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八十六章 驚豔衆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八十六章 驚豔衆人字體大小: A+
     

    不科學啊,她可是高智商天才學霸。

    唯一點一下,“我會好好的,你也是,我等着你回來,親一個,麼麼噠”直接點擊發送。

    唯一覺得這絕對是第一次對於一個男的這樣撒嬌。

    可是,對方是自己老公,並不犯法。

    緊接着關上手機,走出機場,看着外面萬里無雲的天空,唯一笑了起來。

    也許,可是嘗試不一樣的生活了,也許,會有不一樣的精彩了。

    唯一沒有選擇第一時間回學校,她給班主任請假了,在吃完墨御給她做的所有飯菜後纔回去的。

    而此時的墨御正在訓練基地揮灑着汗水。

    這一次回到學校的唯一臉上沒有任何妝容,額頭的紗布已經取下,傷口已經痊癒。

    額頭上的疤痕不太矚目,如果不是仔細看根本瞧不出來的。

    唯一是自己開車去學校的,她開的是比較不吸引人注目的QQ車。

    停好車後,穿着旗袍踩着七寸的高跟鞋走進教學樓。

    一路上引來無數嫉妒羨慕恨的眼光,唯一的容貌可以說非常出衆的。

    就是在這美女氾濫的時代,那種天然不裝飾的美麗也是少人能及的。

    “我的天,我們華嵐什麼時候有這樣的絕色了,我怎麼不知道”A同學看着唯一手裏吃着的粉停了下來。

    “這樣標誌的美人到底是那一個系的”B同學也忍不住花癡。

    “以前總覺得那個時不時來我們學校的沈小姐是女神,現在看看,這一位簡直完美的碾壓啊”C同學也有些陶醉。

    “能特麼說一說重點,他到底哪個一個班的”D同學就比較粗暴。

    唯一無視那些人嘴裏的話,她可沒有忘記那些人之前對於自己是多麼的嫌棄和厭惡

    可是她對於那些探尋目光,全然不在乎,既然選擇從新開始。

    那麼她就做回最初的自己,那個時候總是旗袍不離身的。

    唯一才走進教室,原本喧囂的教室立刻安靜了下來。

    “美女,你是不是走錯教師了”。

    “美女,需要我爲你引路麼?”。

    “美女,你叫什麼名字”。

    “美女,有沒有聯繫方式啊”。

    唯一看着自己的那些男同學,臉上有着笑意,很好,很好,真的非常好。

    以前態度怎麼就沒有這樣好呢?

    “全部給老子安靜,特麼的,幾天沒見,你們想上天是吧!”唯一抱着雙臂看着底下那些人。

    嘴裏吐出來的話成功的讓氣氛再一次沉默了下來。

    “小一一”只有那幾人異口同聲地說道。

    “翠花,油菜花,小白癡,臭狗屎,看來你們已經忘記了當年大明湖畔的皮皮蝦了”

    唯一邊走邊說,穿着那身優雅的旗袍,嘴裏說的話完全不符合形象。

    “臥槽,你特麼去韓國整容了”林初夏忽略唯一說的那些暱稱。

    “這技術堪稱一絕啊?”顧悠悠走上前,看着唯一,眼睛直愣愣的,都捨不得眨一下。

    “小一一果然是女神,國民女神”袁寄語眼裏全是欣賞和感嘆。

    唯一長得真的太純良了。

    “老大,你牛逼了”白薔薇也是沒有忍住。

    上次雖然看過一次唯一的素顏,可是那個時候唯一臉上毫無任何血色。

    哪裏和現在這樣紅潤,看起來讓人覺得驚豔啊,那個時候只有可憐巴巴。

    “小一一,你特麼這幾天上哪裏去了,怎麼現在想着回來了”林初夏表示,自己這個二貨死黨的心思有時候真的猶如那五十歲的大媽。

    讓人怎麼都看不透,比如,請假都非常任性的,並且在什麼事情都沒有的情況下。

    “這不是想念你們,回來看看麼”唯一也憂傷啊?

    那個該死的老男人,特麼的,走了三天了,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

    就不能給她吱一聲,讓她知道他的存在。

    “我呸”。

    “臥槽”。

    “我日”。

    “……”。

    唯一這話幾個人都忍不住噴了。

    別人她們不知道,要說沈唯一,她們可是非常瞭解。

    那可是一個沒心沒肺的白眼狼,會自動想起她們。

    這除非天上下紅雨了。

    “你叔叔呢?”林初夏挑了挑眉,對於唯一那個“叔叔”,她可是仇視的很吶。

    “對呀?你那個叔叔呢?”顧悠悠也有些好奇了。

    那個老男人對於唯一看起來可是寶貝得很啊?

    “他回部隊了”唯一坐了下來,淡淡的說道。

    “他是軍人?”林初夏的音量突然拔高。

    那個老男人是軍人?

    “嗯,他是軍人”唯一點了點頭,對於墨御的身份,現在她是又愛又恨。

    她自己也說不清楚那是什麼感覺?

    “臥槽,小一一,趕緊離你那個叔叔遠一點,嫁給軍人就如同守活寡啊!這不是坑我們小一一麼,小一一,我給你說……”林初夏急匆匆的走上前想給唯一做一下思想工作。

    可是看着唯一那危險的眼神,頓時停住了。

    語氣立刻軟了下來,給顧悠悠使了一個顏色。

    “你好像知道的挺多的,油菜花”唯一眨了一下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人。

    她可從來沒有在她們面前說什麼她嫁人之類的話題。

    而她也不相信這幾位有那個智商,她們可都沒有見過墨御呢?

    “小一一,夏夏也是關心你?你這叔叔來的莫名其妙,大家都是爲你擔憂,沒有別的意思”。

    顧悠悠倒是聰明,沒有正面也沒有反面的說到唯一嫁人這個問題。

    只是扯到感情上面,作爲朋友,我們只是關心和擔憂你。

    “最好沒有其他的,油菜花”唯一輕哼了一聲,這件事她也就算了。

    “小一一的叔叔是當兵的麼?”袁寄語對於軍人還是有一種莫名的崇拜感。

    那些無數個日日夜夜堅守國防,守護萬家燈火的人。

    打心眼裏,袁寄語真的非常喜歡的。

    “嗯”這一分鐘說起那個老男人是軍人,唯一還是有些小驕傲的。

    畢竟那個人,是她男人。

    “真好,可以和兵哥哥近距離相處”袁寄語算是第一次這麼清楚明白的表達自己的喜愛了。

    “喜歡就找一個,不要委屈自己”看着袁寄語眼裏的那些小期待。

    唯一覺得,要是她真的喜歡,就叫老男人在部隊給她物色一個。

    對於那貨,應該易如反掌吧?

    “還是得要猿糞”袁寄語表示有些無可奈何。

    ------題外話------

    昨天去醫院一天,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接下來十天,還要接着打針吃藥,很痛苦有沒有,媽蛋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