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九十二章 堵來的緣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九十二章 堵來的緣分字體大小: A+
     

    她哥哥那樣的人,真的已經很好了。

    “這和感情無關,你哥哥在怎麼優秀,可是小一一不喜歡,那麼就是枉然呢?”顧悠悠翻了翻白眼。

    “好了,我走了,在和你在這裏閒扯,我要是遲到,這個月的全勤也就沒有了,幾百塊啊”。

    顧悠悠說完之後擡起腳步朝着路邊走去,招手打車。

    “要不要我送你啊”林初夏看着那在打車到人還是開口說道。

    “算了,開着你的寶馬勞資也不用上班了”顧悠悠揮了揮手。

    “稀罕”林初夏也朝着另一端走去。

    顧悠悠看着那遠去的人嘴角勾起,葡萄般黑亮的眼裏有些細碎的笑意。

    真是一個傻丫頭,心好,就是人有些天真了。

    沒等多久,顧悠悠也如願的打到了車,看着自己的手錶,眉頭皺起。

    和林初夏閒扯一會兒,耽擱了不少時間,現在,顧悠悠深吸一口氣。

    這全勤可真的要命啊?

    “師傅,能不能開快一點,我多給你一點錢可以麼?我真的非常焦急啊”顧悠悠真的快給這車速跪了。

    這隔一條馬路遇見一個紅綠燈是怎麼回事?

    “姑娘,不是我不快,現在正是回家的高峯期,我想快也快不了啊”那個司機大叔也很無奈啊?

    這些沒有堵車已經很好了,要是在堵車,司機搖了搖頭,這姑娘肯定會想發飆。

    “師傅,我求你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麼的焦急啊”顧悠悠看着手錶真的着急了。

    這是不是平時缺德事情幹得多了,這報應到了。

    “姑娘,我已經快要八十碼的時速了,這要是再快下去,我就得去警察局交代了,這條路,限速八十”。

    “我不管,你快點啊”顧悠悠暴躁了。

    可是更暴躁的還在後面,這車突然停下了。

    “怎麼回事?爲什麼停下來,怎麼不走了”顧悠悠是快要急死了。

    可是今天卻是格外的不順利啊?

    “前面堵車了”司機大叔看着前面的情況好心給後面的顧悠悠解釋。

    “堵車?”顧悠悠聲音有些拔高,頭伸向車窗外。

    看着周圍的車水馬龍,特別還是前面堵在一起的車。

    貌似還看見有幾個人在爭執。

    顧悠悠看着那爭執的兩人和那堵在一塊的車,這口氣怎麼都咽不下去。

    掏出一張毛爺爺遞給那個司機大叔,那個司機手腳快速的給顧悠悠找錢。

    顧悠悠拿過錢,打開車門就下車,朝着前面堵車的源頭去。

    “我不管,你撞了我的車子,怎麼也得有一個說法”這個應該女人的聲音。

    只是聽着這聲音這麼有些撒嬌的意味,而不是討債呢?

    “小姐,我想這件事情保險公司會來給大家一個說法”比起那個女子的無理取鬧,男子那溫潤如玉的聲音就有些悅耳了。

    “我不,就得你賠我”女子顯得有些不依不饒。

    “小姐自重”男子依舊不冷不熱的,距離保持的剛剛好。

    “你賠我嘛”。

    “賠你妹的,有完沒完了,媽的,要談情說愛不會找一個安靜的角落,非要在大庭廣衆之下秀恩愛”。

    顧悠悠覺得自己這口氣崩不住了,急匆匆的走上前,忍不住開口。

    聽見這聲音,周圍旁觀的人以及兩位主角轉過頭。

    男子看着那小臉爆紅,葡萄般黑亮的眼裏有着憤怒的火苗,烏黑的秀髮紮成兩條馬尾辮。

    一身校服裙子,揹着單肩包,急匆匆的走過來。

    “你們是不是有病啊?現在本來就是屬於回家的高峯期,有什麼事情不能回家在牀上好好說,要在這裏耽擱別人的黃金時間,簡直有病”。

    顧悠悠想着自己的全勤,心裏是止不住的心疼,越心疼嘴裏的話越忍不住。

    “還有你,一個女的,能不能有一點作爲女的覺悟,撒嬌?你那位啊?大姐,你和這位大叔要秀恩愛能不能注意一下場合”。

    顧悠悠看着站在一邊的女人,胸口不停的起伏。

    轉過頭看着另外一邊站着的男人。

    “還有你,大叔,一把年齡了,沒有幾十歲也有幾十斤了,能不能注意一下分寸,別讓我們這些晚輩看笑話”。

    顧悠悠的嘴裏噼裏啪啦的說着,她現在實在是太生氣了。

    而埋沒在夜色裏的男子微微側身,昏暗的光源灑在那溫潤如玉的側臉上。

    顧悠悠瞪大眼睛,頓時說不出什麼話來。

    一身剪裁得體的西裝,挺拔的身材,完美的臉龐如同那上帝最傑出的作品,眉眼之間全是柔和,好一派謙謙公子模樣呀?

    這特麼簡直是極品啊?顧悠悠這下眼睛都捨不得眨一下。

    男子眼神也直直的盯着顧悠悠,嘴脣緊緊的抿起,眉頭微皺。

    “我不認識她”。

    顧悠悠:“……”你這樣說考慮過身邊那個大嬸的感受麼?

    果然,旁邊那個女的聽見男子的話,臉上有些尷尬啊?

    “墨少,話可不能這麼說,在這麼說,我們大家也都是知根知底的”女子嫵媚的撩了一下自己額前的碎髮。

    烈焰紅脣微微嘟着,類似撒嬌。

    可是顧悠悠卻被把這雷人的一幕看在了眼裏,有些無語。

    不知道這大嬸會不會知道自己做這個動作的時候那不叫風情那叫作怪?

    “姐妹兒,能正常一點麼?先把你的車子找一個車位停下來在好好說行不行,你這個樣子你看看後面,堵成一鍋粥了”。

    顧悠悠聽着後面那些刺耳的鳴笛聲,簡直有些受不了。

    可是前面那輛的奧迪車卻是橫放在哪兒,絲毫不擔心這堵車的情況。

    “堵車管我什麼事?”女子輕蔑的看了顧悠悠一眼,眼裏全是嫌棄和鄙夷。

    全身全部都是地攤貨,一臉的窮酸相,也不知道那個村疙瘩出來的。

    她的所有動作顧悠悠自然看在眼裏,看了看自己全身上下,沒有什麼對不起人民的地方纔擡起頭。

    “花無百日紅,人與狗不同,而我,和你不一樣”顧悠悠看着那個穿着時髦的女子。

    沒有絲毫害怕的上去挑釁,她就是窮那又怎麼樣,她就是穿不起名牌那又怎麼樣?

    好歹她有志氣,她活得自在。

    哪像眼前這位,活像是出來賣的,哪裏有什麼名門大小姐的風範啊?

    “你個小賤人說什麼,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巴”那個女子聽見幽幽的話有些暴躁了。

    平時養尊處優習慣了,突然被人這樣罵,肯定會有些控制不住脾氣。

    “小賤人罵誰”顧悠悠挑了挑眉。

    “小賤人當然罵你”女子一臉看白癡的看着顧悠悠。

    “對呀?小賤人罵我”顧悠悠也忍不住好笑,這是隻長胸脯不漲腦子啊?

    “你這個賤人,你說什麼,閉嘴”女子看着那些原本堵車不得不停下來的人眼裏看着自己時那隱晦的笑意。

    一時間也馬上反應過來,臉色頓時漆黑下來。

    走上前,揚起手準備就給悠悠一巴掌,可是手指還沒有接觸到顧悠悠卻被另外一隻大手固定住了。

    “啪”的一聲響起。

    這下聲音全部靜止了,包括固定那個女子的男子也忍不住驚訝。

    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喜歡犯規的人,看起來年齡不大,可是這脾氣夠味呀?

    比起那是矯揉造作的女子,這樣毫不拖泥帶水的性格實在有些討喜。

    深邃的眼裏亮光一閃而逝,快的讓人來不及捕捉。

    而顧悠悠打了人之後甩了甩自己的手指。

    看着那個女的笑得有些得意。

    “怎麼?被打的不爽”顧悠悠現在覺得,即使沒有了吧幾百塊的全勤也沒有什麼事情,好歹自己這口氣是順了。

    “你個賤人,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誰,我哥哥可是這A市警察局的副局長,你信不信我讓你吃一輩子牢飯,快點給我跪下道歉”。

    女子伸出自己的另一隻手指捂住自己的被打的臉龐,眼裏看着悠悠全是惡毒。

    “副局長”顧悠悠看着那個女子,想着她話的可靠性。

    “不錯,那就是我的哥哥,不想吃牢飯的趕緊跪下道歉”女子說起自己的哥哥有些得意了。

    平時因爲她哥哥的原因,那些人那個不是討好她,捧着她。

    顧悠悠這下有些猶豫了,不過那猶豫只在數秒時間。

    諾大一個A市,她就不信一個警察局副局長能一手遮天。

    “我差點以爲這A市已經沒有正局長了”男子的聲音依舊磁性而溫柔。

    放開固定女子的手指,偏過頭,低下身子。

    “小傢伙,我覺得你今天可能會坐牢,怎麼辦!”。

    帶着屬於男子的那種古龍水的味道撲鼻而來。

    顧悠悠擡起頭,看着眼前溫文爾雅的。

    不知道爲什麼,這一分鐘,心跳的有些快呀。

    “這關我什麼事?我只是在幫你解圍,大叔不會就這樣打算坐視不理吧”顧悠悠腦袋轉悠的非常快。

    看着剛剛那個女子對待男子的態度,這男子肯定身份不凡。

    現在最應該做的不就是推卸責任?

    “小傢伙,你這樣很犯規”男子嘴上雖然這樣說,可是眼裏比起之前更多了幾分溫度。

    “怪我,我不是看她要打人麼,打到我們兩個哪一個都不好,我就只能先下手爲強了”。

    顧悠悠看着人,說得臉不紅心不跳的,彷彿剛剛就是真的爲眼前人考慮,而不是有私心想教訓那個刁蠻的女人。

    ------題外話------

    推薦愛野的《豪門重生之寵妻在上》,請多支持!

    時空錯亂,一無所有的謝安涼躺在了國民男神薄野權烈的牀上……

    某晚,

    大神躺平,勾手問道:“爲什麼你說在上就在上?想在下就在下?”

    話音未落,她就把身份證甩在了他面前,姓名:薄野安涼。

    他目光灼灼,長眉微挑,炙熱的吻便霸道地落在她的脣,欺身而上,溫暖而迷幻,纏綿至天堂……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所以你現在是想在上還是……”

    只聽傳來她“支支吾吾”的聲音……

    某夜,

    “我想好了,寶寶名字就叫‘薄野小萌’了!”

    ……

    “這個我想了七個通宵的好名字你不滿意?”

    ……

    “那你說叫啥?”

    謝安涼開口:“‘薄野櫻’怎麼樣?”

    “爲啥?”

    “因爲……因爲你脣色如櫻……”

    薄野權烈神色萌動,春色撩人,如櫻的脣瞬間堵住了她……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