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九十八章 英雄之路,血色鋪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九十八章 英雄之路,血色鋪滿字體大小: A+
     

    “小白癡怎麼就那麼沒有眼色呢?喜歡什麼不好,追着那麼一個渣男跑了這麼多年”顧悠悠表示自己不理解。

    “高中的時候好像任尹就比較出衆了,家裏有比較有錢,那個時候,追着他後面的女孩子,嘖嘖嘖,多的令人咂舌”唯一彷彿也想到了什麼,撇了撇嘴巴。

    “你高中不是出國了嗎?知道的還挺多的”顧悠悠撞了一下唯一的肩膀。

    唯一的手指微微顫抖,臉色有些不自然。

    “那種人還需要打聽和留意,白薔薇有時間就在我的耳邊嘰嘰喳喳的說過沒完”唯一扯了扯嘴巴,低下頭繼續吃東西。

    “話說,小一一,你出國這麼多年,爲什麼最後會選擇這樣的三流學校,這不符合你的性格啊?”林初夏狐疑地看着唯一。

    “我不想說這些事情,你們不要再問了”唯一的臉色已經慘白起來,身子有些微微的顫抖。

    “好吧”顧悠悠用手拐了一下林初夏的腰,示意她適可而止。

    “我嘴賤,我嘴賤,嘻嘻嘻”林初夏看着唯一嘿嘿嘿的笑着。

    幾人吃完早餐,收拾一下準備去上課了。

    墨御這邊,司令的辦公室。

    墨御看着那低着頭沉默看着自己手中資料的中年男子。

    一時間只聽見那翻着資料的聲音。

    時間漸漸過去,墨御也沒有不耐煩,依舊一動不動的站着,等着那人的開口。

    ωwш▲ttκд n▲co

    “墨御”中年男子擡起頭,那是一張算不上英俊的臉,可是看起來卻非常剛毅。

    一身軍裝,滿身正氣,英姿勃發,看着墨御的鷹眸裏全是肅殺。

    “到,司令”墨御立刻回答,眼神直直的看着那個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名叫鍾勳,正是這軍區的最高指揮官。

    年輕時也是不可多得的悍將。

    “你還記得銀蛇麼”鍾勳拿着手裏的資料,劍眉蹙起,眼裏全是深思。

    “銀蛇”墨御聽見這個名字手指捏的咯吱咯吱響,眼裏有着嗜血。

    那個名字他死也不會忘記,死也不會忘記,當年爲了逮捕他,多少特種兵命喪他手。

    他永遠不會忘記那場戰鬥,他們犧牲了多少人,而他的戰友又是如何死在他的面前?。

    而那個時候的他,卻無能爲力,因爲他要執行命令,擊殺銀蛇。

    爲了那個人,他們犧牲了太多。

    他永遠記得那血色鋪滿的森林,同伴的屍體鋪成的路。

    “我死也不會忘記那個人,只是,他當年不是死了麼?”墨御擡起頭,眼裏有着血絲。

    “根據F國最新傳來的密報,那個人潛伏下來沒有被消滅掉餘黨似乎開始活動了”鍾勳拿着資料也是滿臉疲憊。

    “不可能,當年我們可是清剿,我親自清點過,餘孽全部擊殺”鍾勳對於這一點也是非常疑惑的。

    那個人實在太狡猾了,當年出動了那麼多人,都沒有死讓他們乾淨。

    鍾勳揉了揉眉頭,那些人的出現這A市恐怕又要不得安寧了。

    “可是,傳言而來,那些人作案手法和當年那些人無二,邊境哪裏已經直接向我這裏報告以及申請支援”鍾勳把自己手中的資料遞給墨御。

    墨御的手指有些微微的顫抖,那是激動的,拿過資料,迫不及待地看了起來。

    一目十行的看完,那些都是屬於邊境發生的搶劫爆炸事件。

    墨御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那個人怎麼可能還有這麼多餘黨沒有死,怎麼可能沒有死乾淨。

    這讓他想起來爲自己而死的那些戰友,那些人很多都是死無全屍的。

    “爲什麼會有這麼多餘黨潛伏這麼多年”墨御覺得太詭異了,當年是他親自監督檢查的,不可能出這樣的紕漏。

    到底是那個環節出了問題,到底是那個環節出了問題?

    “你也別激動,不是還沒有做最終的確定麼”鍾勳對於墨御那點事情還是有點了解的。

    特種部隊那些人,都是他看着長大的,要說不恨銀蛇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不能因爲一點點風吹草動就如此失了分寸。

    “是,司令,司令說的那個棘手的任務就是這個麼”墨御拿着資料眼裏幽深漆黑一片。

    “對的,那些人不能做最終的確定,墨御,作爲現在特種部隊唯一一個和銀蛇交戰過的人,我相信,你有那個判斷能力,看看那些人到底是不是他的餘黨”。

    “如果最終確定了,一定想方設法給我剷除,但是切不可輕舉妄動,那些人,殺傷力肯定不小”。

    鍾勳嘆了一口氣,看着墨御,眼裏也有些心疼。

    其實這個任務他並不想交給墨御,因爲那些記憶對於墨御太深刻了。

    那些和墨御情同手足的兄弟,爲了爲了擊殺銀蛇和他的那些部下,爲了保護墨御已經全部犧牲。

    那些人,可能是這麼多年墨御午夜夢迴之際怎麼都忘不掉的噩夢吧?

    “司令,我申請現在就出發,早日確定那些人是不是銀蛇的餘黨,早些作打算”如果是,立刻擊殺。

    “不急,你不是剛剛結婚麼,總的給你一點緩衝期,也做一些打算和計劃,即使不是銀蛇的餘黨,偷偷摸摸進入邊境製造有害事件,也不是什麼光明正大的人”。

    鍾勳想了一下,立刻否決,墨御的性格他太瞭解了。

    “墨御,你要知道,我完全可以瞞着你交給別人執行這個任務,可是我親自交給你,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鍾勳不得不沉下臉色說話,這墨御和特種部隊那些兔崽子一個兩個的都是想上天的。

    “可是司令,軍人的命令就是保家衛國,現在邊境有些動盪,我們作爲人民子弟兵不可能坐視不管”墨御聽見鍾勳的話就有些激動了。

    當你滿心覺得恨得入骨明明已經死了的人突然復活了,有幾個人能體會那種煎熬的感覺。

    “墨御,我在給你說一次,給我做周密的計劃,確定以後立刻擊殺”這是鍾勳最大的讓步了。

    “你是想讓你那剛剛纔娶到家裏的小妻子守寡,還是想讓她再嫁”。

    “你如果不小心,傷的是全部人”。

    最重要的是也不知道墨家那個老頭子知道他孫子再次執行這個任務會不會殺到軍區來和他拼命。

    當年爲了擊殺銀蛇乃至整個犯罪團伙,不止墨御,整個特種部隊都遭受到了最嚴重的創傷。

    他還記得墨御滿身是血躺在醫院裏,那個即使有些佝僂卻依舊挺直腰桿的背影,那是他的老首長啊?

    “是,墨御遵從命令”墨御也不是傻的,自然知道怎麼回答,鍾勳這裏不讓沒關係。

    只要那些人是銀蛇的部下,他一定要擊殺,他要爲那是死去的英傑報仇。

    那些有着燦爛的笑臉的人,最後的定格都在那滿山的血跡上。

    回到自己的房間,墨御覺得自己還是不能冷靜下來,今天難得大發慈悲放那些兔崽子休息,倒是安靜的很。

    墨御躺了下來,看了看時間,現在可能會是小祖宗上課的時間,墨御倒是沒有敢打擾。

    感覺有些疲憊的墨御閉上了眼睛,夢裏,他彷彿回到了多年前。

    那個時候,他才只是特徵部隊的一名小兵,肆意的揮灑着汗水。

    他們一起吃飯睡覺,訓練,出任務,每一次都在刀尖上過日子,命都是懸在褲腰帶上的。

    墨御記得,銀蛇是一個犯罪團伙,那個一個走私軍火,販賣毒品的罪惡分子。

    而那些人個個狡猾如狐,身手也異常敏捷,每一次的交鋒,墨御這些人都沒有處於優勢。

    他還記得最後一次交鋒,那是在渡口邊的碼頭,銀蛇團伙在進行軍火走私的交易。

    而他,帶領着隊友去伏擊,那是他第一次作爲隊長帶着隊友參加實戰。

    明明一起都好好的,卻不知道爲什麼後來來了一羣人,他們遭受到重創,墨御帶着隊友衝進森林裏。

    “墨御,快走,幫我給我家裏人說一聲,兒子不孝”。

    “墨御,快走,替我們報仇”。

    “墨御,快走,你就是我們的希望,不要讓我們失望,不要讓我們白白犧牲”。

    “你們這些蛀蟲,垃圾,敗類,看過來,你們的爺爺在這裏,啊啊啊啊,嘣嘣”。

    無數的槍聲響起,血色蔓延到周圍的一片。

    亦不知道是敵是友的。

    可是,最終爲了保護他,即使銀蛇團伙全部殲滅,戰友也無一例外的全部犧牲。

    那些最後伏擊他們的人,墨御這些年一直在查,可是卻沒有什麼收穫,他只記得,那些人身上有着一種特別味道。

    那是一種墨御覺得聞起來就噁心的。

    可是,正在沉睡中的人卻突然被手機鈴聲吵醒。

    墨御反射性條件的拿起手機,看着手機上打電話的人鬆了一口氣的同時臉上也忍不住泛起笑意。

    這讓他想起來司令剛剛說的話,如果他真的有了什麼不測,他的小妻子真的會投向別人的懷抱麼?

    結果他不敢肯定,可是光是想想,他就覺得自己渾身難受。

    想着那個任務,墨御眯起來眼睛,還是必須勢在必行。

    他們一天除不乾淨,他就一天難以安寧。

    “你特麼啞巴了,就不會和我說話,你這樣你知道我多尷尬麼”一直等着墨御殿開口的唯一忍不住了。

    她放中午學了,實在有些想念這個人,這纔拿起電話第一次任性的打電話給他。

    結果等了半天,電話是接通了,可是一點聲音都沒有啊?

    ------題外話------

    任務就是那麼殘酷,無情的剝奪那些最可愛的人的生命,其實有些人都還年輕,都未娶妻生子,英雄之路,確實是血色鋪滿來練就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