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02 我只想進入董事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02 我只想進入董事會字體大小: A+
     

    “爲什麼都沒有?我拿什麼幫助他,你們有什麼就來求我,我也很無奈啊?”唯一看着段映紅,咋就覺得這就是一個傻逼呢!

    做什麼事情之前都是不動用腦子呢?

    她拿什麼錢來拯救沈氏,她爲什麼要讓他們這樣好過。

    “你母親當年不是爲了買了一塊地皮麼?現在直接轉手賣掉,沈氏就有轉機了”。

    這話不是段映紅說的,而是剛剛進門的沈嚴說的。

    沈嚴放下手中的公文包,解下領帶,坐在段映紅的身邊。

    擡起頭看着唯一,眼神就定格在了唯一那張臉上,眼裏有着震驚和複雜。

    那張臉,一如多年前的蘇穎,淺笑嫣然之間亦是風情萬種。

    第一眼,便註定一身的糾纏。

    他年輕的時候苦苦追求,可是最終依舊求而不得。

    最後他選擇了放棄,選擇了背叛,而那張臉的主人再也沒有回過頭看過他。

    那個時候,那個人也非常喜歡天藍色,曾經他好奇的問過她,爲什麼對一種顏色這樣情有獨鍾。

    而她的回答讓他至今都沒有忘記,“擇一城終老,遇一人白首,只是因爲喜歡,所以經年不換”。

    對呀,只是因爲喜歡,所以經年不換,也不會讓心中那份色彩退掉。

    想着那個時候蘇穎的神情,那是一種對愛情的期盼和堅定。

    也是對待另外一個人的執着。

    可惜他用盡了所有的力氣,還是不能讓那個回頭,也不能讓那個人愛上他。

    沈嚴的失神段映紅自然看在眼裏,心裏忍不住嫉恨。

    那個老賤人死了也就罷了,偏偏留下這麼一個小賤人。

    可是這小賤人卻命大都很,這麼多年多少次製造事件就是沒有弄死她。

    “老公,看什麼呢?把人家一一看得不自在了”段映紅輕輕的撞了一下沈嚴,眼裏有着嬌嗔。

    “哦,沒事沒事”沈嚴回過神,看着段映紅,卻沒有任何尷尬。

    只是眼神卻一直看着唯一,這個和那個女人有着如出一轍的臉。

    唯一放在大腿兩側的手指微微顫抖,卻還是忍不住開口“你聽誰說的”。

    那件事情唯一都是後來成年以後才發現的,那是蘇美人早就買好地契放在保險櫃的。

    那個保險櫃她一直收藏着,確實一直沒有打開過,直到她十八歲那年,才鬼使神差的去打開。

    才發現蘇美人爲自己置辦的財產,附帶的還有一封信。

    “千萬不要道聽途說,有些傳言害死人”唯一併沒有因爲對方是自己父親就有些心軟了。

    沈氏是自己母親一手創造的沒錯,現在遇見困難她也責無旁貸。

    可是,那快地皮是不可能拿出來的,這是蘇美人在信裏百般要求的。

    “怎麼?沈氏有難,你作爲沈氏的大小姐付出一點你就心疼了,怎麼多年供你吃供你住,拿一點利息不過分吧”。

    “再說,我們初步也只是想拿去銀行抵押貸款,只要這個難關過了,資金週轉了過了,我們會把那地契還給你的”沈嚴眼神犀利的盯着唯一。

    “就是,小一一,你這樣是不對的,沈氏有難,大家都責無旁貸,你父親這些天爲了資金問題,求盡了人”。

    “可是,那些平時關係特別好的人,現在直接把他拒之門外,一一,你知道你父親的那種感覺麼?”。

    “作爲子女,就不能寬容大方一點麼?要是真的有哪個能力,那就貢獻出來,大家一起盡力”。

    比起沈嚴的直接,段映紅倒是比較委婉了。

    “沒有的東西你叫我拿什麼,這些年你也在沈氏拿了不少錢,你爲什麼不出一份力呢?說的好聽”。

    “再說,即使真的沈氏達到了那個地步,你們怎麼不委屈自己一點,把御景園這套房子抵押出去”。

    “這御景園至少價值上千萬吧”比起讓這幾個人住在這裏,唯一願意抵押給銀行。

    唯一有時候真的覺得這家人特別諷刺,好事永遠想不到她沈家大小姐,壞事就直接來找她了。

    天下哪有那麼好的事情啊?

    “啪”的一聲,沈嚴直接拍在茶几上,沈嚴看着唯一滿臉的怒氣。

    “沈唯一,你到底想幹什麼,你就是想看着沈氏倒下你才甘心麼,你就是一個狼心狗肺的,別忘了,那可是你母親親手建立起來的”。

    “你這個女兒做的真實太失敗了,你這樣到底想幹什麼”沈嚴氣的不行,看着唯一簡直恨不得她立刻消失。

    唯一手指揪着自己的裙襬,看着沈嚴,“在你心裏,一直就只有沈無雙,我沈唯一就是垃圾”。

    嘴角的笑意有些苦澀,理了一下情緒,擡起頭,臉上揚起笑意。

    “我不想幹什麼,沈董事長,今天既然你能找的上我,肯定有自己考慮的地方”。

    而沈嚴看着那突然之間轉變快速的人,特別是看着她臉上那抹自信的笑意,眼神閃了閃。

    這樣自信滿滿的眼神和平時那個囂張跋扈無理取鬧的沈唯一簡直大相徑庭。

    看來,有些時候,還是他這個父親看不明白,亦或者是她故意而爲。

    可是這樣把自己名聲搞得臭名昭著的,對她沈唯一到底有什麼好處。

    他現在才發現,他有些不瞭解她這個女兒了。

    看來這些年,他錯過了太多了。

    “對的,我找你回來就是希望你能貢獻出自己的一份力氣,幫助沈氏渡過這一次的危機”。

    “我相信蘇穎留給你的資產,肯定能夠做得到”蘇穎那個女人他太瞭解了。

    不但能力精悍,就是算計,那也是沒有幾個人能夠比的了的。

    更何況是這個她愛如生命的孩子,她蘇穎可能這一輩子辜負了所有人,可是對於沈唯一,卻用盡了所以的疼愛和感情。

    那個女人的心,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沈董事長知道的還真多,反正一句話,我們也擺明了說,要我出資可以,我要入主沈氏董事會”。

    唯一看着沈嚴,一字一句的說着,這是她今天來的最大的目的。

    要是錯過了這一次,沈氏要是渡過了這次危機,沈嚴就更有理由拖延她進入沈氏董事會的時間。

    “不行”。

    “不可能”段映紅和沈無雙想也不想就立刻反對。

    讓沈唯一進入董事會,這小賤人一定會馬不停蹄的收攬自己的權利。

    這以後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挪用資金,那就是無異於癡人說夢。

    並且,因爲她手裏股權的原因,這一進入公司,職位肯定不低。

    而沈無雙這個即使是金融系名牌大學出來的,肯定也會被壓一頭。

    所以這兩個人怎麼可能同意呢?

    沈嚴聽見反對聲音轉過頭,看着段映紅,眼裏有着詢問。

    段映紅嘴角有些僵硬,笑得有些勉強,“這不是唯一年齡太小了,太早進入公司不好麼,最重要的是她還沒有畢業”。

    “對的,父親,妹妹爲人處事很多方面都不是很周到,脾氣太過暴躁和激動,這樣在職場上是很吃虧的,對我們公司的利益也有所損害”。

    沈無雙也跟着自己母親說着,這沈唯一要是比她更加進入沈氏,這以後對她不利啊?

    沈無雙眼神瞟向一邊淡定自如的沈唯一,忍不住咬牙,這沈唯一心機簡直太深了。

    想要進入沈氏,她就是不讓。

    “沒有畢業,我相信這不是問題,就看沈董事長怎麼安排了,我想沈董事長知道是非輕重的”。

    “想要我投資,就必須讓我進入沈氏的董事會,沈董事長做了那麼多年的商人,都快做的六親不認了”。

    “難道覺得天下有什麼免費的午餐之類的麼,呵呵呵”唯一現在也不急,畢竟主動權在她手裏。

    現在她有的是時間和耐心和他們講條件。

    “你現在還沒有畢業,能提前進入董事會?董事會那些元老也不會答應的”段映紅看着唯一,焦急的說道。

    “那就不是你該管的問題了”唯一直接懶得理她。

    “沈董事長,你的意見如何”唯一看着沈嚴,平淡的問道。

    “你想什麼時候進入董事會,你的母親不是有遺囑麼,沒有滿二十二歲不得進入董事會”沈嚴也反問唯一。

    “那是我母親的遺囑麼?那你你對我的欺騙”唯一聽見這裏直接不淡定了,聲音有些大。

    蘇穎的遺囑是讓自己十八歲進入董事會觀摩學習,可是沈嚴爲了自己的利益。

    設計她簽下另一份文件,上面明文規定她二十二歲不得進入董事會。

    “那些不重要了,資金什麼時候到”這是現在沈嚴最關心的。

    “資金很快就到,而我修完下一個學期的課程,我就會申請離校,進入董事會學習”唯一說完站了起來。

    既然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也沒有在有必要浪費口舌去說什麼了。

    “既然沈董事長這樣爽快,我也不會拖拉,就這樣決定了,那我就先走了”。

    “等一下”沈嚴叫住人。

    “什麼事”唯一回頭,看着沈嚴,有些好奇。

    “聽說你和那個墨家二少關係不錯,你要不要去和他說一聲,關於那塊地皮”。

    “我覺得你要是開口,墨二少是不會拒絕的”沈嚴想起來唯一這茬。

    “沈董事長的手未免伸的有些長,你爲什麼覺得人家墨少會幫助我這個路人甲”。

    真不知道誰給他的勇氣說這樣的話。

    “我相信只要你開口,墨二少一定會考慮到”這一點沈嚴是非常相信的。

    這有些關係他還是看得非常明白的。

    “不用了,我和他不是你們想的那種曖昧關係”唯一直接拒絕,她和他是正當夫妻關係。

    沈嚴想通過她攀上墨家那條大魚,簡直做夢。

    “好了,事情就這樣了,我先走了,墨二少的事情以後最好提也不要提”唯一說頭也不回的走了。

    等到唯一的背影終於看不看了,段映紅才問身邊的人。

    “老公,這唯一和墨家二少有什麼關係啊?你爲什麼這樣說”。

    “沒什麼,就是覺得兩個似乎關係不錯”沈嚴這次倒是沒有說什麼,拿過自己的公文包,徑直的走上樓。

    段映紅看着那自己遠去的人有氣也只能自己嚥下去。

    “這小賤蹄子到底都在幹些什麼,能攀上墨家二少那樣的頂級豪門”段映紅語氣裏全是嫉妒和不服氣。

    墨家代表什麼,沒有誰不知道,,那個五大家族之一,只要能攀上一點關係,那也是不得了的。

    至少在A市沒有誰會和你過不去。

    “媽媽,你想多了,在是頂級豪門那又怎麼樣?你覺得人家那樣的人會看得是沈唯一這個草包”?。

    對於沈唯一,沈無雙根本不看好,一個三流大學的畢業生,能嫁入那樣的豪門,簡直就是見鬼了。

    “再說,再認識那又怎麼樣?不過一個見不得光的地下情人而已,沈唯一也就這點出息了”沈無雙坐在沙發拿出鏡子開始補妝。

    比起當人家的小三,她還是喜歡正室。

    “也對,當一個見不得光的情人,沈唯一也還有這個本事的”段映紅臉上有着嘲笑,顯然沈無雙的話很得她的心。

    她段映紅做了一輩子見不得光的情人,現在,也應該輪到她蘇穎的女兒試一試這其中滋味了。

    唯一走出沈家,立刻給墨御發了一條短信。

    “老男人,我破產了”可不就是破產了,只要資助了沈氏,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奢侈了。

    而原本在部隊正在吃飯的墨御的手機鈴聲卻在這吵鬧的聲音裏脫穎而出。

    頓時大家都停下來筷子,顏色直直的看到墨御。

    不要問他們爲什麼這樣奇怪,要知道在這部隊裏,墨御可是從未喜歡把手機帶在身上的。

    而有些喜歡偷偷玩手機的人也被他修理過不止一次。

    可是現在,這不讓玩手機的人卻帶頭玩起了手機,不得不說,讓人覺得分外詭異啊。

    墨御視若無睹的低下頭,打開手機看着短信的內容。

    看着那標誌性的名字和短信的內容,墨御冷硬的嘴角翹起。

    隨手打了幾個字過去,這小祖宗也是夠調皮的。

    破產?就他每個月的工資和他給她的另外一張卡,那張卡可是每個月他在墨氏的分紅啊?

    怎麼可能破產?

    就是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那個傻丫頭可能自己都不知道。

    只知道那張卡尊貴,卻不知道其實那真的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這隊長時怎麼啦?怎麼笑得這樣……嗯……這樣猥瑣”。

    坐在桌子左邊一個穿着軍裝的男子問着坐在自己身邊的那個副教官。

    “你問我,我問誰”副教官自然不肯說,照墨御這個樣子,他那個媳婦肯定會在不久之後領進特種部隊的。

    到時候也給這些小兔崽子一點衝擊力。

    要不是他們自己作死,現在可能都能夠起鬨,看一看墨御的笑話了。

    可就是因爲他們的鬧騰,讓墨御不得不回部隊,墨御會好心告訴他們自己有媳婦纔怪纔怪。

    ------題外話------

    其實唯一對於沈嚴還是有些感情的,畢竟那是自己相處了很多年的父親,不可能六親不認,但是我們小一一不是軟弱的人,有一天她會走出來,活出屬於自己的精彩。

    初晏哥哥馬上出場了,嘻嘻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