還是太深了。

    就是不知道這小白癡是不是真的和自己過不去,就是喜歡作踐自己。

    她林初夏家裏雖然不是最有名的,可是從小到大看着周圍那些名門公子,哪一個不是比任尹優秀的。

    可是就是沒有任尹會裝,那些人好歹再是做什麼齷齪骯髒的事情,也不會這樣虛僞。

    哪像那個僞君子,林初夏嘴巴動了動,看着白薔薇有些猶豫。

    她很想告訴這個傻瓜,曾經任尹也來討好過她,不止是她,她們寢室這幾人,任尹都試圖討好過。

    可是,就是這小白癡看不透。

    “他叫你去吃屎你去不去”林初夏看着白薔薇,嘴裏的話有些惡毒。

    “你走,任尹不是那樣的人,油菜花,我就不明白了,爲什麼你對任何人態度都這樣好,就不能好好和任尹說話”白薔薇擡起頭,注視着林初夏。

    “還有你們,一天天的到底怎麼回事,只要一遇見任尹,你們就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你們知道我夾在中間多難過麼”。

    白薔薇不提起任尹還好,一提起了整個人都有些生氣的。

    她們知道她爲了任尹改變了多少,追逐了多少年麼?

    作爲朋友難道就不應該大度一些,爲什麼總是做一些讓她難堪的事情。

    “可是,前提是那個人值得你付出,不會辜負你,白薔薇,如果我們不是朋友,我也不會管你的死活”。

    林初夏把自己手裏的瓜子往地上一扔,也直視着白薔薇。

    “小白癡,別總覺得我們都在阻礙你,總有一天你會知道,誰纔是那個真正爲你好的人”。

    “別總是這樣覺得自己委屈,我林初夏行的正坐的直,我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林初夏也屬於那種脾氣不這麼好的人。

    “他任尹什麼地方好,讓你這樣神魂顛覆,你這樣下去,你總有一天會吃虧的,別被人利用了還傻乎乎的矇在鼓裏”。

    林初夏嗤笑,這種事情任尹完全做的出來,多少次尋找機會,就是想讓唯一名聲更差。

    “好了別說了,這件事情以後我們不會提起”顧悠悠聲音拔高,阻止兩個人這無厘頭的爭吵。

    “你說的那些根本就沒有,任尹很好的,他不是那樣的人,你們知道麼?有時候我真的特別爲難”白薔薇低下頭,聲音小了下來。

    可是是因爲顧悠悠的話,可能是自己想到了什麼。

    “我不管,反正以後你和任尹怎麼樣我無所謂,只是發生在小一一身上的事情你敢和他說半分,不要怪我這個朋友更加不客氣”。

    林初夏看着人,也把自己的位置端正了。

    “小一一和我從小一起長大,我們青梅竹馬,我怎麼可能可能害她,林初夏,你什麼意思”白薔薇也被林初夏這句話刺激到了。

    要說最重要的,除了任尹,那麼恐怖就是唯一了。

    那個一直保護關愛她的人。

    “你的行爲說明她重要麼,我只能呵呵了”林初夏說完也不再和白薔薇廢話?

    躺了下來,看着天花板,撇了撇嘴巴。

    “別鬧了,要是小一一回來看見你們這樣,小心你們的皮子”顧悠悠看着兩人,覺得自己好頭疼。

    “俺是老實人,只說老實話”林初夏轉過頭,給顧悠悠拋了一個媚眼。

    “滾,你個一天沒事喜歡裝逼的”看見那個朝着自己拋的媚眼,顧悠悠直接抽出自己身邊的抱枕砸了過去。

    “臭不要臉的”忍不住開罵,可是語氣裏全是笑意。

    “悠悠,還記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了,五百年了,風吹日曬整整五百年了,你還是不回頭麼”。

    顧悠悠不喜歡肉麻,可是林初夏卻非常喜歡,正在玩的不亦樂乎。

    “林初夏,你這樣說會沒有朋友的”顧悠悠看着人翻了翻白眼。

    “你傷害了我,還一笑而過”林初夏眼神受傷的看着人。

    “你活得齷齪我活得猥瑣”顧悠悠緊接着下一句。

    幾人:“噗”賊有才了。

    “哎呦喂,怎麼沒有我,你們就這樣嗨,是不是對我不滿”而這個時候,唯一也正進來。

    聽着那有趣的歌聲,挑眉看着幾人。

    “小一一,你回來了”。

    “小一一,我們好想你”。

    “老大,一會兒不見,整個人都不舒服了”。

    就只有袁寄語一個人坐在牀上,看着那匆匆忙忙趕去唯一身邊的三人。

    “來,抱一個”林初夏一把抱過去,唯一併沒有張開雙手迎接。

    因爲她知道,這貨的目標絕對不是自己。

    “我就知道小一一最好了”林初夏抱着從唯一手裏拿過來的一大推零食,眼睛都笑得眯了起來。

    “勞資就知道”唯一穿着高跟鞋,雙手抱臂,一隻腿開始抖起來。

    現在的她倒是沒有了在學校時的收斂,漢子性格暴露無遺。

    “老大,你心地真好,回來還給我們買吃的”白薔薇拿着手裏的小熊餅乾,就這樣撕開吃了起來。

    “對了,小一一,你回家你爸爸怎麼說”顧悠悠拿過一袋薯片,看着唯一問道。

    “還不就是那個樣子,能怎麼樣?就是希望我能夠儘自己的一份力幫助沈氏”唯一爵嚼着嘴裏的口香糖,說的無所謂。

    “那你怎麼說”林初夏立刻着急的問道,這傻丫頭不會答應了吧?

    “我沒錢,我窮”唯一沒有選擇說出來她已經答應出資幫助沈氏,看着幾人。

    她想她要是說出來,這些人一定念死她,還有就是,小白癡哪裏包不住話。

    只要任尹一問她,她可能自己姓甚名誰都不知道了。

    任尹那個人,她不是怕,只是現在必須穩住,那個人要是知道她有其他想法,指不定在使出什麼詭計。

    她現在沒有成功的進入沈氏,怎麼都是未知數。

    “真的”林初夏有些不相信,這傻丫頭很多時候就是太死心眼了。

    “你覺得我是那種喜歡吃虧的人麼”唯一沒有正面回答,反而給林初夏問了回去。

    從袋子裏拿出一盒酸梅,走過去遞給袁寄語。

    她知道,袁寄語對於這些酸不拉唧的東西,那是非常熱衷的。

    “謝謝小一一”袁寄語臉上盪漾起笑意。

    “客氣了,你看那三個,從來不知道客氣爲何物”唯一示意袁寄語,看那吃相粗魯的幾個人。

    “跟你客氣,就是和自己過不去,抱歉,沒有自虐的愛好”林初夏看着唯一笑嘻嘻的。

    “臉皮厚,吃過夠,臉皮薄,吃不着”白薔薇也附和。

    “你們這樣會失去我的”唯一沉默了一下,極其認真的說道。

    “安心吧,老鐵,我可是非常扎心的”林初夏伸出手指,餵了唯一一口巧克力。

    唯一毫不猶豫的伸過頭,吃下去,反正這些人也不會和她客氣的。

    “扎心,就怕心碎了無痕”唯一白了人一眼,脫掉鞋子爬上自己的牀鋪。

    “放心,任時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林初夏依舊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

    唯一見此搖了搖頭,這特麼就是一個女神經,沒救了,她又何必再去爭論。

    這樣豈不是顯得自己也是一個神經病,犯二麼?

    “看什麼”顧悠悠也爬上牀伸過頭來細聲的問着唯一。

    “財經之類的”唯一揚了揚手裏的書籍。

    “其實有時候我不明白,小一一明明是一個靜若處子,動若脫兔的人,那些人爲什麼會覺得你這樣優秀的人不堪入目呢?”。

    作爲室友,顧悠悠覺得唯一真的不是外面傳言那樣不堪。

    她還記得第一次和唯一見面,那一已經深夜十二點了。

    明明圖書館已經關門,可是她卻還看着那隱蔽的角落認真研讀的人。

    想必也和她差不多,是從另一間常年不鎖的後門進來的。

    兩人雖然在平時處於一個寢室,可是因爲自己經常在外面兼職的原因,見面的時間不多。

    再或者唯一也經常不在寢室,她早些時候聽說和這位大名鼎鼎的二世祖一起住宿她就頭疼的不行。

    悠悠對於唯一的改觀就是因爲那次圖書館的相遇。

    而後來是顧悠悠遇見問題,忍不住了才向唯一開口。

    她還記得,那個時候,唯一擡起頭的瞬間,忽略那臉上的妝容。

    那雙眼睛裏的睿智和沉穩,是她感觸最深的。

    那是一雙不屬於這個年齡和二世祖的眼神。

    那個時候唯一隻是擡頭看了她一眼,然後低下頭繼續研讀自己的課本。

    只是嘴裏卻在仔細的說着她當時怎麼都解不開的問題。

    那個時候,顧悠悠想,對於這個二世祖,她有了第一步的認識。

    只是並不像外面那些人口中說的那樣紈絝。

    “呵呵呵”顧悠悠想起來低聲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莫名其妙”唯一看着那突然之間笑得非常開心的人拐了拐她的胳膊。

    “你記不記得我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見面”顧悠悠看着唯一,臉上有些回憶。

    “第一次,不就是你幫助我逃課麼?”唯一想了一下,她對於顧悠悠的印象就是她當時逃課,這位可能就是全班唯一一個給她說話的人了。

    那個時候除了白薔薇,她很少和人接觸。

    “不不不,並不是,那都是不知道第幾次見面了”顧悠悠連忙否認。

    “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健忘了”唯一對於顧悠悠一副神祕的樣子有些不滿。

    “嘿嘿嘿,你自己想起來纔有意思”顧悠悠表示自己不說。

    “絕交”唯一嘴角牽起,臉上有些笑意。

    “你捨得”顧悠悠挑眉。

    “得瑟”唯一看了她一眼,低下頭繼續看書了。

    “對了,小一一,過幾有沒有時間啊,我哥哥不是回來了麼,你之前可是答應我的”。

    吃了半天,林初夏纔想起自己貌似還有事情。

    “你哥哥,速度怎麼快?”唯一擡起頭。

    “那是,不遠萬里回來,自然有自己盼望的事情或者……人”林初夏說到最後就有些沮喪了。

    “得得得,百無一用是情深,分手,下一題”顧悠悠覺得自己受不了了。

    “噓寒問暖,不如打筆鉅款,這世道,還是現實一點好”顧悠悠直直的看着林初夏。

    看着那不服氣鼓起來的小臉,就有調戲的衝動。

    “我哥哥要什麼沒有,要錢有錢,要貌有貌,名門貴公子啊”林初夏說起自己的哥哥,眼裏和臉上全是自豪。

    從小到大,她最驕傲的就是有這麼一個溫暖又厲害的哥哥。

    別人家都是一些見不得光的齷齪事,而她雖然是豪門,卻沒有體會過那種鬥來鬥去的艱辛。

    一家人就只有和睦和溫暖,有一對恩愛如初的父母,有一個上進有責任心的哥哥,她也算名副其實的小公主了。

    “得了吧,看看你自己的模樣,花癡,那是你哥哥”顧悠悠臉上有着鄙夷。

    ------題外話------《權寵重生呆萌妻》冰浴雪魅

    “二爺,人家都說戀愛中的女人智商下滑,統一稱作傻子。”白若夕突然說道。

    二爺挑了挑眉,嘴角露出好笑的表情,微微上揚“乖~你不是傻子,你是孩子。”

    “二爺,幸福是什麼?”白若夕此刻的眼神純粹乾淨,就像一個未染世俗的孩子。

    “你覺得呢?”二爺只認真看着她。

    “幸福應該就是有人陪着,有人寵着,有人願意等着吧?”白若夕笑的非常自然,滿滿的幸福感縈繞。

    聽完白若夕的話,二爺非常淡定又認真的說“我願意日日夜夜陪着你,寵你寵的敢上天,無論多久都一直等着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