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七十七章 路遇妖孽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第七十七章 路遇妖孽男字體大小: A+
     

    可是這句話卻成功的讓唯一笑得露出了牙齒。

    偏過頭看着摟着自己的人,有些調皮。

    “原來洛小姐也覺得墨御他老牛吃嫩草啊?看來洛小姐是一個有見解和個人思想的人”。

    墨御看着唯一這幅模樣,伸出手指點了點她的鼻尖,眼裏是化不開的寵溺。

    可是墨御的一切動作卻刺激着對面的洛思琪。

    “沈小姐牙齒真是利索”。

    可是唯一卻沒有打算再次搭理她,轉過頭,拉着墨御的胳膊。

    “老男人,我就要那一件裙子,去給我結帳”唯一難得一次語氣沒有那麼強硬,反而有些軟糯。

    而墨御聽着唯一那類似撒嬌的語氣,“好,我馬上去結賬,你乖乖的在這兒等我”。

    墨御吩咐完,轉過身,那個導購小姐也極其有眼色的拿着衣服跟上。

    洛思琪看着那乖順的人,氣不打一處來,從小到大,他墨御何時這樣好說話過。

    wωω✿ Tтkǎ n✿ c o

    “哥哥,那件衣服不錯,麻煩哥哥去給我結帳”洛思琪看着自己的哥哥,指着旁邊的一件不是太起眼的衣服說道。

    “好”洛文軒對於自己妹妹的請求向來是有求必應。

    說完也拿着衣服去收銀臺結賬。

    唯一看着四周只剩下兩人,眨了眨靈動的大眼睛。

    她到要看看這貨把她哥哥支走到底是想要幹嘛?

    “洛小姐有什麼事?”主要看着她一副便祕的樣子自己看着也不賞心悅目。

    “我以爲沈小姐是一個有自知之明的人,有些人,你註定配不上,又何必強求呢?”洛思琪臉上看着唯一有着不屑。

    她在A市好歹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對於唯一這樣不入流的人,自然看不起。

    剛剛墨御在,在怎麼不喜歡也得強顏歡笑,可是現在人不見了,她也沒有必要僞裝。

    “我以爲洛小姐是明白人,不會強求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唯一眼裏也有着嘲諷。

    看不起她,以爲自己又是個什麼東西,自以爲是。

    沒有她背後的洛家,她什麼都不是,一個豪門蛀蟲而已,也有臉來質問她。

    “你一個廢物而已,你覺得你憑什麼配得上墨御,憑什麼嫁進墨家,沈唯一,別到時候打腫臉充胖子,那樣落的衆人嘲笑的下場”。

    “墨家人知道你的存在麼?墨家會接受你這個聲名狼藉的人,沈唯一,別再騙自己了,豪門不是你想嫁,想嫁就能嫁的”。

    洛思琪看着唯一嘴裏的話沒有任何顧及,她暗戀了十多年的人就這樣結婚了,這讓她怎麼可能接受的了。

    “你嫁給墨御,不過就是給他丟人,讓墨家在A市那些大家族面前擡不起頭,讓墨家蒙羞,沈唯一,你的沈氏對於五大家族或者一些上的了檔次的名門,真的太不夠看了”。

    看着洛思琪嘴裏那咄咄逼人的話,唯一的手指微微的顫抖了一下。

    低下頭的瞬間眼裏幽深一片,漆黑的望不到盡頭。

    可是唯一的這一點卻讓洛思琪覺得她是自卑了。

    “豪門不是公主與王子的童話,而你,對於墨家更沒有什麼直接的作用,你這樣的人,只會讓墨御畏首畏尾,沈唯一,你就不能清醒一點,墨家不是普通的家族”。

    唯一越聽手指捏的越緊,她當然這是墨家不是普通的家族,那個A市的五大豪門,那個有着悠長曆史的軍政世家。

    如果不是墨御的主動靠近,也許兩個人這一輩子都不會有什麼交集。

    可是那又怎麼樣,每個人都有着自己對於愛情的渴望。

    她沈唯一不是什麼木頭人,也會有感覺,也會有喜怒哀樂,也會有感動。

    墨御那樣深深寵愛她的人,她是不可能放掉的,絕對不可能。

    手指捏的咯吱咯吱響,唯一嘴角勾起笑意,眼裏的神情越發堅定了。

    她就是喜歡那個人寵着她護着她的樣子。

    那個人,誰也不要想從她手裏奪走,不然……呵呵呵。

    唯一舔了一下嘴角,眼裏嗜血一閃而過。

    “你說的這些老男人知道麼?洛小姐,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你說再多有什麼用”唯一好笑的看着對面的人。

    “墨御他就是不愛你,你在優秀那又怎麼樣,你在努力那又怎麼樣?你付出所有他在乎麼?或者他給你索取過什麼”。

    “給你造成這樣的誤會,讓你覺得墨御其實非你不可,不愛你的人,你做再多也沒有什麼用,也許你千萬句話還不如我一句來得重要呢?”。

    “一切的重點就是他……不……愛……你”唯一看着洛思琪一字一句的說着。

    成功的看着某人剛剛由得意轉變爲慘白的臉色。

    儘管裝作面無表情的樣子,唯一還是不得不承認,自己心裏太特麼酸爽了。

    果然看着自己情敵處於下風什麼的,最是心情愉快了。

    唯一也不再管她,轉過頭朝着剛剛收銀臺的方向走去。

    她想見那個老男人,她想那個老男人寬厚粗糙的手掌。

    她想念那個老男人溫柔寵溺又呵護的眼神。

    她沈唯一也許前半生活的生不如死,可是後半生上天卻把墨御這個老男人送到她身邊。

    既然那樣,她不就不可能放手,也不會放手。

    除非她死……。

    “哎喲,對不起小姐,我不是故意的,剛剛有些過於專注了”唯一目光一直看着前面,沒有看路。

    這不,也不知道誰撞的誰。

    唯一聽見這溫柔的嗓音,忍不住擡起頭,一瞬間,唯一覺得自己驚豔了。

    男子一身紫色的襯衫,並沒有扣的很正經,而是露出胸前蜜色的肌膚,身着黑色的西裝褲。

    皮膚白皙,粉色的薄脣輕抿,眉倒不像墨御那般英挺,反而有些秀氣。

    狹長的丹鳳眼裏有着笑意,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左眼角下那一顆紅色的淚痣。

    唯一嚥了一口唾沫,難道這就是傳說中長的gay裏gay氣的。

    不過,媽蛋,一個男得居然長得如此有味道,這讓那些無顏女咋活。

    就是她這個平時對於自己容貌有自信的,這一分鐘都不得不讓步。

    其實只能說,美的不一樣,男人的美和女人的美向來沒有什麼可比性。

    不過唯一走神只不過數十秒便回神,接着是忍不住唾棄自己。

    “小姐,剛剛對不起,是我太冒失了”男子繼續禮貌的道歉。

    可唯一覺得看聲音都這樣好聽。

    擡起頭,“沒事,我也是有些走神”說完還展示性的笑了一下。

    可是那甜美純淨的笑容,也不知道晃花了誰的眼睛。

    ------題外話------

    持續找班中,我的天,哭死啊,再接再厲,嘻嘻嘻。

    她是最牛掰的殺人名醫,只有她想治,沒有她治不了的人。

    他是大名鼎鼎的鐵面判官,沉默寡言氣場強大,從他出生開始就沒有他不敢惹的人。除了她之外

    她明知他九死一生,卻在旁邊鎮定的講價錢。能不能顧慮一下病人的感受…

    但也不得不說,緣分很奇妙,即使如此,他倆還是成‘哥們’了。

    當他知道他是女兒身時,便開始了茫茫的追妻之路。

    某一天某女不經意間知道是她的哥哥故意把他們湊成一對時,頓時無語了。

    “我見過坑爹的,坑閨女的,還沒見過坑妹子的。”

    “怎麼能叫坑妹子呢,哥替你選的夫君不好嗎?”

    “不好,很不好。”

    某女咬牙切齒的說。

    不過沒關係,既然你坑妹子,那就別怪我坑哥,嘿嘿。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